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6 命運顛倒

    庶女有毒

    076 命運顛倒


      九姨娘的事情還沒有完,老夫人卻病了。
     
      大夫人殷勤地伺候在床前,端茶倒水,噓寒問暖,哪怕老夫人再給她冷臉,也表現的得體大度,殷勤備至,只是在眾人眼睛里,卻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大夫人親自看著人去熬藥了,老夫人把李未央召到旁邊來,道:“她這是唱的哪出戲?”
     
      李未央笑了笑:“老夫人放寬心,母親或許是瞧著大哥大姐都長大了,便也想開了,不好總跟您慪氣吧。”
     
      自從巫蠱事件之后,老夫人很明白,大兒媳嘴上不說,心里卻是將自己恨上了,平日里雖然還笑瞇瞇的,背后卻詛咒自己早點死,現在她這樣殷勤備至,不由自主讓人頭皮發麻。聽李未央一說,細細一想,她也反應過來了:“我是真心疼愛那兩個孩子,可惜他們都太不爭氣。敏峰也就罷了,將來好好教導,再娶一個好媳婦,可是長樂就實在太說不過去了!平日她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以為我在從中作梗,也不想想長樂都做了什么,要不是我努力幫她遮掩著,早就鬧得滿城風雨了!”
     
      老夫人說了這幾句,猛地咳嗽了兩聲。
     
      李未央連忙上去幫她撫了撫,不慌不忙道:“母親是著急了吧,大姐今年十五,恰好是說親的年紀。將來若是想要攀上皇家,少不得要老夫人在其中周旋。”
     
      李長樂鬧出那么些事情,名聲早就不大好了,依照老夫人的意思,就找個普通的官宦人家嫁過去,有丞相府的面子,誰也不會怠慢了她,以后有的是好日子,可是這母女兩個人偏偏要去攀附皇家。李家的富貴已經夠了,有什么必要去攀龍附鳳,一個弄不好偷雞不成蝕把米,這母女還是沒眼色,眼皮子淺。老夫人心里不爽快,對羅媽媽道:“一會兒你像個法子把她支走,我不想看見她。”
     
      羅媽媽陪笑道:“老夫人,您消消氣兒,一會兒老爺還要來看望您。”
     
      老夫人冷哼一聲,“咱們李家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煞星,唉,紅顏禍水,最近只要牽扯上那個丫頭,總要出些不安寧的事兒!”她忽然警覺地打住了,有些訕訕的望著李未央:“哦,我說這些,你一定覺得煩了,罷了,我不該和你一個孩子嘮叨這些。”
     
      李未央從旁邊精致的托盤里端過一碗粥,微笑著說:“那不打緊,只要您想說,我就乖乖的聽。您大可把心煩的事兒全倒給我,就像是大掃除一樣,等您說完了,心情就好了,也無事一身輕了。”
     
      老夫人不禁噗哧一笑:“真有這么簡單就好嘍!”想想,她又感慨起來。“我這么一大把年紀,經過的風浪也算不少了,偏就這兒孫的事兒讓我覺得力不從心,唉!”
     
      李未央輕輕地吹著粥,言語也是小心翼翼的:“老夫人,您是家中地位最高、最重要的人物,什么事兒都及不上您的健康要緊。只要您身子硬朗,福氣自然可以庇護兒孫,就好像福星高照一樣,那還用操什么心呢?”
     
      老夫人的心花一朵朵都開足了,望著李未央笑了:“瞧你這嘴巴,真是甜蜜蜜的。”
     
      年紀大了,本就是要哄的,當初太后都不在話下,更何況李家的老夫人呢?李未央把手中的碗盅遞給老夫人,笑盈盈的哄道:“要說甜,我的嘴可比不上這碗桂花紅棗羹,您快嘗嘗。”
     
      羹果然香甜可口,老夫人邊吃邊笑。
     
      這時候簾子一掀,李蕭然走了進來。李未央連忙站起來向他行禮,李蕭然點點頭,隨后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可好些了?”
     
