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4 如此毒辣

    庶女有毒

    084 如此毒辣


      李未央笑了笑,道:“九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叫你陪她玩一會兒,有這么委屈嗎?”
     
      李敏德淡淡一笑,“皇室子弟,驕縱的很,讓人心中厭惡。”
     
      “真是偏見,公主雖然驕傲了一點,可是性情卻天真開朗,人也沒有惡意,她喜歡你,不知道多少人盼都盼不到呢!”
     
      “我才不想被人說攀附權貴!”李敏德皺起眉頭。
     
      “你多大個人,居然這樣迂腐。”李未央不由發笑,“你這個傻孩子。”
     
      李敏德卻笑道:“做大事當然要不拘小節,可是這種小事,就不用多費心了。”
     
      李未央一愣,好奇道:“我是關心你,話說回來,公主似乎……想要招你做駙馬呢?!”這話完全是在拿敏德開玩笑,李敏德完全怔住,“你怎么知道?”
     
      李未央揚起唇角,眼睛里帶了一絲促狹:“公主一看到你,兩只眼睛都放光呢,可見不管多小的年紀,都是色字當頭的。”
     
      “什么?”李敏德吃驚。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要讓你陪她玩啊,敏德,其實你可以考慮娶了公主的喲!”這樣,既可以避免九公主的悲劇,又能讓敏德有所憑仗,只是,將來敏德就定然沒辦法建功立業,只能屈居一個駙馬空職了。
     
      “我才不要!”李敏德脫口就道。
     
      “你不要她,那你喜歡誰?!”
     
      “誰也不喜歡!”李敏德爭辯,然而臉卻不知何時紅了起來。
     
      “好了,那還是公主吧。”
     
      “喂喂……你是開我玩笑的吧……喂,我說……”
     
      就在這時候,李敏德突然住了口,他的目光落在前面不遠處,李未央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卻看到李常笑一路哭著從那邊奔出來,一個踉蹌跌倒在地,磕破了膝蓋,旁邊的丫頭連忙追過去扶住她。
     
      李未央和李敏德對視一眼,李未央道:“四妹,你這是怎么了?”
     
      李常笑一臉是淚地抬起頭,一看到李未央站在跟前,立刻快速用袖子抹掉了眼淚:“沒事沒事,被風沙迷了眼睛。”
     
      被風沙迷了眼睛?又不是小孩子,何至于騙她呢?李未央無意管閑事,可是直覺告訴她,恐怕李常笑在隱藏什么。
     
      李常笑的丫頭音兒氣急敗壞地:“三小姐你不知道,我們小姐好心好意給夫人端茶送藥的,誰知大夫人喝藥的時候不防水略熱了些,燙了舌頭,便說小姐有意害她,狠狠罵了小姐一頓!大夫人罵了小姐,卻又說自己房里的丫頭不管用,讓小姐過去陪她,晚上伺候。小姐本來覺得不妥當,大夫人便說她不尊重嫡母,定然是圖一時安逸,怕夜里勞動伏侍,又罵小姐是故意要逼她發病!三小姐,我們小姐性子老實,你是知道的!”
     
      李常笑聽了這話,又怕惹事,忙道:“不許亂說!”隨后急急忙忙就走了,音兒一看小姐著急,便不得已趕緊跟上去,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大夫人怎么這樣惡毒,她以前倒是還不曾擺在臉上的。”李未央自言自語。
     
      李敏德冷笑道:“只怕還不止呢!”說著,他打了個響指,一個黑衣侍衛竟然飄然從樹上落到他面前:“主子。”
     
      見多了李敏德身邊的暗衛,李未央已經習慣了,倒也不覺得有多驚奇。
     
      “把你調查的情形說一遍。”
     
      “是,昨兒四姨娘勸四小姐說,五小姐剛剛犯在大夫人手里,請她多顧忌一點妹妹的性命,夜里四小姐就抱了鋪蓋過去。大夫人命人安排了一個軟榻,可是半夜里四小姐剛睡下,便叫倒茶,一時又叫捶腿,如是一夜七八次,反復折騰,完全是將四小姐當做丫頭使喚的。”
     
      李敏德嘆了口氣,道:“好了,你下去吧。”
     
      李未央不由搖頭:“大夫人需要人照顧,找丫頭就行,何必這樣折騰四妹,讓別人有借口說她虐待庶出女兒呢?這不是很奇怪嗎?”
     
