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3 陷阱重重

    庶女有毒

    133 陷阱重重


      月下,飛檐怪獸,庭院雕窗,濃重的黑影投在很大很空曠的花園里,有一種叫人透不過氣來的感覺,李蕭然沖在前面,幾乎是第一個趕到了李未央的院子里,然而整個院子此刻都是一團忙亂,根本沒人顧得上他。
     
      就連新房里的新郎新娘都再也顧不得洞房花燭夜,一路扶著老夫人快步走過來,李未央慢慢的走在最后面,然后低聲問趙月道:“你大哥都準備好了嗎?”
     
      趙月點點頭,道:“小姐放心,那人全都認了。”
     
      李未央略略停頓,隨后微微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兩撥人在院子門口匯聚成一撥,就看見一個丫頭捧著一盆熱水快步的跑上來,李蕭然用變了調的聲音喊道:“到底怎么回事!”
     
      丫頭一哆嗦,慢慢地回來頭來,蒼白的小臉在屋子里透出的燭光下遙遙向著眾人:“夫人,夫人剛才還好好的,突然就暈倒了——”
     
      那丫頭的聲音,讓李蕭然的心已縮到了一塊,他顧不得其他,快步進了屋子。老夫人看了一眼二少爺,道:“別過去了,你帶著新娘子趕緊回屋,這是要忌諱的!”
     
      李敏康愣了一下,猶豫地看了一眼孫沿君,隨后點點頭,道:“咱們不要在這里添亂,快回去吧。”
     
      孫沿君面色十分擔憂,嫁進門第一天就遇到這種事情,可是大大的不吉利啊,希望老夫人不要因為這樣對她產生什么壞印象。原本她想要留下來看看情況再說,但夫君都說要回去,她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轉頭向李未央略一點頭,隨后跟著李敏康離去。
     
      老夫人這才帶著其他人進了東邊屋子。一見到蔣月蘭,李老夫人便知道大事不好,血,已從她的衣裙上滲了出來。
     
      李蕭然快步走過去抱住她,蔣月蘭蒼白的面孔盯著他,用最后一點力氣哀怨地說道:“老爺,求求您!我……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
     
      淚水順著她潔白的面孔蜿蜒著流了下來,讓李蕭然看見了無比的心痛……這可是他的兒子,月蘭進門后唯一的嫡子啊,可以說是他唯一的期望,尤其在被形容成文曲星下凡之后,他更是無比地期待,可現在……
     
      “快,快去請王太醫!”李老夫人忙不迭地提醒道。
     
      李蕭然一下子驚醒過來,今天這婚宴,與李家素來交好的王太醫也來慶賀,并且人此刻就在外面。他立刻道:“我去,我親自去請!”說著,把蔣月蘭交給跟著老夫人一塊進來的榮媽媽,快步離去了。榮媽媽趕緊上去,輕聲安慰著。
     
      李未央看著蔣月蘭靠在枕頭上,哀哀地哭個不停,卻并不走過去關心,只是照顧著老夫人坐下,然后吩咐人上茶。
     
      李常笑此刻臉色煞白,圍在床邊看著蔣月蘭,一副要哭的模樣。二夫人和二小姐卻是掩飾不住臉上的幸災樂禍。要說這家里誰最真實,這一對母女倆認第二,當真是沒有人敢認第一。有時候李未央也很佩服他們,什么都放在臉上,若非二夫人強硬的娘家和李老夫人明里暗里的寬容,早不知淪落到什么地步去了,他們還整天嚷嚷著老夫人偏心嫡子。人家親生的兒子當然會偏心一點,但總的說來,李老夫人都是一個公正的人,不但把庶出的兒子帶大了,還給他娶了媳婦,謀了好前程,甚至容忍著不知輕重的二夫人,算是很厚道了。
     
      但是此刻,看著二夫人喜悅形于色,李老夫人也不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二夫人不由低下頭,當作沒有看到。誰都知道老夫人多重視這個將要出生的嫡子,不過,蔣月蘭出事可和他們二房沒有關系,她是住在李未央這里的不是嗎,受到責難的應該是李未央才對。二夫人心里想著,巴不得大房鬧得翻了天才好!
     
      蔣月蘭在床上哭泣,不停的叫疼,過了一會兒,王太醫幾乎是被李蕭然一路飛奔帶來了。李蕭然急切道:“王太醫,一切拜托你了,一定要保住內子的孩子!”
     
