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6 瘋狂殺戮

    庶女有毒

    126 瘋狂殺戮


      就在此時,一個年輕俏麗的丫頭穩步走到李未央身前,行禮,隨后笑道:“縣主,太子妃請您一敘。”
     
      太子妃?李未央微微一愣,隨后勾起唇畔,原本預備交代兩句,然而還沒等她和李敏德說話,他已經慢慢走開了。
     
      呃……這算什么?第一次被丟下的李未央有點茫然。
     
      “縣主?”丫頭試探著看她。
     
      李未央回過神來:“太子妃在何處?”
     
      丫頭指著不遠處的涼亭,果然見太子妃和幾位女眷坐在那里,李未央看這個陣勢,突然覺得頭皮發麻。倒不是說她懷疑太子妃什么,光是太子妃和蔣家女兒那種水火不容的模樣,李未央就知道太子妃會對自己示好,但過于友好未必是好事……心中稍微猶豫了片刻,她腳下的步子卻是一點都沒有減慢。
     
      空氣中十分悶熱,盡管身上不過是薄薄的紗衣,李未央只是在外面走上一趟,仍舊會一身大汗淋漓。涼亭四角擺著冰塊,又有數個丫頭打著扇子,倒不顯得如何炎熱。太子妃坐在涼席墊著的椅子上,人群已經散去別處看景了,她顯然已經過了剛才那個被人追捧的勁頭,有點提不起精神,正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母親閔國公夫人以及她自己的妹妹賀蓮說著話。賀蓮穿著水藍色荷花鑲邊的裙子,人如其名,坐在那里仿佛一朵幽靜的蓮花,比起自己的姐姐,的確是要漂亮了許多。她先注意到了李未央,笑道:“姐姐,縣主來了。”
     
      太子妃來了些精神,坐直身子道:“未央,過來!”
     
      李未央從容不迫、面上含笑地走了過來:“見過太子妃。”
     
      “你呀,跟我弄這么多虛禮做什么,快過來坐著!”太子妃嗔道,朝她招手,很是親昵的樣子。
     
      李未央微微一笑,向賀夫人行禮,對方與她一樣是二品,卻說得上是她的長輩。賀夫人卻有點驚訝地看了太子妃一眼,顯然對李未央的彬彬有禮不太習慣。傳言中這個少女十分跋扈厲害,可是賀夫人卻聽太子妃說起,李未央所為無一不是為了自保,她也覺著,世上沒有那般厲害的姑娘,傳言大概只有三分真實罷了,當下便笑著點頭。而賀蓮卻立刻站起來,她可是沒有品級的,不可能坐著受李未央的禮,便微笑著向她福了兩福,顯得腰身纖細,楚楚動人。行完禮,賀蓮一雙眼睛微微抬起來,看了李未央一眼,又垂下去。
     
      霎時間,仿佛整個涼亭盡失顏色,甚至連同為女子的李未央都不由得眼前一亮,多看了她兩眼。賀蓮容貌雖然稱不上絕色,但這份嬌弱的氣質,李未央想起剛才太子妃看向妹妹的時候,那種羨慕中帶著苦澀的模樣,心中已有了數。
     
      閔國公是要將二女兒也嫁給太子吧,而且這個賀蓮是庶出,做個側妃倒也是夠了。
     
      李未央走了過去,在太子妃身邊坐下,太子妃自然而然地笑著望她,神色親昵,“讓你經常來太子府內坐一坐,你偏是不肯。”
     
      李未央含笑道:“太子妃固然是好意,怕府上只有您歡迎我呢!”
     
      太子妃聽著,冷笑一聲道:“那人你不必理她就是,放在心上徒增煩惱!”
     
      閔國公夫人輕輕咳嗽了兩聲,太子妃這才想起叫李未央過來的用意,便微笑道:“未央,你的孝期,上個月就滿了吧。之前你的婚事生生拖著,今年可就不能再躲過去了。”
     
      太子妃想要用一門好婚事來拉近彼此的距離,而且她不去和李老夫人說,卻來找自己,說明對方很明白,這婚事——李家人做不了主。李未央嘆了口氣,故意作出一副挑剔的樣子道:“太子妃,按理說這些話不該我一個女孩子來說,可是父親找來的那些人,我就沒看到一個滿意的,那些紈绔子弟不說,稍微好點的,府里還都有了妾室或通房丫頭,到處烏煙瘴氣的,我不愿意!”
     
