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5 大喜之日

    庶女有毒

    155 大喜之日


        完成納彩、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的六禮之后,安國公主終于和拓跋真舉行了大婚。

        永寧公主微笑著看著禮成,目送一對新人進了洞房。誰也不知道她此刻心情有多么起伏不定……自己這樣做的確很自私,也對不起李未央,可天底下誰都是為自己著想的,李未央受苦,總比自己受苦要好得多。

        不時有人恭敬地向她行禮,永寧只是保持著高貴得體的笑容,矜持地點頭。

        就在此時,她看多許多賓客主動站了起來,向正從門外進來的貴客打招呼。她的目光很平常地便落在對方身上,然后,仿佛空氣都凝滯了,她的呼吸也隨之頓住。

        從門外走進來的少女,一身的華服,當真是雍容華貴,秀麗脫俗,與一貫的素色裝扮相比,這次李未央竟然是盛裝打扮。眾人這才驚訝,原來這安平郡主也是一個美人,只是往常她打扮素凈、不施脂粉,大家便只覺得她不過清秀而已,現在這樣一裝扮,原本五分顏色也有了十分,再加上那雙眼睛黑白分明,如同黑夜里最明亮的星星一樣燦爛,一時壓過了許多年輕美貌的名門千金,當下無數人向她行注目禮。

        永寧公主的手顫抖起來,幾乎都沒辦法遏止。李未央怎么會在這里,她不是應該……應該……

        三皇子府恰好和幾年前新建的太子府毗鄰,與大氣壯觀的太子府相比,這宅子顯得要簡樸許多。李未央記得,當年拓拔真曾經說過,越是尋常的宅院看在別人眼睛里,越是會覺得他簡樸、有德,而太子的宅邸那么奢華,看在別人眼睛里,只會不自覺看低了一國的儲君。可是既然安國公主要嫁過來,皇帝自然命令將這座宅院重新修繕一新了,張燈結彩之下,也比往日要氣派得多。

        因為是婚宴,所以拓跋真專門在花園里設下宴會。李未央原本覺得,這樣小的花園根本無法容納數百賓客,然而拓拔真匠心獨運,特地將原本種著花木的花園清理了出來,用松枝搭了數座花棚,棚子上安裝了薄薄的珠簾,女賓們便是坐在珠簾后頭,而男賓們坐的花棚里卻是沒有垂簾的。那棚子里面還燃著耀目的燭火,還是讓人覺得一片暖洋洋的。

        一旁的拓拔玉陪在李未央的身側,一身絲袍,面容清冷而俊美,兩人看起來竟然是異常的相配,就在這時候,拓跋玉發現了永寧,隨后便在李未央的耳邊說了什么。李未央順著拓跋玉的目光向永寧看來,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花綻放一般,令永寧公主心中不由一顫,連忙低下了頭,不知怎地,心里的害怕無窮無盡地涌了上來。李未央為什么會在這里,她身邊為什么是七皇弟?難道是拓跋玉救了她?永寧公主想到這里,不由自主攥緊了手里的帕子。

        李未央看見永寧公主所在的棚子里,有十幾個穿著各色錦衣的貴族小姐坐在里面,一邊飲酒,一邊談天,一派富貴景象。然而永寧公主卻微微低下頭,不敢看自己一眼。她心中冷笑了一聲,原本對永寧也是有厭惡的,她先是為了皇室的利益幫著太后來游說自己,又居高臨下地說什么這是好親事,后來還幫著元毓陷害自己。但,不過彼此立場不同而已,沒什么好責怪的。這個孤獨的女人從此就要在異國他鄉度過自己的一生了,從此不能和父母家人相見,這還是從好的前景來看,如果越西只是假意結好,或者元毓和裴皇后遷怒于人,她將要面臨的是多么嚴酷的結局啊。

        但,一切不過是她自己的選擇,從她站在元毓的一邊來陷害自己的時候,李未央原本那點對她不起,也就煙消云散了。

        拓跋玉低聲笑道:“皇姐這是沒臉見你了。”他的聲音里,沒有絲毫的憐憫,只是一種平淡的陳述。

        李未央側目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以為,七皇子對大公主一向是很敬重的。”

        拓跋玉的聲音里,含著一絲冷漠:“是啊,我對皇姐一向敬重,但那是因為我以為她是自重的,可沒想到她竟然也做出這種事來,簡直丟盡了皇家的顏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若不是我們先設計她,她也不必嫁給元毓,所以,誰比誰高貴多少呢?”

