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0 眾矢之的

    庶女有毒

    120 眾矢之的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蔣旭,他的面色極度難看,大聲吼道:“太醫!快點去請太醫!”此時,他幾乎顧不得面色驚慌的太子,更加不能顧及眾多的客人。
     
      太子震在當場,臉上還是無數的血點,直到一旁的太子妃遞上了帕子,他才驚醒過來,回頭看了太子妃一眼,他卻轉身扶住了面色慘白的庶妃蔣蘭:“蘭兒,不要害怕!”
     
      蔣蘭的臉色卻是從未有過的蒼白,竟然推開太子快步走上前去,顫抖著跪倒在國公夫人面前。
     
      李未央看著這一幕,臉色卻是變得很奇怪,似乎是嘲諷,又似乎是感慨,外人看起來,卻覺得她受到了驚嚇,所以一時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大廳里發生的事情像是一出戲,而她站在那里,眼睜睜的看著那出戲,由始至終,感覺到一種異常詭異的平靜。
     
      蔣旭四處派人尋找蔣天,然而一無所獲,蔣天仿佛人間蒸發,竟然不曾在祖母的壽宴上出現。不得已,他匆匆喚來了太醫,大廳里眾人面面相覷地看著,不由自主地圍了上去,濃重的壓迫感沉沉的壓下來,令李未央覺得這里的空氣有一種壓迫感,令人覺得厭惡,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沒事嗎?”有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李未央回頭,卻是李敏德已經越過眾人走到了她的身邊,面上露出關切的神情。
     
      李未央搖了搖頭,目光又向人群里望去。那邊的太師椅旁,圍了蔣家的嫡系,外人根本沒辦法靠近,而李長樂也是急慌慌地沖過去,極為失措的模樣。
     
      穿過重重人群,劉太醫的話傳了過來:“蔣大人節哀,老夫人已經沒氣了……”視線中,便出現了蔣旭暴怒的臉,還有蔣海大聲地呵斥:“劉太醫,你不要胡說,我祖母剛剛還好好兒的!”
     
      劉太醫聞言,面色同樣很不好看,對于一個大夫來說,沒什么比質疑他的醫術更羞辱人的了,他籠在袖子里的手氣得抖個不停,大聲道:“大公子,沒氣了就是沒氣了,我還能說謊不成!你若是不信,自己瞧瞧就是,連脈搏都沒了!”
     
      蔣旭聽聞母親突然暴斃,只覺得一口氣堵在了胸坎里,根本說不出話來,而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明明是六十大壽的好日子,剛剛還看到老夫人中氣十足、身板硬朗,怎么一會兒的功夫就斷氣了?!
     
      蔣蘭突然悲戚道:“祖母!祖母!您究竟是怎么了!剛剛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
     
      太子看到心愛的庶妃滿面悲傷,哀戚不已,連忙焦慮道:“劉太醫,國公夫人得的究竟是什么病,為什么會突然嘔血,即刻就去了?”他剛剛擦掉了臉上的血漬,可面色卻沒有絲毫的好轉。
     
      蔣海也連忙道:“劉太醫,我祖母數日前曾受風寒,一度病得很重,是否是因為這個——”
     
      劉太醫搖了搖頭道:“不,這并不像是普通的外受寒邪之癥……”
     
      李老夫人遠遠瞧著,只覺得越來越不對,不由心頭猛跳,升起一股不祥之兆。仿佛為了應證她的話似的,劉太醫下一句就是:“事實上,國公夫人是中了毒。”
     
      蔣旭聞言,立刻面色大變:“中毒?”
     
      劉太醫點點頭,取出銀針,在國公夫人噴出的血中試驗了一下,才舉起銀針給眾人看,他的兩片嘴唇輕輕張開,牙齒閉合間卻突出冰涼的字句:道:“國公夫人的確是中毒而死。”
     
      眾人看到那銀針的針尖上,的確是隱隱發黑。
     
      蔣旭不禁閉了閉眼睛,一時間手心冷汗如雨,腦中兩個字不停回旋,那就是——中毒!竟然是中毒!究竟誰有那么大的膽子!竟然敢在壽宴上下毒!
     
      眾人面面相覷,國公夫人可是一品夫人,又是蔣國公的發妻,太后親自下了懿旨要大家為她慶賀六十大壽,可偏偏在壽宴上,原本十分健康的國公夫人突然暴斃,死因是中毒。這一事件就好比千層巨浪掀天而起,一旦查實,牽連必廣。而他們偏在這一刻,站在這里,親眼目睹這一巨變的發生,注定了再難置身事外!
     
