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202 郭府大宴

    庶女有毒

    202 郭府大宴


        郭舞回到府中,向**詳細地說明了一切。**聽聞她在齊國公府的見聞,似乎十分驚訝,他沉吟良久,才慢慢道:“若是果真如此,那趙月倒是一個可用之人啊。”

        郭舞想了想,卻是搖頭道:“父親不要高興得太早,我瞧那郭嘉不是尋常人物。聽聞她和趙月相依相扶來到越西,趙月武功高強,又忠心耿耿,是她的親信婢女。上一回,在臨安公主府上,蟒蛇在前,那趙月還拼了命地救她。可見她們兩人之間并不容易生出嫌隙,若是李未央今日的表現是故意做給我看的,那她的用心就值得懷疑了。”

        **聞言愣了愣,正要說話,卻聽見屋外傳來一陣笑聲:“郭小姐果然冰雪聰明啊!”

        父女兩人一聽頓時面色變了,**率先站了起來,霍然打開書房的門,卻看見一位貴公子站在門口,他身著錦衣,面色紅潤,身形頎長,面容俊美,不是蔣南又是誰呢?**臉上堆出笑意,“啊,原來是南公子,有失遠迎。”他心中卻在暗自嘀咕,這蔣南居然不聲不響來到府上,而他的護衛居然無一人察覺,可見對方武功實在深不可測。

        他這樣想著,面上卻是不動聲色把人迎了進來,高聲命令外面人倒了一杯茶,紆尊降貴地親自奉給蔣南,才笑道:“不知南公子剛才所言是何意啊?”

        蔣南微微一笑,卻是看著郭舞,并不作聲。

        郭舞同時也在打量著眼前的人,這位南公子相貌俊美不說,也是個文武雙全的人物,不知怎么甘心在臨安公主府上做一個男寵。不過,聽聞臨安公主對他千依百順,言聽計從,可見此人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簡單。她想到這里,微微一笑,道:“是啊,剛才南公子莫名夸贊我,是何意呢?”她的面色十分天真,仿若只是隨口一問。

        蔣南嗤笑一聲,道:“我夸贊你,只是因為你比郭大人還要了解李未央其人。”他見對方面上略有驚訝之意,道:“這李未央便是你所說的郭嘉了。”

        郭嘉在來到越西之前,曾經是李丞相的養女,又是大歷的安平郡主,李未央便是她的閨名,蔣南這樣稱呼她,也并不奇怪。

        蔣南慢慢道:“不瞞二位,我也是來自大歷,而且和這李未央有不共戴天之仇。想當初,她憑借一張利嘴,騙取郡主之位,殺害了我的姑母,又設計我蔣家族滅。我如今落魄至此,唯一心愿便是向她復仇。所以二位在我面前有什么話,都可但說無妨啊。”

        兩人聽聞,都十分驚訝。**挑起眉頭,道:“既然南公子對這人如此了解,那么依照你看,此事是真是假呢?”

        蔣南笑了笑,道:“我對她固然了解,可是此人心機深不可測,便是我也難辨真假。”

        郭舞理所當然道:“那這樣一來,我們是否暫時按兵不動呢?”

        蔣南搖了搖頭,道:“若是此事為假,她必定有所圖謀,若是此事為真,我們卻不行動,豈非浪費好機會么?”蔣南報仇心切,當然不肯放棄任何一個機會,這才是他今天找到他們的原因。

        **聞言,卻是不置可否。在他看來,想要報仇,先要保住自己。他固然也痛恨郭嘉,痛恨齊國公府,但他絕對不會為了這一點就貿然行動。他已經努力了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時沖動,便將一生努力付諸東流呢?

        蔣南看著**的猶豫,慢慢道:“其實若要判斷此事真假并不難,只是要借郭小姐一用。”

        郭舞十分奇怪,道:“我么?我又能做什么呢?”

