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花好月圓

    庶女有毒

    花好月圓


    李長樂恨意拳拳,如果此刻她手中有一把利劍,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刺穿拓跋真的心臟。
     
        不錯,她是背叛了自己的妹妹,搶走了她的丈夫,奪走了后位,堂而皇之地將一切占為己有。但那又怎么樣?她是大歷第一美人,所有的東西都應該是屬于她的,拓跋真原本要迎娶的人就是她,李
     
    未央不過是一個替代品而已。等道路暢通無阻的時候,她理所當然要給自己讓路。只不過李長樂沒有想到,在二十多年以后,自己的侄女竟然以同樣的手段試圖從她手中奪取權力,這是她無論如。何都
     
    不能容忍的,所以緋月必須死。
     
        本以為那個圖謀不軌的小賤人死去之后,拓跋真就會回到她的身邊,可萬萬沒想到一場大火把一切都給毀掉了。李長樂不甘心,非常不甘心,無論如何也不肯接受自己的命運就這樣為別人所操縱了
     
    ,所以她拼命地伸出手去,試圖抓住拓跋真的袍子一角:“你.….…不會成功的‘….…哈.….…”她的喉嚨里,發出古怪的響動,似乎在嘲笑,又似乎在警告。
     
        拓跋真當然知道李長樂在說什么,他太了解自己的這位皇后。年輕的時候,她可以依靠絕美的容貌和出眾的才情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等年紀大了以后,她學會依靠家族的支持來鞏固自己的后位。
     
    李丞相早已致仕,蔣國公也已經去世,但蔣家卻屹立不倒,甚至成為大歷的第一家族,手中牢牢掌控著軍隊。這是因為蔣家有出色的子弟,出色到他們可以支撐住這個日漸龐大的家族不受到任何權力爭
     
    奪的影響。但日子久了,再龐大的樹木也會有蛀蟲,沒有誰能長盛不衰.….…
     
        拓跋真微笑道:“放心吧,待會兒太子會來看望你的,希望你們母子相處愉快。”
     
        李長樂死死瞪著他,眼中充滿仇恨。她根本不相信拓跋真會讓太子來看望她,因為他會恐懼太子站在自己這一邊,共同控訴他這個無情無義的人。可拓跋真并未失言,很快她就見到了太子自己的親
     
    生兒子。
     
        欣喜若狂的李長樂緊緊握住拓跋夙的手,涕淚橫流:“你父皇.….…是他.….…是他放的火!”
     
        年輕的太子面上涌現出一陣不安,卻沒有表現出過多的驚訝和憤慨,可惜李長樂過于興奮,以至于她壓根沒有注意到對方這種奇特的情緒。
     
        “你立刻寫信.….…給蔣海他們,讓他們起兵.….…起兵救我!”李長樂拼命地說完,用力地咽下喉嚨里的一口血沫,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住眸子里的恨毒之色。她要報復,她要讓拓跋真知道失
     
    去一切的滋味!
     
        太子的手在顫抖,臉色也異常蒼白,在他的成長經歷中,拓跋真這個父皇過于強勢,而且疑心很重,從來不曾給予他足夠的信任和幫助。當然,拓跋真對所有人都是如此,并不僅僅對他一人而已。
     
    尤其是近幾年來,拓跋真更是變得疑神疑鬼、動輒得咎,以至于太子在朝中不敢輕易地說話。此刻見到自己的親生母親變成這副模樣,拓跋夙涌起的第一個感覺似乎不是憤怒,而是恐懼。他緊張地看了
     
    一眼窗外和門口,似乎在擔心那里突然涌出可怕的禁衛,又擔心是否隔墻有耳。在這個宮中,他的太子之位越來越不穩當,他不能這樣冒險。
     
        尤其,這一次的探訪,是皇帝親口命令他這樣做的。盡管他從心底里同情自己的母親,卻沒有足夠的能力和勇氣去幫助她。所以,他只是囁嚅著:“母后,您好好養傷,其他的都不要想了,尤其不
     
    要再說那些謀逆的話,若是被人聽見,連我都會被拖累.….…”
     
        李長樂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她沒想到在看到自己落入這種慘狀之后,他竟然還能說出這種話,難道他看不到皇帝是如何迫害她的么?拓跋真就是要讓她活著飽受折磨,所以既不讓人照料她,也
     
    不肯給她召御醫,任由她被燒傷的地方一點點潰爛、流膿,這是一種殘酷的折磨,而她最寶貝的兒子現在卻勸說她好好養傷?荒謬!
     
