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62 一箭三雕

    庶女有毒

    162 一箭三雕


        拓跋真鄭重道:“父皇,此事恐怕不妥。”

        皇帝嚴肅冷峻地問道:“朕召見廢太子,又有什么不妥當的?”

        拓跋真眉心微微皺起,道:“父皇,太子因為被廢,心存怨恨,現在幽禁別院,早已神志不清了。負責看守的護衛統領為了防止意外,不得不派人十二個時辰照看他,若是您要宣召,只怕——”這消息,其實是他剛剛得知的。

        皇帝那冷峻的神情漸緩下來,“是否令太醫看過?”

        “回父皇。”拓跋真穩住了情緒,“太醫已看過多次,仍不見好轉。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護衛統領才出此下策。”

        李未央微笑道:“看來三皇子果真是兄弟情深,連廢太子的一舉一動都這樣關心。”

        拓跋真冷眼望著她,道:“那是我的親生兄長,縱然他做錯了事情,被父皇懲罰,然而我們彼此之間的親情牽絆,是永遠不會改變的,這一點,安寧郡主畢竟是外人,永遠不會明白。”

        李未央不以為意,像是沒聽懂他話中嘲諷,淡淡一笑,道:“是啊,三殿下與廢太子之間,感情向來很好,想必也多方照應他的生活起居了。”

        拓跋真蹙眉,不知道李未央所言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只是冷哼一聲,不再搭理她。

        一旁的柔妃語調溫柔,輕聲道:“三皇子,不知給廢太子請的是哪位太醫?”

        拓跋真一怔,隨后道:“是劉太醫。”其實,自從太子被廢后,拓跋真便已經不再關心此人的生活,一個已經徹底沒用的人,他怎么會多看一眼呢?而且,他從來都不認為廢太子有復起的可能,縱然真有,太子原來身邊的羽翼已經被皇帝斬殺殆盡,此人對他拓跋真而言,已經起不到絲毫作用了,甚至會成為一種阻礙。他的確聽聞廢太子瘋瘋癲癲的消息,卻不知道究竟請了哪位太醫,但,劉太醫是專門負責給皇室罪人看病的、太醫院最末等的太醫,把他的名號推出來肯定是不會錯的。

        柔妃聞言,暗暗嘆了一口氣,道:“劉太醫資歷最淺,醫術與其他德高望重的太醫比起來,恐怕還缺點火候……陛下,依臣妾看,還是請陳院判為廢太子瞧一瞧。”

        皇帝猶豫地看著柔妃,九公主此刻見到這種情景,十分同情廢太子的遭遇,便開口道:“是啊父皇,大哥是因為一時受到刺激,才會神志不清,他若是知道父皇宣召他,說不準一高興,病情也就好轉了,再加上陳院判妙手仁心,好好調理,肯定能康復的。”

        柔妃笑著瞧了自己這個天真爛漫的女兒一眼,道:“陛下,您想想看,若非是因為受了委屈,太子何至于變成這個模樣呢?若是那宮女所說屬實,陛下還真是需要徹查此事了。”

        徹查?太子都廢了,皇后也死了,連太子的力量都被連根拔起,現在徹查,哪怕給廢太子翻案了,還能有什么作用呢?九公主想不明白,她下意識的看了李未央一眼,突然明白了什么,對!若是那宮女所言是真的,那陷害太子的人就變成了拓跋真,而無辜的太子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失去了一切,甚至被自己最為親近的兄弟**……所有人都會這樣想!原本與太子十分親善的拓跋真則會成為眾矢之的!

        九公主有點懵,她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拓跋真和安國公主對視了一眼,彼此終于認識到,莫名其妙陷入了對方的陷阱之中,若是再阻撓皇帝與廢太子見面,反而會讓所有人以為自己做賊心虛,現在,必須讓廢太子自己承認一切,證明他拓跋真的清白!拓跋真心頭無比惱怒,可笑,他有一天居然也會被人逼到這個地步!拓跋真思忖片刻,主動上前道:“父皇,為了證明兒臣并未參與陷害之事,請父皇召皇兄上殿。”一副大義凜然,不懼怕當庭對峙的樣子。

        皇帝揮了揮手,道:“好,那就讓廢太子即刻進宮覲見!”

        太監聞訊去宣旨了,大殿內一時人聲寂靜,只聽到外面哭聲陣陣,更加讓人驚恐不安,就連尋常的宮女太監們都意識到了不對,張惶著不知該怎么辦。過了小半個時辰,便有專門負責看守太子的護衛統領謝京覲見,然而他一進來,便是涕淚橫流道:“陛下,廢太子和蔣庶妃——就在圣旨召見之前,自盡了!”

