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2 大鬧一場

    庶女有毒

    242 大鬧一場


        郭夫人守在兒子的旁邊,眼淚一滴一滴落在了他的臉上,李未央只是沉默地在一旁看著,心頭有點后悔,如果當初元烈那一株人參留下,可能郭衍不會有生命危險。雖然她也知道對于目前的郭衍來說,人參是無濟于事的,可總還是聊勝于無。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有人稟報道:“夫人,陳家送了百年赤芝來。”

        郭夫人愣了一下,隨即看向了李未央。李未央靜默片刻,才輕聲地道:“拿進來吧。”

        婢女應了一聲,隨后便將一個紅色的錦匣,著兩個人畢恭畢敬地抬了進來。李未央瞧了一眼,向郭夫人道:“母親,二**送來的這一棵百年赤芝十分罕見,我曾聽人說過上了百年的赤芝和千年人參一般是可以續命的。”隨即她問那丫頭道:“二**有沒有說過,這東西是給誰的?”

        婢女恭敬回答道:“稟小姐,陳家的人放下靈芝就走了,沒有說起到底要送給誰。”

        郭衍那一日的所作所為,已經和陳冰冰斷絕了關系,她此刻送了這靈芝來,是對納蘭雪致歉,還是對郭衍念念不舍呢?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郭夫人看了一眼床上的兒子,嘆了一口氣道:“那么依嘉兒你看,這件事情能怎么辦呢?咱們能不能相信她?”

        李未央淡淡一笑:“二**有時候會犯糊涂,但也是人之常情,這靈芝是送來救命的,咱們沒必要和自己過不去,當然要讓病人服下。”

        郭夫人輕輕皺起了眉頭:“大夫已經說了,衍兒的傷他沒有什么法子,不過是拖得了一日算一日,就算是有了這靈芝也是沒辦法救命的,你將靈芝入藥讓納蘭姑娘服下吧。”

        李未央看著郭夫人,眸子里有一絲吃驚,不由開口:“母親,那二哥他……”

        郭夫人搖了搖頭,眼眸里是難得的堅持:“靈芝對于你二哥沒有多大的用處,可是對于納蘭姑娘卻是可以救命的,所以我才會讓你將靈芝喂給她。若你二哥現在還保持清醒,他也會這樣做的,這是我們欠人家的,我不能讓衍兒不甘心,為了這欠人的性命而耿耿于懷,嘉兒,你說我做的對嗎?”

        李未央看著郭夫人,卻見到她美麗的面容之上滿是憂愁,而眼睫也沾上了淚珠,輕輕嘆了一口氣道:“母親說得是,女兒這就按你說的辦。”說著她吩咐身邊的趙月將這靈芝送去給納蘭雪。

        陳家的百年靈芝只有一株,而且效果顯著,第三天的早晨,納蘭雪竟然就情醒了。李未央去看望她,納蘭雪倚在床上,聲音微弱:“我又給郭家添麻煩了,是不是?”

        李未央笑了,只不過這笑容之中,卻有幾分連她自己也說不清的復雜,眼下這件事情,她總覺得很是古怪,冥冥之中仿佛有一雙手在推動整件事情的發展。不只是納蘭雪,郭衍,自己,還有郭家的每一個人,仿佛都在那人的算計之中。看著眼前面容憔悴的納蘭雪,李未央不愿意多說什么,聲音輕柔:“母親已經有了關照下來,吩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顧納蘭姑娘,等你痊愈之后,再送你回去。”

        納蘭雪搖了搖頭道:“是我自己太過任性了,一離開大都就發生這么多事情,可見那裴家人是不肯輕易的放過我。若是我早聽郭小姐的勸告,繼續留在大都,可能……”說著,她的手已經附撫上了自己的面頰。

        李未央看到這一幕,便知道納蘭雪是早已知道自己面容被毀了的,便出言安慰道:“納蘭姑娘自己就是一位名醫,定然知道傷疤想要痊愈得要一年半載的,說不定過些日子納蘭姑娘的容貌……”

        納蘭雪失笑道:“相貌這種東西,我向來就不在意,所謂女為悅己者容,現在我還有什么人要去愉悅呢?”她這樣說著,神情之中有說不出的落寞。

        李未央心頭一動,看著她道:“納蘭姑娘,你對治療劍傷可有心得嗎?”

        納蘭雪眼神之中露出了疑惑,道:“不知道郭小姐所說的劍傷是傷在哪里?”

