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069 當庭獻藝

    庶女有毒

    069 當庭獻藝


      出了花園,李敏德突然站住了:“三姐,你不該為我冒這么大險,御賜之物不是好玩的。”
     
      李未央笑了笑,沒有說話。
     
      白芷卻突然開口道:“那根簪子不是陛下御賜的,小姐是嚇唬他們呢。”
     
      李敏德牽起嘴角,笑了笑。
     
      李未央瞧著他,只是淡淡地道:“敏德,今天這種事情,你不必要做到這個地步。”
     
      李敏德垂下眼睛:“以后不會了。”
     
      李未央奇怪,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說不會被那些人欺負,還是不會這樣低聲下氣忍辱求全。
     
      剛要說什么,就聽見白芷道:“小姐,三殿下出來了。”
     
      一回頭,果真看見兩名婢女在前面引路,年輕男子輕裘寶帶,美服華冠地緩緩走過來,的確是剛剛還在涼亭里的拓跋真無疑——這是要走了。
     
      李未央的眼睛微微瞇起,拓跋真身上的那件華貴貂皮,是皇帝賜下來的,整個大歷朝不超過五件,看來,如今這位出身不高的皇子已經不露聲色地進入了權力的中心了。
     
      見他一路走過來,白芷等婢女連忙低頭躬身,讓開了路,拓跋真卻在李未央的面前停下了。
     
      “縣主……”他側頭看著李未央,淡淡道,“今天是把我們當猴子耍了吧。”
     
      白芷等人嚇得說不出話來,李敏德握緊了拳頭。
     
      “還真是膽大妄為。”拓跋真嘆息一聲說道。
     
      “是啊,我膽子一向是很大的。”李未央面色出人意料地平靜。
     
      前世里她一直愛慕著自己的丈夫,體恤他出身卑微卻努力不懈的決心,在那時的她眼里這人是無可挑剔的夫君,是天地一樣高大的依賴,這一世,眼前的人依舊沒有變,他依舊剛毅果斷,心性堅韌,有手段有魄力有智謀,無可否認的是人中之龍。若是可以,這一世李未央是不想和此人有任何交集的,因為她太了解這個男人,他心機深沉,手段狠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只會玩弄別人與手掌之上。這樣的人,你永遠猜不對他要的到底是什么,更不會知道他對你到底真心還是假意。
     
      二人四目相對,幾乎一瞬間,仿佛有寒芒交際而過。
     
      “不知道三公子可否移步,”拓跋真收回目光,含笑說道。
     
      李敏德望著李未央,她點頭,李敏德瞳孔緊縮,隨后向后退了幾步,讓出了空間。
     
      “殿下還有什么話要說么?”李未央揚眉。
     
      “雪中賞紅梅,真是一番好景致……”拓跋真并不回答,微笑著望向遠處。
     
      “三殿下還真是有閑情逸致……”李未央笑了笑。
     
      拓跋真向后擺擺手,婢女們都向后退去,就連白芷,都不得已退出了走廊。
     
      “我不過是想和你說說話,看看你頭腦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罷了。”拓跋真的微笑帶了一絲冷淡。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李未央問道。
     
      拓跋真哈哈大笑,笑聲清涼,驚飛不遠處雪地覓食的鳥雀:“今天可算是開了眼界,三小姐果真伶牙俐齒,怎么也能脫身,高進今天跳進刺骨的湖水里,不死也要脫層皮……你心腸之狠,真是讓人佩服之極。”
     
      這次輪到李未央笑了。
     
      李未央的笑容比紅梅還要燦爛:“這不過是他咎由自取。”
     
      “其實你現在完全沒必要這樣做……”拓跋真停了笑,突然正色道。
     
      李未央揚眉:“哦,愿聞其詳。”
     
      “看你行事作為,像是完全不顧及李家,你這日子過得多好,而且將來還會更好,但你要知道,若沒了李家,你李未央什么也不是,所以下一次……”拓跋真理所當然地說。
     
      話沒說完,就被李未央突然打斷。
     
      “殿下,這里也沒別人,你不用講大道理。”李未央笑了笑,“更何況,你覺得我會聽你的話嗎?”
     