      李敏德想了想,道:“也許是她病了以后,個性越發古怪了。”
     
      這個解釋有點牽強,李未央覺得,或許是將被咬掉耳朵的仇恨,記在了李常笑的身上。
     
      本來以為這件事就過去了,沒想到當天晚上,又出了一件事。李常笑不知怎么的,竟然打碎了大夫人最心愛的一個玉佩,大夫人嚴厲斥責,將李常笑趕出了屋子。
     
      第二天晌午,杜媽媽便笑容滿面地來請李未央:“縣主,原本大夫人不想勞動您的,可是您知道的,四小姐病倒了——”
     
      李未央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只是淡然一笑:“哦,是嗎?不知母親有何吩咐?”
     
      “夫人請縣主過去侍疾。”杜媽媽垂下眼睛,聲音很恭敬。
     
      李未央點點頭,若無其事道:“這是應該的,我待會兒就過去。”
     
      杜媽媽一走,李敏德立刻發怒:“三姐,大夫人欺人太甚了,該給她一點顏色看看!”
     
      自從三夫人去世,大夫人總是揪著李未央不放,李敏德恨得咬牙切齒,早知如此,一次性將她嚇死就完了。
     
      李未央看出他的憤怒和不甘,嫣然一笑,輕輕握住面前的茶壺,穩穩端起,另一只手按在茶蓋上,不疾不徐地倒了一杯茶:“何必在意呢?”
     
      看到她漫不經心的一笑,李敏德極為不滿起來,他心急道:“三姐,那個老妖婆一定會趁機折磨你……”
     
      “三弟!”
     
      看到李敏德心急如焚,似乎已然有些口不擇言的樣子,李未央斷然一聲冷喝,把他接下去的話截斷了:“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難道你全都忘記了嗎?”
     
      李敏德眼圈發紅,別過臉去。
     
      李未央笑了笑,道:“這世上能欺負我的人,還沒有生出來呢,她這樣想我去她跟前,那我就去好了,造成什么后果,我可就不管了。”
     
      一個時辰后,李未央笑容滿面地進了大夫人的屋子,一個丫頭正在給大夫人捶腿,大夫人閉目養神,左邊的耳朵被高高的領子遮了,隱約看到殘缺。杜媽媽輕聲道:“三小姐到了。”
     
      大夫人好半天才睜開眼睛,盯了李未央一會兒,慢慢露出一個笑容:“未央來了。”
     
      李未央笑得很燦爛:“是啊母親,未央遵照您的吩咐過來侍候。”
     
      大夫人微笑著說了一句,“我知道你孝順,也到用膳的時辰了。”
     
      杜媽媽早已指揮人去擺飯了,然后大夫人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笑容滿面,親熱地上去扶著她。
     
      當著一屋子丫頭媽媽的面,她們親如一對母女。
     
      眨眼間,轉進了飯堂。
     
      大夫人以前吃飯有專門的地方,飯桌一向是擺在堂屋西次間,那里除了一日三餐用飯之外,并沒有別的用途,現在因為她生病了,不愿意走路,便將飯桌擺放在了外室。
     
      李未央扶著大夫人一路走過來,大夫人只覺得她的力氣足以粉碎自己的手腕骨,不由用力地掙脫開她。
     
      李未央微笑:“母親,怎么了?”
     