        蔣南微笑,眼睛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詐:“既然郭小姐可以出入齊國公府,那么你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郭舞想了想,遲疑道:“可是,那李未央并不相信我,我與她相處,她也是不冷不熱,恐怕我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啊。”

        蔣南明顯不是這樣想,他看了郭舞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小姐此言差矣,再聰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你既然能夠接近她,抓住有利時機,未必不能成事。”

        郭舞聽了,便起了三分興致,美目流轉道:“那么照公子所言,我該如何做呢?”

        蔣南的笑容慢慢變得冷凝,道:“我聽聞陳留公主出身宮廷,規矩大,脾氣也不好,此事可是真的?”

        **笑道:“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那老太太這兩年也是慈眉善目得很哪!”只不過在他看來,對方全然都是偽善了。

        其實陳留公主年輕時候堅拒任氏歸府的事跡,的確很有名。蔣南笑了笑,道:“一個人的秉性是不會變的,陳留公主出身高貴,絕不會喜歡這等齷齪的事情,她又很重視家族名聲,你們當面透露給她知道,必定引起一場風波……那就端看李未央是救還是不救了。”

        郭舞懷疑道:“救,是如何?不救,又是如何?”

        蔣南唇畔含著一絲冷笑,道:“若是她見死不救,眼睜睜看著趙月去死,那此事定然是真的。若她出手相助,哪怕只說一句話,這件事情定然為假,不過是一個圈套罷了。”他覺得自己對李未央已經是十分的了解,對方固然狡詐,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便是十分重視身邊的人。若趙月真的犯了錯,她自然覺得受到了背叛,會作出什么樣的選擇也就并不難猜了……

        父女兩人對視一眼,彼此交換了一個神情,郭舞思慮片刻,率先道:“好,就依公子所言,我去試一試吧。”

        三日后,郭舞帶著一棵千年人參來到了齊國公府,見到了陳留公主,只說是父親送給她的一片孝心,陳留公主雖然向來不喜歡這一對父女倆,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郭舞笑容和煦,又生得美貌,言談之間也是十分親熱,便是陳留公主再不喜歡她,也不能趕人出去。

        于是,郭舞便親熱地向公主說起了最近大都的趣事。陳留公主可有可無地聽著,眼睛半瞇著,仿佛不是很感興趣的模樣。郭舞心中暗自冷笑,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突然說道:“祖母,有一件事情,舞兒不知當講還是不當講。”

        陳留公主冷淡地道:“若是不當講,你就不用講了。”

        郭舞面上掠過一絲惱怒,心道你這個老太婆總是偏向親生子女,連帶著也不喜歡我,偏心的如此厲害,且等我父親得了爵位,如何收拾你!她心頭冷笑,口中卻慢慢地道:“那一日,我去到嘉兒院中,見她生氣地責打趙月,不知祖母可知道此事嗎?”

        陳留公主聞言,才微微睜開了雙目,看著郭舞道:“哦,有這種事么?”

        郭舞笑了笑,道:“祖母,孫女何時騙過您呢?難道我是那等無事生非的人嗎?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查證一二。”

        陳留公主面上掠過一絲不悅,縱然郭嘉責打她的婢女,那又如何?她慢慢地道:“這事情畢竟是嘉兒內院之事,你一個外人,就不要多管閑事了。”

        郭舞委屈道:“祖母,您多心了,我只是關心嘉兒,并無他意。再者此事關系重大,若是不告訴您,恐怕不妥吧……”

        陳留公主斜睨著她,道:“既然如此,你就說吧。”

        于是郭舞便詳細地將那天看見的一切說了一遍,公主聞言,面色漸漸變得鐵青,道:“果有此事嗎?”若是此事是別人告訴她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偏偏是郭舞嘴巴里傳出來的。

        李未央即便真的設下苦肉計,一定不會告訴陳留公主,因為公主脾氣急躁,性子耿直,很容易會暴露的,而若此事是真的,為了替郭導隱瞞,對方還是會選擇保持沉默。郭舞仔細查看陳留公主的面容,驗證了心頭的想法,看來公主果真不知道此事,那么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就看待會兒李未央的表現了!她笑了笑道:“事情是真是假,你把嘉兒叫來一問便知。”

        陳留公主終于忍不住眉梢眼角的怒意,吩咐身邊人道:“去把嘉兒叫來,對了,還有郭導!”

