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72 天香樓上

    庶女有毒

    172 天香樓上


        天香班是剛到越西的戲班子,在大都賃了一處園子,很快開始唱戲。大都的達官貴人們發現,這戲班子其他倒還尋常,卻有幾個極為出色的武生花旦,容貌唱腔無一不美,再加上班主出手闊綽,選了最豪華的地段,最優雅的環境布置了戲臺,一時之間,這天香班在大都紅火了起來。

        此時此刻,華麗異常的戲臺下已經入座了大都的達官貴人、夫人小姐,后臺的戲班也已經做好了登臺準備。鑼鼓絲竹嘈嘈切切響起,臺上武生頭戴絨冠,身披四爪龍袍,手持雪亮銀槍,玉面含威,英姿勃發,一出場就贏來一片喝彩之聲。

        這出戲講的是前朝奸相劉常之子劉肖春,倚仗父勢欺男霸女,為害一方。一日,劉肖春載酒出游,遇徐英一家至郊外掃墓,劉肖春見徐英之妻佩蘭貌美,命人搶回府中,欲納為妾,佩蘭不從,被軟禁在水月樓上。徐英召集幾位好友,約定要救出妻子,除暴安良。是夜,他們悄悄潛入劉府,適劉肖春酒醉出屋,經過一場激戰,終將他及其爪牙一舉全殲,救出佩蘭,逃出生天。這就是一出典型英雄救美、懲惡揚善的戲,偏偏流傳已久,深受歡迎。

        只見到那臺上的“徐英”不緊不慢,一招一式,攻防進退,工架穩健。直到與劉肖春大刀對雙刀時,鑼鼓突然改為急急風,節奏加快,卻是氣氛緊張,**陡起,獲得滿堂喝彩。

        不多時,見那被搶走的佩蘭上臺,一身翡翠的長緞水袖輕振,髻上插著的流蘇步搖頓時搖曳生姿,流水一般地淌出無限情意,她微微側頭,就是婉轉的曲詞,一雙美麗的眼睛流光溢彩,臺下看著扮相,聽著唱腔,已是不約而同的猛然爆發出陣陣喝彩之聲。

        說是戲班子,當然是區分雅座和普通坐席,樓下的普通坐席沒有那么講究,男女老少一排排、一列列坐的滿滿當當。人們聚精會神地看戲,時不時地交頭接耳議論兩句,場面熱鬧之極。而雅間一共七間,設在二樓,一間間布置清雅,全部用薄薄的珠簾隔著,外面人瞧不見里面,里面的人卻能看見外面戲臺上的景象。今天這雅座里面,全都是達官貴人家的夫人和小姐們,外頭都站著護衛,生怕有個把不長眼的沖撞了。

        “小姐,今天還是沒有消息。”一個年輕女子面上帶了三分失望,對著坐在窗前的人道。

        那人輕輕笑了笑,道:“是么。”

        她生著一張瓷白的臉,唇色紅如珊瑚,一雙漆黑的眼睛動人心魄,實在可以說是個美人胚子,然而聲音卻與神情一樣含笑無波,一字一字都咬得極清楚:“造出這樣的聲勢,總有一日會引人注意的,我們不過需要等著。”

        “是。”趙月深深地看著自己的主子,如今的李未央,面容已經和半年前有了些許變化,當然,是變得更加美麗,只是,趙月還是喜歡原先的李未央,因為從前還能在她的臉上見到笑容,可這半年來,卻再也見不到她發自真心的笑了。

        “永寧公主最喜愛的就是聽戲,在京都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戲班子都被她請去了一回,人的習慣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但天香園來了這么久,卻不見她有所行動,實在是很奇怪。”李未央的聲音很淡,仿佛在沉思。

