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0 皇子薈萃

    庶女有毒

    190 皇子薈萃


        郭惠妃明顯不把裴皇后的話放在心上,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女兒,微笑道:“娘娘說的是,只不過我家這個孩子生得美貌又端莊,縱然再過個兩三年,也是人人搶著要的,娘娘若是不信,大可以等等看么。”

        這話說得軟軟的,卻帶著很硬的骨頭,若是旁人聽了定然要氣得半死,可裴皇后淡淡一笑,端著茶盞定定望向她道:“看來——妹妹是胸有成竹了。”

        郭惠妃閑閑一笑,低頭看著手上的鑲翠護甲,道:“這點信心都沒有,我郭家女兒豈不是被別人看低了去。”

        郭夫人和李未央對視一眼,當下只是含著微笑,表情恬淡。

        皇后身邊的馨女官抬起眼皮看著對面這三個人,郭惠妃話中帶刺,郭夫人面色平靜,那個年紀最小的郭小姐卻是面帶微笑,果真是一個比一個難對付。眼波流轉之間,卻和李未央的眼神撞在一起,她仿佛突然掉進一片寒潭之中,心頭猛地一驚,再去尋那目光,卻是看不見了。馨女官暗自心驚,一個十**歲的女孩子,怎么有這樣冰冷的目光。那眼神,說是冷酷都不為過。

        皇后輕輕啜了一口茶水,方徐徐道:“妹妹的話自然也是有理的,郭家的女兒萬千個金貴,過去不是有人說過么,郭家女子連皇室子弟都攀附不上,將來郭小姐真不知道要找何處的乘龍快婿了。”

        這番話極有分量了,饒是郭惠妃個性強硬,也要面色一變。事實上,郭家的確有過最為輝煌的時代,也的確拒絕過皇室的聯姻,正因為如此,這么多年來也受到皇室和各大世家的提防。為了讓家族長久繁榮下去,郭家人到了這一代,以韜光養晦為主,凡事不會主動出擊,但這并不意味著郭家就會任人欺負。所以郭惠妃面對裴皇后的咄咄逼人,才會毫不猶豫地反擊回去。可裴皇后剛才這句話一旦傳出去,別人又不知道要如何議論郭家功高震主了。

        見郭惠妃一時無語,郭夫人微笑著,淡淡說道:“娘娘實在是高抬嘉兒了,不過是陛**諒我們剛剛認回女兒,所以才暫且不提婚事而已。將來許給何人,都是陛下的恩典,郭家自會欣然從命。”

        “哦,原來如此么。”裴皇后不疾不徐,轉了個話題說道:“明日宮中有一場宴會,郭夫人和小姐也來參加吧。”

        郭惠妃已經緩過神來,聞言眉頭一皺,面上卻是笑道:“這……怕是不合適吧。嘉兒剛剛入宮,還不懂宮里頭的規矩,萬一沖撞了哪位貴人,到時候皇后娘娘怪罪,我們實在擔不起。”宮中經常有宴會,尋常參加倒是無妨,可裴皇后親自提起,就不得不讓人心中起疑了。她情愿得罪裴后,也不想將自己的**子和嘉兒置身于危機之中。

        一旁的馨女官笑容和煦:“惠妃娘娘,明天的宴會邀請了許多客人,就連裴小姐也要來。她一直說,與郭小姐一見如故,非鬧著要與她再見呢。”

        馨女官說的裴小姐,自然是說那位美貌逼人的裴寶兒了。李未央失笑,自己什么時候和她一見如故了呢?然而馨女官面容柔和,帶著笑容,信誓旦旦的模樣,若非李未央早已對裴寶兒有了解,還真要以為有個裴小姐與自己一見如故了。

        郭惠妃還要推拒,裴后卻已經微微沉下了臉,馨女官的笑容也沒了:“惠妃娘娘,皇后娘娘親自開口邀請郭夫人和小姐,這樣的機會和榮耀,可是從未有過的。”雖然面上并無怒容,語氣之中卻有威脅的意思。意思就是,你們別太不識抬舉了,不是誰都能拒絕皇后的。

