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8 步步驚心

    庶女有毒

    088 步步驚心


      高敏冷笑著道:“首先恭喜你,很快就要飛上枝頭了,將來順利地坐上三皇子妃的位置,那才真是了不起。”
     
      李未央冷冷地看著她,“表姐,你除了胡說八道,還會干什么。”
     
      高敏臉上笑容一斂,雙手握拳,瞪著她,咬牙切齒地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居心,你別忘了,你只是個不入流的庶女,別妄想攀附皇子做上正妃,最多也就是個側妃,到時候——”
     
      李未央見她一張囂張跋扈的臉,不由感到厭惡:“什么攀附皇子,別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樣。”
     
      高敏怒氣沖沖道:“我分明看見你和三殿下在一起,你居然還這么理直氣壯,這么理所當然,你簡直無恥!”
     
      “高敏,我為什么要向你解釋,你算什么人!”李未央直視著她,一字一句,不緊不慢地說:“你既然喜歡拓跋真,就去找他好了,何必纏著我,不覺得臉紅嗎?”
     
      高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未央竟然點明了她喜歡拓跋真!她也不想想,她自己口口聲聲的三殿下,誰還看不出來她喜歡拓跋真呢?!李未央又不是傻子!但是她現在卻因為被人點破了心事而更加氣急敗壞:“李未央,你竟敢這樣和我說話?!你不怕我告訴三殿下?!”
     
      李未央笑了,笑得很開心很甜美:“你若是想去就盡管去說好了,在他面前我從來沒演掩飾過自己的脾氣,你還要記得順便告訴他,你喜歡他,想要嫁給他,看看他愿不愿意娶你做正妃,不過看在表姐妹一場的份上,我提醒你,拓跋真這個人有眼光有野心,只怕你一個區區的伯昌侯府,他還不會看在眼里!”
     
      高敏咬牙切齒:“你說什么?!”她心里卻知道李未央所說的是事實,魏國夫人曾經進宮試探過武賢妃的口風,武賢妃倒是沒有說什么,反倒是向拓跋真提起的時候被他婉轉拒絕了。伯昌侯聽了把魏國夫人罵了一頓,說她不自量力,也說拓跋真頗有野心,看不上逐漸沒落的伯昌侯府,可是對高敏這個春心萌動的小姐來說,根本不相信拓跋真會看中這些俗物,她一心以為只是平日里接觸的太少,所以拓跋真才對她那么冷淡,因此她這次非要鬧著跟了來,卻沒想到拓跋真一看到李未央就丟下她走了,她立馬下了判斷,李未央是個狐貍精,奪走了拓跋真的關注!“你別這么猖狂,三殿下是屬于我的!誰也別想和我搶!”
     
      “拓跋真是誰的我管不著,也不關心!我該說的已經都說完了,那些破銅爛鐵你當成寶貝我一點也不稀罕,你喜歡盡管去搶去奪,不過我最后說一句,帶著你的三殿下滾得離我遠遠地,我不想看到一群瘋狗在我面前亂吠!”李未央一聲大過一聲,一步步地逼近她,高敏一步步地后退,剛開始的得意與囂張慢慢消退,臉色一分分地變白。
     
      “你好好努力,我在這里祝福你早點當上三皇子妃!”說到這里,李未央輕哼一聲,不再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高敏氣的渾身都在顫抖,她猛地走到一片草從前,將花草一把一把的扯下,狠狠地在地上踩爛。
     
      “小姐,您千萬息怒!”丫頭在旁邊看著害怕,柔聲勸說道。
     
      高敏想也不想,狠狠甩了她一個耳光,丫頭委屈地捂住了臉,躲到一邊去了。
     
      高敏面孔扭曲,恨得全身發抖,她咬緊牙關,一個字一個字地用僅她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李未央,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搶走三殿下,如今很得意是嗎?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絕不會坐以待斃!
     
      想了想,她忽然笑起來,聲音尖利,沒錯,只要李未央不存在,三殿下自然會注意到她。
     
      只要她死了!
     
      李未央一直在李府很少出門,沒有這樣的機會,可是現在都是在野外,想要除掉她,多的是辦法!
     
