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86 三人成虎

    庶女有毒

    286 三人成虎


        匆匆出了皇后宮中,在宮門夾道迎頭卻碰見了李未央,嬴楚冷冷一笑道:“郭小姐,怎么這個時辰還在宮中?”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陪慧妃敘話的。怎么,嬴大人對娘娘的旨意也有意見?”

        剛才在裴后身前卑微如一只狗的嬴楚冷冷一笑,挺直了身軀道:“郭小姐果真是巧舌如簧,這次你成功脫困,可是下一回還有那么容易嗎?看來你還是要多找幾個殿下的把柄牢牢握在手邊當護身符才好,否則一個不小心,你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他說的語氣森冷,牙齒的關節都在咯咯作響。

        李未央從未見過他如此恐怖的模樣,不由倒是有些驚訝。她仔細打量著對方神情,突然就輕笑了起來。

        嬴楚冷聲地道:“你笑什么?”

        李未央幽幽一嘆:“我笑嬴大人在娘娘那里受了氣,卻跑來向我一個無辜的人撒氣,你不覺得有些過分和遷怒嗎?”嬴楚目光陰沉下來,卻聽見李未央又繼續地道:“聽說嬴大人曾經是娘娘的家臣,可是真的?”

        說是家臣,其實不如說是家奴更為合適。嬴楚心頭一震,隨后盯著李未央道:“是,我嬴家世世代代都侍奉裴氏一族,傳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十代人了。”他說著,卻是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李未央道:“不知郭小姐怎么突然對這件事感興趣了?”

        李未央輕輕走了兩步,似笑非笑地望著他:“嬴楚大人對娘娘過于忠心耿耿,所以我才有些好奇。嬴大人……對娘娘想必是十分仰慕了。”

        嬴楚面無表情地道:“娘娘是我的主子,我對她自然是很敬畏。”

        敬畏和仰慕完全是兩回事。李未央聞聽他言語之中分明含著森冷的恨意,不由輕輕一笑,狀似關切地道:“嬴大人又何必隱瞞呢?瞧您怒氣匆匆的模樣,該不是娘娘給您氣受了?這不對呀,嬴大人辦事得力,又是娘娘忠心耿耿的屬下,她有什么要怪罪你的嗎?還是說,陛下那里的治療不是很順暢?”

        嬴楚看著李未央,幾乎為對方敏銳的直覺感到震驚,他不自覺地身體抖了一下卻又及時止住,含笑道:“郭小姐可真是獨具慧眼,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的眼睛。不錯,剛才我的確向陛下獻藥去了,雖然陛下康復有望但還需要時日,只怕郭小姐要失望了。”

        李未央笑了笑:“我又有什么好失望的?陛下這一回生病,也是長期的積勞成疾……頭痛癥又是舊疾,不知嬴大人是如何替陛下醫治的呢?”

        嬴楚看了她一眼,冷冷地道:“這是我家傳秘方,恐怕不便對郭小姐提起。”

        李未央輕輕一笑,淡淡施了一禮道:“是郭嘉冒昧了!天色不早,郭嘉就此告辭,嬴大人再會。”

        嬴楚看著李未央翩翩離去,目光之中涌現出無邊無際的冰冷,這個女子實在是太不簡單,自己在三言兩語之間似乎就被她看透了。

        李未央一路回到郭府,門房卻向她稟報道:“王小姐來了。”

        王子衿在這個時候到訪?李未央想了想,舉步邁入大廳,卻瞧見郭導正陪王子衿坐著。剛一進去,就聽見郭導笑道:“嘉兒,你可回來了。我怎么陪王小姐說話,她都不理不睬的,可見還是要嘉兒你來作陪才行!”

        李未央笑道:“五哥是說了什么不好的話,叫王小姐生氣了嗎?”