        皇帝一下子站了起來,面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凈凈。

        柔妃連忙追問道:“廢太子他是已經——”

        謝京戰戰兢兢道:“回稟娘娘,蔣庶妃已然喪命,廢太子他雖然被及時救了過來,但太醫說是服毒過量,不過再撐上一時半刻而已,所以奴才已經命人將他用擔架抬到殿外,請陛下示下。”

        皇帝勃然大怒,道:“朕讓你們好好看著他,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兩個大活人居然也能讓他們自盡?!”顯然是要興師問罪!

        柔妃趕緊勸說道:“陛下,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謝京!還不快吩咐人把太子抬進來!”

        謝京整個人如同得了傷寒一樣,劇烈地打著擺子,十分恐懼,顯然他也沒有想到廢太子會重新得到皇帝的召見,而且皇帝還很關心此人的死活。剛開始他們或許還防止太子東山再起,對他的態度有些忌憚。可是后來皇帝一連串的舉動,已經斷絕了太子復起的可能,他們便開始胡作非為起來。一個已經廢棄的太子,在可能將持續一生的囚禁中,待遇可想而知。可他萬萬沒想到,太子居然會真的做出自殘的舉動。事實上,蔣庶妃因為不甘心被囚禁,埋怨太子無能,就在兩人爭執之中,太子突然發狂,失手扼死了皇長孫,蔣庶妃沖上去廝打他,結果卻被他一下子推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蔣庶妃不懂水性,還沒等他們趕到就已經淹死在水中,太子清醒之后發現自己在失控之下殺死了妻子和兒子,便吞下毒藥自盡了。

        但是這些話,無論如何謝京也不敢在皇帝面前說出口。因為不管他說什么,皇帝都會覺得是他們看守不力所致。再者,他們的確一直對太子很不恭敬,若是皇帝真的追究起來,他們絕對討不到什么好。

        護衛們靜默無聲地抬了廢太子進來,九公主第一個撲過去,放大了聲音:“太子哥哥!”

        廢太子一點聲響都沒有,一張臉上蒼白得沒有血色。

        九公主的臉上露出一絲恐懼的神情:“太子哥哥,你醒一醒啊!”其實太子對人并不壞,對九公主曾經也很是溫和。所以看到他如今一副不人不鬼的樣子,九公主由衷地感到難過,眼淚一個勁兒地掉下來。

        李未央看到這一幕,不由輕輕搖了搖頭,九公主這種個性實在是太過善良了。太子和拓跋真為了自己的利益,幾次三番算計她的婚事,如今看到對方一副凄慘的樣子,她便已經發自內心地原諒了對方。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柔妃,卻見她面上淡淡的,顯得有些不以為然。柔妃娘娘,外表柔弱溫和,內里卻堅強厲害,跟九公主的個性實在是大不一樣啊。李未央心里這樣想著,不由冷笑起來。

        廢太子突然驚醒,眼下的烏青看起來格外驚恐駭人,他瞪大眼睛看著眾人,像是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尤其當他看到皇帝的時候,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一下子從擔架上翻滾下來,幾乎是手腳并用,瑟瑟地往后退。

        拓跋真心中焦急,立刻上前一步道:“皇兄,你這是怎么了?”

        廢太子驚恐地盯著他,半點都沒有要一敘兄弟舊日情誼的意思,一旁專門負責伺候太子的小太監張德子跪倒在廢太子面前:“太子,您不是總說從進了那院子開始,就沒有一個人敢接近您了嗎?您的心里苦啊!”廢太子還是一副驚恐的樣子,根本不能言語,張德子涕淚皆下,轉頭道:“陛下,太子殿下自從被關押在那個院子里,就整日里傷心不已,長吁短嘆,說一切都是別人冤枉他!還自言自語說,他是皇帝的兒子,可是現在所有人看他都像是囚犯,沒有一個人敢接近他,還說別的死刑犯判了死刑,頂多一刀下去也就解脫了,而他呢,這把刀一直掛在頭上,不知什么時候落下來,說不定就得關押一輩子。皇后走了,陛下也丟棄了他……”那張德子說的話,的確像是太子會說的。

        廢太子的表情如同凝固了一般,突然哇地一聲哭了起來。皇帝大為震動,九公主更是眼淚大顆大顆涌出來,她主動走上去,用帕子擦掉太子不知因為何故掉下來的眼淚:“太子哥哥,你受苦了。”

