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9 美人肥田

    庶女有毒

    199 美人肥田


        **、郭騰兄弟圍繞在陳留公主身邊作孝子的模樣,可是眼角卻一直看著李未央的方向。李未央輕輕一瞥,那**的鬢角已經有了白發,額上也帶了皺紋,眉目間卻有一種開闊的豪氣,顯然是個精明強干之輩。

        收回視線,她微微一笑,道:“堂姐說的話,嘉兒不明白。”

        郭舞驚訝地看著她,似乎沒想到她會這樣說。

        李未央笑容很平和:“堂姐,旭王殿下和我是什么關系,又與你何干呢?”

        郭舞張了張嘴,訝然道:“我……我只是……”

        “堂姐已經到了出嫁的年紀,貿貿然關心旭王殿下,豈非是惹人笑話?”李未央言語淡淡的,聽起來卻格外刺心。郭舞美麗的面孔頓時就有一瞬間的發白,她下意識地道:“嘉兒,你怎么這樣和我說話?”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這樣說話,又要怎樣說話呢?告訴堂姐我和旭王殿下毫無關聯么?我倒是想說,堂姐肯信嗎?”她這樣說著,已經下了臺階,裙擺落在地上,走過的地方,像開出了一地水蓮花。

        郭舞看著她的背影,眼底不由浮現出一絲怒意,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委實說不出什么,只能繼續保持完美的笑容。

        這時候,已經有婢女走過來,恭敬地道:“尚書大人,將軍,齊國公請二位去書房一敘。”

        **和郭騰對視一眼,卻都微笑起來,**向陳留公主道:“兒子先去見三弟,回頭再來陪著母親說話。”

        陳留公主淡淡點了頭,道:“去吧。”

        郭夫人剛剛從宮中回來不久,又經過這一大幫人的鬧騰,顯得有點精力不濟。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祖母,剛剛兩位舅舅送來了這么貴重的禮物,我陪著母親先將東西入庫。招待客人的事情,還要交給兩位****了。”剩下的都是小輩,根本不必陳留公主和郭夫人在場。

        陳留公主點點頭,道:“好。晚上還有晚宴,不要忘記。”既然對方大張旗鼓地來了,自然要留下來用膳。

        元英笑容滿面地道:“我也要留下來叨擾了。”

        陳留公主臉上才有點笑容:“自然,少不了你!”

        郭夫人進了臥房,才嘆了一口氣,露出面上的疲憊道:“這些人,從來都不消停!”

        李未央笑了笑,道:“出了宮中那件事,外面人都在流傳說二伯父教唆他的養子誣陷郭家,目的就是為了報復當年的事情。這樣的風言風語雖然不能損傷他們的根本,卻也會帶來不少的麻煩,他們著急,也是自然的。”

        “這樣惺惺作態,瞧了都讓人覺得惡心。”郭夫人揮了揮手,道,“我一想起他們居然把壞主意打到你的頭上,就恨不得給他們一巴掌!”

        李未央心頭微微動容,握住郭夫人的手道:“娘,我不是好好兒的嗎?他們絕對沒辦法拿我怎么樣的。”郭夫人聽了以后并沒有放下心,反而面容一下子沉寂起來,她深深地看著李未央,忽然一下子把她摟進懷里,聲音十分溫柔,但是充滿了力量和決心:“你是我的女兒,我自然要保護你,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李未央心頭變得溫暖,她這一生,一直在費盡心思保護自己、保護別人,除了元烈之外,沒有人能夠給她支持和依靠。可是現在,郭夫人的話卻是讓人感覺到一股暖流涌進心頭。雖然他們沒有血緣關系,可這樣的母親,卻讓她不能不動容。

        郭夫人嘆了口氣,道:“好了,咱們把東西入庫吧。”

        李未央失笑,道:“娘,你去歇息吧,這些事情交給我就好。”

        郭夫人驚訝,道:“交給你?”頓了頓,她點點頭,道,“是啊,你將來也是要嫁人的,讓你學習一下如何理事也好。”她很明白,所謂東西入庫,根本不必急著今天,又有管家等人在,主人也不必親自看著,李未央是想找藉口擺脫那些人,讓她能夠輕松一下。這一點,自己明白,那些所謂的客人心中也是有數的。

        李未央看著郭夫人去休息,才吩咐仆人將那個紅漆木大箱子抬了上來,打開一看,卻是滿滿一箱子的金銀器重,細軟珠玉。李未央嘲諷地笑了笑,拔了老虎的胡須,就給幾塊肉來慰問一番,**真的以為她李未央這樣好打發?