        王子衿冷哼了一聲,道:“郭五公子素來就是這個個性,目中無人得很,我是不會與他計較的。”

        郭導面色不變,輕輕將那把折扇揮了揮,意態悠閑地道:“王小姐倒并不是目中無人,而是過于驕傲,以至于眼睛長在頭頂上。”

        “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子衿猛地拍了下桌子,幾乎有些失態。

        李未央吃驚地看著對方道:“五哥你真有本事,居然能將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王小姐逼到這個份上。”

        郭導不由大笑,王子衿面色鐵青地道:“我好心好意看望你,你卻叫你五哥這么欺辱我,算了,我這就走了!”她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就要向外走去。

        李未央連忙攔住她,笑道:“既然來了,何必這么快走,話都不說完全了。”

        王子衿冷冷看了郭導一眼,郭導連忙舉起雙手道:“好,我立刻閉嘴,什么也不說了。”說著,他的手湊在嘴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王子衿冷冷一笑,轉頭看著李未央道:“我瞧郭五公子這張嘴巴遲早是要闖禍的。嘉兒,你還是好好控制著他才是,免得為齊國公府抹黑。”

        郭導動了動嘴似乎要說什么,想到剛才自己的承諾,卻是聳了聳肩膀,若無其事捧起茶杯悠悠哉哉地喝起水來。

        王子衿看到對方不再胡言亂語,便低聲地道:“這次你進宮情況如何?”

        李未央淡笑道:“裴后已然解了我的禁足令,如今我可以在大都暢通無阻了。”

        王子衿點了點,思慮片刻才道:“你吩咐趙月給我的信我已經收到了。只是我沒有想到梧桐那個丫頭竟然也是裴后送來的奸細。”

        李未央淡淡地道:“裴后眼線無處不在,若非如此怎么說她的勢力根深蒂固呢?王小姐還是多加小心為好!”她說到這里,突然笑了笑道:“不,我應該叫你子衿才是。”

        王子衿聞言,便知道李未央是將她視為自己人的意思。心頭一暖,微笑道:“其實若非你那一捧茶葉,我倒真想倒戈。”

        郭導忍不住道:“王小姐心念變得還真快。”

        王子衿橫他一眼:“那也及不上你的承諾變得快。”

        郭導知道對方是在諷刺自己,輕輕一笑,不再做聲了。

        李未央和王子衿坐下,吩咐趙月又為她續了一杯茶,才淡淡地道:“多謝子矜你的關心。正是由于你的策動和幫助,我才能這么快脫身。”

        王子衿笑了笑:“我不過是個施行的人,主意全都是你出的,可見在揣度人心之上,我真是遠不及你。”

        李未央道:“這世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我的長處在于看透人心,而子矜你的長處在于行軍布陣,又何必介懷呢?”

        王子衿細細一想,倒也是真是這個道理,如今她早已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倒也不再計較和李未央一爭長短。她柔聲道:“其實這回我原本想要和父親一起上戰場去的,也好替他籌謀一、二,可是想到大都的局勢……還是留在了王家。我想裴后這么急于將他們調走,恐怕還有別的目的。”

        李未央聞言微笑道:“她絕不會僅僅就為了除掉我而引起這一場戰爭。”

        王子衿細細地想了想,面上浮起一層憂慮道:“你說她會不會是想要奪宮?”她說到奪宮的時候聲音明顯低沉了三分。

        而旁邊的郭導面容也是一肅,不禁坐直了身子,道:“不會吧,她有這么大膽子?”

        李未央笑道:“若說裴后沒有膽子,那世上還有誰敢稱自己有膽?膽量她當然是有的,只看她有沒有這個心思!”

        王子衿不禁皺眉道:“此話怎講?”

        李未央看著王子衿,一字字地道:“今日我在宮中見到了嬴楚。”嬴楚是皇后心腹,李未央入宮覲見裴后,會見到嬴楚也并不奇怪。

        瞧她神情有異,王子衿不禁問道:“你見到他,又看出了什么?”