        皇后畢竟是皇后,縱然郭惠妃很厭惡她,卻也不得不在人前與她保持表面上的平和。郭惠妃聽到馨女官說的話,知道若是再拒絕便是說不過去,等于給了裴皇后發作的借口。她冷冷瞧了裴皇后那張精美的臉一眼,在心底冷笑一聲,去就去吧,你還能當眾對郭家如何么?隨后,便微笑:“既然皇后娘娘盛情難卻,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裴后卻并不在意她說了什么,反而望著李未央,幽黑的眸中平靜無瀾:“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你們共敘天倫了。”說著,她站起了身,由身邊女官攙扶著向外走,行止之間沒有絲毫的動靜,唯有裙幅的擺動恍若天際的云霞浮動,余下華光無數。

        等裴后徹底消失在院子里,郭惠妃也沒心思再聽戲,她揮手讓所有人退下,和郭夫人一起回到屋子里,才低聲道:“她的行事我越來越摸不透了,好端端的,為什么要舉辦宴會?”

        郭夫人面上也有一絲憂慮,道:“是啊,倒像是沖著嘉兒來的。”李未央已經向她提起過安國公主的事情,郭夫人心里頭很明白,安國公主雖然生得嬌媚無比,骨子里卻是一個任性妄為、無恥之極的女人,依自己女兒的個性,若非對方做的太過分,觸及了她的底線,她也不會動手懲治。郭夫人回過頭,看著李未央,道:“嘉兒,你怎么看?”

        李未央似乎還在出神,聽見郭夫人說話才抬起頭來,瞧著兩人神色都有些不安,便笑了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若是因為害怕就不去參加,豈非是給了對方口舌嗎?”

        郭惠妃見她年紀不大,說起話來很有條理,而且和自己想到了一起去,不由越看越喜歡,便點了點頭,道:“是這個話,既然已經答應下來,便要去參加,而且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不能讓別人小瞧了郭家!”

        第二日,郭惠妃如昨日所言,帶著郭夫人和李未央去了醒辰殿。郭惠妃對裴皇后的所作所為心里頭不痛快,所以早上沐浴**拖了不少時間,到了快中午的時候才到了大殿。距離真正開宴,已經晚了半個時辰。親近的王公大臣,諸位皇子公主,已一個不差的都到齊了,只是寶座上卻不見皇帝,唯獨裴后坐著。

        貴賓席上,裴寶兒滿身華服,容光煥發,她一眼便瞧見了李未央,仿若天真道:“呀,這不是郭小姐么?”

        這一道聲音,立刻打斷了所有人的交談,殿內的歌舞也跟著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他們。李未央冷笑,這位裴小姐啊,生怕別人注意不到自己,還真是處處與自己為難,就因為自己上一回說的那幾句話么?可見肚量狹小,愚蠢自私。

        郭惠妃微笑道:“抱歉諸位,一時來遲了。”隨后自然而然地向內走去,顯然是不把裴寶兒這種人的話放在心上。

        李未央在她身后,不言不語,卻默默關注著整個大殿的狀況。這間足可容納百人的大殿十分氣派,此時早就布置得花團錦簇,坐滿了越西皇室最尊貴的人,兩人一席的幾案在東西兩側依次排開,后有美麗動人的宮女們垂手侍立。李未央很清楚,元氏這個極為尊榮的皇室,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不是他們的政績,而是皇室成員們的相貌,個個秀美俊逸之極不說,更令人稱奇的是,盡管是親兄弟,卻也有各自獨特的魅力。如今除了皇帝不在,天之驕子齊聚,整個大殿都是亮光一片,讓人心不由己地心生贊美。當然,那是尋常人,李未央卻是對所有人的目光視而不見,她的眼神,只有落在同樣列席的旭王元烈面上之時,才稍微停留了片刻。

        元烈向她眨了眨眼睛,帶了一絲笑意。李未央垂下眼睛,仿佛沒有瞧見,嘴角卻是微微上翹了。

        坐在皇后下首的一位妃子生得柳眉細眼瓜子臉,十分嫵媚多情的模樣,聲音更是如同黃鸝一般悅耳:“惠妃姐姐好大的架子啊,皇后娘娘擺宴,惟獨你姍姍來遲,難道連娘娘的面子你都不給?”