      太子妃一愣,卻是看了賀夫人一眼,顯然賀夫人也是大為意外。
     
      太子妃立刻以為李未央是不把自己當成外人,不由心中一喜,看著她,嗔怪道:“這種話哪里能隨便說的,莫非你想找個不納妾,不要通房的夫君嗎?”
     
      李未央微微一笑,是啊,你不是要幫我找嗎?那你就找一個這樣的,要跟李家家世匹配,又要不納妾,這樣的人家,只怕你找不到。然而她口中卻道:“自然應當如此了。”
     
      賀夫人笑道:“真是個傻丫頭,只要一個妻子的,你倒去瞧瞧,這天底下找得出幾個來,我可跟你說,因著當年先帝爺專寵陳妃的事情,今上對獨占專寵忌諱得很,你跟我們私底下玩笑兩句也就罷了,千萬不要把這些話拿到外頭去說!”
     
      李未央笑道:“未央豈是不知輕重的人呢?”卻是一副很親近的語氣。
     
      太子妃越發滿意,幾乎覺得李未央和自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當下道:“你別想著轉移話題,眼下倒有個合適的人選,足夠配得上你。”
     
      李未央不覺微微詫異:“配得上我?”
     
      太子妃道:“我堂弟賀然。”
     
      李未央想了想,道:“就是那位——”
     
      太子妃點點頭,道:“是,我二嬸是難產沒了的,二叔身子骨也不好,在他七歲的時候也過世了,他守著偌大的家業卻無從依靠,于是我父親便將他帶了過來,從小和我的弟弟們一起長大,如今他已經成人,父親便將他全部的家財歸還,現在他可是京都無數千金小姐盯著的人呢!”
     
      李未央沒想到,太子妃居然選了這樣一個人。這個賀然,其實是很出名的。當初閔國公的爵位由長子繼承,作為次子的賀朝便離開了國公府,自己僅僅靠著分給他的一萬兩銀子開始生活。這個賀朝其他的本事沒有,但賺錢的本事極為厲害,短短的十年間,他便已經靠著自己的精明能干做到了京都中最富裕的人,據傳說,他家鼎盛的時候,京都有三分之一的鋪子都是他的。然而他的身體很不好,娶了個妻子也是短命,兩人相繼離世,只剩下一個獨子賀然。賀朝當年是和兄長吵翻了離家出走,所以賀朝一死,賀然不過七歲,便要獨自面對風雨。
     
      后面發生的事情再常見不過,賀朝賺錢是兇,可是因為錢多,也召來無數紅眼。于是乎,他這邊一死,那些人便如狼似虎地要對付賀然。閔國公得知此事后,不計前嫌地將賀然接回賀家,并且一一清點賀朝的財物,請賀家族人作證,立下字據,將來全數歸還。作為遺孤的賀然便在賀家長大,閔國公更是悉心教導他。待及長成,賀然不僅長相極為俊美,而且記憶力驚人、聰明決斷、辦事利索,是少有的全才。
     
      太子妃見她神情以為有戲,趕緊道:“本來我也想讓你嫁給太子的兄弟們,可這樣一來,就難免會落到側妃這一步。以你這性格,卻是不能去給人伏低做小的,其他人里頭,我看得上的俱都成婚了,剩下年齡相當的,就剩他了。”實際上,權貴子弟多得是,敢娶李未央的就不多了。
     
      李未央笑了笑,這一點太子妃倒是沒說錯。賀然有大把錢財,而且要人品有人品要樣子有樣子,絕對是個上佳人選。更重要的是,他無父無母,一嫁過去就可以做當家主母,對于李未央這種剛強的個性和名聲彪悍的女孩子來說,嫁給賀然實在是一個再好不過的選擇。太子妃并非是隨便找個人塞給她,而是仔細衡量過的,這一點,讓李未央有點吃驚。對方已經不只是示好了,簡直就是在討好。她不禁懷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做的太過,讓人家全都盯上自己了。
     