        李未央沉吟片刻,才慢慢地道:“之前我曾經聽說過,嬴楚一直在向陛下進獻一種治療頭痛病癥的藥。可是這么多年來陛下的病沒有斷根,卻用藥用上了癮,每隔三個月就要服一次這種止痛藥,而嬴楚不在大都的半年中也是命人將藥送到皇宮。可見陛下已然對這藥十分看中,甚至再也離不得。我猜這只是裴后控制陛下的一個手段。”

        王子衿不禁懷疑:“可是她若是能夠在藥上動手除掉了陛下,也就可以控制太子登基了。”

        李未央失笑:“哪兒有這么容易,縱然太子登基,可朝臣們也依舊會懷疑她。要知道陛下一直在服用嬴楚的藥,真的出了什么事,嬴楚第一個逃脫不了干系,嬴楚跑不掉,裴后難道就不會被人懷疑嗎?這本身就是一個悖論。”

        聽到這里,王子衿也不禁變得更加疑惑:“你是說裴后讓皇帝服藥只為了控制他,而不是為了殺他?”

        李未央點了點頭:“是,我覺得嬴楚對陛下倒是隱有恨意。但裴后嘛,我實在瞧不出她要誅殺陛下的意思。雖然他們夫妻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陛下將她當成仇人。”

        聽到這里,郭導若用所思地道:“陛下心儀的那個人永遠只有一個,而他也一直懷疑棲霞公主的死和裴后有關,所以更加憎惡她。若非之前裴家勢大,恐怕太子和其他皇子的出生也就不可能了。瞧陛下近年來,已經是再也不入裴后宮中,就可知道他心中的怨恨有多深。”

        按照皇室慣例,每月初一、十五,皇帝是一定要留宿皇后宮中的。當年裴后靠著這一點才能夠生下太子和兩個公主。但是如今在陛下一步步控制了裴家之后,他就再也不曾踏入過皇后宮中,甚至連這舊制都廢除了。這不光是對裴后的羞辱,更是一種向天下人昭告裴后徹底失去寵愛的意思。

        任何一個女子,都不能容忍這種事情存在,更何況是心性高傲、手段狠辣的裴后。她的心中對皇帝應該充滿了憎恨才是,可為什么卻遲遲不動手呢?王子衿換位思考,若是換了自己,只怕也不能容忍夫君這樣對待她。可是皇后呢,她為什么能夠忍這么多年?她實在是想不通,所以良久都沒有說話。

        李未央淡淡地道:“子衿在想什么?”

        王子衿一愣,才猛地抬起頭來看著對方,道:“我只是覺得十分奇怪,按照陛下對待皇后的態度,她應該是十分憎惡他才是,為什么反而是嬴楚對陛下充滿了憎惡呢?”

        李未央輕輕一嘆道:“這就要問五哥了。”

        郭導吃了一驚:“問我?我哪知道這太監在想什么?”

        李未央笑道:“誰說嬴楚是太監呢?”

        郭導面色一變:“難道他不是?這怎么可能!宮中若是不凈身的話,那是沒辦法隨時陪侍在娘娘宮中的。”他說到這里,卻是狐疑地看了李未央一眼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太監?”

        李未央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他現在是太監,可他從前不是!在他成為裴后近侍之前一直都是裴家的家臣,想必也一直侍奉在裴懷貞的身邊,若是因此產生了什么不該有的心思,那也是極有可能的!”

        聽到李未央這樣說,王子衿大吃一驚:“你是說,嬴楚對皇后她……”

        李未央點了點頭,肯定了她的猜測。

        郭導不敢置信地道:“這怎么可能!一個太監,他哪來那么大的膽子。就算他從前不是太監,那他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家奴而已,說家臣對他都是抬舉了!”他說到這里,目光之中依然是十分鄙夷。

        可是王子衿卻看著他,鄭重搖頭道:“不,嘉兒說的對。”

        郭導蹙眉:“王小姐怎么知道這一定是對的?”

        王子衿回答道:“此事并不難猜測,若是事情放在五公子的身上,你為了心愛之人,可會做出嬴楚這樣的事?”