        拓跋玉冷笑,道:“你并非大歷皇族,所以你可以這樣做,但她是大歷公主,真正的金枝玉葉,從小接受公主的教育長大,又一直老成持重,父皇總是說,公主之中最為端莊、知道大體的便是她了。她應該知道,哪怕嫁給元毓,她也依舊是大歷的公主,若是有一天越西和大歷開戰,她必須自裁,避免淪為人質。可她如今的抉擇,卻是在告訴我們,若是兩國沖突,她必定會站在元毓的那一邊,她會為了個人幸福犧牲國家利益。這樣的人,不配我叫她一聲皇姐!”

        李未央愣了愣,沒想拓跋玉竟然會如此冷漠,她看了一眼他的側臉,不由暗自心驚。不知從何時開始,拓跋玉變得陌生、冷漠,視人命如草芥。

        但,這不是她所期待的事情嗎,成大業者當不拘小節,拓跋玉的變化,恰恰說明他逐漸變得越來越強大,可是李未央的心中,不知道為什么,此刻卻蒙上了一層陰影。拓跋玉的變化,真的是好事嗎?

        拓跋玉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你放心,紅姑和那些女尼都在我的手上,我會有方法讓她們說實話的,那份名單,我也一定會拿到。”

        李未央點點頭,那份名單十分重要,可以說,是很多人的命脈。若是在拓跋玉的手上,這批人就如同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再也跑不掉了。她微微含笑,道:“不知七皇子要如果處置那個人?”

        聲音很輕很低,可拓跋玉卻笑了笑,道:“自然是按照你的吩咐來辦。”

        李未央一點頭,道:“多謝了。”

        拓跋玉凝目望著她,似笑非笑:“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謝謝你把這么重要的消息送到我的手上。

        李未央的笑容很淡很淡,幾乎是看不見:“不過是彼此幫忙而已。”有拓跋玉去接手這件事,不會弄臟她的手,又能獲得不少收益,何樂而不為?

        這時候,花園里出來了二十個秀麗高挑的宮妝麗人,空氣中隱隱傳來沁人心脾的香氣,其中一個女子躬身向眾人施了一禮,然后轉過身來用清脆的聲音說道:“公主殿下有令,命我等在此獻舞。”隨后,便有人搬來巨大的帷幕,并筆墨一起送到,然后便有人將那二十個美麗女子圈入其中。

        李未央便止住了要進棚子去的腳步,站在外頭只瞧了一眼,便冷笑了一聲,拓跋玉嘆息道:“看樣子,安國公主盯上你了。”

        那群女子,分明是做水墨舞。這時候,就聽見樂曲宛轉盤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迤邐而出,琴音反反復復,音韻連綿不絕,恍若高山流泉,清新流暢,令人頓時生出蕩氣回腸的感覺。隨后曲子速度不斷加快,節奏不斷變化,那二十名美女穿著彩衣,在帷幕上投下美麗卻引人遐思的影子,她們旋轉時雙袖舉起,輕如雪花飄搖,又像蓬草迎風轉舞。旋轉時而左,時而右,好像永不知疲勞。在千萬個旋轉動作中,眾女配合默契、舞蹈恰如其分,只看到帷幕之上美麗的影子旋轉跳躍,卻難以分辨出臉面和身體。

