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8 趙氏覆滅

    庶女有毒

    248 趙氏覆滅


        花園之中依舊是一派歌舞升平,言笑晏晏的模樣,眾人誰也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客人們一邊飲酒,一邊觀看歌舞,不多時,只見到一輪圓月東升,宮女們紛紛擺出月餅,柚子,石榴,芋頭,核桃,花生,西瓜等果品,送到了眾位王公大臣及千金貴婦的桌前。人們看著眼前皓月當空的美景,再分食供月的果品,一派其樂融融的模樣。

        阿麗公主好奇地道:“今天究竟是什么節日,為什么還要特地大擺筵席來慶祝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公主來自草原,對于我們越西的習俗還不是很清楚,今日是中秋佳節,農歷八月十五,僅次于春節的第二大傳統節日,因為是秋季的第二個月,又稱仲秋。中秋時候,月亮十分**,象征團圓,所以,我們又總是叫它團圓節。”

        阿麗公主聽得連連點頭,又問道:“那你們祭拜的是哪一位天神呢?”

        李未央看著那一輪圓月,神色恬淡地道:“祭拜的是月神,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遙向青空拜月,也有些人家是拜木雕的月神像,更多的則是張掛木刻的月亮紙,公主半個月前曾經和四哥一起去看過拜月亭和望月樓,那就是過去拜月的古跡。還有至于距離大都三十里開外的一座月壇,則是為皇家祭月專門修造,你從草原到這里來,一路上也曾是看到過的。”

        阿麗公主聽完,不禁若有所悟道:“原來還有這么多講究。”

        李未央淡淡一笑,阿麗公主就像是好奇寶寶一般,什么都要刨根究底。

        就在此時,突然聽見花園門口有人朗聲道:“陛下,元烈有要事啟奏!”

        眾人都是一驚,歌舞方歇,皇帝抬起眼皮,看了急匆匆走過來的元烈一眼,面上似笑非笑道:“剛才還在到處找你,你卻是跑到了何處,又有什么事要稟報?”

        元烈十分鄭重的神情,開口道:“回稟陛下,微臣剛剛是去討捕朝中逆賊!”

        皇帝面上含了一絲疑惑,眼眸深處卻劃過一絲冷芒:“逆賊,哪里來的逆賊?”

        元烈朗聲道:“逆賊趙拓、趙祥和、裴忠等人,擅自在朝中結黨,欲圖攔截忠良,謀逆禍亂國家,所以微臣已經搶先一步,將他們全部抓起來了!”

        裴皇后目光一凝,裴忠是裴家的旁支當中很受器重的一個年輕人,她將對方調到禁軍之中,對方也不負眾望,一步一步的爬到了如今的位置。可是,元烈說拿人就拿人,竟然絲毫也沒有顧忌自己的面子。她瞳子極亮,仿佛燃燒的火焰,一字字道:“不知裴忠是如何得罪了旭王,以至于你連通報都沒有,直接就抓人了呢?”

        元烈笑容溫和而目光森冷道:“回稟娘娘,今日齊國公的兒子郭導攜著重要的證據想要面君,可偏偏那裴忠和趙祥和二人竟然勾結起來,意圖在宮門口攔截郭導,搶奪他身上的證據,被我發現后還想要殺人滅口,請陛下明鑒!”

        皇帝臉色微微地變了,道:“哦?是什么樣的證據?”

        元烈笑容如常,大聲道:“請陛下允許郭導上殿。”

        皇帝大手一揮道:“準奏。”

        一時之間,席上眾人都是議論紛紛,神色各異。太子目光陰沉,心中暗叫不好。不一會兒,眾人就見到郭導神色匆匆走到了御前,恭身跪地行禮道:“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淡淡瞥了他一眼,眸色之中沒有絲毫的異樣,口氣也很平淡:“你手中是什么證據?”

        郭導大聲地道:“回稟陛下,是一本賬冊!”

        眾人聽到這里,面上都露出了疑惑,到底是什么樣的賬冊,能夠讓趙祥和居然和裴忠聯合起來要在宮門口攔截郭導?

        太子面沉如水道:“眾人都是在一定的時辰統一入宮,郭導,你為什么例外?現在這個時辰,裴忠阻攔你也是理所當然的。”

        郭導冷哼一聲道:“殿下,事有輕重緩急,若郭導沒有天大的事,斷然不敢打斷陛下的盛宴!可縱然旭王殿下借給我一面陛下御賜的金牌,裴大人和那趙祥和二人卻還是堅決不肯放我進宮!不但如此,他們一上來就要搶奪我懷中的這一本賬冊!”

