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7 殘酷刑罰

    庶女有毒

    127 殘酷刑罰


      太子專門辟出了十幾間客房,讓受傷的客人們診治,這些人的身份皆非同一般,連整個太醫院都出動了。其中,王太醫慣來是給李家診治的,所以很是相熟,不用李未央吩咐便去看李敏德。
     
      李未央在門外站著,覺得身體一陣發冷一陣發熱,只是靜靜瞧著眾人奔來忙去,不時聽見刺耳的哀嚎聲。她原本應該進去,可現在她卻只希望冷風能夠把她吹的清醒一點!
     
      蔣月蘭和李常笑因為當時去看望懷孕的庶妃,不在花園內,僥幸逃過一劫,太子當時身邊有拓跋真和很多護衛保護,所以他也毫發無傷。真正慘的是那些手無寸鐵的女眷,如花似玉一般的小姐們就這樣香消玉殞了,原本這就是太子妃壽宴,來者多是各大家族的嬌貴小姐們,全都是在家里千寵萬寵的,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遇到刺客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一共死了十二位。太子看到這等慘狀,不免唏噓不已,連忙吩咐人去各家報喪,并且將還活著的人安排了房間休息。
     
      李未央冷冷望著這一幕,大腦中卻在急速地思考著。太子安頓好傷者,已經親自進宮去了,他要向陛下稟報這一切,刺客不但光天化日進入太子府胡亂殺人,甚至于還持著誅殺叛逆的罪名。叛逆,誰是叛逆,太子嗎?這是太子妃的壽宴,參加宴會的絕大多數是女眷,為什么要連他們都一起屠殺,更像是在挑起仇恨而不是在殺人。
     
      “嚇到了嗎?”突然有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李未央回過頭來,卻看見眼前的人已經換了一身月白色的錦緞長袍,腰束八寶琉璃玉帶,面若冠玉,劍眉星目,端的是一副皎若玉樹的好相貌,不是拓跋真又是誰!
     
      “我的身上都是血,怕嚇到你,所以才去換了衣裳。”拓跋真解釋道。
     
      李未央目光冷冷地望著他,不發一言。
     
      “剛才我讓你躲在假山里,都怪你那個丫頭,把敵人都給引來了。”拓跋真見她不語,立刻道。
     
      看到人被長劍切成兩半、血花四濺那種血腥的場面,任何人都會無法忍受,李未央自己且不說了,她在冷宮里看過的可怖場景何止這樣,趙月則是接受過嚴苛的訓練,白芷呢?雖然上次已經見過殺人的場景,可那是有心理準備的,這一次,不要說她,連李未央都無法忍受那么殘酷的場景,幾乎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現在拓跋真居然還把引來敵人的罪責怪在一個丫頭的身上。
     
      拓跋真看著她發白的臉色,竟然出乎意料的柔聲道:“我一定會查出是誰做的好事。”
     
      拓跋真的個性其實極為酷似本朝皇帝,前一瞬間還是和風細雨,忽而就能變成雷霆暴怒,眼見他如此做小伏低,仿佛對她無比在意的樣子,換了旁人還不知道要如何開心。李未央卻只是靜默了半晌,答非所問道:“聽說五皇子妃武樂陵平安無事,而且還保護了幾位女眷。”
     
      拓跋真頓了頓,點頭道:“的確如此,不過,我覺得這件事很蹊蹺,既然那些刺客是見人就殺,怎么會放過她呢?這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嗎?”
     
      李未央盯著他的眼睛,淡淡道:“殿下的意思是,這件事情跟五皇子拓跋睿有關系。”
     
      拓跋真慢慢道:“這么個……自然要進一步調查。無論如何,太子妃也不幸罹難,太子很是傷心,再加上各家都死了不少人,這件事情肯定不能善了了。”
     
      李未央目不轉睛地望著他,那洞悉一切的眼神讓拓跋真幾乎無法直視她的面容,但他強自按捺了,只是道:“你放心,待會兒我就安排人手,平安送你回去。”
     
      李未央不再看他,冷淡道:“不必了。”說著,越過了他向客房的方向走去,那里,王太醫正在為李敏德診治。
     
      拓跋真癡癡地望著她轉身,剛才他經過花園碰到的那些千金小姐,無一不是又哭又笑,慶幸劫后余生,還有主動找上他尋求安慰和庇護的,偏偏李未央是如此不同。拓跋真心里又酸又澀,也說不出是個什么滋味,卻不由得探出了手,還未等他開口挽留,李未央卻突然回身,道:“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明白。”
     
      拓跋真微微扭曲了面容,深吸了一口氣道:“你說。”
     
      李未央望了他半晌,忽然間微微一笑:“出事到現在,你看到蔣家的人了嗎?他們可有損傷?”
     
