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88 以命為注

    庶女有毒

    288 以命為注


        人都是這樣,越是禁止他們說得越是起勁。太子聽到了這樣的話,面色一陣陣難看,他此刻恨不得將那嬴楚抓過來碎尸萬段,可是他又能如何,只能強自咽下不滿,裝作什么也沒有聽見,若無其事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高高坐在上頭的裴后并沒有注意到這一幕,她只是隱約看見人群之間似乎起了一陣騷動,眼中掃過去卻又恢復了一片平靜,其他的就什么也看不出來了。

        王子衿這邊卻是敏銳地注意到了,她低聲一笑:“原來是這樣,嘉兒你的心思還真是復雜,只是……這一幅畫卷你又是如何送到嬴楚手中的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這其實并沒有什么難的,嬴楚對于裴后的心思從未改變過,他如此深愛這個女人,卻又苦苦壓抑著,不能向眾人顯露,心中定然是痛苦萬分。恰在這個時候他向天下廣招一流的畫師想要畫出觀音相,所以我就借著這個機會找了一個市井畫師,將這副畫呈了上去。”

        王子衿輕輕一嘆:“你是賭定了他的心思,知道他一定會這么做,既然如此那藥是……”

        李未央淡淡地道:“若是沒有這種藥,嬴楚為什么匆忙離去?我之前已經吩咐春風將藥效稍微改了改,得畫人若是日夜撫摸、心愛不已,那只會加重他的藥性,神智越發混亂。”

        王子衿咬牙道:“既知如此,咱們還不如下些毒藥更為方便。”

        李未央微微一笑:“嬴楚精通的便是毒物,他不會那么輕易上當的,相反似這種不容易琢磨的**成功的機率反倒更大一些。更何況他深愛那個女人,無論如何都不舍得丟掉這畫像,雖然知道畫中有問題,他也還是會帶在身上。”

        聽到這句話,王子衿不禁就是一愣:“你是說嬴楚已然猜到這畫有問題?”

        李未央輕輕一嘆:“難道你沒有看到他剛才的神情嗎?我猜他應該是知道。”

        阿麗公主納悶地道:“他既然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

        王子衿卻已然明白過來,她不由震驚:“我明白了!贏楚對裴后還真是用情很深,若非如此他也不會用這樣的方法去試探對方……明明知道對方根本就不在意他還是要賭這一把,這個男人真是叫人想不通透。”說到這里,她主動舉起酒杯與李未央輕輕碰了碰,才開口道:“能夠將他的每一分心思算計的如此準確,嘉兒你也不是普通的人,我現在很慶幸。”

        李未央揚眉看她,似乎在問她慶幸些什么,只聽見王子衿繼續說道:“我很慶幸,我是你的朋友而不是敵人,否則現在倒霉的就是我了!”

        李未央失笑,笑容之中卻沒有什么得意,她慢慢地道:“我是下了餌,只是魚會不會上鉤還要看裴后怎么做。”

        王子衿蹙起眉頭,遙遙地看了那高位上的裴皇后一眼,笑容變得更深了。

        宴會散去之后,皇后回到宮中,太子已然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裴后冷聲地道:“你這是做什么?”

        太子眉目都在顫抖,顯然憤怒到了極點:“母后,剛才您是沒有看見,從嬴楚的懷中竟然掉出了你的畫像!人要是做了虧心事,多少還避著點人,可他倒好!生怕別人不知道一樣,竟將那畫像揣在自己身上,如今一下子眾人皆知,您沒瞧見剛才所有人的眼神都變了嗎?他們在議論您和嬴楚之間的關系,母后難道就一點不在意嗎?”

        裴后略有一絲震驚地看著太子,她沒有想到在剛才的宴會之上竟然會有這樣的插曲,心頭略過一絲冰冷。但她很快鎮定了下來,看著太子道:“你已經長大了,應該知道什么時候需要保持鎮定,越是這種時機越是不能慌神。他們知道又如何?嬴楚對我的心思難道我不知道嗎?我都不曾說什么,誰又敢多言?”

