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8 負荊請罪

    庶女有毒

    198 負荊請罪


        齊國公進了門,向陳留公主的正房走去。兩名婢女正在走廊上給鳥兒換食,見到是他,忙不迭地跪下,齊國公點頭道:“母親今日怎么樣?”

        婢女珊瑚笑容滿面地道:“小姐回來了,靜王殿下也來了,公主今個兒高興,晌午進了一大碗米飯,還留下夫人少爺們解悶兒說笑,您請進去吧!”一邊說,一邊挑簾,請齊國公進去。

        屋子里,郭夫人、郭家兄弟難得都在,江氏、陳氏二人陪侍身后。陳留公主手里捧著一幅畫,桌上還放著一幅畫,正歪頭和李未央說著什么,元英坐在一旁,卻是默然出神,不知是在瞧那幅畫,還是在瞧畫邊上站著的美人。

        齊國公笑了笑,道:“你們都在做什么?誰的畫看得這樣入神?”

        眾人瞧見是他,便都笑起來。陳留公主笑著道:“這兩幅畫是靜王親自捧來的,一幅是前朝畫師周廣的真跡,一幅是他自己臨摹的作品,叫我來瞧瞧呢!”

        齊國公看了看這兩幅畫,卻是畫著兩牛相斗的場面,風趣新穎。畫面上一牛向前奔逃,似乎力氣用盡,另一頭牛卻窮追不舍,低頭用牛角猛抵前牛的后腿。雙牛都是用水墨繪出,以濃墨繪蹄、角,點眼目、棕毛,傳神生動地繪出斗牛的肌肉張力、逃者喘息逃避的憨態、擊者蠻不可擋的氣勢。兩頭牛的野性和兇頑,盡顯筆端,牧童則站在一旁,手里端著笛子不吹,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兩頭爭斗的牛,偏還歪著頭,十分得趣的模樣。

        可最讓人奇怪的是,這兩幅畫不論是著筆,還是用墨,甚至連畫畫的技巧,無一不是一模一樣的,幾乎讓人分不出絲毫的區別來。齊國公笑道:“是猜測哪一幅是真跡?”

        郭夫人面上帶著十足的笑意:“是啊,靜王拿我們尋開心呢,叫咱們猜猜到底哪一幅畫是真跡,可我們都瞧過,皆是一模一樣的,哪里辨得出來?你給瞧瞧。”

        齊國公好奇,俯下身子仔細看畫,又盯著辨認題跋,良久,他伸出手輕輕拂了拂,心里有了點看法,口中說道,“周大師的作品因為年代久遠,筆墨顏色也會出現差別。這幅畫的墨上有一些極不明顯的白霜,剛才我輕輕擦抹,白霜也不退去,所以我想這幅畫應該是真的。”

        郭澄笑容滿面地道:“我也是這樣想,尋常作偽的畫者常用香灰之類散在偽作上,充作白霜、霉苔,但很容易抹去,再者古畫上的墨跡及色彩,通常都是入木三分,力透紙背,正如這幅畫一樣,所以我也贊同父親說的這幅畫是真跡。”

        元英只是笑,卻不回答。

        旁邊的郭敦不擅長看書畫,聞言撓了撓頭,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而郭導雖然只是笑嘻嘻地瞧著,卻也和父親兄長的看法是一樣的。

        陳留公主便點點頭,道:“我也這樣想。”不過,她瞧著李未央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便問道:“嘉兒,你怎么看?”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祖母,嘉兒覺得,另外一幅畫才是真的。”卻是和郭家父子所言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副畫,眾人吃驚起來。

        陳氏原本就性格活潑,她聽到這話,頓時覺得不對,道:“妹妹,你說的這幅畫上面沒有白灰,應該是贗品才對。”

        李未央笑道:“靜王府自然有專人來保管這些書畫,周大師的畫作又是傳世精品,若真的有白灰才更可疑一些。”

        元英看著李未央,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這幅畫我可是給好多人都看過了,大家都和舅舅的看法一樣,你可看準了?”