        太子“啊啊——”叫了幾個莫名的音節,哭了幾聲,像是一下子清醒了許多。

        不知為什么,皇帝原本對太子的怨恨,頃刻之間就煙消云散了。李未央看在眼里,唇畔掛上了一絲笑意,血濃于水,當皇帝對太子充滿怨恨的時候,別人說什么都沒用,甚至會被懷疑成太子的同黨。但是當他懷疑太子是受到別人冤枉才會做錯事的時候,他原本的父子親情會一下子萌發出來,比之前還要更加猛烈。

        拓跋真感覺到了一種很不妙的情緒,但目前他別的都不能去想,必須證明自己的清白:“皇兄,我是你的三弟,你還認識我吧?!現在有人密報陛下,說我才是陷害你的兇手,皇兄,多年以來我們的感情是那么要好,我也一直盡心盡力輔佐你,希望你能為我說一句公道話,這世上任何一個人害你,我也不會啊!”

        安國公主也用十分緊張的眼神盯著廢太子,卻見到對方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像是根本聽不懂拓拔真在說些什么。

        張德子如同一個忠心耿耿的護衛,守在太子跟前,警惕地盯著拓拔真。

        皇帝冷聲道:“陳院判,上去給太子診治。”他說的不是廢太子,而是太子,這其中的意味十分的明顯,拓跋真聽在耳朵里,只覺得特別刺耳。若是以前,皇帝原諒太子與否,對他并無特別的妨礙,甚至他還一度拿太子來做擋箭牌!但現在,皇帝的原諒意味著他相信了剛才錦兒所說的話,關于拓跋真的那些控訴!這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陳院判趕緊過去給廢太子診治,片刻后,臉色凝重地稟報皇帝,太子服的的確是毒藥,雖然發現得早,已經服下了無數解毒劑,可毒入肺腑,怕是救不活了。皇帝和九公主面色俱是一變,柔妃卻面沉似水,像是十分的惋惜。

        九公主著急地問:“陳院判,你的醫術這樣高明,一定能另外想到辦法的,對不對?”陳院判說:“這……只能再用解毒劑,看能否拖延幾日,不,或許幾個時辰,微臣實在沒有把握。”說完,他提筆開了張方子,交給一旁的太監,皇帝揮手讓他退到一邊去。

        廢太子突然在一旁說起胡話來:“父皇,父皇——救救兒臣!”九公主看了一眼廢太子混沌的眼神,心中一酸,回到皇帝跟前跪倒在地,央求道:“父皇,您救救太子哥哥吧!”

        皇帝陰沉著臉不說話,陳院判已經給太子判了死刑,他又能有什么辦法?但他還是主動走到太子的身邊,此刻,太子的整張臉都泛出一種死氣,顯然已經是時間不多了。

        就在這時候,李未央上前一步,輕聲道:“太子殿下,你有什么委屈,都跟陛下說吧。”

        這到底什么意思?!這個女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不,她就是在找一切機會往自己身上潑臟水!拓跋真不由暴怒,但他在皇帝的面前,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情緒,只能厲聲道:“李未央,你說什么?!”

        李未央語氣十分平靜,不過抬起眼皮,淡淡道:“三殿下,我不過是說太子這些日子受苦了,不然也不會服毒自盡,你這么緊張做什么?”

        拓跋真自覺失言,咬牙切齒地說不出話來。

        李未央瞇起了眼,輕聲細語地:“太子,你看,這是你的父皇,你的冤屈,正應該向他訴說才是!”

        太子看著李未央,從那雙清澈的瞳孔里能夠看到自己的影子,他幾乎覺得每一個呼吸都是艱難的,根本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良久,他好像清醒了許多,轉頭盯著皇帝,半天才從喉嚨里吭哧吭哧發出幾個音節,“父皇——”

        他顯然認出了皇帝,雖然明知道他已經瘋瘋癲癲,神智時好時壞,但見他能夠把自己認出來,皇帝還是高興得很,點點頭道:“是朕。”

        廢太子放聲大哭起來:“父皇——”接著便要掙扎著起來給皇帝磕頭,皇帝一把摁住他:“不必了,你身子虛弱,別亂動!”

        廢太子雙眼通紅,慘白的臉上這才有了一絲人色,泣道:“父皇呀,您可來見兒臣了,我真以為再也見不著您了呢!”皇帝難得露出感動之色來,說道:“這不是見到了嗎,你有什么話要說,就告訴父皇,當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廢太子似乎想要開口,可是一開口便是一陣猛烈的咳嗽,九公主生怕皇帝厭惡,連忙拿出一塊自己的帕子去替他遮掩著,誰知一團烏黑的血從他的喉嚨里噴了出來,沾染了那帕子,將一朵紅梅染成漆黑的顏色。九公主雙腿發軟,驚呼道:“父皇,您看,太子哥哥他**了!”