      見李未央要張嘴,太子妃連忙道:“你先聽我說,他沒有入仕,看著身份雖然不高,但卻是個實在的孩子,而且陛下上次召見,也是很欣賞他,若是將來——也不是沒有機會再往前一步,”她在提醒李未央,如果太子登基,那么賀然的好前程更是板上釘釘的,“更何況,婚姻這東西,別人看著好不要緊,重要的是你覺得好,光面子好看有什么用,里子才最重要!”沒有婆婆,沒有復雜的人際關系,這意味著什么?不少名門世家看中賀然,拼了命想要把女兒嫁給他,完全都是出自對女孩子的愛護啊。
     
      李未央低聲道:“這……我怕也做不了主。”
     
      太子妃笑了,以為她已經動搖:“只要你點頭,我便去向父皇說,讓他給你們賜婚便是。”賀然跟朝廷無礙,李未央嫁給他,算是個好親事,也不引人注目,皇帝是不會阻止的。
     
      賀夫人微笑道:“而且他少年翩翩,光彩照人,你要想見,我現在就叫他過來。”
     
      她私心里,實際上是有自己一番打算的。
     
      一方面,賀然是她身邊長大的,她看成半個兒子,這次也是為了給他找一門好婚事。李未央名聲不好聽,可相處下來卻是個聰明睿智的女孩子,最要緊的,她還很厲害,牢牢守住家業絕不會有問題。另一方面,賀然眼看要入朝,但除了逐漸衰微的閔國公府,他在朝中無依無靠,他想要更進一步,就得先找到強有力的靠山,聯姻一途,正是最好的考慮。李氏家族出了數代丞相,族中也有不少人為官,李未央又是個二品縣主,對賀然來說,無疑是抬高身份,而對太子妃來說,也可趁機為夫君籠住李家,通過這次聯姻,李家也必定要和太子府緊緊綁在一起,女兒在太子面前也會大有面子。
     
      對于李未央來說,她的強勢名聲讓她很難找到一個門當戶對的親事,與其委屈自己的個性去做皇子側妃,或是嫁到公侯之家去跟一大家子纏繞,不如嫁給賀然,看起來是低嫁了,可賀然家世豐厚,遠超一般人所有,而且有李家和閔國公幫襯,賀然的前途那是一馬平川。這是一筆雙方都不賠本的買賣,她相信以李未央的聰明,是絕不會推拒的。
     
      李未央卻正在考慮該如何推了這婚事,便見到賀蓮笑道:“說人人就到,真是太巧了。”
     
      一個少年從涼亭外走入,正是風采翩翩的年紀,生得俊朗瀟灑,眉眼之全是溫雅與淡然,一身素色袍子,更襯得如松似月,最重要的是,一看就知道是個好脾氣的人。
     
      李未央嘆了一口氣,太子妃還真是下血本,找出這么一個有錢、生的漂亮、脾氣好、關鍵連爹娘都沒有的男子,實在是費心費力,她縱然不喜歡,卻也不能不領情。
     
      賀然看到這場景,也是嚇了一跳,顯然沒意識到這是個相親,但來都來了,不得已,上去與太子妃行了禮,太子妃向他介紹道:“這位是安平縣主。”
     
      賀然眉目淡淡地向李未央看了一眼,便有禮貌地低下了頭,笑道:“早就聽聞安平縣主蕙質蘭心,氣質不凡,如今一見果然如此。”
     
      太子妃笑道:“堂弟,你這回可是說對了……”她正要大肆宣揚一下李未央的好處,就在這時候,李未央卻站了起來,笑道:“母親該四處尋找我了,太子妃,現在您要回宴會去嗎?”
     
      太子妃一愣,看了看李未央,又看了看臉紅低頭的賀然,心中有點納悶,難道李未央沒看中自己的堂弟?不可能吧,這么英俊的少年,這么豐厚的身家,還沒有拖累,為啥不要?
     