        李未央原本不預備和他爭辯這些,但聽了他說的話,不免笑起來。她本就生得美麗,那雙眼睛極漂亮,睫毛很長,低垂下來的時候就要更漂亮。

        元英的眼睛控制不住地印在她的面孔上,然后,又慢慢移到她的眼睛,仿佛要看出她的心思。只可惜,從來沒有人能看透李未央的心思,但人有一種奇怪的心態,越是搞不懂,越是想要明白。更何況元英這樣的男子,出身高貴,文武雙全,從來只有別人揣測他的心思,他從來不用這樣費盡心思去想一個女子心中在想什么。可是現在,他真的很想知道李未央在想什么……

        李未央微笑道:“周大師相傳曾畫飲水之牛,水中倒影,唇鼻相連,可見其觀察之精微,一個觀察如此細微的人,當然不會忽略每一個細節。縱然靜王殿下的畫技高超,幾可亂真,但我看的這一幅畫中,左邊這頭牛的眼睛里有一點牧童的影子,可另外一幅卻沒有,所以——它才是真跡。”

        眾人聞言,便都仔細看了看,果真發現是這樣,不由嘖嘖稱奇。那一點影子極為細微,即便是湊近了看也很難看清楚,李未央居然能發現,著實讓人覺得驚訝。

        陳留公主頓時笑得兩眼瞇成一條縫,拍掌打膝地說道:“好——還是嘉兒有眼力,果真如此,這牛的眼睛里有牧童的影子!”元英聞言,接過那幅畫仔細瞧了半天,才笑了起來:“的確是這樣,是我疏忽了。”事實上,他早已發現了兩幅畫的不同,只不過,至今還沒有人能夠觀察到如此細微之處。

        陳留公主笑完了,卻發現齊國公似乎有點走神,便好奇道:“對了,你今兒怎么有空到這里來,不用上朝嗎?”

        齊國公只是笑了笑,道:“陛下頭痛病又犯了,免了朝議,我看這一回,怕是最少七八天見不到陛下了。”

        這屋子里的都是自己人,便是元英也是無需避忌的,此刻眾人聽了這話,都是習以為常,陳留公主嘆了口氣,道:“他這病也有這許多年了,每次天氣涼了熱了都會犯病,前兩日還出了那件事,自然是要發怒的。”

        陳留公主說的那件事,便是胡順妃和湘王的事情。當時他們在家聽了,都覺得寒氣直冒,最后郭夫人卻帶著女兒有驚無險的回來了,等她把情況說了一遍,眾人都只覺得十分驚奇。原以為郭嘉是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現在看來,還是個有勇有謀的人物。陳留公主卻覺得,這才像是郭家人的個性,若是那么容易就叫別人算計了去,郭家哪里來三百年的風光。

        陳留公主又問道:“不知那胡家現在如何了?”

        齊國公想了想,還是照實說道:“胡家原本不小心牽扯進了順妃一案之中,陛下言明五品以下官員全部革職流放,這已經是十分嚴厲的懲罰了。誰知樹倒猢猻散,又有人上折子參奏了那當家家主胡為真一筆,說他當年參與康郡賑災之時,曾經貪墨十萬五千兩銀子,因為事情敗露,他還秘密殺了兩個地方官員,胡氏在朝中畢竟根深葉茂,陛下十分生氣,這回要狠殺一批呢!”

        他的語氣很重,顯然不是在開玩笑。在座如陳留公主、郭夫人等人都是親眼見過越西皇帝發怒時候的可怕,的確叫人嚇得腿腳發軟,心神不屬。

        元英笑了笑,父皇看起來面容俊朗,面目可親,可要說起殺人,半點也沒有遲疑過。往日都是這樣,一旦發起怒來更是血流成河,所以這回胡家怕是要倒大霉了。

        陳留公主喃喃道:“太平盛世殺人多了,到底不是好事啊。”