      王太醫點頭,道:“我盡力而為。”說著,上前去給蔣月蘭把了脈,又足足耗費了半個時辰,才慢慢從簾子里頭走出來,凝重道:“大夫人的性命是保住了,但孩子卻沒了,唉,真是可惜,可惜啊!”
     
      李蕭然在聽到孩子最終還是沒有保住的時候,身形一個晃動,差點栽倒下來,旁邊的人連忙扶住他,他緩過神來,幽深瞳孔掩藏著怒火:“到底怎么回事!”
     
      榮媽媽也是不停地擦眼淚:“老爺,今兒本來一切都是好好的,就是春菊那丫頭早上說錯了話,不小心氣著了夫人,夫人就叫她出去外頭院子里跪著,原本奴婢想著讓三小姐說幾句寬慰的話,誰知三小姐卻連看都不看一眼,拔腿就走了,夫人氣了半響,又把那春菊叫進來說了一通,越說越氣,結果就——”
     
      說的好像變成李未央的錯處一樣——李未央聽了,只是淡淡道:“母親自從懷孕后,脾氣暴躁了許多,身邊的丫頭動輒得咎,往日里我自然是要勸著一點,但今天是二哥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老夫人便叫了我去待客,實在是無暇分身。誰曾想母親竟然為了一點小事,氣成這個樣子……”
     
      李蕭然瞪了她一眼,道:“你是說你母親心胸狹隘?”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道:“未央自然不是這個意思,不過是懷孕的人難照顧,未央早已說過,我自己不過一個未出閣的小姐,又如何去照顧母親呢,可父親您偏偏不信,還說只要借個屋子出來就行了,現在出了事情又來怪女兒,我真是好冤枉。”
     
      李蕭然當然知道是自己執意要把蔣月蘭搬到這個院子里來的,原本是想要讓李未央投鼠忌器,順便借著她的力量保護這個孩子,沒想到反而一場空,但說到底,自己是怪不得對方的,可是心頭那口惡氣還是咽不下:“就算如此,你也不該——”
     
      李未央就向著老夫人看,李老夫人皺起了眉頭道:“好了好了,你怪孩子做什么!月蘭也太不當心了,懷了孕就不該總是生氣,現在弄成這樣,怎么能怪得了別人!那丫頭,就此杖斃吧!”
     
      從出事開始,春菊就被關到了柴房,此刻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在三言兩語中決定了。
     
      王太醫卻突然道:“李老夫人,我看著大夫人的脈相,三個月已經穩當了,如今出了這種事,卻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榮媽媽聽了,連忙道:“王太醫,您是說有人動了手腳?”
     
      “大夫人身體一直很好,孩子也很健康,怎么會突然出了這種事呢?僅僅是跟丫頭拌了嘴,生了氣,只怕解釋不通。”王太醫極有經驗,一個字一個字地道。也不是他多心,只是在宮里這些事情太多了。原本不關他的事,可是李老夫人竟然要杖斃那個丫頭,就實在讓他這個大夫于心不忍了。若是李大夫人的胎兒真是被惡人所害,卻連累一個無辜的丫頭死去……所以,他才開口說了這番話,希望李家三思而后行。
     
      就在這時候,原本躺在床上的蔣月蘭失聲大哭:“老爺,老爺,你要為我做主啊!原本孩子都是好好兒的,可今天晚上就沒了,一定是有人故意害我!”
     
      榮媽媽也一邊擦眼淚一邊道:“夫人,快別說話了,趕緊歇著,養一養身體。”
     
      蔣月蘭邊哭邊道:“養好身體有什么用,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都沒了……”
     
      榮媽媽便一咬牙,快步走過來,跪倒在李蕭然的面前:“老爺,您是知道的,夫人身子骨向來好,有個小病小災的也不常吃藥。自從懷孕后,夫人向來便只喝些滋補養胎的藥湯,雖然時常有些不適,卻也是懷孕的正常狀況,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又怎么會無緣無故掉了孩子,一定是有人作祟啊!”
     
      李蕭然便看向王太醫,道:“您在宮中呆久了,依您看,這究竟是什么緣故?”
     
      “我懷疑,夫人是誤用了麝香。”王太醫慢慢地道。
     
      “麝香?”話一出口,李老夫人一下子站了起來,面色開始變得鐵青。
     
      李蕭然疑惑道:“怎么會有麝香呢?”
     
      李未央卻慢慢的擰起眉頭,道:“榮媽媽,母親平日里,有燃香的習慣嗎?”
     
      榮媽媽趕緊道:“懷孕的人萬萬不可用麝香,這是忌諱,夫人一向敬而遠之,咱們斷不會讓夫人碰到這種東西啊!”
     