        趙月蹙起眉頭,不解地看著李未央。

        李未央一月前到達大都,一直在暗中找機會見到永寧公主,對方還欠她一個承諾,哪怕永寧不想兌現,她也會讓她兌現的。可是永寧如今是四王爺的正妃,想要見到她,就必須躲過元毓的眼睛,這實在是很不容易。李未央不覺得元毓是個笨蛋,自己和從前比起來雖然有了一些變化,可還是很容易被認出來,貿然行事只會讓事情變得糟糕,所以她會選擇從永寧公主的喜好入手。然而,永寧跟外頭雅間那些尋常的貴人不同,這樣的身份是絕對不會涉及這等三教九流的地方。那么,只能把這個戲班子的名聲打出去,讓整個大都的人都知道。只有這樣,才能有機會被邀請到燕王府,借著戲班子的掩護,見到永寧公主。

        李未央一邊想著,一邊微微閉目,仿若在想著自己的心思。

        而這時候,銅鑼一響,卻是一出戲已經結束了。后臺,適才臺上的戲子們忙前忙后地卸著妝,趕著下一場戲,人來人往,動作飛快,亂中有序。唯獨一個僻靜的小房間里,剛才演徐英的武生溫小樓卸了妝,卻和班主發生了爭執。

        “今兒明明觀眾們點名要聽的是方景臺,你偏偏要唱這出戲,這是什么道理!”溫小樓的面容,明眸如水,劍眉漆黑,白皙的臉上泛起怒意,卻比原本滿面油彩的扮相還要美上三分。

        他本是一個極其俊俏的男子,從小在戲班子里學戲,天生就有一把好嗓子,再加上后來又跟著一個武師學了幾年武藝,比起尋常戲子來,要多了幾分難得的英氣,很快便成了這天香班的頂臺柱子。

        班主年過五旬,體型富態,一支煙桿握在手里,聞言趕緊勸說道:“你這是干什么!這戲到底怎么唱你說了算,但唱什么戲,自然是我說了算,你只管唱就是!”

        “你就別騙我了,從前都是好好兒的,偏偏那女人來了,一切就都變了!這是你的戲班子,可現在連演什么曲目都要聽她的,她算是把戲班子買下來了嗎?!”溫小樓顯然憤憤不平,連帶著微微上挑的的眼角,也散射出凌厲的寒意。

        班主趕緊四處張望一眼,連聲道:“哎喲我的祖宗,小點聲兒啊!你不是不知道,咱們戲班子怎么個境況,你忘了,從前在耀州的時候,咱們可是四處流浪,只能搭個草臺班子,你一邊唱著戲,頭頂上連個遮陽擋雨的地方都沒有,遇上那些個地痞流氓,咱們連打點的銀兩都給不出。現在呢?咱們住著最好的園子,登著最好的臺子,連戲服都是最豪華的,你還想怎么的?人家出了錢,愛聽什么你就唱什么,清高能當飯吃嗎?”

        溫小樓冷笑一聲,道:“班主,我勸你好好想清楚,這女人來歷不明,身份成謎,卻莫名其妙找上咱們戲班子,說是要捧紅了咱們,還出大價錢替你請了有名的角兒,你不覺得奇怪嗎?她和咱們無親無故,憑什么這么幫助咱們?這世上哪兒有這容易的事兒!”

        班主皺眉道:“你懂什么!人家不過是你的戲迷——”

        “我的戲迷?你看到剛才外頭那些人沒有,他們為我鼓掌,為我喝彩,讓我再唱一曲,這才是我的戲迷!你說她是為了戲,她可曾認真聽過我唱戲?可曾和我說過一句話?我實話說,從第一次看見她,我就覺得渾身不舒服,我總覺得她得給咱們招惹什么禍患!”

        班主為難地看著他,道:“你說的這些我早就考慮過了,也曾四處派人去打聽這位小姐的來歷——”

        溫小樓急切地道:“你可打聽出什么了嗎?”

        班主搖了搖頭,道:“我們這等人身份雖然低賤,可這么多年,四處漂泊下來,也算會看人了。她相貌生得美麗,舉手投足又高貴大方,出手還這么闊綽,必定是出身豪門大家,可這樣人家的小姐為什么會孤身一人到了這里?你上一回也看到了,有個不長眼的想找她麻煩,卻被她那個丫頭狠狠教訓了一番,她那丫頭——武功之高,絕非一般的護衛啊!”