        這話說得實在惡毒,李未央不禁抬起頭,仔細看了那妃子的相貌,隨后,便猜到了她的身份。

        郭惠妃卻是從容地向裴后行了一個禮,然后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居高臨下地看了那妃子一眼,才慢慢道:“順妃妹妹,皇后娘娘大度寬容,她都不曾怪罪我,你什么時候代表她了,不覺得自己越俎代庖么?哦,我怎么忘記了,妹妹是惦記著自己的寵愛比我們這些老人深厚,所以忘乎所以了吧。”在這樣的宴會上,彼此都要一團和氣才好,偏偏胡順妃自己找話說,就不要怪她不給對方留面子了。

        早有宮人引著郭夫人和李未央入座,李未央坐下的時候恰好聽到這一句話,不由笑了起來。郭惠妃果然是很強勢,三兩句話,一則說胡順妃是越俎代庖,二則說她恃寵生嬌,半點都沒給她留下情面。

        胡順妃的面色微微一變,笑容都僵硬了:“惠妃姐姐還真是能說會道,怎么說都是你有禮。皇后娘娘一定知道,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的……”

        陳貴妃生得十分美麗,卻又有一種淡淡的書卷氣,坐在一群花團錦簇的妃子之中格外顯眼。她聞言,微笑道:“順妃,惠妃不過是偶然來遲,皇后娘娘都不說什么,你又何必斤斤計較,倒是顯得你特別小氣了。”

        郭陳兩家本就是姻親,陳貴妃性子溫柔,郭惠妃性子剛強,兩個人南轅北轍,卻總是能說到一起去。事實上,郭惠妃因為個性倔強,剛入宮的時候吃了不知道多少苦頭,陳貴妃暗中幫她周旋,所以兩人多年來幾乎是焦不離孟的,此刻聽見胡順妃的諷刺,陳貴妃自然也要說幾句。胡順妃說不過兩個人,心頭更加懊惱,下意識地握緊了椅柄,手上的金絲鐲子一下子磕在椅子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她惱怒道:“陳貴妃,你——”

        裴后只是矜持地微笑,看了眾人一眼,打斷道:“好了好了,今天不過是小宴,惠妃妹妹來了就好。”

        皇后娘娘都這樣說了,便是不在意郭惠妃的失禮,胡順妃的面上閃過一絲妒恨,不敢多言了。論權勢,她胡家不過是新貴,總是要受到那些百年豪門瞧不起,說她胡家是暴發戶,所以她骨子里也有一種惡毒心態,裴皇后手段厲害她不敢惹,郭惠妃憑什么也在宮中地位這樣特別?她自詡皇帝的寵妃,又生下皇子元盛,當然會心懷不滿,處處找機會與郭惠妃為難。

        其他妃子們瞧見這一幕,面上都掠過淡淡的冷笑。裴、陳、郭、胡四大家族關系一直是十分微妙的,這樣的對話每天都要上演幾次,卻誰也奈何誰不得,不論是對國家還是對后宮,這樣的平衡才是最好的。