        李未央咬了咬牙,他們請來的大夫都說郭衍沒救了,只不過是拖得了一日算一日,而他胸口的劍已經拔了出來,但傷口已經潰爛,若不及時診治,只怕郭衍就要英年早逝了。李未央對郭衍沒有什么感情,反倒有幾分不滿,但她不愿意眼看著郭衍和納蘭雪一對有情人就這樣天人永隔,她沉思片刻開口道:“納蘭姑娘,你現在生著病,等過兩日我再與你說。”希望郭衍還能繼續拖兩日吧。

        李未央這樣想著,便站了起來,納蘭雪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李未央一震:“納蘭姑娘,你還有什么需要嗎?”

        納蘭雪定定地看著李未央,她那雙眼眸十分的清澈,幾乎要望到李未央的心里去。被這樣的眼神看著,李未央不禁苦笑道:“你真是冰雪聰明,受傷的人就是我的二哥,而且這劍傷還在胸口,所有的人都說他命不久矣。納蘭姑娘,你是不是想要去見他最后一面?”

        納蘭雪的面色刷的一下變了,緊緊地攥著她的手道:“帶我去見他。”

        李未央為難地看著納蘭雪,納蘭雪連忙道:“我自己的身體我很清楚,不過是因為一時撐不過去才會昏迷不醒,有了靈芝足可以替我調理好身子,是不會有什么大礙的。你放心,先讓我去看一看郭衍。”

        李未央點了點頭,然后吩咐旁邊的婢女替她穿上衣裳,這才吩咐人扶著納蘭雪向郭衍的房間走去。納蘭雪每走一步身體都在搖晃,臉色十分的蒼白,額頭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溢出,可她還是一言不發,咬緊牙關,死死地抓著婢女的手,一步一步向前挪著。

        李未央看到她這樣,心頭不禁感慨,什么樣的感情,才會讓人罔顧一身的傷痛?昨日大夫還說納蘭雪姑娘最少要有一個月才能下床,可是眨眼之間,納蘭雪已經能夠站起來,這是需要極大的意志力的。

        因為郭衍傷重不治,郭家的其他人都在外室坐著,他們都在靜靜等待著,可誰都沒有想到納蘭雪會出現在這里。見到她的時候,眾人的面色都是一變,陳留公主喃喃地道:“納蘭姑娘,你這是……”經過了那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更知道這納蘭雪就是曾經被郭衍拋棄的未婚妻。

        齊國公面色一動,他看著納蘭雪道:“納蘭姑娘,你是來見衍兒最后一面的嗎?”

        納蘭雪咬牙:“齊國公,我是一個大夫,若是有最后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的,請讓我見一見他。”

        齊國公和郭夫人對視了一眼,郭夫人眼眸中流露出懇求之色,齊國公才點了點頭:“你去吧,不過你現在的身體也很不好,要多加小心,不要強撐著。”

        納蘭雪便由丫鬟攙扶著進了內屋。郭夫人看著李未央,不禁責怪道:“傻孩子,我知道你心急衍兒的傷勢,可是納蘭姑娘自己都是重病人——若是有個萬一,咱們的苦心就白費了。”

        李未央嘆息一聲道:“母親,若是二哥還有救,納蘭雪自然會盡到最后一絲努力,若是沒救了,她也希望能夠見到二哥最后一面。若是咱們一直隱瞞著她,秘密將她送回故鄉,將來有一天她知道了**,難保不怨恨咱們過于狠心了。”

        郭夫人聽完這一番話,眼淚不禁打濕了衣襟。齊國公摟住了郭夫人的肩膀,柔聲道:“夫人不要難過,這也是衍兒的命數。”其實齊國公心里最為難受的,就是當年沒有堅拒陳家的婚事,雖然他也知道若是拒絕了陳家的求婚,郭家會面臨極為惡劣的境地,但是現在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二兒子就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齊國公也不禁悔恨莫及。

        郭夫人再也忍不住,撲倒在齊國公的懷中,大聲地哭了起來。

        陳留公主也是眼淚滾滾而下,江氏連忙遞上了帕子,柔聲地勸慰道:“祖母,你的身子也不好,不要過于悲傷,說不定二弟還有救的。”陳留公主充滿希冀的看著那一道房門。此刻眾人的目光都緊緊地盯著那道門,生怕納蘭雪走出來,告訴大家的是一個壞消息。

        半柱香之后,納蘭雪才被人攙扶出來,她看著眾人,目光卻是輕緩的,開口道:“郭衍還是有救的,只不過一定要按照我說的方子去做。”

        眾人一聽這話,眼中都迸發出驚喜,尤其是郭夫人,更是雙手合十,連聲道:“阿彌陀佛,佛祖保佑。”說著她走上去,握住納蘭雪的手道:“納蘭姑娘,多謝你了。”