        “把這些一一清點入冊。”李未央吩咐趙月,隨后,她便坐在一邊看著趙月清點,面上卻是若有所思的神情,似聽非聽,明顯心思不在此處。

        一個時辰后,一個婢女掀開了簾子,她恭敬地輕聲開口:“小姐,是宴會的時辰了。”

        李未央便親自去請了郭夫人,二人重新梳洗換過衣裳,才去了前廳。大廳內,已經全都排好了座次。李未央在廳中站了站,卻是一時沒有動作。但凡大戶人家,坐下來吃飯都要排列個位置尊卑。她們進入大廳的時候,主位上坐著陳留公主,**已經側身一撩袍坐在緊靠著公主最中間兩座的右位上,那原本應該是齊國公所坐的位置,而郭騰同樣不客氣,坐在了左座的位置。一左一右,恰好坐得滿滿當當,根本沒有給齊國公留下任何一個位置。

        而郭家那兩房的子女們已然入座,并且開始互相聊天,似乎并不十分講究禮儀,李未央挑眉冷笑,郭家是真正的鐘鳴鼎食之家,吃飯的規矩都不是一般的嚴苛,**和郭騰自幼便有公主教導,不可能不懂得這些道理。他們今天這樣坐,分明是故意的。

        明明一臉愧疚地上門來請罪,如今卻是反客為主的模樣,這一家人實在是讓人覺得心里鬧騰。李未央看了一眼,便見到自己的幾位兄長面上雖然不動聲色,眼底卻都有郁郁之色。

        郭夫人輕輕拍了拍李未央的手臂,低聲道:“他們向來如此,每次到了府里就這么肆無忌憚,叫你父親難堪。”

        李未央微微一笑,叫齊國公難堪是假,故意提醒所有人齊國公這身份本該屬于**才是真的。的確,如今的齊國公郭素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三,若非是陳留公主所生,這國公的位置應當落在**的頭上。他心頭產生怨憤也是人之常情,只不過,凡事有因必有果,先是任氏犯錯在先,后是他妄圖毒死老國公在后,若非他做的太過分,老國公也不會褫奪他的繼承權,將他趕出了郭府。現在他這般作為,更說明他并沒有一絲一毫的自省之心,只知道怨怪別人。齊國公這時走進了大廳,步伐迅捷而沉穩,當他瞧見那尊位已經被人占據,卻只是略略一頓,便坐到了**的下首。**微笑道:“三弟,你不怪我們先行安坐吧。”

        齊國公只是淡淡道:“大哥說的哪里話。”他從來對齊國公的位置沒有覬覦,可是老國公卻一向十分偏疼他,所以大哥二哥始終覺得他有心思爭奪爵位,一直防備著他。他不知道受到多少次暗地里的謀害,甚至有人在他的臥榻之上放了毒蛇,吃飯的調羹里被人注入了毒藥……可他為了不讓老父傷心,全都忍耐下來了。對方卻變本加厲,最后還對老父動手,他這才忍無可忍,但說到底,他心頭總是覺得難受。

        在他小的時候——大哥二哥還沒有察覺到他的威脅的時候,他們會陪著他一起玩,打獵回來會讓他第一個挑選最好的獵物,玩累了一起在樹蔭下乘涼,冬天的時候陪著他一起堆雪人,被父親發現調皮的時候替他挨打,那些都是童年時代的記憶,真切地存在于他的記憶之中。即便后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他也沒有忘記過這一切。可是看著眼前這個笑語晏晏,眼中卻藏著怨懟的人,他無言以對。

