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84 反客為主

    庶女有毒

    284 反客為主


        皇后宮中,太子向裴后道:“母后,兒臣已經按照您所說去齊國公府宣了旨意。”

        裴后微微一笑道:“哦,那郭家人作何反應?”

        太子冷冷一笑:“他們還有什么反應?我瞧那陳留公主年事已高,郭夫人病怏怏的,這回即便是讓他們逃過一劫,也活不了多久!”

        裴后卻是開口道:“那郭嘉呢,她說了什么?”

        太子蹙了蹙眉頭,道:“若是母后擔心那個女人,大可不必,我瞧她也不并非什么三頭六臂,面對這樣的情況更是無計可施,不得不乖乖地在府中禁足。如今只待欽天監上一道折子,說明她就是那個命犯帝王星之人。咱們就可以輕而易舉讓這個女子從大都消失,母后就再也不必為她煩心了,才真是永絕后患!”太子說著,面上浮起一絲詭譎的微笑。

        裴后瞧他一眼,卻是冷笑一聲:“郭嘉要是這么容易伏誅就不會這么為我所忌憚了,你不要將她看得太過容易對付,這對你可沒什么好處!”

        太子卻是不以為然道:“母后也太杞人憂天了,若她真有您所說那么厲害,為何這一次只能束手就擒?”

        裴后輕巧地起身走到窗邊,看著窗外那一株株盛放的花樹,淡淡一笑道:“凡事謀定而后動才是此人個性啊。”

        太子思索了片刻,向裴后道:“母后,依兒臣看不如趁著齊國公不在大都,索性將他們這些人一網打盡。”

        裴后回頭瞥他一眼:“不必心急,貓捉到老鼠的時候可不是一口吞掉。想想郭嘉對付你兩個妹妹的手段,若是讓她這么容易死了,我又有何面目去見安國和臨安呢?”

        聽到裴后這樣說,太子心念一動,一直以來母后對于安國就十分縱容,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嬌慣。雖然并未見到多少慈愛,可從比對待自己要好上很多。難道只有安國才是母后所生,自己和臨安的身世都存在著疑問嗎?他想到這里,目光之中便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傷感和隱隱壓抑著的憤懣。

        裴后見他神色變幻不定卻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開口道:“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你無需在意。”

        太子有些不滿地上前一步道:“母后,您不是說過這件事情交給我去辦了嗎?現在事情還沒有辦完,至少那郭嘉還沒有死,咱們怎么能就此收手!”

        裴后微微一笑,絕美的面容上掠過一絲淡淡的嘲諷:“你是越發大膽了,我說過的話你什么時候可以置疑了?”

        聽到裴后這么說,太子心中就是一跳。他連忙跪倒在地道:“兒臣不敢,一切謹聽母后的吩咐便是!”說著他躬身退了出去,誠惶誠恐的模樣依舊顯的十分恭敬。

        太子離開之后,就看見簾幔輕輕一動。贏楚從帳子后面走了出來,他看了太子離去的方向一眼,向裴后道:“娘娘,請恕微臣多言,太子恐怕對娘娘還懷著異心,娘娘不可不防。”

        裴后冷冷一笑:“這個蠢東西,不管我做什么說什么,他都沒辦法消除自己這種荒謬的想法。可見這郭嘉還是真是厲害,不知不覺中,就讓我陷入了這樣可笑的懷疑!你說若是不將她徹底鏟除,我又怎么能放心?”

        贏楚神色平靜地微笑道:“微臣已經傳令王恭軍中的探子將消息透露給大歷,想必前線很快就會有吃了敗仗的消息傳來。到那個時候咱們就能名正言順地處死郭嘉,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娘娘不必著急,還不如好好地趁著這段時日折磨折磨她。”

        裴后微微一笑,目視著對方道:“好,前線的事情都交給你了,不論他們誰勝誰負,我樂得坐山觀虎斗。但是郭嘉……光是殺了她可不夠,她從前那般折磨安國,總也要讓她嘗嘗錐心之痛。”

        贏楚道:“娘娘英明!剛才我聽太子所言,陳留公主年紀漸長,而郭夫人又一直是臥病在床、身體時候好時壞,這樣說來齊國公出征在外,他就是對齊國公府眾人最大的打擊了。”贏楚說到這里頓了頓,笑容更深道:“娘娘,微臣現在就去齊國公府傳話,說那齊國公率軍出征,在沙場上受了重傷。”

        裴后轉眸笑了笑:“受了重傷?”