        元英笑了笑,道:“若是冤枉的殺人,自然不該殺,可胡家這兩年仗著出了個胡順妃,又有湘王,便如同得了什么寶貝一般,成日里趾高氣揚、魚肉百姓。那胡為真更是以國丈自稱,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糊涂的事情,殺了他也不為過。至于胡家其他人,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們荒唐,奴仆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就拿刑部調查的情況看來,哪怕是胡家的一個管家,這兩年竟然也在外頭養了七八個外室,十來個莊園,霸占了不少尋常百姓強迫人家為奴為婢。從前沒有人告發,最大的原因還是胡順妃和湘王在,現在他們都倒了,從前被欺負的被侮辱的,自然有怨報怨有仇報仇了,外祖母何必為他們可惜。”

        陳留公主聽了,卻道:“你說的也是一個理,胡家固然該殺,可殺了胡家之后,未必不會帶來更大的麻煩。”

        齊國公沉吟道:“母親是說,郭家被推上了風尖浪口?”

        陳留公主點了點頭,道:“正是。”

        郭澄滿不在意地笑了笑,道:“咱們家這些年多少大風大浪都過來了,自然不會怕那些無中生有的人,胡家的下場也是給了他們一個警告,讓他們知道郭家絕非好惹的。今后誰要再有小動作,胡氏便是他們的下場!”言談之間,竟然有一種森森寒意,李未央見慣了他的笑容,猛地一聽,不覺微微詫異。

        從陳留公主的屋子里出來,元英卻叫住了李未央,道:“表妹,可否借一步說話?”

        李未央看了看他,落落大方的臉上也沒有扭捏之色,點頭道:“自然。”

        李未央站在一株薔薇花之前,薔薇在她素凈的衣衫上投影出無數的花影,將她襯托的更加明艷動人。

        元英凝視著她,眼神漸沉,良久,才開口道:“人多的時候我不便開口,我知道你也不想引起過多人的注意。但有些話,我確實不吐不快。你和旭王,一早便以熟悉了吧。”

        李未央知道很多事情是無法隱瞞的,尤其是在聰明人面前:“沒錯,我和他已經認識很多年了。在我來越西之前,我們便一直是像家人一般相處。”

        她用的是家人這個詞,而不是情人。元英又盯著她看了半天,方緩緩開口道:“嘉兒小的時候便生得十分圓潤可愛,看見別人都在哭,可是看到我就就笑起來,那時候我母妃說,等嘉兒長大了,便要給我做媳婦。”

        李未央收起了笑,認真聆聽。

        “我那時候很討厭聽到這話,經常背地里偷偷捏她的手,想要把她弄哭,可她卻還是很高興看到我,每次我這樣做,她都笑得很開心。所以我有時候會想,若是她沒有失蹤,現在已經是我的王妃了。”

        如果小蠻沒有失蹤,不會流落民間,在郭家快快樂樂的長大,就不會生病,也遇不到溫小樓。這么多年過去,她的確應該嫁給元英了吧。李未央笑了笑,并不反駁。

        “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你不是她。”元英的面上露出了微笑,語氣十分肯定。

        李未央揚起眉頭,微笑道:“哦,為什么?”

        元英的眼中有一種誰也看不透理不清的深沉之色,說的話也依然很平和,“因為郭家的孩子,為了達到目的也會有一些非常手段,卻絕沒有那樣毒辣的秉性。就如同牡丹花的種子即便落入水中,也長不成蓮花一樣。不管在什么樣的環境下成長,嘉兒都會是嘉兒,安平郡主也永遠是安平郡主。”

        李未央微訝地看著他。

        元英望著她,繼續道:“我以為我會很討厭你,因為在宮里這么多年,我見到的一直都是你這樣的女子,聰明、狡猾、毒辣、有野心,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對付敵人狠辣到了讓男人發指的地步。”

        “我真的有這么可怕?”李未央失笑,元英不便插手后宮之事,卻并不表示他一無所知。她對胡順妃和湘王的所作所為,恐怕元英已經給全部知曉。但是被元英這樣形容,她卻并不覺得有什么。因為他說的沒有錯,她自私、惡毒、狡猾,對待敵人極端殘酷,可那又怎么樣?這才是她李未央。