        “既然你都知道她來歷不簡單,更不該接受她這么大手筆的饋贈!”溫小樓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焦慮。

        “我……這不也是沒法子嗎?若是不肯收她的錢,咱們這班子能這么紅?”班主訕訕地丟下煙桿,苦口婆心地勸說道,“小樓,咱們別管她什么目的,只管唱好自己的戲,橫豎咱們這種賤命,還有什么好讓人家利用的!”

        溫小樓啞然。的確,班主說的沒有錯,他們這種人,不過是出身下賤的戲子,又有什么值得別人利用呢?若說那女子是別有所圖,可從頭到尾,她不曾要求他們做過任何事,反倒花了大價錢捧紅了他們。可是,讓他就這樣不管,實在是不安心。他總是有一種直覺,這個女人很不簡單,而且,她的目的也不會簡單。她明明對戲不感興趣,卻每場戲都必定在雅間聽著,好像在等什么人。

        他這樣的戲子,別人喜歡的時候叫一聲溫老板,不高興了,比泥巴還要下賤,根本什么人都惹不起,若是這女人帶來什么麻煩,該怎么辦——溫小樓心中最擔心的便是這一點。

        “哥哥,你不要這樣說她!上次我病發作了,若不是她請大夫給我看病,我現在都沒命在了!”這時候,突然幔帳微動,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少女。

        這少女是難得的美麗,桃花小臉,秋水明眸,穿著一條素凈的裙子,面上卻是開朗的笑容,暗淡的房間她的出現,仿佛帶進來一陣清新的陽光,一下子整個屋子都被照亮了,連那老眼昏花的班主都露出驚艷的神情。溫小樓不由惱怒,道:“你身子還沒好,為什么跑出來了?”

        小蠻吐了吐舌頭,道:“我總是在床上躺著,躺的都要發霉了。”

        溫小樓看著她,原本無情的眼中現出一絲柔軟,道:“傻丫頭,大夫說了,你應當好好臥床歇息,才能——”

        班主的臉上就露出嫌惡的神情,他的戲班子里人人都要干活,這丫頭一生病,就要耽誤十天半個月,若非溫小樓一直護著這個丫頭,他早就把她趕出去了!

        小蠻看到了班主的神情,趕緊道:“班主,我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登臺,你放心吧。”

        溫小樓剛要開口,小蠻卻向他搖了搖頭。溫小樓心頭一痛,再也不說話了。他可以護著她幾天,卻不能一直護著他——小蠻太懂事,懂事到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班主點了點頭,轉頭道:“小樓,這件事就說到這里吧,我先出去了!”說著,他便掀開簾子走了出去。

        小蠻看著溫小樓,不贊同地道:“哥哥,那位李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該這樣懷疑她的。”

        溫小樓的笑容變得冰冷,道:“你這個傻丫頭,別人對你好,未必是真心的,你就不怕她是別有所圖?!你想想看——”

        “好啦哥哥,不管她為了什么,她明明是可以放任我不管的,連班主都說這些年已經為我看病花了好多錢,再也不肯管我了,她跟咱們非親非故的,卻肯拿出銀子,這樣的好心人,哥哥你遇到過嗎?”小蠻眼睛忽閃忽閃的,說話的聲音卻是異常的堅定。

        溫小樓幾乎說不出話來,小蠻從小就是個孤兒,被一個戲班子收養后,開始學著唱戲,可是因為有一次冒雨出去搭臺,不小心染了風寒,戲班班主又不肯給她延醫問藥,一拖便成了心疾,后來那狠心的班主竟然就這樣把她丟在了街上,不管她的死活。要不是無意之中被溫小樓撿回來,她恐怕早已沒命在了。這些年來,她每次生病都忍著,生怕成為溫小樓的拖累,他明明知道,卻是無能為力。不管他怎么唱戲,得到的打賞再多,都要交給戲班子大頭,剩下的不過是寥寥無幾,別說給小蠻請名醫,就算是去藥房抓藥都夠嗆,他沒有足夠的銀子,只能眼睜睜看著小蠻受苦。而小蠻又是那么懂事,不管自己的病情越來越重,還要登臺唱戲,讓他看了更加心痛。