      大夫人咬牙:“沒什么。”
     
      這時候,杜媽媽已經吩咐人擺了酸枝木八仙桌,兩三張圓凳隨意地放在桌邊。李未央環視了一圈屋子,見到處都是名貴的古董玉器,不由笑了笑。
     
      杜媽媽見她微笑,問道:“縣主在看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我在想,母親果然大家風范,老夫人的屋子里也絕對沒有這樣值錢的擺設。”
     
      大夫人出身國公府,多年來又把持著李家,自然是有錢的,還不是一般的有錢,杜媽媽笑道:“縣主說的哪里話,夫人屋子里的都是尋常見的東西,老夫人屋子里的那才叫值錢呢,只是她老人家說看了晃眼,都收起來了。”
     
      “哦,原來如此。”李未央盯著不遠處的那道多寶格,上面擺著各種各樣名貴的玉器、盆景,尤其是一塊用整個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玉蘭花,那種純潔的乳白色,簡直可以讓人看得眼睛都掉出來。
     
      大夫人冷眼瞧著,以為李未央被震住了,不由冷笑了一聲。她是知道李未央之前得了宮中不少賞賜,但她自己的珍藏,可未必比宮中的差!她就是要讓李未央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絕對不容許她一個小小的庶出來踐踏!垂下眼睛,她道:“準備開飯吧。”
     
      一個丫頭走上來,手中拎了個小小的黃銅水壺,倒了小半盆的熱水,另一個丫頭為大夫人挽起了袖子。
     
      “你不知道,你那個四姐,真是不像話。”大夫人一邊洗手,一邊冷冷道,“做什么事情都只是說一下動一下,說她兩句就掉金豆子,好像委屈的什么似的,哪里像是個大家閨秀,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刻薄她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面上毫無所覺似的。
     
      大夫人繼續說道:“像她那種做派,別人會覺得,庶出就是庶出,怎么都上不了臺面!”
     
      李未央含笑,沒有應聲的意思,仿佛聽不出大夫人在指桑罵槐。
     
      大夫人惱怒,杜媽媽連忙道:“夫人何必和四小姐置氣,她畢竟在四姨娘跟前養大,從小沒有跟著夫人,不懂事也是有的。”大夫人冷哼一聲,把手抬起來,丫頭拿著白巾,仔細地揩拭著那雙手。
     
      大夫人冷冷地道,“還是從宮里請個嬤嬤來,好好管教一下的好。未央,你說是不是?”
     
      李未央似笑非笑:“母親說的是。”
     
      李家一向是詩書傳家,行事作風,與乍富新貴差別很大。晚飯擺上桌子,雖然不過十菜兩湯,但樣樣都做得很精致,想來也是用了心思的。
     
      杜媽媽就向李未央使眼色,意思讓她親自為大夫人布菜。
     
      李未央好像沒瞧見一樣,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大夫人不樂意,道:“未央,你大姐在的時候,凡事吃飯,都是站在我身邊替我布置的,這才是孝道。”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道:“可是我笨手笨腳的,怕不小心弄壞了什么。”
     
      大夫人冷笑:“橫豎我不怪你就是!”
     
      她本想要忍的,可是越看李未央越是不能忍,就是想要借著嫡母的威風收拾一下她,出出心頭這股惡氣罷了。
     
      李未央笑了笑:“既然母親說了不怪我,那我就為母親略盡綿力罷。”
     
      她輕飄飄地走上來,親自夾了一塊糖醋鱸魚,放在大夫人的碗里,大夫人看她誠惶誠恐,才覺得心里舒服點。
     
      不管庶出的再怎么高傲,在眾人面前,孝順嫡母也是應該的,否則李未央就別想在大歷朝立足了!她之前怎么沒有想到,應該天天讓這個死丫頭到她跟前來立規矩,借機會將她整死!大夫人心里正想著,李未央笑道:“這酒釀圓子十分好吃,母親快嘗嘗。”
     
      她親自舀了滾燙的一小碗,吹也不吹,盡數往大夫人身上倒過去,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大夫人因為過于吃驚,竟然都沒來得及閃開,那滾燙的酒釀圓子一下子灑在了她身上。
     
      春天穿的少,大夫人慘叫了一聲,她現在恨不得天上掉個雷下來直接劈死李未央才好!
     