      “你那個媳婦兒少在我跟前惡心我,我就好了。”老夫人沉了臉,將碗立刻就擱下了,口中沒什么好聲氣,隨后她想起李未央在跟前,不好意思說的太露骨,便咳了一聲,沒再言語。
     
      林蕭然雖然難堪,心中也對大夫人多了幾分嫌惡,只是不好露出來,微笑道:“老夫人專心養病就是,其他一切都有兒子在。”
     
      老夫人嘆了口氣,終究沒再說什么,就在這時候,大夫人親自端著藥碗進來了,滿面都是和順,一直遞到老夫人的床邊上,羅媽媽知道老夫人不待見她,趕緊接過去,道:“不敢勞煩夫人。”
     
      “身為兒媳,照顧老夫人也是應該的。”大夫人微笑,隨后望著李蕭然道,“老爺,您回來了。”
     
      李蕭然面色平靜,不見喜怒:“夫人辛苦了。”
     
      大夫人笑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老爺不必這樣見外。”
     
      這對夫妻看起來和往常沒什么兩樣,可李未央卻知道,李蕭然已經有兩個月沒有進過大夫人的房門了,在這樣的豪門貴族,老爺可以三妻四妾,美女成群,但絕不可能十天半個月不安撫一下正妻,這是極大的不尊重。李蕭然過去十年如一日,堅持每個月的五六天都去大夫人房里,現在這規矩卻已經改了,表面上看沒什么,實際上……卻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
     
      李未央垂下長長的睫毛,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大夫人接口道:“老爺,后日我要去普濟寺替老夫人請愿,預備將女兒們也都一并帶過去散散心。”
     
      李未央抬起了眼睛,看了大夫人一眼,卻發現對方眉眼平靜,半點看不出心緒。
     
      替老夫人請愿,自然就是為她祈福了,大夫人這話說的倒是合情合理,李蕭然并沒有阻止的意思:“你預備帶誰一起去?”
     
      大夫人笑了:“長樂,未央,常喜她們兩個姐妹,若是二夫人愿意去,也帶著她一塊兒,雖說普濟寺并不遠,但人多也好多個照應。”
     
      一般情況下,豪門貴族女子雖然沒有禁錮到足不能出戶的地步,但出門的機會很少,她們能拋頭露面的機會也是有限的。所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雖然不全是現實,亦不遠矣。但惟獨去寺院上香是例外,這不僅是正大光明的,而且還是一種常例,所以大夫人提出帶家中的女兒們一起去,也并沒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李未央,還是覺得說不出哪里怪怪的。大夫人若是想要借此機會出門散心,帶著李長樂就好了,怎么會突然這樣好心,連自己一塊兒帶著?她就不怕自己給她添堵嗎?或者說,此行她還有別的目的?不,不對,普濟寺乃是前朝所建的香火院,后來荒廢傾頹了,由如今的皇帝重新修建。自重建以來,香火十分興旺。不說經過的文人騷客、旅客商賈、游學應試之士,就是京都的皇族貴戚、達官貴人,也多有去燒香拜佛的,如果大夫人想要做什么,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腳。
     
      難道,她是真的順口一說,還是突然良心發現,決定對自己好一點?
     
      李未央想到這里,自己都覺得荒謬。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大夫人絕對沒安什么好心思,想到這里,她微笑道:“母親,老夫人身邊應當有人照顧,我就留下來吧。”
     
      大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含笑道:“真是個孝順的孩子,也好。”
     
      并沒有挽留她?李未央倒是有些微的吃驚。若是大夫人真準備在路上做什么,應當堅持帶著她一起去才對。
     
      李蕭然聽了,卻覺得有些不妥。如果李家的女眷去上香,獨獨缺了李未央的話,那么別人會怎么想呢?豈不是更加坐實了他們刻薄庶女的名聲,有損自家的名譽么?他想了想,道:“老夫人身邊還有其他人在,未央,你也跟著你母親去散散心吧。”
     
      李未央低聲道:“是。”
     
      大夫人微微一笑,掩住了唇畔的得意。李家自然是不會讓李未央一個人留下的,這樣傳出去多不好聽。
     
      老夫人淡淡望了他們一眼,道:“多派些人手,可別再出點什么事。”
     
      “是,普濟寺香火鼎盛,女眷往來上香的很多,我也會多派侍衛隨行,防止不相干的人驚擾,老夫人放心吧。”
     