        太子聽到這里,冷笑一聲道:“旭王,不知道你剛才是如何追捕逆賊的,又是哪里來的護衛!不論是誰,進入宮中必須卸甲,難道說你還帶了人埋伏在宮門外頭不成嗎?你這是意欲何為!”

        元烈微笑道:“我是奉旨討逆,太子難道不知道嗎。”

        太子面色疑惑,問道:“奉陛下的旨意?陛下什么時候有旨意讓你討捕逆賊了?”

        皇帝淡淡一笑,心道這個小子出了事情還要自己來兜著,分明是篤定了他不會袖手旁觀,他一揮手道:“算了,是朕給了他旨意,今夜可以帶三百護衛,在宮門口隨時待命。他出動他們是經過朕的允許,太子不必顧慮。”

        太子聽到這里,臉色極為難看,他根本就已經看出了皇帝的意思,分明是故意袒護著旭王元烈。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么不管出了什么事,父皇對元烈都毫不猶豫的偏袒!像自己明明是他親生的兒子,卻從來也得不到他的好臉色!太子咬牙,緊緊閉上嘴巴,不由自主地捏緊了手中的酒杯。

        李未央微微一笑,元烈這個人就是會耍賴,對自己如此,對他父皇也是如此,只會蹬鼻子上臉,叫你無可奈何。他分明是吃準了皇帝不會問他的罪,才會在宮中如此肆無忌憚。這樣也好,事情鬧得越大,趙家人越是沒有辦法收場。

        元烈用鋒利的眼神環顧四周,最終看著皇帝道:“陛下,難道您不想看一看是什么樣的賬冊,以至于趙家人非要搶奪不可嗎?”

        皇帝的目光看著元烈,隨后又落到郭導的身上,無可無不可地吩咐身邊太監道:“呈上來。”

        郭導畢恭畢敬的將一直護在懷中的賬冊放到了托盤之上,太監一路捧著托盤,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之下奉給了皇帝。

        裴皇后的眉目微微帶了一絲冷芒,可神情還是那般的鎮定,絲毫也不為所動,旁邊太子的面色卻已經沒有那般鎮定了,握住酒杯的指節也是隱隱發白。

        皇帝取過賬冊,太子的心也隨之就是一動,同時,他心里也把裴弼罵了個狗血噴頭,對方明明保證過這一次會做得十分干凈利落,郭導再也不可能平安回到大都,那一本賬冊,更絕不會被人知曉!可究竟是怎么回事,郭導平安回來不說,現在竟然連賬冊也完好無損的帶回來了!

        這一本賬冊封面是朱紅色的,赫然寫著“永歷二十二年”幾個工整的楷體字,皇帝修長的手指在封面上輕輕地撥了撥,終于掀開了一頁,然后目光陡然凝在了朱筆之上!郭導大聲道:“如陛下所見,今年總共撥付趙宗的軍餉是二百萬兩白銀,可是實際作為軍餉在用的僅五十萬兩,虧空竟然達到一百五十萬兩之巨!”郭導的聲音響徹在整個花園,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花園中早已經沒有人說話,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皇帝定定地看著郭導,開口道:“這賬冊——你是從何處得到?”

        郭導沉聲道:“這賬冊是從一名叫做楚良的軍師手中得到,他原先是趙宗身邊最為信任的幕僚,這本賬冊也一直收存在他的身邊,可是趙宗為人最為多疑,他擔心楚良會泄露秘密,于是秘密派人將他家中一十三口全部誅殺,還要殺了楚良滅口,楚良心中早已料到會有這么一天,假意交出一本抄本隨后自盡。趙宗以為再無后患,誰知楚良卻秘密的將這一本賬冊留在了心腹之人的手上。他的心腹便是楚家的族弟,楚綏末。楚綏末只是趙家的一個軍奴,在軍中并無職位,也不引人注目,他和楚良之間的關系并沒有幾個人知曉,所以他才能夠平安的保存這賬冊,一直到趙宗身死為止。隨后他見我二哥被人誣陷,旋即猜到此事必定與這本賬冊有關,他就帶著這賬冊悄悄潛逃出了軍營。當時趙祥和正忙于緝捕我二哥,對一個小小的軍奴逃走之事并沒有放在心上,當他得知原來逃走的軍奴和楚良有密切關系之時卻是已經晚了。”

        “后來他們的確派出了人來追殺他,只不過楚綏末謹慎小心,一路潛藏在難民之中逃到了賀州,我在賀州找到了他,才得到了這一本賬冊。請陛下明鑒!”