      她心道,莫非是自己暗示的不夠,若是李未央不愿意賀然納妾,這一點他們都可以答應的——誰家能答應這樣的條件,只怕是連想都不敢想吧!不,或者李未央是在害羞?太子妃又仔細看了看李未央的神情,卻沒看出什么害羞的樣子,倒是自己年輕的堂弟,十分的窘迫,頭幾乎都抬不起來,臉像是熟透的番茄。
     
      李未央又敷衍了幾句,找了個借口匆匆離去。
     
      太子妃臉上流露出濃濃的遺憾,再三出言挽留,卻只是讓她離去的步伐更快了些。
     
      李未央好不容易擺脫了這些人,才松了一口氣,卻在走過一道假山的時候,驀地聽見一個聲音自不遠處響起:“安平縣主,你這是干什么呢?”
     
      李未央微微皺眉,回頭望去,身邊的人早已跪成一片:“太子殿下萬安。”太子穿著盤龍明黃便服,袖子銀絲滾邊,襯得一身高大挺拔。他的容貌在一眾俊美的兄弟之中不算很英俊,但勝在養尊處優了二十多年,有一股上位者的尊貴之氣。李未央看著太子面帶微笑著走過來,心中想到的卻是這位太子殿下的倒霉史。
     
      說起來,太子投了個好胎,尤其是比起出身下賤的拓跋真來說,太子的起點比別人好的不是一點半點。他親娘是皇后,外公是皇帝的重臣,一生下來就是太子,再加上他算得上勤奮好學,刻苦上進,外表也很不賴,站出去照樣迷死一大片姑娘。但是,太子最悲催的地方在于,皇帝太多疑,而且力量太強大,整天里懷疑自己的兒子覬覦皇位,這還不是最慘的,皇帝很會生優秀的兒子,給太子找了不少敵人,三皇子七皇子各有所長,野心勃勃,跟這幾個人相比,在尋常大富之家算得上聰明能干的太子立刻顯得平庸了,無能了,被皇帝嫌棄了。當初正是因為做了多年的太子,他內心越來越焦躁,又被拓跋真慫恿,才做出很多無法挽回的糊涂事,最終十分悲劇地丟掉自己的皇位。
     
      他面帶微笑地踱過來,目光落在李未央的身上。
     
      “縣主,怎么不去賞花?”
     
      李未央低下頭,道:“剛從涼亭出來,擾了太子殿下清靜,請殿下恕罪。”
     
      “都是自家人,這么客氣做什么?!”太子滿面的微笑。
     
      李未央倒是愣了一下,顯然沒明白這個所謂的一家人是從哪里來的。
     
      太子笑道:“你的表姐是我的側妃,你便算得上是小姨子,這不對嗎?”
     
      哦,說的原來是蔣蘭,李未央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太子又走近了點,兩人近在咫尺,李未央向后退了一步。太子不由一笑:“怎么,怕我嗎?”
     
      李未央淡淡道:“臣女不敢逾距。”趙月在一旁皺起眉頭,若非眼前的人身份高貴,她早一劍斬了他了。
     
      “表面看……倒是守禮。”太子哼笑一聲,“怎么那天在蔣家,如此的咄咄逼人?”
     
      李未央明白太子今天是來找碴的了,她微微一笑,臉上不見絲毫慌張道:“謝太子殿下夸獎,抓住殺害外祖母的兇手,不過是我的本分。”
     
      “哦,原來抓兇手是你的本分,那逼死自己的長姐,辱罵自己的嫡母也是你的本分,是么?”太子句句綿里藏針。
     
      “金殿之上,未央出言不遜,請太子殿下恕罪。”李未央十分謙卑地道,當然,頭低著,太子看不到她唇畔的鄙夷,“但那并非我的長姐,而且嫡母也是自己病逝,與未央又有什么干系呢?”
     