        很快,曲子越來越快,急促的音調好像千軍萬馬一般縱橫馳騁,琴聲就在爆發之后變得渾厚沉著,美人們的舞蹈落在無數投影,她們旋轉的速度,似乎都要超過飛奔的車輪和疾徐的旋風。每個人手中的筆也不停地落下,只看見屏幕上一道道山川、河流、樹木、房屋、流水、石頭、美人……逐漸成形,接著琴聲漸漸恢復平靜,宛如大戰之后的歌舞升平,讓人在心曠神怡中沉醉。

        曲音戛然而止的瞬間,眾人掌聲雷動。這時候,李未央已經看出那帷幕上,是一副大歷山河圖,這樣的壯觀、這樣的美妙,遠遠要將她當年作畫時候留下的鮮花盛放比下去。她微微一笑,對安國的心思有了了解。

        “不過拾人牙慧。”拓跋玉眼底劃過一絲復雜,面色卻無比淡漠,看到最后,不過是冷笑了一聲。

        李未央淡淡道:“至少,這樣的舞曲和美人,令人完全忘記水墨舞是誰所創的,這就已經是很大的成功了。”

        她的聲音很尋常,并沒有被比下去之后的憤怒。拓跋玉知道她心思非常人所能揣測,便微笑道:“其實我很奇怪,之前拓跋真還一力阻止你去漠北,現在怎么突然想要撮合你和元毓了。”

        李未央搖了搖頭,道:“找個借口讓我死在和親路上,不是很好嗎?這種如意算盤,只有他打得響。”

        拓跋玉注視著她,目光深邃:“若我是他,必定會在路上掉包,將你一輩子囚禁起來,不論是殺,還是留,都由我決定。”事實上,他的猜測,不中也不遠了。拓跋玉之所以對漠北沒有打這樣的主意,是因為他對漠北十分忌憚,尤其那漠北李元衡剛愎自用,對李未央又虎視眈眈,他并沒有十全的把握,但對元毓,他卻有把握可以駕馭……只不過此刻,一切都已經雞飛蛋打。

        李未央聞言,心頭微微一震,但等她仔細看向拓跋玉的神情,卻瞧不出絲毫的端倪,仿佛拓跋玉真的只是在猜測拓拔真的思想,并沒有其他意思。只不過他此刻目光灼灼地盯著她,叫她心頭莫名生起幾分厭煩,不由道:“我該進去了,告辭。”

        說完,不等拓跋玉開口,便進了花棚。

        拓跋玉望著她的背影,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德妃臨死之前那一幕。

        當時,德妃對他說:“我以為,陛下的恩寵是一直都在的,他雖然寵愛蓮妃,心底也會給我留下一個位置——可我錯了,男人總是比女人要絕情的多。”

        他淚如雨下,然而德妃卻一臉平靜地看他:“我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全都是因為李未央,這個人留著遲早對你都是個禍害!”若非李未央,蓮妃早已死了;若非李未央,她和自己的兒子不會鬧得這樣僵;若非李未央,他的兒子早已乖乖娶了她選中的正妃!一切不會變的這樣糟糕!

        李未央太倔強、太冷漠、太剛強,強到德妃想要徹底摧毀她!

        “母妃!”他顫聲地道,“即便她做了什么,也是你自己逼出來的!”

        在那時候,他是真心以為,母妃會悔改的,會知道他的心意。可是德妃的身體如堅冰一般,青白的臉上一點紅唇早已失了血色,臉上更是只剩下慘淡的笑容,手指哆哆嗦嗦地攥著他的衣服,用力地糾結著,似不甘更似警告:“拓跋玉,我是你的母妃,哪怕我千萬個不對,你也不能指責我!如今我死,卻是李未央害我!”

        根本不是這樣!真正害死你的人,是你自己啊!為什么事事都要牽扯到李未央的身上!拓跋玉雙目熾紅——李未央從未對不起過他,卻是他以及他的母妃不對在先!德妃冷笑:“玉兒,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我唯一的希望……你,你要記著一句話——你要是同她在一起,我便是死了,也斷然不會原諒你!”

