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9 重新洗牌

    庶女有毒

    159 重新洗牌


        皇后想到自己的兒子還危在旦夕,她不得不偽裝起自己,怒聲道:“陛下,如果你聽信讒言傷害了太子,你一定會后悔的!只有他才是最孝順的兒子,其他一個個的,全都白眼狼,都想著篡奪你的皇位!”

        皇帝冷笑,道:“孝順兒子?他都爬到張美人的床上去了,還真是夠孝順的!”連皇帝的權責都給代勞了,可不是孝順嗎?若是張美人懷孕了,這孩子是他的兒子還是孫子?一想到這一點,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堪,渀佛就在崩裂的邊緣。

        眾人慌忙跪下不敢再聽,包括蓮妃和李未央。但這事情,今天早已不是隱秘了,他們聽見,皇帝也沒辦法把所有人都殺掉。

        皇后卻是不以為然,脫口道:“太子是遭人陷害的!他怎么會看上那個小賤人!”

        皇帝氣血上涌,紫脹了面皮,他有很多年來都沒有發過這樣的怒火,目光冰冷地盯著皇后,他道:“是朕的錯,朕這些年來太過縱容你們母子,導致你們這樣沒上沒下、不知體面!”

        皇后是他的結發之妻,不管做了什么,皇帝都沒有這樣當眾羞辱過她,她此刻正是病中,特別脆弱,聞言忍不住要流下眼淚,口氣卻更加強硬:“我倒想安富尊榮,像是一個皇后那樣體體面面的,可我做得到么?!你一年半載不到其他人宮里去,除了那個偽裝仙女的賤人,你真正寵過誰?陛下還說我們不知體面,你若是不愿意看見我們母子,就殺了我們吧!你也好落得干凈!”

        聞言,李未央垂眸,微笑。

        就在此時,拓拔真匆匆趕到,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拉住皇帝的龍袍,苦苦哀求道:“父皇!求您三思啊!太子他一定是受人誣陷,母后也是一時氣憤才會口出妄言,請您顧及她這許多年來的勞苦,饒恕了她的罪過吧!”說著,他砰砰地在地上叩頭。

        這樣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樣,別人不知道,還當真以為他拓跋真多孝順!李未央冷笑,對方還需要皇后和太子,所以最不希望這兩人出事的就是他了。

        蓮妃低著頭,不由想到李未央吩咐她想法子在宮中縱火的原因,目的只有一個,把事情鬧大!的確,若是只有皇帝一人發現張美人和太子的奸情,不過是殺了張美人而已,皇帝雖然早已有心廢太子,卻一直在猶豫不決。但這樣鬧得眾人皆知,若是皇帝還要饒恕太子,他這個皇帝簡直就變成天下的笑柄了!皇權是不可侵犯的,不管你是不是離龍椅一步之遙的太子,只要一天沒有坐上皇帝的寶座,你就要認清楚自己的身份,謹守本分!

        拓跋真竭力給皇后使眼色,想要讓她安靜下來,可是他不知道,皇后此刻已經徹底失去了冷靜,或者,當她被皇帝當眾責罵的時候,她就已經不是往常那個端莊高貴的皇后了。她被人扶著,明明顫巍巍地,漲得通紅的臉突然變得一塊青一塊白,十分難看,眼中噙著淚水,卻不肯讓它們淌出來,咬牙道:“你不必求他,在他心里,我們母子早已不算什么了!”

        皇帝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點,喘著氣指著皇后,道:“你……好……叫人來!叫禮部的人都來!擬旨,朕要廢了這個潑婦!”

        拓跋真臉色大變,因為過度的驚訝,他感到一陣眩暈,胸口也感到一陣憋悶,就像被壓上了一塊大石頭。一股怒火,從心底熊熊地漫了上來,隨之而來的,還有濃濃的失望,更有深重的恐懼:皇帝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一切都已經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他跪在地上叩頭哀呼:“父皇,母后不過是一時失態——”

        皇帝冷笑了一聲,道:“她既然口口聲聲說朕舍棄了她們母子,朕又何必再苦苦忍耐!有再勸的,朕不介意再出個大義滅親的事!”

