?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093 母喪茍且

    庶女有毒

    093 母喪茍且


      她看向李蕭然,果然見到對方眼睛里露出不忍的神情。
     
      李蕭然神情恢復了以往的愛憐:“傻孩子,我說的話是重了些,你也不能做傻事啊,如果你真的沒了,豈不是叫我白發人送黑發人。”他目光悲傷,痛心地說著。
     
      “父親,你別這么說,是我的錯,全都是我的錯……我別無所求,只要能常常和老夫人說說笑話,能有機會陪著父親下棋談心,我……就心滿意足了。”李長樂看起來十分的愧疚自責,楚楚可憐。
     
      “知道錯了就好,以后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生活就是。記得千萬不要再做傻事了,你好好的養好身體,早點康復。”李蕭然說,果真再也不提回庵里的事情了。
     
      李未央笑了……想也知道,大夫人剛剛去世,李蕭然的心里殘存的那一點父愛今天全被勾了出來,說起來,李長樂去庵堂靜心了一段時間,倒是長了些腦子。
     
      拓拔睿站在一旁,一直對李未央橫眉冷對,一副生怕她傷害李長樂的樣子。
     
      剛才負責診治的大夫開好藥,這才說:“大小姐已經沒有性命之憂,只是她心情郁結,平日里要讓她好好休養,平心靜氣才好。”
     
      老夫人看到這種情形,便道:“這樣吧,再撥四個丫頭到這里來,好好照顧長樂就是了。”她看多了大宅門里的勾心斗角,對李長樂這種唱作俱佳的表演倒是參透了一二的,只是當著李蕭然的面,又迫于拓拔睿的鼎力相護,她實在是不能說什么的。
     
      接下來的兩天,李長樂都表現得循規蹈矩、善良大度,完完全全恢復了往日的脾性,老夫人卻從始至終對她淡淡的,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李長樂心里懷恨,臉上卻不動聲色。
     
      窗戶外,李未央看著李長樂親自端著一盞茶到老夫人面前,面色誠惶誠恐的樣子,便回頭笑道:“瞧見了沒有?”
     
      李敏德冷冷地道:“瞧她這樣殷勤,怕是沒打什么好主意。”
     
      李未央點了點頭,道:“父親如今對她的態度大為改觀了,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李敏德的目光落在屋子里老夫人平淡的臉上:“我倒是不擔心大伯父,我反倒擔心老夫人,若是連她也覺得李長樂是誠心改過,那么咱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嫡出的大小姐到底是有好處的,稍微低個頭認個錯,大家也就原諒她了,若是我做了這么多錯事,現在早就沒命在了。”
     
      “所以——要在她出壞主意之前下手。”李敏德好整以暇地道。
     
      李未央點點頭,隨后道:“明日就出殯了,這真是個好日子啊……”
     
      身后的白芷聞言,奇怪地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知道她突然說起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李敏德卻笑了,白芷越發奇怪,她怎么越來越沒辦法跟上兩位主子的思路了。以前小姐這樣就算了,現在連三少爺都莫測高深起來。
     
      晚上,李長樂回到自己的院子,在外面的時候她還是面帶悲傷,一副哀戚的面孔,一踏入房門立刻變成滿面的怒容。
     
      “那個老東西,不管我說什么都那張冷臉,半點都沒有軟化的意思!”她惱怒地道。
     
      檀香十分恐懼,趕緊道:“小姐別著急,老夫人只是一時生氣,很快就會和老爺對您的態度一樣了。”
     
      李長樂冷笑一聲:“哪兒那么容易,李未央這個賤丫頭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心思才把那個老太婆哄的服服帖帖的,不過也無妨,只要父親相信我,我就還有機會。”
     
      檀香道:“不知小姐預備接下來怎么辦?”
     