        這一次,若非是那個神秘的李小姐,小蠻恐怕就再也沒辦法睜開眼睛了。不管自己如何懷疑她,小蠻說的都是事實。溫小樓嘆了口氣,道:“算了,我不再說這種話了。”

        小蠻點點頭,道:“我要去謝謝那位小姐。”

        溫小樓眉頭皺的更緊,小蠻連忙伸出手按住他的眉心,道:“哥哥,別這樣,你會老的。”

        小蠻并不是他的親妹妹,可這么多年來,他早已將她看成世上最親最親的人,這種感情,超越了一切,他只是怕啊,真的很怕,他今年已經十九歲了,恐怕再也唱不了多久,他簡直不敢想象,若是他不能唱了,小蠻該怎么辦?他要怎么照顧她呢?正因為如此,他才對李未央的出現如此的排斥,他們的生活已經岌岌可危,這個神秘的小姐,又會給他們帶來什么變故呢?他真的很恐懼。

        但是,看著小蠻不帶一絲雜質的笑容,他說不出半個不字。小蠻能夠活多久呢,也許十年,也許一年,不,或許只有一個月,連他也不知道,可不管怎么樣,為了小蠻現在的笑容,他什么都愿意做。

        溫小樓最終嘆了口氣,道:“好吧,不過你等我一起去。”

        溫小樓接下來還有一臺戲,卻是胭脂王。這出戲,是一個叫做胭脂的女子代父從軍的故事,原本是由花旦來演這出戲,可是后來班主發現花旦身上少了英氣,怎么演都覺得太綿軟,于是便讓溫小樓反串。好在溫小樓不管文戲武戲,武生花旦都不在話下。此刻,他的身上穿著紫衣,揮著金妝刀,執鞭而舞。隨著交集的樂音,他的身體旋著,如同振翅欲翔的龍蛇,劇烈地旋轉著,忽地一個縱身,半空翻七個筋斗,人人一齊喝得一聲彩。

        李未央難得會看一出戲,可看著這個努力的溫小樓,她突然嗤笑了一聲。趙月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不由疑惑地看著她。

        李未央目光冷淡,聲音之中也帶了一絲嘆息:“你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溫小樓的時候,他有多么狼狽嗎?”身上沒有足夠的錢,就跪在藥堂門口,聽說跪了一整夜,只求那大夫能夠去看一看他的小蠻。可惜,不管他跪多久,結局都是一樣。最后那大夫是被李未央的銀兩打動了,卻不是因為溫小樓的癡心。

        “小姐,其實奴婢一直不明白,普天下的戲班子多得是,天香班這種不過是三流的,至于溫小樓,若是沒有人捧他,根本不會紅,小姐為什么會挑選上他們呢?”

        李未央聽著臺下掌聲雷動,像是自言自語地道:“是啊,為什么呢?”這一路走來,不知道看了多少悲劇的故事,她卻從來沒有動容過,她不是慈善家,不可能救每一個人,更何況,當她受苦的時候,又有誰來幫過她呢?可是,當她第一次看到溫小樓跪在藥堂門口,她就突然想,跟自己打個賭吧,若他跪滿三個時辰,她就救人。可是,溫小樓在冰天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夜,遠遠超過她的預期,也許就在那個時候,她突然對溫小樓要救的人起了一點好奇。

        原本,她也不會去選擇那些出名的紅班子,想也知道,那些戲班子背后多少都有靠山,不需要她的金錢支持,自然不會聽命于她。在大都,她沒有權勢,只有金錢,一切都要從頭再來,所以選擇天香班,反而更保險。

        很快,臺上換了一出戲,李未央站起身,道:“今天就到這里吧,咱們該回去了。”

        趙月剛要說話,卻見到簾子一掀,溫小樓一身戲服地走了進來,趙月眉心微微皺起,卻見到溫小樓笑道:“對不住,打擾了小姐。只是小蠻非要來向你致謝——”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溫小樓身后的小蠻身上,她就是笑,那樣單純的笑容,看了讓人覺得刺心。“謝謝你,若不是因為你,我怕是沒命了。”她真心地道謝。

