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5 秘密暴露

    庶女有毒

    145 秘密暴露


      七皇子拓跋玉立下大功,回到京都便受到了皇帝的封賞,被任命為撫遠大將軍,掌管北方軍權二十萬,成為皇帝承認的握有實權的皇子,一時在朝中風頭無兩。
     
      涼亭里,拓跋玉回來以后第一次約見李未央。此時已經是開春了,他的臉上十分的平靜,見不到一絲的喜悅或是志得意滿之色,在經歷德妃的事情以后,他變了很多,變得幾乎連他自己都認不出來。若是從前,他可能會對戰場上的鮮血和無辜的性命動容,可是如今,他已經連眼皮都不會眨一下了。有時候,他覺得自己仿佛逐漸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已經擁有足夠的力量和狠毒的心腸,能夠在激烈的皇室斗爭中存活下去的人。
     
      “我手中已經有了二十萬兵權,連帶舅舅羅國公手上的二十萬,一共是四十萬兵馬,足以與蔣國公的五十萬人抗衡了。其實在蔣國公回駐地的路上,我曾經派人把蔣家的事情故意透露給他知道……所以,如今的他不過是強弩之末,挺不了多久了。”拓跋玉慢慢地說道,他約了李未央出來,卻看到對方心不在焉,不知在想著什么,心中略微蕩過酸澀和失落。他離開一月有余,可是李未央卻沒有關懷地問他一句是否安好,她關心的,只是整個事情的結果。城內的蕭條,邊境的騷亂,如今都沒法讓他動容,因為他已習慣掌控一切,但是只要在李未央身邊,周遭的一切都仿佛變得未知。他既不知道她會做出什么樣的決定,也不知道她下一刻會不會又轉變了念頭。
     
      李未央垂下眼睛,捧著手中的熱茶,若有所思地道:“七殿下如今并非是形勢大好,恰恰相反,你的舉動已經引起了皇后、太子等人的注意,所謂樹大招風,你現在的境地反倒是十分的危險。”拓跋玉看著李未央平靜的面容,并沒有為此擔憂,反而舒展了眉頭,他偶爾會慶幸,這樣一個可怕的少女是自己的盟友,但在更多的時候卻是擔心,自己是不是不夠強大,不夠強大到能駕馭她——甚至在無人的深夜,他被噩夢驚醒,忽然自嘲般想著,如果有一天她對他再次產生不滿,會不會就這么毫不回頭的離他而去?
     
      莫名其妙,患得患失。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好像從認識她的那天起,就一直走著她設計好的路,自己似乎一直在追著她的腳步,每次當他以為自己趕上了,卻再次發現對她根本一無所知。
     
      拓跋玉的眼眸微瞇:“你的意思是——讓我收斂嗎?”
     
      李未央搖了搖頭,道:“來不及了,縱然你此刻收斂,人家也不會饒恕你,正相反,你越是退讓,他們越是會將你逼到無路可走。”
     
      拓跋玉揚起眉頭看著她,冷笑道:“看來,這事情是不能善了了。”他的言談之中,分明是對皇后和太子起了殺心,而不曾有一絲片刻的容情。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當年的拓跋真私底下招募了不少人,有出眾的死士,有聰慧的辯客,也有善謀的術士,這些人物單拎出來,個個都稱得上人中龍鳳,然而卻都拜倒在他的腳下,聽任他的調遣吩咐,所以他本可以找機會秘密地除掉你。可惜如今這些人都被你暗中清除地差不多了,所以他縱然要殺你,也必須借別人的手,比如皇后,又比如太子,再比如——陛下。”
     
      暗中挑動別人來對付自己?拓跋玉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冷芒:“我怕他根本沒有這樣的本事!”
     