        李未央垂首看著眼前的酒杯,酒液在月光下散發出淡淡熒光,事實上,郭導這話說一半留了一半。他在信中說,那個逃跑的軍奴已經被趙祥和誅殺了,而這本賬冊上頭記載的也只是只言片語,證據并不十分的充分。當然這件事情太子和裴弼并不知曉,他們真的以為這楚綏末還是想方設法送出了賬冊,并且就在郭導的手中。

        郭導眼眸深沉,一字字道:“此事牽扯到朝中大臣,一個處理不好,就會使剛有起色的赫赫戰場勝利化為泡影,所以這本賬冊必須讓陛下第一個瞧見!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有陛下的照拂,赫赫邊境才不至于重新陷入動蕩,戰火中的百姓也方能夠平安,悉陛下明斷!”

        他面色十分鎮靜,說話也很有力度,眾人瞧在眼中,不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大家都知道郭家的五位公子中,郭大穩重,郭二驍勇,郭三狡詐,郭四敦厚,唯獨這郭五公子,風流有之,瀟灑有之,卻從未聽說有什么賢名。可是如今看來,著實是個人物。不但會說話,連拍馬屁的功夫都是爐火純青,第一次見到皇帝,就說出如此有水準的話,真不知道郭家是燒了什么樣的香火,竟然有這樣一個出眾的兒子。

        皇帝良久未言,齊國公緊緊盯著他,心中想到這一出戲還是有些冒險,若是陛下執意不肯處置,那郭導可就犯了死罪。他正預備加一個砝碼,卻突然聽見“啪”的一聲,皇帝將那一本賬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郭導心頭就是一跳,不禁擰起了眉頭,誰也不知道他心里是多么的緊張,只有李未央。事實上,在郭導傳回來的那一封信上,已經將一切向李未央和盤托出,他所找到的證人已經被對方暗殺,所謂的賬冊也不過只有三分之一,而剩下的三分之二早已經被對方縱火焚燒了。他根本沒有實在的證據,今天這一局,不過是鋌而走險罷了,若是皇帝不認這本賬冊,或是他覺得證據不夠充分,不肯追問趙家人的罪過,那這件事情就等于是白忙一場。

        郭導不禁咬緊了牙關,他沒有看向李未央的方向,更沒有抬頭,李未央卻是神色如常,旁邊的阿麗公主緊緊攥住了她的衣袖道:“嘉兒,現在怎么辦?”

        李未央面上沒有一絲的變化,慢條斯理地道:“公主不必著急,證據或者不充分,端看陛下的圣意而已。”

        皇帝的個性,李未央可以揣測一二,就目前看來,他正缺一個向趙家……不,是向裴家發作的借口!這可不就是瞌睡送枕頭么!李未央的面上含著一絲清明的微笑,食指下意識地撫了撫無名指上的鑲水玉琉璃扳指,動作十分輕柔。而那邊的郭導雖是神情淡然,卻是極力忍住心頭的不安,只有李未央注意到,郭導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栗著。

        皇帝面色陰沉不定地看著眾人,卻是一言不發,氣氛僵冷。

        就在這時候,元烈眼中閃過一絲幽光,上前一步大聲道:“陛下,如今已經有了物證,而剛才那趙祥和和裴忠的舉動也證明了他們意圖想要謀取這證據,若是這本賬冊不是真的,他們何至于如此驚慌失措,要在宮門前動手呢?這正好驗證了郭公子所說的話,當初郭衍也是因為發現了這本賬冊才會受到構陷,請陛下早下決心!”

        皇帝此時已經想明白了事情的詳細,看元烈此次的行動,目標分明是要證明趙家人的罪過。他冷冷一笑道:“年輕就是好啊,有沖勁沒有顧慮,什么也不想、不說、不動,就敢往宮里闖!你說是不是啊,齊國公?”

        齊國公連忙站起身來,恭身向陛下行禮道:“請陛下恕罪,小兒無知,惹怒了陛下,還請陛下寬宏大量,看在他一片忠心體國之上,原諒了他的莽撞,若真要降罪,請陛下降罪于我,是我教子無方,才使得他如此膽大妄為!”

        太子冷笑一聲,如果皇帝不認這本賬冊,現在郭導手頭又沒有人證,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辦法落趙家的罪過。

        誰知下一刻,皇帝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聲音中絲毫不掩飾快意道:“好,果然是虎父無犬子!”說著,他的眼睛瞇起來,起初神色還算得上平靜,慢慢的,眼中變得冷厲無比,他久居深宮,不喜歡上朝,可是對于權力的把握,卻比任何人都要牢!其秘訣,無外乎對于每一方勢力的牢牢掌控!這一個賬本,只剩下原先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并不足以證明趙宗貪墨軍餉的罪過,又沒有人證,自己若是偏袒趙宗,大可以當做一無所知,告郭導一個誣陷忠良的罪過。只不過,裴家的手伸的太長,已經超過了他能容忍的范圍,這一根多出來的藤蔓,還是及早砍掉為好!