      拓跋真呼吸更加緊促,卻低聲道:“蔣家女眷跟你母親和四妹一起都在蔣庶妃處,所以平安無事。”
     
      李未央的面上隱約有一絲陰沉,卻輕聲道:“原來如此。”
     
      在這個瞬間,拓跋真幾乎以為對方看透了什么,然而李未央的臉上卻異常平靜,轉身進了客房,不再回頭。
     
      屋子里,王太醫擰著眉,查看著李敏德胸前的傷口,那樣從后到前被這么穿過,他只看一眼,就覺得可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下來的?
     
      李未央問王太醫,“他怎么樣?”
     
      王太醫輕嘆了聲,“鐵箭已經拔出來了,只是,箭頭上有毒,想要化解這毒,不是朝夕之事,只怕他熬不過——”
     
      李未央忍不住僵直了后背,急聲道,“熬得過!他一定可以熬過!”
     
      王太醫點點頭,小心翼翼的道,“只是這個傷,實在是太重了,連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單是傷口,偏了一點,并沒有穿透心臟,但加上不知名的毒,就實在很難說了。
     
      李未央看著昏迷不醒的李敏德,目光中漸漸燃起一絲冷芒,仿佛在冰中燃燒的火焰,叫人看了心驚膽戰:“我知道怎樣能夠救他。”
     
      盡管王太醫說了不準病人移動,李未央卻堅持要帶著李敏德回李府,其他人見她如此執拗,卻也無可奈何。趙月同樣受了傷,只是在肩膀,并不是很重,負責主要守衛的人便成了趙楠。可是剛剛上了馬車,李未央便向趙楠道:“蔣家人回府的路,務必給我堵死了,逼著他們從永華門走,然后你們換了衣服,徑直趕向永華門伏擊,不管你們用什么法子,把人給我帶回來!”
     
      趙楠道:“小姐的意思,屬下明白,只是此中手段難免過激,會不會驚動外人。”
     
      李未央若有似無的笑了一下,眼中卻是說不出的狠戾:“蔣華等人必定留在太子府幫著他們收拾殘局,我只要蔣家的主子,不管是哪一個都好!這其中自然有不必驚動外人的法子,馬兒受驚瘋跑,無意中丟了一兩個人,還不是很容易的么?”
     
      趙楠一愣,隨即意識到李未央不是在開玩笑,立刻低頭道:“是,屬下立刻就去安排。”
     
      “一切都是為了你家主子的性命,不容有失!”李未央一個字一個字地道。
     
      趙楠辦事效率極快,而且深刻地領會了李未央的意圖,半個時辰后,蔣天便被押在了李府的地牢。若說起李家這座地牢,已經有十多年沒有過人住了,到處都是灰塵,耗子滿地爬,實在是惡心至極。可是李未央卻選擇了此處關著蔣天,與上次的情形一模一樣。
     
      蔣天大叫:“李未央,你這個小賤人,你又來這一套!”他在蔣家被關的時間長了,實在耐不住,就趁著今日府中忙亂,偷偷溜了出來,誰知剛走到街口,就被人攔截了來,一次就罷了,這綁架的玩意兒還來兩次,真當他蔣天是孬種嗎?!
     
      就在此時,只聽見牢門發出咔噠一聲響,隨后李未央緩緩從臺階上走了下來,一身柔美的衣裙上還帶著鮮血,可見她回到府中都沒來得及換下衣裳,地牢里沒有光線,只是點起了火把,火光襯著她淬玉似的一張臉,烏黑的眼珠幽幽的綻著古井一般的冷光。
     
      蔣天一抬眼,李未央烏黑的眸子有似冷箭,異常冰冷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你為我家主子診治,我們就會放了你。”趙楠冷冷地道。
     
      蔣天嗤笑一聲,道:“你在說什么,我都聽不懂!”
     