        李未央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算作聽見了。

        “李小姐,那些銀子,我會好好掙錢還給你的。”溫小樓這樣說道。小蠻聽著,就露出了不贊同的神情,她覺得李未央不會喜歡聽到這句話的,因為這并不是感恩,聽起來反倒是有幾分不識抬舉,她生怕李未央會生氣,但對方不過冷淡地道:“隨你吧。”說著她便向外走去,趙月連忙替她披上披風。

        當李未央走過小蠻的身邊,小蠻的臉上還是笑容,那笑容比陽光還要耀眼,干凈而溫暖,李未央的目光在她的臉上掠過,突然淡淡一笑,卻是如同月光一樣,清冷,漠然。

        兩個極端——溫小樓一愣,就在李未央和小蠻站在一起的時候,他驚訝地發現,小蠻仿佛是一道陽光,光是看著她就會覺得心情很好,而李未央,卻仿佛冰冷的月光,美則美矣,卻沒有絲毫的溫度。

        溫小樓突然明白了自己不喜歡李未央的原因。為什么,明明她有這么美麗的容貌,又有這么多的銀子,還有一個忠心耿耿的護衛,顯然是出身大富大貴之家,要是換了自己,還不知開心到什么樣子,因為有錢意味著一切的困境都解決了。可他卻從來沒有見過她露出真心的笑容。永遠是那副冰冷的樣子,連笑都沒有絲毫的溫度。

        就在這時候,小蠻卻看著李未央的背影,道:“哥哥,她好像,有很多傷心的事。”

        溫小樓一愣,突然嗤笑道:“咱們這么窮,又被別人看不起,什么都沒有,你還操心別人——”他說的話,竟然帶了三分尖刻。

        小蠻回過頭,不解地看著他:“哥哥,你怎么了?以前你不是這樣的——”

        溫小樓別過臉,道:“沒什么。”憑什么,憑什么她什么都有,卻還要這樣不開心——而他的小蠻,什么都沒有啊,卻還能笑得這么開心,溫小樓覺得心痛。

        小蠻的臉卻嚴肅起來,道:“她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哥哥再也不要說那些話了,我覺得,那個小姐是個好人。”

        好人?溫小樓的目光投向院子外面,李未央已經下了臺階,上了一輛不起眼的馬車。一個處處隱藏自己身份的女人,究竟要利用他們戲班做什么呢?他一定要弄清楚!他看了小蠻一眼,道:“你告訴班主,我有事情要出去!”說著,他匆匆去一邊卸掉了臉上的油彩,換了衣裳,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哥哥!你去哪兒!”小蠻在樓上,吃驚地追著他,可是溫小樓跑得很快,一轉眼就不見蹤影了。

        小蠻等到夜里,終于見到溫小樓回來,她連忙站起來,道:“哥哥,你究竟——”

        “噓,什么也別說,我帶你去看看那小姐的真面目。”那趙月武功很高,自己不是他的對手,溫小樓只能遠遠跟著,好不容易才找到李未央的住處,他覺得,如果不帶小蠻親眼去看看,她根本不會相信自己。

        溫小樓帶著疑惑的小蠻一路出了戲園子,向大都的東門而去,溫小樓憑借著記憶,找到了一戶人家,當然不敢敲門,便要帶小蠻翻過墻頭。小蠻堅持不肯走了:“哥哥,你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李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卻這樣懷疑她!”

        “這不是懷疑她!你不是說過,她總是心事重重,應該是有什么煩心的事情嗎?咱們若是不弄清楚她的底細,怎么才能知道她為什么憂慮呢?又怎么幫忙?小蠻,難道你不想報答她嗎?”溫小樓知道小蠻單純,便這樣哄騙道。

        小蠻想了想,還是遲疑:“可是——我還覺得這樣很不好,李小姐不告訴我們,一定是有她的難處,為什么要去強人所難呢?”