      老夫人點點頭,不再說話了。
     
      到了晚上,李未央便聽說,二夫人拒絕了一起去,說要回娘家看望老父。隨后,便是四姨娘不放心,跑到大夫人那里要求同行,自然是被應允了。四姨娘都去了,李蕭然當然覺得不能虧待了美貌如花的九姨娘,讓她也跟著一起去,唯獨六姨娘因為前些日子受了風寒、七姨娘不受寵,所以她們二人不能同行。
     
      到出發之前,九姨娘都表現的安分守己,并沒有再向李未央提起那件事,可總是三不五時跑到七姨娘的院子里來坐坐,有時候還刻意制造一些與李未央偶遇的機會,每次都在人前,李未央便只是淡淡的,暗地里卻一直讓秋菊盯著九姨娘的動靜。
     
      到了十五這一天,丞相府門前車馬成群,人頭擁擠。下人們紛紛準備著主子們去請愿要用的東西,忙的人仰馬翻。天還沒亮,便已經將一切都準備就緒。不多時,大夫人出來,與李長樂共坐一輛翠蓋珠纓八寶車,李未央、李常喜、李常笑三人共坐一輛朱輪華蓋車。然后四姨娘、九姨娘坐后面一輛青油氈布車,后面的丫頭、媽媽或是跟車或是步行,烏壓壓的占了一街的車……
     
      人們遠遠望見了,不由得都很驚訝:“這是誰家的馬車,好大的氣派!”
     
      “是李丞相的夫人帶著小姐們去上香呢!”
     
      “啊?小姐?豈不是能看見那個國色天香的大小姐?”
     
      “什么國色天香,不過是個大禍害!上次她胡亂出餿主意,害的災民暴亂,簡直就是個禍星!”
     
      “就是,她們這是要去哪兒?”
     
      “看這方向,是往普濟寺去了!”
     
      人群里,有這樣一兩個探子,聽了人們的議論,觀察了馬車的方向,隨后快速地在人群里消失,趕著向各自的主子報信兒去了。
     
      馬車里,李常喜冷眼盯著李未央,不說話。
     
      李常笑倒是先開了口,嗓音柔柔弱弱的:“三姐,好幾日不見了。”
     
      雖然住在同一個家中,但李常喜對李未央有心結,害的李常笑也不敢和李未央多親近,在她心里,其實很喜歡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卻無比剛強的三姐。這世上有一個規律大抵相同,凡是人都是厭惡與自己一樣的,偏好自己所沒有的。正因為李常笑性子柔弱,任人欺辱,而李未央卻是寧折不彎、十分強硬的,所以李常笑一直很羨慕她,受了大夫人那么多年的氣,唯獨李未央敢給大夫人絆子使,還能好端端地活到現在,這由不得她不佩服!
     
      “是啊,四妹妹平日里總是在園子里繡花,以后有空,不妨多到我的院子里坐坐。”
     
      李未央微笑著道。
     
      李常喜冷笑一聲:“算了吧,我們可不想被你連累。”
     
      她的意思很明白,以后大夫人收拾李未央的時候,她們可不想被誤以為是她的同黨。
     
      李未央失笑:“連累不連累的我是不知道,若非上次四姨娘奮力一搏,五妹妹就要嫁到榮國公府了,我本以為你是感激你娘和我的,見你這樣說,分明是不領情了,難道還真的看中了那程林不成?”
     
      李常喜臉色一白,上次回去以后她已經問清楚了,知道四姨娘究竟為什么要設計紫河車那一出戲,冒著得罪大夫人的危險來幫助李未央,說到底,她們不過是互惠互利罷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免于嫁給一個紈绔子弟的命運,但那又怎么樣呢,自己如今的相貌變成這幅德行,縱然父親已經許諾不會隨便將自己嫁人,那些豪門世家又怎么看得上自己?想到這里,她喉嚨里像是堵了一塊棉絮,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李未央何嘗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卻也不再說什么。有些人,永遠都是糊涂的,哪怕自己說的再多,她也當是耳旁風罷了。
     
      李常笑看著面容平靜的李未央,不由好奇地問出了一直想問卻沒機會問出口的話:“聽說上一回,是七殿下救了姐姐。”
     
      這是官方說法,李未央笑道:“的確如此。”
     
      李常喜抬起眼睛,明顯有一絲嫉恨。她真不明白,李未央為什么有這種好運氣!
     