        元英便笑了起來,眼中的深沉也變成了笑,道:“是啊,的確可怕,我原先也是這樣想的,女孩子應該溫柔、善良、可愛,一切都該由男人來保護,可現在我變了想法。”

        李未央望著他,沒有說話。

        元英繼續說下去,道:“換了真正的嘉兒,面對這次的事情,只怕要闖下大禍。我知道的事情,舅舅一定也會知道,而他愿意把你看成女兒,說明他相信你。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是對的,舅母需要你,郭家也需要你,你才是最合適的郭嘉。”

        你才是最合適的郭嘉,這句話換了別人未必聽得懂,但是李未央點了點頭。

        元英的目光掠過李未央泛著珍珠光澤的面頰,道:“所以,我要謝謝你,謝謝你讓嘉兒回來我們身邊。”他覺得,若是真正的郭嘉出現,他或許會按照惠妃的希望迎娶她,好好照顧她,但是他很難真正從內心深處愛上那個人。他不得不承認,比之嬌弱的鮮花,他更喜歡、更欣賞李未央這樣倔強堅強的女子。

        李未央并沒有察覺到元英復雜的心情,只是略一點頭,道:“靜王能夠改變想法,我也就不必擔心你總在背后盯著我了吧。”

        她顯然誤會了他看著她的原因……元英的笑容變得更加深了,卻不預備提醒她,只是道:“關于那個被送來的溫小樓……”

        李未央面上斂去了笑容,道:“這是蔣南對我的警告,這說明,他已經知道我平安出宮了。”

        元英想了想,道:“蔣南倒是不足為懼,只是你在明,他們在暗,終究是個麻煩,還不如先下手為強……”話說了一半兒,斜刺里卻突然一把長劍伸了出來,元英一下子側身避開那道寒光,回頭一瞧卻是郭敦,頓時笑道:“你又怎么了?”

        “上次的比試還沒結束,咱們接著來!”郭敦大笑了一聲,舉著長劍撲了上來。

        郭夫人剛從屋子里出來,一看到這情況,連忙道:“快走遠點!傷了你妹妹,我揭了你的皮!”身后的江氏和陳氏便都跟著笑起來。

        李未央便和她們站到一起去,看著院子里那兩個人比試,郭澄笑嘻嘻地倚著門,道:“你們瞧,郭敦這家伙就是不服氣上回輸掉了呢!總是想方設法找回場子來!這一回,要不要下注!”

        郭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我賭一百兩銀子,靜王勝!”

        郭澄變色道:“什么?我也賭靜王勝!”

        兩個兄弟還沒有說完,郭導的腦袋已經挨了一個爆栗子:“這個也拿來賭注,成何體統!”郭導一扭頭,看見郭夫人站在身后,原本生氣的臉頓時堆起討好的笑:“娘,我這不是湊趣嗎?”

        郭澄笑著閃到了李未央的身后,道:“好了好了,你們快看!”

        一旁的護衛直接丟了一把尋常的劍給元英,元英微微一笑,接過長劍和郭敦打得難分難解。郭敦力氣奇大,而且出招兇猛,讓人很難從正面招架,那架勢絕對不是平日李未央見過的那些只會花拳繡腿的公子可比,絕對是戰場上實打實訓練出來的功夫。而元英身法如電,出招如虹,跟郭敦比起來,他的身形更加輕靈飄逸,閃轉騰挪,每次快要落于下風的時候,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招式,一回頭反倒逼得郭敦不得不舉劍自保。

        李未央靜靜望著,劍如其人,靜王是個十分執著的人,而且,很有耐心,往往喜歡獨辟蹊徑,取得勝利。他的力氣絕對比不上力大無窮的郭敦,但是比起耐心和機智,明顯更勝一籌。她的眼眸慢慢變得深沉,靜王元英,是否也有爭權之心呢?若是他要爭奪皇位,郭家勢必要卷入,到時候,不知道又會是何等光景……

        盡管她的目的是找裴皇后復仇,可,她從來不曾想把郭家牽扯進去。只不過,從她踏入郭家開始,她的命運就和郭氏**在了一起。胡順妃是因為郭家的權勢來算計“郭嘉”,她人已經身在局中,又怎么能不下這盤棋呢?