        郭導驚住了,良久,他突然明白了過來:“你的意思是嬴楚成為閹人是為了陪伴在皇后身邊?”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他是皇后的家臣,自然有機會可以進入朝中,飛黃騰達指日可待,為什么要變成一個小小的近身侍從?這可是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的,若不是對裴后心中充滿了特殊的感情,他至于與這樣忠心耿耿?你想想看,這么多年來他為裴后做了多少的事情,冒了多大的風險。說他對裴后沒有愛意,誰會相信?縱然別人都看出來嬴楚對裴后的感情,那又如何?他不過是一個太監,根本就不是一個男人,誰也不會往這方面去想。”

        經李未央一提醒,郭導足足有半刻的工夫都沒有說出話來。良久,他終于嘆息一聲道:“所以我說,女人的知覺就是可怕,瞧你們這一個兩個看得這么準,倒叫我這個男人無地自容了。”

        李未央望著王子衿,笑容浮光掠影:“既然嬴楚對裴后懷有一片癡心,那事情就不難辦了。”

        郭導愕然問道:“不難辦?你要如何?”

        李未央慢慢地道:“他越是癡心,越是給咱們制造機會,只要把這個把柄利用得當,比什么都管用。”

        郭導聞言挑高了眉頭:“你要利用嬴楚對裴后的愛意?”

        王子衿笑道:“這么大個秘密,若是棄之不用,豈不是過于可惜!”

        郭導左看右看,一邊清麗如荷,一邊風流蘊藉,偏偏都是心機深沉、手段毒辣,不免連連嘆息:“最毒婦人心,最毒婦人心啊!”

        從說了嬴楚之事后,王子衿便暗暗留心,第二天下午親自又來拜訪。趙月將她引入花園,便見到李未央和郭導坐在涼亭之中悠閑地下棋,四面的簾子已經卷起,清風拂過,氣氛安靜而溫馨。

        見到王子衿了來了,旁邊的婢女連忙引了她落座。李未央笑道:“怎么這么著急,昨天不是剛來過嗎?”她一邊說著,已然落下了一子。

        王子衿淡淡一笑:“昨日你說要針對嬴楚想個主意,我被你勾起了興趣,昨晚上一整夜都沒有睡著,偏偏你總是說一半就不說了,豈不是要愁死我。”

        李未央橫她一眼,不露聲色地一笑,卻轉頭向郭導道:“五哥,該你出棋了。”

        郭導苦思冥想了半天,似乎十分躊躇。看他在那里想得很出神,王子衿低頭一瞧,只見到這出棋黑子已占半壁江山,可見李未央是贏定了。她忍不住催促:“好了,你們也不要光顧著下棋,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

        李未央神色冷靜,顯然沒將此事放在心上:“我都說了會有自己的法子,子衿又何必這么心急,往日里你可不是這樣的個性。”

        王子衿不由就是一哼,抱怨道:“調起了人家的胃口,又故意什么都不說,從前怎么沒發現你這個人這么壞!”她的話音剛落就瞧見阿麗公主走了過來。

        阿麗公主原本一副笑嘻嘻的模樣,可一看見王子衿,美目就是一涼,聲音多了三分不悅:“你跑到這里來做什么?郭家可不歡迎你!”

        聽到這句話,王子衿愕然,而其他兩個人卻都笑起來。郭導說道:“可見王小姐你這個人不討人喜歡,連阿麗公主這樣性情開朗、心無芥蒂的人,都不想見到你。”

        王子衿想要發怒,可是想了想卻又忍下了,對阿麗公主道:“公主殿下還不知道我已經和嘉兒變成好朋友了吧?”

        阿麗公主狐疑地看著李未央,目光之中有三分不解,她真是搞不懂這些聰明人,三天兩頭地互相爭斗不說,一轉眼竟然就能做在一起喝茶下棋,她們究竟在想些什么?