      李未央勾起嘴唇,眼睛里卻是嘲諷。
     
      李未央很了解拓跋真,他和出身卑微的母親相依為命,像乞兒一般游蕩在宮廷,受人欺負卻又無力報復,沒有希望,沒有夢想。他既非皇帝的獨子,而母親出身又過于卑賤,絕無注意他的可能,不僅如此,很快他連唯一的母愛也已失去。等到了武賢妃身邊,卻偏偏是他的殺母仇人,所以他開始將自己打造得冷酷而堅強。因此,他的心底是沒有愛的。
     
      缺乏愛,對普通人來說只是一己之傷痛,對別人來說沒有危害。可是當這個人做了皇帝,卻完全不同了。李未央現在想來,拓跋真過去的很多舉動都是有跡可循的。
     
      他當了皇帝以后,一直將自己的不幸發泄在別人的身上,所有人都必須接受他的不幸,接受他的報復。過去,她曾經很愛很愛他,然而這愛情并不能拯救這個人。因為在拓跋真的心底一直有一個可怕的念頭,他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奪走他現在所有的一切。他無時無刻不處在這樣的心理危機之中:也許當他某天醒來,突然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落魄的皇子,一無所有,任人欺辱。正是有這樣的恐懼,所以他才不斷地殺人,一直到殺光所有侮辱過他,踐踏過他的人。
     
      而李未央這個被大夫人硬塞給他的皇子妃,因為出身同樣的卑微,簡直就是在提醒他過去的傷痕,提醒他曾經有過被人看不起的時代,提醒他曾經想求娶李長樂而不得的過去——所以,他心底對她是嫌棄的,憎惡的,不管她做什么犧牲,都無法抹殺掉他內心的屈辱感。即便事情再重來多少次,他的選擇都是一樣的,絕不會放過她。
     
      任何人嘗過了權力的滋味,便再也無法放棄權力。一個已經對皇位覬覦了二十年的人,絕對沒有放棄皇位的可能,相反,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會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難以滿足,于是,他會不顧一切地去爭奪,去殺戮。拓跋真如今的確損失了大半的力量,可他這個人是不會輕易認輸的。
     
      “殿下,你和太子之間必有一戰。就算你沒有做皇帝的心,但你已經擁有爭奪皇位的實力,太子想要做皇帝,就必須隨時都作最壞的打算,所以他必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隱藏的敵人。但是對你來說,和他這一戰來得越晚越好。你需要爭取時間,培植壯大自己的實力,但同時,又要保持低調,不至于過早激怒他,以防他狗急跳墻。更何況,你的敵人,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拓跋真。你和太子若是斗的你死我活,真正坐收漁翁之利的人便是拓跋真。而且,如今的太子擺明了相信拓跋真的,你若是想要和他們抗爭,唯一的辦法便是想法子分離他們。三方混戰,總比一方躲在背后看著另外兩方斗爭的好。”
     
      “這一點我自然明白,但要壯大自己的力量,就必須派人進入六部,進一步操控力量,若有可能,我還要伺機奪取蔣國公的兵權。”拓跋真慢慢地說道。
     
      李未央笑了笑,道:“六部早已有太子和拓跋真的人,你能插的進去嗎?”
     
      這正是拓跋玉所擔心的,他派進去的人,根本沒能掌握到要職,只是被排擠到了邊界的位置,無法打入中心就無法發揮最大的作用。這都怪他當初求勝之心不夠強烈,而對方部署地又過于嚴密,現在想要突圍,并不那么容易。
     
      李未央喝了一口茶,感覺那暖意一直蔓延到心頭,才慢慢道:“在皇后和太子把持朝政大局的情況下,要培養自己的嫡系,難度不亞于虎口奪食。既然難度這樣高,不如另起爐灶。在太子和拓跋真兩人勢力不及的地方,想法子占據一席之地。”
     
      “你說的意思是——”
     
      “我聽說,如今各地都有不少別國的探子,甚至是隱藏的殺手,專挑機會伺機而動,這次蔣家的事情正好是一個好機會,你可以向陛下提議,建立一個秘密的隊伍,專門調查此事,同時將漠北、南疆的勢力在京都連根拔起。”
     
      拓跋玉一怔:“你是說,如前朝的黃金衛?”
     