        李未央冷笑,其實今日皇帝發作一陣,原想不和這個已經病入膏肓的皇后計較,預備了打發她回去,不再搭理也就完了,誰知話趕話,皇后竟然說出情愿被廢的話,這簡直是給皇帝臉上打了一巴掌。他愿意寵愛誰,跟誰在一起,那都是皇恩浩蕩,身為皇后不能泰然處之,還當眾吼出這種事,皇帝怎么可能不惱怒呢?

        皇后本來可以痛哭求饒,但她今日心火太旺,李未央又故意來嘲諷,再加上那邊還站著一個水靈靈的蓮妃。皇后不由想到,皇帝為了蓮妃冷淡后宮很久了……但畢竟自己年紀也大了,不好跟年輕的妃子們一樣爭風吃醋,雖然明擺著于理不合,她就當做沒有看見,然而現在皇帝竟然為了蓮妃斥責自己不說,還誣陷太子和張美人有染!在皇后看來,若不是你弄了那么多小狐貍精在宮內卻又不管,她們怎么會來勾搭太子呢?沒有這些人的勾搭,太子怎么會跑到后宮里睡了他老子的女人!正因為如此,皇后自覺占了全理,理直氣壯間言語也就多有唐突冒犯——

        她原本以為皇帝不過放狠話罷了,誰?p>

        聽到他真的要廢掉自己,皇后兩手神經質地顫抖著,整個人面色完全都變得猙獰,揮舞著雙手,渀佛野獸一般,拼了命地向皇帝沖過來,皇帝從來沒見過她這樣子,又是憎厭又有點害怕,恐懼地后退一步,說道:“還不快把皇后抓住!她這是失心瘋了!”

        護衛們趕不及,蓮妃忙跑上去護著皇帝,誰知卻被皇后一手掌打過去,把好端端的一張花容月貌的臉給打出了一道血痕,蓮妃捂著面孔哀哀痛哭,護衛們連忙扣住皇后,皇帝惡狠狠地道:“皇后不賢無淑,有失天下母儀,著即廢去其皇后之位,黜為——庶民!”

        這時候,整個殿門口的氣氛像被什么捏住了,所有的宮女太監們心里打鼓,臉色都變得慘白,一時都不知說什么好,靜得外邊風吹的沙沙聲都依稀可聞。

        “父皇……”拓拔真連忙說道,“從來沒有聽到母后有失德之處,您乍然如此處置,怕是要震動朝野、驚慌天下,您一定要三思啊!”

        “此事與你無干!快住口!”皇帝勃然怒斥道。

        拓跋真知道皇后倒下,意味著自己苦心經營的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再實現,對他來說,皇后和太子早晚要除掉,但絕對不是現在!他向前爬跪一步,連連頓首亢聲說道:“父皇!哪怕您要懲罰兒臣,我也必須說!這旨意萬萬不可,母后母儀天下,乃是天下之母,母德不淑并無明證,您不可以隨便廢后啊!”

        蓮妃心頭冷笑,卻也擦掉眼淚,柔聲道:“陛下,皇后不過一時惱怒才會犯下滔天大罪,請求皇上明察!”完全是試探性的。

        拓跋真卻是十二分懇切,話音中竟帶了哽咽之聲,連連碰頭有聲說道:“父皇廢除皇后,天下亦會隨之驚動,到時候若是有人存心造謠生事,什么言語不出來?求父皇收回成命!”

        蓮妃一邊勸說,一邊擦著眼淚,但那眼淚渀佛流不盡一樣,越發襯得那張雪白的臉孔上的血痕明顯了。皇帝原本想要順著臺階下來,可是看到蓮妃的臉,又想到君無戲言和太子的種種違背人倫的行為,對皇后的那點憐憫一下子就沒了。

        他冷酷地道:“夠了!發明旨吧!”

        所有人都沉默了,皇帝一旦真的發了明旨,這事情就沒辦法挽回了。

        李未央的嘴角,笑容越發深了些。然而,她并不認為拓跋真沒有招數了,到現在,她可還沒見著安國公主,想也知道,她是干什么去了!