        納蘭雪淡淡一笑,面色極度蒼白,可是那神情之中卻是有著安慰的。

        李未央看在眼中,不禁也松了一口氣。郭夫人若是剛才自私自利,拿著靈芝去救郭衍,恐怕一個都活不下來……如今這樣,反倒是她善有善報。事實證明,李未央將事情想得太過簡單,郭衍傷勢過重,絕非納蘭雪說的那么輕松就沒事。接下來的整整兩個月,郭衍都躺在床上,經常高燒不退,胸前纏著厚重的紗布,為了防止他忍受不了胸口的疼痛,納蘭雪還把他的雙手縛在了床頭上,以防他抓傷自己,加重傷勢。如今納蘭雪自己還是個病人,所以她必須咬緊牙關,利用全部的意志保持清醒,為郭衍進行種種的診斷和救治,此刻她沒有崩潰的權力,只能用盡全部的心力去救活郭衍,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讓郭衍活下去。

        在這段治療的過程當中,李未央眼睜睜看著納蘭雪明明自己都要倒下去,可卻始終都不眠不休地陪侍在郭衍的旁邊,甚至包攬了一切看護的工作。這樣的工作十分艱難,郭衍雖然一直昏迷,可卻掙扎得很厲害,以至于納蘭雪在喂藥和敷藥的時候,經常被他打翻了藥碗。

        李未央從始至終看著這一切,心頭不禁感慨,納蘭雪的身體她很清楚,除了滿身的傷口還沒有痊愈之外,她臉上的傷口更是不能見風,可是她偏偏為了郭衍,沒日沒夜在這里照顧著,僅僅是因為她是一個大夫嗎?李未央搖了搖頭,若是僅僅為了如此,納蘭雪的臉上不會有那種強制壓抑的狂亂,何況她做到的遠已超過一個大夫該做的范圍。

        在昏迷之中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每次到了喂藥的時候,郭衍掙扎的特別厲害,眾人束手無策,卻見到納蘭雪一言不發的端過碗來,一口一口的含入自己的口中,再一口一口對入郭衍的嘴里,她那樣專心致志,甚至是近乎虔誠,不但震懾了所有的人,甚至連郭衍都漸漸的安靜下來。這個屋子里,不僅有陳留公主,有郭夫人,有齊國公,還有郭家其他的公子們,可是納蘭雪卻像是全然不在意。所有人都在看著她,她卻依舊一口一口將那一碗又一碗苦澀的藥汁喂入他的咽喉。

        李未央讀懂了她的心意,她一直苦苦壓抑著對郭衍的深情,苦苦控制著對郭衍的愛,若是換了自己,恐怕早已經將郭衍恨到了骨子里。可是納蘭雪卻依舊愛著他,甚至于,到了這個地步還是不肯放棄。但是在眾人的面前,納蘭雪從來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情緒,仿佛對待郭衍她只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大夫。郭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快步走了出去。然后郭家的其他人也都一個一個靜靜退了出去,將這間屋子留給了這對苦命的情侶。

        李未央走到了郭夫人的身邊,聲音十分溫和:“母親,不要難過,一切都會好起來。”

        郭夫人失聲大哭起來,不光是郭夫人,就連一直默默看著一切發生的阿麗公主,都忍不住哽咽著道:“納蘭姑娘太可憐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那么好的女孩子。”

        李未央看了一眼阿麗公主,神情復雜:“公主,納蘭雪的確是一個好姑娘,她的遭遇也很讓人同情,但是……”

        郭澄嘆了一口氣道:“但是她和二哥沒有緣分。”

        阿麗公主猛地抬起頭,駁斥道:“為什么?二少夫人不是已經離開了郭家了嗎?而且二少爺已經和她斷的干干凈凈了,將來他不能迎娶納蘭雪嗎?”

        郭夫人聽著她天真的話,面帶憂慮地搖了搖頭,“阿麗啊,你真是個傻孩子,這世家之間的婚姻哪有說斷就斷的,不光你傻,衍兒那孩子也是傻。雖然他用這一條命還了陳冰冰的情,可是郭陳兩家的事情可以這么簡單的結束嗎?”

        陳留公主不斷地嘆息著,她旁邊的江氏也是面上帶了無窮的惋惜。阿麗公主左看右看,她實在是想不明白,既然陳冰冰已經回去,就是和郭衍斷絕了來往。這樁婚事應該就此作罷了,為什么他們還要這樣說呢?