      “李未央,為了泄憤,把自己搭上,值得嗎?”拓跋真突然問道:“或許這些人是踐踏過你的尊嚴,但人性就是如此,逢高踩低,有時間怨恨別人,還不如花時間,早點站到讓他們無法企及的地方去,讓他們永遠只能仰視你……”不知不覺的,拓跋真的話中意味變了,有一瞬間,李未央幾乎以為他不是在說她,而是在說他自己。
     
      因為拓跋真出身低賤,所以他一直被其他人看不起。正因為如此,他的野心潛藏的比尋常人更深,他不是不仇恨的,只不過,他將仇恨化為向上的動力,一步步地往上爬,從一個被人奚落的皇子變成高高在上的皇帝,現在看來,他正在試圖用這套理論來勸說李未央,不,或者說是讓李未央站到他那邊去。
     
      “未央,現在的你已經得到尋常人難以得到的名譽地位,父皇和太后都待你青眼有加,你已經做到這樣了,那為什么非要畫蛇添足?”
     
      他一步步誘導著,李未央望著他,突然笑了笑。
     
      “殿下,你突然對我這么有耐心……”她抬起頭看向他,“真讓我受寵若驚。那么,依你看,我又該怎么做呢?”
     
      拓跋真英俊的面孔染上一層輕松的神色,他以為李未央已經被說動了,或者說,他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若我是你,就會想方設法和眾人交好,借著機會往上爬,讓陛下和太后越來越喜歡你、寵愛你,將來謀求更高更好的前程。未央,若是你愿意,我還可以請求父皇,讓你變成我的側妃——”
     
      側妃?
     
      哈哈哈哈,原來他在這里等著她。李未央冷冷地笑了,前世今生都一樣,這個男人前生為了爭取李蕭然的支持和蔣家的兵權才來求娶李長樂,誰知被塞了個庶女頂包,他明明非常不滿卻若無其事,利用自己和李家維持著表面上的平衡,并成功獲得皇帝的青睞、一步步構陷其他皇子最后成功登位,登位后為了一雪前恥,毫不猶豫將自己打入冷宮封了李長樂為皇后。而現在,他卻來向自己求親。這個男人,行為模式看起來是矛盾的,其實并沒有什么奇怪的,他的一切不過是按照一個邏輯,誰對他有利,誰對他有利用價值,誰就能留在他的身邊。
     
      側妃?她可沒興趣再做一次踏腳石,拓跋真骨子里是看不起自己庶出的身份的,他原本打算求娶的,是李家的掌上明珠,傾國傾城的李長樂。
     
      拓跋真俊美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憐惜溫柔的神情:“從古至今,男人得到權勢的方法多種多樣,女子卻只能依附夫君。你知道,我的出身并不高,甚至可以說和你是同病相憐,我也有恨的人,可是我并沒有像你現在這樣自暴自棄、四處樹敵。你若是相信我,我至少可以幫助你。”
     
      “三殿下,你有沒有挨過打。”
     
      拓跋真微微一怔。
     
      “你有沒有餓到去豬圈里和豬搶吃的?”
     
      “你有沒有被人騎在地上,像狗一樣到處爬,就因為別人缺玩具了……”
     
      “三殿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恨,什么叫痛苦?”
     
      李未央突然恥笑了一聲。
     
      拓跋真看著他,沒有說話。
     
      “你說你知道恨的滋味?你有什么可怨恨的?你錦衣華服、前呼后擁,所謂的委屈,不過是身份不夠高,被別人白眼或者說了幾句羞辱的話罷了,我們不是一類人。”李未央冷冷一笑,“我已經說過,永遠也不會是一類人。所以這些話,三殿下,可以不必再說了。”
     
      冥頑不靈,拓跋真冷冷一笑沒有說話。
     
      機會他給過她了,若不是她還有利用價值,他才不會和她在寒風里說這么久。拓跋真紅潤而富有棱角的唇邊彎出了一絲冷酷的微笑道:“即便如此,那便隨你了。”說到這里的時候他的臉上忽然帶了少許異樣的神情,更是在最后一句話上加了重音。
     