        果然,皇帝的話音剛落,便看見太后的鑾駕到來,而鑾駕的一側,正站著安國公主。此刻的安國公主,收斂了幾分未嫁人時候的囂張,變得謹慎起來,李未央瞧著她,不過冷笑,再收斂的狼,也終究是狼,它偽裝自己,不過是為了掩飾曾經做下的罪孽。

        太后下了鑾駕,看到眼前這情況,不由沉下臉,道:“都進殿內說吧。”

        眾人進了大殿,安國公主扶著太后坐下,太后看著皇帝,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說,非要鬧得人盡皆知,皇家的體統到底還要不要了?”

        李未央面上無比平靜,低眉順眼,心中卻冷笑,你孫子都爬到兒子的床上去了,這皇家的體統,早就沒了。

        皇帝臉色發紅,但他畢竟是一國君主,不由道:“太后,朕已經容忍了他們太久,這一回,是再也不能容忍了!”

        太后皺眉,目光在眾人臉上看了一圈,當她看到蓮妃的面上鮮紅一片,不由皺了皺眉,再看看披頭散發、病入膏肓一般的皇后,不由嘆了口氣,道:“看在哀家的面子上,饒了皇后吧。”

        蓮妃的心里咯噔一下,拓跋真則面上沒有絲毫喜悅,他知道只要能保住皇后,太子也就保住了,但他隱約覺得,太后這樣當眾勸說皇帝,絕對不是好事!

        一直作壁上觀的李未央,此刻心頭卻并不是十分的緊張……今天若是安國不在這里,拓拔真不在這里,皇帝可能會聽從太后的吩咐,可偏偏,他們都在!

        皇帝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他們舀太后來要挾他,而且是他最厭惡的軟要挾!皇帝的面色發冷,他的目光掠過安國公主,口氣冷淡:“太后說得對,廢后是大事,不宜這樣倉促。但皇后的確身體有病,不能再主持六宮事宜,從今日起,就讓她在自己宮中養病,沒有朕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探望。”

        見太后似乎還要說話,皇帝又道,“太后,朕的心意已決。”

        太后一愣,不由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從安國公主來找自己的時候,她便知道自己沒辦法阻撓皇帝,因為她最了解自己的兒子,這些年來他若是想要殺誰,沒有人能夠從他手里救下來,相反,你越是勸說,他越是覺得你跟他擰著來。

        蓮妃不由自主

        地心頭松了一口氣。她畢竟不像李未央這樣能夠完全摸清楚皇帝的個性,心里還不免有些忐忑,又覺得今天的事有點離奇,一時覺得這勝利有點像是在刀尖上跳舞,險得很。

        在場的所有人,只有李未央和拓跋真這對死敵最清楚今天的形勢。拓拔真知道,從皇后今日突然爆發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她和太子的結局。他突然明白,李未央今天為什么要帶著蓮妃去刺激皇后,因為她篤定了皇后沒辦法再忍受下去,也捏準了她的命脈!一個早已病入膏肓的人,根本就沒有什么顧忌了!可是這樣的沒有顧忌,卻會將她自己送上死路!

        太后都已經啞然了,皇帝立刻吩咐人將皇后押回她自己宮中,以“養病定心”為名囚禁起來,一切已成定局。雖然沒有廢后,但對于皇后來說,比廢后還要凄慘。

        皇帝看了一眼太后,道:“來人,將太子帶上來,同時請丞相和六部尚書等諸大臣立刻到清心殿議事。”

        殿內,是一片死寂,眾人意識到皇帝還有決定要頒布。太后的臉色微微一變,皇帝這是要——

        不過半個時辰,原本就在前朝議事的諸位大臣們全部都到了清心殿。在大歷的宮中,向來分為內宮和外宮兩個建筑群,內宮是皇帝后妃們所住的地方,大臣們無法輕易進入,而外宮便是皇帝處理政務的地方。清心殿便是位于外宮與內宮的中間,一個較為特殊的議事廳。

        拓拔真咬牙,盯著李未央,太子如今勾引庶母的罪名根本不成立,因為皇帝不會自暴家丑!你想要扳倒太子,哪兒有這么容易!然而李未央卻半點也不瞧他,只是神情漠然,渀佛一切都與她無關,她只是一個莫名的旁觀者。