        郭敦一拳頭打在了梁柱上,神情痛苦。齊國公則一直一言不發,靜靜坐著,老僧入定一般,對他們的話語毫無反應。

        就在此時,卻聽見外面有人稟報道:“國公爺,陳家來人了。”

        該來的總是會來,齊國公嘆了一口氣道:“我去看看吧。”他還沒有走到門口,郭夫人卻突然道:“不!這件事情是郭家的事,我們都應該去聽一聽,看要怎樣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齊國公一愣,隨即看向自己的妻子,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見她神情堅定,他最終只是點了點頭,鄭重地道:“好,有什么事情我們一起解決吧。”

        客廳之內,陳家的人也是面若寒霜,陳玄華看著自己的父親陳靈,不禁開口道:“父親,這件事情恐怕沒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簡單。”

        陳靈如今位列禮部尚書,正二品的官員,平時為人十分的冷靜自持,可是事情牽扯到了自己的嫡女陳冰冰,他不得不親自來一趟。他看了自己身邊的兒子一眼,卻是做了一個手勢,淡淡地道:“你不必多言,看齊國公如何解釋此事吧。”陳夫人則一直在旁邊擦著眼淚,勉強壓抑著心頭的憤恨。

        郭家的人到了,原本一直默不作聲的陳寒軒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快步走了上去,目光冷厲如刀,神情也是極為憤怒:“你們究竟對我大姐做了什么?”

        齊國公面色就是一愣,旁邊的郭敦已經冷冷接口道:“做了什么?應該是你大姐對我家做了什么才對!”

        他這句話說完,齊國公卻眉眼冷漠,聲音嚴厲:“還不住口!長輩都在這里,這里哪兒有你說話的份兒?”這句話,不僅是在斥責郭敦也是在含沙射影陳寒軒的無禮在先。

        陳靈當然聽明白了,他一揮手道:“寒軒,回來坐著!”陳寒軒咬牙,他的右手已經不能用了,所以一直是用左劍。正因如此,他始終認為自己犯下的錯已經償還過了,再也不欠他們郭家什么,才可以理直氣壯地站在這里和郭家人理論。聽見自己的父親一聲冷哼,他面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神色,卻強制壓抑著,退后了三步。

        齊國公看著陳家的人,語氣有幾分冰冷,他慢慢地道:“無事不登三寶殿,有話就照實說吧。”

        陳夫人一下子站了起來,她看著對方,深吸了一口氣才道:“出了什么事?你們還有臉問這樣的話!我將一個好端端的女兒交給你們郭家,可你們又是如何對待她的?那一日她回去之后,整個人都是癡癡呆呆,問她什么也不肯說!我要帶著她來郭家理論,她卻是死活不肯!不久前竟然還悄悄的取了那在庫房之中存放了百年的靈芝,我派人一打聽才知道,她竟然是送來了郭府!這一連串奇怪的事情已經叫我們心中起了疑,她昨天晚上竟然又突然上吊了!”

        齊國公一聽,頓時臉色變得很難看,脫口道:“現在呢?如何了?”

        陳夫人傷痛地搖搖頭:“好在丫頭及時發現,她被人救了下來,如今卻是整個人陷入昏迷中,囈語不斷,卻不知道在說什么。”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還好,陳冰冰還活著。

        郭夫人聽到這句話,一臉的驚駭,張口想問什么,卻說不出話了,久久才干澀并困難地迸出一句道:“所以,今天你們是來興師問罪的?”

        陳夫人咬牙道:“是,我們是來討一個說法!她一直反復叫著郭衍的名字,她一直想要做你們郭家的好兒媳婦,為什么你們要這樣的對待她?不給我們一個說法,今天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郭夫人的心被巨大的痛苦狠抽了一下,心中所有的憤怒,憂心,煎熬,彷徨等種種情緒都有了發泄的對象,她大聲地道:“你們有什么資格來質問我們,當初這們親事不是你們逼著迫著,才成功的嗎?”

        陳夫人沒想到對方半點歉疚的意思沒有,反倒追究起舊事來,不禁勃然大怒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走上前去,輕輕地托住了郭夫人的胳膊,柔聲道:“母親,不要動怒,有什么話,坐下來慢慢說也好。”

        可是陳夫人卻是大怒,聲音如珠玉一般滾滾而出:“你們郭家都是兇手,是你們將我的女兒害成這樣,竟然還有臉來責問我?”旁邊的陳靈連忙拉住了她,低聲道:“夫人,有什么話咱們慢慢說,你為何如此的激動?”陳夫人平時是一個鎮定溫柔的貴夫人,可是此刻她已經顧不得許多,想到女兒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她的心頭就是無比的痛苦。

        她扭頭,劈頭蓋臉地對著陳尚書就是大聲的地怪責:“都是你!我都說了郭家這門親事不能結的,你卻偏偏幫著女兒非要嫁進來。現在你看,這些人是多么的冷酷,多么的無情!他們竟然裝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咱們好生生的女兒就要讓他們這樣糟蹋嗎?虧你還是朝中重臣,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這么被人糟踐嗎?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陳靈拿著撒潑的夫人無奈,一個眼神示意,陳玄華這才如夢初醒地走了上來,很費了一番功夫,到底是把陳夫人架離了陳靈身邊,而陳夫人還在那兒失聲地哭著:“你們郭家不給我一個交代,我是絕不會輕易離開的!”