        贏楚笑得越發得意:“是,受了重傷,恐怕將會不治。”

        裴后微微蹙起來眉頭:“可是那齊國公并未受傷,此事遲早會被證實,假傳噩耗之事一旦敗露,豈不是……”

        贏楚冷冷一笑:“娘娘放心,戰場上山遙路遠,這消息真的傳過來早已是半月之后!這條消息一傳過去,就算要不了陳留公主的老命,也能把郭家人打擊的一蹶不振。娘娘,微臣會盡快捏造一份軍情戰報送到郭家人手中。陳留公主看到以后,一定會確信無疑的。”

        裴后微微一笑道:“這倒是個好主意。郭嘉啊郭嘉,這是你咎由自取,我要你的家人在飽受一番折磨之后,再嘗嘗家破人亡的滋味。”

        此時的齊國公府,陳留公主因為擔憂在外出征的兒子,所以一直在佛堂念經。因為太過憂慮,竟感染了風寒。在請示過在外面看守的禁軍之后,特意請了太醫入府為她診治。郭夫人、江氏以及李未央便都在一旁陪著。李未央看見了陳留公主揮退了送藥的婢女,便柔聲地道:“祖母,您這樣是不行的,若是父親和哥哥們歸來,看見您的病情加重,還不知道有多么憂心。”

        陳留公主重重咳嗽了兩聲,輕嘆了一口氣道:“我都一把老骨頭了,又有什么要緊,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平安歸來。”

        聽到陳留公主說這樣的話,李未央和郭夫人對視一眼。郭夫人便親自從婢女的托盤中端過那一碗藥,走到陳留公主的面前道:“母親,老爺在走之前曾經再三叮囑過,無論如何要我一定守好門庭,照顧好母親。若是您真的生病了,不吃藥怎么行呢?當初您還笑話我說我怕苦,怎么今日輪到您,您也這樣了?”

        陳留公主看到郭夫人憂慮的神情,不由搖了搖頭:“這些日子實在是辛苦你了,你自己的身子也不好,又何必來伺候我?我身邊有很多的婢女,還有嘉兒在,你放心回去休息吧。”

        郭夫人卻是堅持不肯離去,就在此時郭導掀開簾子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屋中的情景,卻是不動聲色地對著李未央道:“嘉兒,你怎么還在這里呆著,我有要緊的事情要和你商議,你先出來一下。”

        這話說得十分突兀,完全不像是郭導的為人。李未央笑容一頓,心中若有所悟,面上只是點了點頭,便要和郭導出去說話。

        陳留公主卻突然叫住了他們:“有什么話不可以在這里說?”

        郭導面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道:“祖母,您還生著病的呢,放心吧,一切有我們在。”

        陳留公主卻是并不相信,她是再了解郭導不過的,天大的事情到了他的面前也裝作若無其事。從剛才進門開始她就一直在觀察這個孫子的表情,郭導的神情不對勁,她怎么能不知道呢?她握住郭夫人的手,強撐著站了起來:“有什么事情,若是你不告訴我,就是嫌我的這個老婆子太礙事了!今后郭家的事情我再也不管,由得你們去吧!”

        郭導聞言面色一變,連忙跪下道:“請祖母恕罪,孫兒不是這個意思。”

        李未央知道郭導心急如焚,面上只是微微一笑,輕柔地道:“祖母,五哥也是一片好意,生怕您擔憂過甚,您就不要責怪他了。”

        郭夫人蹙眉道:“不要瞞著我們的了,有話就說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郭導看了李未央一眼,見她對自己點了點頭,才輕聲地道:“贏楚來了,要見祖母。”

        李未央聞言,不禁緊緊地皺起了眉頭:“贏楚,他來做什么?”