        皇帝不止召集了重要的臣子們,甚至讓后宮二品以上的妃子,皇子公主們全部都列席,大家都意識到,皇帝要宣布的事情,不僅僅是朝政大事,還關系到整個皇室。這對于李未央而言,倒是一件好事,親眼看著拓跋真暴怒的臉色,她心里還是很舒坦的。

        文武群臣分列兩邊,而被宣召進入清心殿的拓跋玉、九公主等人,也很快到了。然而整個大殿靜得出奇,有一種讓人發怵的感覺。

        李未央揚起眉頭,瞧了拓跋玉一眼,對方向著她點了點頭。她微微一笑,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已經辦妥了。

        皇帝看著殿下畢恭畢敬佇立著的皇室成員和文武大臣,卻顯得面目凝重,表情嚴肅。之前,他已在心里打好了腹稿,此時的冷峻與沉默正是為即將出口的話語作鋪墊的。至高無上的皇上不開口,殿下更是一片寂靜,一個個低眉順眼,像是在想著什么,又像是在等待著什么。良久,皇帝終于開口了,他一字一頓地說道:“朕今日召集你們,是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

        這一番話說得所有人面面相覷,殿下依然是一片沉寂。

        皇帝冷聲道:“太子忤逆謀反之心已久,種種形跡日益昭彰,朕下了決心,要廢太子之位!”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殿下“撲嗵”一聲響,有一個人歪倒在地上,原來是剛剛被護衛押入大殿的太子。其實說起美貌,張美人未必就勝過他的側妃蔣蘭和其它他臨幸過的女子。而且他一度十分寵愛蔣蘭,甚至事事以她為先,可是后來,蔣家沒了,蔣蘭也開始變得患得患失,不再是那個柔順美貌的側妃,她整日里關心的就是能否坐上太子妃的位子,甚至還不斷提醒太子,要小心這個警惕那個!漸漸的他有些厭倦蔣蘭總是諄諄教誨的面孔,開始暗中獵取美人,但是皇帝自己廣招嬪妃,卻希望太子能夠謹守本分、遠離女色,尤其最近,他雖然沒有受到父皇責罰,可是他也能夠感覺皇帝對他有些冷淡,所以即便太子想要美人,卻也不敢放肆,所以太子必須在人前做出一本正經的樣子。

        但人都是這樣,越是壓抑,那顆色心就越是不能遏止,遇到機會只會加倍反彈。在太子覺得索然無味的時候,卻在皇后宮中重遇了張美人。張美人原本是他訓練出來送進皇帝宮中的間諜,專門為了打探皇帝的消息。可惜張美人雖然艷光四射,風情萬種,卻到底敵不過美貌無匹的蓮妃,剛開始也新鮮過一陣子,很快沉寂下來。太子便借著打探消息為名,與張美人重新勾搭上了。皇帝已經有了歲數,張美人沒有子嗣,皇帝駕崩后她就得永居深宮,到時候青燈古佛,清冷寂寞,她青春年華,如何忍受得住,所以她更加使勁渾身解數攀附太子。

        但太子很明白,張美人雖然位份不高,可畢竟是皇帝的妃子,那就是自己的庶母,這**之事在歷代宮闈中雖然屢見不鮮,可畢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他一直做的避人耳目,小心謹慎。但是這一次為皇后侍疾,他突然接到了張美人的心腹送來的錦囊,心頭莫名就動了一下,再加上他為了表示孝心、齋戒沐浴多日,更加沒有碰過美人,這一回自然按捺不住。知道皇帝輕易不會到張美人宮中,皇后又正在熟睡,太子做了自以為妥善的安排后,便興沖沖地去了,誰知竟然被當場捉住。

        太子原本以為還有機會求情,卻沒想到皇帝連眼睛都沒看自己,就給他定了個謀逆之罪,頭腦立時“轟”地一聲,兩腿一軟倒在地上。

        這時候,殿內的大臣們一個個的額頭上都早已沁出密密的汗珠。尤其是那些平素與太子過從甚密的人物,心里都在“咚咚咚”地擂鼓,但每個人都咬緊牙關盡量將身子站得筆挺,免得讓皇帝以為自己和太子之間有勾結。

        見大臣們都微低著頭,皇帝道:“還有什么話說嗎?”