      前朝皇帝專門設立了一個黃金衛,作為皇帝侍衛的軍事機構,皇帝特令其掌管刑獄,賦予巡察緝捕之權,并且下設鎮撫司,從事偵察、逮捕、審問等活動。后來到了本朝開國皇帝,覺得黃金衛勢力過大,影響太深,這才將之取締。
     
      “父皇未必會同意。”拓跋玉點明道。
     
      李未央冷笑,看著茶水里面沉浮不定的葉片,道:“他會同意的,只要你告訴他,這黃金衛再如何厲害,都是控制在陛下手里。名為對外而設立,然而一旦國內有事,卻能立即掉轉劍鋒,為皇帝而戰,為皇帝而死,于帝王大有好處。”
     
      拓跋玉沉思片刻,才點頭道:“的確,如果我這樣說,他最終會答應的,縱然他不答應,我會想法子讓他答應,而且這黃金衛的控制權,還會掌握在我的手里。”
     
      李未央不再多言了,她知道拓跋玉已經知道自己該怎么做,現在她要做的,只有等待有利的時機。因為她隱隱有一種預感,拓跋真不光要除掉拓跋玉,還要殺了她李未央。因為在拓跋真看來,自己已經是擋在他面前的第一大阻礙了。
     
      可是,對方會怎么做呢?又會從何處先下手呢?這個問題,是李未央一直想要知道的。因為如今的敵對,前世從未發生過,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有幾分勝算了……
     
      但不論如何,若他舉劍,她必迎戰。
     
      太子府,屋子里的乳娘正抱著太子的長子走來走去,孩子的啼哭聲無端地叫人心煩意亂。太子揮了揮手,厲聲道:“還不抱下去!哭得我頭痛!”
     
      平日里太子總是和顏悅色的,很少這樣高聲斥責,乳娘嚇了一跳,連忙抱著孩子退下了。
     
      太子頭痛地扶著額,喃喃道:“真是沒一件事順心的。”
     
      蔣家滿門皆死,剩下一個蔣華已經形同廢人,而庶妃蔣蘭更是每天以淚洗面,讓他心煩意亂的,這就算了,朝堂上拓跋玉又立下大功,皇帝對他簡直是寵愛到了極點,賜給他將軍銜不說,甚至這三日來接連召他進宮,屢屢都避開太子的耳目,不知道究竟商談了些什么——這都讓太子感到不安,極度的不安。
     
      他這樣一想,就把自己寫的奏章拿在手里,端詳了片刻,心中思忖:拓跋玉勢力如此之大,很快就會把自己取而代之了!他想到這里,深深地嘆息了一聲,將奏章隨手向身后一扔。奏章落在地上,一直默不作聲看著太子的蔣蘭走過來說:“殿下,好好的一本奏章為什么要扔了,難道它有過失?”
     
      “唉!”太子看看她,又像自言自語道:“你不明白啊!”
     
      庶妃蔣蘭的眼睛又紅了,道:“如今您有什么話都不愛與我說了,可是我做錯了什么?”
     
      不是做錯了,而是一看到你就想起蔣家的倒霉事,氣更加不打一處來!太子搖頭,又是嘆氣,就在這時,一個侍從高聲說道:“殿下,三皇子求見!”
     
      太子看了蔣蘭一眼,她立刻明白過來,紅著眼睛退到了一旁的屏風之后,算作回避。
     
      很快,三皇子走了進來,他身材修長,面容英俊,雙目有神,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憂慮與惆悵,反倒是精神奕奕。在他身邊,站著一個身量較為嬌小,全身蒙在披風之中,面龐為黑紗所阻擋的女子。
     
      太子一愣,心道難道拓跋真是給自己獻美人來了?他不由看了那女子一眼,猜想那黑紗之下應該是一張絕色的容顏,那披風底下是一副柔美的嬌軀,可是很快他意識到自己不能這樣想,因為庶妃此刻正在屏風后面!再者他也沒有這樣的心情啊!
     
      拓跋真微笑道:“皇兄,怎么幾日不見,面上如此憂慮?”
     