      說完,他甩袖大步離去,李未央看著他的背影,冷笑了一聲。
     
      不遠處,李敏德一直看著這一幕,他緊緊握起了拳頭。若非為他,三姐何須與這些人來往,分明是與虎謀皮。
     
      他眼里出現了一種冰封般銳利的光芒,仿佛一柄雪亮的寒刀。
     
      那個世界,不是他能進去的,至少現在的他不行,縱然有未央也不行,這給了他很大的刺激。
     
      三姐身邊有太多的人,雖然知道她與那個人之間的關系與情愛無關,但那兩個人之間,仿佛有他無法掌控的聯系,若是三姐真的不在意拓跋真,為什么她總是對他流露出淡淡的厭惡和憎恨呢……
     
      他低下頭,或許是他自己太自私了,三姐和自己并無血緣的牽絆,除了對三夫人的承諾,她沒有必要這樣護著他,為他擔心。可是他——竟然偏執自私的想將李未央的關心和眼神完全占有。
     
      從沒有一個人,會為了他這樣擔心,擋在他的面前保護他。
     
      只是三姐的世界,實在是有太多的顧忌、太多的閑雜人等,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讓李未央心中,只有他一個人。
     
      自從花園一事后,李長樂等人碰到李未央,無一不是繞著走,生怕不小心碰掉了她頭上的釵環,碰壞了她手上的玉鐲戒指,那模樣,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李未央看在眼里,并不在意,她知道,真正要對自己動手的大夫人,現在還沒有動靜呢。
     
      春節過了不久,就是三月了。
     
      春暖花開的時候,宴會是最多的,各家各戶都發來了帖子。老夫人斟酌了很久,終于決定帶著李未央出去見人。
     
      老夫人平日里不出門,能請得動她的帖子,必定是來自皇家的,這一次的邀請,是來自于陛下的永寧公主。說起這位永寧公主,是皇帝一位地位低下的惠嬪所生,惠嬪因為難產而亡,永寧公主便被帶到皇后那里交給她撫養,皇后只有太子一個兒子,便認真地撫養大了永寧公主,說起來,這位公主比太子還要大四歲。等她到了十五歲,皇帝便命令禮部替她擇婿。但是因為前朝發生過駙馬反叛的事情,所以本朝公主出嫁,有一條規矩是要遵守的,就是駙馬將來不可以入朝為官,而所謂的駙馬也不過是做一個領干俸的虛職。再加上公主是金枝玉葉,不小心磕著碰著誰都擔待不起,這樣一來,真正的世家大族、衣冠世胄,有文武雙全的好兒子的,誰都不愿與皇家結親。可皇帝看中了誰,誰就得做駙馬,不是你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
     
      等到了永寧公主的時候,皇宮里剛透了消息出來,所有豪門貴族之家立刻找一切法子給自家適齡的兒子娶了妻子,尤其是當時的應國公周家,一下子四個兒子全都訂下了婚事,這讓原本預備從周家挑一個出來的皇帝大為光火。皇后親自把周國公夫人招進宮去,硬生生逼著她挑出一個文武雙全的兒子來婚配。應國公府不敢違抗,又實在舍不得自己一房四個文武雙全的兒子,便陽奉陰違地舉薦了應國公府二房的嫡長子周明昌為駙馬。皇帝召見了周明昌,見他果然一表人才很是滿意,便又派了當時身邊最寵幸的太監總管去調查這位周公子,這個太監總管卻是個貪心的人,在收受了巨額賄賂之后,他自然好一陣吹捧。
     
      永寧公主風風光光地嫁過去,本來是件好事,可是這個周明昌卻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好,他從小就心胸狹窄,又患有癆病,因為當上駙馬,仕途無望,本就郁卒得很,又被家中堂兄弟們嘲諷了一番,更是雪上加霜。婚禮上,情緒激動又勞累過度的周明昌就當眾吐了血。婚后不久,永平公主發現了真相,大為惱怒,周明昌做賊心虛,更是一病不起,成婚不過半年,就此一命歸西了。事已至此,一切就都瞞不住了,皇帝將應國公府全部發配流放,殺了收賄賂的太監,重新修建了公主府,讓永平公主居住。
     