        他還要說話,可是德妃圓瞪著眼,揪著他的手青筋畢露而陡然僵硬!終究在他懷里咽了氣嗎,可那一雙眼睛,卻是無論如何都合不上。

        他不明白,德妃為什么要將一切牽扯到李未央的身上。因為他是兒子,不懂的一個母親的心。在德妃的心里,李未央阻礙了拓拔玉的幸福,阻礙了他的人生,阻礙了他們的母子感情,所以她比一切人都要可惡!哪怕是真正害死德妃的幕后兇手,在德妃的心里也沒有對李未央這樣仇視!

        這種愛子之情,看起來荒謬絕倫,但卻又真的存在,讓人沒辦法解釋,沒辦法理解。就如同那些棒打鴛鴦的母親,寧愿兒子一生孤苦也不愿意接受他心愛的女子,這種心情,誰能明白呢?不過是一片早已扭曲了的愛子之心。

        拓跋玉握緊了拳頭,母妃,我掙扎過,努力過,可是李未央早已是我此生放不下執念——我不能等,要得到她,惟有真的登上九五,坐擁江山!

        李未央進了花棚,永寧公主猛地抬起頭,彼此對望一眼,氣氛微妙。

        這花棚里已經坐了十幾位美人,春蘭秋菊,環肥燕瘦,皆是尋常在公主府常見的高門千金。一眼望去,滿室生光。其他人見到李未央,主動上前兩步,行禮道:“給郡主請安。”

        在這里,雖然永寧是公主,李未央只是個安平郡主,可是李未央卻是太后義女,輩分比永寧還要高出一截。

        九公主坐在東邊首席第二個位置上,此時立刻站起來,笑著向她招手道:“這里。”李未央微笑著,走到她的身邊坐下。

        東平侯千金笑道:“久聞安平郡主美貌過人,德才皆備,我一向在聊城養病,都沒機會與您認識,今個兒見了,果然名不虛傳。這般的好模樣,真真令我等自相形穢啊。”東平侯千金一直身體柔弱,前段時間得了風寒,總是在聊城別院養病,今天是第一回見到李未央,當下真心贊嘆道。其實她自己生得杏眼桃腮、明眸勝春,比李未央看起來還要嬌柔美麗,只是東平侯府這兩年畢竟落寞,家中沒有優秀子弟撐起門面,她自然不能跟話題人物的李未央相比。

        “是啊,還沒祝賀安平郡主呢,太后對李家真是恩寵,先是封了你母親做平妻,接著又冊了郡主的位置,真真是令人艷羨。”一旁的兵部尚書府大小姐陸冰笑道,只是那笑容中,嫉妒多過于羨慕。

        九公主心里一緊,狠狠瞪了那陸冰一眼,隨即擔憂的望向李未央,卻見李未央聞言揚起唇角,似笑非笑道:“聽說陸小姐姿容出眾,卻想不到還這般伶牙俐齒。若是外人知道,當夸你一句敏言了。”

        這是說陸冰說話嘴巴快、不知輕重,陸冰惱怒,想要反駁,卻見到李未央一雙古井一般的眸子向她冷冰冰地掃了一眼,心里莫名一寒,原本要反駁的話頓時有點說不出口。陸冰惱恨自己竟然被李未央嚇住,臉上變得紅一陣白一陣,立馬不說話了。

        花棚雖然安靜如初,但九公主卻敏銳地意識到,自從李未央進來開始,有種奇妙的浮躁氛圍開始浮出水面,尤其是在自己的皇姐和李未央之間。

        永寧公主和李未央的目光對了個正著,李未央沖她盈盈一笑。

        雖然和李未央已成仇人,但是永寧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實在有與眾不同的氣質。她一進來,立馬將這一屋子的環肥燕瘦全都比了下去。同樣都是一群美人,若是坐在一起,拼的便是那份韻質天成,氣質高華,李未央身上總有一種和旁人不同的韻味,讓你能從一堆人中第一個注意到她。