      李常笑點頭,道:“聽說永寧公主殿下體恤姐姐受驚,不但收留了你一夜,還特地派人送你回來,事后又送來好些壓驚的禮物,姐姐也算是因禍得福了。人常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姐姐將來一定會有好運的。”
     
      李常喜從鼻子里哼出一聲,道:“什么命大!四姐你就不懷疑嗎,哪兒來那么多好運氣可以供人揮霍的,說不準是個別人天生就有妖術!”
     
      李未央笑了,眉眼間的笑意恬靜如珠輝,溫潤中隱見鋒芒:“五妹妹,我真是佩服你,既然我有妖術,你也上趕著來招惹,果真是不怕死啊!”
     
      李常喜被氣地噎住了,搶白道:“你若非有妖術,怎么會騙的七皇子去救你!”
     
      李常笑忙呵斥道:“不許胡說!”
     
      李未央絲毫不放在心上,只淡淡微笑道:“這個么,你就要去問問七殿下了。”隨后,她便閉上眼睛養神,無論李常喜如何挑釁,都不與她作口舌之爭了。
     
      如今普濟寺的方丈,年紀已經八十開外,未出家之前,曾經是飽學之士,經綸滿腹,才華橫溢,然而經歷多舛,生活坎坷,最后看破紅塵,落發出家。如今主持本寺,一心修佛,成了一名德高望重的高僧。
     
      知道丞相府要來禮佛,老方丈帶了知客諸僧,親自到山門迎接。
     
      大夫人下了馬車,由丫頭攙扶著,抬眼向山門望去,只看到方丈身披繡金線大紅百衲袈裟,率領僧人在山門前,那樣子,倒也說得上足夠排場,引來普濟寺周圍百姓的圍觀。
     
      方丈見大夫人走過來,踏上一步,雙手合十頂禮,說道:“阿彌陀佛!丞相夫人駕臨山寺,不勝榮幸之至!老袖迎接來遲,還請夫人恕罪!”
     
      大夫人連忙答禮,說道:“罪過罪過!大師乃得道高僧,勞您出迎,實在愧不敢當。”
     
      方丈說道:“夫人一路辛苦了,請進寺用茶!”
     
      大夫人點點頭,吩咐道:“請后頭的小姐們下車。”
     
      丫鬟們立刻跟上來,放下踏步,在車門外等候。李長樂蒙著面紗,先行下了車,她輕移蓮步,款擺纖腰,裊裊婷婷地走近。眾人只覺眼前一亮,不由得疑心是否天上的仙女走下了蓮臺,到此救苦救難,普渡眾生。雖然看不到小姐的廬山真面目,單憑了這副裝束、這段身材,也引來眾人一片唏噓。原以為李家就這一位小姐,誰知后面還有一輛馬車,又下來三個帶著面紗、身形窈窕的姑娘,一時看的人頭攢動,爭相目睹丞相府千金們的風采,其中也不乏那些豪門貴族的浪蕩公子,專程趕過來獵奇的,只可惜小姐們臉上都蒙著面紗,影影幢幢的,只知道都是美人,卻不知道究竟長得什么模樣。
     
      一路進了寺廟,隔絕了外面的喧囂。方丈道:“已經為夫人小姐準備了一所院子,房屋頗寬敞,地勢又幽靜,和小寺有圍墻相隔,絕無閑人打擾。”
     
      大夫人微笑道:“有勞大師費心了。”
     
      這一次的請愿,足足要在普濟寺呆上三天,所以李蕭然派了很多侍衛,專程將女眷們所住的院子包圍起來,確保他們的安全。實際上這是多慮了,因為普濟寺,每逢有貴重女眷來上香,都是要封寺,一般外人是進不來的,根本無從談起打擾。
     
      大夫人要了專門的禪房來念經,便吩咐其他人去院子里先休息。
     
      李長樂笑著望向李未央:“三妹,咱們去看看院子?”
     