      李未央的唇畔起了一絲愧疚,急忙上去替大夫人擦拭,大夫人怒的無以復加,李未央便轉頭就去丫頭手里端過了剛才洗手還來不及倒掉的那盆水,上來要為大夫人擦洗。
     
      不知道是手忙腳亂還是故意的,她整個人端著水盆就往前跌過去。杜媽媽趕緊護著大夫人,李未央的唇畔微微勾起,整個人就栽倒下去,椅子的倒地發出巨大的響動,而隨著巨響李未央也重重的撞在了大夫人身上,將她整個人壓倒在地,原本想要護著的杜媽媽也被壓到了最下面給大夫人當了肉墊,一把老骨頭都給壓散了。
     
      大夫人的尖叫一下子拔高,而且聲音凄厲:她被李未央這一撞摔倒在地上時,傷到了胸口,巨痛讓她真正的尖叫起來。
     
      “縣主!快起來!快起來啊!”杜媽媽哎喲哎喲地叫著,李未央從大夫人身上爬起來,手肘卻故意在她肋骨上狠狠地壓了一下,大夫人又是一聲慘叫,幾乎痛暈過去。
     
      李未央仿佛無力,一眾丫頭媽媽上去扶起她,她卻好像手一滑,無意中抓住了鋪在桌上的席布,瞬間,桌上的菜肴、碗筷、茶壺……所有的東西,全部乒乒乓乓落地,所有人都傻了眼。大夫人劈頭蓋臉都被飯菜弄臟了,顯得異常狼狽。
     
      一個媽媽驚呼一聲,過去扶大夫人,李未央卻向趙月使了個眼色,趙月猛地踢開了那個媽媽,那媽媽剛把人扶起來,莫名其妙受了趙月這一下,還弄不清楚怎么回事,頓時連帶著大夫人一起撞到了不遠處的多寶格上,在這一瞬間,那些個什么羊脂玉的玉蘭花,琺瑯嵌青玉的花瓶、青花白地瓷梅盆景、珍貴的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小屏風,噼里啪啦全部掉了下來,砸了個稀巴爛。
     
      一片狼藉里,大夫人的頭撞到了多寶格,完全已經呆若木雞。
     
      眾人面面相覷地望著這一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未央攤手,無奈道:“母親,我早說過,自己笨手笨腳的,可是您偏要我來伺候……唉,趕緊起來吧,地上多涼啊!”說著,她還要上去攙扶大夫人。
     
      “別碰我!別碰我!救命啊!”大夫人絲毫顧不得威嚴,幾乎痛叫起來,那叫聲穿透了屋脊,讓所有人都是汗毛倒豎。杜媽媽連忙上去隔開李未央的手,然而大夫人轉頭那么多珍貴的寶貝碎了一地……全毀了!全毀了!大夫人眼前發黑,兩眼一翻,整個人暈了過去。
     
      杜媽媽拼著老命嚎叫道:“還愣著干什么,快把夫人扶著躺到床上去,請大夫,快去請大夫!”
     
      李未央微笑道:“杜媽媽,我來吧。”
     
      杜媽媽臉上現出驚恐之色,隨后道:“不勞煩縣主,奴婢們在就可以了,您回去歇著吧!”
     
      李未央就很是不好意思,道:“這怎么使得?”
     
      杜媽媽慌忙道:“使得!使得!縣主快走吧!”這人簡直是個災星。
     
      看著所有人忙不迭地把奄奄一息的大夫人抬進去,李未央微笑著踏出了房門,只覺得陽光燦爛,心情很好。白芷擔心道:“小姐——”
     
      李未央轉頭道:“怎么,怕了?”
     
      上次在浴池連人都敢殺,現在還有什么可怕的,白芷只是擔心大夫人不會善罷甘休。
     
      李未央微笑道:“就算我好好伺候她,她就不找我麻煩了嗎?”
     
      白芷想想也是,索性便丟開了這件事。
     
      本以為給了大夫人一個教訓,對方能老實點,沒想到杜媽媽第二天就來了:“夫人說了,精細的活兒縣主做不來,還是交給四小姐吧,只是您既然來侍疾,也不好什么都不讓做,這樣吧,奴婢管著小廚房呢,今后夫人的飲食和藥,就交給縣主了。”
     
      李未央挑眉,飲食?這么重要的地方——她笑了笑:“煩請杜媽媽去說一聲,我可擔待不起啊!若是母親吃的東西出了差錯,我豈不是日夜難安么?”
     