      李長樂道:“你過來。”檀香附耳過去,李長樂輕聲說了幾句話,檀香面色一變:“小姐,這個不好吧,您是知道的,三小姐身邊有個武功高強的丫頭,我要是去監視她,很快會被發現的。”
     
      李長樂沉下臉,本來她也不想讓檀香去,可是母親死了,大哥又被趕出家門,現在若是貿然讓別人去,深恐反而被李未央發現,只有檀香,為人小心謹慎又是她的心腹,“你不必怕,那丫頭也不過是會點三腳貓的功夫,我只是讓你遠遠盯著看看李未央有什么不軌的舉動,比如她和什么人見面,什么樣的神態,并不是讓你近距離地監視她,不會被人發現的。”
     
      “可是——”檀香想到趙月那冷冰冰的模樣,心中還是很忐忑。
     
      “沒什么可是的!不可能一點事情都查不到,我就不信她李未央循規蹈矩,只要我抓住了她的把柄善加利用,就能給她一個迎頭痛擊!”
     
      “小姐,三小姐那個人太狡猾,只怕沒那么容易。”檀香還是很不安。
     
      李長樂冷笑一聲:“狡猾?還不是被我利用了一把嗎?她怎么會想到我是故意挑著五皇子在的時候自盡呢,現在我不用回到庵堂里面她肯定氣的要死!我現在要乘勝追擊,否則等她醒過味兒來,我就很難下手了!”
     
      檀香看著李長樂美麗的臉孔,道:“小姐是真的要嫁給五殿下嗎?”
     
      “廢話!我會看上他嗎?要不是他還有利用價值,我連一眼都不會瞧他的!”李長樂的語氣十分冰冷,近乎冷酷無情,完全和昨日楚楚可憐的樣子判若兩人。說完,她抬起眼睛盯著檀香:“從今天開始,給我盯緊李未央的一舉一動,隨時回來報給我!”
     
      檀香被她那眼神看得十分恐懼,趕緊道:“是。”
     
      第二天,皇宮里派人送來了皇帝的圣旨,大意是安撫李蕭然的,隨后各宮的娘娘們也都表示了心意,既然上頭都有了這樣的安撫,其他的皇子們便也紛紛上門來了,這是一種姿態,也是對李蕭然地位的一種肯定。
     
      拓跋真從武賢妃宮中出來,換了描金盤云的絳紫色常服,帶著幾個人去了李府。李蕭然出來迎接,把人請進偏廳里奉茶。
     
      “其他人呢?”拓跋真問道。
     
      “五殿下三日前就來過了,太子殿下也派人送了東西。”李蕭然慢慢道。
     
      拓跋真微笑起來,笑容中似乎有一種嘲諷,拓跋睿跑得這么勤快,恐怕是沖著那位大小姐來的。
     
      兩人剛剛說了幾句話,外面有人稟報道:“老爺,惠國公派人送唁禮來了。”
     
      李蕭然點頭,隨后起身道:“三殿下,外面事多,我少不得去前面照應一二,這里清靜,還請三殿下稍坐,我去去就來。”
     
      拓跋真親眼看到了前面的忙碌,自然點頭,待李蕭然出門,他便也坐著喝茶,不多會兒干脆起身在側廳里四處看看。窗臺前的矮幾上供著一盆海棠花,碧玉為盆,足以顯示其珍貴,拓跋真走近幾步,隨意地捧起一支花朵賞玩。
     
      這是一盆珍貴的垂絲海棠,柔蔓迎風,垂英鳧鳧,如秀發遮面的淑女,脈脈深情,閃爍著紫色的花萼如紫袍,柔軟下垂的紅色花朵如喝了酒的少婦,玉肌泛紅,嬌弱乏力,其姿色、妖態更勝桃、李。普通海棠花是聞不到香氣的,只有經過精心培育的稀有海棠,才會散發出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縱然在宮中,也少見這樣珍稀的海棠。就在這時候,拓跋真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微冷下來。
     