      高貴的公主流著皇帝的血脈,雖然不用為臣子駙馬殉節,但是也無心再嫁人,只能守著富麗堂皇卻冷冰冰的公主府度日。時間一長,她自然覺得無聊煩悶,便經常在公主府里舉辦宴會,招待京都里的貴族們,聊以排遣寂寞。
     
      馬車里,老夫人敘敘地說著這些舊事,李未央表面上認真地聽著,實際上,她的心思早已飛出去了很遠。
     
      旁人知道的,不過是表面。皇家,永遠不會做愚蠢的事情。當初應國公因為是先帝的開國功臣,再加上他四個兒子都占據了朝中重職,其中一個還握著兩萬兵權,漸漸地就開始囂張跋扈起來,對皇帝也沒那么恭敬和忠誠了,皇帝要除掉周家,偏偏等了兩年都等不到好的理由,有什么理由比得上欺君罔上更名正言順呢?永寧公主,或許只是皇家的一個棋子。因為這樁婚姻,她賠上了自己的一生,但這樣一來,她為皇家做的貢獻,也算是很大了。
     
      “永平公主真是可憐啊,怎么會嫁給這樣一個男人。”老夫人搖頭嘆息。
     
      李未央笑了笑,沒有說話。她知道其實永平公主和前駙馬十分恩愛,駙馬雖然身體不好,但詩文風流,琴棋書畫皆十分精通,更加上性情溫柔敦厚,與公主是一對形影不離的伉儷。那些所謂的什么心胸狹窄、嫉賢妒能,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后來駙馬的死,李未央當年曾經聽皇后偶然失言,其實并非是癆病……
     
      “是啊,公主真是太可憐了。”李未央點了點頭,算是回應老夫人的話。
     
      “正因為如此,陛下如今才這樣厚待公主啊,前兩天又把農業寺的五千畝低田給公主做了別院,待會兒你去了,可要好好和公主說話,讓她喜歡你,能成為公主府的常客,你才能被其他人所接受。”
     
      李未央點頭,心里想到的卻是別的事。
     
      “老夫人,這次的帖子——”
     
      老夫人慢慢笑了:“你大姐正在思過,自然是不能帶她來的。”
     
      李未央也笑了,美麗的眸子帶著一絲淡淡的諷刺,李長樂因為救災五策的事情受到太多的非議,現在最需要在各大場合露面,在眾人面前洗刷不好的印象。今天公主宴會,來的都是達官貴人,大夫人怎么肯錯過這樣珍貴的機會。
     
      她們母女絕對不會甘心被人阻攔,所以,老夫人恐怕失算了。
     
      李敏德靜靜望著她們,一直沒有說話。今天老夫人本不想帶他來,可是三姐卻說,三夫人去世之后,他總是郁郁寡歡,悶悶不樂的,請求老夫人帶他出來散散心,可是他卻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三姐不放心把他一個人丟在李家。
     
      難道說,他已經柔弱到一切都需要三姐保護的地步了嗎?李敏德垂下長長的睫毛,眸色復雜。也許,他該讓三姐知道,他并不像她想得那么弱小,有的時候他隱忍,不過是不想鋒芒太露。
     
      公主府坐落于京都之南,占地約百畝,李未央乘著馬車一路進去,掀開車簾,只看到一路上林木蔥蘢,花草繁茂,樓閣參差,亭臺掩映,公主府里,仿佛容納了整個春天。
     
      在第一道園門前,馬車終于停下,李未央扶著老夫人下了馬車,然而,一眼便看見大夫人的馬車。而本該在家中靜思己過的李長樂,卻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大夫人的身邊,與旁邊的貴婦人寒暄。
     
      老夫人的笑容,一瞬間僵在了臉上。
     
      果然來了!李未央縮在袖中的手慢慢握緊,竭力不讓自己流露出太多興奮的情緒,輕輕托了托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才反應過來,瞬間黑了臉:“長樂不是還生著病嗎,怎么跑出來了。”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此行,必然是得到父親允許的。”
     