        溫小樓不以為然道:“你真是個傻子,將來被人賣了都要數錢。不管你是不是進去,我肯定要去的!”剛一轉身,小蠻拉住了他的衣服,道:“我……我跟你進去——”

        兩人好不容易進了院子,卻見到月下一片紅云懸浮。小蠻吃了一驚,這才發現這院子里桃花盛開,花朵之中,穿梭飛行著無數白色的蝴蝶,在月光之下隱隱發亮。院子不大,卻十分齊整,不遠處就是正屋,兩人對視一眼,小蠻終究覺得這樣做不磊落,不肯往前走了。溫小樓生氣,索性丟下她,自己悄悄向正屋走去。

        月下,只見到庭院雕窗,濃重的黑影投在青磚上,有一種荒涼而陰森的感覺,溫小樓覺得自己仿佛在一個空寂的地方,探索一個非人非鬼的少女的秘密,心頭不免恐懼了幾分……

        正屋里有燭光,溫小樓不知道該不該往前走,他隱約覺得,會發現很多他不想知道的事。但是,如果不明白李未央到底想要讓他們戲班子做什么,他實在沒辦法放下心來。就在這時候,簾子突然響了一下,“喵嗚”一聲,一團東西跳了出來,他嚇了一跳,定睛一看,不過是一只小貓而已,還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著他,他一動不動,那貓兒就跑了。溫小樓松了一口氣,靠近那扇雕窗,弄破薄紙,細細往里看去。

        這屋子好像是內外兩間,外間收拾的相當干凈,衣柜,床,桌,椅,花幾都是嶄新的,上面浮花累累,很是古樸,李未央和她身邊那個護衛都不在屋子里,只有一個小男孩,大概三四歲的模樣,臉色粉粉的極是可愛,他正把玩著手里的一個撥浪鼓,像是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就在這時候,趙月從內屋出來,到了那小男孩的身邊,輕聲道:“小少爺,該吃飯了。”

        小男孩沒有反應,依舊認真地搖著撥浪鼓。趙月就硬生生從他手上搶走了撥浪鼓,那小男孩卻突然提起頭來,一雙漆黑的眼睛驚恐地望著趙月,臉上流露出幾分不屬于孩子的兇狠。趙月試著和他溝通:“……小少爺,奴婢喂你吃東西,你別害怕。”然而那小男孩卻突然扭過頭去,死死抓住了一旁的桌角,趙月便去拉他,他惡狠狠地撲了上去,狠狠地咬住了趙月的手,雖然是孩子,卻也讓趙月的手上立刻多了一道血口子,可見他用了多大的力氣。

        “小少爺,你不能每次都等小姐回來才吃東西——”趙月狠心,道:“小少爺,小姐說了,你一定得學會自己吃東西!”隨后便又去抓小男孩的手,他卻是一下子從她的手中竄了出來,飛快地向外跑去。然而趙月伸手很快,一把就抓住了他。他像是瘋了一樣,拼命地踢打著趙月,只是個子太矮,只能踢到她的小腿而已,這點小痛對趙月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她只顧抓了他不放手,夾住他扭踢的雙腿,牢牢地把他固定在了懷里……

        這場景,看起來像是普通的孩子不肯吃飯,可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為什么會對別人的靠近有這么大的反應?溫小樓越看越是心驚膽寒,隱約覺得這個院子里的人都古怪的要命,剛想要退出去找小蠻,卻突然聽到一個冰冷的聲音:“看夠了嗎?”

        溫小樓的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立刻回過身來。

        斜對著他站著一個少女,身著一身純白的衣裙,無任何艷色的鑲滾,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恰恰站在月光和陰影的交界處,著實讓溫小樓嚇了一跳。

        “我……我……”他一時幾乎說不出話來。

        李未央笑了笑,道:“怎么,對我的身份覺得奇怪?”

