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6 打斷狗腿

    庶女有毒

    266 打斷狗腿


        很快,宮中送來了帖子,李未央接過一看,目光露出一絲驚訝。

        郭導看她神情異樣,便輕聲問道:“出了什么事?”李未央將那帖子遞給郭導。

        郭導看了一眼,卻是微微一笑道:“原來是賞菊宴。”

        李未央揚眉,目中露出一絲疑惑道:“五哥好像對這宴會很了解?”

        郭導向她解釋道:“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宮中的萬菊園都是菊花盛開,所以皇后娘娘會親自主持賞菊會,并派人搜集天下菊花的名品以供大家欣賞。”

        李未央若有所思道:“原來是宮中的慣例……”

        郭導理所當然道:“畢竟是皇后娘娘親自下的旨意,這個宴會是非去參加不可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裴弼剛死,她就有這樣的雅興,還真是叫人覺得奇怪!”

        郭導失笑:“你什么時候見過裴皇后驚慌失措過?裴弼對她而言是一個棋子。一旦這個棋子壞了她的棋路,她就會毫不猶豫的舍棄。當初的裴帆如此,如今的裴弼又怎么會例外?”

        李未央美目平靜地閃過一絲鋒銳的寒光:“我很想知道若是下個輪到她的親生兒子,她又會做何感想。”

        郭導不禁皺眉望著李未央,道:“太子是一國儲君,想要動他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嘉兒,你可有把握?”

        李未央冷冷一笑:“五哥放心吧,若是沒有萬全把握,我情愿按兵不動。”

        郭導看她并沒有要立刻動手的意思,這才緩緩松了口氣,道:“無論如何你還是要多加小心,這一次的賞菊宴……我怕其中有什么陰謀。”

        李未央目光悠然地看了窗邊那盆帥旗一眼,微微一笑道:“聽說這帥旗是十大名菊之一,元烈好不容易才弄到了這么一盆便捧了來,卻不知道皇后那還有什么樣的珍品,我真想一睹為快!”

        郭導瞧李未央一幅神色淡然的模樣,顯然是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中,不由輕輕一嘆道:“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裴后的下一步棋是什么,可惜這么多年以來,就從來沒有人猜透過她的心思。”

        到了賞菊宴那一天,宮女們在菊園中用綢緞圍起一個個錦帳,世家貴族的千金小姐們不過席地而座,一邊煮酒一邊賞花。而男賓們則三三兩兩選了好友,另外擇地而坐。若是往日里想要在宮中這樣愜意那是萬萬不能的,但萬菊園位于較為開闊的場地,賞菊宴說穿了實際上是百年來變相的相親宴會,也是各大豪門互相聯姻的大好機會,自然與平常不同。此刻寬敞的菊園之中各色的名菊亂人眼目,酒香陣陣縹緲,聞起來令人十分陶醉。

        阿麗公主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賞菊會,能夠讓她動容的不是那美麗的菊花,而是御廚用菊花做出來的各色糕點。阿麗公主一邊吃得十分開心,一邊問李未央道:“怎么還不見皇后娘娘?”

        李未央看了一眼菊園門口的方向,似笑非笑道:“重要人物總是最后才出場的,你不是已經見過裴后了嗎?怎么這么心急!”

        阿麗公主不屑地撇了一眼道:“我是不希望見到她!若非你說這里有好吃的,我是絕對不會跟你一起入宮的!”

        李未央不禁微笑起來,和阿麗公主在一起,天大的換煩惱也會化為烏有,這個少女實在是很可愛,她正在這么想著,卻突然聽見細微的腳步聲,不由轉頭一看,卻是滿面含笑的王子衿走了上來。

        李未央心中一動,站起身來,笑容和煦道:“王小姐,多日不見。”

        王子衿同樣是微微含笑:“我幾次三番下了帖子,郭小姐卻是不肯上門。若非皇后娘娘辦的賞菊宴,只怕我還見不著你!”

        李未央只是笑容淡淡,她一貫保持低調的個性和處事原則,輕易不參加名流宴會,也不感興趣,更何況和王子衿走得太近……只會引人注目。

        果然,有人見到王子衿和李未央站在一起,都悄悄向這邊望過來。那眼神之中有詫異,有窺探甚至還有一些隱隱的譏笑。王子衿恍若未覺,嘆息一聲道:“每次我和郭小姐站在一起,總是特別引人注目,大概所有人都以為咱們是情敵吧。”

        李未央淡淡一笑,她和王子衿的關系還真是十分奇怪,說是情敵,可王子衿從未鐘情過旭王元烈,說是朋友,對方上一回的所作所為又實在是不太厚道。應該說,亦敵亦友更為恰當吧。李未央瞧她一眼,沒有多說什么,目光卻是落在了不遠處面色蒼白的南康公主身上,她輕聲道:“公主殿下最近似乎過得不太順心。”

        王小姐微微蹙眉,面上掠過一絲不太自然的神情,不由上前一步低聲道:“我已經千方百計勸說過三哥,可是他的個性你是知道的,恐怕不那么容易屈服。”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屈服?王小姐何至于用上這兩個字?若是當初他不愿意迎娶公主,大可以向陛下提出來,何必做的如此委屈?聽說他不但沒有將那女子悄悄送走,反倒將她接回了王家,意圖納她為妾。你們當南康公主是什么,又當皇室尊嚴是什么,可以任由搓圓揉扁的面團么?”