      李老夫人一臉神色凝重,一眼不眨的盯著王太醫:“正是如此,這里是不會有麝香的!您說的,可有證據?”
     
      王太醫點頭,道:“夫人脈相浮動,身上燥熱,我見過先帝爺的四位妃子,都是因為誤用麝香才會流產,這次夫人的癥狀和她們一模一樣。”
     
      蔣月蘭就看向李蕭然,目光先是期盼再是可憐,到最后,只剩下無比的柔弱,仿佛全部的希望都在李蕭然的身上,指望著他主持正義。
     
      “將夫人身邊近身伺候的丫頭一并帶上來。”李蕭然冷冷地道。
     
      這就是下定決心要審問了,李未央垂下眼睛,冷冷一笑。李蕭然對子嗣的重視遠遠超過一般人,經過之前一個大夫人的事情,他更是恨透了謀害他兒子的人,現在,是迫不及待要抓到兇手了。
     
      一屋子的丫頭都跪倒在地,老老實實地低著頭。
     
      “你們如實交代,夫人近日可是使用了什么香料?”李蕭然慢慢道。
     
      “回老爺,夫人用的每一樣東西都有記載,奴婢從管事那里領了來,便全都記錄在冊了。”阿蘿是蔣月蘭的貼身婢女,此刻恭敬道:“從夫人懷孕開始,所有的香料就都不用了,就連夫人屋子里掛著的檀香串子也怕有不好的地方,奴婢給取了下來。”
     
      李蕭然盯著阿蘿,道:“平日里夫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你們經手的,旁人根本沒辦法碰到!不是你們疏忽又會是誰呢?”他惱怒歸惱怒,但卻也不糊涂,李未央根本沒辦法插手蔣月蘭的吃穿用度,那蔣月蘭又是怎么碰到麝香的呢?
     
      阿蘿絲毫不慌張,眼見李蕭然疑心的盯著自己,叩頭道:“奴婢的確是負責夫人往日的生活,從不假旁人之手。正因為責任重大,奴婢才小心翼翼,絕不會犯了疏忽這樣的大錯。”
     
      “老爺,阿蘿對我忠心耿耿,做事又十分細心,我是信得過她的,況且,這麝香是打哪來的,如何我會沾上了,卻絕不可能是我屋子里的人犯錯,我雖然平素待人謙和,也斷斷不會拿自己身體開玩笑的。”蔣月蘭紅著眼眶,楚楚可憐道。
     
      李蕭然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或者是她們無意中接觸到……”
     
      榮媽媽適當插嘴道:“老爺,這可不是什么無心之失。夫人說的是,奴婢們做事都很小心,從來不曾有半點的疏忽。若真有問題,也一定是搬到這里來以后出的事兒——”
     
      李未央聞言,冷笑了一聲,道:“榮媽媽的意思,母親的孩子沒了,是怪我動了手腳嗎?”
     
      榮媽媽急切道:“三小姐別誤會,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李未央淡淡道:“當初搬過來的時候,老夫人也是派人檢查過的,萬萬沒有什么不妥的東西,你不是說我,就是說老夫人動了手腳?”
     
      榮媽媽臉色一白,道:“三小姐,奴婢當然不敢懷疑老夫人啊!只是檢查不過是匆匆而過,未必面面俱到,說不準就有人趁亂動了手腳,既然不是夫人的飲食里頭有問題,那就是這里的家具、擺設……最好還是好好檢查一下吧。”
     
      “既然如此,就好好將這個屋子檢查一遍吧。”李蕭然下了命令。
     
      李老夫人吩咐了幾個有經驗的媽媽仔細去檢查開來,整個屋子里彌漫著一種壓抑的氣氛,讓人覺得馬上就要有什么大事發生了。原本喜氣洋洋的李家,一下子陷入了一種叫人窒息的危機之中。
     
      羅媽媽是所有人中最公允的,因為她代表了老夫人,仔細在屋子里檢查了三回,她才走到了左邊墻壁的山水畫像邊上,取下了畫像,認真檢查了一番,卻沒有什么發現。就在放下畫像的一瞬間,她的手突然頓住了,將整個畫像湊到鼻子上聞了聞,才變了臉色。隨后,她竟然捧著畫像,送到了王太醫的手上:“您瞧瞧。”
     