      “我家主子在太子妃的壽宴上受傷,還中了毒。”趙楠雖然不耐,卻不得不道。
     
      蔣天哈哈大笑:“活該!真是太可惜了,怎么死的人不是你呢李未央?!不過,從今后少個人保護你,你的死期也快了吧!”
     
      經過蔣家三公子的教育,蔣五的膽子明顯肥了不少。他知道李未央不可能殺了他,因為他們找上他,說明李敏德的傷勢非同一般,只有他能救!若是李未央殺了他,李敏德也得跟著陪葬,不過,他是絕對不會救這個人的,反正李未央不敢對他如何。只要他這一回扛住了!
     
      趙楠勃然大怒,抬腳便將他踹倒,揪起他衣襟,正反扇了他十幾記耳光。蔣天疼的齜牙利嘴,也不也聲,只冷冷的瞪著他,趙楠恨的攢足了力氣狠踹他心窩。
     
      李未央突然開了口,道:“把人帶進來。”
     
      蔣天睜大了眼睛,隨后看著自己的大哥蔣海被押了進來,蔣海十分的狼狽,頭低垂著,滿身都是灰塵,連一只胳膊都被人打斷了,明顯擺出了奇怪的姿勢。
     
      “你——好大的膽子!”蔣天怒道,蔣海是護送蔣大夫人和二夫人去參加宴會的,當然,同行的還有蔣家三公子蔣華。
     
      其實本來李未央是讓趙楠擄走蔣家的女眷,可惜蔣華獨自留在了太子府,卻很謹慎地讓蔣海護送他們回去,半路上,趙楠的人和蔣家的護衛纏斗起來,原本趙楠已經抓住了蔣大夫人馬車的韁繩,誰知卻被蔣海擋住了,無奈之下,趙楠便命令所有人集中攻擊蔣海,把他強行帶了回來。
     
      說起來,這是個意外,但對李未央來說,不管是抓住了蔣家兩位夫人還是蔣海,效果都是一樣的。
     
      “你不敢殺我大哥的!你絕對不敢的!”蔣天暴怒地盯著李未央,他想起三哥曾經說過,李未央不過是虛張聲勢,她不敢動用私刑的!
     
      “蔣家仇人那么多,誰知會是誰動的手呢?”李未央嘆了口氣,目光平靜地說著,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中反復火燒一樣,若非是強自按捺,她早就把蔣家兄弟的頭擰下來了!
     
      “會查到的!一定會查到的!大伯父和三哥一定會找到這里來!”蔣天立刻大聲道。
     
      李未央勾起唇畔,道:“等他們來了,你們的骨頭都化成灰了,找得到什么?”
     
      蔣天的臉色變得比剛才還要難看,他不敢相信,李未央居然敢做出這種事情:“你當京都是你隨意妄為的地方嗎!還有皇帝,還有禁軍,你竟然私自擄人——”
     
      李未央嗤笑一聲,道:“禁軍?陛下?現在他們都在忙著尋找那些殺入太子府的刺客,顧不上你們了。再者,刺客連太子府都敢進去,區區一個蔣家,他們又怎么會放在眼里?你放心好了,我的人做的很干凈,外人看來不過是尋仇,說起來前朝的禮部尚書大人也是在大街上被人公然殺死的,最后不也找不到兇手,不了了之么,我不過有樣學樣,又有什么可怕的?”
     
      蔣天沒想到李未央骨子里竟然這樣蠻橫可怕,一時驚駭的說不出話來。
     
      此時,被打昏的蔣海突然醒了過來,他一動,就覺得自己的胳膊鉆心的疼,他睜開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情況,不由冷笑了一聲:“李未央,你是想用我的性命來威脅我五弟嗎?小賤人,我們不會上你的當的,最后你還是得毫發無傷地將我們送回去!”
     
      李未央聽了這自信狂妄的話,卻顯得面色平淡,波瀾不興,而那眼中冷冷的一簇幽火,卻叫人十分的害怕。她淡淡問道:“兩位可想清楚了么?”
     
      蔣海嗤笑一聲,道:“小賤人,如果你在半個時辰內再不放我們回去,我三弟就會找上門來,到時候你會有什么下場,你自己好好想吧!”
     