        望著她,永寧心中忍不住想,元毓一直未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找她問一問——可是,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李未央那雙眼睛。以自己的個性,既做不成里未央那樣的瀟灑,亦仿不得九公主那樣的青春無畏,弄倒現在不上不下,真是萬分尷尬的一個處境。

        花棚中安靜了半盞茶時間,都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氣氛憋悶的過分。眾人的目光在永寧、李未央、九公主之間游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原先她們三人在哪里都是有說有笑,永寧雖然清高矜持,對李未央還是頗為友善,可今天永寧公主仿佛抬不起頭,一直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帕,而李未央的目光卻是看著前方的歌舞,九公主則是一派尷尬的神情。

        眾人互相交換著眼神,卻是不敢說話。恰好在此時,旁邊花棚子里的聲音隱隱隔著一層薄板傳過來。

        “你看安平郡主和永寧公主,好像有點不對呢!這是怎么了?”

        “想來是因為那婚事吧!”

        “是啊,永寧公主仗著是陛下的長女,搶走了原本屬于安平郡主的婚事呢!”

        “啊,你是說——”

        “噓——你不知道啊,原本聽說議親的人是李未央啊!太后和陛下都首肯了呢,連李丞相都回去準備婚事了!”

        “什么,那怎么后來變成了永寧公主呢?”

        “你不懂了吧,永寧可畢竟是皇帝的親閨女,她想要什么男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是你看她,這么老,又嫁過人,怎么好意思去搶人家的婚事——而且這安平郡主向來潑辣得很,連嫡母和外祖一家都不放在眼里,何等的囂張,怎么這一回卻默不作聲呢,不是太奇怪了嗎?”

        “皇家的事情,誰知道啊!但話說回來,那燕王殿下真是生得俊俏呢!要是嫁給他,又做了燕王妃,的確一樁美事,難怪連永寧公主都動心了呢!”

        隔壁的花棚肯定想不到,這棚子如此薄,聲音傳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這個棚子里的所有千金小姐,面色都是僵硬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先前那被擠兌的陸冰這會兒逮到把柄,揚眉笑道:“真是,這些人說話就是刻薄,居然敢妄自議論皇家。也就是公主這樣高貴的身份,才能配上燕王殿下,我們這些粗鄙卑微的,可是連想都不敢想。”

        九公主心想,這丫頭嘴巴真是毒,這下子可是既挑撥了李未央,又刺激了永寧公主。誰不知道李未央原本的出身是什么樣的,又有誰不知道公主奪了人家的婚事?陸冰這么說,擺明了說李未央出身卑賤不能與公主相提并論,又順便挑撥永寧公主惱羞成怒去對付李未央,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哪知李未央并未接受挑釁,依舊冷眼望著歌舞表演,一個字都沒有,倒是永寧臉色大變。她竟然猛地站了起來,揚起手掌給了那陸冰一巴掌,陸冰完全愕然,她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永寧,她不過是想要讓永寧公主去教訓李未央啊!怎么反而是自己被打了一巴掌!她完全呆在那里,卻聽見永寧冷冷道:“你是什么身份,皇家的事情是你能隨便議論的嗎?”說著,她轉身道,“給我去記下隔壁棚子里面人的姓名和身份,明日我要將他們的言行稟報父皇,給他們一一治罪!”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從前永寧公主雖然有點矜持,高高在上的模樣,卻從未如此動怒過——不,或許有一次,那是李長樂在她面前演奏當年駙馬才會彈奏的曲子,結果惹得她勃然大怒。

        這一回,她的大怒卻顯得沒有什么道理。陸冰這話分明是在諷刺李未央出身低賤,縱然永寧生氣,也應該去對付她的情敵李未央,怎么會反過來給了陸冰一巴掌呢!他們哪里知道,永寧公主一直強行抑制著心頭怒火隱忍不發,但此番在大庭廣眾下,陸冰主動提起這們婚事,永寧公主被挑動了心事,頓覺顏面掃地,再難容忍。當下把本來該針對李未央的怒火全部發泄到了陸冰身上。