        郭導顯然心頭也在疑惑,他只是搖了搖頭道:“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親自稟報祖母,卻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我問他,他也不予理會。”

        黃鼠狼給雞拜年,又能安什么好心?李未央淡淡一笑,向著陳留公主道:“祖母,這件事情就交由我們去處理吧。”她隱隱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所以不希望陳留公主出面。

        陳留公主心中不安,自然不肯聽從:“你父親不在,我便是一家之主,又有什么事情要瞞著我?贏楚突然來訪,一定是有要事,否則的話也不會半夜到齊國公府來。我倒要看看這個人究竟要說什么!”說著,她掙扎著邁動步子向外走去,長時間的躺臥讓她全身發軟,還沒站穩就是一個踉蹌。郭夫人連忙扶住她,關切道:“母親!”

        陳留公主止住了她未出口的阻攔,只是輕輕抹了抹自己的白發,一絲不茍地道:“我一定要親自看看對方究竟要說什么!”

        郭夫人輕輕一嘆:“母親這個脾氣真是難改,也不知道愛惜自己一點。”

        陳留公主聞言,卻是微笑,神色莊嚴而鄭重:“常言道人老了就越發像個孩子,你們就當我這一回是太過任性,便依我所言吧。”郭夫人無奈,只能吩咐婢女取來披風,親自扶著陳留公主,一行人到了大廳之上。

        香霧縈繞中,贏楚正悠閑地坐在那里飲茶,見到陳留公主來了,他便微微一笑起身行禮:“贏楚見過陳留公主、郭夫人。”

        陳留公主淡淡地揮了揮手:“贏大人免禮,您請坐吧!不知有什么事要勞煩贏大人半夜前來相告?”

        贏楚面上笑容收斂了,仿佛不勝惋惜似的:“公主殿下,微臣本不該半夜前來打攪,只是此事實在事關重大,所以只好厚著臉皮前來,希望公主不要見怪。”

        陳留公主雖然年紀大了,但是此刻威嚴起來氣勢不減當年,當即沉下了臉,道:“贏大人,什么事你就直說吧。”

        贏楚不為所動,只是淡淡一笑:“在贏楚稟明之前,還請諸位要有心理準備啊!”

        聽到這樣的話,郭導上前一步,冷聲道:“贏楚,你究竟要說什么?”

        陳留公主和郭夫人對視一眼,郭夫人卻是搶先站了起來:“贏大人,請你有話直言。”

        贏楚輕輕一嘆:“既然郭夫人要贏楚直言,那我只好實話實說了。東面傳來消息說齊國公在戰場上不幸受了重傷,而鎮國將軍郭戎更是戰死殺場……”

        聽到這樣的一句話,一直在旁溫柔站著的江氏眼前一黑,猛然倒了下去,婢女一陣驚慌,趕緊上前扶住她。

        李未央看到這種情形,卻是上前一步,聲音凌厲:“你說什么?”

        贏楚淡淡道:“我是說郭戎將軍已經為國捐軀了,而齊國公也是身受重傷。消息傳過來這些時日,不知他是否已然遭到不幸……”

        郭夫人不敢置信地道:“我的兒子,郭戎他出事兒了?”她倒退一步,難以相信地搖了搖頭,眼中頓時蓄滿了淚水,隨即郭導一把握住郭夫人的手,道:“母親,先不要著急,把事情問清楚了再說!贏大人,您這消息究竟是從何而來?”

        贏楚神色平緩地道:“口說無憑,各位當然不會相信我。但是戰報在此,請陳留公主過目。”

        陳留公主再不多言,接過婢女傳過來的戰報看了一眼,雙手竟然微微發抖,那戰報也隨著她的手指不斷地顫動。

        贏楚冷冷地一笑:“還請公主殿下節哀!”