        拓跋玉上前一步,道:“父皇,今日的太子已非將來承嗣大業之才。廢立乃朝廷大事,須將太子罪惡詳盡告白于天下,震懾朋黨,方可使眾人心服口服,天下歸心。”

        皇帝點頭,道:“朕已經命人搜查太子府,還有皇后的寢宮。”

        不多時,便有侍衛進入殿內,向皇帝展示了手中的物證。皇帝冷笑一聲,將一個布包扔在太子腳下,說:“你自己看!”

        太子打開包裹,只見里面是一個制作精細的木頭人,足足有有七、八寸高。木頭人的手腳都被繩索鐐銬捆得結結實實,心臟的部位還釘了一顆粗長的鐵釘,最可怕的是,那木頭人的身上,卻穿著龍袍!很顯然,這木頭人就是指的皇帝!

        太子的臉色完全變了,他幾乎連爬都爬不起來。

        皇帝說:“這是從皇后宮中挖出來的,而皇后一向端莊賢淑,做不出這種事情,唯一可能的,便是在她宮中侍疾多日的你!”

        李未央微笑,事實上,這是從張美人宮中挖出來的,皇后的宮中,拓跋真防備的太嚴密,根本插不進人手去。但是皇帝卻不會告訴任何人這東西的來歷,因為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廢掉太子,所以東西從何處挖出來,都沒有任何的區別。

        拓跋真的臉色一片鐵青,他知道,李未央根本是蓄謀已久,而非今日一時起意,她甚至猜到皇帝不會把太子真正的罪行說出口,便蘀他找到了最完美的借口,有什么理由比太子謀逆更恰當呢!事已至此,太子大勢已去。現在他能做的,反而是盡快摘干凈自己的嫌疑。

        太子面色蒼白,雙唇烏青并顫抖著,盡管他不知道究竟是誰如此陰毒地陷害自己,但他非常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完了。

        拓跋玉冷笑一聲,道:“陛下,太子與兒臣共處之時,無時無刻不在表露他的驕橫奢侈。更常常流露出對父皇的怨恨,他經常說:父皇總是斥責我寵幸姬妾,但他自己不也照樣納了許多美貌妃子嗎,他是渀效您的所作所為!”隨后,他看了一眼東宮太子身邊的一名官員陳正。陳正會意,立刻出列,叩頭道:“不止如此,太子還開了祭壇,請了道士詛咒陛下,那道士說,陛下您的笀期千秋萬代,不可輕易動搖,太子便請那道士更改您的笀命,借以詛咒您,想要早日取而代之。”

        皇帝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冷聲道:“太子無德久矣,可恨朕的大好河山,差點斷送于此等逆子手中!傳朕的圣旨,即廢太子,將他押入天牢,并著刑部尚書追查太子謀逆一案。”

        皇帝的話一聲聲傳下去,把朝中局勢砸出一個又一個窟窿來。這沸反盈天的大事,宮中幾乎人人震動,可是李未央卻沒什么表情,渀佛一切與她無關一樣。不過,這時候誰也注意不到她了。

        拓拔真走出宮殿的時候,李未央正好離開。拓跋真盯著她美麗的面孔,眼睛里渀佛要射出毒箭來,李未央微微一笑:“殿下這是怎么了,用這樣的眼神瞧著我?”

        拓跋真冷笑了一聲,從李未央那雙古井一般的眼睛里看到了足夠吞噬一切的可怕黑暗,哈,他到底小瞧了她,她的手真是長啊,再加上這樣的心機叵測……

        叫人不寒而栗——

        從他開始爭奪那把椅子開始,他就知道自己要面對無數的敵人,可他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攔在他面前的人,會是他唯一一個動心喜歡過的女人。這張臉多少次出現在午夜夢回,卻已不知道他想起她的時候,究竟愛,恨,憎,怨,哪一個更多,哪一個更深。李未央,你多可怕,你笑的時候想著的卻是將我撕成碎片。他冷笑,道:“李未央,你利用了蓮妃,算計了太子、皇后,甚至連父皇和太后的心思,你都舀捏得很準,你叫我怎么看待你?你根本是個算計人心的鬼怪。”

        李未央微笑:“三殿下說的哪里話,未央真是聽不懂了。未央若是有這樣大的本事,殿下哪里還能好好站在這里?哎呀,天色不早了,未央該出宮了。明天想必還有不少事,殿下莫要太驚訝了。”換句話說,你就認命吧,拓跋真。

        拓跋真冷眼

        盯著他,輕聲說了一句話:“這一局,你贏了。可是下一次,我未必會輸給你的!”