        絲竹管弦重新響起來,十五對美麗的女子在場中翩翩起舞,舞姿煞是好看。

        李未央瞧了一眼不遠處的元烈,此刻他的身上穿了件尋常的錦衣,目光清幽,現出無與倫比的閑適,靜靜端坐著完全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他正旁若無人地對著她微笑。盡管皇子們個個也都是英俊人物,卻無一個有他這樣的絕世風采。她正在出神,卻聽見郭夫人輕聲道:“你來大都不久,還未見過這些皇室子弟吧。”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是啊,雖然時常聽兄長談起,大多卻未見過。”郭夫人笑起來,趁著其他人沉浸在歌舞之中,一一為李未央介紹起來。她第一個說起太子,對于太子,李未央是熟悉的,所以郭夫人不過說了幾句,便轉而介紹起其他的皇子。

        郭夫人指著一個身著玄衣而面容剛毅的男子道:“這位是秦王殿下。”

        秦王元宏為周淑妃所生,年二十三,親舅舅執掌十萬禁軍,家族中另有數人在朝中供職,是皇位最有力的爭奪者之一。李未央將元烈和郭澄之前提供的信息整理了一遍,對此人便有了大致的印象。

        正在此時,卻聽見元宏對坐在他下首處的一個年輕男子笑道:“三弟,聽說你近日帶回來一個美妾,生得姿容絕世,又擅長團扇舞,不知何時請我去,欣賞一番?”

        被問話的年輕男子生得極好,星目瑤鼻,初看已是眉目如畫,再看時更覺不同凡響,一顰一笑都盡顯風流。他聽到這話,只是微笑道:“二哥說的是桃夭么?”

        郭夫人輕聲地道:“那是晉王元永,只比二皇子晚出生一個月,排行第三。”

        李未央的目光在晉王面上掠過,晉王若有所覺地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回給她一個友好的微笑。李未央便想起元烈曾經說過,這位晉王殿下出身不高,生母是別國進貢的歌姬,一度很得皇帝的寵愛,可惜后來因為一場大病故去。晉王不喜權謀,每日以養鶴為樂,從不肯接近皇室爭奪,所以一向人緣很好。如今,看到晉王的眸光清淡如水,那種對一切都很淡漠的眼神,讓李未央心頭產生一種異樣的感覺。

        秦王大笑道:“是啊,便是桃夭姑娘,我可是對她的團扇舞十分感興趣。”

        誰知晉王下一句話便是:“桃夭的確擅長團扇舞,既然你要看,我便將她送給你做妾,你可愿意?”

        秦王吃驚地看著他,聲音一時很大:“什么?送給我做妾?”隨即,他發覺到自己的失態,向左右看了一圈,大家都聽見了,卻裝作若無其事地觀賞歌舞,他回過頭,目光中綻放出光彩,十分驚喜地說:“你真的肯割愛嗎?”

        “自然是肯的。”晉王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秦王見他神情落寞,便立刻道:“怎么,還是舍不得?”

        晉王卻是笑了笑,道:“有什么不舍得的?不過是一個歌姬,我又怎能為了她惹得王妃不悅?”

        晉王的王妃,便是裴后的大哥裴淵的獨生女兒裴綿,算起來,是裴寶兒的堂姐。既然是長房嫡出的女兒,自然是千萬個寵愛的。嫁給晉王,當然得供起來。李未央聽到這里,下意識地向高高座上的裴后看了一眼,不由微笑起來。她隱隱感覺到,在這兩個兄弟的對話之后,還隱藏著更加深刻的東西,這一點,在座的所有人都心里有數,可是誰也沒有把它拆穿。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郭夫人淡淡道:“聽說這位桃夭姑娘,已經懷孕了。”

        李未央面上掠過驚訝,懷孕了?晉王這是把自己懷孕的妾送給別人?