      丫頭在旁邊看著她陰森的面孔,不由地打了個寒戰。
     
      高敏在武賢妃的帳篷外面繞了兩圈,如今三殿下的心思都放在那個賤人身上,娶她是早晚的事情,如果讓她先一步嫁給三殿下,自己就再也沒有希望了!她高敏才貌雙全,怎么可以輸給那么一個出身下賤的東西!可是如今,怎么才能挽回劣勢呢?她想來想去,就想到武賢妃了。她是拓跋真的養母,對他有撫養的恩德,拓跋真一向十分聽她的話,如果自己在她面前將一切都抖出來,她一定會阻止拓跋真娶這種低賤的女人!下定了決心,她往帳篷里走去,可是卻在門口被宮女攔住了:“高小姐,賢妃娘娘被陛下召見,現在不在帳中。”宮女畢恭畢敬地道。
     
      高敏面色一僵,她明明聽見帳篷里的聲音,為什么賢妃娘娘不肯見她?!她怎么會想到,一個區區的伯昌侯府,若非有蔣國公府和李丞相的姻親關系在,誰會高看她一眼呢?不過是魏國夫人還不知道其中深淺罷了,連帶教育出來的女兒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敏咬緊了唇,眼中冷光閃爍,賢妃娘娘不肯見她,她該怎么辦呢?
     
      她怒氣沖沖地回到自家的帳篷,見到魏國夫人就一頭撲到她的懷里。
     
      “母親,這次你一定要幫幫女兒,只要母親幫女兒這一次,女兒一定能成功!”
     
      魏國夫人被她那瘋狂的表情嚇住,連忙揮退丫頭,扶起她:“敏兒,慢慢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敏咬緊了嘴唇,臉色蒼白,雙目亮得嚇人:“母親,你一定要幫我殺了李未央!”
     
      說著,她就將今天發生的一切告訴了魏國夫人,魏國夫人聽了,眉頭越皺越緊。
     
      “你是說,李未央當時還和七殿下在一起嗎?”她敏銳地抓住了重點。
     
      “是,還有說有笑的,她真是不要臉!”高敏咬牙切齒。
     
      魏國夫人卻笑起來:“這樣,母親就有辦法了。”
     
      “你有什么辦法,我本來想讓賢妃娘娘阻止三殿下,教訓一下李未央,卻沒想到她根本不肯見我!她這分明是瞧不起咱們家啊!”高敏委屈地直掉眼淚。
     
      魏國夫人冷哼一聲:“從你大哥死了之后,這宮里頭的人哪一個不是表面恭敬背地里瞧不起咱們,唉,可惜你二哥不爭氣,不過,賢妃那里不行,還有張德妃呢!”
     
      七殿下的母親?高敏疑惑地皺起眉頭。
     
      魏國夫人笑了:“張德妃對七皇子寄望甚高,你覺得他會眼睜睜看著七殿下喜歡李未央嗎?”
     
      “可是——”
     
      “傻丫頭,若事情是咱們自己動的手,難免會惹禍上身,可動手的人換成德妃娘娘,誰也怪不到咱們頭上!”魏國夫人提醒道,隨后快速起身,道,“走吧,和我一起去拜見德妃。”
     
      兩個時辰以后,一只不知從哪里跑來的小貓跳進了帳篷,把白芷嚇了一跳,趙月剛要出劍,李未央喝住了她。
     
      那只小貓通體雪白,眼睛還是琥珀色的,一看就知道是名貴品種。李未央猜到是哪家貴人的,剛要吩咐將它放出去,外面進來一個年紀很小的宮女,“哎呀,墜兒你在這兒!害得我好找!”她抱起貓兒,這才像是剛剛發現了李未央她們一樣,臉上帶著笑容道:“原來是縣主,這是德妃娘娘的貓,她找了許久都不見,竟然在縣主這里。”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原來是娘娘的寵物,那就趕緊帶走吧。”
     
      宮女卻站在原地沒動:“貓兒是縣主找到的,還是請縣主跟奴婢一塊兒把貓兒送回去吧。”
     
      李未央的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一下,這貓兒分明是被人放進來的,怎么成了她找到的——這就是說,德妃想要見她了。
     
      她略沉思片刻,道:“好,容我梳洗一番。”
     