        王子衿被一頓搶白,卻不能生氣,只是長嘆了一口氣道:“父親罵也罵了,打也打了,甚至一度被三哥氣得病倒在床。我身為妹妹又能如何?郭小姐,你可不可以為我指一條明路!”

        李未央笑容卻是十分漠然:“若是王小姐一心指望著外人去處理,那將來惹出什么大事來,可怪不得我們了!”她的提醒完全是出自好意,南康公主畢竟身份尊貴,雖然不得陛下寵愛,可是公主的身份是板上釘釘的。這王家的少爺也過于怠慢了,不但將女人領進門,甚至還要給個名分。如此明目張膽,實在是叫人心中發寒。

        王子衿見李未央神色冷淡,不由暗暗叫苦,其實她心中也是對三哥十分不滿,在幾個兄長之中王延的武功雖是最好,頭腦卻不很靈光,尤其經常被外人煽動,關于這一點,她和父親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可是這人啊,總是有一個壞毛病,越是壓制他反彈越是厲害。打不能打,罵不能罵,更加不可能將他驅逐出王府,只能任由他胡作非為了,想到南康公主近日所受的委屈,王子衿也不禁汗顏。她開口道:“不論如何,我會盡力壓制此事,絕對不會讓三哥鬧得南康公主不得安寧。”

        李未央其實很明白王子衿是個聰明人,她應該知道怎么做。只是看到南康公主蒼白神色和郭貴妃心疼的眼神,李未央還是覺得這樁婚事是一場錯誤,而那罪魁禍首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元烈有句話說得沒有錯,這個老頭總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喜歡亂點鴛鴦譜,渾然不顧人家的幸福。如今他糟蹋完南康公主的一生,顯然又要亂拉紅線,還想將王子衿配給元烈。李未央想到這里,目中滑過一絲深深的冷意。

        王子衿看著李未央,終究只能轉開話題道:“今日的名菊這么多,不知道郭小姐最喜歡那一株?”

        李未央聽到這話,目光便從南康公主的身上收了回來,她淡淡地道:“這么多的菊花,我獨愛墨荷。”

        李未央所說的墨荷便是一種墨色的菊花,說是墨色,其實是深紫色。色澤濃而不重,花盤碩大,花瓣中空,末端彎曲。在一眾色彩繽紛的菊花映襯下,凝重卻不失活潑,華麗而不失嬌媚。

        王子衿走近了一株墨荷,細細一瞧,只覺質樸無華、端莊穩重,尤其是花瓣如絲,花色如墨,格外顯得與眾不同。她點了點頭,微笑道:“這墨菊灑脫嫻靜不說,更兼晶瑩剔透、醇厚如酒,的確有一分自然天成,清絕飄逸的品格。郭小姐好眼光!”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不知道王小姐喜歡的又是哪一株?”

        王子衿指著不遠處的那一株鳳凰振羽,道:“我喜歡的是那一株。”

        李未央瞧了過去,只見到她所說的那一盆鳳凰振羽,花瓣向內抱曲,形似鳳凰朗朗起舞。看起來優美動人、光彩奪目,使人聞其名、賞其花便會聯想到鳳凰展翅的美妙姿容。果然是喜歡這樣奪目的花……李未央若有所思道:“原來王小姐喜歡的是菊花中的花王!”

        王子衿點了點頭,從容道:“賞菊和做人一樣,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最好,郭小姐難道不是這樣看的嗎?”

        李未央顯得漫不經心,悠閑淡然:“每一盆菊花都有自己的美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用處,何必一定要爭強好勝。須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王小姐事事想要做到最好,不覺得太累?”

        王子衿聽對方所言似乎有淡淡的嘲諷,她微微一笑道:“人各有志罷了!”

        就在此時,太監大聲道:“皇后娘娘駕到!”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向菊園門口看去。

        裴后一身華服,面容絕美,臉上含著淡淡的笑容,她環視四周,目光似乎在王子衿的身上輕輕掠過,最后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只是淡淡一笑隨后從她身旁走過。李未央在一旁行禮,只能瞧見裴后那層層疊疊如同祥云一般的裙擺從她的眼前掠過,李未央不禁瞇起了眼睛,這般氣勢和聲威,天下唯裴皇后所有而已!