      “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不過,我還從未見過你這樣的女子,那天——雖然過分了些,可卻說得上光芒萬丈,哪怕是蓮妃的美貌,都被你比了下去,更別提其他人,都顯得暗淡無光了。我身邊,還沒有你這樣的美人。”太子低下頭,幾乎快要近地貼近她的面容,李未央冷冷的目光垂下,防止自己一不小心給這個登徒子一個耳光。
     
      “你不必怕我,我雖然很希望和蔣家合作,但我也不會拒絕李家。”見李未央沒有回答,太子牽了牽嘴角揚起一個曖昧的弧度,低低的聲音幾近呢喃。“看你這細皮嫩肉的,雖然比不上你姐姐李長樂美貌,卻別有一番風情,怪不得人家背地里說什么小辣椒,叫人熱血沸騰呢!”
     
      堂堂太子殿下,居然說出這種近似于調戲的話,李未央不由心中對他更加鄙視,今天可是太子妃的壽宴,他在這里公然調戲女客,傳出去這個儲君的位置將會更加岌岌可危,難怪被拓跋真逼的無路可走,此人實在是太隨便了。李未央表情未變:“承蒙殿下厚愛,未央不勝感激,只是——三皇子也說過這樣的話,未央若是從了殿下,只怕他要和您翻臉呢!”
     
      “三弟?”太子一愣,“他是不會和我爭的。”
     
      “哦?”李未央仿佛很吃驚,“他還說過有朝一日要封我做皇后——哎呀,未央失言,太子可千萬別見怪,三皇子對您忠心耿耿,想來也是一時說錯了話,您可千萬別說是我告訴您的,否則他要怪我了。”
     
      太子根本沒看上李未央,不過是覺得李未央十分強勢,如果收了她將來必定能拉攏李家,誰知她竟然說出這回事情。想到拓跋真,太子便是頓住了,他自幼被封為太子,連居處也與其他兄弟分開來,一切用度皆比照儲君的規格,自然不可能像其他兄弟那樣玩在一塊,后來三皇子拓跋真的親娘死了,武賢妃收養了他,武賢妃又一直和皇后走得近,這樣一來,太子便經常和拓跋真相處。
     
      從前太子一直覺得這個三弟年紀輕輕便喜怒不形于色,將來必不是個簡單人物,再加上他出身低微,往后也不可能再爬到多高,如果有自己拉他一把,他定然感恩戴德,誓死效忠,所以便有心扶植他,讓他成為自己的助力,可聽這話,對方竟然有別的心思……不,會不會是李未央挑撥呢?太子仔細盯著李未央,仿佛在審視,然而對方卻是一副自覺失言的樣子,又悔又恨,恨不得找地洞鉆進去——她不過是個女子,和拓跋真也沒有仇怨,根本沒必要開這樣的玩笑,太子的臉色越來越陰沉,轉眼看到李未央臉上露出忐忑的神情,不由心頭一動,笑道:“好了好了,不必過分害怕,你回去宴會吧。”
     
      李未央心念電轉,面上露出遲疑的神情道:“請殿下恕罪,剛才的話若是傳出去……”
     
      太子似笑非笑,不置可否:“你放心好了,我不怪你。”
     
      李未央這才露出松了一口氣的神情,太子看在眼里,更覺得她當初在金殿和蔣家做出來的舉動都是出自李蕭然的授意,本來就是嘛,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心機哪兒有那么深,肯定背后都是李丞相的意思!
     
      就在這時候,一旁的侍從稟報道:“殿下,三皇子過來了。”
     
      太子皺起眉,看著不遠處,拓跋真果然走了過來。拓跋真一走近,便覺得氣氛有些詭異,李未央和太子都看著他,尤其是太子的表情,十分的古怪。
     
      拓跋真心中下意識地察覺到,李未央一定在挑撥離間。當下不露出絲毫的情緒,低頭行禮:“給皇兄請安。”
     
      太子盯著他,腦海中就浮現起李未央剛才說過的話,心頭不免火起,但他畢竟不是蠢人,雖然不完全相信李未央所說的話,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他覺得還是小心點拓跋真比較好,當下微微一笑,語氣不知道是褒揚還是微嘲:“怎么,來找安平縣主?”
     