        太子忍不住咬牙切齒:“母后,您是瘋了不成?嬴楚畢竟是臣子,他對您懷有傾慕之心還鬧得眾人皆知,再加上前些日子那些流言,咱們這皇后宮中成了什么?簡直成了一堆對皇帝、對國家都沒有絲毫用處的毒蟲!”他說到這里,已然是眼中帶怒,眉心發赤,憤怒到了巔峰。

        裴后看著他,略略地揉了揉眉心,這才開口道:“好了,我知道該怎么做的,你退下吧。”

        太子著急,連忙道:“母后,難道到了這個地步,您還不答應除掉嬴楚?”

        裴后猛然睜開眼睛,怒聲道:“這一切我自有定論,你出去吧!”

        太子看到裴后疾言厲色的模樣,渾身不由就是一震,多年來的畏懼重新回到他身上,驅散了他全部的勇氣,聲音一下子和緩了下來,跪倒在地鄭重地道:“母后,不管怎么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咱們**倆著想,嬴楚對你再怎么忠心耿耿,他畢竟是外人,自然會有私心。你好好想一想,自從他回到大都來,咱們**之間總是會起嫌隙,依我看他分明就是在故意挑撥離間!如今他又當眾給母后難堪,依兒臣看,不如趁著這個機會除掉他!這么多年,他已經為母后做了太多陰損的事……”他說到陰損兩個字的時候,卻發現裴后目光一凝,連忙又改了語氣道:“這些事情畢竟不怎么光彩,若是以后讓人知道,母后的清譽也要受到影響,母后,您不如就下定決心,徹底除了后患不好嗎?”

        太子心心念念,汲汲營營,就是要誅殺嬴楚。裴后太了解對方,但是有一句話他說的也沒錯,嬴楚的確是不該留在她的身邊了,縱然這個人非常能干,而且時刻知道她的心思,但這把刀已經用的很鈍了,一不小心反倒割傷自己,得不償失。如今更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對自己那份齷齪的心,一切終究是上不得臺面……裴后想到這里,輕輕一嘆道:“我明白了,你放心吧。”

        聽到這樣的話,太子才站起身來向外退去。走出門外的時候,恰好和嬴楚迎面相撞,太子眼中閃過一絲冷光,在黑暗里顯得格外陰森,他淡淡地道:“嬴大人,母后正在里面等著你,還是快去吧!”

        嬴楚聽見太子不陰不陽的聲音,心頭一顫,他是知道自己今天在宴上究竟闖了什么樣的大禍,可他也想知道裴后究竟會如何處置他,這關系到今后的決定,想到這里,他語氣平淡道:“不勞太子殿下費心!”說完,他已然快步地向里走去。

        “站住!”太子大聲地道,嬴楚站住了腳步卻不回頭。只聽見太子冷冷地道:“我希望以后再也不用看見你這個禍害了!”

        嬴楚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恐怕世事不會盡如人意。”

        聽到這里,太子還要怒斥于他,可是嬴楚已然推開殿門走了進去,太子冷哼一聲:“看你還能得意多久!”說完,一甩袖子轉身大步離去。

        皇后宮中,裴后突然抬起眼睛看了嬴楚一眼,惱怒地道:“你要請辭?”

        嬴楚緩緩抬起眼睛,淡淡地道:“是,微臣決心向娘娘請辭。”

        裴后看著他,似乎有些難以置信:“為什么?”

        嬴楚的神色十分平靜:“微臣今日闖下的禍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原諒的。縱然娘娘心中再大度,也會留下嫌隙,更何況我一直是娘娘的刀,若是刀用舊了,與其等到娘娘自己舍棄,不如我自行求去,還能留下一點顏面。”

        嬴楚的話讓裴后心頭一驚,隨后她反應過來,的確,贏楚太了解自己了,甚至直到自己下一步會怎么做,她不動聲色地冷笑一聲:“你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怕事?不過是一件小事,難道我就會趕你走不成?”