        皇帝臉上的神色十分復雜,既帶著些贊許又帶著些難以掩飾的怒氣,厲聲道:“真正落在軍隊身上的不過是五十萬兩,剩余的一百五十萬兩——”說著他重重怒喝道:“全都流進了他趙宗的腰包!一個小小統帥,天子之臣,何其貪婪,何其狂妄,簡直是無法無天!”

        眾臣一驚,全部起身,紛紛跪下道:“陛下息怒。”

        李未央微微一笑,及時低頭,掩住了眸子里的嘲諷。果然,她所料不錯,皇帝就缺這么一個處置趙家的借口,這一局固然冒險萬分,但她還是賭贏了!

        皇帝的胸口劇烈起伏,臉色也是異常的難看,雷霆之怒道:“竟然敢侵吞巨額軍餉,趙宗這個老東西死得好!”

        向來皇帝說話都是十分的平和雍容,眾人此刻見到他說出如此粗俗的話,顯然是怒到了極點,誰都不敢吭聲,連頭都不敢抬,哪怕是所有的女眷都離席站起,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所有人之中,唯獨裴皇后還坐在原地,高貴從容,面上似笑非笑。

        “這個老鼠,毒蟲,流氓,國之蛀蟲!”皇帝大聲地咒罵道,臉上的肌肉猙獰的抖動,幾乎可以說得上破口大罵。所有的臣子都噤若寒蟬地匍匐在地,頭垂落在地上,哪怕是太子,也是一聲不吭,生怕成為皇帝發作時的犧牲品。

        皇帝看到眾人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厲聲道:“把趙家的那些畜生都給朕壓上來!”

        元烈一揮手,護衛立刻把趙拓、趙祥和以及裴忠一同押了過來。

        趙拓已到近前,身上朝服都皺在了一起,仿佛受了委屈的模樣,伏地叩首道:“微臣參見陛下,陛下救命啊!旭王殿下什么不說就闖進朝房,捉了微臣要面君,微臣冤枉啊!”

        皇帝冷哼一聲道:“趙拓,你知罪嗎。”

        趙拓抬起頭來:“臣歷三朝,現在又侍陛下,只知道忠心為朝廷辦事,不知道有何罪過。”

        “趙拓,好一個巧言令色的人,你協助你大哥趙宗疊施奸謀,貪墨軍餉,圖謀不軌,此為謀逆之罪!”

        趙拓吃了一驚,立刻又叩首:“臣現為中書令,一直按照陛下指令行事,從無逾越!再者趙宗是微臣的大哥,與我為至親,確實常來常往,然而微臣相信大哥的人品,他是被人誣陷,什么貪墨軍餉,純粹是子虛烏有!陛下,微臣實在不明白,您為什么要偏幫郭家!微臣替大哥叫屈,替自己叫屈,替趙家叫屈啊!”

        皇帝陰冷一笑,喝令道:“把這老賊拉出去!嚴刑審問,一定要查出幕后主使!”

        趙拓心頭這才惶恐起來,他原指望裴后開口,可半天都沒等到,聽皇帝口氣,知道今天不能善了,立刻老淚縱橫,在那里叩首不已,哀求道:“陛下,請念老臣為國忠心辦事多年,饒老臣一條活命,臣愿削職為民,永不返京!”

        可是,眾禁軍在皇帝的指令下,上前如同捉貓一般就要捉拿他,趙拓這時候更加慌了神,他竟然不顧顏面,死死摳著地面上的青磚,指甲都斷裂了也還不肯松手,大聲道:“陛下,陛下,饒命啊!”

        李未央的面上劃過一絲冷淡的笑意,目光卻是筆直地盯著裴后,如今就是一個大好機會,只要裴后開口求情,她就能拖裴家人下水!快!快!趙大人你可要叫的更加凄慘一些才好,讓裴后不得不開口,我才好進一步動手!

        裴后目光陰冷地盯著這一幕,眼睫動了動,似乎就要開口。

        關鍵時刻,皇帝突然捂住了自己的頭,閉目仰天,喘著粗氣,一下子坐在了御座之上。

        看來皇帝真是頭痛癥犯了,李未央緊緊皺起了眉頭,他這到底是什么病,為什么一發怒,就會如此的可怕。

        裴后看了皇帝一眼,目中劃過一絲冷芒,卻是突然坐穩了位子,毫無再開口的意思了。裴后不動,太子不動,裴家人自然不敢動,事實上,對于喜怒無常的皇帝,大家都是十分的害怕,生怕下一個倒霉的就是自己。

        這時候,趙祥和和裴忠都是嚇得夠嗆,趙祥和大聲道:“陛下,微臣父親和伯父都是冤枉的,微臣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您不要聽郭導在這里胡言亂語,誣陷忠良!”