        阿麗公主心性單純,她沒有辦法理解所有的世家之間或離或和依靠的僅僅只有一點,那就是利益。當郭、王兩家利益相悖的時候,他們會爭個你死我活。可一旦他們的目標一致,也可以緊密的配合。更何況李未央那一撮茶葉,已然徹底收服了王子衿,如今她可是誠心誠意地幫助她,希望可以順利地**裴后,以為王家贏取更多的利益。畢竟裴皇后勢力很大,而她身邊也已經沒有容納王家的地位,就算替她除掉了李未央,王家又能有什么好處?與此相反的是,若是王家改為支持靜王元英,一旦他登上帝位,他們的身份可就大不一樣了,一下子從尋常世家,變成了勤王的豪門。

        阿麗公主看到李未央真的點了點頭,這才相信王子衿的確是和她言歸于好了,不由撇了撇嘴在一旁坐下,探頭探腦地看著眼前的棋局。

        王子衿瞧阿麗公主神情可愛、眉目歡脫,也不由就是一笑。這世上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凡心機深沉的人都愛和單純的人做朋友,許是算計的多了,遇到阿麗公主這樣的直腸子還真拿她沒有法子。

        這時,趙月捧了四個小盅來,白玉做成,十分精巧。王子衿以為是茶,端在手中卻是一股暖意,打開蓋子見到里面紅艷艷的湯汁很是討人喜歡,不由側頭去問李未央道:“這是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這么冷的天氣,我想光喝茶也沒什么意思,恰好有新鮮的櫻桃汁,用水溫了正是暖心暖肺。”王子衿點了點頭,不一會兒,又見到婢女們流水一般地送上各式果子、點心。用金線小碟足足擺了十、七八碟,放在她的面前。王子衿索性安然地在那里,一邊吃點心,一邊悠閑地看著棋局,不時指點郭導兩句。

        一來二去郭導被整得有些生氣,他揚眉道:“我難道不會下棋嗎?非要你來教我!”

        王子衿面色一變:“你這人好沒道理!我好心教你,你不謝我也就罷了,怎么還開口責怪?”

        郭導冷哼一聲,頗有些傲嬌地說道:“我相信自己的棋藝是卻對不會輸給嘉兒的。你不要開口,再過一刻,我就能贏她!”

        這句話說的其他三個人都笑了起來,王子衿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你們瞧,那是什么?”

        阿麗公主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抬起頭,看著天空悠悠飄過的白云,不由詫異道:“天上有什么?”

        王子衿神色鎮定:“難道阿麗公主沒有瞧見一只碩大的牛在天上飛?”

        郭導卻也不惱怒,刷地一聲展開了扇子,噼噼啪啪地扇了起來,隨后他竟然靈機一動,手一沉,一子落在了棋局之中。

        王子衿美目掃過,輕吐出一口氣:“叫你不要走這一步,你卻偏要走,真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這可怪不得我了!”果然,在王子衿的話完這句話之后李未央的棋已然出招,一步就定了乾坤。

        郭導輸了,他的臉色不由變得難看起來。轉頭撇了王子衿一眼,道:“你還好意思說!都是因為你在旁邊干擾,所以才害我分了神!”

        王子衿不由放下手中茶盞,壓抑了眸光之中的嘲諷,一字字道:“瞧五公子這話說的,以后你下棋的時候,咱們都得退避三舍,所有的人不能咳嗽,不能說話,你干脆也禁止別人走動,省得要是誰不小心打了一個噴嚏,也會干擾你的思緒吧!”

        郭導剛要說話,卻瞧李未央正含笑望著他們,不由道:“嘉兒,你來評評理!”

        李未央淡淡地飲了一口茶,故意看向阿麗公主道:“公主殿下以為如何?”

        阿麗公主托著下巴,塞得滿口都是糕點,卻是口無遮攔地道:“我倒覺得他們兩人像是歡喜冤家!”