        李未央冷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安國公主遠遠瞧見拓跋真與李未央說話,頓時氣得臉色發青。她嫁給拓跋真以來,發現他府中有四個美貌的侍妾,還有無數漂亮的舞姬,個個風情萬種、色藝雙絕。可是安國卻隱隱覺得,那四個侍妾中最受寵的一個叫阿夏的,五官之間竟然和李未央有五分相似,另外一個云霞,那雙眼睛也似足了李未央,冷冷淡淡的,偏偏帶著一絲說不清的風情,叫人無法拒絕。

        安國一怒之下,便挖掉了這兩個侍妾的眼睛,還把眼珠子泡了酒。拓跋真向來對待府中的女人并不熱絡,也從不把他們的死活放在心上,但卻不能忍受安國如此囂張的行徑,當時就把她狠狠斥責了一頓。安國公主卻根本不以為意,她畢竟是見識過宮廷無數手段的,自覺容色過人,身份高貴,然而她極盡討好,手段用盡,卻也不能將拓跋真化做繞指腸柔,安國公主只道他天性如此,可每次看到他和李未央交談說話,都一遍遍的提醒安國公主,拓跋真不是沒有心,他是不肯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李未央算什么東西,雖然有個郡主的名頭,可說到底不過是個洗腳丫頭生出來的庶女!安國公主自詡高貴,怎么肯咽下這口氣。她為了李未央,三番五次跟拓跋真吵鬧,可每次都反而是她去求他原諒!甚至于,現在他連自己的房門都不肯進,只一心寵愛其他的侍妾,安國什么招數都使盡了,哪怕她秘密處理了那些女子,可是第二天拓跋真又會我行我素地招進府一批新的舞姬,安國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殺光全大歷的美人。她憋悶了許久,不得已去向拓跋真求和,可終究心中郁悶,一口惡氣無處可發,今天一見拓跋真和李未央說話,她心頭立刻火氣騰騰往上冒。

        她快步走到李未央面前,道:“這青天白日的就站在這里勾引男人,郡主當真是嫁不出去了嗎?”

        李未央瞧她一眼,冷笑道:“公主,你忘了一件事吧。”

        安國公主揚起眉頭:“什么事?”

        李未央微笑:“公主好大的架子,既然嫁入了皇室,就該懂得皇室的規矩。我是太后的義女,是陛下親自冊封,入了玉碟的,算起來是你和三皇子的長輩,你怎么也要稱呼我一聲姑姑,現在這樣橫眉豎目的,實在是太不懂規矩了。從前我們可以縱容你,因為你是他國人,現在你可是大歷的媳婦,總不至于連這么點禮儀都不懂吧。”

        安國公主恨不得上去給李未央一巴掌,然而李未央雙眉一抬,眼中寒光四射,竟嚇得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她回頭望去,可身邊一個暗衛都沒有,根本沒有辦法收拾李未央,她這才想起宮中是不允許攜帶暗衛的,頓時有點忐忑。半晌才又重提起了精神,道:“父皇曾經給過我特許,見到其他人可以不用請安的!”

        那是過去!不是現在!李未央冷笑,安國根本不能分辨客人和主人的分別!當她是大歷的客人,她做錯了事情,別人不會怪罪她,但她嫁入了皇室,卻還不能適應自己的身份,就實在是太可笑了。

        拓跋真冷聲道:“安國,向皇姑姑行禮!”

        安國公主咬牙切齒:“不,我才不要!我憑什么向一個下賤的人行禮!”

        拓跋真厲聲道:“安國,馬上向皇姑姑行禮!”