      如今宮中的皇子們個個都很出色,可哪一個的風頭也壓不過聰明絕頂、清冷俊美的七皇子,再加上他還有個極為受到皇帝尊重的母妃,于是人人討好他奉承他欽慕他。從前拓跋真并不在意這些,因為這些東西很快都會被他奪過來的,可是李未央呢,莫非她也被拓跋玉的外表迷惑了嗎?拓跋真不信,李未央這個人,表面上很恭順,對待他們這些皇孫貴胄卻既不冷淡也不熱絡,始終保持著適度的距離。旁人也許被她溫和友善的表象所迷惑,看不出究竟來,敏感的拓跋真卻很清楚她那份從心底里發出的疏離,于是更認定自己料想的不錯。那么,李未央究竟為何要對拓跋玉另眼看待,原因可想而知……這讓他覺得憤怒。
     
      人性也確實往往如此,輕易得到的,棄如敝履,不曉得珍惜,求而不得的,抓心撓肝、千方百計追尋,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忍受在李未央的眼中,自己比不上拓跋玉這樣的事實,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片片花瓣墜落在地。拓跋真冷笑了一聲,李未央,走著瞧吧,我想要得到的東西,寧愿毀滅也不會給別人!
     
      就在這時候,一只柔荑撫上了他的肩膀。拓跋真一頓,隨后猛地回過頭來,映入眼簾的情景讓他不禁渾身繃緊。
     
      一個面容絕色的美人兒站在他面前,她的前襟松了,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脖子,叫人想入非非。秋水一樣的眼波充滿魅惑,嘴角微微上彎,整個人卻像是迷迷蒙蒙的,仿佛神智有三分的混亂,她抓住他的手臂,一滴晶瑩透亮的汗珠順著玉色肌膚緩緩滾落下來,跌進層層疊疊的衣襟里。拓跋真看著那汗珠滑落不知名的所在,心就像被人懸在半空中,蕩悠悠半天沒有著落。
     
      若說是平日里,拓跋真絕不會被輕易迷惑,可是不知為什么,那盆海棠花竟然突然散發出一種濃郁的香氣,令他的眼前幾乎出現幻覺,不知不覺將面前的美人看作了某個讓他咬牙啟齒的人,他對那人怨恨已深,可正是因為如此也就更加的難以忘懷,只覺得眼前的女子和心中那一個化為同一個,一時心里層層疊疊,猶如陷身驚濤駭浪之中,起伏不定。
     
      守候在外面的暗衛瞧見,互相對視一眼,卻都沒敢行動。雖然主子所為出格了,可是面對傾國傾城的美人,有誰能不動心呢,更何況拓跋真神色如常,并無什么異樣,所以他們一時按捺,沒有敢隨便出手壞了主人好事。
     
      拓跋真一把拉過眼前女子,伸出手指顫抖著去輕觸他渴望已久的嘴唇,不知不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手掌滑入女子衣物之中,只覺觸手微溫,有種玉器似的柔潤,十分適意。女子俏臉酡紅,媚眼如絲,咬唇細喘著,分明也是情不自禁的樣子。
     
      拓跋真的身體雖在叫喊,但理智尚存。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計了,只用力搖了搖頭,努力使自己清醒些,啞聲問懷里的女人:“你究竟是誰?”
     
      “殿下——”女子的聲音如情人的嬌啼,帶了喘息,尾音顫動,無盡誘惑。
     
      這一道聲音,令拓跋真猛地一震,他用力咬下舌尖,痛感令他的神智有片刻的清醒,可是很快他便發覺自己四肢軟弱無力,而面前的女子已經將身體貼了上來。
     
      “殿下……我好難受,救救我……”女子口鼻中呼出的炙熱氣體毫不避忌地噴在他臉上,忘情喚著他,“救……救救我……”
     
      此刻,海棠花的香氣若隱若現,越發動人心魄,迷亂了拓跋真的神智。“未央——”他輕聲地叫著,心中只恨不得將眼前女子狠狠蹂躪一番以泄心頭之恨,這樣一想,手中力氣便多了幾分,幾乎將女子的身體掐出一道道血痕來,女子悶哼了一聲,眼簾顫動,臉上泛出朦朧的粉色。拓跋真長吸了一口氣,猛地撲過去牢牢抱實她,女子仿若全身沒了骨頭,靠在他懷里,輕軟如棉花,香濃至極。兩人的皮肉緊緊貼合,唇舌不斷糾纏,再不肯放松。
     