      李未央很佩服這位大姐,這時候居然還能和顏悅色,不過,這也說明她的敵人在一步步變得更強大。她笑著點頭,道:“大姐先請。”
     
      看著她們兩人臉上的笑容,李常喜只覺得身上冒寒氣,趕緊拉了李常笑就走。
     
      院子坐落在藏經閣之后,坐北朝南,四面有一丈多高的青磚墻圍著,將外面的喧擾全部隔絕在外。院子外頭就是一座大花園,四周佳木蔥籠。花草繁茂,奇石假山,曲徑通幽,足可供怡心養性。林媽媽正在吩咐丫頭們將小姐們暫住的行李全都搬進去,院子里一派熱鬧。
     
      看見小姐們進來,林媽媽趕緊過來行禮:“大小姐,這院子是一間正屋,四間廂房,還有七八間耳房。您看,這正屋自然是給夫人住著,四間廂房么,大小姐您住一間,三小姐一間,要委屈三小姐、四小姐一間,四姨娘和九姨娘一間了。”說著,她便拿眼睛卻瞥四姨娘。
     
      四姨娘笑道:“這有什么委屈的,出門在外,總不好再去因為一點小事就麻煩方丈。”
     
      九姨娘面上平靜,倒也沒什么異議。
     
      李未央抬眼望去,這座院子只招待來寺廟禮佛的貴客,老方丈每天派人收拾打掃,所以現在看來,十分雅致潔凈。院子的天井里有一條碎石小徑,路面都是彩石鋪就。大廳前面有兩株松樹,蒼虬挺拔,生機盎然。迎面是一間正屋,從門外便可以看見一個對著門的香案,香案正中懸一幅白衣觀音像,旁邊安放一只紫檀木香爐,兩邊一對白銅蠟臺,一個三彩大花瓶,中插白玉柄拂塵,案前一方紅氈毯,上面放一個蒲團,大概是為住客禮佛準備的。
     
      丫頭們正在忙里忙外地收拾東西,李長樂笑了笑,道:“那我便先去房里了,諸位請便。”說著,她挑了最好的一間向陽的廂房去住了。
     
      李常喜冷哼一聲,道:“四姐,我們去住那一間!”說完,不等李未央反應,便拉著李常笑挑選了另外一間。
     
      四姨娘笑了笑:“剩下兩間,一南一北,縣主先挑選吧。”
     
      李未央看了那個一直默不作聲的九姨娘一眼,無所謂道:“兩位姨娘選吧,剩下一間給我就好。”說完,她便對丫頭道,“墨竹你等姨娘們挑選好了再去收拾房間,白芷,你陪我出去走走。”
     
      李未央帶著白芷走出了一片忙碌的院子,白芷不服氣道:“小姐,那最好的屋子都被她們搶走了!”
     
      李未央失笑:“都是格局一樣的廂房,原本就沒什么好壞,又何必在意這些小節。”
     
      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大夫人非要來參禪禮佛,究竟是帶著一種什么樣的目的,所以,她沒心思和那小心眼的人糾纏那些事情。
     
      李未央隨手摘掉了面紗,她并不像其他人一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反倒一身家常打扮,頭上的青絲挽了個螺髻,翡翠玉簪拴定,薄施脂粉,淡掃蛾眉,穿一身淺綠色裙裝,更顯得清秀雅致,人淡如菊。
     
      她一邊將整件事回想了一遍,一邊出了院子,沿著碎石小徑,曲曲彎彎,只見到春意闌珊,落英繽紛,片片桃花,飄墜地面,的確是一番說不出的美景。就在這時候,白芷道:“小姐,那丫頭也跟著來了。”
     
      李未央回頭一看,卻見到趙月一身普通丫頭的裝束,站在不遠處,低眉斂目。
     
      李未央笑了笑,這個丫頭,還真有點意思,李敏德讓她照顧自己,她便寸步不離,天天在院子里盯著,生怕自己有什么閃失。不過李未央也曾經故意命她端茶,卻看到她的手掌心有一層厚厚的繭子,顯而易見,這丫頭是舞刀弄劍的,只是不知道,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李未央剛想著找個機會試試看這丫頭的功夫,就突然聽見趙月呵斥了一聲:“什么人!”
     