        聽完這四個字,王子衿的面色一下子漲紅了。她外表風流蘊藉,卻自小在山上長大,骨子里素來是個十分端肅嚴謹的人,何曾被人用這樣的詞形容過?更別提對象還是郭導!歡喜冤家?虧阿麗公主說得出來!

        看王子衿分明惱了,李未央連忙按住她的手臂輕聲道:“不必理會阿麗公主所言,若是你中了她的激將法,豈不是真的坐實了這歡喜冤家四個字?”她說到這里,目光卻是看向郭導,郭導無奈地攤了攤手,表示自己壓根兒沒有想到阿麗公主會往別處去想。

        李未央輕輕一嘆,在她看來王子衿也的確是足以和郭導相配,但是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郭導曾經傷了右手,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舉劍。而王子衿又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她要的夫婿也必定文武雙全、天下無雙。靜王或可以匹配,可是郭導實在是攀附不上,若是將來王子衿對于郭導這個缺陷有所嫌棄,那李未央寧可五哥娶一個普普通通的姑娘,能夠體會他的好,品位他的真,欣賞他的瀟灑與脫俗,而非王子衿這樣事事追求完美的人……

        而此時王子衿已然將那一份羞惱壓了下去,她為了掩飾尷尬,似乎迫不急待地道:“嘉兒,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說的話,你究竟要如何對付嬴楚?”

        李未央見話題又轉了回來,只是微笑:“子衿為何對這件事如此執著?”

        王子衿見對方不為所動,只好實話實說道:“只因為上一回我想殺他卻沒有成功,可見其刀槍不入難以對付。對付這么一個不死的人,你要如何才能成功?”

        李未央的目光在王子衿的面輕輕掠過,神色卻是十分平靜:“這世上最了解嬴楚的人不是咱們,而是裴后,若想要嬴楚死,只能裴后親自動手。”

        聽到這樣一句話,王子衿和郭導都震住了。

        卻是阿麗公主搶先問了出來:“這怎么可能?嬴楚可是裴后的得力助手,又對她忠心耿耿,無論如何裴后也不會殺他的!”

        李未央卻搖了搖頭,:“那可未必!太子是裴后的親生兒子,因為嬴楚太子和裴后之間也起了不少嫌隙,再加上最近這些流言,為了安撫太子,裴后對于嬴楚絕沒有之前那般寵幸了。”

        郭導深深地望著李未央道:“可是光憑這一點還不足以撩撥裴后去誅殺嬴楚,不是嗎?”

        李未央嘴角慢慢揚起:“那咱們就給她制造點殺嬴楚的理由。”

        王子衿反復念著這一句話,柳眉輕蹙:“這可不好辦,就像公主剛才所言,裴后雖然漸漸有些疏遠嬴楚,但她不會無緣無故去殺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人,除非是……”她說到這里突然頓住,然后頓悟:“除非嬴楚已然危及到了她裴后的地位,事關利益她不得不除掉嬴楚……我明白了!”她眸子一亮,立刻道:“咱們可以像上一回那樣,如法炮制制造一些流言出來,到時候裴后自然不得不除掉自己的這個臂膀。”

        李未央輕輕一嘆:“同樣的招數可一不可二,做的太過明顯反倒會讓人覺得此事蹊蹺。”

        王子衿有些猶豫:“若非如此,難道你還想要抓到真實證據不成?”

        李未央笑容非常和煦,神色卻充滿了自信:“要抓證據又有何難!端看咱們能不能做得天衣無縫。”

        郭導卻搖頭道:“不,若是你想要在宮中動手腳,我勸你歇了這個心思,裴后在宮中這么多年,勢力早已根深蒂固,豈是咱們可以輕易動手的,到時候萬一不成,反倒惹禍上身。”

        李未央當然明白郭導的顧慮,但裴后遲早有一天會殺了他們,不如先下手為強,她可再也不想看到嬴楚闖入郭府中了。思及此,她淡淡地道:“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咱們自然不能做的那么明顯,流言既然不可用,咱們就讓大家親眼瞧見!”

        王子衿一愣,隨后道:“這么說你已經挑選好動手的日子了?”