        郭夫人冷笑一聲,道:“聽聞晉王過于寵愛這個小妾,晉王妃跑到裴后這里來哭訴了一場。”

        原來是這樣……李未央仔細思忖片刻便明白過來。裴后將自己的侄女兒嫁給了晉王,也就徹底控制住了他,甚至可以說,時時刻刻監視著他,逼著他為太子效命。而晉王顯然也很懂得自己的處境,明明寵愛那桃夭,卻因為王妃不滿讓出來給秦王。最有趣的是,他們說得這樣不避人,明顯是為了讓裴皇后知道。很顯然,晉王是在透露給裴后一種尊敬裴家的信號。

        只是,男子永遠是三妻四妾的,在大歷,哪怕是駙馬,有時候也會毫不愧疚地納妾,這根本是無可非議的。然而越西堂堂的晉王殿下,居然如此畏懼自己的王妃,身邊甚至連一個懷孕的舞姬都不敢留下,要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送給秦王,可見裴后的權勢盛到了何處。

        “他這樣做,也不怕別人嗤笑。”郭夫人看著晉王的面孔,嘆了一口氣。

        恥笑?恥笑比得上性命重要么?李未央勾起唇畔,將自己的愛妾送給人,這女子還是懷著身孕的,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自然是裴家聲勢太大的緣故,另一方面,晉王知道自己把桃夭送走的代價是什么,卻也要裝作若無其事,可見他是多么隱忍的性格。這樣的人,跟當年的拓跋真又有什么區別呢?李未央再一次看了晉王一眼,卻在那雙眼睛里看到一絲無奈與悲涼。

        不,他們分明不同。若是拓跋真,一定會殺掉桃夭來討好王妃和裴后。一個妾和孩子又算什么呢,只要有必要,他就是這種六親不認的人。可是晉王卻選擇將心愛的人送給別人,這對她和孩子,未必不是一種隱形的保護。這樣一想,李未央的目光便在晉王和秦王之間游移不定。秦王這樣欣然接受,是否早已是設計好的一出戲呢?原來越西皇室竟然如此復雜,若果真如此,可就有好戲瞧了。

        此時,太子率先站起來,對著裴后道:“母后,這一杯酒,兒臣敬您。”裴后笑著飲了酒,諸位皇子們便也紛紛站起來向皇后敬酒。裴寶兒見眾人一一敬過,便微笑著站起身,道:“諸位殿下都去敬酒,我也不該失去禮數才對。”她說著,舉起了酒杯,向裴后遙遙相助。裴皇后微笑,向她招了招手。

        裴寶兒面上一喜,立刻離開座位,可是經過李未央桌子的時候,卻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突然腳下一絆,酒杯竟然一下子灑了過去,郭夫人看見那酒灑了過來,驚呼一聲,還沒來得及擋一擋,便見到李未央那華麗的錦衣突然濕了一**,郭夫人面色一變,趕緊用了帕子去擦,回頭道:“裴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

        裴寶兒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十分抱歉地看著李未央,趕緊解釋道:“郭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

        郭夫人的聲音幾乎結冰:“你看她像是沒事的樣子嗎?!”靜心準備的宴會禮服全都毀了,這是極端失儀的事情,怎么可能沒事?!看到女兒一身好衣服都給毀了,郭夫人心里十分惱怒。

        裴寶兒眼淚汪汪地看了一眼李未央,又看了一眼其他人,道:“我……實在抱歉,可我不是故意的……”

        太子看到這種情景,微笑道:“不過是一場誤會,郭夫人何必動怒呢?”他的神情十分自然,仿佛是在調解糾紛,可是誰都知道,他和裴寶兒是表兄妹,關系自然非同一般,說的這話聽起來不偏不倚,卻仿佛是向別人說明郭夫人小題大做了。

        這件事原本就是裴寶兒的錯,她原本都沒有摔跤,不過是故意想要讓李未央出丑。雖然在宮中一舉一動都要儀態萬千,但她的裙擺長,走路的時候要保持儀態,不小心踩到裙擺也是十分正常,所以正巴不得李未央發怒才好。這樣她才能讓所有人都站在她這一邊……裴寶兒的眼睛里迅速積蓄起眼淚,道:“太子殿下,都是我的不是,您千萬不要怪罪郭夫人——她也是心疼女兒。”