        嬴楚嘆了一口氣,認真地看著裴后道:“娘娘,嬴楚一輩子對您忠心耿耿,這么多年來我為你做了不少的事情。我知道娘娘如今已經厭倦了看我這個人,既然如此……與其讓娘娘越來越討厭,我不如自己離開,反倒要好得多。”

        聽他這樣說,裴后不由微微瞇起了眼睛,慢慢地道:“你是說真的?”

        嬴楚心頭顫了顫,面上鄭重地點頭:“微臣絕不敢在娘娘面前撒謊。”

        誰知裴后重重地拍一下案幾,怒聲道:“可是你在做家奴的時候就曾經發過誓,一生一世絕不會離開我身邊,難道你都忘了嗎?”

        嬴楚咬牙道:“嬴世家訓,一輩子不可背主!這一點嬴楚永生永世都不會忘記,更何況在嬴楚小時候娘娘對我的厚愛和關懷,嬴楚也是不可能忘掉的。但如今娘娘的身邊已經不需要我了,相反,我還成為娘娘的危害,若是那些人利用我來打擊娘娘……微臣不想等到娘娘動手的那一天,所以才會自請離去,請娘娘看在微臣為你忠心耿耿多年的份上,饒微臣一條性命。”

        的確,對方真是有自知之明,裴后看著他,語氣平緩下來:“為什么要這么說?你是我最倚重的人,難道我會為了幾句流言蜚語就殺你不成?”

        嬴楚嘆了一口氣:“娘娘,如今朝野并不安定,又是流言四起,對娘娘的處境十分不利,若是我繼續留在娘娘的身邊,只會讓大家想起我曾經做的那些血腥惡事。娘娘自己是很清楚的,不是嗎?”

        裴后站了起來,目光敏銳地看著他:“這都不是真話,我要聽實話!”

        嬴楚道:“這就是實話,我只是突然感悟歲月無情,一轉眼已經這么多年過去了,我還沒有為自己做過什么事,這一次請娘娘容許微臣任性,離開這里之后,我會暢游天下,做自己想做的事。”

        裴后一怔,突然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低語道:“我知道你沒有說出口的實話是什么,你是在試探我,因為你并不信任我,不是嗎?”

        嬴楚看著裴后,良久沒有說話。裴后冷笑一聲道:“這計策并不高明,郭嘉做不到能掐會算,但她算的最準的就是你的心思。你明知道將畫像放在身上十分不妥,更知道這畫像來路不明,你卻還是帶到了宴會之上,你分明就是想要讓我看一看,不是嗎?你是想要讓大家都知道,又或者說你是想將我逼到極處,看我到底會不會殺你,我說的對嗎?”

        裴后心思敏銳,一針見血。嬴楚微微閉上了眼睛,終究睜開,靜靜看著裴后道:“是,娘娘,微臣想知道您會不會因為這個就殺我!”他是在用十幾年的交情來賭裴后冷酷的心,他想知道他在裴后的心中究竟有多重要,是否會重要到能夠壓過對于裴后不利的那些流言。

        裴后沉默著,最終只是淡淡地道:“嬴楚,我不能放你走,如今裴家已然不可依靠,太子更是無能,我身邊只有你了。”

        嬴楚看著裴后,那眼神十分的溫柔。這么多年了,他一直陪伴在對方的身邊,他知道裴后十分依賴他,幾乎事事都會交給他去辦,但是這并不代表裴后相信他,這個女人誰也不會相信的。正因為自己在她身邊時間太長了,長得已然彼此了解,他對于裴后甚至于比對自己更加了解,卻還是想要賭一把!這是何其的愚蠢啊!看到裴后的神情,嬴楚終于知道對方的選擇,他無聲地嘆息,看著裴后道:“娘娘,如今您的身邊已經不需要微臣了。”

        裴后突然暴怒:“你不要胡說八道,我若是不想讓你走,你是絕對沒辦法離開大都的!”