        “好了,都平身吧!”直到裴后走到座位之前坐下,宮女們連忙匍匐著替她整理好裙擺,她才輕輕揮了揮手,所有人紛紛站了起來。

        江南侯夫人微笑著上前道:“娘娘,今日這一出賞菊宴辦得極好,尤其是收集的這數百盆名菊,真是讓咱們大開眼界。”

        皇后微微一笑道:“這都是太子的孝心,太子妃也跟著受累了!”太子妃聞言只是含蓄的笑了笑,神情越發謙卑。而那一邊懷中抱著孩子的盧妃,卻是眼含嘲諷。

        裴后看了一眼盧妃,竟向她招手道:“把孩子抱來給我瞧瞧!”

        盧妃立刻喜笑顏開,她抱著嬰兒上前遞給裴皇后,裴后不顧自己身上穿著華服,竟然慈愛的將那孩子抱在懷里,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溫柔之意。

        李未央遠遠瞧著每一個人的神情,卻是不動聲色。裴皇后目光悠然地看著懷中的孩子,外人看起來或許十分慈和,可在李未央看來,裴后那一絲溫柔并不曾落到眼底。

        盧妃為太子產下的是一個兒子,并且是太子的庶長子,這樣一來太子妃的地位不免受到了影響,所以她越發努力的巴結裴后,就想要將盧妃狠狠的壓制住。此刻太子妃瞧見裴后抱著孩子露出如此溫和的笑容,心情不禁緊張起來,更是難掩眼中嫉妒之色,而盧妃則是揚揚得意,下意識地低頭掩住唇角的得意。

        裴后看她們兩個人的暗中較量,卻是微微一笑,哄了孩子一會,隨手便將他交給旁邊的乳母,語氣淡淡地道:“這孩子和太子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我瞧著真是十分心愛,以后要多多抱進宮來給我瞧一瞧。”

        盧妃歡天喜地,連忙應道:“是!”

        太子妃的臉上神情更加難看,卻又不能不維持著太子妃的尊嚴,那神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李未央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這妻妾之爭十分有意思,若是將來加以利用倒是不錯。卻突然聽見裴皇后道:“你們都站著做什么,各自賞菊去吧。”

        聽到裴皇后這樣說,眾人不禁如釋重負。太子、靜王、還有秦王都圍著旭王元烈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元烈臉上明顯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卻還是被他們包圍著,沒有辦法出來找李未央。

        李未央看著元烈一臉苦惱、恨不得將太子抽飛的模樣不由好笑,正在這時候,郭惠妃卻命人讓李未央前去,李未央向阿麗公主略一點頭,便轉身跟著女官離去。見到郭惠妃手中舉著茶杯卻不喝,似乎神色不安的樣子,她上前兩步,柔聲道:“娘娘這是怎么了?”

        郭惠妃抬起頭看見是李未央,便向她招了招手:“過來坐吧,我有話要告訴你。”

        李未央點了點頭,便順勢在郭惠妃的下首坐下。

        惠妃嘆了一口氣道:“你母親身體還好嗎?”

        李未央略顯出一絲猶豫,道:“是,母親最近風濕又犯了,頭也總是疼,所以我便讓她臥床休息,沒有讓她來參加今天的宴會。

        郭夫人這是**病了,天氣涼了便會犯病。郭惠妃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隨后道:”本來這些話想要告訴你母親的……王延帶著那女子羞辱南康,而且毫不掩飾。我真是想不到王家竟然也有這樣的子弟,簡直丟盡了臉面!若是早知如此,我寧愿抗旨,也不會將女兒嫁給這樣的人!“

        李未央輕輕蹙眉,道:”王延又做了什么?“她素來只知道王延寵愛那個外室,卻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連郭惠妃都如此憤怒。

        只聽見惠妃咬牙切齒地道:”他竟然要求南康在半年之內生下兒子,若是不然……“

        李未央神色一變道:”不然怎樣?“

        郭惠妃卻是難以啟齒:”不然的話,他就要將那個小妾扶為平妻!“

        李未央冷笑一聲,只覺得荒謬無比:”我只聽說尋常人家娶妾,絕沒有聽說駙馬要娶平妻的,他的頭腦里究竟裝的是什么?!“

        郭惠妃搖了搖頭,同樣覺得不可置信:”是啊,剛才南康與我說起的時候,幾乎連眼睛都給哭腫了。真是為難這孩子了,她一直這樣忍耐著,恐怕再這么下去也忍不了多久,遲早要鬧出大事來。“