        郭澄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心癢難耐道:“我也來陪你們玩玩!”

        郭敦明顯很高興,大聲道:“你小心,刀劍可不長眼!”郭澄笑容一凜,從一旁的護衛手中抽出一柄刀,一個快步便已經加入戰斗。

        李未央微微露出驚訝的神情,陳氏已經解釋道:“小妹你不知道,你家的哥哥們經常這樣,好端端的說著話就突然打起來了,你二哥在的時候也是……”她說的時候,卻仿佛想起了自己長期在外駐守的丈夫,莫名的臉上露出一絲落寞。

        便是落寞,也是帶著笑容的,陳冰冰一直以為她的丈夫是真心愛著她的吧。李未央微微一笑,卻不知怎么的,心底嘆了一口氣。郭家人明明什么都知道,卻獨獨瞞著陳冰冰一人,并非只是為了郭陳兩家的聯合,更多的,是為了讓二**開心。有時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

        郭澄生得俊逸,向來喜歡標新立異,他雖然喜歡使長劍,可是見那兩人用的都是劍,便直接取了刀就加入戰團,揮刀便向郭敦砍去,郭敦反劍一隔,把他的刀撥到一邊,隨即橫劍斬下。郭澄從他的側肋穿出,探身猛然襲擊元英的雙腿,元英立刻躍起,手中長劍在空中揮過,砍向郭敦的頭部,一只腳卻同時猛地踢向郭澄。郭敦和郭澄兩人同時躲閃,元英一擊不中,落下地來,還未站穩,另外兩個人便一左一右地攻上來,元英武功再高,卻也扛不住兩個高手的襲擊,被襲得連連后退。

        郭敦正兀自高興,沒成想他三哥郭澄壓根是來攪局的,忽而與元英聯手,忽而又反過來幫著郭敦,不讓任何人敗下陣來,手法猶如雷霆霹石,三人斗在一起,打得難解難分,酣暢淋漓。

        這三個人都是文武雙全的貴公子,個性又極端驕傲,打起來根本不會留情面,竟然是越打越歡快,數百招后已經是異常激烈。只不過李未央看得很明白,三人之中郭敦力氣最大,最為兇悍。元英劍術最高,也最懂得打消耗戰,最擅長獨辟蹊徑。而郭澄的力氣不及前者,劍術不及后者,但他最狡猾,時不時就上去大喊一聲:“我要偷襲你啦!”聽他大聲嚷嚷著,另外兩人便忍不住笑,手上的招數同時緩下來。

        郭導在一旁看得興高采烈,不時對著場中局勢點評一兩下,悠閑得不得了,郭澄和元英互相一使眼色,突然發招,分別踩住了郭敦的左右兩只腳。郭敦一驚,隨即明白兩人用意,隨即一劍過去,趁他倆躲避之機腳下一旋,抽身躍出。郭澄、元英很快追上,郭敦竟然被他們倆凌空抓了起來,這場景發生的太快,連李未央都沒有看清那兩人的動作,就看到郭敦整個人向正在看戲的郭導砸過去,郭導吃了一驚,來不及反應過來,就看到他家四哥熊一樣地壓了上來,把他撲倒在地不說,更是壓了個半死。

        一院子的人都在笑,郭導一把推開郭敦,臉上再也不復那閑適模樣,齜牙咧嘴地站了起來。元英正笑得開心,沒成想郭導向剛爬起來的郭敦眨了眨眼睛,兩人一起飛身過去抓元英,元英速度極快,兩臂相擋,飛身便躍到兩人身后,一雙腿卻出奇不意同時在二人屁股上不輕不重地踢了一腳。郭敦和郭導兩人撲了個空,才察覺到不對勁兒,低頭一看,各人腳上均少了一只鞋。回頭再看元英,他已從容地站在那里,雙手舉著兩只鞋,笑盈盈地看著他們。郭澄則在一旁哈哈大笑,全無風度。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向元英追去。元英比他們倆還要靈活,騰挪躲閃,二人一時無計可施。因為場面太激烈,驚動了屋子里的陳留公主和齊國公,他們便走了出來,看見三人打成一團,陳留公主不由興趣十足,還大聲喊道:“英兒,你一定要贏啊!”