        顯然,趙祥和還是不肯認罪,雖然對不能把裴后徹底拉下水感到遺憾,可到了如今,再沒有留下趙家人性命的必要!縱然審問,也是什么都問不出的!元烈冷冷的一笑道:“陛下,古來不用重刑,犯人是不可能說出實情的!”

        皇帝頭痛得目眥欲裂,面上越發惱恨,冷笑一聲道:“把鐵籠抬上來。”

        眾人一聽,面色都是一變。只見到太監們很快抬上來一只黑黝黝的籠子,足有一人高,頂部只有一個能容納頭顱的小口,邊緣上豎有數個小木橛,此籠上粗下尖,看起來十分古怪。皇帝冷冷一笑道:“你們看這東西如何呀。”

        眾人面色都是巨變,卻是滿場靜寂,誰都不敢言語。阿麗公主問李未央道:“這是什么東西?”

        李未央輕輕蹙眉,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也沒有見過。”

        郭夫人面色卻是微微發白,她輕聲道:“這鐵籠乃是陛下首創,十分的可怕。”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皇帝大手一揮,已經有禁衛將趙祥和硬生生置于籠中,將那木橛向內漸推,還未多久,只聽見趙祥和厲聲慘叫起來,聲音凄厲的仿佛穿透云霄,帶來一種毛骨悚然的戰栗之感。緊接著他的頭頂露出一個湯勺大小的窟窿,護衛拎來一個鐵桶,竟然將一大勺滾燙的油灌進趙祥和頭頂上的窟窿,轉瞬之間,他的頭頂開始冒起縷縷青煙,滾燙的油在里面咝咝作響,趙祥和被疼痛折磨的拼命掙扎,怎奈身體被死死壓住,無法動彈。折磨到這里,皇帝一揮手,木橛又逼近三分,眾人眼睜睜看著一縷白色的腦漿竟然從趙祥和的腦中迸發,穿透籠子,向天空噴射而出,那人片刻之中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

        皇帝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他向著裴后道:“皇后覺得此籠如何呀。”

        裴皇后只是溫柔微笑,矜持地說了一句:“一次兩次尚可使用恐嚇手段,若長此以往,其法就會不靈驗,陛下將來還是要換個法子。”

        皇帝眼中戾氣極重,只是勾起嘴角道:“皇后放心,我的刑法甚多,你不用多慮。”

        皇后淡淡一笑,面上卻是一派平和。

        尋常刑部問案,一般都用速成之法,白日不許睡覺吃飯,晚間不許睡覺打盹,萬一犯人熬不住,審訊的時候務必敲撲撼搖,不許他們入睡,用這種法子,往往只有三成的人會開口。若是對付剩余不開口的人,刑部就會用一些審訊的非常手段,鐵夾,棍棒,鞭子,蠟燭,辣椒水等等東西,而這眼前的鐵籠,則是目前刑罰之中最為可怕的一種。所有人看到那種腦漿迸出的場面,都會聞籠色變,很多人連看都不敢看,都會急忙招認。所以,這籠子效果奇好。

        阿麗公主看到這一幕,早已經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面上也是十分的恐懼,李未央轉頭看她,柔聲安慰道:“公主不必害怕。”

        阿麗公主見李未央神色不變,沒有絲毫的恐懼,她不禁開口道:“嘉兒,你膽子也太大了,依我看,你們這位皇帝,他真是個……”

        她的話沒有說完,李未央卻向他搖了搖頭,示意她謹慎小心,阿麗公主面色一變,趕緊住口。在她看來,這喜怒無常的皇帝簡直是一個妖魔,對于惹他不順心的人,沒有絲毫的容情。

        皇帝冷笑一聲道:“如此看來,既然趙家是貪墨了軍餉,那郭家的兒子必定是冤枉的了,眾愛卿以為如何呢?”

        現在這種局面,誰敢說半個不字呢,于是所有人皆伏地山呼萬歲,稱頌皇帝的圣明。

        皇帝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十分厭倦地道:“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吧。”說著,他已經轉頭離去了。

        所有華服寶帶的文臣武將,并無數女眷都匍匐在地,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皇帝的眼中,也不過就是滿滿的倦怠與漠視。

        李未央抬起頭來的時候,只聽到皇帝的嗓音里含有笑意,如同任性的人期待著惡意的游戲,隨即只剩下他那一件飛揚的袍子,仿佛一對巨大不祥的羽翼,一閃而逝。

        宮中女眷也紛紛退去,裴皇后最后一個站了起來,她的面上始終是十分平靜,沒有絲毫的怒容。李未央真的很想知道此刻的裴皇后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惜她知道,沒有人能夠猜透對方的心思。