      杜媽媽賠笑道:“您放心,不是奴婢看著嗎?斷然不會讓那些下作的人下什么手腳的。”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這個……還是不好吧。”
     
      杜媽媽道:“有什么不好的?若是縣主執意不答應,怕夫人還會想出其他的事情來,不若應承下來,橫豎有奴婢幫您看著,出不了錯!”
     
      李未央笑了笑。
     
      經過浴池那件事,白芷倒是相信了杜媽媽,她低聲道:“小姐,杜媽媽說的也對。”畢竟大夫人是主母,她要是想點別的招數,她們還難以防范,現在這樣,有杜媽媽這樣容易收買的人,她們就不必過于擔心了。縱然大夫人想要動手,杜媽媽看在錢財的份上也會出力的。
     
      杜媽媽小心地看著李未央,道:“奴婢一定盡心盡力。”
     
      李未央笑了笑,既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算是默許了吧,杜媽媽松了口氣,縣主要是一直僵持著,大夫人那里也不好交代,她笑著道:“那奴婢就當縣主答應了。”
     
      李未央含笑看著她,表情很是奇怪,杜媽媽看不懂那神情,只是忐忑地轉身退下了。
     
      李未央對白芷道:“你看,這件事是不是很有趣?”
     
      白芷不知道李未央什么意思,她只是覺得擔心:“小姐,不只是杜媽媽咱們要多花點錢打點,奴婢也會時常盯著小廚房的。”
     
      盯著有什么用?李未央笑而不語,沒有說話,卻突然站起了身,道:“昨夜父親是在四姨娘那兒過夜的吧?”
     
      白芷和墨竹都愣住了,趙月也聽得一頭霧水。
     
      李未央笑了笑,道:“走吧,好幾日沒去給父親請安了。”
     
      白芷心中想,縣主真是奇怪,連自己這個一直都跟著她的丫頭都完全猜不到她的心思,她現在不是應該想對策對付大夫人嗎,怎么會想到去見老爺呢?老爺這個人,一向是不管內宅的事情,尤其是對大夫人,都是能忍則忍的,小姐去找他,又有什么用?然而這些話只敢在心中想一想,她情愿相信小姐。
     
      李未央在李蕭然的書房里呆了半個時辰,回來的時候看見福瑞院里的大夫出出進進的,不由道:“這是怎么了?”
     
      杜媽媽見了,不好再隱瞞,道:“是大夫人剛才那一摔,把肋骨壓斷了。”
     
      李未央笑了笑,要的就是她肋骨斷。她的面容變得很擔憂:“哎呀,都怪我笨手笨腳的,剛才我已經去父親那里請過罪了,他也責備了我一通,看到母親傷成這樣,我心里真是難過呢!”
     
      換句話說,她已經先下手為強了,若是大夫人去告狀,恐怕李蕭然還會懲罰李未央,但現在可是李未央自己跑過去承認錯誤,大夫人再去說什么就落了下乘,更何況——老爺現在可不待見大夫人!杜媽媽知道這一點,臉上陪著笑,道:“縣主說的哪里話,夫人早就說過了,這事兒不能怪您,您也是好心好意的。”
     
      李未央的笑容顯得很純善:“還是母親賢良大度,本來我還想賠償一部分損失的,既然母親都這么說了,我也就不好堅持了。”
     
      杜媽媽臉色一變,隨后滿臉笑道:“是,是。”心頭卻后悔不已,要是不多說這句話,興許那么多寶物還能得到賠償,現在一分錢都別想見到了。她想了想,又道,“沒事兒的時候還請縣主去小廚房轉轉,哪怕是做做樣子也好,表示一下您的孝心,現在四小姐可是天天都做乳鴿湯給夫人補身子呢!您若是什么都不做……”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笑道:“哦,乳鴿湯啊,這個我也會做的。只是做的不好——”
     
      杜媽媽笑道:“哪里用得著縣主親自動手,只消您吩咐一聲,奴婢會準備好食材的,您到時候親自端進去就行了,大夫人見到您這樣孝順,也會原諒你的。”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道:“杜媽媽對我還真是忠心耿耿啊。”
     
      杜媽媽滿臉諂媚道:“只要縣主一如既往地關照奴婢,那么奴婢當然也是一心為您著想,幫您勸著點大夫人,她那兒有什么風吹草動,一準兒先告訴您。”
     
      李未央點點頭,道:“那就多謝你了。”說著,她揮了揮手,吩咐白芷再給杜媽媽一個紅包。
     
      杜媽媽接過紅包,眉開眼笑地走了。
     
      白芷道:“小姐,每次都這么給,什么時候是個頭,這個老奴才,心腸也太黑了,做什么都要錢!”
     