        李未央輕描淡寫道:“臘八就要到了,按照慣例裴后會在那一天大宴群臣和賓客。當然,因為前線戰事的原因,皇室為了安撫人心,這宴必定不會小,到時候咱們就可以找到動手的機會。”

        郭導不禁聲音低沉了三分:“你要拿什么動手?又怎么讓眾人知道?”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子矜,你精通奇門遁甲之術,我想要問問你這世上有沒有能讓人產生強烈幻覺,神智混亂的藥?”

        王子衿略微驚疑,沉吟道:“下毒之事我并不太精通,但是我身邊有一個婢女,說不定她會有辦法的。”說著,她轉頭道:“春風。”在王子衿身后的四名美貌婢女之中,立刻有一名碧衣女子站了出來。

        李未央冷眼旁觀,見這女子不過十三四歲的模樣,卻是目光靈動、舉止活潑。上前來行禮,卻又是十分端莊,可見王子衿管教得極好。她笑容親切道:“你的這個婢女叫作春風嗎?她精通毒藥?”

        王子衿微微一笑:“這丫頭的父親本名做范澤,對配置毒藥極有研究,可以說是專家。他原先在刑部衙門當個小吏,負責起草公文,偶爾也幫著仵作鑒定疑難案件中的中毒情況。后來因為一個案子被人牽涉其中,無辜枉死,這個小丫頭也就流落在外。偶然被我尋見,便將她帶回了家。她和她的父親一樣,對藥都很是精通。”

        李未央笑了笑,問道:“春風,我有樁疑難不決之事,想請你琢磨琢磨。”

        “請郭小姐示下。”春風聲音水靈靈的,聽起來人如其名,果真讓人覺得如沐春風,李未央笑著講剛才說的話重復了一遍。

        春風想了一會兒,道:“若是要人不能察覺,恐怕比較困難,而且按照郭小姐所說,此人對巫術毒藥都很精通,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李未央望著她:“那你可以做到嗎?”

        春風抬起頭來,鄭重地道:“奴婢可以配制一種藥粉,這種藥粉只要人一接觸就可以產生強烈的幻覺,嚴重的甚至會神智喪失,但因為對方是行家咱們必須要小心謹慎,只要藥量下的輕、下的巧,也有機會不讓對方知曉。”

        王子衿不放心道:“你有把握嗎?”

        春風點了點頭,道:“奴婢馬上配置,三個時辰之后就可以獻來給小姐。”

        王子衿十分滿意,微微一笑道:“嘉兒,你瞧這丫頭還成嗎?”

        李未央自然贊嘆道:“是個聰明伶俐的丫頭,看來子矜身邊果真是藏龍臥虎。”

        王子衿略有得意的一笑,她畢竟是個年輕女子,縱然胸有千壑,卻畢竟被李未央始終壓了一頭,此刻聽到她羨慕的語氣,她便不免更加得意了。郭導瞧見王子衿的尾巴翹了起來,不自覺就想上去踩一腳,他嘆了一口氣道:“可惜呀,可惜!”

        王子衿立刻橫眉望他:“可惜什么?”

        郭導笑道:“可惜一個丫頭都比小姐要能干,虧你還如此自鳴得意!”

        王子衿一口氣沒有噎上來,差點說不出話來,她怒視著郭導,竟全然失去往日的分寸。

        李未央見狀連忙道:“好了五哥,你就不要再拿子矜尋開心,你明知道她的個性,又何必故意氣她?”

        郭導哈哈大笑道:“我原以為你身邊丫頭文武雙全,卻不料還有個制毒高手,可見王家用心頗深,不知要把王小姐托到什么地方才算完呢?”這句話是指王家野心極大。

        王子衿面容一肅,正色道:“我好心幫忙,你卻故意出言譏諷,這是對待盟友的態度嗎?你若是對我個人的性格有所不滿,早點提出來也無妨,何必拐彎抹角、冷嘲熱諷?是,我王子衿的確是個兩面三刀、見風轉舵的人,我也毫不掩飾,但是為了家族利益,我不得不如此。哪怕我心中一直敬佩嘉兒,我也必須與她為敵,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責任,你郭公子不也如此嗎?”