      王太醫看她神情異樣,不由道:“稍等。”便接過了畫像,認真檢查起來。眾人都屛住了呼吸,緊張地看著他。
     
      不一會兒,王太醫已經有了決斷,道:“李丞相,我在這幅畫上發現了一點麝香的痕跡。”說罷,他捧起了那幅畫,李蕭然伸頭一看,眉頭不由得皺緊了……
     
      李未央冷冷望著,面色四平八穩,好像對方說什么,跟她全然都沒有關系一樣。
     
      “這是一幅普普通通的山水畫吧。”二夫人奇怪地道,實在是看不出什么不同的地方。
     
      王太醫卻搖了搖頭,道:“一般情況下,若是有人存了不好的心思,會在香爐里頭下麝香,麝香粉香氣濃烈四溢,最容易滑胎,可這樣一來很容易會被人發現。這個兇手十分的狡猾,卻將麝香混在了顏料里頭,味道是極淡的,若不是仔細檢驗,一般人是檢驗不出來的。”王太醫一邊說,一邊用小刀刮了一片畫紙,然后吩咐人取來一碗白開水,將畫紙放了進去,原本的畫立刻模糊了,稍候片刻,等顏料化開了,淡淡的香味飄散開來,王太醫示意丫頭端給李蕭然。
     
      羅媽媽面色凝重地說道:“請老爺仔細聞聞,畫上的味道十分淡,不湊近了很難聞出來,但是顏料化開在了水里,味道就不同了。奴婢大膽猜測,兇手用固體的麝香片磨碎了放進顏料去,且等畫干了之后就很難察覺出來,這樣不懂香料的人即便是仔細檢查了整個屋子,也不會去檢查一幅看起來很平常的畫像。”
     
      一番話說罷,屋子里的人面上都是一變。
     
      榮媽媽口中大呼:“難怪咱們發現不了,這畫好好掛著,又有誰去查探呢?”一句話而已,便幫其他伺候的丫頭開了罪。
     
      王太醫道:“發現不了才是正常的,很多畫師都喜歡在上等麝料中加少許麝香,制成麝墨寫字、作畫,芳香清幽,若將字畫封妥,可長期保存,防腐防蛀,但是對于孕婦來說,這就很麻煩了。一般人肯定注意不到這種畫像,縱然發現了也覺得是常事,若不是方才羅媽媽細心,就差點漏過了。”
     
      蔣月蘭失聲痛哭:“到底是誰在這畫上動了手腳?!”
     
      李蕭然怒聲道:“查,一定要徹查,這畫像到底是哪里來的!”
     
      榮媽媽作出一副吃驚而愧疚的樣子,道:“老爺,畫像也屬擺設之物,從前夫人屋子里的東西都沒有搬過來,到了新的屋子,夫人見到墻壁空蕩蕩的,便覺得不夠清雅,特意命奴婢去向劉媽媽開了小庫房,討了一幅畫來掛著。”
     
      李蕭然勃然大怒,道:“劉媽媽?叫她進來!”
     
      李未央冷眼瞧著,卻是一言不發,仿佛對她們的行為一無所知似的。
     
      不一會兒,劉媽媽氣喘吁吁的跑回來,由于跑得太快,進了屋子差點人仰馬翻。
     
      “劉媽媽,到底是誰指使你,送了這幅畫像來!”李蕭然厲聲道。
     
      劉媽媽滿頭大汗,莫名其妙的看著李蕭然,隨后看到了那幅畫,恍然大悟道:“老爺說這幅畫嗎?是因為夫人說這房子空蕩蕩的不好看,特地命榮媽媽來找奴婢,說是要一些擺設,這也不大值錢的,奴婢也就開了小庫房,讓榮媽媽去挑了——”
     
      皇帝和柔妃,包括老夫人這些人都給了李未央不少的賞賜,其中不乏一些大件的禮物,并不算十分的值錢,所以李未央并沒有特意抬進自己的屋子,包括一些屏風山水畫甚至還有些紅木的妝臺匣子,全部交給了劉媽媽保管,在院子后頭的小庫房里放著。劉媽媽是老夫人的人,李未央調查過她之后,對她一向比較放心,可是她居然沒有知會自己就為榮媽媽開了庫房,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劉媽媽,是你自己開了小庫房嗎?”李老夫人皺眉。
     
      劉媽媽終于看出點不對勁兒來了,她雖然是老夫人派來照顧三小姐的,可三小姐院子里頭早已有了得寵的丫頭,根本輪不到她說三道四,三小姐更是很少讓她過問屋子里的事,她只能守著一堆死物,撈不到什么油水。平日里倒還好,最近看到同樣被分到四小姐屋子里的肖媽媽穿金戴銀,顯然是從四小姐那兒撈到的好東西,她自然心里就不平衡了。那次夫人派了榮媽媽來要東西,她有心思去巴結,又有點畏懼李未央,便派了人想要去請示,誰知道李未央偏偏進宮去了,她想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同意了,將人放進了小庫房。
     