        李未央瞧著齊國公的神情,便明白了一切。郭家都是好人,可有個毛病,太重感情。不管**做了多少過分的事情,在齊國公看來,都是他的大哥,他竭盡全力去容忍他,包容他,他是這樣做的,自然對自己的兒子們也加強約束,不允許他們對兩位伯父無禮。所以,哪怕郭家的兄弟們對著兩個伯父的所作所為已經厭惡到了極點,他們也不會當眾反駁。

        可是,并非你一味退讓就會讓某些人明白你的心意,他們只會變本加厲,抓住你的弱點來攻擊你。如今的**,就是踩住了齊國公的弱點,絲毫不留情面。

        主人都上座了,菜肴便源源不斷地被供奉了上來。**起杯道:“靜王殿下,我先敬你一杯。”儼然一副主人的模樣,郭敦皺起了眉頭,想要動作,卻被郭澄一把按住,郭敦咬牙切齒地低下頭去。

        靜王微笑道:“哪里,感謝舅舅的盛情。”說著,他舉杯一飲而盡。

        一旁的郭騰卻斜睨著齊國公,笑道:“二弟府中難道沒有歌舞么?”卻是極端的無禮,跟剛才請罪的模樣判若兩人。

        齊國公并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誠實道:“二哥若是想看歌舞,自然要讓你看到的。”說著,他吩咐一旁的管家,道:“你去請吧。”

        郭家人吃飯的時候都是其樂融融,很少要歌舞助興,而且郭家的兒子們沒有那些紈绔子弟褻玩歌姬的不良愛好,因此家中并沒有特意養著一群歌姬。所以,郭府的管家要出門去請人回來表演,可他還沒走到門口,便聽見郭騰嗤笑一聲,道:“莫非二弟真的窮到這個地步,連幾個歌姬都養不起嗎?”

        這簡直是當面的侮辱了齊國公,可他并沒有發怒,只是淡淡地道:“家中沒有必要,所以便不會養著閑人。”

        郭騰哈哈大笑起來,道:“今日靜王在這里,三弟還如此小氣,實在過分,這樣吧,我讓我府上的歌姬來表演,讓你們開開眼界就是了!”說著,他旁若無人一般,吩咐人去準備了。

        郭騰所說的歌姬,便是越西上層貴族之中流行的一種風尚,美其名曰是歌姬,其實不過是家妓。在越西,無論是世代簪纓之族,還是鐘鳴鼎食之家,多縱情聲色,蓄養家妓。她們既是主人的一種娛樂和發泄欲望的工具,也是尋常的玩物,互相攀比的工具。富豪們喜歡以養妓之多來炫耀自己的權勢與財富,同時,他們也喜歡把這些家妓蓄意打扮,錦衣美食,以夸耀其地位與奢侈豪華。

        郭騰的府上,便養了有數十名家妓,很多都是從小開始培養,請了名師教導歌舞。傳聞中,他常常將香粉撒在玉盤上,讓家妓上去踐踏,倘若香粉上沒有留下腳印,便大加贊賞;倘若其上踏有腳印,即輒褫其衣,綁在樹上,削樹上枝條鞭打她,從背至踵,動以數百。還每每別出心裁,想出各種各樣折磨人的法子,把家妓關在雞籠里面,夏天用炭火烤,冬天用冰水淋,一旦死了便埋入花下,謂之曰美人肥田。但這種事情,各家各戶都有,那些家妓也都是他買來的,屬于他的個人財產,怎樣處置都不為過分,誰也不敢過多指摘。齊國公最為厭惡郭騰的這種習性,可是他畢竟是自己的二哥,不管怎么說,他不希望當眾讓對方難堪。

        郭騰像是早有準備,不一會兒,就有美姬一列從旁門出,魚貫入廳,絲竹之聲奏響,她們甩開翩翩的衣袖,開始跳起了舞。這些歌姬,都穿著精美無雙的錦緞,領頭的一個最為美貌,身上還裝飾著璀璨奪目的珍珠、美玉和寶石。李未央看著,目光變得越來越冷。這領舞的女子,容貌真可說十分出眾,一雙秋水般的眼珠,又明又亮,櫻桃小口,鮮紅欲滴,再配上那柔軟的腰肢,翩躚的舞姿,實在是叫人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一曲舞完,卻聽見郭騰笑道:“三弟,這一曲如何?”