        在場有眼睛的人全都看到了,陳院判搖了搖頭,太子這是已經毒氣攻心了,怕是沒多少時辰可以耽擱。

        皇帝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舐犢之情,面上露出哀傷之色。

        廢太子勉強止住咳嗽,卻道:“兒臣不知道當時究竟是誰在背后設計……真的不知道……”剛剛說完一句話,又吐出一口黑血來,皇帝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兒子,說不出一句話來。

        柔妃連忙道:“陛下,還是趕緊讓太子下去治病才是!”

        皇帝這才如夢初醒,道:“陳院判,交給你了,一定要想法子治好太子!”陳院判頭上冷汗都出來了,他是大夫,不是神仙,哪里可能救得活一個毒氣攻心的人呢?但在皇帝面前,他半句話也不敢分辨,趕緊讓人抬著太子離去。

        皇帝目送太子離開,猛地回過頭來,盯著張德兒:“你們是怎么照顧的,太子哪里來的毒藥?!”

        張德兒滿臉淚水,控訴道:“陛下,奴才從八歲就跟在太子身邊,太子吃什么喝什么奴才都是經手的,可是關在別院里這半個月來,吃的飯菜都是腐壞的,變質的,太子從小是錦衣玉食長大的,哪里受得了這些。更何況乳娘被趕走之后,蔣庶妃只能自己照顧皇長孫,但孩子想要喝一碗米湯都必須太子用自己身上的玉佩來換,太子何等的人,怎么能不生氣、不傷心呢?奴才為此,曾經多次向那些護衛苦苦哀求,換來的便是一頓拳打腳踢!您看!”他把袖子全部卷起來,只見到身上傷痕累累,十分可怕。

        看到那些猙獰的傷痕,九公主嚇得倒退了半步,李未央一把扶住了她,長長的睫毛垂下,掩住了眸子里的情緒,聲音很低:“公主小心才是。”九公主愣了愣,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張德兒果然是太子身邊忠心耿耿的小太監,他還在繼續往下說:“一日三餐吃的都是餿飯,這也就算了,那些人還敢從中克扣,借機敲詐!太子和蔣庶妃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被他們騙走了!有一回太子實在無法忍耐,讓奴才領了當初陛下賞賜的一只扳指去找他們,求他們放了奴才出去,借口去買點必需品回來,他們倒是放了人,卻硬生生地搶走了奴才身上的一百個錢。太子說過,買東西是假,求情是真,讓奴才一定要想方設法見三皇子殿下,求他幫幫忙,開口讓別院里的看守行個方便,咱們的日子也能好過一點。其實三殿下是主子,又正得寵,說句話就能讓咱們的日子好過許多,也算全了兄弟之間的一點情分。奴才見太子報了全部希望,便上門去了。”

        說到這里,拓跋真的面色已經變了,他根本從來沒見過張德兒上門來尋求幫助——

        張德兒眼淚巴拉巴拉地掉,哀戚道:“奴才到了三皇子的府門口,可惜身上沒有半點銀子,也沒法子證明奴才的身份,只能在門口守著等候,一直等了四個時辰,才把一輛馬車等回來。可是那些護衛根本不讓奴才靠近,奴才不得已,只能大聲喊,卓然求見!這卓然,是太子殿下的字!三皇子一聽,必定就能知道,可馬車里沒反應,奴才便又喊,三殿下,廢太子求見——可惜馬車硬生生從奴才身邊駛過去,根本沒有見到三殿下不說,奴才還被那些看門的護衛打得皮開肉綻,那些人還嘲笑奴才說,莫說你是假的,縱然是太子真的來了又如何,不過是個廢人,就該有多遠滾多遠,不要讓那霉氣染了三皇子府!”

        拓跋真臉上終于露出驚恐的神情,立馬跪倒在地,面上無比震驚道:“父皇,兒臣從來沒有向人說過這樣的話,更不知道這奴才是何時去尋找過我啊!”他下意識地看了安國一眼,卻見到她面色極為難看,心中一瞬間閃過一個念頭。安國公主自從太子被廢了以后,一直強烈反對自己再和過去太子那些臣子們來往,對于上門來求情的,一概都是打了出去,借以劃清界限。這樣說,分明是安國公主故意使人羞辱張德兒……這個該死的女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安國公主沒想到事情會越牽扯越嚴重,她更加不明白,本來只是好端端的來參加皇后喪禮,怎么會先是自己被人發現了石女的身份,再是牽扯出陷害太子的事情,接著又是太子服毒,現在太子府的奴才還控訴三皇子在背后羞辱太子,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有一雙手在推動……不錯,當初她在馬車里聽到廢太子身邊的人找上門來,立刻便覺得拓跋真應該離這些人遠一點,尤其是要在皇帝發怒的時候和廢太子劃清界限才是!所以她才吩咐那些人痛打了那奴才一頓!但——說要和廢太子斷絕往來的不正是拓跋真嗎,她這樣做又有什么錯?!皇帝之前明明恨透了廢太子啊!怎么一轉臉就要為他主持公道了呢?