      本來還擔心榮媽媽會挑了太過顯眼的,誰知不過是一幅畫,劉媽媽才放下心來,說了一句回頭告訴小姐,榮媽媽便說不過一樣小東西,特地去說了反倒顯得母女生分了,到時候夫人自己會知會小姐的云云,還特意給了劉媽媽一個金鐲子,劉媽媽便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不再多言了。此刻被老夫人問起,劉媽媽一頭的冷汗,只是看了一眼李未央,幾乎說不出話來。
     
      榮媽媽厲聲道:“劉媽媽,你當時是跟我說,三小姐已經同意了的!”
     
      劉媽媽一愣,隨即張口結舌,愣愣道:“我哪兒有這么說過!榮媽媽你怎么能胡言亂語呢!明明是你說不必通報,夫人自己會向小姐說的啊!怎么胡亂賴在我身上!”
     
      李未央淡淡道:“老夫人,父親,我從未允許這奴婢送這幅畫給母親!”
     
      榮媽媽卻大聲道:“老爺,老夫人!若是沒有三小姐的允許,一個小小的奴婢敢這么做嗎?難不成劉媽媽會在畫上做手腳不成?!”
     
      李蕭然的臉色異常難看,厲聲呵斥道:“劉媽媽,這畫被人用了麝香,害的夫人滑胎,你可知道?!”
     
      劉媽媽早已瑟瑟發抖,見李蕭然滿面怒容,她倒是一句話也說不出,明顯是嚇壞了。
     
      李未央眼底冷笑,面上卻仿佛極為惱怒的模樣,道:“你發什么愣!還不把話說清楚!”
     
      劉媽媽一個戰栗,立刻道:“奴婢沒有稟報三小姐,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求老爺饒命,老爺饒命!”她本就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平日里只知道做事,今天知道莫名其妙闖了大禍,怎么會不害怕呢?
     
      “父親,這幅畫是前朝畫師劉舒的清風圖,乃是公主賜給我的禮物,難道公主也會陷害母親嗎?而且這幅畫在小倉庫里頭放了足足有半年,若真是有人故意動手腳,怎么會那么早就開始準備?!還那么巧被母親挑中了呢?這不是前后矛盾嗎?”李未央一字一句地道。
     
      李蕭然的神色越發難看,快速將那畫取出來仔細看了又看,斷然道:“不,這不是劉舒的作品,這是一幅偽作!”
     
      眾人面色都是一變,竟然是偽作?!
     
      李蕭然對書畫十分有研究,他指著這一幅清風圖,面色冷凝道:“劉舒每次作畫必定是醉醺醺的,正是因為他這種不拘小節的性格,畫上的題款都是一反常規,正統章法是從右向左,寫在畫面空白處,而他卻從左向右,題于竹石空隙之間,書體是隸書與行楷結合,行款不是直書到底工,而是大小不一,高低錯落,看起來逸趣橫生!可是這一幅畫,雖然表面上和清風圖一模一樣,題款卻和普通的畫作一模一樣,是從右向左的!所以,這絕不是劉舒的作品!”
     
      李老夫人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道:“公主是不會送偽作來的,所以,一定是有人將這幅畫掉包了!”
     
      眾人的眼光重新回到了李未央的身上,她卻冷冷一笑,道:“這么說,大家都是在懷疑我了?府里頭的一應吃穿用度都是固定的,誰買了什么藥誰用了什么藥,府里頭的大夫最清楚,我何曾碰過麝香呢?甚至連我屋子里的香爐都是清心香,最平和不過,半點麝香的成分都沒有,敢問一句,要害人,我去哪里弄麝香來?這可不是尋常東西,既然你們懷疑,不妨去外面鋪子問一問,看我或者我的丫頭可曾踏進藥鋪半步!”
     
      “敢問三小姐,你肯讓人搜一搜嗎?”榮媽媽冷冷道。
     
      “搜吧。”李未央冷聲道,她早已猜到對方會這樣做!橫豎不過這點伎倆罷了。
     
      羅媽媽看了一眼老夫人,老夫人點點頭,羅媽媽便帶著人去了,過了足足半個時辰才回來,稟報道:“三小姐的屋子干干凈凈的,什么東西都沒有。”
     
      李老夫人松了一口氣,她實在不希望李未央跟這件事情有關系。
     
      這時候,就見蔣月蘭緊咬了一口細白的銀牙,既似銜恨,又似隱忍,大聲哭起來:“老爺,如果不是三小姐,那又會是誰在畫上動了手腳呢?您要還給月蘭一個公道啊!”
     