        李未央斟酌著用詞:”在知道王延有外室之后,我也曾派人去調查,得到的結論是……“

        郭惠妃一怔,連忙看向李未央,道:”你調查過那個女子?“

        李未央點了點頭道:”原本王延說她身家清白,可是調查之后發現那不過是王延為了掩人耳目做出的假身份,特意找了個家庭收養她而已。她原本出身樂伎坊,據說是罪臣之女,卻生得花容月貌,更兼才藝雙絕,引得不少達官貴人、豪門公子爭相纏頭,趨之若鶩。王公子對她傾心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在她的追求者之中,比王延更好的多的是,她為什么偏偏看中駙馬都尉?要知道尋常人是不會與公主殿下為敵的,這可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除非她的背后有更加強大的靠山,使得她根本就不畏懼成為南康公主的情敵,更不畏懼成為皇室的笑柄!“

        郭惠妃聽到這里,臉色變得異常陰沉:”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故意在背后推波助瀾,想要讓南康和王延這樁婚事難以維系?“

        李未央想了想,才低聲道:”我也不希望事情變得這么復雜,但事實如此不容狡辯。我想王家人心中也是有數的,所以他們也才千萬百計地阻撓那女子進府。可惜如今那外室已經身懷有孕,王延非要鬧著將那女子接進府中,以至于和鎮東將軍王瓊鬧得很僵,甚至將王瓊氣得病倒在床……不顧父親和家族,可見他已經被那名女子迷得神魂顛倒了,又怎么會把南康公主放在眼里?“

        郭惠妃的神色越發難看,她攥緊了手指,抬起頭目光筆直地看著不遠處的裴皇后,此時的裴后正親熱地和太子妃說著什么,神情十分輕松自在,郭惠妃咬牙道:”果然如此,她還是不肯放過我!“

        李未央搖了搖頭,裴后的所作所為絕不只是為了針對南康公主和郭惠妃,這一切不過是一個開端,后面一定有更大的陷阱在等著,只是對方究竟要怎么做呢?她舉目四顧,不由蹙眉道:”公主殿下去了那里?“

        郭惠妃嘆了口氣,卻又有些擔心:”剛才南康說心情不好要去走一走,應該就在這附近不會走遠的,我已經命宮女跟著她了。“

        李未央卻站起身來:”既然公主要散心,那我便陪著她就是,惠妃娘娘不必擔心,我會開解她的。“

        郭惠妃點了點頭,鄭重道:”那就拜托你了,千萬勸著她一些,不要讓南康這孩子想不開。“

        李未央轉身離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并不十分關心南康公主的婚姻問題,她關心的是裴皇后究竟想要做什么,似乎越接近南康,就越接近裴后的陰謀。就在李未央剛剛轉過一株梧桐樹的時候,卻看見南康公主身邊的貼身宮女江兒大步地走來,更是滿面倉惶,她一見李未央,如同見到救星一般,快步上前道:”郭小姐,您快救救我家公主吧!“

        李未央目光一肅,隨后道:”出了什么事?“

        江兒神色越發驚慌,她咬牙道:”是駙馬,駙馬他跟公主鬧起來了……“

        是駙馬的家務事?!所以這宮女明明很緊張,卻不敢宣揚出去,想到那兩個人如今的情景,李未央略一沉吟,便向江兒低聲道:”你速去向郭惠妃稟告此事,我去看一看。“

        江兒立刻應了一聲:”是!“飛快地轉身離去了。

        李未央向趙月道:”走,咱們去看一看!“

        因為出了事,李未央腳步如風地向不遠處的涼亭而去,剛剛走近了就聽見有男子的大聲吼叫和女子哀泣求饒的聲音。兩名宮女站在涼亭不遠處,皆是面色煞白,想要上前幫忙卻又不敢靠的太近,生怕激怒駙馬反而傷到公主。李未央看見這一幕,將胸口洶涌的怒氣壓抑了幾分才快步上前,趙月不敢猶豫,一臉寒霜地跟在李未央身后。

        令李未央沒有想到的是,眼前拳腳相加的兩個人,一個便是駙馬王延,而另一個則是她的四哥郭敦,兩人因為在宮中都沒有攜帶武器,皆是赤手空拳,卻是打的火熱。郭敦力大無窮,不知怎么竟將王延那一張漂亮的臉蛋打破了,嘴角更是血跡斑斑。王延則滿面怒氣,身子微晃,表情猙獰又狠毒,卻是出拳如風,一副要將郭敦置之死地的模樣,南康公主在一旁不停地要求他們住手,可壓根沒有人理會她!”全都住手!“那兩人沒有聽見李未央的話,李未央眼刀如風,趙月立刻撲了上去。