      說話不過片刻工夫,電光火石的剎那,趙月已經拔出了腰間的軟劍。平日里她的軟劍都是纏在腰上,看起來與一般腰帶無異,現在抽出來,卻寒光凜然。不待李未央吩咐,她已經向來人直奔而去。
     
      從林間走出來的青年顯然沒想到這個丫頭居然會武功,他的動作也是奇快,竟然用一把折扇一轉,已避開了凌厲萬分的劍勢。白芷驚呼一聲,李未央卻向她做了個手勢,示意她不要出聲。
     
      正好借此機會,看看趙月的功夫究竟如何。
     
      李未央遠遠看著,只瞧見劍光飛舞,聽得破空之聲數下,趙月已接連刺出七劍。這七劍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更無一不是人體的要害,另一人竟然用扇子對陣。劍影,扇風,閃電般來來往往,聽不見絲毫兵刃交鋒聲,卻是一場在無聲中激烈的戰斗。青年身形只要稍慢半點,就一定會受到重創,然而他身形閃避越來越快,口中卻笑道:“縣主身邊的人果真好厲害!”
     
      白芷瞧見局里這兩人爭斗,著實捏把冷汗:“小姐,真的不阻攔?”
     
      李未央微笑:“沒關系,看著吧。”
     
      趙月一個瘦小的姑娘,劍法之快實在超出常人想象,一出手剎時便鋪天蓋日。一手快劍,迅捷靈動,自成一格,一旦劍勢展開,疾如狂風,猛若奔雷,幾乎招招都是不顧性命的強攻,氣勢凌厲迫人。但對方在她一波強似一波的攻勢之下,
     
      卻顯示出游刃有余的從容。李未央看的很明白,她的劍已經三番四次襲向青年的要害,都被那把扇子擋開了,一攻一守之間,兩個人竟然僵持不下!
     
      “縣主,你還真是恩將仇報啊!”青年嘴角一抹笑,提擺拂袖,足下幾個錯步,身形如行云流水,稍一閃身避開了趙月凌厲劍勢,待兩人站定,他已在趙月身后了。
     
      趙月面無表情,反身繼續進攻,青年毫不驚慌,腳下步伐飄逸,轉眼間身子已退一尺外,只聽“鏘”的一聲,趙月的長劍不知為何,竟然被一把輕飄飄的扇子挑飛了出去!趙月面色發白,她自小習武,向來自傲,還從來不曾受到這樣的挫折,當下目瞪口呆,卻還要再打,李未央已經高聲道:“月兒,不得無禮,這是七殿下!”
     
      趙月吃了一驚,連忙剎住了步子,遲疑不定地望著眼前俊美的青年。
     
      此人一襲青色衣衫,漆黑的烏發用紫金雙龍奪珠冠束起,當中竟綴了一顆極為罕見的南海珍珠。他面容俊俏,然而一雙眼睛卻散發著如同月光清輝一般皎潔又幽靜的光芒,遠遠的骨子里就透露出來的清冷,將他隔絕在塵世之外,明亮閃爍的讓人幾乎睜不開眼睛。不過他此刻帶著的笑容,卻也是從未有過的,若是有外人看到一定會驚異,七殿下居然會露出這種笑容來。
     
      “縣主就是這樣待客的么?”拓跋玉微笑著走過來,抖了抖袖子上的一道口子。
     
      李未央視而不見道:“若非七殿下藏頭露尾,我的丫頭也不會以為你是登徒浪子啊!”言下之意,是你自己不出聲躲在旁邊偷看,這又怪得了誰。
     
      “哦,這么說還要怪我了?”拓跋玉臉上喜怒莫辨,似笑非笑。
     
      若是換了被人,早已恐懼的跪地求饒,可是李未央卻不吃這一套:“殿下,你是皇子龍孫,自然是大肚能容天下難容之事,怎么會怪罪我們這樣的無心之失呢?你說是不是?”
     
      拓跋玉看她一雙眼睛沉如古井,卻頗有一番壞主意,不由自嘲道:“我原本是好心來看看縣主是不是安好,看來是我多管閑事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提起這件事,還沒有當面謝過你。”
     
      拓跋玉顯然并不在意,道:“不過投桃報李罷了。若非縣主先幫我,我也不會出手相助。”隨后他走近,凝眸道,“可曾查到當日究竟是何人偷襲?”
     