        齊國公不為所動,只是淡淡地道:“二哥的品位,自然是極好的。”

        元英也是微笑:“是啊,便是宮中的舞姬也不過如此了。”

        郭騰見連靜王也這樣說,忍不住笑道:“靜王莫要拿我尋開心,我的家妓,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宮中的美人們。不過么,這女子是我從白州所帶回,她家鄉的人因她生得又白又嫩,宛如極品的美玉,即送了她這么個名字,喚做玉姬。三弟瞧著還成嗎?”

        這一句話,卻讓李未央瞇起了眼眸,郭騰說這話,倒像是別有用意。

        齊國公點了點頭,道:“的確是一個美人。”

        郭騰彎起嘴角,道:“說起來,三弟在白州可是待過一年的吧。白州美女眾多,難道沒有瞧上眼的?”

        齊國公沒有察覺到其他,只是開口道:“我去白州是平叛,哪里有其他的心思呢?”他說的是實話,六年前白州出了叛將陳楓,他率領十萬軍隊前去平叛,陳楓驍勇,又占據白州特殊的地勢,他費了不少心思才剿滅叛軍。出兵打仗,誰會去注意白州的女子美麗不美麗?再者他一直擔心著家中的夫人,更加沒這種閑心思了。

        郭騰笑了起來,道:“哦?玉姬,你且過來讓我三弟瞧瞧,看他可認識你嗎?”

        玉姬聞言,便低著頭走了上去,郭夫人皺起了眉頭,不知郭騰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齊國公仔細看了看那玉姬,道:“這位姑娘,我的確不認識——”

        郭騰的笑容里藏著一絲惡意:“不認識么?玉姬可是千里迢迢來尋找你呢!”

        郭夫人聽了渾如一盆冷水澆頭,渾身冰冷,李未央一把握住她的手,面上帶了笑容,不動聲色地道:“二伯父,不知你此言是何意?”

        郭騰看了一眼李未央,笑容里似乎帶了一些嘲諷:“一個女孩子家,千里迢迢從白州到大都來尋找一個男人,你覺得還能有什么意思?”

        眾人的面色都是齊齊一變,郭夫人卻看向自己的夫君,齊國公的面上比她還要震驚,掉過頭又去看那玉姬,卻是實在想不起來她究竟是誰。

        陳留公主面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郭騰,好好的一場宴會,你這是故意攪局嗎?”

        **卻是低頭喝酒,仿佛沒有看到自己兄弟的桀驁不馴。

        面對陳留公主的質問,郭騰卻面上洋溢著笑容:“母親,您說的這是什么話,我今天是特意來看望您的,順便把三弟在外面的紅顏知己帶進府中來,送還給他而已。”

        郭夫人的面色變得異常冰冷,紅顏知己,什么叫紅顏知己?!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樣的個性她會不知道嗎?她相信他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更別提此刻他面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震驚。是震驚,而非是愧疚。

        郭騰臉上的笑容異常刺目,他看了一眼陳留公主,目中甚至有一種報復的快感,口中卻道:“玉姬,三弟貴人事忙,早已不記得你了,你自己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玉姬的身上,端看她如何交代這件事情。

        玉姬盈盈拜倒在齊國公面前,淚如雨下:“國公爺不記得我了么?我是守城官梁蕭的女兒梁玉姬,當初在白州,我父親因為不肯追隨那叛將,被他誅殺,我母親便殉情自盡了,我孤身一人逃出來,走到半路差點被叛軍劫持,是你及時救下了我啊!”

        此言一出,李未央便發現齊國公整個人愣住了,他像是終于想起了眼前這個人是誰,面上掠過一絲驚訝道:“原來是你……我不是把你托付給你的叔父照顧了嗎?”