      老夫人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李蕭然行事謹慎,聰明穩妥,偏偏對這個女兒過于寵愛,本朝男女之防不大,更何況這種場合,往往是貴族男女之間變相的相親宴,照這樣子看,那件事——他還沒有徹底死心。
     
      李長樂注意到了什么,抬眸向這邊望過來,正好與李未央的眼神對視。
     
      陽光淡淡的照在李未央身上,依舊是素衣勝雪,宛轉蛾眉,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淡淡的冷清。無論什么時候看見她,她都是這副沒所謂的模樣,卻偏偏心思奇巧,手段毒辣,李長樂情不自禁地,握緊了拳頭,臉上卻綻放了春花般的笑容:“三妹。”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
     
      老夫人冷哼一聲,道:“真是不知羞恥。”
     
      李長樂的臉色頓變,笑容像張面具,從額頭裂出一道縫隙,最后擴延到全部,哐啷碎開。
     
      她沒想到,經過巫蠱一事,老夫人竟然對她憎惡到了這個地步。
     
      老夫人望著她陡變的神情,冷冷一笑,卻也沒多說什么,揮了揮手,示意大夫人等人跟在自己身后。既然來了,就不能當眾趕回去,只是,心里極為不痛快罷了。
     
      大夫人松了一口氣,她就知道,老夫人雖然如今很不喜歡長樂,可她們畢竟都是李家的人,在眾人面前,老夫人是不會給她們難堪的。當即向李長樂微笑了一下,道:“進去吧。”
     
      李長樂歡喜起來,輕移蓮步跟在大夫人的身邊,當然,一路上還是引來無數人側目。李長樂的艷名早就傳遍皇室民間,不少人也曾見過她,但每見她一次,都會如初見時那樣驚若天人。如今她只是隨隨便便地站在那里,便把整個花園都照亮了。只是人們卻也同時注意到了李丞相的三小姐李未央,她以一介庶女的身份被皇帝冊封為安平縣主,就是一件足夠令人驚奇的事情了,如今丞相府的老夫人又將她特地帶來這樣的宴會,重視她的意味不說也很明顯。
     
      魏國夫人和高敏早已到了,看見大夫人連忙過來打招呼,對李未央卻是完全的視而不見。李未央也不在意,目光投向整個宴席。這次的宴席正是擺放在露天的花園里,花園里的鮮花一簇簇,一枝枝,艷態嬌姿,繁花麗色,仿若胭脂萬點,占盡春風。花園的中間鋪了塊極大的地毯,毯上繡著芙蓉圖騰和祥云花紋,除了北首的主席之外,東西各放數張客席,顯然是留給客人們坐的。再看西邊的客席上坐滿了貴夫人和小姐們,東邊的客席上,竟然順序坐著三皇子拓跋真,五皇子拓跋睿,七皇子拓跋玉,還有一個剛滿十一歲的八皇子拓跋聰。
     
      拓跋真坐在東邊第一個客席上,一襲青色繡錦華服,面容英挺,極為引人注目。而拓跋玉則坐在東邊第三個客席之上,戴著高高的玉冠,穿一襲縷有銀絲的白袍,白袍散發出玉一樣的光澤,令得他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光芒耀眼。兩個人的座位離得不遠,不時笑談幾句,看他們仿佛民間的好兄弟一樣,笑著坐在一起飲酒交談,李未央有一種自己在做夢的錯覺。
     
      拓跋真的目光,突然投遞了過來,一眼看見艷光奪目的李長樂,隨后,不自覺地落在了一身顏色素淡藍裙的李未央身上。
     
      丞相府的三夫人剛剛去世,雖然是嬸母,出于尊重,李長樂也不該穿這么鮮艷的衣服,相比之下,李未央就要聰明謹慎的多。說真的,拓跋真如今,對李長樂十分的失望。鋒芒太露不夠聰明,更加不夠隱忍,這樣的女人,真的配站在自己的身邊嗎?她對自己的幫助又能有多大呢?
     