        “在這種地方怎么養傷,你一定要去找蔣海,傳我的懿旨!”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恐懼到了極點的太子打斷了。太子猛然甩開了她的手,臉上表情簡直有點氣急敗壞的:“母后,你就不要再做白日夢了,你以為父皇是什么人,他會任由我們和外界通信嗎
     
    ?我實話告訴你,父皇已經對外宣稱你傷得很重,現在蔣家每個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但他們沒有絲毫動靜,這表示他們已經默許了一切的發生,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這是什么意思,蔣家每個人都知道,但他們對此保持沉默,為什么?難道他們不知道一個皇后對于蔣家的重要性嗎,他們竟然愚蠢地要舍棄她?不,這不可能,她才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
     
        看著李長樂神情不可置信,太子急躁地在殿內走了兩步,像是難以掩飾內心的焦躁不安,但很快他就豁出去一樣走到她面前,說出了真心話:“蔣家不再需要你了,蔣海的大女兒馬上就會成為我的
     
    太子妃,而且蔣家也從家族中選了四個年輕美貌的少女入宮,她們不能立刻取代你成為皇后,但陛下已經給了她們一席之地,其中有一個還被冊封為敏妃,父皇很寵愛她。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根本沒
     
    有必要跟陛下對著干,這對蔣氏家族是很不利的。雖然這些年他們在朝中風生水起,但還是有很多人在暗地里反對和嫉恨,蔣氏的仇人很多,他們需要陛下的庇護和支持。”
     
        “不,我不信,我絕對不信!”李長樂雙眉豎起,眼中怒火直噴,但同時她也意識到這一切是有可能的,不得不從心底里感到冰寒刺骨。
     
        “母后,你別忘記,由始至終你只是姓李的,蔣家不過是你的外祖,一旦他們有了更親近的人選,是必然會遺棄你的!”太子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的美夢。
     
        李長樂立刻意識到事情的關鍵,從前蔣家不遺余力地幫助她,是因為她的外祖母還在世,那位老夫人總是偏袒自己的心愛的外孫女,使得蔣家所有人都將李長樂奉為上賓。在蔣家暫且還沒有可以推
     
    出來的人選之時,李長樂就是最好的拉攏皇室的媒介。然而等他們找到了更適合的人選,或者直白的說等他們有了直系或者旁系的出色少女,他們的心思就會活絡起來。最重要的是,足以影響大局的老
     
    國公夫人已經去世,而蔣家這一代的掌權者對她這個皇后只是空余一些表面上的支持。
     
        她怎么這樣愚蠢,竟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許是拓跋真這么多年來的寵愛讓她忘記了自己隨時處于危機之中,也許是天生的優越感讓她以為世界是圍繞著自己轉動,以至于突然被舍棄了,對于她
     
    而言等同于晴天霹靂!
     
        太子見到李長樂臉色煞白,目光呆滯,心里仿佛有些害怕:“母后,我還要回去見父皇.….…”他一邊說著,一邊向后退去。
     
        李長樂沒想到最后連她的兒子都要離開,一時焦急起來,她慌忙想要抬起手,然而卻一下子跌了回去,渾身抖個不停,那模樣就像忽然被人抽走了魂魄一樣。
     
        太子飛快地跑了出去,絲毫也不顧及儲君的禮儀,簡直像是后面有什么甩不掉的妖魔一般。
     
        李長樂絕望地望著對方的背影,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成了孤家寡人。
     
        還有什么辦法可以扭轉乾坤,她絕對不愿意相信自己就這樣完了,不,她絕對不信‘….…于是她掙扎著,撐著自己爬起來,然而渾身的燒傷讓她難以動彈,但繼續這樣躺下去,她只能困死在這個
     
    宮殿里,而這就是她丈夫的真正目的,他要她就這么眼睜睜看著自己在床上腐爛,她必須想方設法離開這里,李長樂終于站起身,一點點挪動著步子,幾乎是忍受著全身劇痛,好容易才勉強走出了宮殿
     
    的大門,只是她并不知道除了滿身都是燒傷外,她的頭發蓬亂,眼窩深陷,眼下是青色的陰影,左邊臉嚴重燒傷,看起來十足駭人。她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厲聲呵斥殿外的那些宮女太監:“立刻送
     
    我去見陛下,聽見了沒有?”
     