        溫小樓覺得喉嚨發癢,面對著李未央,他下意識地覺得心虛,就在這時候,卻是小蠻趕了來,羞愧得滿臉通紅:“李小姐,我們……我們不是故意的……”她站在那里半天,擔心溫小樓出了什么事,實在不放心才趕過來。

        人家好心好意救了她的性命,溫小樓卻對人家挑三揀四充滿懷疑,這實在是太不厚道了,讓小蠻都沒辦法為他辯解。

        “那里面的人,是我的弟弟。”李未央慢慢地說著,卻不是解釋,只是平鋪直敘。

        里面的孩子發出尖叫聲,那種小獸受傷一般的聲音,讓小蠻心頭直跳,她連聲道:“對不起,對不起李小姐,都是我的錯!”

        “你有什么錯呢?”李未央的笑容變得很淡漠,“我無緣無故對你們好,你們自然是要懷疑我的,況且我本來也沒打算不收回報。我不過是希望借你們的戲班子,等一個人而已。不過你放心,這是我自己的事,不會連累你們的。”她要借戲班子的手,見到永寧郡主,之后,她就不會和他們有任何關系了。但——溫小樓的直覺很準,她的確不是純粹的發善心救下小蠻的。

        溫小樓的臉上忽紅忽白,被人看穿了心思,只覺得特別難堪,同時也覺得愧疚,如果她是壞人,隨時都可以收回贈予他們的一切,讓他們一無所有。他低聲道:“對不起,李小姐,是我的錯,不關小蠻的事。”

        那樣卑微,那么誠懇,知道自己犯錯了立刻就道歉啊……李未央笑了笑,只是笑容之中卻沒有那么冰冷了,她想,看著這兩個人,雖然她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樣的關系,但,他們這樣彼此關心,彼此依靠,不是很好嗎……她語氣平淡地道:“我不會向班主告狀的,走吧,我就當今天沒有看見過你們。”

        就在這時候,屋子里的動靜越來越大,仿佛有什么碗碟被打碎了,發出清脆的響聲。李未央眉眼之間十分平靜,好像沒有聽見。

        溫小樓聽見了屋子里的動靜,想到剛才自己見到的那個小男孩,他擁有那么漂亮的相貌,那樣漆黑的眼睛,簡直是出奇的可愛,沒有人看到這樣的他會不為之心疼憐惜,可是李未央為什么要這樣殘酷地對待他呢?

        他下意識地道:“李小姐,令弟他——”

        “這是我自己的事,不勞你費心。”李未央沒有往屋子看一眼,仿佛對那孩子毫不關心一樣。

        “可他那么小,可以慢慢教導,你不必這樣逼——”溫小樓倒抽一口氣,小蠻的臉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李未央冷冷地說,“沒有壓力他不能自立。”

        “你瘋了!”溫小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只是當他看到李未央這樣冷淡的表情,不由自主便這樣說道,“這樣對待一個小孩子。”

        李未央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什么事情都只能依靠自己,不要妄想別人會來幫你。他是個傻子,每天只有我喂他吃飯,他才肯吃下去,別人靠近他就會又踢又打,可是我能每時每刻陪著他嗎?我不能,所以,他必須學會自己吃東西,哪怕是強迫的!我也只能那樣教他,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什么其他教孩子的辦法。”

        溫小樓目瞪口呆地看著李未央,他突然意識到,小蠻說的對,李未央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他根本看不清這個人。

        小蠻的眼睛卻看著李未央,突然,她笑了起來,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忙的,我的戲不多,白天空的時候也沒事做,我很會照顧小孩子,以前戲班子里的小孩子我都很有辦法。”她就是想為李未央做點什么,報答她。

        李未央看了小蠻一眼,她一直覺得自己很了解人,很明白人的本性,可現在,她突然有點讀不懂這個少女了,都已經說了自己也是別有所圖,根本不需要她的報答,她卻傻乎乎地跑到她家里來,還說要幫助她,豈不是很奇怪嗎?

        然而,小蠻的表情很誠懇,很認真,甚至……很堅持,就像是看不懂李未央皺眉的含義,很顯然,是個固執的孩子。

        李未央看了小蠻一眼,道:“你要來?”