      而旁邊的五皇子在看見李長樂的時候,眼睛就再也轉不開了,原先他心里盤算的是,找機會向母妃稟明自己的心意,然后讓父皇將李長樂賜給自己。可是母妃卻告訴他,父皇最近對李長樂惱火的很,這個時候不適合提這些,所以他才必須勉強按捺住。
     
      拓跋玉也注意到了李未央,原先在他的眼里,這個小丫頭是個很聰明的人,卻也狡黠,如同狐貍一般。可是此刻看到她妝容整齊,面帶微笑,更顯得鬢發如墨,肌膚似玉,和尋常的大家閨秀無異,他幾乎要懷疑,自己曾經見過的那個在鄉間撒潑害人的小丫頭,與她根本不是一個人。
     
      李未央站在老夫人身邊,睫毛低垂,在臉上投遞下一片陰影,嘴角的笑容恰到好處,與高調而張揚的李長樂相比,她顯得十分溫柔可親,而且平易近人。
     
      “三姐,我去男賓席。”李敏德遠遠看了一眼,見到自己的堂兄李敏峰早已經到了,正在和人寒暄,盡管他十分厭惡這個人,卻也知道自己必須和他坐在一起。
     
      李未央對著他笑了笑,道:“去吧。”
     
      不把敏德一個人留在李家,不光光是為了保護他,還是為了讓他少一點時間胡思亂想。
     
      正想到這里,只聽婢女遠遠道:“永寧公主駕到——”
     
      李未央頓時微笑起來,轉頭望去,只見長長的回廊那頭,一個女子在婢女們的擁簇下裊裊而來。她梳著高高的發髻,別著十對對插彩云簪,儀容端麗,衣著豪奢,正是永寧公主。可是李未央卻在心底輕輕嘆了一口氣。永寧公主如今不過雙十年紀,卻顯得十分憔悴。本該紅潤緊繃的臉孔在濃重的胭脂下顯現出了一點灰白,皮膚也浮腫松弛,眉梢眼角竟然都是疲憊厭倦。當然最糟糕的還是她那雙眼睛。黑沉沉的,就像在木頭上挖了兩個洞,如果不是眼珠偶爾地轉動幾下,簡直不像個活人。雖然滿頭珠翠,遍體綾羅,仍然無法掩飾身上的頹敗之氣,給人的感覺簡直像是毫無生氣的感覺。
     
      跟李未央印象里的公主,是一模一樣的。
     
      永寧公主由身旁一位高挑秀麗的女官攙扶著,入了席,在座的幾位皇子紛紛站起來行禮,這位皇姐,一向是父皇母后的心頭痛,對她最是愛重有加的,他們誰都不敢怠慢。
     
      李未央看著公主微笑著向大家點頭,心中卻為她難過。這場宴會,壓根不是她要舉辦的吧,只怕是出自皇帝皇后的示意,他們利用了這個女兒,心中存著無比的愧疚,所以想要從別的方式上給予她足夠的尊榮,每過三月必定舉辦一場宴會,好讓人知道永寧公主被厚待被尊重,可是這樣一來,卻無疑是在永寧的心里再捅上一刀。
     
      宴會如常舉行。
     
      酒至半酣的時候,永寧公主道:“今日的宴會,多謝各位的賞光,父皇早前賜給我一位樂師,琴藝高超,就請她為大家奏上一曲吧。”
     
      這時候,眾人就看見一個少女一身粉衣,膚白勝雪,款款地走上來,她恭敬地朝貴人們施了一禮,就開始低頭彈奏。她的琴音十分的美妙,像游龍一樣緩緩流出,蜿蜒盤旋,仿佛變成了繚繞旋轉的音符,舞了一圈之后又緩緩浸入大家的身體,讓人沒辦法不動容……
     
      曲子結束好久,眾人才如夢初醒,回味剛才,簡直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皇姐的這位樂師,的確是琴技高超啊!”拓跋真撫掌稱贊道。
     
      永平公主笑了笑,笑容里卻透著一絲冷淡。
     
      天真的八皇子拓跋真生得粉雕玉琢、十分可愛:“皇姐,讓她再彈奏一曲吧!”
     