        一旁的婢女忐忑地看了一眼公主,道:“那……夫人呢?”這件事情,還是告訴夫人,才能有所緩和。

        陳留公主冷冷道:“都是她的子女,一起叫來吧。”卻是從未有過的疾言厲色。

        郭舞心頭掠過一陣喜悅,面上卻是流露出擔心的神情,不動聲色。

        很快,眾人便都到齊了。李未央見郭舞在公主面前坐著,便已經知悉了一切,只是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只是向著公主笑道:“祖母叫嘉兒來,有何事嗎?”

        陳留公主淡淡道:“你且坐下,我有事情要問你的婢女。”平日里她見到李未央,都是十分歡喜的模樣,今日難得沉下面孔,顯然已經是十分不悅了。她這種表情,十分的端莊嚴肅,那公主的風范與往日里隨和的樣子判若兩人,叫人覺得心中產生畏懼。

        李未央略有遲疑,道:“祖母說的是……”

        陳留公主道:“便是你那從大歷帶過來的婢女,名叫趙月的。”

        李未央看了郭舞一眼,面上似有薄怒,轉而道:“祖母,此事嘉兒自行處理便可。”

        陳留公主道:“此事事關郭家聲譽,你一個女孩兒家,如何自行處置,還是交給我吧,好了,把人帶上來吧。”她也有自己的顧慮,若是交給李未央,萬一沾了血,反倒是臟了孫女兒的手。她這也是保護李未央,才會要親自處理,當然,這也是給坐在那里的郭舞看的。

        很快,便有人將滿身是傷的趙月提了上來。郭舞見那趙月幾日不見,卻已經遍體鱗傷,心道郭嘉還真是狠心,真的將人打了一頓,的確不似造假。

        陳留公主冷聲問道:“你和五少爺,可有茍且之事?”

        趙月面上發紅,卻是一字不言。見此情景,陳留公主哪里還有不明白的,她心頭更加惱怒,指著趙月道:“直接打死吧。”

        郭舞看了李未央一眼,卻見她面無表情地坐著,毫無說情的意思。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真是無情,還是裝的無情。

        陳留公主身邊都是從前宮中的女官,懲罰人向來用的是宮里頭的法子。用那最韌的藤條在特殊的藥水里久久浸過,其色深紫經久未褪,再打在人身上,那種疼痛仿佛一下子侵入骨髓,較之尋常鞭子不知道疼上多少倍。郭舞見到這個,不禁變色,她是聽聞過這種藤條的厲害的,果真,不過打了幾下,就見到一向堅強的趙月已經痛苦地呻吟了起來,平靜的神情被一種扭曲猙獰的痛苦所替代,整個人再也支撐不住地軟下身子,蜷在地上不住地哆嗦發抖,一道道落下的藤影卻越發密集——

        卻見到簾子一掀,一道黑影闖了進來,二話不說撲倒在公主面前:“祖母,你放了她吧,這件事情都是我風流無度,跟她無關啊!”

        郭夫人剛巧進門,看到這一幕,不禁惱怒道:“平日里寵得你無法無天了,連你妹妹院子里的人都敢動!”

        郭導的喉嚨有一絲沙啞,咬牙道:“不過是一個丫頭而已,你們又何必大驚小怪!”