      太子嘆了一口氣,示意他坐下,并讓一旁的丫頭倒茶后,才慢慢道:“你明明什么都知道,還問我這些做什么呢?”
     
      拓跋真笑著看了周圍的人一眼,道:“今天我正是為了替皇兄解憂而來,請你屏退左右。”
     
      太子向周圍的丫頭看了一眼,并不多言,就揮了揮手,其他人便接連退了下去。
     
      拓跋真看了一眼屏風后面影影綽綽的人影,自然知道那是誰,只是他不過微微一笑,便轉開了視線,繼續道:“今天我特意請來了一位美人,專門替您解憂。”
     
      太子自然不安道:“唉,現在什么樣的美人也無法解除我的憂愁了!你還是把她帶回去吧!”
     
      拓跋真笑了笑,他既然來了,必定有一整套縝密細致的謀略計劃,怎么會輕易帶著人離開呢?他慢慢道:“掀開你的面紗吧。”
     
      于是,那女子褪去了面紗,恭敬地向太子行禮。太子見那女子年紀雖然不大,可是相貌平庸,身材臃腫,渾身上下,無方寸之地能與美人搭上關系,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已過早地出現了深深的皺紋,明明二十歲的年紀卻看起來三十都不止。看慣了美人的太子不由皺起眉頭,道:“三弟,你這是什么意思?”
     
      蔣蘭原本在屏風后面聽得很不悅,可是現在她突然覺得事情不對勁兒了,如果拓跋真的確是來獻上美人,當然要找年輕美貌的少女,這個女子雖然不算老邁,但這年紀怎么看都已經嫁人生子了吧。
     
      拓跋真大笑道:“皇兄,再美麗的容顏此刻都幫不了你的忙,可是這個相貌平庸的女人,卻能夠成為你制勝的關鍵啊!”
     
      太子大為迷惑,不知他是什么意思。評判女子就是德言容功,這女子實在看不出有過人之處,不由道:“我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別的,你還是照實說吧!”
     
      拓跋真微笑道:“皇兄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那女子深深垂下頭,一言不發。
     
      太子搖搖頭,道:“不知。”
     
      拓跋真慢慢道:“她是當初蓮妃娘娘身邊的婢女。”
     
      蓮妃那可是周大壽舉薦的,而周大壽又是拓跋玉送給皇帝的,太子提到這兩個人就頭大,現在聽到拓跋真所說的話,臉色不禁沉了下來,難不成這丫頭是看著蓮妃得寵,想要來求自己讓她進宮去見她的舊日主人嗎?這樣一想,太子的聲音立刻變得冷凝:“你把她帶到這里來干什么?”
     
      屏風后面的蔣蘭,卻敏銳地意識到了不對,她竟然主動探出頭來看著那女子,目光不斷地上下移動,仿佛要從她的臉上看出花兒來。
     
      拓跋真的笑容更甚,甚至隱隱透出一種冷漠:“太子不問問,她姓甚名誰嗎?”
     
      太子皺眉道:“姓甚名誰?”
     
      拓跋真笑道:“皇兄可知菏澤慕容氏?”
     
      太子的眉頭皺得更深:“這個……我自然是聽說過的。”縱然不知道,當初在宴會上的那一場刺殺,也讓所有人都印象深刻。說起慕容氏的覆滅,和蔣家當然有著十分重要的關聯,簡直可以說是蔣家一手促成的。
     
      拓跋真道:“你現在可以說你的名諱了。”
     
      那女子抬起頭來,柔聲道:“民女叫做冷悠蓮。”
     
      太子面色一震,隨即大驚道:“你說什么?”
     