        眾人都是噤若寒蟬,目光怔然地看著皇帝退去,這一個人在他們的眼中等同于噩夢。這許多年來,皇帝不是沒有作為,簡直是太有作為了一些,他每一次的舉動,都會讓人覺得十分的干脆利落,而且驚恐。這驚恐二字,怎么看怎么覺得不適宜放在一個皇帝的身上,他的行為,實在是跟自己的身份過于不相稱。等到皇帝皇后和諸位妃子都離去,大臣之中才炸開了鍋,立刻便有人起身向齊國公恭賀道:“恭喜國公爺了,你的兒子這一回可是洗脫罪名!”

        是啊,既然有罪的是趙家父子,那郭衍自然是無罪的,現在他只需要一道赦令,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回到大都,恐怕還會官復原職呢。

        齊國公聽到這樣的話,面上卻沒有多少驚喜之色,只是淡淡地道:“承您吉言了。”說著,便轉身離去。來人討了個沒趣,轉頭便與人道:“你瞧這國公爺,可真是深藏不露啊,誰知道他家老五竟然還能虎口拔牙!”這樣說著,一眾人等都紛紛竊笑了起來,只是這笑容之中,或多或少都流淌著那么一些酸意和畏懼。

        郭家此次作為,一是有旭王撐腰,二是得陛下支持,所以才能進行得如此順利,當然,趙家人過于輕信也是一個方面。若非他們沒有發覺郭家人是有意設了圈套引他們上鉤,何至于會被當場捉住,怎么都被辦法洗脫自己的罪名,真是一幫傻蛋!人們在笑的同時,也不免為郭家人這個計策暗中叫好,證據不足,那沒關系,挖個坑讓你自己跳進來不就人贓并獲了嗎,這種鬼招也不知道是誰出的……

        而這時候,李未央也起身向外走去,卻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冷哼,李未央腳步不停,微微一笑道:“裴大公子以為如何?”

        一直坐在人群中不動聲色,靜觀局勢發展的裴弼淡淡一笑道:“引蛇出洞,真是個好計策。”

        李未央點頭,側目道:“難道裴公子沒有事先預料到么?”

        裴弼看著朗月,長嘆一聲道:“就算我已經預料到了又如何,那趙家父子究竟是剛愎自用,不肯全然聽我的指揮。也是他們命中有此一劫,我也莫可奈何呀。”他這么說著,面上倒不像是有多遺憾,可李未央知道,現在裴弼的心里一定是恨毒了自己,他面上越是云淡風輕,心里越是怨氣橫生。

        這一出局是裴弼與裴后共同布下的,裴弼設下圈套誘騙趙宗陷害郭衍,再殺了趙宗將一切栽贓到郭衍的身上,隨后啟用納蘭雪這一顆暗樁,意圖將整個郭家人一網打盡!這一出局,布得甚妙,環環相扣,不愧是下盲棋的高手,其中還帶了一絲裴后的影子。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裴大公子,可知道納蘭姑娘已經殞命了嗎?”

        裴弼冷冷一笑道:“不過是一顆棋子,何足掛齒。”

        此時他們已經步出了花園,月光明晃晃的扎人眼睛,李未央笑了笑,神情安然愜意道:“這世上最難算計的就是人心,縱然是棋子,一旦她有了自己的意志,也會脫離棋盤,你說對不對?”

        裴弼冷冷一笑道:“是啊,本來讓她執行的計劃,可不僅僅是那一封密信。”

        李未央在這一瞬間突然停住了腳步,腦海中猛的竄起了一個念頭,脫口道:“你們原先還想用納蘭雪來殺我,對不對?”

        裴弼的眼中無比陰冷,嘴角卻含著一絲戲謔的笑,唇角一撇道:“是啊,你猜得不錯,原本我是想要讓她這么做的。”

        李未央大概也能窺知一些對方的意思,一方面從外圍包抄郭家,另外一方面從內部滲透,讓郭家人自相殘殺,自斷臂膀。同時,還要讓納蘭雪挑撥自己和陳冰冰以及郭家眾人的關系。事實上,納蘭雪做得很好,她成功的離間了郭陳兩家。若非李未央早已在郭家站穩了腳跟,只怕郭家的其他人也會因為李未央對納蘭雪的偏幫,而對她產生怨恨,這樣一來,更可以疏遠李未央和郭家眾人的關系,讓李未央在郭家眾叛親離,無所依靠。最后,只要納蘭雪在李未央的飲食之中下一點藥,她還有命在嗎?李未央是很謹慎小心沒錯,可納蘭雪畢竟醫術高明,她在衣物茶水中,甚至在其它一些細枝末節的地方留心,就能夠對李未央動手!