      宮女笑道:“不必了,德妃娘娘在等著呢。”
     
      李未央站起身,道:“如此,就請帶路吧。”
     
      站在德妃的帳篷前,李未央站住了腳步,一位女官站在門口,看到李未央來了,冷淡而挑剔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片刻,才道:“娘娘正在等著,快進去吧。”
     
      這樣居高臨下的口吻,讓人很不舒服。張德妃向來是賢良淑德的形象,會縱容身邊女官流露出這種高傲的神情嗎?李未央不得不懷疑,對方是在給她一個下馬威。
     
      可是,為什么呢?難道僅僅是因為自己和她兒子多說了兩句話?那么這大歷朝那么多送香囊送荷包甚至自薦枕席的小姐們,張德妃豈不是都要把她們吃了?李未央按下復雜的心情,徑直走了進去。
     
      帳篷之內布置得如同雅間,有女官掀起層層珠簾,李未央低垂著眼,慢慢走了進去。里面點著熏香,莊重而芬芳,李未央卻不喜歡任何熏香的味道,稍稍屏住呼吸,規規矩矩地行了禮:“給德妃娘娘請安。”
     
      帳內久久無聲,李未央幾乎要以為這里并沒有人時,一個聲音響起:“你是李家的三女兒?”
     
      “是的。”李未央輕輕答。
     
      “抬起頭!”
     
      李未央緩緩抬頭。德妃倚在貴妃椅上,體態優美,青色的裙裾迤邐而下垂到地上,她很美麗,眉目精致如墨所畫,眼眸轉動時流轉著動人心魄的光芒,帳內的光影勾勒出她幾近完美的側面輪廓,眉睫濃長。
     
      不知為何,她看起來竟那般清冷,與七皇子拓跋玉如出一轍。
     
      在李未央看她的時候,她也在打量李未央。
     
      她的眼波帶著三分驚訝兩分探究,望著她,最后長長一嘆。
     
      “生得好,仿佛是水蓮一樣。”她輕輕呢語一句,仿佛是自言自語。隨后德妃笑了起來,鬢間步搖的纓絡灑灑作響,“我聽說,你是家中的庶出女兒,你母親是一個丫鬟,是不是?”
     
      李未央面色不變,答道:“是的。”
     
      “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想必是花費了很大的心思。”德妃支起下顎,凝視李未央,“你和玉兒是什么關系?”
     
      李未央仰起臉,直視德妃:“我和七殿下沒有關系,僅僅是普通朋友。”或者,也是盟友。
     
      德妃原本以為她是普通攀龍附鳳的女子,可是見她回答的這樣快、這樣強調普通二字,卻又有點看不懂她了,她的眸中顯出一絲迷茫,很快又掩去,聲音平靜道:“你這種性子,一直是這樣直接嗎?”
     
      李未央淡淡道:“娘娘是希望未央實話實說的,所以未央便只能向您表白自己的心意,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七殿下并不匹配,所以沒有一絲一毫的非分之想。”
     
      竟然這樣斬釘截鐵!德妃有一瞬間的驚訝,她起身,慢慢走近,托起李未央的下頜,仔細地觀察著,隨后道:“玉兒很喜歡你,經常不自覺地向我提起你。”
     
      他簡直是眉飛色舞地——說起李家的三女兒。
     
      不過德妃今天看到李未央的時候還是有點失望的,這丫頭并沒有天人之姿,是如何迷上自己那個眼高于頂的兒子呢?
     
      李未央心中一頓,隨后望著德妃的眼睛,回答道:“殿下只是欣賞,無關男女之情。”
     
      德妃驚訝地望著她,不自覺地松了手。
     
      “居然這樣謙虛……呵呵……”德妃說著,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靨滿面,“不過,玉兒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他需要很多人的支持,聯姻是最好的方法,你畢竟是李丞相的女兒,又是玉兒所心愛的,若是愿意做個側妃,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李未央聽地心驚,啟唇道:“娘娘,我不愿意!”
     
      德妃瞥了她一眼:“怎么?嫌側妃的位置太低?難不成你還想要做正妃嗎?”
     