        陳留公主淚水再也忍不住,不停地滾落下來,身子猛然一歪竟向旁邊倒了下去。郭夫人再也顧不得自己傷心連忙上去察看,贏楚微微一笑:“戰報送到,我先告辭了。”

        李未央卻突然攔住了他,笑容冷冷地道:“贏大人,一封戰報又能說明什么?”

        贏楚輕輕一嘆:“我就知道郭小姐會不相信這樣的消息。也難怪,你本就是個多疑的人。不過……郭家的舊臣姜華你還認識吧?”

        李未央蹙了蹙眉,這姜華是父親的一個幕僚,深受父親器重,此次一同隨軍而去,不知道贏楚突然提及此人又是什么目的。她淡淡地道:“是,我自然知道姜華是什么人。”

        贏楚笑容更加和氣,但那銀光閃閃的面具卻為他的面孔添了一分猙獰:“就是他將這封戰報送回了大都,你若是不信,不妨好好問一問他就是了!”

        說著,他揮了揮手,示意跟在身后的護衛將人押進來。不一會,就看見風塵仆仆的姜華戰戰兢兢地走進了大廳。一見了陳留公主和其他人,立刻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道:“公主殿下、夫人!國公爺和大公子一個重傷,一個已然為國捐軀了呀!”他一邊哭一邊用袖子掩住了自己的面孔,仿佛不勝哀泣的模樣。若說剛才陳留公主還抱著一絲希望,此時卻是已經徹底地絕望了。她愣愣地看著對方,喃喃地道:“你……你說的是真的?”

        姜華連忙道:“是,我絕不敢對您說謊!國公爺對我是有大恩的,我早已經發過誓將來要以死相報,所以這回才不顧一切跟著他上了戰場。誰曾想到剛剛開戰,國公爺竟然中了流箭,軍醫已然說過不過是拖個一兩日!而大公子為了保護國公爺撤退更是亂箭穿心,咱們找到他的時候已經被戰馬踩踏得面目模糊……請您節哀!”

        李未央極度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面上:“哦,節哀?父親陣前受傷,你不在他身邊陪著,卻跑到這里來送戰報?姜大人,你還真是閑得很!”

        姜華一愣,聽到李未央口中自有嘲諷,不由有些氣惱道:“小姐,您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懷疑我姜華不成?不錯,戰報的確是我拼死送回來的,只因為事關重大,我才第一個將戰報送到了大都,但是按照規矩先報了刑部知曉,這才碰上了去刑部宣旨的贏大人……”

        贏楚冷漠地道:“皇后娘娘可是一片好意才會讓我送了這姜華回來,郭小姐不要冤枉了好人。”

        李未央冷冷一笑,對著姜華道:“我不是懷疑你,我是肯定你在撒謊!”

        陳留公主和郭夫人聞言,不由都是吃了一驚。李未央轉頭看向她們,溫言道:“祖母,母親,請你們不要相信這個人所言!父親和大哥絕對沒有出事。他們的隊伍不過是剛剛到了東邊才駐扎下來而已,根本就沒有開戰,又何來受傷之說?此人不過是個奸細,想要借此機會打擊我們而已!”

        聽到李未央這樣說,姜華不由立刻大聲反駁道:“小姐,縱然您是過于傷心,也不該胡言亂語呀!我姜華對您父親和大公子可是一片忠心,蒼天可表!這一次更是冒生命危險才將這一封戰報帶了回來,只因為是國公爺所托,我才親自來做這件事!我不管什么人想要借此打擊,可這封戰報是貨真價實的呀!”

        李未央神色平緩,一字字地道:“你可真是巧言令色,善于狡辯!來人,掌嘴!”

        贏楚吃了一驚,厲聲道:“郭嘉,你是瘋了不成?對一個忠心耿耿的人也要下次毒手?!”