        李未央嘴角銜起一絲輕笑道:“看來,我也小看了裴大公子,這一出局,布得是天衣無縫。”

        裴弼冷淡地一笑道:“再天衣無縫的計策不也被你看透了嗎?今日天底下的風光,全讓郭家占去了!”他眼角一縷清光掠過,李未央便聽出了嘲諷之意。

        李未央目光清冷:“你們將我的心思算計得如此準確,選擇的人也是恰到好處!只不過,用了這樣的招數,就不可能再用第二次,我真的很想知道,裴家到底要如何扳倒郭氏!”

        裴弼微微一笑,自信道:“那就請郭小姐拭目以待吧。”

        李未央并不在意,只抬起清亮的目光與對方平靜相視,裴弼最恨她這種神情,眸中掠過一點銳利的星火,隨即又轉頭冷聲道:“告辭了!”說著,已經快步地向園外走去。

        月光之下,元烈輕飄飄地走到了李未央身邊,微微一笑道:“今天這件事情辦得還漂亮么?”

        李未央瞋他一眼,眸子里閃過一絲笑意:“真是夠冒險的,連我都為你捏了一把冷汗,若是剛才陛下不肯站在你的身邊,你又要如何呢?”

        元烈似笑非笑,神情自若道:“我既然敢這么做,當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即便他不肯認賬,我也有法子逼得他認了!”

        李未央瞧他神色自信,不禁輕輕一嘆道:“我看陛下是要被你氣死!”

        元烈笑道:“氣死也就罷了,他那樣暴烈的性子,誰也受不了!”

        這一對父子,真是誰瞧誰都不順眼,卻又彼此那般的在意,李未央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他們兩個這種詭異古怪的關系,細細思量起來,他們恐怕是這天底下最奇怪的一對父子了。

        回到郭家,李未央卻送走了元烈,隨后含笑立于門戶之外并不進門,趙月在旁邊等候著,一直等到郭導進了門,李未央才上前微笑道:“五哥一路辛苦。”

        郭導只將頭輕輕一點,微笑道:“有旭王的掩護,我這一路走來,還算順利。”

        李未央不再多言,事實上她早已知道,郭導在這一路上遇到無數次的暗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個軍奴,得到了賬冊,可卻偏偏還是丟了證人和三分之二的證據,唯獨的三分之一本賬冊還是他從大火之中搶救出來的,若是有一點不慎,郭導就不可能再回到大都來,他的這份拼命,足以讓人動容。

        話還沒有說完,郭導卻仿佛心事重重道:“我已經聽說了納蘭姑娘的事。”

        他一開口,李未央便收斂了笑意:“是四哥說的嗎?”

        郭導露出懇切的神色道:“我初時觀那納蘭雪的神情便覺得她有點奇怪,可卻說不出究竟有哪里奇怪,我想嘉兒你心里也是這么想的,依你這么聰明的人,本不至于被她迷惑。”

        李未央被說中心事,心頭掠過一絲惋惜,口中卻是實話實說:“我不是被她迷惑,而是因為我對她產生了同情和親近之意,以至于這樣的感情最終蒙蔽了我的心竅,使得我沒有辦法懷疑她,或者縱然我懷疑了,也會不斷的勸說自己相信她有苦衷。”

        郭導十分理解地點了點頭,開口道:“你也是用心良苦。”他們兩人之間氣氛十分和諧,郭導的眼中始終有熠熠的光澤。

        李未央微微一笑,已經與他兩人并肩向內走去,郭導面色白皙,五官文秀,那一雙烏亮的眼睛落在李未央身上,只專注的看著她,李未央心中一動,目光依舊淡然平靜。郭導心中頓有暖意,柔聲道:“你和旭王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五哥還欠你一句祝福。”

        李未央一怔,可見郭導神情中帶著笑意,她這才放下心來,開口道:“我只怕父母親還不能同意我們的婚事。”

        郭導搖頭道:“阻力不在父母親的身上,只要你好,他們斷然沒有不同意的,只怕宮中的惠妃娘娘和靜王那兒……”

        郭導說到這里,李未央卻是不以為然道:“此事暫時還不必提,等到合適的時機,我自然會向父母親稟報的,到時候,我若真是要嫁,誰也阻攔不了我!”

        郭導點了點頭,李未央的性情他是很清楚的,靜王從未曾入她眼中,又何足懼哉?