      這一瞬間,帳內的氣氛幾乎凝滯。
     
      李未央搖了搖頭,道:“不,正妃我也不會做的,娘娘說得對,七殿下的身份特殊,將來他還會喜歡很多人,而且是必須喜歡她們、寵愛她們,但未央的夫君,這一生只能喜歡未央一人。”
     
      張德妃完完全全鎮住了,李未央的臉一半沉浸在光芒中,眉目精致如玉雕成,烏黑的眸蘊著閃動的光華,然而卻帶著說不出的倔強和堅定。
     
      她絕不是在開玩笑。
     
      德妃有一瞬間幾乎說不出話來。
     
      “居然還想著一生一世一雙人——你這個丫頭!”德妃反應過來,幾乎勃然大怒。雖然她也沒看上李未央,可是為了她的兒子,她真的考慮過讓她進七皇子府做側妃,可是她竟然這樣不識抬舉!
     
      “娘娘!”李未央突然提高了聲音,“我絕不是看不起七殿下,恰恰相反,他不是普通的皇孫貴人,娘娘對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娘娘絕不會容許我這樣任性霸道的女子在他身邊!在娘娘的眼中七殿下是珍寶,自然值得稀世的翡翠來匹配,而我不過是路邊的石子,請娘娘不用多慮,我不會妄想去攀龍附鳳的!與其嫁給七皇子做妃子,陷入日復一日的爭斗中去,我大可以尋一個普通人家,找一個普普通通珍惜我愛護我的男子過日子!”
     
      李未央的話像是針一般一字一句刺進張德妃的心,她望著她,竟然有一瞬間的惶然。她輕輕地張嘴,卻沒有發聲,眼神震怒。
     
      “你太天真了,哪個男子不是三妻四妾,你以為自己是什么?!”德妃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聲音。
     
      李未央不是天真,她已經走過德妃娘娘所選擇的道路,皇子龍孫、飛黃騰達,可是最后她奮斗一生,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一片虛無而已。原本她實在不想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但是如果不把話說清楚,難保德妃還留著讓她嫁給七皇子做側妃的念頭。去做了拓跋玉的側妃,跟當初嫁給拓跋真又有什么不同,無非是將曾經的道路再重復一遍。沒有錯,拓跋玉現在對她是很有好感,可是當初拓跋真也未必沒有對她輕憐密愛的時候,一切不過是過眼云煙,誰能保證將來他能寵愛她一輩子呢?所以,她絕對不能嫁給拓跋玉!
     
      話已至此,兩人之間已經沒有什么話好說。
     
      李未央本想就此退離,德妃卻道:“你可會彈曲子?”
     
      李未央慢慢道:“不精通。”
     
      “彈一曲給我聽。”德妃突然道。
     
      曲通人心,她想要知道,李未央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不同于尋常千金小姐彈奏的婉轉琴曲,李未央的琴聲顯得異常冰冷,讓人聽來如同在水天一色,云霧彌漫的夜景中,看到一條孤舟入海,飄忽動蕩,這是一首讓人覺得寒冷蒼茫的曲子,光是聽著就覺得這少女的心異常孤單、冰冷。
     
      德妃聽著,一直都沒有出聲。
     
      帳篷的一角突然被人掀起,一個宮女走了進來,李未央手中角弦頓時斷了,她連忙站起道:“未央失儀,請娘娘恕罪!”
     
      李未央的瞳孔內仿佛始終有面鏡子,隔絕內心,只是將外界投映的一切冷冷反射回去。可是在彈琴的一瞬間,鏡面劈開一道裂痕,德妃深刻清晰地望進了她的眼底,濃烈沉潛的窅黑在那雙古井般的眼里沸騰著,她沒有說謊。德妃嘆了一口氣,半晌之后,她的眼中滲著一種不知是悲傷還是憐憫的表情:“你的心,比石頭要硬,比冰還要冷呢。”
     
      李未央似乎沒有聽見,她福了福身,就這樣走出去。
     
      德妃沒有阻攔。
     
      掀開帳篷,李未央走了出去,外面陽光和煦,她覺得刺目,微微瞇起眼睛。
     
      “你怎么了?”
     