      李未央搖了搖頭道:“殿下捉去的人全都服毒自盡了,我和敏德騎馬逃走,結果在林間迷路,直到早上才找到出路,因為樣子太過狼狽,不得已才求救于你。”
     
      拓跋玉笑了笑,一針見血道:“縣主,我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為何不對我說實話呢?”
     
      李未央揚眉:“你怎么知道我說的不是實話?”
     
      拓跋玉不由悄悄握緊了手,指甲扎進肉里帶來的刺痛感讓他稍微冷靜了下來。不知從什么時候,也許從第一次見面,這個表面溫順背地里刁鉆的少女就進入了他的眼簾,后來在京都重遇,也許是好奇,也許是喜愛,又或者,僅僅是覺得生活太過平靜無趣,他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開始追尋那一抹麗色,然而現在他才知道,她其實并沒有注意過他,更甚者,她不過是將他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對象。
     
      可以想見,當初她幫助自己,不過是互相利用而已。這當然是早已擺在眼前的事實,但拓跋玉還是有一點不痛快。也許是他被人捧著太久了,突然來這么一個毫不在意他,甚至連真實理由都隱瞞著他的少女,他就不得不訝然了。
     
      而另外一邊,拓跋真也到了寺里。老方丈慌忙出迎,拓跋真笑道:“不必多禮,我不過是來拜佛,不用驚動太多人了。”
     
      畢竟是皇子,老方丈還是不敢怠慢的,連忙吩咐人帶他去參觀。
     
      拓跋真便順著廟宇向內走,替他帶路的沙彌道:“殿下,這里是天王殿。”
     
      拓跋真抬頭觀看,只見四大天王,怒目橫眉,猙獰可怕。殿柱上掛一副對聯,上聯是“風調雨順”,下聯是“國泰民安”。
     
      他淡淡一笑,隨后信步繼續往前走,沙彌道:“前面是羅漢堂。”
     
      拓跋真卻不拜佛不上香,仿佛無心道:“聽說李丞相的家眷也在寺廟里?”
     
      沙彌愣住了,隨后觀察了一下他的神情,恭敬道:“是,李夫人帶著幾位小姐,都在寺里。”
     
      “哦?哪幾位小姐?”拓跋真捻動手里的玉扳指,這么問道。
     
      沙彌沒想到他問得如此仔細,小心道:“這個……恕小僧不清楚。”
     
      拓跋真見他一臉警惕,不由笑了:“師傅放心,我與李丞相是舊識,斷然沒有進了寺廟不去拜見的道理,你引路吧,我去見見李夫人。”
     
      沙彌原本還擔心他有什么奇怪的舉動,現在看他只是要去拜見李夫人,一時放下心來,道:“殿下請。”一邊走,他一邊心道,今兒個是怎么了,先是七殿下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了,現在又來了一個三殿下,這些皇子們是扎堆啊還是怎么的?突然想到剛才山門前,李家那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姐們,沙彌不由自主嘆了口氣,女色誤人啊!
     
      拓跋真卻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面上帶著笑容,跟著沙彌向前走去。
     
      這時候,李未央和拓跋玉已經離了花園,一路向羅漢堂走過來。在羅漢堂門口兩邊,也掛著一副對聯,上聯是“五百羅漢,數仔細,是兇是吉?”下聯是“三千世界,看清楚,如幻如真”。進門一看,見五百羅漢排列得整整齊齊,有的兇惡,有的慈祥,表情姿態,各各不同。李未央一邊凝神看著這些羅漢,似乎頗有興趣的模樣。
     
      “縣主,父皇賜給你的那些金銀珠寶,除了那些不能動的死物,其他你也用了不少了吧。”拓跋玉突然道。
     
      李未央沒想到他突然說起這個,不由偏過頭,漆黑的眼睛帶了一絲薄薄的訝異。
     
      拓跋玉笑了:“你要和你的嫡母抗衡,最要緊的便是人脈,而這人脈,大多是要靠錢財才能走通的,你能這么快在李府立足,想也知道做了散財童子。”
     