        此時王延正舉起一只瓷凳就要砸在郭敦的身上,千鈞一發之時,一只冰涼又堅毅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將他向后一扯,那力道極巧,王延自詡武功高強,偏偏躲避不及,竟被對方連扯了三步,一下子重重壓在廊柱之上。他悶哼一聲,暴怒地回頭,一下子就瞧見李未央就站在不遠處,卻是面容肅殺,眼中有雷霆之怒。

        郭敦的一只袖子已經被扯破了,胳膊上也是鮮血浸透,顯然是受了傷,南康公主一直面色蒼白,瞧見李未央來了,如同救命稻草一樣,快速上來摟住李未央的胳膊,眼淚簌簌直下:”姐姐,姐姐……“她的發絲散亂,小臉嚇得慘白無比,瞧見李未央的時候,激動不已,美眸淚水漣漣。

        王延盯著李未央,眼光十分狠毒,陰森森地問道:”郭小姐,你們兄妹還真是會多管閑事,這是我的家務事,難道你也要管嗎?“

        李未央輕輕地拍了拍南康公主的后背,柔聲道:”公主殿下不必害怕。“隨后她轉過頭來看著王延,那目光卻無比的冷厲,仿佛開刃的刀鋒一般,嘴角也噙了一絲沉沉的笑意:”家務事?!駙馬,你不看看打的是什么人,又是在什么地方打的!你以為皇宮也是你王家的后院不成?不管為了什么,你將公主殿下嚇成如此模樣,是要向皇室挑釁嗎?“

        聽到這話,王延越發怒氣澎湃,心生惡念,看著這一張清麗面孔,他恨不得沖上去給李未央兩拳,卻礙于一旁虎視眈眈的趙月不敢動手。他也知道李未央的身邊素來隨身帶著這一個武功高強的婢女。雖然這趙月身上沒有武器,可是她的拳風絲毫不亞于他們這些男人,絕對不能輕易動手!他強壓住怒火,冷冷一笑道:”你怎么不問問你四哥,看他闖了什么禍?“

        郭敦往地上啐了一口,卻是一顆牙齒混著血吐在地上,他冷冷地一哼:”我與南康公主不過是說了兩句話,這人就像瘋狗一樣沖了上來,非要說我勾引公主殿下,還對我百般動手挑釁,這種狗東西,真是叫人惡心!“

        王延怒聲道:”男女有別,你無緣無故跑來和南康公主說什么話,分明是你們倆早有奸情,我打死你,才不叫冤枉了你!“說完又怒視著李未央道:”郭嘉,識相的就趕緊滾,要不然我連你一起殺了!“

        李未央嗤笑一聲:”駙馬爺,您真是好大的口氣。“

        王延笑容更加陰冷:”這種敗壞門風的女人,再加上一個不知好歹的郭四少爺,我這是替陛下清理門戶!“

        南康公主終于怒意盈然,她猛地抬起頭,臉上雖然還有淚水,可是眼中透出強烈的恨意:”王延你血口噴人,我和郭四少爺清清白白,只不過在這里說了兩句話,在開闊的涼亭,身邊又帶著宮女,何曾有半點茍且?是你自己疑心生暗鬼,總是做些不三不四的勾當,才會懷疑別人。你在家中羞辱我也就罷了,到皇宮里還如此肆無忌憚!你這樣的人才是下流卑鄙無恥!“

        王延越發惱怒,沖上來就要對南康公主動手,郭敦離得較遠來不及抓住他,而趙月身形鬼魅一般,已經飛快的閃到了他的面前,將公主和李未央護得嚴嚴實實。

        王延怒聲道:”郭嘉,難道你還敢讓這個婢女對我動手不成?“

        李未央卻是不動聲色地一笑,眼眸異常陰冷道:”趙月,動手!“

        那些宮女們皆不知所錯地看著這一幕,倘若公主少了一根汗毛,她們也算活到頭了。可是眼前這局面,誰要是卷進去——只怕還要當場死于非命。還不等她們作出反應,就在電光火石之間,趙月竟然已經將王延**了。她一只腳踩著對方的膝蓋彎逼著他跪倒在地,聲音清冷凜冽:”駙馬爺,我家小姐讓你住手,難道你聽不見嗎?“

        王延昂著頭,桀驁不馴的模樣:”郭嘉,你真是有能耐呀,在皇宮里你敢對駙馬動手,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好了!看看到時候陛下還會不會包庇你郭家!“他敢篤定她是不敢動手的,郭嘉不敢跟王家反目成仇!