      “皇兄,我只是路過這里,見到您和安平縣主正在說話,便理所當然來拜見您。”平日里拓跋真說話絕對沒有這么疏遠客氣,但現在他明顯覺察出了太子的古怪情緒,盡力平和地道。
     
      太子冷冷地望了他一眼,道:“我也該走了,你有事找縣主的話,請自便吧。”
     
      拓跋真暗松了口氣,忙道:“多謝皇兄。”李未央卻在太子一走,便轉身離去,連一句話都不準備向拓跋真說,誰知拓跋真緊走幾步,搶在了她面前,正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她,可真是冤家路窄。
     
      “李未央,你看上賀然了?”拓跋真堵住她的道,突然道。
     
      李未央皺眉道:“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不然你怎么會停留這么久,拓跋真想道,沒有出聲,表情愈發冷淡。李未央越過他,徑直向宴會的方向而去,拓跋真也走快了些,與她并肩而行,口中卻笑道:“賀然的確是個不錯的人選,可他能給你的,實在是有限。”
     
      李未央一愣,停住腳步:“難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拓跋真盯著她道:“總之不會是賀然這種軟弱的男人!太子妃將這種沒用的東西推給你,實在是讓人覺得可笑。”
     
      李未央冷笑一聲道:“賀公子沒有你說得那么不堪,但我也沒有看中他,請三殿下不要瞎猜了。”
     
      拓跋真原本還在為自己的急躁而暗自懊惱,及至聽到后面那句話,簡直是心花怒放,面上卻還要裝成淡淡的神色:“你不喜歡,還是和太子妃回絕為好,否則她必定會一頭熱地替你牽了紅線,到時候,你可是連哭都來不及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多謝三殿下的提醒!不過,您還是想一想,怎么輔佐太子殿下的好,其他的,就不勞費心了!”
     
      拓跋真還要說什么,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尖叫聲。李未央和拓跋真同時回頭,卻看見了不遠處的宴會早已亂成了一團。原本一派花團錦簇的花園,竟然公然出現了無數弓箭手,抽弓搭弦,蓄勢待發,就聽見其中有一人振臂高呼,“太子勾結禁軍都統楊湛犯上作亂,現楊湛首級在此!陛下有旨,為國除奸,拿下太子!”
     
      拓跋真看到這一場景,眼中飛快地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臉色卻仿佛大變。立刻轉頭呵斥道:“快帶你家小姐找地方躲避!”話卻是對趙月所說,說完,他抽出長劍,向著身邊的侍衛們大喝道:“保護太子殿下!”
     
      然而對方的指揮者早已大聲道:“放箭!”
     
      趙月快速反應過來,拉著李未央和白芷避入一旁的假山后面,拓跋真揮劍撥開幾支飛來的箭羽,快速地飛奔向太子所在的方向。
     
      李未央心中極為驚駭,這宴會原本好好的,怎么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來太子府行刺!不,剛剛那人說什么,太子犯上作亂,陛下要捉拿他?這怎么可能!太子的位置雖然有點不穩,但也沒愚蠢到要犯上作亂的地步,更何況他手上沒有一兵一卒,禁軍的調動權力,可全都是在陛下的手里,勾結禁軍都統又有什么用!李未央的頭腦,沒有片刻的停滯。不,不可能!太子絕不會在這個時候犯上作亂,那么這群人究竟是誰?他們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太子府,還用這樣的名義?或者,他們分明是刺客,而且是蓄謀已久的刺客!
     
      李未央離宴會不遠,卻聽見那里的慘叫聲越來越多,不由心中不安,從假山向外看去,正好見到那在宴席上千嬌百媚的劉小姐大喊一聲,拼命向外跑去,而那些刺客卻是毫不憐香惜玉,舉起長劍便向她的背后橫空揮去,那場景驚險之極,就在千鈞一發的時刻,劉夫人撲在她的背后,一把長劍攔腰斬過去,劉夫人嘴一張,汩汩的鮮血從口腔中涌出,人一下子倒了下來,竟然當場被斬成兩截。
     
      劉小姐大叫:“娘!”她一瞬間肝膽碎裂魂飛魄散,“娘,娘!”地喚著劉夫人,爬過去抱住劉夫人的半截身體,放聲大哭,然而還不等她再哭下去,那長劍就已經削斷了她半個肩膀,頓時血花飛濺,哭聲戛然而止,那場景實在是太過讓人驚恐,李未央身后的白芷驚呼一聲,立刻暈了過去。
     