      那女子又重復了一遍:“民女叫做冷悠蓮。”
     
      太子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盯著拓跋真說不出來,最后才道:“宮中那位蓮妃的名諱,正是冷悠蓮。”
     
      拓跋真笑道:“是啊,冷悠蓮,怎么會這樣巧合呢?皇兄,你不覺得奇怪嗎?而且這對同名同姓的女子竟然是一對主仆。”
     
      太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驚疑不定地盯著這女子的臉孔:“莫非——”
     
      拓跋真的聲音變得非常冰冷:“這關乎到一個很大的秘密。”
     
      太子露出迷惑之色,他不明白,一般主人的名諱,丫頭們都是要避諱的,怎么會完全一樣呢?縱然是一樣好了,這跟他剛才提到的慕容氏又有什么關系?
     
      拓跋真看太子的表情,就知道他還沒有明白,不由看著那女子,語氣深沉道:“她才是真正的冷悠蓮,而那宮中的蓮妃卻是名叫慕容心,是菏澤的公主,慕容皇室的余孽!”
     
      太子面色煞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嘴唇抖動著,厲聲斥道:“一派胡言!造謠也要有個限度。”
     
      拓跋真從容道:“真正的冷悠蓮就在這里,太子不妨好好問清楚。”
     
      太子緊緊盯著那女子,那女子自然十分緊張,但是在拓跋真的示意下,她開始娓娓訴說起來。由于緊張,她的證詞結結巴巴,但意思已然明晰。她才是真正的冷悠蓮,原籍在大歷的邊境,跟著作為商人的父親去了菏澤,從此后留在菏澤生活。當時她的父母都還在世,偏偏商人的地位太低,于是家中湊足了金銀將她送入宮中做婢女,希望將來能被貴人看中徹底脫離商家的身份。后來她被分配在了慕容心的身邊做宮女。慕容心自小就是美人胚子,是名揚菏澤的四公主,冷悠蓮當然會盡心盡力的伺候,再加上她人機靈聰明,又不多嘴多舌,很快便成為慕容心身邊的得用宮女。
     
      若非后來菏澤國滅,冷悠蓮也會跟著公主一起出嫁,或是被公主賜嫁給某個將領,正式脫離商人女的卑賤身份。然而菏澤終究是沒了,她隨著公主一路顛沛流離要被押送到大歷京都來。可是她和公主不同,她的身份卑微,那些人根本不會特別關注她,后來她被一位大歷軍隊的小將官彭剛看中,悄悄替她除了籍,帶走了,然而對其他人卻說她因為水土不服死了,剛開始她還不愿意跟著那彭剛,可后來聽說慕容皇室的所有人都被處死……她這才驚出一身冷汗,發現自己算是死里逃生的。當時,她還以為唯一活下來的人就是自己,后來拓跋真找到她,她才知道原來公主也活著……
     
      “民女才是真正的冷悠蓮,而那宮中的妃子,卻是慕容心。她是假冒我的名字和身份進了宮……因為她知道我是大歷人,而且早已離開家鄉多年,根本沒有人能夠查探我的身份。正因為我曾經跟她說起過很多小時候的事情,所以她的身份一直沒有人懷疑。”冷悠蓮慢慢地說著,一邊觀察著太子的神情。
     
      “民女絕不是撒謊,那慕容心雖然出身皇室,可卻個性溫婉,說話柔聲細氣,很會籠絡人心,慣常被人稱作活菩薩的。她最喜歡吃的是蓮蓉酥,最討厭的是菊花茶,沐浴的時候喜歡用牡丹花瓣兒,宮中從來不用桂花味道的熏香,每年到了冬天都會配著一塊暖玉,因為過分胃寒,需要喝專門配好的藥汁驅寒……”
     
      她說起蓮妃的言貌舉止,確實分毫無差,有些事情甚至連太子在宮中的密探都不曾知道,其曾為蓮妃婢女的身份當無疑義。
     
      然而太子并不是傻瓜,他聽完后冷笑道:“既然你已經知道慕容心冒充你的姓名進宮,為什么不早來戳穿她?直到現在才出現,又是什么居心?”他實在是難以相信眼前的女子說的話,蓮妃的身份是經過皇帝查證的,確認無疑的,現在卻突然冒出來一個指證她是慕容心的女子,他若是貿然相信并且把她帶到皇帝面前,只怕偷雞不成蝕把米,還要被蓮妃冤枉成別有居心。畢竟蓮妃現在可是身懷有孕,而且臨盆在即,皇帝不知道多么寵愛她,怎么會隨便相信一個憑空冒出來的女人呢?
     