        這話說的很是得體,當下贏得很多人的好感。周王元棋生得十分溫柔,是所有皇子之中最為秀美的一個,又是周淑妃的第二個兒子,與秦王元宏一母同胞,此刻看到這情景,不由同情起美貌的裴寶兒來,主動開口道:“郭夫人,不過是一點小事,你也不要為難裴小姐了。”

        不管是什么樣的男人,都有憐香惜玉的心,最受不了柔弱的女子,尤其裴寶兒還生得如此美貌,在座的男子或多或少都有點心動,只有元烈冷笑一聲,在他眼中,裴寶兒和當年的李長樂一樣,都是真正的蛇蝎美人。他這輩子,最厭惡的就是這種女子……或者說,凡是跟李未央不和睦的人,他都不喜歡。他冷冷地道:“周王殿下,若是我現在跑到你面前摔一跤,灑了一身的酒水,你可開心么?更何況這是小姐們之間的事情,你就不要多言了吧。”

        眾人聞言,面上都露出啼笑皆非的神情。旭王殿下好毒辣的嘴巴,這是說周王娘娘腔,跑去管女人之間的閑事嗎?這話倒是沒有說錯,周王生得秀美,個性又和剛強的秦王元宏完全迥異,根本不像是一個娘生出來的,很多人背后都說他過于心軟,好管閑事。

        周王聞言,整張臉立刻漲紅了:“旭王,我不過是看不過眼說了兩句,你這是什么意思?!”

        元英默默看著這一幕,心道外面有傳言說旭王對郭家的小姐一見鐘情,他還覺得是謠傳,因為旭王絕對不像是這樣膚淺的人,更何況論起相貌,郭嘉并不算是絕色,還不到一見鐘情便立刻為她神魂顛倒的地步吧……

        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李未央的容貌算生得美麗,個性又十分沉穩,再配上郭家的權勢,早已被很多人盯上了,可是看現在的情況,別人都靜觀局勢發展,唯獨旭王毫無顧忌地開口,這實在做得太明顯了,簡直是故意向所有人宣誓自己喜歡郭嘉一般。

        這……實在是太奇妙了。元英心里這樣想,面上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元烈瞧了周王一眼,面上似笑非笑,神情越發顯得有深意:“哦?我也是看不過眼罷了,能有什么意思呢?周王殿下若是真心舍不得裴小姐受苦,不如自己出錢替她賠償這條裙子?”

        周王下不來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二哥元宏,對方卻是一副怪他多事的模樣,顯然不準備開口幫他,他不由更加惱怒,心道裴寶兒這樣柔弱的一個女子卻要被郭家和旭王聯手起來欺負,自己怎么能袖手旁觀呢?

        裴寶兒連忙道:“不,是我弄濕了郭小姐的衣裳,還是我來賠償的好。”不過是一條裙子,卻能看到李未央難堪,裴寶兒覺得十分劃算。

        周王冷笑,道:“不過一條裙子,又值得什么呢?明日我便命人送一百條去郭府。”

        元烈感嘆一聲,道:“為了裴小姐,周王殿下要賠償得傾家蕩產,這可真是情深一片啊。”

        周王被他說得莫名其妙,怎么一身衣裳就說得上傾家蕩產了呢?一旁的康王元松是葛麗妃所生,天生一張娃娃臉,卻是十分俊俏的五官,在皇子之中年紀最小,排行第九,也因此很受大家寵愛,聞言先吃吃笑起來,當下率先道:“六哥,旭王是在跟你開玩笑呢!”