      一時間,山雨欲來風滿樓,蔣蘭更是泣不成聲道:“太子殿下!請你為祖母做主啊!”
     
      果然,太子聞言震怒,拍案道:“真是豈有此理!是誰?是誰膽敢對國公夫人下毒?一定要好好徹查,揪出這個兇手來!”
     
      這一聲令下,眾人頓時嘩然。
     
      京兆尹和刑部尚書都走了出來,姚長青道:“殿下,此事宜盡快稟報陛下,并且將整個蔣家封鎖,防止殺人兇手就此逃脫!”
     
      蔣老夫人的飲食都有專人負責,絕不會發生誤食而產生中毒的情況,所有人都覺得,這一定是謀殺,而且還是在向太后、向陛下挑釁的謀殺,你們不是要大張旗鼓地給蔣夫人慶賀生日嗎,看看現在的結果?!可想而知,皇帝一定會極端震怒。
     
      太子點點頭,道:“來人,立刻進宮去稟報父皇,并且封鎖整個蔣家,張大人,姚大人,請你們二位給我好好審問,一定要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
     
      刑部尚書張輝面色凝重,和姚長青對視一眼,同時應了一聲:“是。”
     
      另一邊,一直默默注視著一切發生的李敏德輕聲道:“我看這兒一時半會鬧不完。”
     
      李未央淡淡看了蔣家眾人一眼,目光卻是落在了哀哭不已的李長樂的身上,慢慢道:“當然,人家還沒有鬧大,怎么會就此收手呢?咱們做好準備吧!”卻是一副早已預料到的樣子,李敏德微微一笑,不再言語。
     
      蔣旭命人將國公夫人立刻安置于偏廳,吩咐家中人準備喪服等事宜,又請所有的客人都在大廳坐著等候,接著安排京兆尹的人開始檢查整個大廳、會客廳,甚至于國公夫人的臥室,要查清楚到底人是在哪里中毒的,又是誰下的毒。太子庶妃蔣蘭眼睛通紅,仿佛是強忍著悲痛,和蔣旭等人正在說話,而李長樂則以袖掩面哭泣不止,露出無比哀傷的樣子,其余眾人則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神情。
     
      五皇子拓跋睿看了十分傷心的李長樂一眼,似乎想要上去安慰,可是想到上次看到李長樂的那個光禿禿而且上面爬了蟲子的腦袋,不由自主就覺得無比的惡心,給自己做了好幾次的心理建設,都沒辦法讓自己的一雙腿走到那個大美人身邊去,不得已,他轉開了目光,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三皇子拓跋真道:“三哥,咱們什么時候可以離開這里?總不能懷疑我們吧?”
     
      拓跋真將目光從蔣家眾人的身上收了回來,沉吟著道:“你沒有聽太子說么,必須找出兇手,才能離開這里!”換句話說,如果找不到兇手,大家就都得在這里留著,哪怕你是皇子也一樣。
     
      五皇子拓跋睿冷哼了一聲,道:“他還不是被那個蔣蘭迷住了,什么都聽她的!蔣老夫人又不可能是咱們下毒害死的,扣著這么多人干什么,簡直是貽笑大方!”
     
      拓跋真沒有言語,只是目光不由自主轉向了那邊正在和李敏德說的李未央身上,幾日不見,她的面容不改清冷,神情也是一如既往的低調,穿著上更是絲毫不引人注意,可是她坐在那里,已經是一道奇異的風景,眉眼飛揚處,神采秀致到了頂端,一言一行好似盛開絢爛的花海,叫他不由自主便向她看去。這并不是李未央特別美麗,而是他已經喜歡上了這個人,便會不自覺地追逐她。最后還是拓跋睿開口打斷他:“我實在坐不住了,還是去看看姚長青到底了解了什么!”說著,拓跋睿便站起來,向一旁面色凝重的京兆尹走過去。
     
      拓跋玉此刻就站在姚長青的身側,向他道:“可以進行詳細的檢查,進一步縮小范圍,既然國公夫人是被毒死的,那說明兇手有機會接觸到她,這大廳里二分之一的人就都排除了嫌疑,因為他們沒辦法進入內宅,更加不可能在國公夫人的飲食或者接觸的物件下毒。(氵昆氵昆小說網)”
     
      姚長青點點頭,道:“的確如此,縮小檢查的范圍之后,我們會重點檢查國公夫人身邊的近身婢女,看看能不能從她們的身上找到線索。”
     
      就在這時候,檀香驚呼一聲道:“大小姐,你沒事吧!?”
     