        這番話提醒了郭夫人和陳冰冰之間種種前所未有的沖突,郭夫人的心一酸,想到至今起不來床的兒子,當下駁斥道:“這一切還不是因為你女兒而起的!天下的男人何其多,你女兒偏偏要喜歡我的兒子,他早已經有了未婚妻,可你們卻用郭陳兩家的聯盟來威脅,非要將女兒嫁進來。到底誰才是罪魁禍首?誰才是仗勢欺人?誰才是不分青紅皂白,撲上來就咬人的瘋狗?”這些刻薄話是郭夫人決計不會在平日里說的,連李未央都震驚地看著她,更別提別人了。

        郭夫人的涵養一直很好,哪怕陳夫人在這里當眾撒潑,她也不至于說出這樣的話來,李未央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郭夫人這些天以來對納蘭雪的內疚累積到了極點,像納蘭雪這樣的姑娘,若是不夠漂亮,不夠善良,不夠善解人意,不夠隱忍……郭夫人是不會這樣的難受的。

        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兒媳婦,接著又差點失去了自己的兒子,如今這陳夫人還上門來,咄咄逼人的指責,說到底,這樁婚事難道不是陳家逼著郭家去結的嗎?兩家人都有錯,可是陳夫人今日所為,卻把所有的過錯推到了郭家身上,實在是過于苛刻了。

        陳夫人像是不敢置信,她看著郭夫人,瞪著她,意識到對方是根本不想挽回這樁婚事,陳夫人眼中突然出現一絲驚慌,好半響她才低低的,暗啞的,幾乎有些害怕地迸出一句,“你,你瘋了不成?”

        郭夫人冷笑了一聲,突然走近了,盯著她,仿佛要將她看穿一般:“從頭到尾,我們郭家做過什么對不起陳家的事嗎?我沒有,衍兒沒有,郭家每一個人都沒有對不起你的女兒,可是她呢?她今天落到這個下場,你有沒有問過她,究竟做了什么?難道都是我郭家的不是,她沒有半點的過錯嗎?這些日子以來,我對她百般容忍!當年正是你們用這交情作為脅迫,硬生生逼著我的兒子,拋棄了他心愛的女子,毀了婚姻之盟,做了一個背信棄義的人,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在新婚不久,就離開大都去鎮守邊疆,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現在你們還口口聲聲的來指責我,到底是誰不可理喻,我們郭家嗎?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陳夫人張口結舌地看著她,再看看四周鴉雀無聲的眾人,不禁啞然,很快又歇斯底里起來:“陳靈,玄華,你們為什么都不說話?竟然任她這樣黑白顛倒,囂張跋扈的來批評我們陳家!”

        郭夫人聞聲,只是靜默地看著她道:“因為我們兩家造成的悲劇,就近在眼前。”

        陳夫人震撼了一下,企圖集中起全部的力氣反駁對方的控訴:“你說什么失去了一個兒子?他好端端的在邊境呆著,可我的女兒已經躺著爬不起來,說不準就要……”她望著對方,那個死字在嘴邊說不出來,終究咬緊了牙,顫聲道:“這婚事難道不是你們郭家也答應的嗎?”

        郭夫人冷冷地一笑:“是啊,所以咱們兩家都是有罪的,我們拆散了一對有情人,所以如今遭受的一切,都是我們咎由自取,罪有因得。真正該說對不起的,郭家只對不起納蘭姑娘一個人而已。”

        陳夫人一下子坐到在了椅子上,幾乎是震驚地看著郭夫人:“難道你要為了一個小賤人,就這樣抹殺了咱們兩家多年的情誼?”

        郭夫人面色煞白,聲音一下子更加冰冷:“陳夫人,請你的嘴巴放干凈點,不要玷污了陳家百年的清譽!”

        陳夫人咬牙道:“難道不是嗎?那位納蘭姑娘又是什么東西?她有什么跟我女兒相比?”

        李未央聽到,心頭冷笑,陳家人也許高貴,看不起納蘭雪的出身尋常,以至于他們覺得郭衍本就應當屬于陳冰冰的,納蘭雪就是該死,所以她失去自己的姻緣失去自己的生命都是咎由自取,而與陳冰冰無關,這樣的邏輯真是夠強盜的,但是陳夫人卻說得這樣的義正言辭,這樣的毫不猶豫。

        齊國公開口道:“陳尚書,這件事情我暫時沒有心情來和你討論。至于你的女兒……”他看著陳靈,略帶歉意地道:“這樁婚事,怕是要就此作罷了,我會讓衍兒寫一封和離書,親自送到陳家。”

        陳夫人聽到這一句話,所有的劍拔弩張都化為崩潰,脆弱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淌下來,她大聲地道:“你們為什么要這樣狠心?我的女兒哪里不好?竟然要和離?”