        他性子活潑,還有幾分天真,但這話也正是眾人心頭所想。太子微微皺起眉頭,不知怎么回事,他現在越發覺得不對勁了。因為旭王元烈的個性喜怒不定,所以他根本摸不清對方下一步會有什么樣的舉動,更加談不上預先提防了。

        元烈微笑了一下,琥珀色的眸子閃過一絲諷刺,口中卻是尋常:“哦,難道周王不知道,郭小姐的脖子上掛著的是郭家的傳世寶物么?”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都看向了李未央的身上,果真見到她的脖子上掛著一條十分美麗的項鏈,項鏈看似尋常,卻垂著一顆翡翠白菜,綠葉白心,在白色菜心上落有一只滿綠的蟈蟈,綠色的菜葉旁還有一只蜜蜂,顏色配的恰到好處,獨具匠心。再仔細一瞧,這色澤、這造型,都是稀世珍寶啊。

        郭夫人一怔,隨即會意過來,面上浮現出一絲冷笑。不過,她心頭也是十分訝異,這位旭王殿下,幫著郭家可不是一次兩次。他到底圖什么呢?難道真的是喜歡上了嘉兒?!郭夫人心頭突然有一絲不安,作為母親,她會為女兒尋找一個穩定的,她了解的女婿,元烈和郭家從前并無往來,從交情上來說,就絕對比不上元英。畢竟元英是她親眼看著長大的,不像元烈這樣難以捉摸。

        這時,元烈唇邊露出一抹淺笑,壞心眼地道:“這顆翡翠白菜在郭家可是傳了百年,到今天,初步估計也估值一萬兩黃金了,剛才被裴小姐這一杯酒灑了下去,翡翠白菜必定受損,周王殿下這樣大方,不如連這條項鏈也給賠償了吧。”

        一萬兩黃金?!周王的臉色剎時變得很難看,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掙扎著問道:“郭夫人,旭王殿下是在開玩笑吧。”

        郭夫人看了一眼那沾上了酒漬的翡翠白菜,故意嘆了口氣,道:“這翡翠白菜可是我郭家多年珍藏的寶物,能夠保佑全家平安,輕易不會拿出來的,要用最精美的蠶絲寶盒護著,若是被歷代祖先知道不小心沾上了酒水這等污濁之物,我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事實上,這翡翠白菜郭夫人一直貼身戴在脖子上,為了不想讓李未央被人看輕,特意給她戴上的。在別人看來,如今也不過是沾了點酒漬,又有什么要緊,但權貴們喜歡玩玉的太多了,很多人甚至一塊玉從祖父傳下來,一直傳到孫子這一輩,每個人都是貼身存放,一則辟邪二則養玉。要知道,玉這種東西,靈性最重要,養得越久越是有用,若是被酒污染了,還怎么保佑郭家上下呢?郭夫人就是這個意思。

        周王的雙眉緊皺,眼臉仿佛帶了一層濃翳的陰影,尤不死心地道:“這……這怎么可能!”難道他要為了英雄救美而落入不可預測的境地中去么,他現在深深的后悔,若是當時自己沒有多嘴該有多好。

        郭惠妃在上頭看著,卻是彎起了唇畔。英雄救美是要付出代價的,而周王,顯然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

        此刻,一直默不作聲的李未央開了口,道:“旭王殿下說錯了。”

        眾人都看向李未央,周王卻是松了一口氣,就是說嘛,不過是一塊玉佩,怎么就這么貴了!一萬兩黃金是什么概念,難道真的要他為了一點小事就傾家蕩產嗎?

        誰知李未央面容上籠著一層薄薄的笑容,那笑本該是暖的,卻帶著隱然可見的抱歉:“周王殿下,實在是不好意思,從前有人出了十萬兩黃金來買這塊玉的……”

        她一副溫溫柔柔的樣子,說話卻是十分認真,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那意思分明就是,這塊玉價值十萬兩黃金,你若是要為裴寶兒出頭,便乖乖掏錢賠償吧。可若是周王反口說不幫忙,這臉面也照樣是丟盡了。

        若不是親耳聽見,眾人誰也想不到,郭家的小姐不言不語,竟是這么個妙人。明明是在擠兌周王,卻是這么一張溫柔的臉孔,悅耳的聲音,而且神態還如此認真,叫人忍俊不禁。

        元英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接著,其他人便都跟著笑起來。康王元松年紀小,笑得罪夸張,幾乎不顧皇室儀態,拍著桌子好像在打節拍,手舞足蹈得厲害,看著李未央的神情也是充滿了新奇。在他們看來,這世上難得有如此有趣的姑娘,竟然敢當眾給周王殿下使絆子。