      李蕭然頭痛欲裂,他冷聲道:“真的什么都沒有查到嗎?”
     
      羅媽媽立刻回答:“奴婢仔細檢查了,什么都沒有找到。”
     
      榮媽媽則在一旁突然道:“老爺,還有七姨娘呢,她那里未必沒有吧!”
     
      李未央冷笑一聲,道:“榮媽媽,七姨娘是最老實不過的人,你連她都懷疑嗎?或者你干脆說,是我四弟的身上帶了麝香更好一些!”
     
      榮媽媽暗暗冷笑著,狀似不經意的說道:“三小姐,奴婢不過實話實說,你又何必惱羞成怒呢?”
     
      李未央微勾了唇角,把些許笑意都印在眉眼之間,一時只讓人覺得好像一種裹在冰層里的火焰撲面而來:“哦?你是實話實說?那為什么要將臟水潑到七姨娘的身上。”
     
      “是不是潑臟水,把她叫來就知道了!”李蕭然冷聲道,說著揮了揮手,吩咐人去請七姨娘。
     
      李未央揚唇一笑,卻是冷冷的、陰陰的,叫人看著心里發寒。她心中其實再明白不過,對方的目的不僅僅是自己而已!看著不遠處床上柔弱的主母,她冷笑一聲,蔣月蘭,你還真是夠膽,冤枉我便算了,還要拉上七姨娘,好,很好,實在是太好了!
     
      “老夫人,老爺。”談氏行罷禮,卻不見他們說話,只得尷尬站著。底下跪著劉媽媽,李未央面色冷凝,七姨娘有點奇怪,但也沒多想。
     
      “談氏,夫人落胎了。你可知道?”李蕭然目光直視著她,帶著說不出的嚴厲。
     
      七姨娘見李蕭然問話,口氣十分不悅,急忙道:“夫人出事了?我并不知曉,否則早已來看看。”
     
      “這就不必了,我且問你,未央可曾交給你什么物件?”李蕭然這樣問,分明是認定了李未央利用七姨娘窩藏了什么。
     
      王太醫突然打斷道:“等一等。”眾人便都奇怪地看著他,他快步走到談氏面前,道:“失禮了,請將你身上的這個香囊解下來。”
     
      談氏一愣,隨后下意識地聽了話,把香囊取了下來。
     
      王太醫聞了聞,面色果然一變,快速地把香囊里頭的藥丸倒了出來,仔細地嘗了嘗,隨后凝重道:“這是蘇合丸。”自從談氏進門,他便聞到了一種淡淡香味,十分獨特。如今看來,果真是如此啊。
     
      “這是什么?”李蕭然皺眉道。
     
      王太醫解釋道:“有些患者心絞痛發作,或處于昏厥休克時,服用蘇合丸,病情可以得到緩解。”
     
      “什么成分?”李蕭然立刻追問道,顯然已經抓到了關鍵之處。
     
      “因為古書中談,麝香可很快進入肌肉及骨髓,能充分發揮藥性。所以,蘇合丸的成分中含有麝香——”
     
      李蕭然勃然大怒,想也不想就要上去給七姨娘一個耳光,李未央卻比他還快一步,一個眼色,趙月已經將七姨娘帶開,李蕭然撲了個空,面色當即更加難看:“李未央!證據確鑿,你還不肯認罪嗎?你們這一對母女,簡直是太心狠手辣了,連那么小的孩子都不肯放過,就不怕有報應嗎?!”
     
      李未央示意趙月保護好驚慌失措的談氏,冷聲道:“父親,有什么話說完了再動手也不遲!”說著,她回過頭道,“七姨娘,你告訴我,這藥丸從哪里來的?”
     
      談氏面色無比的驚恐,卻見事情隱瞞不下去,實話實說道:“從生下敏之開始,我就一直有心絞痛,半夜里總是驚醒,看了不少大夫都沒有用,卻怕未央擔心,一直都沒敢說!后來我去探望夫人,正巧碰到何大夫,他說這藥丸可以治病,我便聽了他的話一直服用,并不知道這藥丸是什么做的啊!”
     
      李蕭然大怒道:“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帶著的東西分明是用來害人的!”
     