      眾人立刻向李長樂望去,卻見到她的面色極為蒼白,整個人都倚靠在檀香的身上,仿佛馬上就要暈倒的樣子,蔣蘭從小與她熟悉,感情也很不錯,連忙上去道:“長樂,你沒事嗎?”
     
      蔣大夫人皺了皺眉頭,趕緊道:“長樂身子向來柔弱,今天一向疼愛她的老夫人又突然去世——恐怕是禁不起打擊,還不趕緊把人扶著進去休息?!”
     
      蔣蘭便吩咐檀香道:“扶著你家小姐去我以前住的繡樓吧!”
     
      “不勞煩了,我去客房歇息片刻就好。”李長樂一副柔弱不堪的樣子,正要靠著檀香走出大廳,卻突然見到李未央站了起來,微笑著道:“大姐,這——恐怕不妥吧。”
     
      眾人望著李未央,卻只看到她露出一絲為難之色,蔣蘭皺起眉頭,道:“這有什么不妥的嗎?”
     
      李未央的視線落在李長樂的身上,語氣平靜:“外祖母剛走,沒有人不傷心,這里的事情還沒有弄清楚,所以我覺得,還是請大姐稍微忍耐一下,至少等案情水落石出,再者,你這樣關心外祖母,又怎么不等抓到兇手再離開呢?”
     
      李長樂的身體晃了一晃,露出些微不敢置信的神情,道:“所以三妹的意思是,我即便是不舒服,也必須留在這里嗎?”
     
      蔣蘭美麗的面孔帶上一絲冷凝,轉頭盯住李未央,道:“安平縣主,你這樣……未免對長姐過于苛刻吧。”
     
      “蘭妃覺得我苛刻嗎?”李未央重復了一遍“過于苛刻”這四個字,似乎有點意外,但很快面色一肅道,“我不過是合理的懷疑。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人人都有嫌疑,太子妃,您說是嗎?”
     
      太子妃聞言一愣,沒想到李未央會問到自己身上,一時十分驚訝地看著她,李未央淡淡道:“這里雖然是蔣家,可地位最尊貴的卻是太子殿下,既然太子妃也一起到了,這件事情,咱們自然是要尊重您的意見,您說呢,應該讓人獨自離開這個大廳去休息嗎?”
     
      太子妃冷冷地看了一眼蔣蘭,她看得出來,李未央和蔣家很不對付,同樣的,她和蔣蘭也很不對付,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既然蔣蘭要護著李長樂,她何不護著李未央呢?女人的邏輯有時候就是這樣簡單,剛才她還覺得李未央可有可無,現在立刻就感覺她變得面目可親起來,不由露出一絲冷意道:“蘭妃,這里是蔣家,我們本該尊重主人的意思,不能隨便插手。況且事情牽涉到國公夫人的死,實在是非同小可,當然,我說這話不是懷疑李大小姐的意思,只不過……縣主說得對,任何人都有嫌隙,皆不可輕易放縱。李大小姐需要休息,在這個大廳里面當然也可以休息,來人,賜座。”
     
      李長樂沒想到太子妃會插嘴,臉色更加難看,只能勉強謝過了座,正要走到椅子那里去,卻仿佛不經意地踉蹌了一下,檀香一個人沒能架住,眼看又要栽倒,一只手伸過來,穩穩地扶住了她。
     
      回頭,看見的正是李未央。
     
      李未央聲音輕柔地道:“大姐,你可要千萬小心才是。”
     
      李長樂簡直恨透了眼前這個人,卻又不敢當著眾人的面前發作,柔弱地環視一圈,可是李蕭然面色凝重,李老夫人表情漠然,舅舅和表哥們正在商討喪事,庶妃蔣蘭已經不敢再反駁太子妃的意思……最終,她只能惡狠狠地盯著李未央,轉過頭去:“多謝。”
     
      聲音十分僵硬,同時她悄悄后退了一步。
     
      李未央看了一眼她充滿仇恨的表情,淡淡一笑,仿佛什么都沒發現的模樣,道:“不必客氣。”
     