        小蠻點了點頭,認真地道:“請讓我盡一點力。”

        李未央冷笑了一下,她已經換了很多的丫頭,每一個最后都會被敏之的固執逼得發狂,等小蠻知道敏之有多難照顧,她就會打退堂鼓了。

        這一次,李未央估計錯了,小蠻果然天天往這里跑,鍥而不舍地照顧敏之。當然,李敏之照舊不理她,她卻跟其他人不一樣,不管他怎么排斥她,她都能笑嘻嘻地陪他一起玩。當李未央看到小蠻拿走敏之的玩具,他不開口,也不咬人,只是低下頭繼續去玩別的時候,她開始發現小蠻的特別了。吃飯的時候,敏之不肯碰碟子,拼命去抓桌子另外一邊的玩具,卻又人小手短夠不著,便半跪著爬上椅子,伸展著胳膊越過那一碗粥,卻不想膝下一滑,整個人就摔了下來,帶落了自己的飯碗,湯汁灑了小蠻一身,換了旁人早已變色,小蠻卻笑嘻嘻地抹了油去捏敏之的臉……

        終于有一天,李未央開口道:“你跑到這里來,你們班主已經不是一次罵你了吧,為什么還要這么做呢?我都說過,不要你報答了。還是,你希望我再幫你什么?”

        她只能想到這個理由,然而小蠻趕緊搖頭,道:“不,不,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是想幫點忙。”

        李未央心里一動,看著她道:“幫忙?幫我的忙?為什么?”

        小蠻不解地看著她,不明白她究竟在說什么。在她看來,受人恩惠就要報答,不是天經地義嗎?

        李未央不再開口了,靜靜看了小蠻一會兒,道:“溫老板說了不讓你來,你還這樣堅持?”

        “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氣兩天就算了啊!”小蠻做個鬼臉:“他總是擔心我會生病,我又不是紙糊的,哪里那么容易死呢?”

        “……”

        “我是有病啦,可是如果因為怕死就一直不走不動不唱戲,那我跟死人又有什么區別呢?”小蠻理所當然地說,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屋子里,李敏之已經睡著了,他睡著的時候,就會變得又乖巧又可愛。

        “你有心疾,很多年了嗎?”李未央突然有一點好奇,這半年來,她已經很難為什么人覺得好奇了。

        “我?是啊,很多年了,大概從七歲到現在?”小蠻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我也不想死,若是可以,我希望一輩子陪在哥哥身邊,他比我還要脆弱呢!”

        李未央笑了起來,那笑容在太陽底下像是融化的冰雪,轉瞬即逝:“是啊,他比你要脆弱得多。”

        兩個人心照不宣地笑起來。

        “我是個孤兒,從小就被人丟在路邊上,收養我的戲班老板說可能我娘是某個青樓里的姑娘,偷偷生下我就丟掉了,以前我也很傷心,可是后來想想,孤兒有什么關系呢?我還可以呼吸,還可以唱戲,沒什么大不了的。”

        李未央看著小蠻開朗的笑容,突然有點沉默。孫沿君和娉婷郡主都很天真,但那種天真是建立在被保護的基礎之上,可是小蠻……恐怕受過很多的苦難,但她卻還是能保持這樣開朗的笑容,這是為什么呢?

        小蠻偷偷看李未央的表情,“你笑起來真好看。”

        李未央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門口,道:“你哥哥來接你,你該走了。”

        溫小樓一身青色的衫子,顯得很俊秀,他的笑容充滿了溫暖,小蠻飛快地向他奔了過去,像是一只蝴蝶。李未央突然又笑了笑,這時候,趙月走到她的身邊:“小姐,奴婢得到消息,說——”

        李未央的眉頭,輕輕地皺了起來……

        ------題外話------

        編輯:昨天那一章,你華麗光輝的形象一落千丈,變成渣秦了

        小秦:(⊙o⊙)…反正我也習慣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手机精准定位软件下载 四人麻将单机 玩pc蛋蛋软件下载 秒速时时害死多少人 pk10计划分析预测软件 福建时时结果查询 6合是什么数字 三分pk10走势 官方网 七星彩走势图2019年开始 三打一斗地主游戏规则 分分彩大小技巧规律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蔡花宝典三肖六码 3肖6码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 外围足彩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