      拓跋真手撫上她的臉,赤紅著眼睛說:“我真的喜歡你,看重你!日后但凡我有的都可以與你共享,我會讓你擁有一切的!”他一面胡言亂語,一面手忙腳亂地剝對方衣服,跟瘋了似的在她身上啃咬,拼命想在那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跡,一雙手更是一路滑下。
     
      “我……我是……長樂……長樂……”女子的聲音突然拔高,像是一道霹靂閃電動搖了拓跋真的心智,他渾身一震,就聽見門“嘎吱”響了一下。
     
      李蕭然道:“三殿下,讓您久等了。”
     
      一股奇怪的呻吟撲面而來。
     
      李蕭然完全頓在原地,呆怔怔地看著,腦子里一片空白。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只見那邊的美人榻上,一條女子的手臂環過拓跋真的脖頸,兩人的姿勢極為親密,顯然正要做不軌之事……
     
      “大膽的孽障!”李蕭然的怒火幾乎沖天而上,他一眼就認出,那美麗的側臉正是他一直引以為榮的嫡長女!李長樂,竟然衣衫不整地躺在拓跋真的懷里!
     
      他迅速地沖過去,一把拉開兩人,面色變得鐵青:“你這個賤人!看你做的好事!”
     
      李長樂緩緩地回過頭看著他,目光呆滯空洞,像是看著他,又不像是在看他,完全沒有焦距,她衣衫半褪,肌膚上到處都是糜爛不堪的印記。而一旁的拓跋真發冠散亂,滿面紅潮,兩只手還停留在她的私密處。兩人這樣的情景究竟在做什么勾當,不問可知。
     
      李蕭然猛地驚醒過來,連忙回頭想要讓人關上房門,可就在這時候,卻聽見李未央笑著道:“五殿下請。”
     
      拓跋睿一只腳踏進了花廳,隨后,他也看到了里面的場景,一時之間整個人如同被雷劈了,完完全全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李未央隨后進來,看到這一幕,露出頗為吃驚的神情,道:“這是怎么了?!”
     
      “關上門!”李蕭然勃然大怒道,跟在后面的侍從看不清里頭的情形,只趕緊匆忙關上了門。
     
      屋子里一時之間,一片的死寂。
     
      李未央心中冷笑,面上卻露出無限驚訝之色道:“大姐!你這么干什么!明明已經許嫁了五殿下,你怎能和三殿下做出這樣不尊禮法,有違常理的事情!要是讓外人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李長樂像是一下子從迷霧之中清醒過來,低頭一看自己竟然是不著寸縷的,她驚慌失措地站起來,隨后又趕緊將衣服披上,脫口道:“父親!父親!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了——”隨后,她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地看向李未央,“是你!又是你這個小賤人!是你陷害我!”
     
      李未央冷淡地望著她,道:“什么陷害,大姐,我可是剛剛才進來,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李蕭然的臉色已經完全變得鐵青而猙獰,若是可能,他已經沖上去把那個傷風敗俗的賤人當場撕碎了:“長樂,你自己干的好事卻要怪在你妹妹身上,還不閉嘴!”
     
      李長樂面色惶急,大聲道:“父親!是李未央陷害我,她故意引我來這里,對我下了藥!是,一定是她對我下了藥啊!”
     
      李蕭然一下子回頭看向李未央。李未央面色卻是無比的驚訝和無辜:“父親,我真的不知道大姐在說什么,今天從早到晚,我都在接待客人,剛剛若非在半路上碰到五皇子,他說怕大姐傷勢沒有痊愈特地來看望,結果又聽下人回稟說三殿下到了這里,我才帶著他來花廳拜見——”
     
      李蕭然當然不相信李未央能夠做什么,這種事情絕非刻意安排就能安排得了的!
     