      談氏大驚,此時的她終于明白了真相,雙膝一軟便跪下來,泣聲道:“老爺,老夫人,就是給我再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傷害夫人一根汗毛啊,更何況還是一條活生生的性命,我也是做娘的人,哪里能做得出這種事情!”
     
      “不承認就行了嗎?來人,去找何大夫來對質!”李蕭然冷冰冰地道。
     
      床上,蔣月蘭還是不停的痛哭,從頭到尾她沒有露過面,不過說了三兩句話,卻沒有一句是指責的話,不動聲色之間已經將李未央和談氏都拖下了水,不得不令人佩服。
     
      整個房間都是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等著何大夫來證明,談氏戰戰兢兢地看著李未央,卻見她面色十分平靜,竟然像是半點都沒把此事放在心上。
     
      二夫人狐疑地看了看一臉驚慌失措的談氏,又看看面色十分鎮定的李未央,越發懷疑這兩個人是否真的是母女,為何半點都不相似,比起老實的談氏,李未央簡直像是惡鬼投胎的,不,或者她這就是來討債的,不然怎么她在哪里都不得安生呢?二夫人心中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不由低聲對李常茹道:“這公案到底要審問到什么時候,我今天還要早點休息,明天等著喝媳婦茶呢!”
     
      李老夫人怒聲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著這件事!簡直是不知所謂!”
     
      二夫人被莫名其妙吼了一句,看著李老夫人僵硬的臉色和面部顫抖的肌肉,頓時不敢吭聲了,別過臉去。二小姐低聲道:“娘,可別再說了,老夫人生氣呢。”
     
      連一向多嘴的二夫人都不吭聲以后,整個房間里就是一片死寂,而此刻,外面的賓客還在宴會,李敏德正在前面招呼客人,已經派了三回人來請李蕭然,他卻執意不肯離去,非要等著這件事情的審問結果。
     
      何大夫年紀大概五十多歲,花白的胡子,一雙精明的眼睛,往日里看起來神采奕奕,但今天進門的時候,卻是一副瑟瑟縮縮,低著頭的模樣。
     
      李蕭然心中有了幾分焦急:“何大夫,你低著頭做什么?!”
     
      何大夫支支吾吾道:“回稟李丞相……我……我無意中摔了一跤,所以不小心摔破了臉,有點不敢見人。”
     
      “這沒關系的,今天請你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請教。”李蕭然道,“七姨娘說來看夫人的時候,你給她開了蘇合丸,這可是真的?”
     
      何大夫聲音有一絲顫抖:“自然是真的,真的——”他一連重復了兩遍,卻是仿佛受到了什么驚嚇,連頭都不肯抬起來。
     
      李蕭然的聲音提高了:“何大夫,你抬起頭來說話!”
     
      何大夫不得已,抬起頭,卻是滿臉鼻青臉腫,鼻梁都斷了,哪里是摔跤能摔的出來,分明是被人打成了這個模樣。眾人都是大驚,李老夫人趕緊道:“何大夫,你這是——何人如此大膽!”
     
      李未央蹙眉,她叮囑過趙楠,擄人的時候絕對不能留下傷痕,可是何大夫如此模樣,究竟是誰打的呢?難道是趙楠違背了她的命令,不,不會,趙楠從未提起此事,說明他沒有碰過何大夫一個指頭。在這一點上,她相信趙楠不會胡來。
     
      何大夫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帶著哭音道:“李丞相,我實在是不敢說話了!不管說什么都是一個死啊!貴府的三小姐,我實在是得罪不起!求您救我一命吧!”
     
      李蕭然大聲冷笑,“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如劍般向李未央逼了過來。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目光雖然鋒利,但也含著深深的不安,就像一片鋒利和過薄的劍鋒在不停地顫抖,他的心中,對李未央有一種畏懼,一種可怕的畏懼,但他現在必須要懲處她,如果他退后了,那么就徹底喪失了作為一個父親和一家之主的威嚴:“李未央,你究竟做了什么!是不是去脅迫何大夫了!”
     
      在這一刻,李老夫人臉上露出像要把卡在胸中的什么東西噴出來的神情,嘴唇卻始終僵硬地緊閉著,什么都沒說出來。
     
      榮媽媽道:“何大夫,三小姐是如何威脅你的,照實說吧,老爺一定會為你做主的!絕對不會再任由那些歹人冤枉你!”
     
      李未央冷哼了一聲,道:“是啊何大夫,我是如何威脅你的,為何不照直說呢?”
     