        嬴楚微微一笑:“娘娘,這么多年來我一直都陪在您的身邊,對您的感情刻骨銘心、永世難忘,而且我會一輩子忠于娘娘,絕不會背叛你。這一次離開同樣是為了守護娘娘,若是我繼續留在這里,那些人會將更多的臟水往你的身上潑。”他這樣說著,卻是一動不動地看著裴后,他想知道對方會不會強行留下他,又或者說會不會殺了他。這許多年來,從裴后未出嫁開始,甚至從她只是一個縱嬌少女開始,他就一直陪伴在對方的身邊。乃至后來她嫁入宮廷,看她對皇帝傾心,看她逐漸發現了這樁婚事的**,看她一步步變得冷酷殘忍,看她怨憤,看她傷心,看她痛苦,看她掙扎,最后看她變得毫無感情,如同一尊冰冷的石像,談笑間便將對手連根撥起。嬴楚一直為她織就一張天羅地網,保護著她一路走來,直至如今她登上了這個位置,坐得穩穩當當,這都離不開他的輔助。為了她,他殺了無數的人,手染數不清的鮮血,有時午夜夢回他都感覺自己躺在冰冷的鮮血之中。人的鮮血應該是滾燙的,可是那紅色的液體在他的記憶中卻沒有絲毫的溫度,他為裴后做的太多,知道也太多了,總有一天這個人會殺了他,他太清楚這一點,但他依舊還是為她走到了今天。

        裴后看著嬴楚,忽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空虛和一種落寞,這跟她對嬴楚的感情無關,眼前這個人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人是不可能對工具產生什么感情,只是用的過于順手,一旦突然失去會覺得不快。她緩緩地道:“人各有志,我不會勉強你,但若是你就此離去,我會擔心你會效忠于別人。”

        嬴楚緩緩行下禮去,鄭重地道:“娘娘,嬴楚這一生絕不會再投靠任何人,這一點請您放心,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發誓。”

        裴后鄭重地看著他,良久沒有說話。

        大殿中的沙漏一點一滴地流逝,裴后的神情慢慢恢復了原先的冰冷,可是她面上卻微笑了起來:“嬴楚,我知道你對我忠心耿耿,這次就算離去也不會為別人所用。這樣吧,我給你在望州安排一個閑職,等過三兩個月事情變淡了你再回來,到時候大家就不會追究這件事了。”

        嬴楚輕輕嘆了一口氣,他太了解裴后,也知道她說這句話之后的意思,就是不肯放他離開。是啊,自己這一把刀已然做了太多的事情,如果被別人所利用,對于裴后來說,豈不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她怎么肯輕易放手?嬴楚明知道這一點,只是微微一嘆道:“是,僅尊娘娘吩咐。”隨后,他緩緩地退了出去。

        裴后看他離去,卻是突然冷冷一笑。旁邊的程女官一直不動聲色地看著一切,低聲問道:“娘娘,嬴大人這一去,恐怕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再也回不來了。”

        裴后冷冷地看她一眼道:“這一點我又怎么會不知道?”

        程女官連忙道:“既然娘娘知道,不妨……”

        她的話沒有說完,裴后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沉吟片刻,突然微微一笑道:“這件事情,你去安排就好。”

        程女官連忙應道:“是,娘娘。”

        程女官退下去之后,剛剛走到黑暗處,卻被一個人一把抱住了,她吃了一驚連忙道:“誰?”

        只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笑道:“這個時辰,除了我之外還有誰?”

        程女官連忙跪下行禮:“原來是太子殿下。”太子一把提起她的下巴,細細地摸索著那光潔如玉的弧度,面上微微含笑道:“母后怎么說?”