      經過這一段小插曲,大廳里的眾人只能分散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當然能進入這個大廳的客人都是有地位有權勢的人,而普通的賀客早已在外面被控制了起來。但要這些人就這么干坐著,卻也是十分的痛苦,于是他們情愿站起來,觀看原先要送給老夫人的賀禮。
     
      拓跋真的目光落在了一件很特別的禮物上,他站了起來,走到那漆屏前細細觀賞。見這漆屏共有四扇,每一扇上都雕刻著一幅精致的圖畫。畫面上鑲嵌著金銀、翠玉、珍珠、瑪瑙,無疑是一件珍貴的古董。他不由道:“皇兄,這是你的賀禮嗎?”
     
      太子殿下愣了一下,隨即走過來,看了一眼這華麗的屏風,不由自主嘆了一口氣道:“是啊,這個禮物蘭妃替我準備了有三個月,本想著今天讓老夫人高興一下,誰知她還沒見到屏風就這么去了,白費了蘭兒一片心意。”
     
      蔣蘭被提到傷心之處,自然是忍不住又擦了擦眼淚,道:“殿下,我從小是在祖母的膝下長大,和她是最親不過的,但求您看在我的薄面上,一定要為祖母主持公道!”
     
      蔣家二夫人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但她很快垂下了眼睛,好像什么都沒聽到的樣子,李未央看在眼睛里,卻并不覺得奇怪,誰都知道蔣家非常看重嫡庶之別,家中的兒子侍妾很多,卻少有庶子庶女。這個蔣蘭,既是蔣家孫子輩中唯一的女性,也是蔣家這一代里唯一的庶出,這身份十分的尷尬而且微妙,國公夫人竟然將她接到自己身邊養大,后來更是送入了太子府,讓人不得不感慨。現在看到蔣家二夫人的神情,李未央越發確定,蔣家二夫人不喜歡這個蔣蘭,而且是,很不喜歡。當然,這并非她關心的重點,所以她很快就移開了目光,仿佛沒察覺的樣子。
     
      此刻,一名衙役快步走了上來,眾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瞪大了,等著看他們調查的結論。
     
      姚長青連忙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衙役大聲道:“回稟諸位大人,屬下在國公夫人待客的小花廳里,發現了一件奇特的東西。有個托盤里面裝著今年新鮮上供的蜜棗,余下的托盤里則是芙蓉糕、蝴蝶酥這些尋常見到的點心,再就還有一些瓜子、蜜餞,看起來都沒有什么特別,誰知在茶幾的下面發現了一只死老鼠,還有一只滾落在地的半顆被啃咬過的蜜棗,隨后便查問了花廳里的丫頭,知道這房間每天有人打掃,若是有死鼠一定會被人發現,決計不會留存到現在,所以這老鼠必定是剛剛死去的,便立刻讓仵作解剖了這只死鼠,結果發現——”
     
      蔣旭搶先一步站起來,喝問道:“發現什么?”他問出口之后,立刻意識到自己越過刑部尚書和姚長青追問這件事情并不妥當,但死的是他親娘,所以誰都不會和他計較,姚長青也點頭道:“你繼續說!”
     
      衙役繼續往下道:“仵作解剖死鼠后,竟然在它的肚子里發現了些許的蜜棗果肉,于是便對這些蜜棗起了疑心,回頭將地上殘余的蜜棗果肉檢查了一番,終于發現了毒藥是從何而來的。”
     
      從出事以后就一直很沉默的蔣家三公子蔣華不由心中一動:“你是說兇手是將毒放入了蜜棗之中?”
     
      衙役立刻道:“是,屬下在發現蜜棗有毒之后,立刻命仵作詳細檢查,終于發現除卻這一顆有毒外,其他的十三枚蜜棗中還有兩枚有毒,由此可見,兇手的作案時間不夠充分,使得他不能在每顆蜜棗之中都下毒,當然,這也說明他很親近國公夫人,才能有這樣的機會。”
     
      蔣華慢慢地搖了搖頭道:“他根本沒必要在每顆蜜棗里面下毒,只需要確保有毒的被我祖母吃掉就好了!這人好狠毒的心思!”
     