      她側頭望過去,拓跋玉快步從不遠處走過來。
     
      李未央冷眼望著他,清亮的眸底一片冰寒。
     
      雖然心中對于麻煩都是敬而遠之,可是李未央的臉上淺淺地帶著笑道:“殿下,請你提醒德妃娘娘,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想要攀龍附鳳的。”
     
      “你……”拓跋玉的語音突然頓住了。
     
      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嫁給七皇子,甚至有的時候誤會還是眼前這個人給自己帶來的,德妃不是魯莽的人,不會因為自己和拓跋玉走得近了一點就說這樣的話,無非是拓跋玉在德妃面前說了什么!大概在這些貴人面前,她不過是一件東西,隨隨便便就可以決定她的命運,還需要她三跪九叩、感恩戴德!真是白日做夢!無論多憤怒,李未央卻只是冷冷地屈膝道:“我告退了。”
     
      拓跋玉微怔,唇邊溫雅的笑容漸漸淡了。
     
      當天晚上,禁軍副統領左元接到了一個命令,一個讓他不敢置信的命令:“什么,娘娘要殺她?”
     
      女官小聲道:“噤聲,小心隔墻有耳!”
     
      左元背著手走來走去,過了一會,才停下來,看著一邊端坐著的面容秀美的張德妃道:“娘娘,安平縣主是陛下很喜歡的人,太后娘娘也很看重她,而且七殿下最近和她……”
     
      張德妃發髻上簪著精致的六葉宮花和玲瓏的翡翠珠鈿,說話的時候纖長的墜子垂落,微微地晃:“正是為了玉兒,我才不能留著她。”
     
      左元困惑地看著張德妃,然而他的這位表姐只安靜微笑,如無聲棲在荷尖的一只蜻蜓,叫人全然想不到她的靜默平和之中暗藏著這樣凌厲的機鋒,激起重重疊疊的風浪:“玉兒向我提起,要娶她為正妃。”
     
      左元吃了一驚,隨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李未央雖然是安平縣主,可畢竟是個庶出,不免矮了那些嫡出的小姐一頭,若是娶了回來,只恐會被其他人恥笑,七殿下的身份這樣高貴,德妃娘娘定然不會喜歡這樣的兒媳婦。可是縱然不喜歡,回絕就是了,何必下這樣的毒手呢?
     
      張德妃嘆了一口氣,道:“他若只是隨口一提,我也許會準了,讓他娶了這個女子做側妃。可是他偏偏鄭重其事,一口咬定非要娶她做正妃。”
     
      左元仍舊想不通,向來仁慈的德妃娘娘為何突然下了這種命令——
     
      張德妃嘴角的弧度浮起一個幽涼的冷笑:“玉兒這個孩子,我是曉得的,他表面上看很隨和,實際上比誰都固執,若是我一口回絕了,他肯定不會就此放棄,還會生出許多事端,所以我便答應了,許諾說將來找機會向他父皇請求賜婚。可是,我又怎能讓那樣的女子進門呢?李未央,我今天剛剛見過的。陛下夸她聰明機敏,可是我卻覺得這樣鋒芒畢露、咄咄逼人的少女實在是個麻煩,你看看她到了李府,竟然和嫡母鬧得那么僵,到處都傳出他們彼此之間的不和睦,和長輩尚且都沒辦法相處好,將來玉兒的王府里面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子,你想想,她將來怎么襄助玉兒管理好王府呢?我不喜歡她,所以絕對不會讓玉兒迎娶她,可是又不能直接拒絕,只好對不起她了。”
     
      左元還是有一些擔心:“娘娘沒有必要和一個小丫頭計較,警告一下就好了。”
     
      警告?縱然警告了李未央,那自己的兒子怎么辦呢?張德妃心中,其實還有一個隱秘的緣由,因為看到拓跋玉難得露出那樣的神情,提到李未央的時候,他連眼睛都在微笑,身為母親,張德妃立刻明白兒子是認真的,從未有過的認真,然而正是這種認真,讓她感到一種由衷的恐懼。所以她特地召見了李未央,想要看看她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女子,如果她溫柔恭順、善解人意,那么她或許還會考慮留著她,可是她偏偏是那么的倔強不屈,甚至口口聲聲要求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樣的女人,娶回來以后有什么好處!然而李未央不死,拓跋玉一定會娶她的。與其如此,不如下定決心,將她徹底鏟除。
     
      她抬起頭,看著左元,冷冷道:“狩獵之事本就驚險萬分,每年都有被流箭射死、被野獸咬死的人,今年李未央也會在那份意外而死的名單上。”
     
      左元的面孔是僵白的,他一向扶持七皇子,知道他的個性是說一不二,若是將來有一天知道是他殺死了他的心上人,他怎么向對方交代?到時候恐怕連性命都難以保住。更何況如今他也是高官厚祿,為什么要冒險呢?
     