        人們面面相覷,皇后傷成這個模樣竟然還到處跑,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可是沒有人敢阻止她,因為此刻的皇后看起來極其可怕。他們只能按照李長樂的吩咐準備了步輦,送她去皇帝的清心殿。一路
     
    等她趕過去,已經是中午了,太陽明晃晃在頭頂上掛著,她滿身都是汗,又累又怒。
     
        李長樂雖然傷痛得很,需人攙扶,但那股兇狠的氣勢支撐著她,一路勢如破竹地闖進去。
     
        高高的臺階上,太監先沖出來攔著:“娘娘,陛下沒有宣召您!”
     
        李長樂一把揮開了他:“滾!”
     
        然后,她突然瞧見一個皮膚如玉、眼眸如星的美人走了出來,衣裳雖然整齊,發髻卻是蓬松的,像是剛剛才梳妝好,卻偏偏帶了那么一絲慵懶的風情,叫人無論如何都轉不開眼睛。
     
        “敏兒見過娘娘。”敏妃略一停頓,紅潤的櫻桃小口輕輕上挑,含著似是而非的笑,動作行云流水,可見早已受到過專門的培養。
     
        好啊,蔣家人根本是早有預謀,一邊對著她吹捧呵護,一邊背地里準備好了合適人選。
     
        “娘娘不趕巧,陛下正在午睡,怕是不能讓您進去.….…”敏妃猶猶豫豫地說著,眼底卻含了一絲得意。
     
        李長樂面色枯敗,面頰燒傷,早已不像是傳言中的絕色佳人,此刻她搖搖欲墜,一臉怒容,這樣的皇后絕對當不久了.….…敏妃強忍著心中的微笑,面上顯得很恭敬。
     
        李長樂看著眼前取代自己的年輕女子,心里一陣陣抽痛。想當年自己容貌最盛之時,誰在她的面前不自慚形穢,眼前這個女子又算得了什么?然而美人遲暮,皇帝要換美貌的女子陪伴,這話說出去
     
    誰都會覺得理所當然,可李長樂卻不甘心,她像是當年的李未央一樣,一點都不甘心!一口氣暴喝出來:“蔣家送來這么一個狐媚子,竟然挑唆著陛下白日宣淫,是存什么心思?”說著她雙眉猛地立起
     
    ,喝令左右:“快把這賤人打死,免得她害陛下遺臭萬年!”
     
        然而沒有任何一個人動,所有人都驚駭地看著這一幕。李長樂氣得狠了,一把推開攙扶著她的宮女,撲上去就要揪住敏妃,想要用尖銳的指甲抓花對方美麗的面孔,然而敏妃年輕靈活,敏銳地閃開
     
    了,李長樂依舊不死心,充滿恨意地再度撲過去,敏妃眼底嘲諷之色閃過,身形猛然避開,李長樂撲了個空,只覺得整個人一腳踩下,下意識地尖叫了一聲。
     
        眾人眼睜睜看著皇后從高高的臺階上滾了下去.….…
     
        李長樂一刻不停地滾到底,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朦朧的光影中,她看到一個女子就站在院門外,穿了一件素雅的衣裙,皮膚雪花一般的白,眼睛漆黑,面頰卻泛著桃花般的紅潤。那一張臉.….…
     
    那一張臉李長樂絕對不會忘記
     
        李未央,竟然是她!
     
        只不過,李未央應該早已在冷宮里無望地死去,眼前這個女子卻年輕美麗,整個人散發著青春與活力。
     
        這不是少女時候的李未央,因為李長樂清晰記得那時候這個三妹是傾慕并且依賴著她的。
     
        也不是后位被奪時候的李未央,因為那時候的她對自己充滿了憎恨、怨毒,以至于冷宮中的怨氣遲遲都不肯散去,害得她經常半夜噩夢連連。
     
        陽光下的幻影,只是平靜地望著她,眼底既沒有愛,也沒有恨,只有平靜,像是早已預料到了她的結局。
     
        的確,她的結局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奪走別人心愛的丈夫,總有一日也得交出去。哈哈,報應,真是報應啊。
     
        以為今生再不得相見,誰知自己最后見到的人竟然還是她。李長樂伸出手,向著李未央的影子又哭又笑,說不清心底復雜的感覺是愧疚還是諷刺,終于一口痰沒能上來,再也沒辦法發出一句聲音,
     
    就這樣永遠地垂下了身體。然而,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前方莫名的虛空,死不瞑目。
     
        宮女匆忙進去稟報,太監們忙著收拾皇后的尸體,而敏妃十分困惑地看著不遠處:“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陽光下,李長樂剛剛盯著的方向根本是空無一人。
     