        玉姬眼淚汪汪地道:“當時您只說等前線事了,便接我和你一起回大都,后來遇見叔父,你反而改了主意,將我托付給他。可惜叔父身體漸漸衰弱,終于撒手人寰,我無依無靠,只能離開白州,想要來大都尋找國公爺。后來在路上遇到了郭將軍,他說是您的兄長,我便跟著他來到了大都……”

        嘖嘖,說得真是聲情并茂,涕淚齊下,再加上又是這么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任誰看了都要動心的。可是齊國公眉頭卻皺的死緊:“我跟你父親一直有往來,他無辜喪命我覺得十分可惜,后來將你及時救了下來,也算保全他的一點骨血。而且你跟著叔父自然要比跟著我回大都更合適,所以我才將你托付給他。”難怪他認不出來,當年這孩子才多大,現在卻已經是個豐韻成熟的美人了。

        玉姬一副傷心的模樣,道:“國公爺,你原本是好心,可是嬸娘哪里容得下我呢?我在叔父家中,終究是無依無靠啊!可是我等了好久,盼了好久,也不見你回來!”

        李未央失笑,突然慢慢道:“這位……梁小姐,我父親在混亂之中救下你,本是一片好心,聽你說話的意思,倒像是責怪我父親好人沒有做到底?”

        玉姬一愣,隨后看向李未央,不知所措道:“我……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哦,不是這個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父親救了你,還得管你今后的一日三餐,管你有所依靠,管你嫁人生子,管你幸福一生嗎?”

        玉姬沒想到這位郭家小姐這般厲害,再看對方一雙冷漠的眸子讓人覺得心驚膽戰,她倒退了一步,下意識地看了齊國公一眼,那凄楚的模樣仿佛受到了誰的欺負,齊國公卻皺著眉頭,顯然很贊同李未央的話,玉姬沒有想到對方如此無情,便只能求助于郭騰。

        郭騰重重放下了酒杯,冷聲道:“嘉兒,長輩們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郭夫人擔心李未央吃虧,便向她搖了搖頭。可李未央又是什么人,她這輩子何曾吃過虧呢?她的目光沉靜若深水,上下打量著郭騰,反倒是欲言又止的模樣。

        郭騰沉下臉,道:“你想要說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原來不想說,這可是二伯父讓我說的。您口口聲聲說嘉兒沒有資格插嘴,可見是個很懂得規矩的人。”

        郭騰揚起眉頭,冷笑一聲道:“這自然是的,我家中的女兒是從來不會在這種場合胡亂開口的!”

        **笑了笑,目光在李未央面上溜了一圈,假惺惺地道:“哎,二弟何必跟個孩子生氣,嘉兒畢竟是在異國他鄉長大,不懂郭家的規矩也是正常的。只是三弟啊,女兒既然尋回來了,就該好好教導,否則將來嫁出去,別人該指著你的鼻子罵你沒有家教了!”

        齊國公面色終于沉了下來,在他看來,說他可以,說他的兒女卻是萬萬不行的,他剛要開口,卻聽見李未央笑容滿面地道:“兩位伯父真的是很懂規矩的人,嘉兒受教了。既然二位伯父這樣懂規矩,就請你們讓出尊位吧!”

        **和郭騰同時一愣,對視一眼,面上都浮現起怒意。**放下了筷子,怒聲道:“三弟,你這女兒到底懂不懂道理,怎么什么話都敢說呢?!”

        好好一場宴會弄成這樣,回去還要向夫人好好解釋,說不定今天晚上連房門都進不了,齊國公哪怕再忍讓兩個兄長,也不由動了怒,礙于陳留公主在場,不好把話說的太難堪,他只是冷冷一笑,道:“我的女兒從來不會無緣無故指責長輩,還是請二位兄長聽一聽她怎么說吧!”