        齊國公卻沉下臉,嚴厲地問:“你們在干什么?”

        幾個人急忙頓住動作,互相掩飾,異口同聲地回答:“切磋!”

        齊國公明知道他們撒謊,也不計較,只是呵斥道:“不要太過分了,靜王殿下還是早點回宮吧,娘娘一定在等你!”

        元英便立刻恢復了那貴公子的模樣,笑容滿面道:“是,舅舅。”

        齊國公這么多年早已見怪不怪,嘆了口氣,負手去了。

        這場景實在太過有趣,李未央不免笑了起來。她的皮膚皎白晶瑩,笑容也極為美麗,薄薄的仿佛浮著花般的香氣,元英一時有點入神。一時不察覺竟然被那兄弟三人舉了起來,等他反應過來,一雙鞋子竟然被三人脫了丟得遠遠地,不免又是一陣喧鬧。

        “嘉兒,靜王今日向我說,想要娶你做王妃。”冷不防的,旁邊的陳留公主笑道,聲音不大,可是江氏和陳氏卻都聽見了。陳留公主是個很實在的人,凡事都喜歡直接,再者這種事情沒必要隱瞞。江氏和陳氏雖然面上都帶著笑容,心里卻有點忐忑,不知道這位小妹到底會怎么說。

        郭夫人的面上便不笑了,她沒想到陳留公主突然提起這個,更加不知道李未央會如何回答。

        這個問題,李未央已經向郭夫人說過多次,可是陳留公主是祖母,她主動提起這個,可見是極為贊成這門婚事了。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祖母,靜王就像是我自己的親生哥哥一樣。”

        陳留公主怔了怔,仔細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神色,立刻明白了過來。親哥哥一樣,這不就是……她看了一眼場中的元英,恰好與他的目光對個正著,隨即嘆息,孩子,你只怕要失望了。

        這個眼神,元英是何等聰明的人物,怎么會不明白。在瞬間,他的心微微扯著痛起來。旁邊的郭敦已經勾住了他的脖頸,道:“這一回,我可沒有輸給你了吧!”

        郭家的幾個兄弟武功都是極高,剛才陳留公主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他們其實或多或少都聽見了些,只是,誰都不愿意在此刻戳穿元英的心事,郭敦最為憨厚,只懂得用這法子來打岔,元英只是微笑,笑容卻不如剛才爽朗,平添了許多心事一般,道:“是啊,這一回是你贏了!”

        郭敦停下了手,看了一眼元英的神情,心里突然就有了點同情。自家的這個妹妹,最是溫柔不過的人,平日甚至沒有聽見她大聲說過話,哪怕婢女們做錯了也不見她發怒,可她卻是個極有主意的人,想要讓她點頭,怕是不容易。

        郭澄和郭導對視一眼,同時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擔心。元英表面是個很隨和的人,但他的個性卻并非像表面那樣的豁達。他若是真的愛上了李未央,是絕對不會輕易死心的,再加上旭王元烈,怕是要惹出大禍來……

        郭澄笑嘻嘻地來拉元英,道:“來來來,咱們去把那天的棋下完你再走!”