        李未央看著人們為李長樂草草準備了葬禮,因為她得罪了新寵敏妃,所以被皇帝命令披發塞糠下葬,并且還用桃木人封死了棺材,這是極為惡毒的詛咒,讓她永生永世無法再入輪回,只能在世上做
     
    不知名姓的孤魂野鬼。
     
        敏妃見到皇后死了,十分的高興,她耐心地等待著國喪過去,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陛下,后宮不可一日無主。”
     
        正在品酒的拓跋真停了酒杯,笑著望她:“敏兒,不要這樣不懂事,你應該明白自己的本分。”后宮不需要一個新的皇后,更加不需要一個出身蔣家的皇后。
     
        蔣敏兒面色一白:“陛下,您”
     
        拓跋真淡淡一笑,勾住她的肩膀摟進懷中:“皇后這個位置不好做,多少雙眼睛虎視眈眈地盯著,敏兒,你只是朕乖巧的小鳥,怎么能出去經歷風雨呢?”
     
        蔣敏兒心頭一跳,想起蔣海說過的那些話,依舊不死心地想要努力一把:“可是.….…可是陛下‘….…”
     
        “好了,什么都不要說了,就好好服侍朕,朕不會虧待你的。”他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蔣敏兒終于明白,拓跋真的心中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自己這個敏妃,她不過是用來平衡蔣家的棋子而已。咬了咬牙,她面上恢復了以往的恭順,只是繼續言笑晏晏地伺候拓跋真飲酒取樂,拓跋真今
     
    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在她的勸說下果真喝了許多酒。
     
        蔣敏兒知道拓跋真的心情為何這樣好,因為蔣海今日在朝中提出請陛下上山封禪,只有到最高的山去祭過天帝,他這個天子才算受命于天,萬民景仰。
     
        眼看著拓跋真醉眼朦朧,身體打晃,敏妃手指一轉,手中酒杯倏然向地上拋擲。砰地一聲,酒杯碎片飛濺。
     
        拓跋真莫名其妙望著她,隨即眼底迅速浮現出警惕:“你干什么?”
     
        這一句話說完,敏妃已經退到了一邊,大批的鐵甲武士涌了進來。這些人都是拓跋真身邊的禁衛軍,可現在他們的統領卻是一身戎裝的蔣海。蔣海冷笑道:“陛下,您做錯了決定。”
     
        拓跋真一下子清醒了,他的面孔冷沉下來:“原來將軍一直虎視眈眈,怎么,你對朕的龍椅也這樣感興趣么?”
     
        “蔣家有五十萬兵權,如今連城中十萬禁軍的控制權也已經握在我們手中,宮中的護衛一半都已經歸順,陛下,你手中還有什么底牌?”蔣海氣定神閑地道。
     
        拓跋真笑了:“事情不能說的那么絕對,將軍可以出去看看。”
     
        蔣海一愣,隨即將信將疑地向殿外望去,外面本是黑漆漆的一片,剎那間亮起成百上千的火把,將籠罩在黑暗里的廣場照得亮如白晝,殿內原本手持利劍的人也把武器瞬間調轉了方向.….…蔣海
     
    的一顆心沉了下去。
     
        “將軍,其實你穩重有余,開拓不足,并不適合做皇帝。蔣洋性格陰沉,不夠魄力。蔣華倒是個人才,可惜氣量太過狹窄,朕的太醫也救不了咳血之癥。至于蔣南么,為將尚好,卻驕傲自矜,任性
     
    妄為。朕早已經料準了,你們蔣家出不了皇帝,沒想到你們卻沒有自知之明!”
     
        蔣海想不到多年來的部署只是落入拓跋真的一場陷阱,他不由冷笑:“陛下不要高興得太早,我三弟四弟馬上就會兵臨城下,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拓跋真不屑與他爭辯,他也知道接下來還有一場惡戰,但這場戰爭他等了很久,準備了很久,很快就能將這塊頑疾清理干凈。于是,他揮了揮手,禁軍上前將蔣海押了下去。
     
        太子從殿外匆匆而入:“父皇,兒臣救駕來遲了!”
     
        吩咐所有人都退下去,拓跋真笑著親自攙扶起他:“起來吧,多虧你向朕告密,才能確認他們起事的日子。”
     
        太子臉上滿是誠懇:“能為父皇盡心盡力,兒臣萬死不辭。”
     
        拓跋真由衷感到一種欣慰,他的手用力地在太子肩膀上拍了拍,正要說什么,卻猛然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太子,他的兒子卻驚呼一聲:“父皇,您怎么了?”
     