        程女官連忙道:“已經按照太子的吩咐向娘娘諫言,她說一切由我去安排,奴婢這就是去尋找合適的人手。”

        太子笑容變得更深:“既然母后已然動了這樣的心思,那她有沒有告訴過你,嬴楚的弱點在哪里?”程女官一愣,隨后便看著太子,卻是一言不發。太子笑道:“你放心,若是將來我登基為帝,后宮之中四妃必有你一位。”

        程女官喜上眉梢,卻是不動聲色地道:“那就請太子殿下附耳過來。”

        太子果真附耳過去,只聽那女子說了幾句話,太子笑容變得大喜:“如此甚好,甚好!”此時,他的神情無比得意,顯然是十分高興抓住了嬴楚的把柄。隨即,他便低聲地道:“既然如此,你便安排人去辦吧,我會好好協助你的,無論如何也叫嬴楚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太子說完,程女官連忙應道:“是,殿下!”竊竊私語中,兩人的身形逐漸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宮中的裴后,此刻卻是獨自一人坐在燃著無數燭火的大殿上,神情萬般的寂寞,她還是第一次感到這種情緒,仿佛一夜之間兒子、忠臣都離她遠去。良久,她只是嘆息了一聲:“李未央啊李未央,能把我逼到眾叛親離的地位,你還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此時,被裴后念叨著的本人正在書房里教敏之讀書,她手把著敏之的手,教得很認真,直到郭導進來,似笑非笑地道:“這么晚了,還不休息?”

        李未央看了一眼敏之,卻發現對方用小拳頭揉了揉眼睛,這才微微一笑對乳娘道:“帶少爺回去休息吧。”乳娘應了一聲,抱著敏之離去。

        郭導上前笑道:“怎么了?興奮得睡不著,所以拖著小弟在這里學習?”

        李未央淡淡一笑:“我是有點興奮,不過……今天五哥表現的不錯。”

        郭導眨了眨眼睛,得意地道:“什么表現不錯?我的手心可是捏了一把冷汗啊,就怕他根本沒有將那幅畫藏在身上,我懷中還特意帶了一幅,到時候只要假裝和他撞在一起,就說這幅畫是從他懷中落出來的!栽贓陷害么,我還是有一套的!”

        “原來還有后備方案!”李未央笑道,“五哥心思果然細膩!”

        而郭導卻不禁問道:“只是我還是不明白,此舉縱然可以讓裴后名聲受損,讓嬴楚在大都難以立足,但這并不會要了他的性命,你到底想要怎么做?”

        李未央笑道:“嬴楚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裴后是無論如何是不會留著他的,只怕很快就會讓他死去,我相信他跟著裴后這么多年,只有皇后娘娘才知道他的死穴在哪里,死在我們的手上畢竟沒什么意思,死在他最為信賴、最為忠心的皇后手中,才算是死得其所!”

        郭導聽到這樣的話,不禁就是一愣:“你要的真是他死這么簡單?”

        燭火挑動了一下,李未央走到了桌邊,隨手輕輕挑了挑燭心,才轉頭道:“自然是這么簡單,要不然五哥認為我還要做什么?”

        郭導瞇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片刻才道:“我倒是覺得,讓嬴楚活著比叫他死了更有意思!”

        聽到郭導這樣說,李未央凝眸細細想了想,才微笑道:“五哥說的也不錯,只是這樣有些冒險。”

        郭導低聲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是不留著嬴楚,咱們何時才能扳倒裴后?”

        李未央輕輕一嘆:“如果五哥真了懷了這樣的心思,那你手段就要快一些,否則只怕來不及了。”

        這話的意思是……郭導不由面色一變,隨后他便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旁邊的趙月這時才開口,小心翼翼地問道:“小姐,為什么您和五少爺說的話奴婢都聽不懂了呢?”

        李未央微笑:“聽不懂就罷了,時候不早了,咱們好好睡吧,今夜外頭只怕熱鬧著呢!”

        皇宮,天空原本朗朗,卻突然有一片陰云遮住了整個月亮。

        嬴楚看了一眼天色,露出來的那半張俊美面孔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數名太監走了過來,他們搬著一個大箱子。為首的一人緊走幾步來到嬴楚面前,躬身道:“嬴大人,這是皇后娘娘送給您的禮物,您看放哪里?”