        其實陳冰冰這樣的所作所為,就算是郭家要休了她,也沒有什么不對,但是齊國公不愿意將事情鬧得太僵,也不愿意讓陳冰冰無路可走,若是和離,憑借陳家的權勢,她將來還能再尋一門好的親事嫁了,也不至于耽誤她的終身。

        陳尚書目光冰冷地看著齊國公,剛才他的夫人如何叫鬧,他都沒有阻止,想來心頭也是支持的,雖然那位納蘭姑娘身世也是十分的可憐,感情經歷更是坎坷,可是家族就是家族,利益就是利益,郭陳兩家的聯盟,不光關系這郭家,也關系著整個朝政,他絕不希望僅僅因為一個鄉間女子,就這樣讓兩大家族的聯盟土崩瓦解。

        他慢慢地道:“郭兄,我希望你能夠慎重的考慮此事,若你真的這么做,是不是能夠挽回過去的一切呢?你郭家一生清白,這一次的事情,只是不幸的意外,難道你希望兩個家族就這樣破裂,讓人有機可趁,這就是你要的嗎?”

        這話說的冷靜,卻讓一屋子的人都怔住了。

        齊國公嘆了一口氣,正在這個時候,陳夫人心頭涌現出千萬個念頭,她突然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走到了郭夫人面前,怔怔地望著她,接著悔恨唾棄起來:“親家,都是我的錯,不要因為我的失禮而隨便的說出和離兩個字,冰冰是多么的愛郭衍啊。這件事情我們都是看在眼里,這兩年來她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努力,從前她不喜歡勉強自己,我們總是寵著她,愛著她,護著她,可是嫁到了郭家,一舉一動都在討郭衍的歡心,討你們郭家每一個人的喜歡。前些日子她還回來對我們說,要為郭家收養的小少爺,請一個習武的**,甚至要讓他的弟弟寒軒親自教導,她這樣的一番苦心,難道你們都視而不見嗎?她是認真的想要做一個好兒媳婦,為什么你們就是不肯體諒她嗎?難道那個納蘭雪真的就這么好,讓你們都看不見我女兒的好處嗎?”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此刻的陳夫人,已經不是剛才那個劍拔弩張上門問罪的貴夫人,她只是一個泣不成聲的母親,這樣的一幕不是讓人不動容的,縱然她鐵石心腸也會有所感動,。只不過今天發生的一切,陳冰冰都是有責任的,若說在婚前她不知道一切,還能夠說自己是無辜的,可是她現在明明已經知曉,還對納蘭雪下這樣的毒手,真是做得太過分。若非如此。郭衍根本就不會做出與她決裂的事,更別提他情愿壓傷自己的性命,也要和她斷絕了關系。

        郭夫人是了解自己的兒子的,從郭衍做出那個舉動開始,她就明白,他是不預備再和陳冰冰破鏡重圓了。想到納蘭雪……郭夫人看著陳夫人,搖了搖頭道:“抱歉了,夫人,這件事情恐怕是難以挽回了。”

        陳寒軒勃然變色,怒聲地道:“你們郭家人,真是都瘋了!你們知不知道這樣有什么后果?”

        李未央瞧了陳寒軒一眼,第一次開口道:“陳公子,這里都是長輩,沒有你說話的地方,請你保持緘默為好,尤其上次那件事情,咱們還有賬沒有算清楚呢。”

        陳寒軒眼皮一跳,他看著李未央,聲音冷凝:“你說什么,我不是已經……”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卻聽到李未央冷笑了一聲道:“是啊,你已經不再使用你的右臂了,可是你現在還有左手劍,那我五哥呢,他也像你一樣嗎?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舉起刀劍了,你要如何的償還他?”