      拓跋真察言觀色,知道要說服太子,還需要下更多功夫才行,于是說道:“皇兄,她之前死里逃生,又知道舊日的主子全部都被處死,當然是不敢露面的。這些年一直隱姓埋名、嫁人生子,甚至改了名字,生怕被人認出來和慕容氏有關系。后來她舉家搬至京都,無意中讓我發現了她,并且告訴她,蓮妃為了隱瞞自己的真正身份,不惜殺了她的父母,并且尋到當年她在大歷的祖籍地,隱藏了一切的痕跡。這樣才令她主動出來指證蓮妃,她能活到今天,全都是因為蓮妃以為她已經死了,否則她也會被殺人滅口,怎么會活生生站在皇兄面前呢?”
     
      冷悠蓮頓時哭泣起來:“爹娘啊,我能幸活至今,必是你們在天之靈的保佑,女兒不孝,害得你們都被狠心的公主滅了口,我卻還僥幸活著。沒有你們,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不如和你們在地下相會,以免再受這分離之苦啊。”
     
      哭聲十分的悲傷,這樣的言之鑿鑿……太子不由得開始猶豫。
     
      拓跋真慢慢道:“蓮妃若是慕容氏遺孤,那上次的刺殺必定和她有關。她不過是在父皇面前作了一場戲,故意讓人以為她忠心為主,實際上——一切都是為了對付蔣家罷了。而偏偏,她又是拓跋玉送給父皇的,若是能夠證明她的真實身份,父皇會怎么看待七皇弟呢?會不會覺得他是別有居心?到時候,他還會這么信任他,對他委以重任嗎?”
     
      如果讓皇帝知道慕容心的真實身份,第一個就會懷疑到周大壽的身上,而周大壽和拓跋玉、李未央都是聯在一起的,遷出蘿卜帶出泥,誰都跑不了。
     
      現在太子面臨著艱難的抉擇,他不敢相信世間竟會有如此大膽的陰謀,一個亡國公主居然會跑到皇宮里埋伏在皇帝的身邊,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尤其她還懷了孕,分明是想要篡奪皇位、伺機報仇啊!而且她這么久也沒有被戳穿。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該如何是好?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冒險相信眼前這個女子,戳穿慕容心的陰謀,但這樣實在太冒險。二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繼續渾渾噩噩做自己的太子,等著拓跋玉不知哪天奪走他的皇位。政治斗爭之殘酷無情,但一旦親歷其中,也難免驚懼寒冷,他不免渾身發涼,很難做出抉擇。
     
      太子無力地道:“你容我想一想。”
     
      拓跋真一笑,他知道,這是太子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線了。所以,他看了一眼屏風的方向。
     
      就在這時候,蔣蘭果真按捺不住走了出來,淚眼盈盈地跪倒在太子面前:“蓮妃的陰謀都是針對蔣家,如今我滿門皆亡,定是與她有關,求殿下為我報仇——”
     
      一時之間,太子心亂如麻。他側著臉,有些迷惘地望向拓跋真,但見他的臉上神色從容,充滿信心,太子一狠心,終究點了頭。
     
      從太子府出來,拓跋真的臉上一直帶著完美的微笑,他知道,拓跋玉完了,李未央也完了。只要在皇帝心中種下懷疑的種子,一切都沒有挽回的余地,不管這個冷悠蓮的證詞是否為人所相信,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向來強悍剛硬,以天下為砧板,以眾生為魚肉,不管是誰擋在了他的面前,都必須毫不留情地除掉,哪怕那個人,他真心愛慕著。
     
      忐忑的冷悠蓮還是不敢置信自己的好運氣,就在剛才太子盯著她的時候,她幾乎以為自己會被太子殺掉,因為那眼神充滿了懷疑,她是知道這些上位者的,翻臉無情的多得是。她擔憂地問道:“三殿下,太子真的相信我說的話嗎?”
     