      永平公主點了點頭,樂師把手指移到琴邊,頓時又有美妙的琴聲緩緩流出。這次的琴聲非常的婉轉、溫柔,變幻成叫人無法捉摸的情絲,在空中輕盈流轉,若有若無,卻又牢牢地勾住每個人的耳朵,在他們的心上輕撫緩觸。
     
      李未央注意到,從始至終,永平公主的臉上都沒有什么表情,甚至于,她連一絲輕松喜悅的神情都沒有。
     
      一曲終了,眾人紛紛鼓掌。
     
      拓跋睿勾起唇畔,道:“今日春光正好,在座的小姐們都精通樂器,不如請她們為大家演奏一二?”
     
      永平公主神情淡淡的:“是么,不知諸位小姐們可否愿意?”
     
      在座的名門千金們對視一眼,都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若是大家閨秀拋頭露面當然很不好,但是這種場合——那就是變相的相親宴會啊,不要說各大豪門的公子,就連皇子們都在座,若是能夠得到他們的青睞,那就是躍上枝頭了,更何況,這種千載難逢的揚名機會,錯過一次可就再也沒有了!
     
      只有李未央,看著笑容中帶了一絲惡意的拓跋睿,淡淡笑了笑。這位五皇子啊,這么做自然不會是平白無故的。他是看準了李長樂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一定會大放異彩,借機會在公主和眾人面前扭轉頹敗的形象,而自己則是在鄉間長大,于這些大家閨秀的技藝上十分遜色,更不能隨便拿出來,否則就是貽笑大方了。要知道,這些千金小姐的技藝都是刻苦學習多年了,自己到京都不過短短數月,又怎么可能一躍千里呢?
     
      這話——其實是沒錯的。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李未央都不精通這些。也許就是這樣,才會被拓跋真所厭棄吧,她低下頭,輕輕地笑了。
     
      拓跋玉看著這一幕,唇畔勾起一絲有趣味的笑容,他也看得出來,這回拓跋睿擺明是要讓這位新上任的縣主難堪,就不知道這個少女要如何應對了。
     
      遠處的李敏德望著,緊緊皺起了眉頭。
     
      這些人,明明沒有招惹他們,他們卻還是前仆后繼地來找麻煩。
     
      五皇子拓跋睿對著李長樂討好的笑了笑,李長樂回報以略帶感激的微笑,拓拔睿立刻覺得自己的決定無比英明。
     
      李長樂當然高興了,甚至可以說是興奮的,今天母親本來就是讓她在宴會上大放異彩的,她怎么能放過這樣的機會!而李未央,今天注定要成為眾人的笑話,堂堂的一個縣主,竟然拿不出一個像樣的才藝,真真是丟人現眼!想到這里,她的微笑顯得更加得意。
     
      魏國夫人的女兒高敏吹了一曲笛子,禮部侍郎的千金王小姐美妙的洞簫引來了蝴蝶,吏部尚書閨秀李小姐的水袖舞讓人目不轉睛,周將軍的孫女一襲劍舞英姿颯爽,接連幾場表演下來,各有千秋、平分光華,往日這些小姐們是不會輕易拋頭露面的,這樣的機會當真是千載難逢,眾人紛紛拍手叫好。
     
      五皇子的目光落在光彩照人的李長樂身上:“輪到丞相府的大小姐了,請。”
     
      李長樂卻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拓跋真,卻發現他一臉溫柔地望著自己,頓時心頭一動,不自覺笑了笑,站了起來,道:“小女獻丑了。”
     
      眾人不禁好奇,十八般武器都被表演過了,不知道這位美貌過人的李小姐,又有什么獨特之處。
     
      李長樂拍了拍手,一旁的婢女送上來一架被紅色絲綢蒙著的物件。
     
      眾人的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這是什么東西?怎么還用紅色的絲綢蒙著呢?
     
      大夫人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尋常那些小姐們表演的東西,長樂又怎么會看得上!
     