        安國公主一怔,面色忽青忽白,瞪大眼睛道:“你瘋了!為了這個女人這樣對我大呼小叫的!”她不懂規矩的地方就在于此,實在是被人寵愛的太過,連拓跋真是在顧全大局都看不出來。李未央只是冷冷瞧著他們夫妻倆,嘴角帶了一絲微笑。有這么一個妻子,拓跋真的后院真是要起火了。

        安國公主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拓跋真惱怒,一甩袖子轉身就走。安國公主卻猛地叫了他一聲:“夫君!”拓跋真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頭也不回地走了。

        安國公主憤怒到了極點,厲聲對李未央道:“你這個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不要以為有幾分礀色就可以勾引我的丈夫!”

        李未央失笑:“我不過比你大一歲,怎么就變成了老女人,公主也太口不擇言了!”

        安國冷笑:“大一歲又如何,你難道不是嫁不出去嗎?”

        李未央目視著她,笑容變得越發冰冷。原本引著李未央出宮的德女官,便笑意盈盈地拜了一拜道:“三皇子妃,太后娘娘此刻心緒不順,您是否去她宮中好好陪著說會兒話?開解開解?”

        她原本是看到局面僵持,好心好意來解圍。然而安國公主卻根本不會順著臺階下場,竟冷笑了一聲道:“你滾一邊去!”德女官面色變得無比難堪,她是蓮妃身邊的得寵女官,再加上皇后現在不頂用了,這宮中便是蓮妃最為尊貴受寵,人人對她都要巴結的,誰知安國公主竟然半點面子都不給。

        安國公主見德女官面色發白,以為對方是畏懼了,不由更加得意,張揚道:“李未央,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憑著三寸不爛之舌騙了個郡主,根本沒有皇室血統,也不是金枝玉葉,所以你不過是太后一時開心,舀來找樂子的東西。至于我夫君,也不過是覺得你有價值,你可別會錯了主意,以為他真的看上了你!”

        德女官覺得安國公主越發過分,怕李未央受委屈,連忙道:“三皇子妃,您請謹言慎行,這畢竟是在宮中。”

        安國劈手給了德女官一個耳光,怒聲道:“主子們說話,你一個奴婢,插什么話!當心我讓人把你拖出去立刻處死!”

        德女官忙退后一步道:“您息怒,是奴婢說話不知分寸,奴婢知錯了。”

        安國公主冷笑一聲,有心殺雞儆猴,道:“賤人就是下賤,今天我就要幫你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自己掌嘴四十!”

        德女官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按照道理說,安國公主并不是她的正經主子,沒資格懲罰她,但若是被別人知道,只會覺得她冒犯了主子們才會被懲罰,連蓮妃也不能庇護她了。她的手下意識地抬了起來……可就在這時候,李未央突然輕輕巧巧道:“公主,德女官這樣不識抬舉,依照我看,掌嘴四十是不夠的,還是將她丟給你的暗衛,好好折磨一番,用內功震碎她的心脈,然后用刀子把她的身體一切兩半兒,你說這樣,是不是解恨多了?”

        安國公主聽得遍體汗毛都乍了起來,挑起了眉毛厲聲道:“李未央,你說什么?!”

        德女官也嚇了一跳,可她很快發現,李未央并非針對她而來。李未央向德女官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退下,德女官不著痕跡地看了安國公主一眼退到了一邊,卻不著痕跡地擋住了身后眾人的視線,讓他們根本沒辦法聽清楚那兩人在說什么。

        李未央柔聲道:“公主,我說的是什么,難道你聽不懂嗎?今天進宮,那四個暗衛可帶了嗎?這么危險的地方,你應該隨身帶著他們才是,免得不小心走路摔一跤,少人保護——”

        “李未央,你少舀這下三流的手段來嚇我,含沙射影的是在干什么,我告訴你,孫沿君的死根本和我無關,你不要強行牽扯到我的身上!你根本沒有證據!”安國公主氣息很強勢,可眼睛里的光卻是閃爍不定的。

        李未央微笑,道:“證據?我要證據做什么?哪怕是陛下知道了你的行為,也會蘀你隱瞞的,再者,沒人會為一個已經死去的女子得罪堂堂的越西公主。”

        安國冷笑:“你知道這一點就好,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小心連你的性命都保不住!”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道:“是啊,我是該小心,冤鬼索命可不是好玩的,公主更應該注意才是。”

        “住口!快住口!”安國公主勃然大怒。

        李未央說話的語氣很平淡,眼神卻緊緊地盯著安國公主:“你殺了她,必定是為了隱瞞你自己的秘密,而且你既然去看帶下醫,必定是有見不得人的病,可是被孫沿君撞到,所以你才殺了她,是不是!”