      趙楠臉色一變,上去狠踹了他一腳。李未央卻微揚了手道:“大公子,當時的宴會上,有人看見蔣家三公子手中持著一柄弓箭。”
     
      蔣海面色一變,李未央一直盯著他臉上的神色變化,此刻長吐出一口氣,慢慢道:“我明白了,這筆賬,我是一定會跟他算的!不過——不是現在!如今我只是想要請個大夫替敏德治病,既然你們如此固執,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蔣海冷笑一聲,他在軍中有什么可怕的刑訊手段沒見過,只要熬過半個時辰,蔣華得了他們失蹤的消息,一定會知道他們就在這里。到時候李未央只有死路一條!他對蔣華的手段和心機都很有信心,絕對不會出問題!
     
      李未央看著一臉無謂的蔣家兄弟,微笑道:“這次的事情,你們蔣家有參與吧,死了那么多人,是不是很開心很痛快?原本你們不惹到我,我是不會管的,但你們非要自尋死路,怪得了誰呢?蔣華傷了敏德,我便從你們身上討一點利息,十分的公平。”
     
      蔣海根本不懼怕什么鞭子火鉗烙鐵夾棍這些東西,在他看來,軍中這些不過是小兒科,他以為,李未央使出的手段也是如此,可是,李未央卻慢慢道:“今天的宴會上,劉小姐因為腳小,跑不動,所以慘遭殺戮,那種聲音真是叫人難忘,蔣海,你應該聽見了吧?”
     
      蔣海不知道她到底要說什么,只是冷冷望著她,面色極端冷肅。
     
      “腳小,是因為男人都喜歡女子搖曳生姿,婷婷裊裊,可是卻不知道女子為了他們的喜好,拼命折磨自己,尤其這位劉小姐,聽說還保留著前朝裹腳的習慣。大表哥,我想要讓你也嘗一嘗,這小腳的滋味。”
     
      趙楠眼睛眨也不眨,一柄長劍已經將蔣海左腳削去了一半兒,蔣海的慘叫聲幾乎掀翻了屋頂。李未央微笑道:“這就受不得了?來人,把大表哥扶起來。”
     
      黑衣的護衛在地上鋪下鋼針板,強扯著蔣海起來,硬逼著蔣海一步一步踏過鋼針,如注鮮血頓時留下十數道血痕,蔣海沒想到李未央如此殘酷,口中咒罵不絕,李未央微笑道,“還有一個呢?”眨眼之間,蔣海的右腳也少了一半兒,蔣天聽見自家兄長那一聲慘嚎,嚇得倒退了半步,拼命往后退去。
     
      李未央的笑容在黑暗中如同盛放的花朵,幽謐而美麗,帶著一絲毫無感情的陳述:“過去冷宮之中,那些守門的太監窮極無聊,便想出了一種很有趣的法子,他們燒紅了鐵板,逼著那些失寵的宮妃在鐵板上跳舞,還取了個很有詩意的名字,叫步步生蓮。”那時候,她的雙足全都斷了,根本沒辦法跳舞,那些人就逼著她在鐵板上,一點一點爬過去,她全身的皮膚都因此而劇烈的灼傷,那種痛苦,遠比地獄的烈火還要可怖。
     
      蔣天睜大了眼睛,看著戰場上的勇武將軍蔣海發出慘嚎,不由自主地渾身發抖,李未央不是在開玩笑,她是認真的!她是認真的!她不惜殺了所有人,都要逼著他去救人!
     
      聽著那一聲接一聲的慘號,幾乎不成人聲,已經被斬斷了一半兒的腳掌還要在鋼針上行走,留下一個接一個的血印子,那場景太可怕,連強壓著蔣海的黑衣護衛臉色都變得煞白,李未央卻微笑道:“你們明知道當時的宴會上都是無辜的女眷,卻幫著太子策劃這樣一場屠殺,全部都該死。”
     
      蔣天大叫道:“沒有!我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們吧!你放過大哥吧!”
     