        **畢竟心機深沉,聞言不動聲色地望了齊國公一眼,眼中略帶指責,然后他轉頭望向李未央,道:“你到底有何道理!”

        李未央臉上掛著冷漠的笑容:“我越西的禮,乃是不以年紀排行論尊卑的,兩位伯父不過普通官員,更加沒有爵位在身,怎可和祖母陳留公主、我父親齊國公同桌而食,尤其大伯父還身在右側尊位?分明是視禮法尊卑于無物。剛才開宴,我父親尚未說話,兩位本是客人,卻自以為得計,竟然先行代主人開口。若是天底下人人如你們這般沒有規矩,沒有上下,沒有尊卑,國威何以壯?君威何以明?天下何以穩固呢?!你們自詡懂得規矩,連這么淺顯的道理都要別人來提醒嗎?”

        元英的臉上掛著慣常的微笑,他就這么笑著看李未央。這丫頭可真是毒辣,說的話分明是在提醒對方,你們早已被趕出了郭家,沒了繼承國公位置的權力,居然還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根本是不知尊卑,寡廉鮮恥!這話別人聽起來沒什么,可**卻覺得一瞬間如墜冰窖。

        他是嫡子,又是長子,若是當年沒有陳留公主進門,沒有生下郭素,他今日就是堂堂正正的國公爺,何至于區區一個尚書?!這本就是他心中最深處的痛楚,最厭惡別人提起。郭素一直忍讓于他,對方越是如此,他越是覺得這爵位是被對方搶走的!所以千方百計地來羞辱郭素……可他沒有想到,居然當面指責他的人是郭嘉這個丫頭,他幾乎當場要站起來給這個侄女兒一個狠狠的巴掌,可是一瞬間對上那雙古井一般的眼睛……李未央嘴角帶笑,站在他面前,一雙眼睛里面卻是帶著冷酷的寒芒,他竟不寒而栗,手足似僵。

        如夢初醒般,**突然意識到,這女孩從入座開始,一直等著這樣的機會發作,若是自己開口反駁,怕是要得到更大的羞辱。

        他下意識地看了齊國公一眼,這時候應該是他呵斥自己的女兒,然后理所當然地把位置繼續讓給自己。從前這么多年,郭素一直是這樣的謙卑,他應該會這樣做的,因為這是他虧欠自己的!可是出乎他意料的,齊國公沒有說話,甚至沒有看他一眼。對方的眼底,燃燒著的是壓抑著的怒火。可這發怒的對象,明顯不是郭嘉!

        **心頭一沉。李未央已經走了過來,迫視著他,冷冷地道:“大伯父,你怎么不回答我呢?侄女兒不懂規矩,正等著你的教導呢!”

        郭夫人雖然擔心,卻也覺得解氣,這么多年了,齊國公一直都忍讓著對方,但這并不是因為愧疚,而是因為兄弟情義,可某些人卻根本不知道感恩,不知道珍惜,非要這樣咄咄逼人,怎么能怪李未央給他們難堪呢?!這是他們活該!

        郭素的兒子們也都面帶微笑看著這一幕,而**、郭騰的子女們都對李未央怒目而視,只可惜,他們誰都不敢發怒,因為郭敦是個火爆脾氣,敢去惹他妹妹,怕是要被他活生生胖揍一頓,到時候場面怕是要變得異常難看。

        李未央還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等著**的答案。**只覺得冷汗從他的脖頸劃過,浸濕了衣襟,一直蔓延到他的胸膛,他努力撐起屬于伯父的威嚴,死死地抿住嘴角,抬頭一臉震怒地盯著對方。

        整個大廳都靜極了,眾人幾乎能感覺到呼吸的聲音。

        元英一直默默望著李未央的背影,**和郭騰都是有軍功的,手上無一不曾染過鮮血,面相威嚴不說,性格也是十分的剛毅,尋常女子到了他們跟前要是多說兩句話怕是就要腿腳發軟。可是李未央卻是絲毫都不畏懼,簡直比尋常男子還要悍勇十分,元英看著她,卻突然笑了笑。

        這才是他期待之中的妻子,既有美麗的外表,又有堅強的內心,直面敵人的時候比男人還要兇悍,不是嗎?為什么當初他竟然沒有看出來,還那樣的排斥她呢?就在所有人以為**要當眾失態的時候,**忽然朗聲笑了出來,他側頭向左一的郭騰道:“的確,是我們逾越了。”說著,他竟然主動站起,將位置讓了出來,坐到了下首。隨后,他看了齊國公一眼,道:“三弟,是我一時糊涂,忘記了規矩,還請你不要見怪!”