        李未央心頭冷笑,面上卻眉目彎彎十分柔和的模樣道:“你這小太監,真是滿口胡言亂語!三殿下和太子兄弟情深,他剛才又說自己一直關懷太子的生活,你說的這些,豈不是胡說八道嗎?是不是有人教唆你這樣,借以來誣陷三殿下?”

        張德兒又給皇帝叩頭,因為太過用力,額頭上都是鐵青一片:“奴才若是有半個字的謊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若是陛下不信,大可以去三皇子府審問那些護衛!”

        “你才是滿口的胡言亂語!父皇才不會聽你的!你這是跟人勾結好了來陷害我們!你可小心你的性命!”安國公主立刻反駁道,可她的心里卻很緊張,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緊張。她隱約覺得,自己的秘密暴露,與拓跋真陷害太子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張德兒冷哼一聲,道:“三皇子妃,奴才是個閹人,又沒有家小,你不用嚇唬奴才!奴才生來就是伺候太子的,看著太子被人逼成這個樣子,奴才心里早就情愿豁出性命來告狀了!”

        安國公主勃然大怒:“你再不住口,小心我——”

        李未央微笑,那如琉璃般的漆黑眼珠瞅了瞅安國公主,道:“三皇子妃,小心你做什么?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陛下面前也容得你這樣放肆么?”

        皇帝的眼睛冰冷地看向安國公主,安國在那一瞬間被這陰冷的眼神望著,幾乎啞然。要是現在是在越西,她根本不用受這種窩囊氣,可現在這局勢,她自己也知道,根本輪不到自己再開口,更別提威脅那太監。

        “太子到底是怎么瘋的?”柔妃溫和地問道。

        張德兒擦了眼淚,臉上露出愧疚至極的神情:“都是奴才不好,奴才將在三皇子府門口聽到的那些話全都告知了太子,太子卻堅持不肯相信,他說三皇子是他的兄弟,向來最支持他,是他最信任的人,怎么會對他棄之不顧呢?太子心眼實誠啊,他哪里想到,若是三皇子有心,怎么會一次都不肯上門呢?甚至連奴才主動找上門去,他也視若無睹?這分明是落井下石、見利忘義的小人!奴才這樣說,太子便極為生氣,許是想不開——”

        拓跋真完全明白過來,一顆心緩緩、緩緩沉到了谷底。原以為李未央陷害太子、打擊自己便己經是殺招,不成想自己根本想錯了!這是一出連環計!李未央先是設計了太子和張美人,逼得皇帝廢了太子、氣死皇后,再是在喪禮上不知道使出什么手段害得安國公主受到驚嚇,然后利用柔妃的嘴巴來揭破安國與護衛有染,還故意留下了安神香這樣的破綻,借由錦兒重新牽扯出太子被廢一案!等到皇帝宣召太子,故意弄來慘兮兮的太子和義憤填膺的小太監張德兒!

        這太子明明都服毒自盡了,怎么還留下了一口氣?!這小太監又這么一副忠心為主的樣子!不,或許這個小太監根本是早已被李未央收買,故意演出三皇子府門口那一幕!這一切,都是要讓皇帝相信,陷害太子的人就是他拓跋真!讓皇帝以為他是故意做出一副偽善的樣子替太子求情——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卻是真正的一箭三雕!

        ------題外話------

        單位到了年終特別的忙,每天晚上都是九點以后才到家,還一個字都沒寫,留言也來不及回復了。今天更新少一點,大家著急可以過兩天來看,>_<,

        大家總是問很多問題,比如安國為什么不是陰陽人,再說一遍,石女設定關系到接下來的情節,以后有問題不用著急,往下看才能得到答案(ˇ&717;ˇ)~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百人二八杠麻将游戏下载 幸运28如何刷大量流水 万汇娱乐棋牌 时时彩后三乘以0.618 九號彩票 球探比分网 KU娱乐 重庆时时生肖彩三星走势图 赌场里的限红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群 重庆时时稳赚计划 重庆时时龙虎和微信 北京pk10违法吗 极速快三开挂软件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龙虎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