      李未央笑了笑,道:“能用錢買到的人心,都不是真心,但若是用錢都買不到,對我來說,更加不是什么好事。”
     
      白芷和墨竹對視一眼,卻都沒有明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趙月,過來,我有事吩咐你去辦。”李未央招了招手。
     
      趙月聞言,立刻附耳過去,李未央輕輕在她耳邊說了兩句,趙月的眼睛一亮,立刻道:“是,奴婢立刻就去!”
     
      白芷和墨竹都很好奇,李未央到底讓趙月做了什么事,可是接下來不管她們怎么旁敲側擊,李未央都不曾回答她們。
     
      李未央并不曾去過一次小廚房,不只她沒有去過,甚至連她身邊的丫頭,也都一個都沒去過,倒是四小姐李常笑盡心盡力、不分日夜地伺候大夫人,甚至親手煎藥熬湯,久而久之,福瑞院開始有了流言,說四小姐才像是個女兒的樣子,三小姐李未央卻仗著自己是個縣主,不但不為大夫人侍疾,甚至連藥碗都不肯端一下,這話在注重孝道的大歷朝,可是極為厲害的,大夫人再不好,那也是嫡母,斷然容不得輕忽,李未央這種不聞不問的做法,將來于她的名聲上極有妨礙。白芷和墨竹聽在耳朵里,急在心里,紛紛來勸說。
     
      “小姐,您還是去大夫人屋子里呆一會兒吧。”
     
      “是啊,哪怕只半刻也好,說出去好聽些。”
     
      “還有小廚房那兒,您也學著四小姐去煲個湯熬個藥什么的,不用您動手,奴婢們自然會為您準備好的。”
     
      “是啊,現在人人都說四小姐孝順,說您……”自己的嫡母病了,連藥碗都不肯端,傳出去實在是太難聽了。
     
      李未央正在看書,聽了這話自然知道兩個丫頭在為她著想,只不過她不慌不忙,先問了一聲趙月:“事情都辦妥了嗎?”
     
      “是,小姐,事情都辦妥了。”
     
      李未央笑了笑,站起身來:“走吧。”
     
      墨竹和白芷都吃了一驚:“小姐這是要往哪里去?”
     
      李未央淡淡地開口道:“自然是去廚房了?母親不是要喝乳鴿湯嗎?”
     
      白芷立刻高興起來了:“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小廚房里,有七八個丫頭在收拾,見到李未央來了,連忙行禮。
     
      李未央笑了笑,道:“剛才我派人來吩咐過,食材都準備好了嗎?”
     
      就有一個聰明伶俐的丫頭回答:“回縣主,一切都準備好了,奴婢們這就動手,廚房煙大,縣主且先回去,湯熬好了,奴婢送過去。”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必了,我的丫頭來做吧,你們都出去。”
     
      幾個丫頭對視一眼,都露出為難的神色。
     
      李未央揚眉:“怎么,連你們我都指使不動嗎?”
     
      幾人不敢吭聲了,隨后乖乖退了出去。等小廚房空下來,李未央笑了笑,道:“白芷,你去熬湯吧。”
     
      “是。”白芷放入了收拾干凈的乳鴿,加了水,添了點參茸在爐上煮著,又拿了把扇子一下一下地扇,感嘆道:“小姐做得對,若是讓那些丫頭來做,指不定要鬧出什么事來,還是咱們自己動手放心些。”
     
      李未央笑了笑,卻沒有回答她。
     
      墨竹上去幫助白芷,兩個人動手,速度一下子快了起來。
     
      一個時辰后,湯熬好,白芷用一只白蓮瓷口高足碗裝了,放到托盤里,這才笑道:“小姐,一切都備好了。”
     
      李未央轉頭看了趙月一眼,趙月點了點頭,李未央的笑容更深了。
     
      那邊的杜媽媽早已得到了消息,在門口等著李未央。丫頭早在幾個時辰前就說三小姐帶人進了小廚房,可是到現在都還不見人影,杜媽媽派了人去看,可惜三小姐身邊有個武功高強的丫頭,根本沒辦法靠近院子。她在這里心急如焚,李未央那邊卻不緊不慢地帶著丫頭走過來,一瞧見杜媽媽站在門口,她站住腳步道:“杜媽媽怎么在這兒等著呢?”
     