      李長樂歇斯底里地道:“分明是你故意將人引過來!”
     
      李未央嘆了口氣,道:“大姐,我以為你已經悔過了,沒想到你居然還說得出這種話來,若是我舍下的陷阱,我又是怎么讓你自動自發走到三皇子面前來的呢?難道是我綁著你拖著你來的嗎?外面這么多的丫頭媽媽們,不妨問問他們,看究竟是我強迫大姐來這里,還是大姐自己走過來的?!”
     
      李長樂頭發散亂,面色潮紅,說話的聲音都是在顫抖,卻無比的憤恨:“小賤人!你是故意的——”自己讓檀香去監視李未央,剛才檀香來回報說李未央突然神神秘秘地去了西苑的小花廳,似乎要去見什么人,所以她毫不猶豫地就跑過來想要捉住李未央的把柄,可是走到門口卻不知道為什么,聞到了一種奇怪的香氣,整個人就隨之失控了……
     
      拓跋真卻很快從迷亂中鎮定下來,等他看到李未央的時候,眼睛里很快地閃過一絲什么,隨后他低下頭,收拾了一下衣衫,再將自己的發髻解下后重新束好。他一番整理,順便也理好了心思,撣撣下擺坐下,這才開口說道:“如今正是李夫人的喪禮,便是我真的和大小姐有染,也不會選擇在這種時候,所以必定是有人從中設計,李丞相,請你派人徹查這個房間。”
     
      李蕭然看了一眼旁邊面色極為難看的拓跋睿,意識到了什么,隨后道:“既然如此,就要調查個清清楚楚!”隨后他看著李長樂:“還不快收拾好!”
     
      李長樂仿佛從這句話里聽出了一線希望,對,只要查到屋子里有催情香之類的東西,就可以證明她是被人陷害的了!聽到李蕭然的話,她飛快地低下頭整理自己的衣物,然后抬頭,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父親,五殿下,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拓跋睿的嘴唇動了動,剛才看到那一幕,他渾身的血液幾乎都倒流了,現在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轉開目光,憤恨地頂著一旁的拓跋真,他沒有想到,這個一直一聲不吭的三哥,竟然跑到這里來和李家大小姐行顛鸞倒鳳之事,這兩個人的做法,分明是帶給他無盡的恥辱!蒼天,他怎么會遇上這種倒霉透頂的事!
     
      很快,李蕭然吩咐了專人來檢查整個屋子,可惜,半個時辰過去,一無所獲。
     
      拓跋真冷眸盯著李未央,隨后突然指向一邊的海棠:“好好檢查這盆花!”
     
      李蕭然皺眉,這海棠花是未央送給他的,特意擺放在這里,難道真的是未央做了手腳嗎?他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那盆怒放的海棠身上。李未央卻垂下了眼睛,一言不發,這在拓跋真的眼睛里便成了心虛的表示。
     
      然而,海棠花上上下下被檢查了個遍,隨后得到的結論卻是否定的。
     
      “老爺,這海棠花沒有什么異常。”
     
      “不可能!”拓跋真快步走過去,用力地摘下一朵放在鼻子上聞,卻聞不到任何的香味,“這不對!我剛才分明聞到了海棠花的香味!”他當時還以為這是珍稀的極品海棠,才會被人工培植出香氣。
     
      李未央淡淡道:“三殿下,海棠就在這里,可惜它是無香的,若是真的被人動了手腳,香味也會殘留在上面不是嗎?可是現在這盆海棠可是一點問題都沒有,還需要檢查嗎?”
     