      此時何大夫額頭早已滲出汗珠子,跪在冷冰冰的地上,仿佛十分的為難。
     
      終于,老夫人開了口,道:“你老實說,若真是——也不許有絲毫隱瞞!”
     
      何大夫壯著膽子看了李未央一眼,故意挺直了腰板道:“老夫人,前天我從外面出診回來,卻被一群歹人劫持,他們抓走我關了起來,還對我嚴刑拷打,要求我按照他們說的做——我無論如何都不肯答應,他們便不放我走,后來還用金銀來收買我,教我說,夫人其實沒有懷孕,是服用了可以偽造出胎像的藥,才會蒙騙過了幾位大夫的集體會診——我還隱約聽見,說他們的主子是安平縣主……見我軟硬不吃,他們甚至綁了我的孫兒,最后我不得已才答應了啊!”
     
      屋子里的人越聽越是震驚,在這個瞬間都把目光盯著李未央,用一種近乎于不敢置信的眼神。
     
      然而何大夫還在繼續說下去:“原本我給七姨娘開的藥的確是蘇合香,這藥丸其實麝香含量很少,壓根不會威脅到人身體的健康,但偏偏七姨娘向我說,這藥效不明顯,她還是日夜難安,非讓我加大了藥量,所以我才給了她含量更高的蘇合香,也就是麝香丸——”
     
      眾人這回都聽明白了,李未央先是串通七姨娘,從何大夫這里騙到了麝香,然后利用麝香在山水畫上動了手腳,謀害了嫡母的孩子,還預備借著何大夫反咬一口,讓眾人以為蔣月蘭“假懷孕”,然后故意作出滑胎的樣子來冤枉她李未央,心思真是無比的歹毒啊!
     
      李未央看了一眼趙月,見她的臉上同樣也露出了吃驚的神情,不由暗暗嘆了一口氣,這對兄妹都是擅長殺人守衛,卻不擅長心機謀略。蔣月蘭把什么都算計好了,她其實是真的懷孕了,卻故意引起李未央的懷疑,讓她以為是故意假作懷孕,想要從何大夫的口中得到所謂的“真相”。趙楠從何大夫口中得知的,的確就是蔣月蘭“偽裝”懷孕的事情,然而這一切都是對方預先設計好的,包括何大夫的證供、現在的反口,一切的一切,都是蔣月蘭設計好的陷阱。
     
      這時,何大夫已經掏出了那張銀票:“這是三小姐用來收買我的銀票,我要是收了,實在是良心不安啊!請你們收回吧!”
     
      事已至此,李未央的罪過已經是人證物證俱在,毫無抵賴的余地了!李蕭然并沒有大吼大叫地發作,而是眼中暴出了灼人的火星,甚至還有殺意,然而等他的目光接觸到李未央冰冷的眼神,他的嘴邊迅速浮起一絲冷酷而又憤恨的笑——逼問李未央:“你這個賤人,還有什么話說!”
     
      他下定了決心,借此機會把這個不受控制的女兒,徹底地除掉!
     
      李未央此刻的境地,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可她卻是倨傲地斜睨著李蕭然,只覺得他是多么的懦弱和可笑。說來也真是諷刺,她的這位父親位居丞相,整日里呼來叱去地不可一世,可是心底卻比誰都要怯懦,明明知道這件事情背后另有隱情,卻偏偏要借此機會除掉她。說到底,不過是因為她不受控制,讓他覺得越來越害怕而已!
     
      她低頭冷笑了一下,隨后抬起頭,直盯向他的眼睛。李蕭然只覺得她的眼神帶著一種徹骨的冰寒,心頭一凜,頓時氣焰全消——他從未見李未央有過這樣的神情,一時間竟被震住了。
     
      李未央冷笑著看著他,卻又慢慢地把視線轉移到蔣月蘭的身上,漆黑透亮的眸子里竟透出浩瀚而又莫測的神情:“母親,希望你不要改變現在的初衷才好啊。”
     
      她的聲音又柔又輕,卻帶著無比的冷酷。蔣月蘭幾乎有一種——自己馬上就要被打入地獄的錯覺!不,怎么可能呢?!勝利者明明是自己,馬上就要成功了,她絕對不信,李未央還能有什么法子可以翻盤!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江西十一选5 三分pk10全天在线版 极速时时是否有假 3d走势图连线 中超积分榜 河内五分彩的常用规律 湖南快乐十分快乐电视图 094独家提供推荐公式规律 皇家时时彩官方网站 免费英超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推荐号 七星彩开奖直播 码报猴是几号 香港六和合曾道人资料 广东快乐十分诈骗 快速时时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