      李未央暗道不好,連忙吩咐趙月道:“趕緊離開!”可是還沒等她說完這句話,刺客已經發現了他們,興許是沒有找到太子和太子妃,刺客們十分的瘋狂,幾乎是見人就砍,當下就向他們撲過來。
     
      趙月立刻沖了出去,用腰間軟劍隔開了他們的攻擊,然而越來越多的刺客們涌過來,發瘋一樣地向趙月襲擊,趙月雖然武功高強,可卻也寡不敵眾,再加上還要護著已經暈過去的白芷,眼看就要撐不下去,卻在這時候,李敏德帶著趙楠趕到,趙楠二話不說就上去幫著趙月打退眾人,李敏德則飛奔過去抓住李未央的手,急切道:“快走!”
     
      太子宴會非同一般,他的暗衛們都不能輕易進入,原本以為趙楠兩兄妹的武功足以應付一般的突發狀況,誰會想到太子府里頭居然會闖進來這么多刺客,而且對方還打著討逆的旗幟,讓人根本沒辦法及時反應!這些人下手又狠又準,見到誰都殺,而且仿佛四處瘋狂的尋找太子,極為可怕。李敏德想也不想,就在一片混亂中四處尋找李未央,若非偶然聽到白芷的尖叫,他也不會發現李未央在這里!
     
      然而刺客卻迎面而來,李敏德冷冷盯著他們,抽出了長劍,他的劍長三尺四寸三分,極薄且輕,彎曲自如,平時可當做腰帶系在身上,與趙月的軟劍十分相似,卻明顯要更鋒利,刺客們不管不顧地沖過來,李敏德面色沉沉,一手護著李未央一手與他們纏斗,轉眼之間竟然就殺了十余人。
     
      李未央一邊被他拉著一邊心頭已經是無比震驚,什么時候敏德的武藝精進到了這個地步——
     
      然而此時此刻,實在容不得她多想,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不被這場莫名其妙的刺殺拖累,對方根本是見人就殺,才不管你是否太子府的人,轉眼望去,那邊的宴會早已成了修羅場,無數的尖叫聲和哀求聲響成一片。李未央猜得不錯,若果真是陛下派來討逆的人,根本不會濫殺無辜,這宴會上手無寸鐵的女眷那樣多,恐怕不知道要死傷多少……
     
      就在這時,李未央聽見趙月驚呼一聲,她趕緊往那邊看去,瞬間劍尖抵達趙月的背脊,“噗嗤”一聲,長劍將她整個人貫穿,刺破右肩而出。
     
      “趙月!”李未央不由喃喃,卻發現自己根本無聲。趙月是她的丫頭,跟著她身邊已經有幾年,卻要眼睜睜在這里喪命嗎?
     
      趙月耳邊聽到一聲凄厲的驚叫,原來是趙楠撲了過來,一劍砍了那刺客,勉強才護住趙月。
     
      “小心!”李未央只顧著看到那邊的驚人場景,卻忽略了身后不遠處的刺客,就聽見李敏德突然焦躁地喊了一聲,順勢一扯,將她整個人摟在懷里,隨后一劍殺了正對的刺客,就在刺客應聲倒下的瞬間,一道冷銳的光已經夾了破空喧囂,突飛而至。
     
      那光來勢極快,卻是一支末梢泛著詭異暗紅色的鐵箭。
     
      原本,那長箭正對著李未央的后頸,只要片刻,那箭頭就會刺入李未央的身軀,穿透她的咽喉,李敏德不及細想,身體已出于本能一側,將她大半個身子緊緊護住。在瞬息間,用后背去擋著那長箭的來勢——
     
      “哧!”
     