      就在他們提到蜜棗的時候,李未央的神色已經出現了變化,這變化十分微小,除了站在她身邊的李敏德,甚至沒有任何人察覺到這一點。
     
      下一刻,那原本柔弱的李家大小姐突然站起來,一張粉面蒼白地直如枝丫上透白的積雪一般,腳下微微一個踉蹌,身邊檀香忙牢牢扶住了,她失聲道:“三妹,你為何要害外祖母!”
     
      這一道聲音傳出來,所有人便都望向李未央。
     
      李未央面色雖然沒有大的變化,眼中的清冷卻與這冰雪并無二致:“大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眉心一跳,臉上卻平靜無波:“李大小姐,你可不要信口開河!”
     
      庶妃蔣蘭猛然站了起來,冷冷道:“太子妃,你還沒有聽她說完,怎么知道她是信口開河!長樂,繼續說下去!”
     
      太子妃冷漠地哼了一聲,道:“也好!李大小姐,你把話說說清楚,什么叫是安平縣主害了國公夫人。”
     
      李長樂眼中淚水滾滾而落,仿佛她自己也是不敢相信的樣子,指著李未央道:“你……是你將那果盤遞給了外祖母,那蜜棗也是你親眼看著她吃下去的,除了你,別人根本沒可能碰過那東西——”
     
      李未央神色一冷,眼波悠悠在她面上一轉,冷冷道:“大姐,你說錯了吧,碰過那果盤的除了我,還有我們的母親,是她先將果盤遞給了我,更何況,這屋子里的丫頭們也一定碰過果盤,若非不然,這果盤是自己飛進了屋子里面嗎?!”
     
      李長樂怒聲道:“可是他們都沒有理由去害外祖母,母親和外祖母一向親厚,身邊的丫頭們也都是忠心耿耿,她們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拓跋玉聽得不對,立刻呵斥道:“李大小姐,你沒有證據,何故說出這樣惡毒的話!”
     
      李長樂卻露出疾言厲色的模樣,她的目光如利劍一般,恨不能在李未央的面孔上狠狠刺出兩個血洞來,繼續恨聲道:“是我親眼所見,是屋子里所有人都親眼所見!母親,是不是你親眼看到我三妹將那蜜棗遞給了老夫人?”
     
      蔣月蘭臉上露出驚詫之色,仔細沉思片刻后才回答道:“這……倒的確是真的!”
     
      李長樂又望向一直在國公夫人身邊服侍的幾個丫頭,她們面面相覷,仔細回憶當時情景,卻只能點頭附和。
     
      “表小姐說的是,當時只有縣主捧著那果盤的時間最長!”
     
      “是啊,老夫人就是從她手里取了那枚棗子!”
     
      “對對對!只有縣主才能有機會下毒啊!更何況其他人也不可能會謀害老夫人的!”
     
      眾口鑠金,所有人都認為是李未央下了毒,因為當時在那個小花廳里,只有她有這樣的動機,李長樂是老夫人的親外孫女,國公夫人一死,她的后臺便倒了一大半兒,根本沒有必要為了冤枉李未央而謀害自己的靠山。而對于蔣月蘭來說也是如此,她是憑借著蔣家的勢力才能嫁入李家并且很快立足,她有什么理由要害死國公夫人呢?至于蔣府那些丫頭們,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可是李未央卻不同,當初她為了蔣南的事情在金殿上和蔣家鬧得不可開交,尤其是所有人都聽說過那時候國公夫人對她破口大罵的事情,或許她就是因此懷恨在心,才趁著這個壽宴找機會殺死國公夫人……這一切的推斷看起來合情合理,唯一一個有動機有機會殺死國公夫人的,便是李未央了!
     
      眾人懷疑的目光如同利劍向李未央看了過來,就連李老夫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未央,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看著李長樂道:“大姐,你說是我毒殺了外祖母嗎?就因為我曾經碰過那果盤?還是因為我和外祖母曾經不睦?就算如此,我也沒有必要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殺了她,難道我不怕事后敗露連累自身嗎?”
     
      李長樂的聲音在顫抖,仿佛站不穩的樣子:“三妹,我沒想到,到了現在這時候你還在狡辯,也許你就是趁著熱鬧的壽宴動手,想要趁著人多忙亂而逃過責罰,剛才若非在那死老鼠的身上發現了異常,誰都很難想到那蜜棗有毒的!外祖母吃的每一樣東西,在放到桌子上以前都是經過嚴格的檢查,所以一定不會有什么問題!但這只能持續到你進入花廳之前,等你在那里面下了毒,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李未央看著李長樂狠毒的眼神,突然嗤笑了一句,道:“大姐,你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既然你們說我下毒,那么我是用什么手段下毒的呢?我身上一定帶著毒藥吧?毒藥在什么地方?!我的裙子里面嗎?”
     