        陳留公主冷笑道:“若是別家的丫頭,自然隨便那些世家子弟玩笑!可是趙月是你妹妹從大歷帶來的,你壞她的清譽,豈不是連你妹妹都一塊兒拖下水了嗎?!要是傳出去,外人會怎么想郭家,豈不是說我們門風不正,連個丫頭都教訓不好?!”因此,陳留公主一把推開了他:“好了,回頭再跟你計較!你還不快出去,別在這里給我丟人現眼!”

        所謂的丟人現眼,自然是說郭舞還在。此事本來不該讓她知道,正是因為她在,陳留公主才要狠下心腸處罰趙月,否則,一旦此事讓郭舞傳揚出去,只會讓別人說郭家門風不正,連累了自己的孫女!為了李未央,也要嚴厲處罰趙月!

        郭導卻不肯走,他轉了個圈,最終卻抓住李未央道:“趙月是你的婢女,她為你忠心耿耿,這我們都是看見的,如今卻是犯了一點小錯,你就不肯救她嗎?”

        李未央毫不理會,言語之間不但不念及主仆之情,還頗有幾分怪罪的意思:“五哥,若不是你先招惹趙月,何至于鬧到這個地步?!你若是真心喜歡她,等你娶了妻子,我將她送給你,未嘗不可?可你偏偏越過我,偷偷和她私會,是你不尊重我在先,現在還要讓我救她,是故意嘲笑我么?”

        “你!”郭導氣得臉都抽搐變形,旁邊的郭夫人忙將他手臂一拉,道:“沒有這么簡單的事。這郭家是個什么地方,這是當著祖母的面兒!你怎么說話呢?!”

        郭導卻絲毫不肯動,怒聲道:“嘉兒,平日五哥對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不過要你一個丫頭,你何至于這么生氣,難道要鬧出人命來嗎?”

        李未央慢慢地道:“你對她情深意重,只管救她就是了,何苦要來煩我?”

        郭導冷笑:“我一直以為你心地善良,可如今你怎么說這種無情的話,只看在她對你這樣盡心盡力,你也該救下她啊!”

        郭舞看著這一對兄妹劍拔弩張,面上似笑非笑,心底卻對此事信了三分。

        李未央不冷不熱地道:“什么是應該,什么又是不應該,你為了一個婢女,卻這樣苦苦糾纏,當真不要臉面了嗎?”她美麗的面孔上,全無一絲體恤哀憫之情。

        郭導憤怒道:“她雖然是個奴才,可也是個人啊!”

        李未央冷笑一聲,道:“是啊,她這個人,可是被你害成這樣的!”

        郭導急得嘶啞著嗓子叫道:“你當真不救?!”

        李未央完全沒有動容,道:“她先瞞著我,便已經是背棄了主子。一個背棄主子的婢女,我不會救!再者,祖母要她死,我也沒有法子!”

        那邊趙月強撐著身體,淚流滿面道:“奴婢算是明白了,多年來服侍小姐一場,竟然只得了這樣的下場。小姐既然容忍別人這樣欺凌我,倒不如當日直接打死我得了!”

        李未央看著滿身是血的人,冷漠地道:“趙月,你不要怪我冷酷無情,我的個性你是知道的,從來都是一心一意護著身邊的人,若非是你自己做錯事,何至于落到這個地步呢?我平日里對你,實在是太過寬容了。”

        那邊的藤條打得更加狠辣,趙月終于是說不出一句話來了。郭導看在眼里,面上十分著急,仿佛真的要跟李未央徹底翻臉。

        郭舞見到這種情況,終于輕輕一笑,把心放進肚子里,吐氣如蘭地道:“祖母,趙月年紀太輕,到底不懂事,犯了一點小錯。這種事情在尋常豪門之家,也不是沒有過啊!您何必如此生氣呢?就像是嘉兒所說,若五哥真心喜歡,等他娶了妻子,再將趙月開了臉,做個小妾,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陳留公主面若寒霜,卻是徑自不語。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嘆息道:“母親啊,這趙月畢竟跟隨嘉兒多年,最得力不過了。從前還救過嘉兒,咱們斷然沒有打死人家的道理啊!”