      張德妃是什么樣的人物,她怎么會猜不到對方的想法?
     
      “你不要忘記,很多事情,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
     
      左元吃了一驚,他知道,像是自己這樣資歷的人,在皇城中一抓就是一大把,再有能力沒有背景是根本沒辦法出頭的,可是德妃娘娘一句話,卻輕而易舉地辦到了,不過是個妃子就能如此,若是將來她的兒子做了皇帝,那么潑天的富貴指日可待,自己絕不止是眼前的成就……對于男人來說,還有什么比功名利祿更為誘人的?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他終于下定了決心。
     
      傍晚的時候,李蕭然特意來看望了一下李未央,見她一切安好,這才放下了心,叮囑道:“圍獵的時候不要亂跑,很危險的。”
     
      李未央微笑著點點頭,道:“父親也要小心。”
     
      李蕭然看著她,不知為何,嘆了一口氣,隨后大步地走了。
     
      第二天,狩獵正式開始。
     
      皇帝射出了第一箭,高亢的聲響刺穿了沉默的帷幕,隨著驟然響起的無數利箭的聲音,數十只猛禽自四面同時撲拉拉沖出林梢。司祭官高聲唱頌豐年,皇子與重臣們紛紛隨之張弓搭箭,拓跋玉亦是其中之一。女眷們都在遠遠的看臺上,拓跋玉突然轉回頭來,匆促地向人叢里的李未央投去一瞥。他的視線在她臉上流連片刻,又稍稍移向一側。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并不是。
     
      李未央就嘆了一口氣,說起來,拓跋玉并沒有大錯,自己幫助他的舉動,可能是讓他誤會了,以為自己對他有情。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幫助別人,拓跋玉不知道前情,自然是不會想到自己幫助他的真正原因。
     
      不過,李未央也不太好意思告訴對方,您真是自作多情了。既然她已經向德妃說明白了,憑著對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會如何強求的,所以昨天她那樣對待拓跋玉,多少有點遷怒的意思。或許今后和他相處,盡量保持距離吧。李未央忍不住地想,自己總覺得已經是個年紀很大的,可人家看來,自己只是個小丫頭,這種感覺,還真是復雜。
     
      就在這時候,坐在另一旁小姐們之中的高敏冷眼望著李未央,嘴角帶出一個冰冷的微笑,她站起身道:“我們也去馬場吧,誰要和我一起去?”
     
      所有的小姐都蠢蠢欲動,這里的馬場養著大歷朝最好的馬,學習騎馬對于這些千金小姐們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不會受到嚴苛的責備,所以看臺很快空了一半,都跟著高敏去馬場了。
     
      李未央坐在原地沒有動,她不想和高敏一起去湊那個熱鬧。
     
      就在這時候,一顆漂亮的小腦袋突然擠到她的面前,趙月一把劍擱在了她的頭上,李未央急忙道:“不得無禮!”
     
      趙月收了劍,九公主卻顯得很興奮:“哇,你的劍好漂亮!”
     
      她顯然沒有意識到,如果剛才她做出不利于李未央的舉動,很可能血濺當場了。
     
      李未央扶額,她以為上次已經把九公主嚇壞了,她不會再來找她的,誰知她竟然這樣頑強,這孩子難道是有被虐情節嗎?她不知道,九公主平日里高高在上,很少有人敢對她說真話,她看到李未央會感到害怕,看不到她又會自動自覺來找她,這和某種具有靈性的小動物是一樣的毛病。
     
      “陪我一起去外面玩吧。”九公主一邊偷偷踢著石子兒,一邊悄悄抬起眼睛看著李未央。
     
      很難有人能拒絕這樣的眼神吧,李未央嘆了口氣,看看空了一半兒的看臺,自己繼續留在這里,只會更加引人注意而已,既然別人都走了,她是不是也該合群一點兒呢?
     