        李未央淡淡一笑,竟拔下自己發間的簪子,輕輕撫摸了一下,隨后緩緩上前兩步,將那鋒利的簪尖抵住了對方的咽喉,她微微一笑,聲音輕柔地道:”駙馬爺,我不喜歡別人威脅,每次人家威脅我,我心里就會很害怕,一害怕晚上就睡不著,長期失眠的人脾氣可不大好!“

        聽到她這樣說,王延臉色驟變,他怎么忘了這郭家的女兒在外面長大,素來和大都之中嬌弱的千金小姐個性不同,聽說還曾經和臨安公主杠上,這樣的女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得罪了她還能有好果子吃嗎?可如今他是騎虎難下,要他當面請罪那也是萬萬不能的,當下冷冷道:”你敢怎樣!“

        李未央手中一動,他的血終于從毛孔中滲透出去,血絲落到玉質的簪子上,立刻消失了,不留下一點痕跡。她的聲音格外溫和,在這種場景下聽起來卻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你猜得很對,我的確不會加重王家和郭家的仇恨,所以不會立刻宰了你。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我不會向你收一點利息!“

        什么利息?!王延的眼眸越發狠厲,他緊緊盯著對方,一只手攥得發白,胸腔劇烈起伏著:”你要做什么?“

        李未央轉頭看向南康道:”公主殿下怎么說?“如果南康公主此刻為王延求一句情,那李未央立刻轉身掉頭就走,絕不會再幫她一絲一毫。

        南康公主愣了一下,卻別過頭去道:”此人與我毫無干系!“

        她說完這一句話,李未央便微微一笑,轉頭下令道:”趙月,廢了他的一條腿!“

        王延終于慌了,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心底最深處的恐懼在一瞬間全部洞開。

        郭敦吃了一驚,他下意識地上前一步,卻不知是要阻止還是去幫一把手。

        趙月眼眸之中透出蝕骨的寒意,手風疾落,只聽見”咔“的一聲,骨頭被打斷的聲音,伴隨著王延一聲慘叫,那聲音極為凄厲,幾乎震動周圍樹上的飛鳥。王延整個面孔怪異地扭曲著,誰也說不清那是什么神情,狂怒或者大哭,像是痛苦到了極點,整張面孔已經沒辦法保持一個表情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風卷起了她束起的長發,她緩緩地走近了他,輕盈得像是隨時會被風卷起,但臉上笑容卻是十分的冷淡,叫人心底發怵:”駙馬爺,希望你記住這個教訓,這次是你的右腿,下一回就是左腿,再下一回……“李未央說著,用簪子笑瞇瞇地戳了戳對方的太陽穴道:”再下回,我就送你下去陪裴大公子,我想他一定會很高興見到你的!“

        王延感覺到劇烈的疼痛從右腿關節處傳來,痛得把他整個人都貫穿了。他看著眼前美麗的女子,卻仿佛透過那張美麗的面容看到了美人皮相之下那兇獸般的神情,此刻,他已經被李未央陰冷的模樣嚇壞了,甚至于忘了那右腿被廢的劇痛。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罪了讓你生不如死的人,眼前的李未央就是這樣的人,不知道為什么,在對方的那陰冷的目光中,他竟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原本的強硬已經全然都沒了,只是渾身打著顫,一個字發不出來。

        李未央越發笑得從容,她淡淡地道:”我知道駙馬爺是想要冤枉我四哥和南康公主,借以要挾她同意你那妾室進門,并且將她扶為平妻,可是我勸你以后還是學乖一點,好好敬重公主殿下,不要惹她生氣,否則的話……“她的話沒有說完,笑容卻漸漸變得陰柔而狠厲,”你給我好好想清楚,要是再犯混,我有千百種的手段對付你,叫你生不如死。“

        王延恐懼地盯著她,沒有出聲。李未央轉頭,眸中帶著笑意,十分清閑道:”公主殿下,駙馬不小心從臺階上摔下來,摔斷了右腿,你還是盡快找人帶他回去醫治的好!“

        南康公主臉上的悲傷已經變得支離破碎,嘴唇隱隱發顫,盯著王延的眼眸有著刻骨的恨意,她雖然單純年輕,但畢竟也是皇室的公主,但對方竟然當著郭家人的面這般羞辱她……此時她已經不再為王延這樣的人傷心了,她只恨剛才沒有借此機會殺了他!她忍住怒火,吩咐宮女道:”你們過來,將駙馬爺扶著出去!就說他酒后失態,從臺階上滾下來了!“

        李未央微笑道:”待會只怕宴會上的人就都要知道了,公主殿下是否要早作準備。“

        南康背過身子,用手指偷偷地擦去眼角的淚,才轉身對李未央道:”我回自己宮中換一身衣服,待會兒我會向眾人解釋,絕不會叫他們冤枉郭四公子的。“

        李未央一低頭,只見南康公主的手腕之上有一圈青色瘀痕,可見王延下手有多狠,要不是郭敦在場,恐怕南康公主真要受傷了,這樣的婚姻繼續下去還有什么必要?李未央輕輕搖了搖頭。看著他們離去,她才回到涼亭之中,目光冷冷地看著郭四道:”四哥,今天你這禍闖的可不小!“