        郭家雖然治家嚴謹,卻十分仁慈,對待仆人更是寬和,從來不曾出過人命。若非趙月犯下此等過錯,又丟臉丟到了郭舞的面前,陳留公主絕對不會如此嚴厲地處罰她。話說回來,這根本是只要李未央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就如蔣南所說,李未央本質上是一個冷心、冷肺、冷情的人。她平日里對你很好,但你一旦背叛了她,她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的。所以,她不求情,眼睜睜看著趙月死,這事情才是真的。

        郭舞看在眼里,越發相信此事是真的,便小心勸說道:“祖母,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趙月吧。無論如何,咱們都是一家人,我總不會把事情傳出去的。只要我不說,外面的人又怎么會知道呢?事情揭過,也就算了。”

        就是在等你這句話!陳留公主看了她一眼,終究點了點頭,道:“好,既然舞兒求情,便放了她吧!”

        那些人終于停了手,趙月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實在是出氣多,進氣少了。李未央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毫無動容。郭夫人道:“把她抬下去養傷吧。”

        李未央十分冷酷地道:“這丫頭既然背著我做出這種事,我是無論如何不能留下了。你們誰要,便拿去吧。”言談之間,仿佛趙月是一個物件,她再也不想看見了。

        郭舞聞言,心道壞了,若是李未央真的不肯接受趙月,他們的計策也就沒辦法執行了啊。她趕緊道:“嘉兒,這件事情本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你就當行行好,原諒了她吧。你瞧,她傷成這個樣子,到誰的院子里不是個死呢?她跟著你,一路千辛萬苦來到越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便是看在這一點,留下她吧。”

        李未央不動聲色地看了她一眼,不動聲色道:“堂姐這樣好心,不如將她帶回去?”

        郭導勃然大怒道:“郭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讓你留下便留下,還說這些話干什么?!難道真的要她跟著堂妹走,讓大伯父和其他人看著笑話我們嗎?”

        李未央不說話了,是啊,這件事情怎么能讓外人知道呢,她終于松了口:“好吧,帶她下去養傷就是。”隨后,她轉向郭舞,面帶笑容道,“可是堂姐說過,絕不會將此事透露給外人知曉,若是不然……”

        郭舞笑道:“嘉兒放心吧,我豈是那等言而無信之人呢?”

        李未央笑了笑,眸底卻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凝。

        這件事情又過了將近半個月,郭舞幾次出入齊國公府,都仔細觀察著李未央和趙月之間的相處情形。趙月養了好陣子,才能勉強站起來,似乎對李未央這個主子還是和從前一樣尊敬。李未央還如同往常一般吩咐她,趙月也照辦不誤,沒有半點含糊。郭舞看在眼里,心頭卻在冷笑,主子如此無情,恐怕這丫頭寒透了的一片心,是再也補不回來了。這恰恰是他們的有利時機啊!

        李未央剛剛送走了郭舞,一回房間卻被一個從屋頂上撲下來的人影抱住了。李未央勃然變色,剛要發怒,卻聞到了熟悉的檀香味道,不由惱怒道:“元烈,你放開我!”

        元烈絲毫不為所動,緊緊抱著就是不放手。

        李未央許久不見回聲,提高了音量道:“還不松手!”元烈厚臉皮地抱著不放,隨后覺得腳下一陣痛,不由哎喲呼痛,然后退開了一步,還沒等李未央轉身離去,已經如同八爪章魚似地掛到了她的身上:“不要生氣嘛,我好不容易甩脫你家那三個大尾巴狼,另開了一條道進來的!”

        居然又開了一條地道,他當郭家是什么地方?!李未央哭笑不得,扯開他道:“你這是像什么樣子,還不松手!”