        他又恢復了請罪時候的彬彬有禮,簡直和剛才判若兩人,就像是會變臉一般,可見心機十分的厲害,忍功也很了得!

        齊國公面上掠過一絲快得看不清的悲傷,卻只是默默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陳留公主看到這一幕,心里也是十分復雜,當初她一時憐憫任氏留下的三個孩子,讓他們和郭素一起長大,本以為這樣對方便會明白事理,誰曾想,養出來的卻是三頭白眼狼呢……

        郭騰冷笑一聲,道:“好了,規矩講完了,咱們也該好好講一講人情了吧!”

        李未央揚起眉頭,似笑非笑:“不知二伯父說的是什么人情?”

        郭騰臉上帶著一絲冷凝,道:“人家千里迢迢來尋找齊國公,難道國公爺不該給人家姑娘一個交代?”玉姬不發一言,只是默默地淚流滿面,如風中的弱柳般,哀凄欲絕地站在那里,剛才還紅潤的臉色如今已經變得十分蒼白,惹人憐惜的模樣。郭夫人的臉色變得很不好看,郭騰這意思,是非要逼著國公府收下這位姑娘?憑什么?自己的夫君自己最清楚,這些年在戰爭中救下的孤女弱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誰也不曾就這么厚顏無恥地賴上來,難道救人還救出一把火來了嗎?

        郭澄聞言,不由道:“不知二伯父所言,是怎樣的交代?”

        郭騰笑道:“在救助這位梁姑娘的時候,齊國公可是攬住了人家的腰,可還記得嗎?”

        齊國公面色陰沉,這少女如今不過十**,六年前也不過十二三歲,在他心中,著實和他的女兒沒什么兩樣,她被人強行擄走,他一箭射殺了叛軍,將她救了下來,親自護送她回去,得知她是故人之女,便留心照顧,再加上他的親生女兒也是在病亂之中失蹤,所以他才對她多加了一分關懷,可卻沒有想到六年之后,這少女居然上門來尋這樣一個說法。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父親救過的人,全都是無辜的弱者,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婦也有少女,若是他們全都賴上門來叫父親負責,這齊國公府豈非變成收容之所了么?更何況,當時這姑娘不過十二三歲,又在危難之中,竟然也如此懂得男女之妨,還真是不容易啊!”

        玉姬早已不忿李未央說話語氣,惱怒道:“郭小姐,我敬重你是國公爺的千金,才會特別忍讓你三分,但并不意味著你可以任意羞辱我!我是好人家的女兒,你怎么能話中帶刺?!”

        李未央還未來得及說話,郭敦已經忍不住道:“你若是真要找人負責,當初那歹人擄走你的時候,你怎么不為了保護貞潔自盡?難道我父親救了你,還救出一個禍患來了嗎?”尋常豪門富戶之中,若是真有小姐被人救下,固然也有以身相許的,但這件事情發生在戰亂之中,誰還管得了那么許多,感激郭素都來不及了,哪里會給他找麻煩?可這梁姑娘偏偏千里尋上門來,不是看中郭家富貴,受了人挑唆又是什么?!

        李未央看了郭敦一眼,向他搖了搖頭,示意他稍安勿躁。事實上,不過一個弱女子,父親留下她不要緊,可郭家那兩個兄弟一肚子壞水,李未央敢保證,今天齊國公若是心軟留下了這個女子,明天他們就會找人參他一本,說他戰亂期間淫人妻女之類的話……這樣的罪名,縱然是國公府也是承擔不起的!父親多年來的清譽也要受到影響!

        宮中的事情敗露,他們竟然還不肯死心,這一對兄弟,還真是歹毒!