      杜媽媽滿臉帶笑:“縣主,今兒老爺正巧來看望夫人,留下一起用膳,如今正在里頭等著呢!”
     
      李蕭然也來了?李未央眨了眨眼睛,故意露出驚訝的神情:“今兒是什么日子——”這幾個月,父親可是從不曾踏進過大夫人的房門。
     
      杜媽媽卻只是笑道:“縣主快進去吧。”
     
      李未央對身后的白芷使了個顏色,白芷捧著食盒,低眉順眼地跟在她身后踏進了門檻。
     
      屋子里,李蕭然果然坐在餐桌上,大夫人面色有點蒼白,眼睛下有一片暗黑色的青影,可是嘴唇卻顯得很紅艷,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為了掩飾唇色的蒼白而抹了口脂。四姨娘一身雪青色連衣裙,低眉順眼地在李蕭然身后站著。李常笑正站著,恭敬地為父親和嫡母布菜。按照道理說,這種活兒不用她來做,可是現在她卻不得不做,哪怕是為了李常喜,她也必須畢恭畢敬、兢兢業業。
     
      李未央微微一笑,上前行禮道:“父親,母親。”
     
      大夫人看到李未央,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動了一下,可是她竭力控制住了自己,盡量笑得很溫和,但是這種溫和也僅僅是她自己理解的溫和,在別人看來,這種笑容甚至是帶了一點猙獰的:“未央,你不是在自己屋子里用膳么,怎么突然跑過來?”
     
      居然明知故問,李未央心道這不是你讓我送乳鴿湯來么,臉上卻不露分毫,道:“未央是給二位送乳鴿湯來了,湯燉了很久,還放了枸杞、黃苓、當歸、杜仲、等中藥,補氣養身,母親要細細品嘗。”
     
      大夫人微笑道:“嗯,你果然是個孝順的孩子。”
     
      李未央只是和順地笑,旁邊的丫頭趕緊接過白芷手里的食盒,然后將里面的湯端了出來,湯還是熱氣騰騰的,帶著一種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大夫人笑了笑,道:“來,我先嘗嘗,看看未央的手藝怎么樣。”
     
      李常笑便急忙取過專門用來喝湯的精致蓮葉碗,為大夫人和李蕭然分別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端到兩人的面前。李蕭然回頭,和四姨娘道:“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們了。”
     
      四姨娘道:“夫人身體安康就是我們的福氣,沒有什么辛苦的。”
     
      李常笑的眼圈不由自主紅了,想起這些日子被大夫人當牛做馬地使喚還不能有半句怨言,否則就是對嫡母不孝,她心里真是難受極了,抬起眼睛,想要從李未央的身上尋找一點同病相憐的理解和慰藉,然而李未央卻盯著那碗湯,根本沒有注意到她。
     
      李未央看著大夫人的手輕輕舀了一勺湯,緩慢地送到唇邊,正要往下送,這時候,杜媽媽突然沖了上來,一把奪過她手里的調羹,猛地摔了出去。
     
      眾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大夫人勃然大怒,劈頭蓋臉地罵道:“老奴才,你這是瘋了不成!”
     
      杜媽媽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泣不成聲:“夫人,奴婢有罪啊!”
     
      在發怒的時候,大夫人的眼睛里隱藏著一種深深的得意,嘴角的肉也因為激動而在顫抖。
     
      李蕭然也是勃然色變:“杜媽媽,你這是怎么了!難不成你也失心瘋了嗎?!”
     