        元英笑了笑,卻是看了李未央一眼,道:“天色已經近了黃昏,我該早日回去,改天再來陪你下棋吧。”說著,便將衣衫整理周全,將手中長劍丟給了護衛,轉身向陳留公主和郭夫人行禮,隨后便要離去。

        郭澄看著他的背影,笑容慢慢凝結在臉上,今天元英所為,三分為了開心,七分卻是為了李未央,原本他們都以為元英只是起了點心思,如今看來,他好像對李未央太認真了……

        元英還未離去,卻又來了訪客,這一回,卻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母親,都是二弟管教不嚴,才讓那個小畜生做出那等敗壞門風的事!我領著他來給您請罪了!”那人還未踏進門來,已經是滿面的愧疚,一路大聲道。

        李未央凝起眉頭,見到兩個中年男子一前一后地走了進來,他們的身后跟著的似乎是各自的子女。為首的那個中年男子剛走到庭院,便向陳留公主下跪行禮道:“母親,我帶著這個不爭氣的弟弟來向你請罪!”他這樣一說,跟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便也滿面通紅地跪了下來。身后的那幾個年輕的少年少女,便也都跟著跪了下來。

        原本滿院子的歡快氣氛,一下子被這場景弄得十分詭異。郭夫人瞧了一眼管家,他正氣喘吁吁地跑進來,滿面的恐慌,剛要說話,卻被郭夫人揮手止住,郭夫人面上已經堆起客套的笑容,道:“大哥二哥這是怎么了,跪了這一地,孩子們都還在呢!”

        已經是兵部尚書的**滿面都是慚愧,道:“哪怕我們再年長,官做得再大,若是沒有母親,都沒有我們的今日,結果卻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打了自家人,沒有母親說一句原諒,我們哪里有臉站起來呢?”

        李未央看了那**一眼,儒雅中帶了十足的精明,那雙眼睛里面的凌厲叫人心驚,偏偏配上這一副小心翼翼的請罪神情,像是十足的誠意。可若真的有誠意,為什么早不來請罪,偏偏要挑著元英在的時候,這樣的舉動到底是什么用意?

        陳留公主的面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難堪,卻是嘆了口氣,道:“罷了,都這樣跪著像是什么樣子,平白叫人笑話,全都起來吧。”

        叫人笑話倒是小事,兵部尚書、威武將軍親自帶著子女們一起上門來請罪,還跪在陳留公主面前,這件事情若是傳出去,外面不知道**的人肯定要以為陳留公主是個刻薄寡恩、不懂原諒的人。可事實上,威武將軍郭騰縱容自己的養子冤枉郭嘉,這絕不是什么家族內部爭斗,郭騰等于已經背叛了郭家!這才是陳留公主不肯原諒他們的原因。你內部再怎么爭斗,怎么可以鬧到外頭去?!這一對兄弟此次到郭府來,還不知到底是什么目的!

        **聽到陳留公主這樣說,才擦了一把汗,勉強站起來,他這么做,其他人便也跟他一起,一時之間院子里站得滿滿當當。**見到元英,面上滿是笑容,道:“原來靜王殿下也在,實在是——”

        元英微笑,雖然**和郭騰算起來都是他的舅父,但他們的心思,卻絕對和自己不是一路,但他表面不露聲色地道:“哪里,二位舅舅知錯能改,我父皇母妃知道以后一定會很開心的。”

        **臉上的笑容卻沒有半點改變,仿佛感覺不到那話中的嘲諷一般,道:“說起來都是二弟的錯,我都跟他說了,那彭家的小子到底不姓郭,和咱們根本不是一路,又哪里能養在家里呢?好在沒有給他冠上姓,否則別人不知情的,真要以為是我們唆使他的所作所為!壞了郭家的門風啊!”

        郭騰的面上也是一副愧疚的樣子:“是啊,好在母親和殿下都是深明大義的人,斷然不會相信那些流言的。”

        不管他們怎么說,元英面上不過淡淡的,毫無反應。

        **面皮一緊,卻突然笑起來道:“對了,我還沒見過我那個侄女兒,禮物也還沒送出去呢!”說著,便轉頭看向陳留公主身邊。

        李未央靜靜站在臺階上,不言不語,眉眼沉靜,卻像是一汪古井,叫人看不出深淺。**心里莫名地覺得不悅,這個侄女兒壞了自己的好事,卻還一副這樣平靜的樣子,著實可恨。可他是何等心機,怎么會將不滿表現出來呢?面上笑得更加和氣:“這就是嘉兒吧,果然好相貌啊!”