        恰好在此時,李未央拂袖冷冷道:“我覺得乏了,先告退了。”

        九公主見她走,連忙也跟著起身道:“等等我,我同你一起走。”誰知李未央仿佛沒有聽到,自顧自地快步離去,九公主被晾著,一時啞然。

        李未央一路出了花棚,徑直向花園內走去,她記得,這里有一個小門,出去便是直通外面的走廊,可以最快速度離開這里。這里的人,這里的事情,都讓她覺得厭煩,那些歡聲笑語,莫名讓她覺得無比討厭,真是一群不知所謂的人!

        然而在橋上,突然見到有人向她走過來,大手一揮,徑直將她拉到一側,李未央皺眉,卻發現眼前的人一身紅袍,正是今天晚上的新郎官。然而這個時候,他怎么會在這里?

        月光下,拓拔真一身紅袍,面容俊美,卻只是目光灼灼地盯著她,道:“今天參加我的婚宴,你是什么心情?”

        李未央看他一眼,眸中冷笑,口中淡淡道:“殿下希望我怎么說,很傷心么?哈哈,這話我倒是敢說,你敢信么?”他真是想太多了,自己怎么會為了他傷心呢?她不過是覺得那花棚里的人都很煩人,不耐煩應酬而已。

        拓拔真的確是多想了,他看到李未央先行離去,第一個感覺就是她在嫉妒。此刻聽她否認,他冷笑一聲,松了手,道:“和親的事情——算是我棋差一招。不,或者是我沒有想到,元毓會多此一舉,若非是這個蠢東西,你必定逃不出這個厄運。”

        李未央微笑:“不管我嫁給誰,都不會影響我的人生,誰能主宰我呢?”這話說得極為狂妄,卻聽到拓跋真笑道,“可惜,我原本打算在和親路上制造點事故,讓你從世上徹底消失的。”

        哦,原來真在這里等著她。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希望她死在他的手上。這么扭曲變態的愛,還真是讓人無法理解。李未央搖了搖頭,道:“抱歉,讓你失望了。”說著,她便要越過他,快步離去。

        拓拔真突然道:“李未央,我一直想問你一句話……”

        “什么話。”李未央轉過頭,唇角上揚,笑的刻薄,“三殿下要問,我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為什么這么討厭我呢?”拓拔真眸底閃過一抹痛色,道:“我一直都不明白,究竟是那里錯了。”

        李未央嘆了口氣,道:“三殿下,若是你肯就此罷手,我不會非要與你為敵的。”經過這么多事情,她發現自己已經不想再跟此人糾纏了,可他卻還是步步緊逼,從不肯放手,非要跟她弄個魚死網破不可。

        拓跋真笑了,五官開始扭曲,一字一字砸下來,比冰雹更絕:“我不知道你最初的厭惡從何而來,可我就是犯賤,你越是厭惡我,我越是想要得到你。若非你從一開始就對我視而不見,我也不會注意到你。若非你處處對我冷漠,我也不會喜歡上你。現在你竟然對我說,讓我就此放過你?”他目光冰冷地盯著她,“我知道你很聰明,但你不會有機會的,我不會放過任何一樣我想要得到的東西,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李未央揚起眉頭:“我以為,你上次所說,給我最后一次機會并非開玩笑——”

        “是啊,我給過你機會了,所以不會再有其他的可能。我得不到,也不會讓別人得到。現在你才說就此了結,太晚了。所以,未央,你沒有任何后路……”

        拓拔真如一具石像一樣一動不動的站了半天,最后,他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似乎變得猙獰起來,卻什么話都沒有說,轉身大步離開。