        李未央冷眼瞧他一眼,道:“贏大人,這是我郭家的家務事,請你有多遠站多遠!”趙月立刻撲了上去,劈頭蓋臉就給了姜華重重的三十個耳光。姜華頭兩聲還大聲怒罵道:“公主啊,您看看小姐這是什么道理,居然誣陷忠良啊!”還沒幾下,他就被打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等到三十個耳光打完,他已經是滿臉紫脹,口角流血,軟癱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郭夫人剛開始還想讓李未央不要沖動,此時見到這種情形,也是驚住了。郭導卻一手抱胸在那里站著,面色冷凝。

        贏楚面色一點點變了,他沒想到李未央如此狡詐多疑,竟然想也不想就把人痛打一頓,可見心思之毒辣遠非尋常女子可比!

        李未央面無表情地道:“我和父親早有約定,若是前線有任何消息傳回來都必須是按照咱們事先約好的方法,絕不可能只是通過這一封簡單的戰報!你分明是為別人所收買,故意來取信于祖母。”她停頓了片刻,眾人屏息靜氣,不敢說一聲,只聽見李未央慢慢地道:“想你一介寒儒,在我齊國公府上卻是不知道受了多好的待遇。聽說前年你母親重病,是父親派人請了最好的大夫替她醫治,后來你無錢娶妻,也是父親替你安排宅子娶了媳婦,使得你安居樂業。你齊國公府上,吃著碗里的米,眼中卻是盯著外頭的金銀,根本就是一個見利忘義、忘恩負義的小人!你這種人,留著又有什么用!”說著,她向著站在門口的護衛冷冷地道:“將他拖出去,杖斃!”

        已經癱軟在地上的姜華忽然跳了起來,厲聲地道:“我冤枉,我無罪!國公爺的確是受了重傷,大公子也是為國捐軀了。小姐您不能這樣對我呀!國公爺您好好看看吧,我做錯了什么呀,對您一片忠心,好不容易將著戰報送到了這里,小姐卻這樣冤枉我呀!”

        贏楚面色變得極為難看,卻是僵冷著面孔一言不發。李未央喝道:“還不動手!”

        兩個護衛將姜華夾在中間冷冷地道:“是!”姜華驚恐地看那兩人,神經質地搖頭:“不,不!”他的眼睛在大廳中飛快的掃視,慌亂的尋求可以求援的對象。他拼命地想要向贏楚爬過去,可是贏楚去一甩袖子大步離去,他一轉頭又見到郭夫人臉色蒼白怔怔地站著,立刻如同見到救命稻草似的連滾帶爬,叩頭不止:“夫人,您救救我!我說的是真的!國公爺的確是受了重傷,眼看就要不治了。”

        郭夫人看著他,目光突然變得冰冷:“你說的是真的?”

        姜華不停地叩頭:“是,是,我說的是真的。”

        郭夫人一字字道:“你這種忘恩負義的小人,虧得老爺那么厚待你!再留著你的性命,真是天理不容!”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你們都是木頭不成,任由他這樣驚擾我母親嗎?”

        兩個護衛立刻上來,一左一右把姜華叉了起來。姜華見李未央是來真的,頓時心中一片震驚。他完全忘記了裴后許給他的榮華富貴,那些金銀財寶固然是好,可是若沒有命去享,又有什么用?他立刻道:“是,是假的,國公爺沒事,大公子也沒事!”

        婢女已然將江氏扶了起來又喂了茶水,江氏迷迷糊糊醒來聽了這一句話,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像是整個人又重新活了過來,臉色也慢慢變的好轉了。

        姜華不停地磕頭:“小姐,我是一時鬼迷心竅,再也不敢了!您就當我條狗,留我一條性命吧!”

        李未央神色不動,姜華立刻又去哀求別人。

        陳留公主滿頭銀發,面容卻是極為端肅,冷冷地道:“既有今日,何必當初?你這樣的吃里扒外,我們誰能救你?”

        郭導使了個眼色,兩個護衛一把把姜華拖出大廳,他死死抓著地縫,那指甲都摳斷了,鮮血立刻順著青磚地面流出兩道深深的血跡來,他大聲道:“我說,我全都說,是我怕死一路逃了回來,被皇后娘娘收買了!是她收買了我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小姐,您饒了我吧!”