      鐵箭從他后胸直穿而過,后半截還打著顫,看在李未央的眼睛里,卻是無比的驚駭。身上的鮮血滴滴答答地往地上淌,他的身子搖晃,傷口熱血有如泉涌。就在此刻,原本候在太子府外的那些暗衛終于趕到,將李未央和李敏德密不透風地保護起來,李敏德這才騰出手,勉力伸手按住傷口,然而每動一下,都翻攪著皮肉被撕裂的劇痛。
     
      “敏德!”李未央難以置信地看著,仿佛慢鏡頭一般,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那鐵箭卻分明已經透過前胸,生生扎穿出來。鮮血爭先恐后地從那傷口中涌出,漸漸的將那一襲袍子染濕了,他整個人都被泡在了血里。
     
      李未央的眼睛看著那帶血的箭頭,那樣狠絕的手法——如果箭刺在她身上,該有多么的痛。不管她如何想,那鐵箭在陽光下閃著寒光,在這一瞬間,她的心臟幾乎陷入了無底的深淵。
     
      不遠處的蔣華懊惱地皺起眉頭,差一點兒,就差一點!他剛才殺了一個刺客,奪了他的弓箭,正巧看見不遠處李未央在那里,心念一動,鐵箭就射了出去,可是居然沒能成功!若非那個小子多事!若非他多事!哼!不過死一個也是好的,那長箭從后胸穿透,必定是沒辦法活下來。
     
      李敏德,誰讓你多事!看著那兩個人身邊多了無數的暗衛,再也沒辦法下手,蔣華冷笑一聲,轉身消失在樹叢之后。
     
      李敏德睜著眼睛,卻瞧見李未央滿面的淚水,他的眼中露出疑惑,伸手想去摸她的臉,可是卻發現自己一伸出手去,她的臉上便滿是紅艷艷的鮮血,他意識到,這些血都是自己的,不由驀地慘然一笑。
     
      雖然身體里的內臟像是全都移了位的難受,但他卻只是緊咬著牙,總覺得,這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像以前那樣,忍一忍,就過去了!摸索著將她的手貼向自己的心口,他喃喃地說著話,“我就在你身邊,不要哭,不要哭……”
     
      李未央不知道自己哭了,事實上她重生以來,根本就沒有淚水了,可是現在,她的淚水不停的流下來,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哭了,她只是覺得眼前一片模糊,幾乎看不清李敏德的面容,更加看不清周圍亂成一團的環境,甚至沒辦法去思考,留在這里是否等于留在危險之中——
     
      而此刻,拓跋真卻掩護著太子,并且帶領著太子府內的護衛們,將刺客們逐漸包圍、縮小圈子,一個一個逐步的消滅……
     
      整整半個時辰之后,整個殺戮才停止,然而此時的宴會,早已是一片狼藉,劫后余生的人們互相看著,卻都不知道自己的臉上是哭還是笑,就在這時候,一個丫頭跌跌撞撞地爬來:“太子妃,太子妃——”
     
      太子猛地呵斥道:“太子妃怎么了?!”
     
      丫頭的哭聲幾乎震撼著所有人的心肺:“太子妃……太子妃被殺了——”
     
      李未央不關心宴會上到底死了多少人,她甚至不關心李常笑和蔣月蘭是否逃過一劫,她只是吩咐暗衛們立刻將李敏德送出去。
     
      拓跋真一眼看到李未央,立刻道:“現在送他走來不及!把他抬到屋子里去,太醫馬上就到了!”他大聲地喊道,不光是李敏德,這次受傷的人太多太多了,不,應該說,死去的人更多。現在送傷者離開,等于是讓他們去死,因為根本來不及救治,太醫很快都會趕到這里來!
     
      暗衛們都看著李未央,等她做出一個決定。李未央猛地驚醒過來,咬牙道:“把他抬進去!”
     
      拓跋真早已知道李未央身邊有暗衛,卻還是第一次看到,但他顧不上懷疑這些人,只是上上下下打量她:“受傷了沒有?”
     
      李未央看也不看他一眼,或者說此刻她的眼睛里沒有任何人,拓跋真跟她說的話她全部都聽不見,她只關心,敏德是否平安無事!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江西时时系统漏洞 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组选包胆 排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倍投2期技巧 麻将手机版 快三大小怎样看走势 牌九双天至尊 彩神网靠谱吗 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959彩票平台 90足球比分网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黑龙江时时查询结果 组选包胆如何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