        郭敦撓了撓頭道:”我知道自己莽撞了些,可是我真的只是與她說了兩句話而已,那個蠢東西就沖了過來!“

        這是擺明了故意設計你!李未央看著他茫然,不由嘆息道:”她畢竟已經嫁了人,雖然你把她當做表妹一般的關懷,可是外人卻不會這樣想!人家就一直在找這樣的機會來抓南康公主把柄,你們還如此明目張膽地在這里說話。“

        郭敦皺緊了眉頭道:”只有他這種齷齪的腦袋才會說出那么下流無恥的話!“

        李未央目光悠遠:”恐怕這不過是剛開始……“

        郭敦滿臉不解:”嘉兒,為什么你說的話我都聽不懂?“

        李未央微微一笑,卻不再多言了,隨后她向郭敦道:”待會宴會上就要鬧起來了,我不愿意看見那些人的嘴臉,你先去吧。“

        郭敦點了點頭,便下了臺階,走到最后一步的時候卻又忍不住回頭看李未央道:”嘉兒,今天都是我的錯,對不住,把你也一起連累了。“

        本來這件事和郭敦就關系不大,王延是故意找茬罷了!李未央搖頭示意無妨,眼看著郭敦也跟著離去,旁邊的趙月才擔心地道:”小姐,您廢了駙馬爺的一條腿……“

        李未央神色冷然地道:”這是他咎由自取!若是事事都要忍讓,那做人還有什么意思?更何況南康不只是他的妻子,更是越西公主,他卻絲毫不曾給予敬意,這樣一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我廢他一條腿已經對得起他了,若不是顧忌到王家,今天我就要了他的命!“

        聽李未央說得如此陰狠,趙月不禁神色一變:”小姐,您好長時間沒有發這么大的火了。“她仔細一想,似乎小姐一直對這種負心人很是厭惡。畢竟王延已經迎娶了南康公主作為正妻,當初他沒有拒絕這門婚事,回過頭來也該好好對待公主,卻偏偏要迎娶什么外室。娶就娶了,緣何還要為了那個女人回過頭來逼迫公主。這樣一個品行如此低劣的男人,難怪小姐這樣憎惡,想到這里,趙月便明白了幾分。

        良久,李未央突然聽見腳步聲,一側頭便看見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向她走過來。他的頭發披散著,隨著風輕微的鼓動,臉上帶著半邊面具,雖然看不清那半邊的臉,但是另外半邊露出來的面容卻是眉眼俊俏,格外俊美,人站在哪里,就能感到空氣也彌漫著一派優雅,可惜一頭烏發卻遮不住蒼白的面色,眼神亦是蒼茫渺遠。

        李未央看著他,卻覺得聞到了一種奇異的血腥氣息,神色之中露出一絲警惕。

        那人仔細地勾起嘴角,笑容很是動人:”我看見那一幕了,郭小姐好膽量,連駙馬都敢傷,我以為自己這一生都不會再看見第二個如此膽大的女人了。“

        第二個?李未央目光冰冷地望著對方:”你是何人,為什么要帶著面具?“

        那人嘆了一口氣道:”帶了面具是因為我這半邊臉已經毀了,就算給你看也看不出原先的模樣,那不過是一團被刀絞得血肉模糊的皮肉。再說天長日久,這面具已經和我的皮肉長在一起,再難分開了,怕玷污了您的眼睛。“

        李未央聽到這里,不由有些驚訝,眉頭也皺了起來,她沒有見過這個人,而且他的模樣看起來不像太監、更不像官員,今天雖然參加賞菊會的人很多,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宮中隨意走動的。更別提這個人衣著奇怪,說話不清不楚,就連那一張銀制的面具也如此的奇特。

        她第一次覺察到了一種莫名的不安,因為對方眉眼之間閃動著一種凌厲狠絕,不需面目猙獰就能令人從心頭冷到腳底,仿佛自己早已被他看穿了……她不欲與他多言,已經緩步下了臺階。卻聽見那人微微一笑道:”郭小姐,你相信前世嗎?“

        李未央突然止住了腳步,她猛然地轉過頭,目中含了一絲震驚:”你剛才說什么?“

        那人只是微笑,笑容中卻含了一絲詭譎:”我是問,你相信前世嗎?“

        李未央的笑容冷淡了下來,眸中冷光更盛:”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那人卻是毫不在意,輕輕嘆息了一聲道:”您的面相很好,鳳顏龍頸,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之命。“