      想到這里,她站了起來,九公主高高興興地在前面走,不時埋怨:“你走的太慢了!”
     
      誰會像你一樣不顧儀態,李未央失笑,九公主這樣天真活潑,皇帝想必功不可沒吧,只是這種個性,對她未必是什么好事。
     
      走出了營區,便看到漫無邊際的草原,李未央頓時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由之感。正因為這種自由之感,她開始喜歡這里了。
     
      “你看!你看啊!”九公主突然跑過來,兜著裙子給她看。
     
      李未央低頭看了一眼,卻看到一群肥碩的蘑菇像一群胖孩子一樣圍成一堆,靜靜躺在九公主寬大的裙擺里。“那邊還有好多!”九公主拉著李未央,指給她看,一不小心蘑菇全都掉了,她趕緊蹲下了身子,將蘑菇一個一個撿起來,隨行的宮女們面面相覷,李未央也幫著她撿蘑菇,其他人見了,便也都幫忙。
     
      這些宮女的年紀都不大,說是公主的侍女,還不如說是她的玩伴,只是平日里都是尊卑有別,不敢太過放肆,也不敢真的將公主當成朋友,但是現在看到公主把衣襟兜起來沒命地裝蘑菇,不小心摔倒了,搞得滿地蘑菇亂滾,一臉狼狽的樣子,李未央就會笑話她,其他人看到了,也都被這種質樸親近的氣氛徹底地熏陶了,氣氛一下子歡快起來。一個宮女不知不覺地唱起家鄉的民歌來,李未央聽著,直覺的那歌聲悠揚悅耳,不知不覺地微笑起來。
     
      這時候,九公主突然丟了蘑菇,跳起來道:“你們看!”
     
      李未央向天空望去,一頭蒼鷹在潔白的天空展翅掠過,九公主笑起來:“我要讓七哥給我捉一只!”
     
      李未央沉下臉,九公主縮了縮脖子:“怎么了?”
     
      “若是別人看你可愛,也要捉了你去養活,你要怎么辦?”李未央提醒她。
     
      九公主撅起嘴,不高興道:“不捉就不捉到嘛,兇什么兇!你比我母妃還可怕!”
     
      李未央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九公主的注意力卻轉移到了其他地方,她指著不遠處的高敏道:“她的馬騎的真好!”
     
      李未央遠遠看了一眼,淡淡道:“一般。”
     
      九公主吃驚:“可是她的騎術真的是我們大歷朝女子之中最好的了。”
     
      高敏一貫是高傲的,但是此刻她揚著馬鞭,自由奔放、豪爽大氣,看起來和往日里判若兩人,李未央心想,也許這才是真實的高敏,只可惜她不懂得欣賞自己的美麗,偏偏要去學習李長樂的大家閨秀風范,反倒落個東施效顰的結果,李未央搖了搖頭。
     
      九公主興奮起來:“我也要學騎馬!”
     
      宮女們嚇了一跳,這才醒悟過來,連忙上去勸阻:“公主不要啊,陛下說過不許您做危險的事情!”
     
      九公主的脾氣上來了:“不是有你們在嗎?!馬上牽馬過來!”
     
      李未央皺起眉頭,道:“你若是想要學騎馬,我讓你七哥來教你。”說著,她向一個宮女使了個眼色,那宮女立刻飛奔而去。
     
      可是現在所有的男子都在圍獵,恐怕一時半會兒找不到七皇子,若不然,能找到柔妃娘娘也好,李未央這么想著。
     
      宮女們不得已,吩咐旁邊的人找了一匹體積最小的馬過來,九公主真的站在馬跟前,臉上卻有點猶豫了,結果不遠處的高敏飛馬而過,九公主像是被刺激到了,拉著馬兒就要上去,誰知道那馬兒個子小、平日里也很溫順,但這只是對大人來說,對九公主這樣的小姑娘就完全不同了。馬不但不讓她上去,還當場發脾氣,拼命跺馬蹄,九公主突然跳起來:“啊,它居然踢我!”
     