        嬴楚冷冷地看了一眼那箱子,神色平靜地道:“你看這屋里哪里空著,就隨便放哪里吧。”顯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

        那太監倒是有些吃驚,這一箱子可都是金銀珠寶,裴后是重重賞了嬴楚,可對方像是壓根都不關心這箱子里究竟裝著什么。太監不再多言,只是指揮著其他人將這箱子抬進了正屋,趁著人將箱子抬進去的時間,他走到嬴楚身旁壓低聲音道:“大人,娘娘說了,若是今后有任何需要隨時向娘娘透一聲,定會竭盡全力替您辦到。”

        嬴楚低聲笑了笑:“娘娘一片厚愛,嬴楚縱是肝腦涂地也無法報答,請公公代為回稟,嬴楚謝過娘娘。”

        太監嘿嘿一笑:“同是為娘娘做事,我自是相信你,放心吧嬴大人,我會把你說的話原原本本地帶給娘娘。”

        見其他人從房間里走出來,太監尖細著聲音道:“那我就先行告辭了,嬴大人,送您上路的馬車已經在宮外候著,祝您一路順風。”

        嬴楚微微一笑,只是拱手道:“恭送公公。”

        等到他們走遠了,嬴楚才邁步回了房間將房門隨手閉上,屋子里擺放著的那一只箱子看起來沉甸甸的。他走過去隨手撥開,只看到箱中滿是金銀珠寶,那璀璨的光芒將整間屋子都照亮了。

        嬴楚冷冷一笑,他跟著裴后這么多年,到了也不過是得到這些罷了。雖然對方早已知道自己根本就對這些身外之物毫無興趣,可她還是送來了。是為堵他的嘴還是安她的心?或者是希望借由這些恩惠讓他不會生出二心。

        嬴楚不再瞧那些金銀珠寶一眼,只是從旁邊一只木盤中凈過手,又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小的瓷瓶,走到墻角處掀開放在那里的長長紅緞子,露出了十幾只小小的瓷瓶。他打量了一番,選中了第三只瓷瓶,修長的手指拔開了塞子探進去,不一會兒就捉了一只尚活著的蟲子出來。那蟲子通體紅色,猶在嘰嘰嘰地叫著,個頭不大。嬴楚捉了它,放在眼前仔細端詳著。那半張俊美面孔,笑容十分溫柔,目光更是柔和極了,仿佛他正在看著的不是一只詭異的尚在掙扎著的蟲子,而是自己的愛人一般。

        仿佛感受即將到來的死亡命運,那蟲子掙扎未果,一口咬住了嬴楚的手指。鮮紅的液體從他的傷口中冒了出來,然后更離奇的一幕出現了。蟲子和嬴楚的血液接觸到后,掙扎得更加猛烈,伴隨它那聲聲慘叫,還有陣陣青煙騰起,只片刻功夫這只通體鮮紅的蟲子就不再動彈了,而它身體的顏色也在這段短暫的時間里,由鮮紅便成了黑紫色。

        嬴楚如同端詳著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目光之中透露著隱隱的滿意。他從懷中取出一只只有拇指大小的小瓶,將蓋子掀起后,就輕輕地將這只蟲子放了進去。

        緊接著他又從第四只瓷瓶里抓出一只純黑色小蟲來,這只小蟲只如米粒般大小,也是活的,卻被一團泥裝物粘在一起,如同一團蠕動著的芝麻球,團成了一團在他掌中發出悲鳴,他如法炮制,血滴在刺啦刺啦的聲音響起同時和這團芝麻球融合在了一起。空氣之中彌漫著一絲奇異的血腥味道,也是濃烈至極、嗆人心肺,嬴楚不為所動,將那只黑色的小蟲也丟進了瓶中。

        接下來他逐一挑選壇中的東西,經過加工之后一一放入那只有小指長的瓷瓶里。這些東西都是蠱蟲,嬴楚每天把它們搜集起來放到墻角那些瓦罐里,這些瓦罐燒制的時候便用嬴楚自己的鮮血泡過,讓血滲入泥土之后做成罐子,然后他每天用血養著這些蠱蟲。每一個月就要打開清理,把死了的蠱蟲燒成灰再放進罐子,一般要養上半年才能成形,一排壇中的蠱蟲……已然足足養了七八年。