        李未央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眼看著姜華被拖得越來越遠,還有凄厲的聲音不斷地傳來:“救命,救命啊!”

        郭夫人眼看著這一系列的變故,只覺得眼眶微微發酸,心頭也像是突然空了下來一陣陣發冷,郭素對這個人如此照顧,可到了關鍵時刻他不思圖報竟然反過來陷害主人。她看著李未央道:“嘉兒,多虧了你謹慎。”

        李未央眉眼平靜,溫柔道:“母親,姜華算什么,不過是一條裴后身邊的狗而已!狗的話,又有幾分能相信。”她說的是輕描淡寫,聽來卻是觸目驚心。剛才若非她殺伐果斷,逼出來姜華的真心話,恐怕現在陳留公主已然是要傷心致死了。

        陳留公主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道:“真是想不到,裴后居然還能用出這樣卑劣的手段!”

        常人通常會選擇讓別人來做這種事,而非自己的心腹,可裴后卻選擇了贏楚。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她就是這樣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來?其實今天她大可以派其他人來,但偏偏選了贏楚,可見她賭定咱們會相信姜華的話。另一方面……她要贏楚親眼瞧見咱們的痛苦,好回去向她繪聲繪色地稟報,她的心態已經扭曲到一定境界了。”

        說到這里,她走回了陳留公主的身邊,溫言細語地道:“祖母,以后不要那么輕信。這姜華雖然是齊國公府的人,可是咱們并不能確保他就對國公府忠心耿耿。今天出了一個姜華,明天還有可能是別人。除非我說此事可信,否則任何人所說的話你們都不要相信。你們應該相信父親和大哥的能力,他們征戰多年,經驗豐富,是不會這么輕易中裴后的圈套的!”

        陳留公主卻是搖了搖頭,面上露出無限憂慮:“你不知道戰場之上變數太多。裴后既然處心積慮要除掉國公府,她又怎么會不對你父親和你大哥下手呢?”

        原本已經緩過一口氣的江氏聽到這里,面色又變得煞白,李未央看她一眼,卻是微笑道:“祖母不必擔心,所謂吉人自有天相,他們自當沒事的。”

        陳留公主蒼老失色的唇邊竟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若是他們真的為國捐軀……身為將門子弟,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早已經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可若是被人暗害,你叫我如何去面對郭家的列祖列宗?我還是應該多為他們上一炷香。”她說完這樣的話,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在婢女的攙扶之下離去了。郭夫人和江氏追了上去,而大廳中只剩下李未央、郭導兩人。

        郭導正要說話,突然揚起眉眼厲聲道:“誰躲在那里!”簾子動了動,卻見到阿麗公主血色全失的面孔,她原本是聽到外面有喧嘩的聲音才會出來看看,卻不料大廳中竟然發生了這樣血腥的一幕。看著地上那一道血跡,不由心頭猛跳個不停,因為她還從未瞧過李未央如此冷酷的模樣。在她面前李未央如同姐姐一般溫和親切,不管什么時候總是微微含笑,雖然擅長心計,可卻從來沒有親自要過人命,可是今天面對姜華她毫不猶豫就突出了杖斃兩個字,當真是殺人不眨眼。

        李未央看著她,慢慢道:“這一回你認清我了,我就是這樣的人。凡是反對我的,我都會毫不留情地除掉,從一點看,我和裴后也沒有什么區別。”

        郭導反駁道:“不,你和她大有區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齊國公府,而裴后……恐怕沒有人能夠在她心中留下什么痕跡,她這個人只在乎權力,在乎地位,在乎她裴皇后的身份!”

        阿麗公主不好意思地道:“嘉兒,對不住,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太害怕了!”李未央似乎并不在意阿麗所言,只是回味了一遍郭導的話,突然轉過頭來道:“你剛才說什么?”

        郭導便重復道:“我是說你和裴后不同。”

        “不,不是這一句。”李未央截斷道:“你剛才說的下一句話是什么?”