        在那烏發的掩映之下,隱約露出李未央臉上白玉般清冷的光澤,郭導的目光帶著憐惜,輕輕的拂來。李未央的發間插著一根玉簪,銜著亮盈盈的墜子,在燈火璀璨的映襯之下,搖曳出透明而冰冷的光,不知不覺間,隔絕了他的目光。

        靜默片刻,郭導突然正色道:“現在我只擔心二哥他……”

        李未央想了想,以旁觀者的冷靜道:“如今雖然二哥已經洗脫了冤情,但如何讓他在最合適的時機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才是最重要的,畢竟,在陛下的赦令到達之前,他還是一個罪臣。”

        郭導心頭已經十分暢快,大聲笑道:“不管如何,今天這件事情終于是大獲全勝,咱們應該好好慶賀一番!走吧,現在就去見父母親,向他們稟報這個好消息!”

        “還需要你稟報嗎,剛才在宴上大家就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了。”李未央知道他是要刻意營造一種輕松的氣氛,便微微一笑道:“現在他們正高興著,要將一切稟報給祖母知曉,咱們快去吧。”

        第二日,皇帝的赦令便下來了,與此同時,郭衍和齊國公一起進宮向皇帝負荊請罪,并說明當日逃走的原因是被人追殺。既然郭衍已經不是欽犯,那郭家窩藏他的罪名也就不復存在。尤其郭衍向陛下陳述當時戰場上的實情,令得陛下更為震怒,竟將趙家一眾官員全部革職查辦,凡涉及貪墨軍餉的人,一概斬首,其余人等,流放三千里。

        這樣一來,皇帝不但將郭衍官復原職,而且大加贊賞,賜以重金,好好撫慰了一番。可是回來以后,李未央瞧見郭衍神色卻并不見多么的歡喜,她的心中不免起了些微的頓悟。

        等到皇帝頒旨的第二日,郭衍即將返回邊境之時,郭家人卻突然發現,二公子失蹤了。郭夫人在郭衍的房中仔細查看了一番,卻見到郭衍連一件隨身的衣服都沒有帶走,不禁落寞地道:“這個傻孩子,究竟去了哪里呢》”

        李未央嘆息一聲道:“若是想要知道二哥去了哪里,其實并不難。”

        郭家人一時都抬起頭看著李未央,露出詫異的神情。李未央含著一絲溫和的笑容,搖頭嘆息道:“去瞧一瞧納蘭姑娘的骨灰還在不在,若是不在,那二哥就是帶著納蘭姑娘遠行去了。”

        郭夫人轉念一想,瞬間懂了兒子的用心,她的面容也浮上了一層明暗不定的陰影,人生如此,常常錯了一次就錯了今生。原本那么相愛的一對璧人,卻是**分開,郭衍終究是愧對于納蘭雪的,所以這一次當他已經洗脫了罪名,不再會連累家族之后,就掛印而去。陪著納蘭雪的骨灰,暢游天下,再也不知所蹤。

        從前,他曾經為了郭家背棄納蘭雪,如今他又為了納蘭雪永遠的離開了郭家、郭夫人長嘆了一口氣,轉而驚覺,也許這一回他的兒子是要做真正的自己,不再執迷于家族的束縛了,這對于他而言,未必不是一種幸福,縱然如此,郭夫人不自覺的淚流滿面。

        當他是郭衍的時候,只能選擇家族。但當他不再是郭衍了,他一定會選擇納蘭雪。李未央嘆了一口氣,走上前去,輕輕地攬住了郭夫人的身體,柔聲道:“母親不必擔憂,你還有我們呢,是不是,五哥?”

        此時,郭導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袍,瀟灑地倚在門邊,嘴角上揚,呈現優雅的弧度,他微微一笑道:“母親,你還有我們。”

        李未央溫柔地看著郭夫人,心中卻是閃過無數念頭。可惜這一回裴后過于狡猾,不肯開口為趙家說項,否則倒霉的定然不只裴忠一人!但——趙家不過是開胃菜,現在就該拿裴家開刀了!敢用納蘭雪來算計她,就要做好付出百倍代價的準備!

        ------題外話------

        編輯:你看你,太無情了,對所有打賞獻花的孩子一概無視,都不點名表揚下,她們不愛你了

        小秦: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騙我的!

        編輯:不要無理取鬧,毀三觀啊!~

        小秦:……好吧,我就是懶的,>_<,感謝一直以來支持我,給打賞,給鮮花,給熱情留言的孩紙們……

        編輯:有沒有行動?

        小秦:我以身相許吧……

        編輯:嘔,從今后你還是繼續無視吧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快3中奖绝招最新126 牌九至尊大还是双天 澳客竞彩 云南快乐时时今天 时时彩计划后二下载 云上娱乐游戏平台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宝苑国际薛国刚 手机重庆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 重庆时时彩官网平台 北京pk10跨度走势图 六肖王论坛一肖中特 民间现实二人麻将玩法 彩票顺口溜 金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