      李未央微笑道:“不知道?那我就讓你知道。今天毫發無傷的只有蔣家人,哦,不,或許你那個假惺惺的三哥會受點傷吧。太子府中太子妃慘遭殺害,被她邀請來的女眷死了十二個,其他的也都受了重傷,現在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就有二三十人!我猜,待會兒皇帝就會查出那些刺客都和五皇子有關聯,然后大家就會說,是啊,為什么唯獨五皇子妃平安無事,而且還能保護著其他女眷呢?這是不是說明,五皇子妃是有備而來的呢?然后,證據會越來越多,五皇子的身后還會牽連出如今不在京都的七皇子,這時候大家就會覺得,這兩個人勾結起來想要圖謀不軌。五皇子是在京都偽造太子謀逆的證據意圖逼宮,七皇子是秘密繞道去羅國公的駐地想要里應外合。接著蔣國公為國除奸,出兵殺了拓跋玉這個逆賊,而你蔣天,又會拿著事先準備好的解藥去裝你的神醫,救下無數的人,重新贏回蔣家的聲譽,你說是不是?”
     
      蔣天整個人委頓在地,用一種極度驚恐的神情看著李未央:“這一切太荒謬了,都是你編造出來的!”
     
      李未央冷笑一聲,對,這一切不過是她的猜測,只是現在——她基本已經確定了,慢慢道:“五皇子本來就是個愚蠢的人,這事情也不算是冤枉他。我想,是你們攛掇著太子拿捏住了五皇子什么不得了的錯處,逼著他提前行動。那些刺客的到來早已在你們的預料之中,就張開了網等他行動,可以說,害死那么多人的并不是五皇子,而是你們這些設下陷阱的人!”
     
      蔣天一個勁兒地往后退,幾乎爬到了墻角。
     
      李未央的笑容從始至終帶著惋惜:“當然,我說的不完全準確,為了取信于皇帝,你們一定已經羅列了無數的證據,只是,你們究竟是為了太子這樣做,還是為了拓跋真呢?”
     
      蔣天的眼神,已經到了恐懼得無以復加的地步,他沒想到李未央這么快就聯想到了這么多,甚至于問到了關鍵處。
     
      蔣海剛才已經幾乎昏死過去,卻靠著強大的意志力一直撐著,此刻喘息著張開了一條眼縫道:“小賤人——有種就殺了我!”
     
      李未央向蔣天笑道:“我都說了只是收一點利息,瞧你大哥多心急。”蔣天早已駭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李未央向他微微一笑,他便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
     
      如此酷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蔣天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李未央了!他剛要答應救人,然而蔣海人形已褪,面色慘灰,卻強自厲聲道:“不許應!你敢應——”蔣海還沒有說完,已經被趙楠踩住了心口。
     
      不愧是在戰場上打滾過的男人,真是夠強硬啊。李未央低頭,微笑了片刻,再抬起頭來,問道:“真的不救么?”
     
      蔣天發現自己的牙齒在打顫:“我……我……”
     
      李未央悠長地嘆了一口氣,道:“我記得,今天宴會上吃的是烤羊肉吧,那味道可不好,太膻。”她招了招手,立刻便有人抬來一個鐵架,他們把蔣海的衣物剝了,將早已鮮血淋漓的他綁上去,李未央垂下眼睛,道:“劉小姐死之前不久,還睜著眼睛說,這世上最美味的就是剛出生的嫩羊羔的味道,我卻覺得不然,蔣天,你信嗎?”
     
      蔣天實在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驚恐地看著,卻渾然不覺自己已經嚇得尿了褲襠。蔣海卻是強忍著劇痛,一聲不吭。
     
      看蔣天害怕,卻仍舊不肯救人,李未央喟嘆道:“動手吧。”
     
      趙楠早已得了吩咐,開始給鐵架加熱,慢慢的,蔣海只覺得滾燙的熱度從腳下升起,原本已經痛的失去感覺的腳,仿佛又開始有了感覺,卻是慘烈無比的痛苦,他要大喊出聲,卻被一塊抹布堵住了嘴巴。
     
      蔣天看著那鐵架一點點燙熟了他大哥的皮肉,趙楠舉著鐵刷,將蔣海大腿上的熟肉慢慢刷下,隨手丟進了托盤,頓時發出一陣可怕的焦炭味道。
     
      “我知道,大表哥是了不得的英雄人物,這點痛苦還是受得了的。”李未央微笑著,蔣天卻恐懼地看著趙楠捧著托盤里向他走過來,他不由大叫著,試圖阻止對方的靠近,可是趙楠卻越走越近,蔣天盯著那肉塊,拼命彎下腰,下意識地嘔吐,幾乎連黃水都要吐出來。
     