        “你寧愿陪著那個虛情假意的女人,也不肯陪我!”元烈眸子閃過一絲寒光,不以為然地拖長了聲音,正欲又撲上去,卻被李未央一手打開來,“好吧好吧,且說說看,又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非要這個時候過來。”

        元烈卻笑嘻嘻的,眼睛亮閃閃地道:“我哪里有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嘛!”

        這人越發不要臉,現在連想你這種話都天天掛在嘴邊上,李未央無奈道:“你到底要說什么趕緊說吧,再過半個時辰,你說的大尾巴狼就要來找我談話了!”

        聽說郭家兄弟要來,元烈毫不在意地道:“你剛才和那女人說的話,我全都聽見了,你的心思還真是花俏,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李未央揮了揮手道:“這個你就別擔心了,橫豎是好事。”

        元烈眨了眨眼睛,好不委屈地低聲道:“他們都知道,憑什么我不知道,我非要參與不可!”

        李未央嘆了口氣,道:“需要你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的,何必這樣心急呢?”

        元烈趁她分神之際,猛然又撲到了她臉上啃了一口道:“為什么不心急?你都把趙月責打一頓了,可見事情十分嚴重,究竟是什么主意,怎么不肯告訴我呢?”

        李未央忍不住失笑,卻也不在意他的無禮,橫豎他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同樣的動作做多了,也就變得麻木,他若是不趁機沾點便宜,才真的不像他了呢。她慢慢道:“我讓趙月進來,你問一問便是。”說著,她拍了拍手,高聲道,“趙月。”

        趙月聞聲進入,見到元烈也不驚訝,滿面笑嘻嘻地道:“王爺。”

        元烈笑道:“聽說你挨了板子?”

        趙月立刻點頭,道:“是啊,奴婢裝的很辛苦,這種活兒以后奴婢再也不會接了!差點當場笑起來呢!”

        元烈見她脖子上猶有鞭痕,不禁怪道:“你被打了還這么高興,莫非傻了不成?”

        趙月笑容滿面地在脖子上摸了一把,道:“這東西么,只是尋常的血漿,是惡心了一點,勝在真實啊,聞一聞,還有血腥味道呢!”

        元烈看到這里,便全都明白了過來,揮手趕蒼蠅一樣把趙月趕了出去,回頭便又追問李未央道:“這是什么意思?苦肉計么?”

        李未央忍不住笑道:“你都知道了,還要問我做什么?”

        元烈的眼睛更加明亮:“話卻不是這么個道理了,我一心想著你,愛著你,你卻總是把事情都藏在心里,豈不是叫我難受嗎?”

        李未央只覺得頭痛,與這個人講什么都是講不清楚的了:“我在郭府也不是行動**的,哪兒能什么都告訴你呢?更何況——”

        元烈委屈道:“從前我還有個眼線,如今趙月一心向著你,從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也不肯把消息透露給我知道!我只是想要為你做點事情么!”

        李未央說也說不過他,干脆道:“本來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了,的確有事情要找你。”

        元烈立刻轉幽怨為喜悅,變臉如同翻書一般,十分榮幸的樣子:“什么事?”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三天后,**府上要舉行一場壽宴,你也來參加就是。”

        元烈抱住她的腰,笑瞇瞇地道:“好啊,你參加我就參加!”

        李未央被他鬧得面紅耳赤,甩了幾次甩不開,不由得氣急:“你最近這是怎么了,總是這樣胡鬧!”

        元烈完全不以為意,琥珀色的眸子閃著狡黠的光芒道:“誰讓那些人老是阻攔我,我如果再老實,你就要被他們賣給元英那個傻子了!”

        你才是傻子!李未央氣也不是,罵也不是,反正怎么說他都死皮賴臉不在意,不由嘆了口氣,道:“你總是這樣胡說八道,叫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你。”

        元烈揚起眉頭,似笑非笑道:“那就告訴我,到底在那宴會上,你要做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幽幽地道:“我要殺人。”

        元烈同樣笑了起來,李未央看他一眼,道:“你不怕?”