      李未央看著看著,突然低下頭,掩住了唇畔不懷好意的笑容。大姐,這一回,可是你自尋死路喲。
     
      李長樂輕移蓮步,十指纖纖,親自掀開了紅綢,露出里面的東西。
     
      眾人都吃了一驚,只見一個樣子和箜篌很相似,然而卻又有所不同的樂器呈現在他們面前。這琴以核桃木薄板制成,琴箱下端鑲有蝴蝶形骨飾。角形曲木上端為凸螺旋形琴首,琴弦一端拴于下方橫木的弦鈕上,另一端系于曲形的背部。張有13弦,均為直徑相同的絲弦,在角形曲木兩側雕刻有對稱的鳳凰、云頭和花卉紋飾,看起來古樸而華美。
     
      “這是箜篌嗎?”高敏驚訝地挑高了眉頭。
     
      李長樂笑了笑,道:“不,這是鳳頭篌,是從遙遠的西域傳過來的。”
     
      一片驚嘆中,唯獨永寧公主的面色微微發白,一旁的女官欲言又止地望著李長樂,似乎想要提醒她什么,然而,李長樂卻沉浸在馬上就要大出風頭的喜悅中,什么都覺察不到。
     
      李未央唇畔的那絲微笑,李敏德卻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目光順勢落在那個樂器上,心中一瞬間明亮起來。
     
      李長樂坐下,左手托置,右手彈了一下弦。樂器立刻發出一聲渾厚深沉的低音,猶如古琴的鳴響。隨后她纖細的五指飛快的撥弄琴弦,泉水般圓潤的琴音飛瀉而出,琴音婉轉低沉,時而如高山流水,時而似黃鶯低鳴,素白的手指漸漸轉快,那明亮清脆的高音,好像古箏在“歌唱”,有時又發出流水淙淙的瑤琴音響。
     
      眾人只覺得,鳳頭篌的聲音好像是從透明的水上發出的,連水面也在微微的震動,清亮、浮泛、飄忽。
     
      五皇子贊嘆道:“這樂器當真難得,與古箏相比更清越空靈,溶溶如荷塘綠水之夜,泠泠似雪山清泉之聲啊!”他越聽越是陶醉,情緒似乎更加飽滿,眉毛不經意地一動一動,眼睛也在閃閃發亮,伸出一指輕輕地在幾上無聲地打著拍子,忽然拿出一根玉簫,和著鳳頭篌吹了起來。
     
      李未央捧起一杯茶,慢慢喝了一口,卻看到對面拓跋玉投來的饒有興趣的目光,便對他微微一笑。
     
      拓跋真認真聽著李長樂的曲子,只覺得兩種樂器相和之后音色達到了完美,兩道聲音婉轉糾纏,相依相偎,恍惚間融為一體,化作一個娉婷漫舞的仙子,在每個人的心頭翩翩舞過,讓人如履仙境,如登瓊臺。李長樂輕輕吟唱起來:
     
      一曲當年曾惜緣弱水岸,兩地相思非無凰醉花前
     
      三剪桃花隨流水空流轉,四時不見五更深滴漏斷
     
      六月風過脈脈卻輕寒,七弦難彈綠綺琴心難變
     
      八行誰書長相思勿相見,九重遠山十里亭月不滿
     
      明鏡應缺皎若云間月落華年,朱弦未斷五色凌素青玉案間
     
      朝露夜晞幾連環也從中折斷,芳時曾歇今日偷把舊日換
     
      她的歌喉婉轉動聽,唱的又是時下流行的曲子,美人美曲美樂,這場面的確是很震撼。
     
      大夫人得意地看著這一幕,她知道,從今天開始,李長樂即將洗刷惡名,重新獲得大家的稱贊。而李未央么,當然是自慚形穢、無地自容。
     
      然而一旁的拓跋玉卻大為好奇,不知道李未央為什么會露出這么奇異的笑容。他有一種預感,眼前這位正在出風頭的李長樂,恐怕要倒大霉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北京时时号码结果 快乐十分有没有计划 百人牛牛有规律吗 快三开奖助手安卓版 kk彩票下载 15选5胆拖计算器360 强制进入qq空间软件 七乐彩 河北快三彩票今日开奖结果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三码中特 那个票网有极速时时 老时时18-12-11 福利彩票时时彩结果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