      拓跋真看著她,露出一個笑容:“他信不信,重要嗎?”說著,他大笑著離去。冷悠蓮看著他的背影,不由更加疑惑和忐忑了。她根本無法明白拓跋真的心機,也沒辦法理解太子明明并不完全相信卻還是答應了。實際上,她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能否讓皇帝相信如今的蓮妃就是慕容心。
     
      李府的日子還是和往常一樣,蔣月蘭變得安分守己,每天只顧著清點地震后李家的損失,偶爾會去四姨娘的院子里看一看敏之,其他的時間都守著自己的院子不說話,李未央看的出來,經過那件事以后,她對李敏德已經死了心,平日里哪怕看見也不過一低頭,就過去了。
     
      想到當初她那樣勢在必得的模樣,李未央不由得心想,果然那句話是對的。
     
      世界上就沒有不會變化的東西。
     
      她倚在湖邊,就著蓮花翡翠小碗在喂魚。開春以后,天氣漸漸暖和了起來,湖邊的冰層開始化了,慢慢的金魚開始浮上來咬魚餌。
     
      白芷悄聲道:“小姐,馬上就要下雨了,咱們回去嗎?”
     
      李未央看了一眼天色,的確是很陰沉,一副風雨欲來的模樣。如今大歷的局勢,也如同這天氣一般,危機四伏,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著她。就在這時候,李未央卻突然看見蔣月蘭從遠處走了過來。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靜靜看著她走過來。蔣月蘭平日里看見她都是淡淡一笑便離去,然而這一回,卻突然在她的面前停下了。李未央抬高了眉頭望著她,等著她說話。
     
      蔣月蘭突然望向爭相搶奪魚餌的金魚,露出落寞的神情:“李未央,今天我去見蔣庶妃了,是她找我去的。”
     
      蔣月蘭去見太子庶妃的事情,李未央早已知道了,從她一出門開始,只不過,對方不說,她也不會主動問的,當下只是道:“母親終究是蔣家的人啊。”
     
      蔣月蘭卻笑了,轉過頭,一雙漆黑的眼睛望著李未央,道:“沒有蔣家了。”
     
      李未央同樣笑起來,笑容顯得十分清冷:“哦,是嗎,沒有蔣家了。”
     
      蔣月蘭點了點頭,道:“聽說蔣三公子從那天開始就瘋了,每天在家里自言自語,翻來覆去只會說一句話,他說,沒有蔣家了。所以我想,這句話應當是你對他說的,也是刺激他發瘋的原因。”
     
      李未央目光淡然,顯然不在意對方怎么說,因為她的確是故意刺激心高氣傲的蔣華,但那也怪不得她,實在是蔣家人死得太慘,他無法接受罷了,不死也要殘廢。
     
      蔣月蘭嘆了口氣,竟然主動道:“她叫我去,是游說我幫著她來對付你,并且說起,在三天后的太后壽宴上,太子將會有所行動。可是我百般試探,她卻始終不肯把真話告訴我。”
     
      李未央的心中各種主意閃過,卻是面色平淡道:“這樣重要的事,你為何要告訴我呢?”
     
      蔣月蘭神色倦怠,只是卻很平靜:“我不是幫你,我是知道,你不會輸。”一路走來,李未央可是從來沒有失敗過。
     
      李未央的睫毛微微顫動,眼中的驚訝之色一閃而過,卻是沒有說話。
     
      蔣月蘭笑了笑,道:“我只是覺著,你不會輸。”其實,不是直覺,而是她對蔣家有恨,很深很深的恨,若非他們的逼迫,她一個好好的姑娘也不必嫁給李蕭然做填房,更加不必淪落到今天這個境地,究其根本,都是蔣家的人過于自私,拿她來墊底罷了。平日里她風光的時候他們只想著榨取價值,等她失勢了就不聞不問,那蔣庶妃居然還打著這樣的主意!真的當她是個應聲蟲不成!
     