      李長樂面色冷凝地盯著她,一個字一個字地道:“三妹,既然你信誓旦旦地說你沒有下毒,那么你敢讓人檢查嗎?”
     
      李敏德看著李長樂篤定的神色,不由冷笑了一聲,卻只是低下頭,沒有開口,這一出戲實在是太精彩,李長樂居然能想出這么一招嫁禍到李未央的身上,真是多虧了她愚蠢的腦子!想來也是,眾人一定會認為,這世上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去嫁禍別人的,國公夫人當然也不會,所以兇手一定是在花廳里,而現在,唯一和國公夫人有過仇怨的人變成了眾矢之的。
     
      拓跋玉皺眉,第一個道:“李大小姐,口說無憑,你僅憑自己的猜測就要搜身,未免太過武斷了!”
     
      李長樂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咄咄逼人地盯著李未央,眼睛里閃過一絲雪亮的恨意:“三妹,你敢證明自己的清白嗎?!”
     
      李未央望著她,面上漸漸浮現了一絲淡淡的嘲諷,那嘲諷看在李長樂眼睛里,就以為對方已經被她逼到了絕路,不由繼續道:“若是你不敢,就只能證明——”
     
      李未央慢條斯理地站起來,道:“我問心無愧,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李長樂的臉上,就露出一種奇特的笑容,這笑容讓在旁邊看著的孫沿君的心里,莫名就起了一絲怪異的感覺,仿佛李長樂預料到一定能從李未央的身上搜出什么一樣,但,這怎么可能呢?孫沿君走到李未央的旁邊,攔在她跟前道:“李大小姐,你這般咄咄逼人,想叫未央當眾被搜身嗎?”
     
      李長樂冷笑一聲,道:“當然不必當眾搜身,這里有太子妃在場,只要她在,便可以作證,單獨找一間屋子好好搜查就是了!”
     
      李未央黑冷的眸子在她面上輕輕一刮,笑道:“好!既然要搜,便該都搜查一遍,萬一有漏網之魚呢?大姐如此大公無私,想必不會介意吧。”說著,她看向原本也在花廳里呆過的蔣月蘭等人,露出一種探詢的神情。
     
      李老夫人開口道:“的確,這件事情不能僅憑長樂你一人的懷疑就坐實未央的罪名,若非人贓并獲,未免太難以讓人信服。可若是只搜查未央一個人,又太不公平。既然要搜,便該一起都搜查了才是。”她顯然是幫著李未央的,而且這件事可非同小可,若是尋常人遇到早已變得驚慌失措了,可李未央卻十分鎮定,李老夫人不禁希望,她的確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李長樂輕輕一嗤,帶了幾許輕蔑之色:“祖母,不光是三妹,我、屋子里的丫頭們你,甚至是母親,全部都可以接受搜查!不如就請太子妃作證,如何?”
     
      太子妃看了李未央一眼,沉吟片刻,道:“太子意下如何?”
     
      太子點了點頭,道:“這樣才是最公平的,來人,立刻去準備一間空屋子。”
     
      太子妃站了起來,道:“要我親自去看,才是最公正的,對了,蘭妃可有興趣一同前去?”
     
      蔣蘭不得已,只好站起來道:“太子妃先請。”
     
      眾人看著這一幕,面上都露出些微的寒意。若是待會兒真的查出什么,那可就是謀殺朝廷一品夫人,理所當然的死罪,雖然李未央信誓旦旦地說明自己無罪,可要是在她身上搜到了證據……
     
      李老夫人的臉色最為憂慮,她隱約覺得今天的事情十分的古怪。仿佛有人故意針對李未央所為,可是,她實在是不明白,國公夫人活著對所有人都有好處,不管是李長樂還是蔣家的人,根本不可能要用謀害她來陷害李未央,這跟殺雞取卵有什么區別?這里沒有一個人會做這種蠢事!
     