      李未央淡淡道,“人家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你們感情這樣好,肉么,自然也要同吃才好。”
     
      蔣海自詡英雄人物,不管是什么可怕的刑罰都不會讓他變色,但是如今眼看著自己的四肢變成白森的枯骨,苦楚倒也罷了,這其中驚懼難熬的滋味,已經讓他快要發瘋了!他兩眼一翻,徹底昏厥了過去。
     
      李未央淡若柳絲的笑了一下,慢慢道:“蔣天,我的耐心很有限的,你說,要不要——”
     
      蔣天連滾帶爬,撲倒在她腳底下:“我救人!我救人!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李未央嘆了口氣,聲音溫柔的如同對待情人一般:“你心懷仇恨,我好害怕你傷害我的親人,這該怎么辦呢?”
     
      蔣天咬牙:“我怕死,絕不會這樣做的!”
     
      李未央笑了笑,撫摸了一下他的額頭,道:“真是好孩子。”
     
      蔣天卻一下子瑟縮到一邊,李未央道:“送蔣神醫去治病吧。”
     
      蔣天被人提起來,已是一副極度狼狽的樣子,輕聲道:“放……放了我大哥……好不好……”
     
      李未央輕輕望了他一眼,他的心臟就幾乎跳的失去了節奏,完全都是驚恐。
     
      李未央淡淡道:“我已說過,蔣家殺了這么多人命,需要付出一點利息。你去吧。”
     
      蔣天不敢再說,他怕觸怒李未央,她的做法可怕至極,若是他再多說,恐怕她連他的性命也不會放過。從前在軍中他看到過三哥他們審問犯人,已經覺得無比殘酷,可是李未央——卻比他們有過之無不及,落到她的手上,當真是生不如死。他開始后悔,無比的后悔,為什么要主動招惹她……
     
      趙楠吩咐人把蔣天押著去治病,然后看了一眼昏迷的蔣海:“小姐,他怎么辦?”
     
      李未央看著蔣海,微微一笑,道:“我聽說這位大表哥,有一位十分喜愛的紅顏知己。”
     
      趙楠不知道李未央此刻突然提起這個是什么意思,只是迷惑地看著她,李未央嘆了一口氣,道:“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照著我的吩咐去做就好。”
     
      “是。”
     
      屋子里,蔣天早已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才進去看診,等他診斷結束,開了藥,一回頭卻瞧見李未央站在他身后,立刻嚇了一跳,但看李未央臉色平靜,并沒有拿他開刀的意思,這才道:“我已經幫他解了毒,不過,他傷得很重,不能輕易移動,也不可以碰到水。最好讓他躺床上靜養,什么都不要做。”
     
      李未央看了一眼旁邊特地請來的一位老大夫,對方確定地對她道:“我也檢查過,沒有大礙了。”
     
      蔣天這才松了一口氣,怪道李未央敢讓他來看診,原來這里還有個大夫,若是他剛才動了手腳被看出來,現在怕是沒命在了,李未央點了點頭,道:“我送你出去。”
     
      蔣天膽戰心驚地跟著李未央走出去,走到門口突然跪倒在她面前:“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和你對著干了!只要你放過我,我從此以后離開京都,絕對不會再踏入這里半步!”他和他的兄弟們不同,他不是什么沙場英雄,他不過是個大夫,沒事的時候治病救人,高興的時候找些美人相伴,根本不存在和李未央作對的理由,更何況他也沒那命治人家,還不如早點認清現實滾蛋的好。
     
      李未央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望著他。
     
      蔣天更加害怕,連連磕頭,道:“我知道你覺得我無賴,但求你饒了我這條性命,我再也不會幫著三哥他們害人了!”
     
      看著一個好端端的風流公子嚇成這個樣子,李未央不由微微一笑,突然對趙楠揮了揮手,蔣天嚇得要死,死死抱住李未央的鞋子:“放了我放了我!不要殺我!”
     
      趙楠失笑,一把將他提起來:“小姐說了不會殺你就是不會殺你,磨磨唧唧一點都不像是個男人!快起來!跟我出去吧!”
     