        聽到郭敦說的話,郭騰冷笑一聲,道:“滿口胡言亂語!梁家父母全都是知書達禮之人,梁小姐亦自幼熟讀詩書,對于一個女子的閨門女訓,三從四德,最是知道,從不肯越規失禮一步。在白州的時候,不是沒有名門富戶向梁小姐求婚的,她就是不為所動,依舊戀著三弟,可見她報恩之心了。便是到了大都,為了防止別人疑心,耽誤了三弟的前程,我特意讓她用歌姬的身份進府,到了府內她更是很難越雷池半步,見了面生男子,別說是說話,連看都難得看多一眼,可以知道她極為看重貞潔!我府中的人,哪一個不說她賢惠溫淑的,似這般的女子,豈是金錢可以打動于她。我真是羨慕三弟,得到如此紅顏知己,你真是要好好珍惜啊!”

        這一番話,把所有人都說得目瞪口呆。這郭騰字字句句都說梁小姐看重貞潔,所以才千里迢迢地來尋找齊國公以身相許,照著這架勢,若是齊國公不肯收下人,豈非是白白耽誤了人家小姐?!

        果然,梁玉姬又落下淚水來:“若是國公爺厭惡我,不愿意收留,那我情愿一頭撞死在國公府門前!”

        一頭撞死?!這樣等于告訴所有人齊國公負心薄幸,丟棄了她?!郭夫人面上已將是怒到了極點,冷聲道:“我夫君有哪里對不起你,你要這樣來害他?!”

        誰知梁玉姬聞言,竟然撲倒在郭夫人面前,泣不成聲道:“夫人,夫人!我不求做妾,只求為婢,甚至可以不要名分,只要讓我伺候齊國公,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啊!”在白州的時候,的確有富戶來向她求婚,只不過她父母皆亡,又無恒產,叔父死去之后,嬸娘只是把她當成搖錢樹,她當然不肯從命,想盡辦法逃了出來,卻遇見郭騰。她不管郭騰是什么目的,只想著要進國公府!因為郭素雖然年紀比她大許多,卻面容俊朗,身家豐厚,更是堂堂的國公爺,若是她能夠進門,憑借著她的年輕和手段,早晚有一天能夠坐上側夫人的位置,到時候,榮華富貴是指日可待!她自然要賣力演出了!

        郭夫人氣得頭都痛了,更是一腔怒火發不出來。她畢竟是國公夫人,對這樣死皮賴臉的女人既不能打也不能罵,不管怎么做都會失掉身份,偏偏她又十分耿直,幾乎渾身發起抖來。就在這時,李未央走到了她的身邊,用手扶住了她,輕聲道:“娘,古語有云,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父親好心好意救了梁小姐,又怎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在郭府門口呢?傳出去,豈非叫人家說咱們不夠宅心仁厚嗎?”

        郭夫人驚訝地看著李未央,不知她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剛才她不是還那樣強烈地反對嗎,怎么話鋒一轉,意思就變了?不光是郭夫人,在座的其他人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事實上,齊國公若是趕走梁玉姬,那些人一定會大肆宣揚,胡亂栽贓,說他不尊禮法,背信棄義,但若他留下這個女子,明天就會有一本奏章參到皇帝面前,說他出征在外如何與女子結交云云……一邊是流言蜚語,一邊是嚴厲詰問,不管怎么選擇,郭家都會面臨極大的難題。

        元英微笑著看向李未央,他真的很想知道,她會怎么處理這個難題……

        ------題外話------

        編輯:同姓氏應該是堂姐!你又頭暈了!

        小秦:我去SHI了,別攔我!

        編輯:去SHI吧!

        小秦:你好無情你好無情你好無情你真的好無情!你**一定是諸葛神猴!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大家来玩五子棋 足球竞彩开奖公告 棋牌游戏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 88彩票快10专家软件 二十一点游戏官网 云南时时结果 曾道正版资料免费大全一肖 足球彩票混合过关规则 怎样快速从麻将背面认牌 新时时五星玩法 广东快乐十图快一定牛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历史 手机游戏怎么安装 意甲积分 老时时后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