        旁邊的陳玄華面頰微微抽搐著,壓抑著內心潮水般的激越情緒,望了李未央一眼,也不禁黯然:“我知道這件事情都是寒軒的不對,是他太過于疏忽大意,以至于讓別人有了可乘之機,再加上他又是個十分倔強的孩子,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向人道歉,所以,我上次才帶他登門,希望能化解你們心中的怨恨和不平,可是我沒有想到,僅僅是因為這些怨恨,你們就將一切怪責在我長姐的身上。”

        李未央搖了搖頭,語氣平淡道:“二**所做的一切,她自己心里明白,郭家人可曾因為陳寒軒的事情,遷怒于她?若是真的如此,早在剛剛出事的時候,她已經沒辦法在郭家立足了,可是我們一直對她一如既往,從不曾有半點對不起他她的。關于她自盡的原因,你們可以回去問一問二**,看她究竟對納蘭姑娘做了什么,對二哥做了什么,對郭家又做了什么。”

        聽李未央這幾句話說的古怪,陳靈的面色就是一變,他疑惑地看了一眼陳夫人,而陳夫人也同樣是不解,李未央為什么會這么說呢?陳夫人上前一步道:“郭小姐,請你把話說清楚。”

        這樣冥頑不靈,李未央眸子里一絲厭惡快速閃過,剩余便是寧靜:“很多事情沒有辦法說清,你們只要知道,郭家人并沒有半點對不起二**的,而她上吊并不是因為我們逼迫他,也不是因為二哥要與她和離,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內心感到了愧疚。一個人若是沒有做錯事,她又何必愧疚呢,或許問二**問不出來,你們大可以問一問她身邊的那個丫頭福兒,看她究竟是受了什么人的挑唆,竟然會教唆二**去做一些無法換回的事。”

        李未央早已懷疑了福兒,可陳冰冰從頭到尾都護著福兒,以至于到了這個地步,李未央倒是很想知道,陳家人究竟會如何處理。

        眾人聽到這里,忽然都是心中一跳,陳尚書和齊國公對視了一眼,隨即,陳靈開口道:“好,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郭小姐,若是今天你有半句謊言……”

        李未央豎起三指,冷聲道:“若是我郭嘉今天有半句謊言,黃天厚土在上,叫我萬箭穿心,永世不得超生。”

        郭夫人聽到這一句,連忙跺腳道:“你這個傻丫頭,為什么要發這么毒辣的誓言。”

        李未央慢條斯理道:“若非如此,尚書大人怎么會相信我呢。”

        陳靈咬了咬牙,不再多言,吩咐身邊的人道:“咱們回去,把事情問清楚了。”說著,他已經快步地走了出去,陳夫人擦了眼淚也匆匆跟了上去。陳玄華滿面寒霜,陳寒軒則冷哼一聲,也都一前一后離去。

        齊國公看著陳家人離去的背影,卻是搖了搖頭道:“郭陳兩家的聯盟,算是徹底完了。”

        陳留公主望了自己兒子一眼,也不禁黯然,嘆息了一口道:“所謂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咱們這些做長輩的,當初沒有堅持自己的立場,硬生生拆散了一對有情人,以至于如今,這一場怨恨已經越結越深了,咱們都是衍兒的親人,可是卻沒有辦法幫他,甚至只能看著年輕人流淌血淚,付出自己的性命,實在是慚愧啊!”

        眾人對望一眼,都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懊悔與歉疚,郭夫人更是心如刀割:“這件事就到此為主吧,我不會再讓陳冰冰進門的,我們兩家的事情,應該由長輩們去解決,至于他們的感情就交由他們自己,我只希望今后能夠不要再發生后悔的事,也不至于驀然回首,物是人非,悔恨莫及!”

        郭夫人這樣說著,齊國公已經明白了郭夫人的心思,他嘆了一口氣,走到郭夫人身邊道:“夫人,這一切都不怪你,只怪世事弄人。”

        李未央見郭夫人淚眼朦朧,不禁搖了搖頭,面上的神情卻更加的復雜了。

        在納蘭雪精心的照顧下,郭衍終于能夠睜開眼睛,發出聲音,雖然他開始的時候說出來的聲音,都是那么破碎,暗啞,但是他終究還是活過來了。而且,逐漸的能夠勉強開始行走,雖然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吃力。最終,他能拆開紗布了,胸前的傷口已經開始結痂,一點一點的痊愈。

        而納蘭雪的身體也康復了,可是她的臉卻留下了一副可怖的烙印,尤其是左臉之上,有兩道扭曲的疤痕,終其一身,疤痕將如影隨形,時時刻刻提醒她,她的容顏已毀。

        如今郭家人已經能夠誠實地面對納蘭雪,郭夫人向她再三保證,陳冰冰不會再成為她和郭衍之間的障礙,只要納蘭雪有心,她就可以留在郭衍的身邊。可是納蘭雪卻不是這么想的,縱然郭衍依舊對她一往情深,可是她卻已經自慚形穢,如何能夠一如往昔從容的對待他,每當午夜夢回的時候,她赫然意識到,自己的這張臉,已經毀了。所以她情愿保留過去的那一段美好的回憶,對待郭衍的態度,也是十分的冷淡,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晌午,旭王元烈輕輕地走進了小院之中,兩個婢女正坐在走廊盡頭的臺階上,小聲的說話,見他出現,都是一驚,趙月瞧見,立刻做了一個手勢,那兩個婢女悄悄笑著,卻是同時垂下了頭去。元烈已經掀了簾子,走了進去。