        李未央看著他的背影,有片刻之間,真的很困惑。她不懂,怎么世上的事情這樣奇怪,從前她那樣喜歡過的人,現在站在她面前說這些話,她竟然半點都不會感到心痛,只有漠然與厭煩。而他非要纏著她不放,這又是為了什么?愛嗎?不,拓拔真其實誰都不愛,他最愛的人是他自己,他以他自己的痛為痛,以他自己的喜為喜,從未替別人想過分毫,所以,他根本不懂得愛。他知道的,只有掠奪,侵占,和毀滅。

        李未央先行離開了婚宴,趙月早已準備好了馬車在門外等她。一路回來,她才發現都沒有見到李敏德。趙月回稟道:“從庵里回來,三少爺說是有些不舒服,先行睡下了。”

        李敏德不曾為她等門,這還是頭一次。每次他都要看她回來才能放心去休息……李未央低聲道:“叫了大夫沒有?”

        趙月猶豫了一下,道:“三少爺不許。說是小毛病,睡一會兒就好了。”

        李未央不再多話,直奔李敏德的院子而去,一路上下人見是她來了,紛紛低頭彎腰行禮,恭敬地不得了,甚至超過對李蕭然。趙月視而不見,但跟在小姐身后,卻也覺得與有榮焉。

        趙楠守在屋子門口,似乎一臉焦慮,見到李未央來,猶如見到救星:“小姐,主子他——”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眼睛流過復雜的情緒,道:“我會看著他的。”趙楠這才松了一口氣,道,“可是主子不讓任何進去。”

        趙月踩了他一腳:“小姐是任何人嗎?”趙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李未央已經推了門進去,趙楠連忙把門掩上。

        屋子里是漆黑的,好像沒有人在,李未央點上蠟燭才發現,李敏德蜷縮在床上,整張臉都是一種可怖的煞白,嘴唇的顏色也很嚇人,她皺眉,快步走了過去。

        他彎著腰,右手抵著胸口,冷汗開始從額頭往下掉。

        李未央摸了摸他的額頭,燒得滾燙,她下意識地看了他的胸口一眼,竟然發現濕漉漉的,伸手一摸,攤開手,在燭光下是一片鮮紅。他這是怎么了?李未央掀開他的外袍,意外發現他胸前的傷疤竟然裂開了。怎么會這樣,距離上一次受傷都這樣久了,她以為他已經痊愈了才是,竟這樣突然——她突然想到,在那次趕到別院救她的時候,他的胸前隱約有血漬,難道那個時候,他的傷口就已經裂開了。

        他此刻汗水涔涔,身體不斷顫抖,可能是因為高燒的緣故,他開始周身痙攣,干嘔了幾口,卻吐不出來什么。李未央快速站起來,向外面大聲道:“快去叫大夫來!”

        趙楠聽見,應了一聲,加快腳程去了。這時候,李敏德的臉色已經白得駭人,李未央喊他的名字,都沒有用,她只能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他折騰,看著他受罪。

        李未央輕聲喚道:“不要睡,敏德,醒一醒。”她擔心他這么睡下去會有危險。

        但是李敏德沒有反應,不知道是否徹底失去了意識,李未央焦慮地握著他的手。直到大夫趕到,替李敏德重新包扎了傷口,并且再三保證他沒有大礙,不過是舊傷口裂開了,李未央才放下一直懸著的心。

        一整晚,李敏德都在發高燒,臉色微青,不停抽搐發抖。

        李未央吩咐丫頭煮了稀粥,熬了藥,等這些都準備好了,他正好醒了,卻還是痛得神志不清。

        “冷……”他啞著嗓子說。

        他渾身滾燙,李未央用厚厚的錦被把他裹上,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著半躺在懷里,哄著說:“喝了藥就好了。”

        他昏昏沉沉的,沒有理她,只是徑自說著:“未央……我好冷……”

        他在她懷里,雖然面色很蒼白,嘴唇也沒有血色,卻一如既往的俊美動人。

        “好冷啊……好冷……”他還是絮絮叨叨地說著,有點像個迷路的孩子見到了親人,茫然而委屈。這兩年,她在他的臉上已經見不到稚氣,但此刻,她赫然發覺,其實他一直都沒有變過,一直這樣依賴著她。