      李未央挑眉笑道:“你說得對,陛下賜給我的,很多都是不能變賣的貢品,那些真正有用的金子,已經花了很多了。”
     
      “坐吃山空,便是金山銀山也要毀于一旦。”拓跋玉輕輕道,“你可以派可靠的人去肖城多納貨物,尤其是上等的蠶絲,南邊近日有大宗買家要下來收絲,這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拓跋玉透露的是個極為重要的商機,他的王府今年在蠶絲一項收益上少說也可多得好幾萬兩黃金。可李未央卻很難高興起來,自己身邊——信賴的人,其實不多。
     
      拓跋玉看穿她心意,笑笑道:“若是信得過我,我可以代為采辦。”
     
      李未央有點納悶:“你為何要這樣幫我。”
     
      拓跋玉笑了笑:“就當我是感謝你上次幫了大忙吧。”
     
      上次的幫忙,他應該早就還清了吧,李未央心里這樣說,正要開口回絕,誰知拓跋玉卻道:“前面是大雄寶殿,咱們去看看吧。”
     
      大雄寶殿建造得氣象非凡,白玉臺階,琉璃碧瓦,雕梁畫棟,金碧輝煌,十分莊嚴肅穆。兩旁對聯頗多,可看的卻不多,只有正門兩副很有意思。靠近門的一副,上聯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善惡到頭終有報。”
     
      而拓跋玉與李未央,恰好在這里,和拓跋真打了個照面。
     
      雙方一時之間,都愣住了……
     
      其實,早在李未央看到拓跋真之前,他已經注意到了她。只是他看見,李未央在輕言細語地和拓跋玉說話,似乎還頗有點投機的樣子。時不時地綻開微笑,露出潔白如貝的牙齒,聲音也是清冷的,十分悅耳動聽。
     
      面對他的時候,可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拓跋真表面豁達,實際上最是心胸狹窄的人,看著那兩個人一副“情意綿綿”的模樣,微笑有了一絲裂縫,只有他看不上李未央,可現在竟然是對先摒棄了他,另外攀上了高枝!若是李未央看中的是別人也就罷了,偏偏她看中的是拓跋真一直視為死敵的拓跋玉,拓跋真不由暗地里連她一起恨上了。只是他畢竟城府深,明明憎惡拓跋玉,卻硬生生把魂魄抽離出來,將人格分成兩個。一個在那里充滿嫉妒,另一個充滿驚喜,迎上去道:“七弟怎么在這里?”
     
      經過上一回的事情,拓跋玉已經很透徹地看明白了拓跋真的野心,再也不會被他這副友善的模樣所動搖,當即微笑道:“我是過來代替母妃上香的,可巧就碰到了縣主。”
     
      拓跋真的眼睛,自然而然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李未央笑道:“三殿下莫非是來參禪的么?”
     
      拓跋真當然不是來參禪的,他不過是聽說李家人來了,所以才跟著過來,只是到了這里,他才突然發現,自己竟不知道究竟是來找李長樂,還是借機會來見李未央。
     
      李長樂美麗如一輪皓月,艷壓群芳,可是拓跋真心里時常牽掛的卻是另外一個人。那人相貌不如她長姐,性子隱忍狠毒似狼,風骨氣節全無,在他面前做戲欺騙有如喝茶水一般快速。平日拓跋真做事極有分寸尺度,惟獨這個人輕而易舉的就能叫他心亂。
     
      實際上,若是李未央還和前世一樣將拓跋真看得很重要,事事以他為重,拓跋真還未必會高看她一眼,偏偏她如今處處與他作對,甚至反過來去幫別人,不由得他不注意,可見冥冥之中自有翻云覆雨手,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走向何方。
     
      可是,李未央為什么要跟拓跋玉走在一起!拓跋真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押大小单双的好方法 经典牛牛 广东11选5分析软件 pk10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 优博时时彩平台 信汇娱乐黑钱 内蒙古时时彩开彩结果 江苏时时组三的几率 红包尾数大小单双玩法 科学押单双必胜法 新强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几点开奖 辉煌三肖六码论坛默认版块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纵横发发发对刷流水 二十一点玩法规则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