        郭導一怔,看進了王子衿的眼中,只見那一雙清亮的鳳目炯炯有神,似有一簇燃燒的火焰,美得驚心動魄。他心頭不由就是一驚,隨即笑道:“是我失言了!”

        王子衿臉色和緩下來,輕輕一嘆:“我知道不論是五公子還是嘉兒,你們都沒有全然信任我。但是有一句老話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既然答應了與你們結盟,在最關鍵的時刻也一直站在你們身邊,你就不該隨隨便便懷疑我。”

        李未央微笑起來,其實在她看來真小人遠比偽君子要可愛,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王子衿前期總是變來變去,雖然也頗含了點小女兒嫉妒的心思,但更多的還是從大局考慮,否則她也不會此時坐在這里。敢和裴后叫板,這已經說明此女具有非同一般的魄力了。想到這里,她語氣輕快:“五哥,子矜說的沒錯,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咱們要借助她王家的力量,又何必總是咄咄逼人呢?”

        郭導連忙站起身來,向王子衿深深施了一禮,道:“是我的錯,從今往后,我再也不會對王小姐冷嘲熱諷了。”

        王子衿搖了搖頭,她何嘗看不出來郭導的心思。對方是把好人讓給李未央來做,而他情愿站在黑處,扮了一張白臉故意惹怒自己。這幾日冷眼旁觀,她只覺得郭導對李未央似乎有一種特別的關懷,而這關懷已然到了極處,仿若處處為對方著想,遠遠超過一般兄妹之情。

        她突然想起王季曾經說過那個關于郭嘉并非郭府親生女兒的傳言,心頭不由就是一動,難道說這郭導他……她仔細看了看對方,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絲嘆息,這樣一個才貌雙全的貴公子竟然也會被郭嘉迷住,這條情路注定走得坎坷。想也知道李未央的身邊早已經有了旭王元烈,那也是一個天上有地下無的人物,怎么會輕易叫郭導奪愛?看來還是襄王有夢神女無心。她這樣想著,面色不禁和緩了三分道:“我也不是小肚雞腸之輩,今日之事就此揭過,我再也不會提起了。”

        三人重新坐下,已然換了一副心態。李未央笑道:“我聽說五哥畫畫的不錯。”

        郭導一愣,似乎見李未央神情有些促狹,不由就想起自己曾經為她畫的那些畫,臉上一紅道:“小妹就不要拿我開心了!有什么事你盡管吩咐就是。”

        李未央淡淡道:“等到那藥粉制好,將它磨成墨汁摻進一幅畫中去。到時候,你自然知道要做什么。”

        郭導看向王子衿,對方也同樣是一副是吃驚的神情。

        李未央淡淡地道:“嬴楚請了著名的玉雕匠人,還四處尋訪出名的畫家畫出模本,要在臘八節那一日進貢一座千手觀音玉像送給裴后,可惜他尋覓良久都沒有找到合適的畫師,重金得到的畫作也都不甚滿意……”

        王子衿素來消息靈通,她點頭道:“這個消息我也知道,探子已然將一切稟報過來。但這只是小事,所以我就沒有提及,嘉兒有什么主意?”

        李未央目光深凝:“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一切就看臘八節那一天了。”

        ------題外話------

        本城出現禽流感疑似病例,若是小秦出現突然停更數日而米有向大家請假說明的情況下,那小秦一定是長出了翅膀,>_<,……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时时彩后二码 北京pk10下载苹果 后二缩水软件 pt平台是哪个公司的 时时彩猜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推荐 鱼丸游戏 奔驰宝马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网易彩票网手机版 pc蛋蛋哪个平台不错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 旭彩网是不是正规网站 双色球红球分布近300期 90足球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