        郭導猶豫了片刻,才道:“我說的是裴后只在乎權力、在乎地位、在乎她皇后的身份。”

        李未央聞言卻是若有所思:“不,我想裴后還有一樣東西很在乎。”

        阿麗公主驚訝地道:“她在乎的是什么?”

        李未央眉頭舒展,笑容慢慢深了起來:“最近這些時日我一直有些事情想不通,陛下說病就病,還病的這么巧,說明裴后早已經對他動了手腳。我瞧陛下那多年的頭痛癥恐怕就和裴后有關系……縱然不是裴后所操縱,贏楚獻的藥也有問題。”

        郭導不由皺眉:“這又說明什么嗎?”

        李未央目視著他,一字字地道:“她既然可以操控皇帝,可是這么多年來都沒有要對方的性命,除了維持權力的平衡之外我總覺得另有原因,可惜我卻一直參不透。剛才五哥的話突然提醒了我……”

        阿麗驚訝,隨即便脫口道:“這是不是說明裴后很在意皇帝?”

        李未央微笑:“是啊,若非真的在意這個人,她早可以殺了他,為什么要留他到如今?只要皇帝一死,太子名正言順的登基,她正好控制整個越西,這不就行了么?”

        的確,裴后既然可以操縱皇帝的病情,為什么不早點除掉他?這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對于皇帝這個人十分看重。按照裴后的心境,皇帝對她這么多年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情誼,甚至是忌憚、懷疑、打擊,她卻一直按兵不動,不對皇帝做出任何舉動,甚至連皇帝一步步削弱了裴氏的勢力,她都能無動于衷。這恰恰說明她的心底還是有一些重要的東西,或者說是一個重要的人,只是這個人不是她的兒女,而是那個坐在皇位上的男人!

        李未央想到這里笑容卻浮上了唇畔,她看著外邊漆黑的夜色,冷冷道:“這正好說明一個道理,世上沒有一個人是沒有弱點的。太子憎恨贏楚,所以他的弱點就是贏楚,贏楚對裴后忠心耿耿,他的弱點就是裴后。而裴后呢?她的弱點,如今咱們不也知道了嗎?”

        郭導卻還是有些猶豫,開口道:“既然咱們可以賭定她不會要皇帝的性命,那么事情的癥結就在此人的身上,可是宮中門禁森嚴,咱們又如何能見到陛下,想到法子治好他的病呢?”

        李未央笑容冷漠:“誰說我要治好他的病?現在可不是為他治病的時候,就讓他繼續躺著吧!”

        聽到李未央說這樣的話,郭導就是一怔,他突然不明白李未央的想法了,他想了想,道:“不能從皇帝那邊著手,那咱們就得另外想法子,這突破口……”

        李未央微笑道:“眼下不就有一個極好的機會,還是對方親手送上門的!剛才他不是說父親已然重傷了,可見前線戰事危急,趙月!”

        趙月立刻上前道:“是,小姐,奴婢在。”

        李未央道:“我現在立刻修書一封,你立刻送給王子衿。”

        郭導眉頭皺得更深:“這個時候,你找她做什么?”

        李未央淡笑道:“當然是要借她王家的力量一用。她們王氏不是一直自詡中立嗎?現在就是她說話的最好時機。”

        郭導腦筋動的再快,也沒辦法跟上對方的思路,神色不由變幻不定。阿麗公主更是一頭霧水,完全摸不著頭腦。

        李未央見連一向足智多謀的郭導都懵了,不由失笑:“夜深了,該早點回去歇息。”說著,她自言自語地道:“這天氣好象是要轉暖了。”隨后,她已然丟下他們步出了大廳,一步步走下臺階。看見她離去,趙月連忙追了上去。

        郭導還站在原地想不明白,阿麗公主笑道:“既然嘉兒說沒問題,你就相信她吧。她可從來沒有料錯的呢!”