      拓跋真陰冷的目光看著李未央,那目光極為復雜,帶著無比的厭惡,痛恨,卻又有一絲說不出的詭譎和纏綿,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李未央眼睛里的神情充滿了嘲諷的,拓跋真是習武之人,又素來謹慎,一般的香料根本沒辦法引他失控,更何況他身邊還有很多的暗衛,這樣的計劃幾乎沒有可能成功。然而李未央卻是在他身邊生活了八年的人,對他的個性太過了解,她當然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能夠使人動情的香料有很多,譬如百合、依蘭、廣藿香、迷迭香等,只要劑量合適,便可以使人產生幻覺,情緒激動。可是拓跋真從小在宮中長大,對這些害人的東西自然是很謹慎的,他府中日常焚香中多用檀香、麝香之類,再配以其他香料,所以這些香料哪怕用上一點都容易被發現,事后也很難不留下把柄。所以李未央特意用了香豆蔻汁去澆海棠的花蕊,讓李長樂失去理智的正是具有催情作用的香豆蔻,只是對于拓跋真這樣意志堅定的人來說,光是香豆蔻是不管用的。李未央想到,拓跋真最愛的食物是八寶酥,那是用靈芝、猴頭、銀耳、白果、木耳、嵩菇、香菇、茯苓制成的香酥,有食療效果,能強筋、活絡、提神、健身,偏偏其中的白果和香豆蔻碰到一起會加速香豆蔻催情的作用,甚至造成極致的迷幻效果。最重要的是,香豆蔻汁剛噴上去的時候是香氣撲鼻的,然而只要片刻功夫,這豆蔻香氣就會揮發消散,根本不會留下任何痕跡,李未央是算準了時辰,命趙楠在這盆花上動了手腳,如今又怎么可能查得出來呢。只是,李未央原本要的不過是李長樂衣衫不整的模樣被人撞見罷了,兩個人中有一個中了招,這出戲都能有辦法唱下去。誰知后來連拓跋真都失控了,算是意外收獲。
     
      “三殿下,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會害怕的。”李未央的表情無辜至極,她的眼睛又黑又亮,然而此刻里面卻布滿了徹骨的寒冷,拓跋真死死盯著她,若非這么多人在場,恐怕他已經沖過去挖開這個女子的心臟看看她到底是不是長著一顆黑心了!
     
      李長樂痛哭道:“父親,你要相信我,一定是李未央動了手腳!”
     
      李未央嘆了口氣,道:“大姐,我知道你和三殿情難自控,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在母親喪禮期間做出這種事情來,更何況五殿下待你一片真心,你這樣等于是在踐踏他,羞辱他,我們李家是詩書世家,父親的官聲清廉,名揚天下,若是讓別人知道他有個這樣不知廉恥的女兒,你是要他以后如何統領百官呢?又如何去面對陛下呢?還有三殿下,你這是陷他于不義啊!”
     
      在喪禮期間,居然鬧出這樣的丑聞,一旦傳揚出去,不止李長樂死路一條,就連拓跋真都會倒大霉,不要說皇位,恐怕連皇子的位置是否保得住都很難說。李未央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會設下這個圈套。
     
      李長樂恨不得上去抓花李未央的臉,可是她太明白,自己越是驚慌失措越是容易被對方抓住死穴,于是便拼命地冷靜自己的頭腦,凝聲道:“李未央你不要滿口胡言亂語,我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一切都是你冤枉我!你是嫉妒我比你美貌比你討父親歡心,所以你處處和我做對!今天分明是將我故意引到這里來,又用了不知道什么下流的手段害得我失去理性,你以為這樣父親就會喜歡你,我就會徹底倒霉對不對?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父親!父親,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五殿下,你幫幫我,你幫幫我啊,我是被人陷害的!”
     
      李長樂聲淚俱下,楚楚可憐地撲倒在拓拔睿的面前。
     
      拓拔睿下意識地要將她攙扶起來,李未央卻冷淡地道:“大姐,你何必口口聲聲都是別人冤枉你,男歡女愛的事情么,在所難免的。你若是喜歡三殿下早說就好了,何必扯上無辜的五殿下!”
     