      蔣天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盯著李未央,生怕她反悔。然而對方卻微微一笑,道:“你記得自己發過的誓言,今生今世不要回到京都來,否則——”
     
      “沒有否則!沒有否則!我絕對不會再回來!”不要說他自私自利不顧蔣家,他只是個普通人,不想得罪李未央這樣的煞星,也不忍看著蔣家陷入絕境,不如早走早超生,反正蔣家并不差他一個兒子,讓他們自己去爭奪吧!蔣天暗暗下定了決心,便跟著趙楠身后,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白芷悄聲道:“小姐,您真的要放走他?”
     
      李未央淡淡道:“人們都說蔣華是蔣家最聰明的兒子,可是我覺得,并不盡然。”
     
      白芷奇怪地看著自家小姐,不明白她說這句話的意思,然而一轉頭,李未央卻已經進了屋子。
     
      李未央現在看到敏德身上那傷口還是感覺有些心悸,只覺得怕是今天晚上都沒辦法睡著了。三少爺屋子里的丫頭都是他的心腹,此刻見到三小姐,立刻都退了出去,白芷和墨竹便也守在屋子外頭,替他們看守著,不允許閑雜人等靠近。
     
      出人意料的是,蔣月蘭得知李敏德受傷,親自來看了三四回,卻都被白芷等人阻攔在了外頭,白芷只當她是假惺惺,根本沒放在心上,墨竹卻覺得她的神情有點奇怪。
     
      “你看到夫人那表情沒?好像是真關懷啊!”
     
      “不過是貓哭耗子假慈悲!不必理會!小姐說誰來都不用管!”
     
      墨竹悄聲道:“是啊,咱們小姐也很擔心三少爺呢——”
     
      白芷低聲道:“看見就行了,別多嘴,小心小姐懲罰你。”
     
      “哼,我才不怕,我覺得小姐嘴巴無情,可實際上根本不是像她說的那樣,對七姨娘,對三少爺和小少爺,都是那么好。”
     
      白芷橫了她一眼:“就你多嘴!”
     
      墨竹笑道:“說不準小姐對三少爺——”
     
      白芷一怔,當即變了臉色,斥道,“大膽,小姐的心思又豈是你能猜到的。”
     
      “我,我這不是擔心小姐么,這么兇干什么……”墨竹嘆了口氣,看著白芷嚴肅的臉色幾乎不敢再開口了。
     
      房間里,李敏德自昏睡中陡然驚醒,睜開一看,映著白朗朗的日光,竟是李未央明亮的雙眼。他心里不十分相信,不覺用力撐著坐起來,想要看個仔細。他傷在胸口,哪里能使力,才一動就痛得“哎喲”了一聲。李未央慌忙伸手扶住他的肩,攬住他慢慢躺下,柔聲問他:“你好些了?”
     
      李敏德不答,昏昏沉沉出神一會兒,忽然又閉起眼睛,近乎自語地說:“我已死了,難道這是在做夢?”
     
      “滿口胡言亂語!你還活得好好的。”李未央望著他,不由自主地笑了,心頭那口氣也松了一些,“沒事了,你很快會好起來的。”
     
      哪怕是動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疼,喉嚨里干燥的灼燒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只是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未央……”
     
      李未央握住了他的手,輕柔地道:“外面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我可能沒辦法待太久,晚上我會來看你的。”他卻握緊了她的手,有些緊張的看著她,總覺得這個人總沒有辦法握在手里。
     
      這時候,外面的白芷送了藥進來,李未央親自接過來,調好了溫度,舀了一勺子,輕輕送到他的嘴邊。他張口含住,用力的咽了下去,胸口痛的厲害,他眼底卻已滲出點溫柔笑意來。
     
      “這件事,跟太子、拓跋真、蔣家都有關系——”他的喉嚨,清晰地發出這幾句話。
     
      李未央喂了他一口藥,微笑道:“是,跟他們都有關系,我知道,你不必心急。今天這件事,我不過找他們討了點利息,等你康復了,一起和他們算總賬就是了。”
     
      李敏德露出一絲懷疑的神情:“我傷的很重——”怎么會平安無事的?!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綁架了蔣天,逼著他醫治你。”這件事情,她不打算隱瞞,“而且,我還斬斷了蔣海的腳,把他架在了烤架上。”
     
      “你……”李敏德一急,情急之下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痛的連五臟六腑都快擠在一處,抽的縮成了一團。
     
      李未央沒想到他這么激動,不由又驚又氣又怒,“你這是做什么,不要命了。”
     
      “你怎么做這么冒險的事情?”他緊張的捏牢了她的手。
     
      李未央一愣,道:“難道要我眼睜睜看著你死嗎?”
     