        當然蠱蟲也不是隨便養的,若是養蠱之人蠱術不高,蟲子也會反噬,到時候只是死路一條,所以嬴楚很少動用這些蠱,除非到了危急關頭。等到嬴楚忙完了,他的屋子里已然彌漫著一絲詭異的氣息。他走到窗前將窗戶打開,讓那一絲血腥夾雜著惡臭的味道,漸漸散了開去。陣陣清風吹拂進屋子,空氣煥然一新。嬴楚眼中望向院中栽種的紅色薔薇,發現只是片刻之間這些植物就已然枯萎,而從銀杏樹上飄落的樹葉,也在地上鋪了厚厚一層。幸好如今天色已暗,這里的變化不會引起外人的注意。

        他抬頭望向月空,見到明月高懸偏偏被一片烏云擋著,使得天色看起來有三分晦暗不明。嬴楚自言自語地道:“我該走了嗎?”森森月光,照耀在他那半俊美的側臉,平添了一分妖異之氣。

        嬴楚連夜離開了皇宮,出宮后他驅散了馬車,自己獨自往著相反的方向離去,一邊低頭急走,一邊靜靜地想著自己的心事。如今已然過了夜市的時辰,整個市集都是十分安靜,家家戶戶關門閉窗,整個大街上除了他自己的腳步聲之外,其他的聲音幾不可聞。他走著走著,突然站住了腳步。巷口站著一個黑衣人,高大修長的身軀帶著一種濃濃的殺氣,那一絲熟悉的血腥味道也讓嬴楚立刻意識到對方來者不善。

        嬴楚武功很高,不用回頭就知道自己的背后同樣站了一個人,將兩邊同時堵死。冷笑一聲,他的身軀凌空而起,腳尖點地便要借助旁邊的民宅逃離。就在他身形一縱的時候,一聲弓弦輕響,他的頭一側一支利箭擦著頸項急急飛過。好在他躲避及時,一個側滾從屋頂瓦片滾了開去,耳邊風聲嗖嗖而過,數名黑衣人已然包抄過來。嬴楚身手敏捷地躲過了對方的凌空一擊,而那一陣強勁的掌風也讓他極為詫異。幾乎是同時,四柄長劍直刺他的背心,他大喝一聲,內力運至背部,那四柄刺中他背脊的利刃竟然一起硬生生折斷了。

        剎那之間嬴楚出手如風、身法如電,一掌擊打在從背后偷襲他的其中兩人身上,對方竟然也悍不畏死,用不要命的打發一齊向他下手。連番攻擊之下,嬴楚只覺五臟六腑都似離了位,血氣翻涌,自他眼耳口鼻一起噴濺而出。但他并不畏懼,不過冷笑一聲:“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殺了我嗎?”

        那數名黑衣人不言不語,已然一起撲了上來。糾纏之間,有四人將他雙手雙腳全都困住,不讓他輕易動彈。嬴楚自己力大無窮,可這些人竟也是絕頂高手,迫得他一時動彈不得。就在此時,第五人臨空而起,“砰”的噴灑出一蓬細如牛毛、藍汪汪的細針,看那動作絲毫也不顧自己同伴的性命。嬴楚來不及后退,頃刻之間手臂、胸前、腿上已經被這毒針刺中,他怒喝一聲,原本四個抓住他的人都被他用內力振開。

        屋檐之下,有**聲喝道:“射。”

        于是亂箭似雨,破弩聲聲,無數利箭向嬴楚射了過來。嬴楚既不能身退,因為退后就是陷井,而上面、下面、左面、右面都是伏兵,根本無路可走。不論他如何選擇,都是死路一條。嬴楚卻是急笑一聲,抓過一人隨手擋在身前,那人片刻之間變成箭豬,贏楚把人丟在一旁,縱身躍入對方包圍圈,殺手們還來不及欣喜,只見到嬴楚已然抽出一柄長劍,唰唰唰的動作就已經連砍數十人。