      拓拔睿一怔,隨即眼睛突然泛起血紅,他突然想到自己是被人利用了,而利用他的人,正是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絕色女子,他原本很心怡她,如今卻覺得一種被人愚弄的感覺,這種感覺比剛才的綠云罩頂更加難以忍受,簡直讓他四肢百骸都透出一種戾氣!他收回了原本伸出去的手,憤恨欲絕地別過頭,心中發誓,今日之辱,他日定當百倍千倍地討回來!隨后,他再也不看李長樂一眼,扭頭就走。
     
      李長樂一見到這種情形,立刻意識到自己的美人計失效了,頓時覺得遍體冰涼,馬上撲過去抓住李蕭然的下擺:“父親!我是無辜的,你救救我!”
     
      李蕭然看著她,眼神卻是從未有過的冰冷,仿佛已經在看一個死人。
     
      李長樂渾身發抖,劇烈的發抖,李蕭然還從來沒有用這樣的眼神看過自己……
     
      拓跋真冷冷地望著這一幕,今天的事情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一個皇子居然在李丞相夫人喪禮的期間與其女發生茍且之事,皇帝一定會厭棄自己,這么多年的辛苦幾乎毀于一旦,李未央啊李未央,你真是好狠毒!
     
      李未央察覺到了他的視線,轉頭望著他,神情是十分無辜的,眼神卻是冰冷的,沒有絲毫的溫度。
     
      拓跋真從那眼神里看不到絲毫的畏懼和心虛,他心頭那股無名火一下子涌起來,若非李蕭然還在,他一定會抓住這個女人問個清楚!可是現在,他卻不能這么做,因為他知道若是這件事情處理不好,自己將會遇到很大的麻煩,所以他只是淡淡道:“李丞相,如今正是李夫人的喪禮,很多事情都不能提,等喪禮過后,我自然會給你一個解釋。”
     
      李蕭然目光冷冷地看著拓跋真,雖然對方是皇子,可是在喪禮期間做出這種道德淪喪的事情,他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只要稟報到皇帝跟前——不,自己不能這樣做,因為李長樂畢竟是李家的女兒,她的名聲臭了不要緊,不能連累整個李家!李蕭然想到這里,狠狠地盯著拓跋真道:“好,那我便等你的交代!”
     
      拓跋真點頭,隨后快步離開,李長樂一看他要走,立刻嚇得夠嗆,想要抓住他的袖子,可惜拓跋真步子很快,根本不給她任何機會,已經走了出去,他現在顧不得別的,他必須想方設法把五皇子的嘴巴堵住!不讓這件事情傳出去!
     
      李未央看著他的背影,冷笑了一聲,她剛才派趙楠趙月兄妹倆去攔著拓跋真的暗衛,這才能夠順利帶著李蕭然和五皇子進來,只怕拓跋真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這些暗衛全部處置掉!當然,她不認為光憑著這件事情就可以徹底打垮拓跋真,畢竟他手上抓著不少五皇子的把柄,總有法子可以讓拓拔睿閉嘴,但是拓拔睿一定會恨透了他,原本用來對付太子和七皇子的力量也全都會被轉移過來對付他,想必拓跋真的日子絕不會順心如意了。
     
      李長樂從未感到如此恐懼與絕望,她并不笨,知道接下來等著她的是什么!所以她不斷地哀求李蕭然:“父親,我是冤枉的,你相信我!”
     
      李未央淡淡道:“大姐,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說這種無謂的話了,現在母親的喪禮還沒有結束,賓客們都在外面,你若是繼續哭哭啼啼,難保今天的事情不會傳出去。”
     
      李長樂此刻已經憤恨到了極點,她猛地直起了身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我一定要外公……”
     
      “大姐,你是姓李的,怎么口口聲聲都是蔣家!”李未央神情不變,“要知道,李家的事情都由父親和老夫人做主,輪不到旁人置喙!”
     