        周王臉色鐵青,雙眼怔怔地看著李未央,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裴寶兒整張面孔的神情都變了,她震驚地看看旭王,看看郭夫人,最后目光落在正一本正經說謊的李未央身上,心頭火起,這幾個人,分明是聯合起來給周王下套子!她立刻道:“都是我不好,諸位何必如此苛責周王殿下……”

        李未央突然站了起來,裴寶兒嚇了一跳,以為她要做什么,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這下真的不下心踩到了裙擺,一下子仰面摔倒,十分狼狽地坐在地上。李未央露出吃驚的神情,趕緊過來攙扶她:“裴小姐這是怎么了?”

        她的表情十分關懷,動作也像是要來拉裴寶兒,可實際上卻是一腳踩到了裴寶兒的腳面上,重重一碾,裴寶兒驚叫一聲,裴皇后冷聲道:“大庭廣眾如此喧嘩,成何體統!”分明是已經不悅了。

        剛才坐著看戲,如今看到裴寶兒吃虧才開口說話,世上哪里有這么容易的事情?李未央淡淡一笑,道:“裴小姐,可曾摔傷了?”

        裴寶兒一只腳面鉆心的痛,卻不敢當眾聲張,被宮女扶起來以后便露出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李未央:“郭小姐,都是我的錯,我弄濕了你的衣裳……”

        李未央卻是笑容和煦道:“一件衣裳實在不值得什么的,只是家傳寶玉實在珍貴,被這一杯酒壞了玉的靈氣太過可惜。裴小姐既然真心悔過么……倒是不難,也不用你賠償什么銀子,聽聞裴府有一個傳家多年的玲瓏寶匣,是佛祖當年留下,極有佛性,用來養玉最合適了——”

        裴寶兒的整張面孔連一絲半毫的血色都沒有了。她沒想到自己不過是想要讓李未央出丑,順便在眾人面前演一套老把戲,從前對付那些小姐們從來沒有不成功的,可在李未央這里,怎么一下子被倒打一耙!現在對方甚至看上了她家里頭的寶貝匣子,那匣子已經傳了多年,上面嵌著五十顆最名貴的寶石,一百二十粒深海鮫人淚,這都不算稀奇,最要緊的是那匣子上還雕刻有陀羅尼**兩萬五千字,是世代供奉的珍寶啊,自己不知道求了多久,父親才同意將它送給自己作為嫁妝……

        “你……你……我……不行……”裴寶兒目瞪口呆,幾乎說不出話來。

        元烈的笑容幾乎掩飾不住,這個未央啊,可比他這位旭王殿下還要狠,玲瓏寶匣的價值遠超過翡翠白菜啊,裴寶兒若是賠償,回去定然沒好果子吃,可若是不賠償,便是耍賴,這可是壞了名聲……怎么做都是錯,賠不賠都倒霉,哈,真夠毒辣的。

        李未央垂下眼眸,笑容微微斂起:“裴小姐莫非是不舍得么?既然如此,那我也是沒辦法了。不知這十萬兩黃金,是明日去裴府取,還是去周王府呢?”

        ------題外話------

        皇子薈萃,就是蘿卜開會,全都是元家的蘿卜……來吧來吧,月票乖乖交出來,不然半夜里小秦默默站在床邊看著你……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白小姐中特网 七星彩定位走势图 网赌假充值教学视频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陕西省 体彩足彩app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上海时时和值技巧 查询福彩快乐十分的开奖结果 浙江时时彩开奖12选五走势图 MG电子游戏技巧分享 一点红一波中特 极速时时网 49码出码规律绝顶公式 老时时冷热奖号统计 甘肃11选5走势图表 新时时倍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