      杜媽媽嚎啕大哭:“夫人,奴婢本來不想說的,可是現在奴婢不得不說了!”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極為吃驚的神情,他們不知道這個杜媽媽怎么突然變成這個樣子,眼淚鼻涕流的滿臉,好像是忍受了天大的委屈。
     
      李未央淡淡道:“杜媽媽,父親母親正在用膳,你縱然有話要說也不該挑現在,難道在母親身邊呆了這么多年,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嗎?”
     
      杜媽媽身體一震,隨后抬起頭,滿臉憤怒地望著李未央,與平日里的恭順小心判若兩人。白芷吃了一驚,心中涌起一種不好的預感,仿佛接下來要發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樣。
     
      果然,杜媽媽大聲道:“縣主你這是心虛了嗎,怕奴婢把你做的丑事全都抖出來是不是?!奴婢告訴你,奴婢是眼睛瞎了才會聽你的話答應幫你去害大夫人,現在奴婢知道錯了,奴婢就是拼個一死,也絕對不會讓你的奸計得逞的!”
     
      白芷連忙上前一步:“杜媽媽,你滿口胡說八道什么!”
     
      李未央揮了揮手,當著眾人的面冷笑一聲:“讓她說下去。”
     
      “老爺,夫人,那乳鴿湯里面放了東西,若是夫人真的喝了,只怕頃刻之間就會斃命!”
     
      廳上的眾人都無法理解地看著杜媽媽,連李蕭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竟聽到了什么!
     
      大夫人立刻追問道:“杜媽媽,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
     
      杜媽媽不說話了,只是低頭猛地給大夫人叩頭,“奴婢錯了!奴婢錯了!求夫人饒恕!”
     
      大夫人皺眉:“你既然知道錯了,就該老老實實地把話說清楚,這樣說一半,叫我們怎么相信你!難道你要看著真兇逍遙法外嗎?”
     
      杜媽媽聽到這里,跪在地上全身抖個不停,慢慢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大夫人,然后依次看向廳上的眾人。
     
      “是!奴婢全都說出來,乳鴿湯里面的藥,就是縣主命令她的丫頭放進去的,奴婢也知道這件事,只是縣主許了奴婢五百兩金子,奴婢一時被鬼迷了心竅,竟然真的答應了幫她成事!”杜媽媽一邊說,一邊嚎啕大哭。
     
      李蕭然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滿口胡言!”
     
      杜媽媽仰起臉,鼻涕眼淚都模糊了:“奴婢不敢撒謊,老爺若是不信,可以去驗看這湯!”
     
      李蕭然冷冷道:“來人,查驗!”
     
      李未央默然地望著杜媽媽,心頭不禁浮起冷笑,原來在這兒等著她呢!先是借由過去的舊事作出被她收買的樣子,然后借著五小姐放蝎子的事情來告密以取得信任,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時刻倒打一耙!
     
      一個媽媽立刻拔了銀簪子上前,試了試李蕭然面前這碗,片刻之間,銀簪子的末端就黑了過來。李蕭然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更難看,他身后的四姨娘驚呼道:“天啊,真的有毒!”
     
      李未央卻是在思考,剛才一路沒有任何人經手過這湯,除了……她看了一眼盛湯的碗,沒錯,大夫人是在這碗上動了手腳,平日里縱然是驗毒,也必定是查驗帶過來的東西,而不是大夫人這里原先就有的東西,試想,誰會想到大夫人會用這個盲點來陷害李未央呢。
     
      杜媽媽又大聲喊道:“還有金子,縣主交給奴婢的銀票,奴婢分文未動,全都放在床底下的暗閣里面!老爺夫人大可以去驗看,奴婢月銀有限,若非縣主給的,哪里來的那么多銀票!”
     
      話說到了這份上,誰都會相信杜媽媽的話,要人證有人證,要物證有物證,誰都得相信她!
     
      大夫人咬牙切齒:“李未央!我有哪里對不起你,你竟然要買通這老奴才來害我!”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500 90vs捷报比分 赌博押牛牛做庄的技巧 pk10大小走势软件 汇彩网app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如何研究组三包胆 北京三分赛车彩票 碰头赛车 必富游戏平台 时时彩后二6码 ag到底是怎么做假的 云尚娱乐云搜片2 多宝时时彩平台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号 高频彩计划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