        元烈笑容更深,卻多了一絲飛揚跋扈的味道:“這世道本就是如此,你不殺他,他便要來殺你,倒不如先下手為強,斬草除根!”

        此刻,他斂了笑容,正色望向她,顯然說這話是十分認真的。李未央心頭一震,正想要說什么,卻聽一人輕聲笑道:“哎呀,旭王殿下真個叫有本事,這么圍追堵截你也能跑的進來,長了翅膀了吧這是!”

        此刻,原本應該已經和李未央鬧翻了的郭導正站在門口,元烈看到是他,又聽如此諷刺的話,倒也不生氣,哈哈一笑道:“你們如此日夜看守,盡職盡責,便是說一聲鞠躬盡瘁,死而后矣也沒什么不可以的,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總有法子進來的,你們便省了這口氣吧。”

        郭導吊兒郎當,從小便總是被教訓,他的面上那抹慵懶的笑容沒有絲毫改變,反倒微笑道:“可惜這毛病我們總是改不了。上回打了一場,卻不知道再打一場,到底誰輸誰贏?”

        元烈面不改色,站起身來撣了撣身上的土,笑道:“好啊,既然這樣咱們就打一場,不過我有言在先,若是我贏了,你可不能再阻攔我!”

        這兩個人沒事就要杠上一杠,若是他們打起來,恐怕還要驚動其他人,被郭澄和郭敦見到,只怕也要來打一架,橫豎他們在家里頭沒事干,三天兩頭上演全武行。李未央卻很不高興,這事要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家看笑話么?不知又要有多少人以為她給旭王元烈灌了迷魂湯了。現在,外面人已經在懷疑,郭嘉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能把旭王騙得團團轉,就連靜王元英似乎也想要娶她做王妃,她可沒用什么卑劣手段,是他們自己有事沒事往這里跑……

        李未央冷冷地望著他們道:“若是要打,便出去打吧,我這小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損傷了我都心疼。”

        兩人聞言,對視一眼,還真的一同走了出去,李未央只聽到外面院子里風聲陣陣,不由頭痛地扶額。這兩個人,這一回真不知道要打上幾個時辰了……

        三日后,兵部尚書府邸

        李未央跟著郭夫人下了轎子,齊國公率先進了兵部尚書府,而郭夫人則帶著其他人緊隨其后。**親自站在門口等候,見到他們到來,便是滿臉的笑容。事實上,如今那郭騰已經被流放,**卻還有心思辦壽宴,這已經是很奇怪的事情了。李未央明知道這一點,卻是不動聲色。

        **握住齊國公的手道:“三弟,客人們已經到了,我帶你進去吧。”簡直是親熱得過了份,完全不記得上一次的不愉快。

        李未央走進了這座宅子,**和郭騰不同,他的宅子并不十分華麗,反倒是十分的古樸、素雅。一路走進去,李未央甚至能夠隱隱瞧見齊國公府的影子,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是她尋常見過的,幾乎是國公府的一個縮小版。她嘆息一聲,**執念之深,從這里的布置,實在可見一斑了。

        他們一行人進了園子,卻發現這里跟外面的古樸大方比起來,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一潭碧水,悠然清澈,十幾株紅梅,鮮艷奪目,整個場景看起來頗有幾番詩情畫意。**微笑道:“這是舞兒親自布置的園子。”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卻聽見齊國公道:“舞兒向來是個蕙質蘭心的孩子,她也到了快要出嫁的年紀,大哥可想好她的婚事了嗎?”

        **爽朗地笑了起來,道:“原本我不想說的,畢竟這種事情還沒確定,傳出去也不大好。既然三弟問起,我便告訴你好了。太子殿下有意迎娶舞兒為側妃。”

        此言一出,郭家的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郭夫人笑道:“舞兒美麗大方,溫柔可人,能夠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睞,真是她的福氣啊!”