        她輕聲道:“我知道,喝了藥,馬上就好了。”隨后吩咐一旁的丫頭把他扶住,她一點一點地用勺子把粥和藥都給喂了下去。她的手是涼的,就特地吩咐人去打了熱水,然后用熱水溫了帕子,替他擦掉額頭上的冷汗。

        喝了藥,他靠在枕頭上,表情漸漸地沒有剛才那么痛苦。

        李未央站起來,他卻突然握住她的手:“未央,別走……”

        李未央看了一旁的丫頭一眼,一個個都是斂息屏氣,連頭都不敢抬起來。李敏德這里的丫頭,全部都是他的心腹,李未央嘆了口氣,重新坐下來:“我不走。”

        他像是聽不懂,只是拉著她的手,再次重復了一遍:“別走。”

        李未央看著他,心里莫名就有了點心疼,忍不住想要說什么,可是卻只是幫李敏德蓋好被子,然后坐在他旁邊看他的睡臉。

        過了一個時辰以后,他的臉色終于好了許多,嘴唇也恢復了一些顏色,眉頭微微舒展,疼痛和難受似乎也沒有剛才那樣嚴重。看著他垂下的發絲,李未央伸手,想要幫他把一縷掉在臉上的頭發撥到旁邊。可是等她的手伸到一半,突然就頓住了。

        既然不能付出同樣的感情,就不要給他期待。

        她骨子里是不打算再嫁人的,所以她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不在乎別人的看法,甚至不在乎別人的感情。對人從來都是客氣有余,卻沒有真正的親近。

        就像是拓跋玉向她表白,她也直截了當的拒絕了。他只是結盟者,不是戀人。她的心,也從來沒有被那個人撥動過。她幫助拓跋玉,同樣也利用他,他自然一樣。但除此之外,他們之間不需要再有什么其他的關聯。不過是過客而已……

        她冷漠的看著每一個人,從沒想過在誰的身上寄托什么感情,也沒想到會和其中一個發生什么關系,更沒想到以后會愛上誰。可是,敏德……李敏德……不,他的真名應該叫元烈。

        他總是鍥而不舍地跟著她,追隨她,幫助她,甚至舍棄了他自己的人生。她有時候會不禁想到,若是她真的和他在一起,又能生活多久呢?等她到了三十歲,美貌逐漸衰退,他還會這樣愛她嗎?或者,她到了五十歲,連智慧也慢慢減弱,甚至逐漸變成了平庸的婦人,他能保證不愛上別人嗎?到那個時候,她可以甘心嗎?

        不,她不甘心。若是她真的纏上他,可能他一輩子的人生她都要牢牢控制著,任何時候都絕對不會允許她自己的夫君對其他女人寵愛備至,因為她就是這種自私自利的女人。

        她一直是這樣想的,也一直是這么做的,可是九公主每次接近敏德,她會莫名其妙的不開心,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她很明白,因為占有欲作祟,她的占有欲太過強烈,便是親人也好,她都不允許對方離開他,或者重視別人更勝于她。

        可是現在,看到這樣的敏德,她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他愿意喜歡誰,娶誰,跟誰終老,哪怕不再記得她這個人,都沒什么關系。她更希望,這個一心只想著她的人能夠過得好。

        “敏德,對不起,如果在我身邊讓你總是受傷,離開我的話,對你才是最好的。”她輕聲地道。

        ------題外話------

        小秦:再讓我寫感情戲,直接殺了我吧(⊙o⊙)…

        編輯:賜你死罪。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pk10专家预测软件 极速三D免费计划 足球竞赛 玩北京pk10久玩必输 113彩票新版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期期谁 骰子 一六 玩法 广东11选五预测专家 2肖2码默认版块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钱 宝乐彩票网app 幸运飞艇前二前三技巧 澳洲橄榄球比分 加拿大28手工计划 北京快三大小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