        李未央目光一凝,看著對方道:”我當是誰,原來是個江湖術士!“

        那人眸中寒光似幽蓮綻放于靜夜:”我是不是江湖術士,郭小姐心中最清楚,你已經忘記自己的過去了嗎?“

        李未央心中漫過一絲涼意,只是冷聲道:”那你說說看,我的過去是什么?“

        那人的聲音輕緩卻字字如刀:”郭小姐的過去只有兩個字。“

        李未央目視著對方,眼眸深沉:”哪兩個字?“

        那人一笑,意態悠閑,那笑容竟似看著獵物在網中掙扎:”背叛。“

        李未央的雙手在袖中緊緊地攥了起來,可是面容卻越發溫和美麗:”說得不錯,的確是背叛,可這兩個字倒算不得準,世上誰沒有經歷過背叛呢?“

        那人淡淡道:”郭小姐自己心如明鏡,當然知道曾經發生過什么事情,可是你知道未來會如何嗎?“

        李未央幽幽一嘆道:”未來?有誰能夠看清自己的未來呢?“

        對方注視著李未央,目光深切:”郭小姐,你今年有一場很大的劫數,若是過不了這個劫數,恐怕就會隕落。“

        李未央眸子里寒光閃閃,面上卻不動聲色地嗤笑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一個江湖術士之言?我面呈吉相,今年有大利可圖,為什么要相信你?“

        那人搖了搖頭,目光譏誚地道:”世**多虛妄無知,狂妄自大。我言盡于此,信與不信全在于郭小姐自己,告辭!“說著,他已經轉身翩然遠去。

        李未央看著對方的背影,良久都沒有動作,趙月突然提醒道:”小姐,有人來了。“

        李未央轉頭,看見的是王子衿嬌美的面容,不由神色冷淡道:”你一直在旁邊聽著,從什么時候開始?

        王子衿嘆了一口氣,道:“從你命人打斷了我三哥的腿開始。”

        李未央冷冷一笑:“看來你是來找我算帳的。”

        王子衿搖了搖頭道:“父親倒一直想打斷他的腿,可惜終歸是下不了狠心。所以我要謝謝你,而不是怪你。少了這條腿,三哥也能少做點怪,我們家更能平靜一段時日。”

        還真不是一般看得開,光從這點看,對方就不是蠢人。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別人因為我做了這樣的事情來謝我,王家人果然是獨特!”

        王子衿不語反笑,目光突然落在李未央的面上,只見對方眼神帶著一絲戾氣,不由上前一步道:“郭小姐,剛才那個人所言……”

        李未央目光一凝:“你都聽見了嗎?”

        王子衿點了點頭道:“剛才那個人——若是我沒有記錯,他應該就是裴后身邊的第一術士嬴楚。”

        李未央眉頭一揚:“嬴楚?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巫醫嗎?”

        王子衿若有所思:“不錯!正是那一位。事實上他首先是裴后身邊的謀士,其二才是大夫,謀士是殺人的,醫生是救死扶傷的,兩者結合在一起才真是奇怪!而且此人師從巫圣足足有二十載,深得巫術以及藥理的精髓,再加上心性狠毒,機智百出,絕非常人能比。所以你要多加小心,我看他……似乎是盯上你了!”

        李未央淡淡一笑,卻是不以為然道:“多謝王小姐的提醒。”

        王子衿猶豫了片刻,才又出言提醒道:“剛才他說的其他話或許是模棱兩可、故布疑陣,只有關于你的面相卻并不完全是胡說八道……”

        李未央目光帶著一絲驚訝,瞧著王子衿道:“王小姐不是不輕易不算卦嗎?為什么突然與我說這樣的話。”

        王子衿搖了搖頭,難得真誠道:“我說的是你今年命中有劫的事。”

        李未央淡淡一笑:“我這一生大劫小劫無數,若是那么容易死今天也就不會站在王小姐面前了。你不必替我憂慮,但,還是多謝王小姐的關心!”說著舉步預走。

        王子衿的聲音卻在身后遙遙傳來:“他說的是真的,你今年真的有大劫,請務必多加小心!”

        李未央腳步一頓,卻沒有回頭快步離去了。

        ------題外話------

        拿狀元一直積極的想要客串,果斷不怕SHI,要不把繁花和拿狀元湊一對啊,譜寫一曲浪漫的邂逅PS:有哪位親要領養栗子童鞋,她看完今天的標題,一定以為自己的腿被咔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我純潔的大眼(⊙o⊙)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我要请问云南快乐十分钟 江西新时时组三全选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篮球运动背心 pc蛋蛋预测大神吧 mg摆脱赢了2万 10月1日云南11选5 快乐十分万能8码组合 新浪彩票彩客网 二八杠技巧 重庆时时后2星走势图 时时彩怎么杀两码组合 炸金花正确搞鬼方法 今晚15选5开奖号码 福彩3d今日专家预测777 快速时时彩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