        在這光影里,一個女子坐在床邊,長長的黑發像瀑布一樣散著,她閉著眼睛,仿佛是在傾聽窗外的簫聲。元烈走過去,腳步很輕,午后的陽光照在李未央的面上,使得睫毛和鼻梁上落下了淡淡的光影,她的面容顯得平靜而柔和,讓人不禁就是心中一動。

        元烈坐在她的旁邊,靜靜凝望著她,眼中變得十分的柔軟,李未央突然轉過了眸子,看見了元烈,點漆眸子有了沁人心脾的暖意:“我讓你去查的事情,你都查清楚了嗎?”

        元烈看著李未央,清冷眉梢松了一分:“是的,我都查清楚了。這份密報上面記載了你需要的一切,可是你真的確定自己想看嗎?”

        李未央看著他,神情頓時僵住了,陽光如霧,照的李未央的容色十分的清冷,五官更是明亮,只不過此刻,她的眉梢眼角卻蘊藏著道不完的復雜之色。

        元烈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子越發動人心魄,竟有一絲妖嬈,只他看著李未央的時候心中多了些憐惜,還沒有說話,已經手臂一伸,將她緊緊的抱住。

        那堅毅如鐵般的手臂,輕輕攏在她的肩頭,便能感覺他溫暖的呼吸落在她的發際,李未央享受著這份關懷和溫暖,喃喃地道:“為什么確定我不想看呢?”

        元烈挑起了眉頭,唇從她的發間擦過,有著清冽的滾燙,道:“沒有什么,只是一種感覺而已。”

        李未央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什么,終究沒有說出來。

        “在我來說,我情愿你能夠單純的活著,沒有勾心斗角,沒有疲憊傷神,讓我為你撐起這一片天空,使得你不再孤單,不再難過,不再需要算計,好不好?”

        李未央望著他,微微一笑道:“可是很多時候,我不喜歡躲在別人的背后,我需要的東西,要親自去拿,去奪。”

        元烈不再回答,他靜靜地望著她的面容,很多時候他都是如此認真地看著對方。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告訴自己,一定要保護眼前這個人,讓她開心,讓她放松,讓她舒緩,讓她不再擔憂,不再孤單。他輕聲地道:“所以我還是將這密報帶來了,看不看,決定權在你手里。”說著他已經將一張薄薄的信箋,塞進了李未央的手中。

        李未央攥緊了那張信箋,卻是輕輕的一嘆。元烈的面容因為背光的緣故看不清晰,只是那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十分的深邃而明亮,收斂起平日的笑容之后,反而呈現出一種迷離的色彩,他輕聲地道:“你聽這簫聲,多么的美。”

        李未央微微垂眸,須臾才抬眼,眼眸寧靜無波:“那是二哥在吹簫。”

        元烈看著李未央的神色,心頭一動道:“看來他真的很喜歡納蘭雪。”

        李未央點了點頭道:“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有情人終成眷,他們被拆散了這么久,本來可以在一起的,可惜,納蘭姑娘的面容是永遠都不可能恢復了,可這根刺也留在了二哥的心里。”

        元烈微笑道:“若是換了我,可能會毫不猶豫帶著她遠走高飛。”

        在外人眼中,他是個一身喜怒無常,手握重權的王爺,可在她面前,他只是一個會在她面前磨蹭的男人。李未央笑了,搖了搖頭,道:“郭衍永遠也不能做出背棄家族的事情,縱然他知道對不起納蘭雪,可到直到如今他也沒有向納蘭雪表明什么,甚至于沒有提出與她破鏡重圓。這就是郭衍,郭家的二公子,你可以覺得他懦弱,可是我卻不得不敬佩他,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這樣,壓抑自己的感情的。”

        壓抑自己的感情,這可不是什么好事,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不能保護,這簡直就不是男人。元烈冷笑一聲,卻將李未央抱得更緊,失笑道:“所以他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咱們不要學他,該好好籌備婚禮了。”

        ------題外話------

        我要把女主嫁出去了,嗯,握拳。

        覺得這幾章節憋屈的孩紙,可以過兩天來看就**了╭(╯3╰)╮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时时走势图网易 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斗牛配牌口诀 北京pk10详细走势图 中信福彩app 下载吉林时时走势图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轩彩娱乐注册 新强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迪拜娱乐怎么注册 哪个牛牛平台代理赚钱多 加拿大28稳定软件 网球比分 1000块时时彩倍投方式 每天送6元本金的斗地主 胆是什么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