      李未央失笑,這么小的馬兒,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就算讓馬站著不動,在馬上騎穩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恐怕等拓跋玉趕到,九公主還沒能上上馬。
     
      旁邊的宮女立刻沖上去扶著九公主,只是她太緊張了,折騰了老半天,好不容易上了馬,又因為雙腿夾得太緊,突然從馬背上直接摔下來,宮女墊在底下給她做了肉墊子,倒也沒有摔傷。
     
      九公主倔強地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猛地翻身上了馬,然而馬背卻是晃動的。雖然加了鞍子,仍讓九公主覺得跨下搖擺不定,心里惶恐,覺得自己馬上就會栽倒下來,想著想著,竟覺得自己真的馬上就要掉下去了,不由自主地俯下身握緊韁繩。但她看了李未央一眼,想起自己剛才的任性樣子,現在打退堂鼓說不定會惹人恥笑,慌忙又大著膽子直起腰來。誰知馬兒剛走了幾步,馬蹄踩到石頭,前腳突然跪下,她整個人就飛了出去,宮女們來不及接著,她一下子摔倒,這回可哇哇大叫起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一只手伸過來把她扶起來:“既然要學騎馬,就要從上馬開始學,上馬的姿勢要正確。”
     
      李未央擦掉了九公主的眼淚,說完了這一句,吩咐人將馬兒牽過來,然后將她扶上馬,拍了拍她的腰部:“一定要挺直,不要怕它,你若是怕它,它也會欺負你的。”
     
      九公主終于能在馬背上坐穩了。她坐在馬上,李未央拉著韁繩,一路漫步,九公主坐在馬背上仰視藍天,看到蒼鷹在白云中穿過,竟有了種身在云端的感覺。她禁不住笑了起來:“真好玩啊!”
     
      過了一會兒,九公主能夠駕馭這匹馬了,李未央便松了手,讓它自己去溜達,九公主一邊笑一邊拉著韁繩,臉蛋紅撲撲的,看起來健康又可愛。李未央松了一口氣,旁邊的宮女道:“哎呀,公主你別跑遠了!很危險的!”
     
      李未央吩咐道:“去幫我準備一匹馬。”
     
      宮女連忙去拉來了一匹高大健壯的馬,“其他的馬都被小姐們帶走了,只剩下這一匹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桀驁不馴、噴著響鼻的烈馬,點點頭:“就它吧。”
     
      九公主已經跑得很遠,然而李未央簡單利落地上了馬,不過片刻的功夫就追上了她,還不等九公主反應過來,李未央已經抓住了她,強迫她的馬兒停了下來:“今天就到此為止,時間長了的話,公主的大腿會磨破皮的。”
     
      “我才不要!你快松開手!”九公主很上癮,明顯不想停下來。
     
      李未央沉下臉:“你覺得好玩了,可是她們會因為違反柔妃娘娘的命令而受到懲罰,以后就再也沒有人肯跟你一起玩了。”說著,她看向不遠處焦急的宮女們。
     
      九公主一看到李未央擺臉色就害怕,趕緊道:“好啦好啦,就聽你的好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不知為什么,在天頂上下盤旋的蒼鷹忽然俯沖而下。九公主猝不及防,在馬上下意識地扭動了一下。只見蒼鷹直沖到她馬前不遠的地方,從草中抓出一只兔子來。兔子掙扎,把草叢打得嘩啦一響。這個聲音驚得九公主的馬兒狂奔起來。她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被顛下來,不由自主俯下了身子,同時勒緊了馬韁繩,韁繩被勒后馬兒用力蹦跳起來,九公主眼看就要被甩下來。李未央搶先一步拉住了九公主的手腕,趙月幾步飛上來,這時候李未央的這匹馬也已經完全失控了,拼命地向前奔跑,李未央大叫道:“接著公主!”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足球比分90vs足球 广东11选五推荐 联网二人麻将手机版 258彩票下载app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极速6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通比牛牛app下载 pk10两期6码倍投方案 二八杠生死门演示 彩票绑定银行卡安全吗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走势图 时时龙虎 北京pk赛车毫无规律 新疆时时开奖号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 pk10九码人工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