      李長樂再也不想,撲上去就要打李未央的臉。然而李蕭然卻猛地一個巴掌打了上去,將她整個人打翻在地,她沒有防備,一下子臉都歪了,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李蕭然。
     
      李蕭然惡聲道:“你就給我呆在這里,沒我的吩咐,誰都不準放她出去!”說完,他快步地走了出去,再也不回頭看李長樂一眼。
     
      李長樂失聲痛哭起來。
     
      李未央望著她,淡淡一笑:“大姐,你可要哭得大聲點,這樣才符合你孝女的形象,哎呀,我怎么忘了,你不想做孝女,你是著急著要嫁出去,都已經想瘋了才對。也是,三年以后還不知什么情景,你這也算是提前為自己打算了,只是做法太丟身份。”她的語氣帶著無盡的挑釁和惡意,聽在李長樂的耳朵里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李長樂不管不顧地爬起來:“李未央,你這個小賤人,你為什么要處處跟我作對!”
     
      李未央聲音甜美,笑容和煦:“大姐,你總不會不記得咱們之間的舊事吧。”
     
      李長樂厲聲道:“關我什么事!那是你自己倒霉,非要生在二月,怎么能怪我們!”
     
      李未央微笑:“大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們母女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自己心中最清楚了。”
     
      李長樂實在無法忍耐,再度氣勢洶洶地撲了上來,今天她豁出去了,非要給李未央一個教訓!然而還沒等到她挨著李未央的衣服,卻被不知何時出現在李未央身后的趙月一腳踹開了,李長樂哪里想到趙月會突然出現,更加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下了狠手,她畢竟是個不出門的閨秀,此刻突然被猛地踢了一腳,立刻捂著自己的腹部,噴了一口血出來,隨后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李未央目光冷淡地望著她,道:“大姐,你就好好享受吧。”說完,便帶著趙月快步走出了花廳。
     
      花廳不遠處,拓跋真并沒有離開,而是負手站在一棵桃花樹下。近日春暖,桃花開得十分熱鬧,大風一過,飛紅漫卷,鋪陳滿地,更有幾許零落在他發際、肩頭,如泣血一般。他的目光,也仿佛帶了無盡的恨意,幾乎要將李未央撕裂。李未央看到他的模樣,卻是微微一笑,遙遙行禮,轉身,翩然而去。
     
      李未央走出了院子,就聽到趙月悶哼了一聲,轉過頭來才發現她的袖子都已經被劍斬斷了一半,李未央柔聲道:“剛才辛苦你了。”拓跋真身邊的十七名暗衛可不是吃素的,想也知道這對兄妹付出了多少力氣才能擋住他們一時半刻,但這短短的時間,足夠李蕭然看到一切了。
     
      “小姐的吩咐,奴婢赴湯蹈火也一定要做到。”趙月輕聲道。
     
      李未央微笑,道:“你的任務完成了,趕緊和你兄長一起回去上藥吧。”
     
      趙月不由問道:“小姐接下來預備怎么辦,咱們是不是想法子將事情傳揚出去?”
     
      李未央慢慢搖了搖頭,道:“不管是三皇子還是父親,都不會允許這件事情傳揚出去的,但事實就是事實,父親無論怎么隱瞞,都不能否認李長樂在母喪期間做了丑事的行為。”
     
      趙月有一點想不通,所以她就問出了口:“那剛才小姐為什么不讓更多的人看到——”
     
      李未央搖了搖頭,道:“接待貴客的花廳,閑雜人等怎么進去?父親進去是自然的,拓拔睿則是我帶去的,其他人沒有理由跑到這里來,若是做的太張揚,自然會被人懷疑到我的身上,反而得不償失。”說著,她轉身望向荷香院的方向,道:“現在,我該去看看老夫人了。”
     
      趙月一怔,隨即回過味來,母喪期間與人茍且,讓最重視規矩的老夫人知道了,李長樂只有死路一條!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内蒙古快三豹子走势图 安徽时时规则介绍 陕西快乐十分智能选号 二十一点博彩 四川快乐12走势图表 捕鱼辅助软件通用版 新时时历史360 北京时时的官网 北京pk计划9码盈利表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定个位必中规律 神灯高手资料一波中特 平特独平一肖一码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乐彩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