        拓跋真仰天倒在地上,胸口插著一柄短劍,血水汩汩地向外冒。
     
        他的眼睛,死死地看著眼前的兒子。
     
        太子卻抽出腰間長劍,一劍刺死了剛才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如今看到一切正要外逃的敏妃。然后他大聲宣布:“你這賤人竟然敢謀殺父皇,罪該萬死!”接著,他回過頭來,陰冷地看著拓跋真,
     
    “父皇,兒臣沒料到那賤人居然如此大膽,請父皇恕罪”
     
        他的眼睛,帶著狡詐、陰狠、刻毒,還有蓬勃的野心。
     
        拓跋真充滿驚訝地瞪視著自己的兒子,是了,他一直看低了這個小畜生。他的兒子,怎么會是善良之輩,他分明是借機會謀取自己的信任,既除掉了蔣家,又除掉了自己這個礙事的皇帝,好,很好
     
    ,青出于藍。只可惜,他突然詭異地笑了起來:“你以為這樣就能坐穩江山,你還太嫩,蔣家不會這樣輕易打倒”
     
        他本想說沒有自己太子壓根坐不穩江山,然而,不等他說完太子已經快步上來,染著鮮血的長劍在他身上連砍數十劍,直到他鮮血淋漓、身首異處為止也不肯罷手。
     
        太子心底的怨毒,此刻一瞬間全部爆發出來,最后拓跋真被砍成肉泥他還覺得不解恨.….…
     
        夫妻,君臣,父子,一個個都變成這個樣子,這一切都是拓跋真自己種下的惡果。
     
        李未央看到了殿內發生的一切,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一下子猛然驚醒,額頭上冷汗涔涔,卻突然被人騰空抱了起來。
     
        元烈輕輕將她放在床上,柔聲道:“怎么睡著了?”
     
        李未央鎮定下來,只是笑了笑,眼波溫柔:“不過做了一個夢。”
     
        “是好夢,還是惡夢,夢里有我嗎?”元烈順勢將她摟在懷里,好奇地問道。
     
        “不好也不壞。”她斜睨他,眼眸頗為好笑,“怎么連做夢都不消停,非得有你才行?”
     
        元烈小聲嘀咕:“明明你自己答應的,以后到哪里都跟我一起啊,做夢當然也要夢見我!”
     
        他一邊說著,灼熱的氣息呼在她的頸項,她只覺得很癢癢,原本肅然的心情也被他逗樂了。
     
        元烈得寸進尺地蹭蹭蹭,她肌膚的幽香始終在鼻端縈繞,讓他隱隱歡喜。手便也不規矩地在她的耳垂捻啊捻,讓她略微發涼的身體隨著他掌心的摩挲一寸寸點燃。
     
        她捉住他的手,低聲道:“明天你還要上朝,不早點睡會起不來.….…”
     
        明明呼吸都亂了,分明就是強作鎮定。
     
        他很滿意她的反應,卻纏得更緊,聲音帶著撒嬌:“這么冷的天,不抱住你睡會很冷的。”
     
        冷才怪,身體跟火爐一樣。
     
        他的手已經滑進了她的內衫,她的呼吸急促起來,身子微顫。
     
        “到底剛才夢到了什么.….…”元烈笑嘻嘻地湊上來,咬住她的臉頰輕輕吮吸。
     
        他的吻如春風一般溫暖,引起她身子一陣酥麻,她微微含笑,只見到他的黑發垂在耳側,眼眸晶亮,更襯得肌膚如玉,面容俊美無雙,不由低聲道:“你猜猜呢?”
     
        他頓住,似有些困惑,隨后卻笑了,低頭輕輕吻了吻她的鬢角:“沒關系,不管你剛才夢到了什么,以后一定都會是美夢。”
     
        她沉默了片刻,隨即彎起嘴角,輕輕嗯了一聲。
     
        的確,從此沒有心結,以后她的人生一定都會是美夢。
     
        明亮的月光照進來,將鸞帳內的一雙影子拉得很長很長,相依相偎,纏綿入骨。
     
        惟愿此刻,地久天長。
     
        ------題外話------
     
        我覺得這是番外最好的部分,每個人都必須有最適合他的結局,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2019财富赢家七星彩图报 球探比分网 赛车pk拾免费软件 快三绝密公式算单双 时时彩论坛 八大胜游戏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福彩3d位选投注金额表 重庆时时全天实时个位计划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 排列三万能二码 北京pk10软件免费官网 时时彩怎么压容易赢 21点手机游戏 g高博国际娱乐官网 打百人牛牛怎么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