        郭導長嘆一聲道:“是呀,現在連我都不明她在想什么了?也許只有元烈才能讀懂她的個性。”他這樣說著,卻是輕輕搖了搖頭,不再多言了。

        第二日,御殿之上,這個大殿異常寬大,足可容納數百人。地面上用黑色方磚鋪就而成,而這些黑色方磚細看之下,竟然能照出人的模樣來。殿內兩側分別有著四根頂梁圓柱,三四個壯漢合攏環抱都不能抱住一根,每根圓柱上都盤有兩條金色巨龍,龍頭朝上,張牙舞爪,一副威嚴無比的模樣。而順著漢白玉的臺階一直向上,在第九級臺階之上,有一處高高的平臺,正中位置,擺放著一把明晃晃的黃金盤龍椅,重達千金不止,華麗非常,而龍椅后面的那一面墻壁,雕刻有越西錦繡江山圖,和龍椅交相呼應,大氣磅礴。

        裴后坐在大殿正中龍椅旁邊那把稍小一些的椅子上,她身著皇后鳳袍,發髻高高盤起,其上左右兩側各插著四枚金簪,頭頂正中插著百鳥之王——鳳凰,鳳凰嘴中叼著一枚光艷無比的明珠,齊下墜出的一枚紅寶石正巧點在額心。頸項之上帶著雙鳳朝盤琉璃瓔珞,更顯得眉似遠山,眸若星辰,微微抿著的雙唇顯出不怒自威的儀態,重重紗簾掩住了她的眉目。

        自從皇帝重病,便由太子暫代朝政。遇有軍國大事,裴后也會在殿上與太子斟酌著處治。當然所有的政務并不能由他二人獨斷,朝中還有許多老臣以及各大世家的勢力。縱然齊國公府和王家都不在,裴后也不能開一言堂。只聽到重重紗簾之后,裴后聲音傳下:“今日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稟報?”

        御史丁衛站了出來,向著裴后道:“娘娘,昨日半夜贏大人突然去齊國公府上,只說齊國公受了重傷,而郭戎郭將軍已然陣亡。”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裴后沒想到這消息傳的這么快,郭嘉竟然敢捅破天,這丫頭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死。原本自己還決定過兩日就宣布這只是個誤傳,可現在總不能立刻就說這是個假消息……好在路途遙遠,發生誤傳也經常有的。她淡淡地道:“是啊,正是由齊國公最為親信的人傳回來的消息,想必是不會有錯的。”她說到這里,心頭卻是掠過一絲不悅,不知道為什么她覺得這件事情透著點蹊蹺。郭家人又是如何將消息傳出來的呢?那些沒用的禁軍日夜守候竟然都攔不住!她這樣的想著,不禁暗中咬了咬牙。

        御史丁衛立刻道:“娘娘,既然齊國公已然受了重傷,那東邊的戰事恐怕就要危急,依微臣看還是盡快選派能人前去吧。”

        他的話音剛落,太子就冷冷地道:“這件事情母后自然有決斷。”

        樞密使馮丹立刻開口道:“娘娘,此乃軍國大事,您自然不能一人獨斷。朝中的武將首推齊國公和鎮東將軍,偏偏他們二人都已然被派了出去,齊國公又受了重傷。現在最好的人選嘛……”他的話說到這里,目光卻在太子的面上遛了一圈:“陛下曾要御駕親征,可見他平定戰事的決心。過去是有過這樣的例子,凡是有皇帝出征,必當由太子相代!”他說完這一句話,眾人立刻明白了過來,目光看向了太子。

        皇帝都能御駕親征,作為太子你不是應該在這個時候力挽狂瀾嗎?太子面色微白,他現在才明白對方是沖著自己的來的,他連忙看向了紗簾之后,裴皇后動怒道:“大膽!”

        ------題外話------

        看到評論區,我才發現渣妹們是多么的可愛,多么的團結↖(^ω^)↗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投注 韩国快三能玩么 信誉最好的线上娱乐平台 特马历史开奖结果记录 菠菜捕鱼电玩 时时交流群 快乐飞艇可靠吗 黑龙江时时走势分析 河南快三号码遗漏图 重庆快乐十秘籍 谁知道MG赌场网址 搜狐足球比分直播 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双色球大乐透手机版 冰球运动员身体素质 广东女孩子好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