      李敏德搖頭,蹙眉道:“蔣家人會找上門的。”
     
      李未央微笑著道:“不要緊,蔣天已經離開京都,恐怕他這輩子都不會想要見到我了,而蔣海,我已經將他送去該去的地方。”
     
      “現在的法子,最好是殺了他滅口。”李敏德輕嘆一聲,道,“就是冒險了些。”
     
      李未央松了他的手,站起身道:“我不能耽擱,只怕蔣華現在已經找上門來了。”
     
      李敏德咬牙,對白芷道:“吩咐人進來,我要起身。”
     
      李未央不由沉下臉,道:“你這是干什么!我千方百計把你從閻王那里拉回來,你這是在跟我做對嗎?”
     
      李敏德搖頭:“蔣華不是好對付的,我該在場。”
     
      李未央心中微震,隨后道:“這么逞強,你是成心要讓我不安嗎?還是故意氣我?”
     
      李敏德一怔,隨后不敢置信地看著李未央,“你在意我的是不是?”
     
      李未央無語,她無法理解怎么會有人到了這個地步卻只會在乎這種細枝末節無關緊要的事情,她沉住氣,道:“你若是不好好休息,我就再也不來看你了!”
     
      李敏德望著她,半天沒有開口,竟然將她的手重又捉在手里,臉上浮出個甜蜜而狡黠的笑,“我應該謝謝他們,若非他們,你也不會這樣照顧我——”
     
      李未央一愣,他已經捉住她的手,將手輕輕貼在他的傷口處,李未央只覺得那里一熱,他傷口的熱度仿佛要通過她的掌心,一路燒到了心里。
     
      李敏德的臉因為發燒而染上一層胭脂般的色彩,像是絢爛在樹梢的艷麗桃花,他勾著唇微微一笑,“晚上,要來看我。”
     
      李未央抽回了手,慢慢道:“好。”
     
      從屋子里出來,李未央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白芷悄悄觀察她的神情,卻看不出她的半點喜怒,更加無法分辨出她究竟對李敏德有沒有半點情意,或許是有的,但可能不是三少爺希望的那樣,白芷心中悄悄想著,不由嘆了口氣。
     
      此時,趙楠已經回到門口,恭敬道:“小姐,蔣家三少爺就在大廳等著您。”
     
      哦,果然找上門來了,李未央微微一笑,這個蔣華,速度還真是不慢。
     
      蔣華一直坐在客廳里默默喝茶,甚至沒有說一句話,臉色也十分的平靜,仿佛自家兄弟失蹤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直到丫頭稟報說,我家小姐來了。他才抬起頭來,就看見李未央慢慢走進了大廳。
     
      她已經換了一身素凈的藕荷色衣裙,看起來清秀溫和,蔣華不由一陣恍惚,他的心中對她鄙薄厭惡到了極點,偏又抓不到她絲毫把柄。她心思縝密,手段毒辣,看似莽撞偏是花樣百出,卻又生了那樣清秀的一張臉,蔣華每一想到她的臉,唯一殘留在心中的感覺就是——想折辱她,想看她求饒,看她發瘋!
     
      看著眼前這個人,用柔弱纖細四個字來形容是毫不過分的,然而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卻是她堅韌的心智,在蔣華認識的人里,再也找不到她這樣妖嬈狠毒的女子……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456棋牌 吉林快三表 怎么破解腾讯在线人数 甘肃11选5开推荐号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网址 重庆时时彩1万本金稳赚 内蒙古时时经典玩法 四九主论坛 天空彩天空彩免费资料大??全 十四场开奖结果 上海快3官网下载 白小姐中特马开奖结果 五大联赛是哪五大 上海时时出号走势图 平安彩票网注册平台 百家乐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