        “啪”的一聲,粉末飛揚,原來都是石灰,嬴楚猛然轉身擋住大部分,但依然大半身子都被撒成灰白一片,部分石灰飄進了他的眼中,他以衣袖擦眼,右胸已被人一劍刺中,他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聲怒吼,揮動長劍將那人一劈兩半。

        這時,更多的人向他右胸刺了過來。嬴楚再厲害也無法抵御那排山倒海、視同瘋虎的攻勢。很快的,偷襲者們已經將這條路包圍的鐵桶般嚴密。嬴楚雖然是不死之身,可這并不代表他不會感到疼痛,尤其是對方似乎抓住了他的弱點,知道他對幽冥草過敏,刺過來的暗器和剛才的石灰中都含有幽冥草的成份,不知不覺之中,他全身已然發麻,毒力發作了。

        他死死咬牙,一邊苦戰,一邊想著逃脫的計策,就在他岌岌可危的時候,突然從陰暗處閃出一個灰衣人,他拋出一枚紅色的彈丸,頓時聽見兩聲霹靂巨響,一陣煙霧滾滾,遮擋眾人什么都看不清了。嬴楚一見機會來了,立刻向早已看好的方向沖了過去。他慌不擇路,逃了半天,卻是無法沖出重圍,突然面前出現一道黑影,他一時著急便想要一劍斬過去。誰知對方向他輕輕揮手示意,贏楚一愣,對方竟帶著他東拐西拐,沒有多久就到了一處宅院的門口。

        嬴楚吃驚地看著,不知對方究竟是什么來路,為什么要救自己,而且此人到了門口就不見了,分明是故意將自己引到此地。

        這一座宅院似乎沒有人居住,門口更沒有護衛,他一路走進去,除了自己的腳步聲什么也聽不見。直到進入正屋,他才看到了十分熟悉的人,不由冷冷一笑道:“那些殺手是你們派來的嗎?”

        李未央看著嬴楚一派狼狽的模樣,還有那滿身的石灰粉,便是輕輕一笑:“嬴大人,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個閑功夫去追殺你。看嬴大人的狀況,似乎傷得不輕,可需要找個大夫來看一看嗎?”

        李未央的話倒像真心關懷,但嬴楚不是傻子,他根本不會相信對方,只是用一雙陰冷的眸子盯著她道:“你還沒有我回答我說的話!”

        旁邊的郭導卻淡淡地道:“若是我們要殺人你,剛才又為什么派人去救你?從太子的手底下搶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咱們都是冒著天大的風險,嬴大人你可不要不領情!”

        嬴楚冷笑一聲道:“你們會那么好心?無緣無故來救我?”

        哪怕天上下紅雨,他也不信李未央會大發慈悲,這個女人骨子里和裴后一樣都是冰冷無情,她會多管閑事才真叫見鬼了!落在她手里可比落在太子手中要慘多了!

        李未央輕輕一笑:“贏大人,你真是誤會了,我們這一回的確是從太子手中救下了你,而且真的是好心好意。”

        贏楚盯著對方,目光閃爍不定:“你們到底有什么目的!”

        李未央和郭導對視一眼,郭導微笑道:“只是請贏大人來作客罷了。”

        贏楚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然而他畢竟剛剛受了傷,眼中石灰殘留,連人影都看得模模糊糊,此刻這宅子表面安靜,內里不知埋伏了多少高手,他又如何逃得出去?

        李未央倒是有三分詫異:“贏大人不是刀槍不入么,上一回那么多弓箭手攻擊你都能安然無恙,這次怎么會受傷?”

        ------題外話------

        看看留言,大家都惦記著文完結的時候洞房那點事兒,你們太不純潔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光大彩票线路网址 武汉快三预测 幸运飞艇开最快软件 天津时时开奖数据 中国竞彩足球胜平负 江西新时时论坛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一次 阿拉德之怒官网下载mg 二肖中特王中王 老北京pk记录 麻将推牌9的玩法图解 97彩票官网app 经典炸金花下载 老快3开奖号码 九州彩票APP1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