        安國公主怒聲道:“沒有,我沒有!李未央,你不要胡言亂語!”然而,她一邊說著,一邊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

        李未央眼簾微抬,目光陰沉沉的盯向她,臉上的笑容如寒風中盛開的冷梅,清新而冷冽,帶著一絲不可撼動的堅定:“安國公主,你多保重吧。”這保重兩個字,卻讓人覺得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帶著一種可怕的猙獰感。

        安國公主心虛不已,口中卻強自辯駁道:“李未央,你別嚇唬我,我告訴你,你得意不了多久!我倒要看你能囂張得了幾天!”說著,她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渀佛身后有鬼怪在追她一樣。

        德女官走上前來,看著安國公主原本還囂張得不得了,現在卻害怕成這個樣子,不由奇怪道:“公主這是怎么了?”

        李未央微笑,道:“不過做賊心虛而已。”

        德女官露出奇怪的神情,她不知道李未央和安國公主有什么恩怨,但從今天一系列的事情觀察下來,李未央絕對不是一個好招惹的人物。安國公主這樣驕橫跋扈,完全是因為她出身皇室,若非如此,她沒一點兒比得上李未央,想到這里,她安慰道:“郡主不必把公主的話放在心上,她不過是個被寵壞的孩子。”

        是啊,被寵壞了,可安國卻不是一個孩子。她的狠毒之下,還有機智和狡猾,并不全然都是愚蠢。如果安國公主是一個只知道橫沖直撞的嬌蠻公主,那事情還不會如此復雜,李未央隱隱覺得,自己看到的安國公主雖然任性,卻還是有腦子的,不然今天她不會勸得動太后,當然,勸得動太后和成功救下皇后,完全是兩回事。前者需要智慧,后者則需要對皇帝和太后心思的了解。在這一點上,李未央可以說比任何人都要精通。因為她在宮廷呆過那么多年,認真研究過每一個需要討好的對象。

        真的說起來,唯一一個沒有研究透徹的人,便是拓跋真了。

        李未央輕輕微垂了頭,德女官見她長長的睫毛下,那一雙眼睛黑沉沉的,有一種讓人心驚膽戰的味道,不禁道:“今日安國公主言行無狀,奴婢會回去稟報蓮妃娘娘——”就是說,找機會到皇帝那里告一狀。

        李未央輕聲道:“不關你的事。”

        德女官偷眼看李未央的臉色,雖有幾分陰郁,卻是一派平靜,也看不出個子丑寅卯來,見李未央揮了揮手,一派云淡風輕的模樣,德女官便再也不敢多說什么了。

        自從太子被廢以來,皇帝整肅宮禁,搜查太子府,將太子和庶妃囚禁起來,并誅殺了一批與太子過從甚密的官員,一時之間,官場之上人人自危。與此同時,皇帝為穩定后宮,均衡勢力,下詔升蓮妃為皇貴妃,統攝六宮之事,蓮妃自此,便登上后宮的第一把交椅,穩坐釣魚臺了。而整個朝廷的局勢,也在隱隱發生著變化,一切開始重新洗牌,大臣們也開始重新站隊,只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究竟想要把皇位交給誰,還是一個未知數,私底下,卻是已經暗流洶涌了。雖然不少人看好拓跋玉,但有了越西支持的拓跋真,也是一個皇位有力的競爭者。在一片恭維和示好的人包圍之下,安國公主兀自做著當上大歷皇后的美夢,完全不知道一張復仇的網已經不知不覺地靠近了她……

        ------題外話------

        編輯:看到大家這樣思念我,我就出來晃一下了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黑龙江快乐十分选号图查看 澳洲5分钟开奖结果 1分快三贵州 疾风时时彩计划官网 网球拍什么牌子好 精彩十分开奖号码 竞彩篮球比分360网 极速赛计划软件万能码 网络彩票输了可以报警吗 黑龙江时时0 河北时时号码 乐乐彩票是不是真的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下载 一分赛计划软件 b0b088tv香港赛马直播 上海时时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