      看著蔣家覆滅,蔣月蘭心中只有痛快!可想而知,她表面對蔣庶妃唯唯諾諾,轉過身來卻將一切如實告訴李未央的用意了!因為李未央倒了,李蕭然也討不到什么好處,而蔣家縱然這一回勝了,她蔣月蘭又能撈到什么嗎?她情愿看著趾高氣揚的蔣庶妃一敗涂地!
     
      李未央沉吟道:“他們會在太后的壽宴上當眾動手,可見真是有十足的把握了。”
     
      蔣月蘭吐出一口氣,若有似無地笑了笑:“這個就不用我費心了,你自己想一想吧。”說著,她從李未央身邊走過,沒走幾步卻突然停了下來,頭也不回道,“雖然我知道蔣家的事情是漠北人所為,可他們這么做也一定和你有關。按照道理說我應該為蔣家人悲傷,可我心里真的很痛快。”說著,她快步地走了。
     
      李未央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不過政治斗爭,沒什么痛快不痛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誰都不能對誰容情,否則,下一個死的人,就是你自己。但是蔣月蘭能說得出這樣的話,說明她對蔣家存了十二萬分的怨恨。
     
      的確,蔣月蘭的一生都毀在蔣家,她會憎恨他們并不奇怪,但她突然來提醒自己,還真意外啊。
     
      白芷低聲道:“小姐,如果夫人說的是真的,那么他們是不是要在太后壽宴上動手呢?”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道:“既然敢做就要付出代價,蔣家如此,我也是如此,他們選在大庭廣眾之下行動,必定是要宣揚一件秘密。可不論是我還是拓跋玉,都沒有什么值錢的秘密,那唯一有秘密的人,就是蓮妃了。”
     
      不得不說,李未央眼光毒辣,心思也很準,在對方動手之前便能猜到這回是要做什么。
     
      白芷緊張道:“蓮妃的秘密?那小姐趕緊想辦法化解才是啊!”
     
      春天的梨樹開滿了粉白的花,順著一陣風吹過來,有些落在李未央的頭發上,有些落在她的肩膀上,給向來面容冷漠的李未央添上了幾分柔軟,她的聲音也很溫和:“白芷,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像我改變不了蓮妃的身份,明知道她的秘密一旦暴露十分的危險,可是當初為了對付蔣家,我們還是選擇冒險一樣。既然拓跋真已經出手,就不會給我們容情的余地,蓮妃必定要暴露出這一切的秘密,而他也一定是要下殺手。”
     
      白芷不由更加擔心,小姐這么說,是要眼睜睜看著蓮妃的秘密暴露嗎?這樣,豈不是會連累小姐嗎?
     
      李未央卻是笑而不答,轉眼望著湖水中游來游去爭奪魚餌的金魚。動物尚且是為了一點食物而互相進攻,人們為了權勢互相爭奪,又有什么奇怪的呢?誰都以為自己可以笑到最后,可老天爺的意思,又有誰能看得透呢?
     
      眼下這場戲,分明是遷出蘿卜帶出泥,一旦定了蓮妃的罪,倒霉的就是周大壽,到時候跑不了拓跋玉也跑不了她李未央,拓跋真出手,果然不像蔣庶妃那樣小家子氣,若非蔣庶妃錯誤估算了蔣月蘭的心思,這么重要的消息也送不到自己這里。
     
      丟下了最后一把魚餌,李未央看著爭奪的十分激烈的魚兒們,不由笑了。拓跋真,一起真的會如你所愿嗎?接下來,要怎么做呢?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捷报比分 彩票快3选大小单双技巧 三公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超准30码期期中 云南时时材 重庆时时彩平台手机app 299金门娱乐会所 哪个游戏平台有21点 复式投注对照表 北京pk10赛车记录 准确的后一万5个万能码 澳洲时时彩是私彩吗 神手麻将下载 真人发牌棋牌游戏比基尼 抢庄牌九官方网站欢迎您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