        陳留公主看了李未央一眼,生怕她因為宮中的遭遇對這兩個人露出什么來。要知道,長輩之間的糾紛是他們之間的事,郭嘉身為晚輩卻不能流露別的,否則會叫人覺得她沒有教養。這院子里如今都是居心叵測的人,她不希望嘉兒被傳什么。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平和道:“嘉兒見過兩位伯父。”

        **哈哈一笑,道:“好,好。來人,把我和二弟給嘉兒的禮物抬進來。”話音剛落,便立刻有四名仆人抬了一個紅漆木大箱子進來,光是從那沉甸甸的樣子便知道的確是大手筆。

        李未央只是抬眼瞥了一下,便垂下眼睛,淡淡道:“嘉兒謝過兩位伯父。”這兩個人,慷慨到了要送她這個侄女兒下地獄的程度,還真是不報這個仇都不行。李未央抿著唇畔,掩飾住了那一絲冰冷的笑容。

        **沒有察覺到什么異樣,只是拉過身后的人道:“來,嘉兒,這是我的兩個孩子,大女兒叫郭舞,小兒子叫郭陵,年紀都和你差不多,排行……嗯,應該……”

        郭夫人微微一笑,道:“嘉兒年紀和舞兒一樣,只小了一個月。”

        郭舞微微笑著走上前來,輕盈的衫,端麗的裙,窈窕的身段,戴著玲瓏的翡翠珠鈿,斜插的發釵上垂落纖長的墜子,微微地搖晃。精心梳起的云鬢下,露出俏生生的面孔,遠山藏黛的眉,繁星閃爍的眸子,連李未央這樣見慣了絕色的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個大美人。她得體地向李未央道:“嘉堂妹。”

        這一大家子,到處都是堂兄堂妹,李未央有點想笑,卻只忍住道:“姐姐多禮了。”

        郭舞身后便是她容貌俊朗、身材頎長的弟弟郭陵,他默然站在一旁,明顯和旁邊的郭氏兄弟們格格不入。**只介紹了他們兩人,是因為只有他們是嫡出的孩子,而其他人在他看來都是不值一提的。另外一邊的郭騰,也將自己那面容秀美的女兒郭雪和兒子郭勝帶來了。

        這些少年少女們便一齊向陳留公主行禮。

        陳留公主的年事已高,昔日的美貌日漸消磨于縱橫捭闔的爭斗周旋之中,歲月使得她的面孔多了一份端莊寧和的氣度。她平日里看著李未央和郭家的其他孩子們,目光是十分溫暖的,那是一種發自真心的感情,可是如今看著**等人,目光卻是淡漠而矜持,聲音柔軟雖然含著笑意,卻又有一絲冷漠:“你們都長大了,以后要多多來往,好好相處。”

        李未央深深地感覺到,那些闖入者和郭家人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壁壘分明,隱隱成為對峙之態。就在此時,突然聽見一道聲音怯生生地道:“嘉兒,你和旭王是朋友么?”

        李未央轉過頭來,卻見到是大伯父**的女兒郭舞站在她的身邊,雪白的一雙手,玉蔥似的手指輕輕按在心口上方,兀自認真地望著她,溫柔美麗的樣子讓人不敢正視,可是那其中的意味,卻是極為復雜。

        李未央挑起了眉頭,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

        元烈,看來你給我找了個不大不小的麻煩啊……

        ------題外話------

        編輯:我發現我不認識你了,你看你這章節多陽光

        小秦:為了響應你的號召,我在積極向陽光靠攏,可是一邊寫我一邊渾身發抖……

        編輯:(⊙o⊙)啊!

        小秦:這暖的,我的牙齒都酸倒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全年资料公式规律 足球指数怎么看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助手 七星彩走投注 骑马与砍杀安卓中文版 今天的天津快三走势图 幸运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手机游戏排行 江苏快三是什么 老时时360冷热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各种赌法的赌场优势 连码专家复式4肖 秒速赛计划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局王七星彩ios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