        **看了她一眼,面上掠過一絲得意,口中卻謙虛道:“哪里哪里,我的女兒只有我自己最明白,若論起才華么,怎么也比不上嘉兒萬分之一的。”

        齊國公只是謙虛了一陣,并不多言了。李未央一邊走一邊想,**和太子即將聯姻,若非確切的消息,他也不會往外說。可見,此事是真的了。聯想到最近**和臨安公主走得很近的傳言,李未央已經心頭有數了。

        梅林之中有一片空地,原本想必是種著花木的,現在卻被人清理了出來,特意搭了一座棚子,里面有十幾桌酒席,穿著各色華服的貴人坐在里面,一邊說笑一邊喝酒。見到齊國公府的人,眾人紛紛起來行禮。郭舞從一旁迎了出來,身上穿著鵝**的衣裙,淡淡施了脂粉,更顯得膚光如雪,兩行入鬢的黛眉,配合那雙美麗的眸子,真是叫人不得不動容。她親熱地向郭夫人行了禮,隨后上來拉住李未央的手道:“嘉兒,我可等你很久了!”這一點,跟她父親的熱情真是一模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郭嘉的感情多么要好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讓堂姐久等了,實在不好意思。”

        郭夫人看著她們,仿佛十分欣慰的模樣,隨后道:“你們姐妹好好聊天吧。”說完,她便去和旁邊的貴夫人們寒暄去了。

        郭舞看了一眼李未央身旁的趙月,眸色變深,一轉眼卻是笑得更加熱情:“我來為你介紹幾位小姐。”說著,她便將李未央引入棚子里,親自為她介紹自己熟悉的一些貴族千金。事實上,這里的大多數人,李未央都已經見過了。只不過他們對于李未央,還是十分好奇的。

        李未央環視一圈,發現臨安公主卻沒有到,不由揚起唇畔,這么熱鬧的場合,怎么少得了她呢?正在想著,便聽到園子里有人報道:“雍文太子到,臨安公主到!”這一下,滿園子里頭的人都站了起來,畢恭畢敬地站起來向來者行禮。

        雍文太子身姿峻挺如松,穿著金**的錦衣,上面繡著蟠龍,顯得貴氣十足。那一雙秀窄丹鳳眼睛帶著無盡的笑意,道:“不必多禮,大家都起來吧。”

        **顯得特別開心,的確,他的生日太子殿下居然親自來祝賀,這簡直是天大的榮耀了。

        雍文太子一邊邁步向這里走來,一邊道:“還未恭賀尚書大人壽辰!我來遲了!”

        **趕忙道:“太子殿下能來,已經是我府上的榮耀了,您快請上座!”

        雍文太子微微含笑,吩咐隨從送上禮物,目光卻是從眾人身上一一掠過,最終,卻停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在這個瞬間,他的笑容分明更深了些。而此時,臨安公主也是滿面的笑容,美麗的裙子上繡著艷麗的五彩鳳凰,襯托得那張面孔更加嬌艷,她看了李未央一眼,冷冷地笑了笑,卻是帶了一絲高傲。

        李未央原本便知道臨安公主會來,卻不知道此事連雍文太子都驚動了。她不由自主地猜想,這一次雍文太子突然到來,又會給這個宴會造成怎樣的變數呢?

        ------題外話------

        感謝送鉆鉆送花花送月票的各位同學,╭(╯3╰)╮今天很憂郁很憂郁,小秦還是不喜歡死人的……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极速时时开奖直播网 刷流水套利要注意哪些 至尊国际游戏网址 彩工网快3热点早知道 北京pk10怎么玩最合理 打麻将必胜绝技 欢乐麻将二人麻将诀窍 时时彩宝典手机下载 聚宝盆彩票计划安卓版 怎么买新时时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北京pk全天精准计划 助赢计划公式怎样更准确 澳门巴黎人875在线播放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