      李長樂是第一個被搜查的,太子妃命人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她的衣物、香囊,甚至連頭上的發飾都翻來覆去地看了,可是什么東西都沒有找到,接下來是蔣月蘭和其他的丫頭們,可同樣的,她們的身上也是一無所獲,最后一個,則是李未央。因為受到眾人的懷疑,她被檢查的時間也是最長的,等她走出來,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后,眾人看見太子妃領著她出來,不由紛紛問道:“查到什么沒有?”
     
      李長樂冷笑著望向太子妃,一定會查到的,她有這個自信!然而,太子妃在眾人注目的情況下,卻是搖了搖頭,輕描淡寫地道:“沒有,什么也沒有。”
     
      李長樂的笑意在一瞬間似被霜凍住,眉目間還是笑意,唇邊卻已是怒容。她的笑和怒原本都是極美的,此刻卻成了一副詭異而嬌艷的面孔,越發讓人心里起了寒噤,她立刻看向那個叫含香的婢女,剛才是她領著李未央去更換了被茶水打濕的裙子——可是含香的臉上,在這個瞬間同樣露出了震驚和茫然之色,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怎么會什么都沒有搜查到?!明明讓那丫頭將藥縫在裙子的卷邊縫隙里的!李長樂不再多想,搶先一步上前道:“即便搜查不出東西,也不能證明三妹的清白吧!”
     
      李蕭然怒斥了一聲:“長樂!你怎么說話呢?!”他不是想要幫著李未央,只是在這個時候,李未央關系到李家的名聲!
     
      李長樂悲傷地看著李蕭然道:“父親,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看著從小疼愛我的外祖母就這么枉死嗎?”
     
      李蕭然冷聲道:“長樂,那你要怎么樣!讓京兆尹將你妹妹帶回衙門嗎?”
     
      李長樂潔白的貝齒輕輕一咬,仿若無意道:“在事實沒有認清楚之前,只能委屈三妹了。”
     
      李老夫人第一個反對道:“這不行,哪兒有大家小姐進衙門的道理!”
     
      蔣旭面如寒霜地道:“李老夫人,這件事可關系到我母親的性命!若是你們不肯給出一個交代,我們是不能善罷甘休的!”
     
      太子也面露難色:“這樣看來,真要麻煩安平縣主隨姚大人回衙門了。”
     
      京兆尹衙門豈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李未央是大家閨秀,又是安平縣主,她若是進了衙門,縱然能夠平安出來,也會變成整個京都的笑柄。拓跋玉皺起了眉頭,剛要為李未央說話,然而他卻聽見李未央先開了口。
     
      李未央面對層層的威逼,卻慢慢地道:“大姐,你真心要查出外祖母的死因么?”
     
      李長樂神色冰冷,厲聲道:“這是自然的,我絕不會放任兇手逍遙法外!”
     
      李未央露出似笑非笑地神情,李長樂不由要發怒。一旁的李敏德的眼神變了又變,最后沉成了一汪不見底的深淵,慢慢沉著臉道:“既然大姐執意如此,我倒是有個好主意。”
     
      眾人都看向這位俊美得讓人不敢直視的李三公子,他的目光比寒冬里的雪色還冷:“只要驗尸,便能查出更多的線索,就不會僅僅拘泥于所謂的蜜棗,而是能夠進一步知道國公夫人究竟是何時中毒、以及是何人下毒了。”
     
      李長樂面色一白,只覺得掌心濕濕的冒起一股寒意,大聲道:“不可以!”
     
      這一聲,引起了蔣三公子蔣華的注意,他那一雙眼睛細細將這位表妹瞧了又瞧,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等別人開口,李長樂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她連忙道:“外祖母已經去世,就該讓她好好的入殮,怎么可以去動她的尸體?實在是太不敬了!”
     
      姚長青也在搖頭,他當然知道應該驗尸,但是從本朝的慣例來看,仵作只是用來查驗物證,同時對尸體只進行體表的檢驗,并不是進行尸體解剖。過去他也曾經遇到一個案子,有個叫周成的男子到朋友家中喝酒后,回到家里腹中巨痛,禁不住連連嘔吐,居然從口中吐出了十幾條毒蟲。他見自己吐出這么多蟲子,嚇得精神崩潰,居然一命嗚呼了,彌留之際,他告訴妻子張氏,等自己死后要剖開自己的肚子,看看究竟是什么樣的蟲子在作怪,并且找到證據去告那在背后害他的朋友。
     
      張氏遵從丈夫的遺愿,在丈夫死后親自剖開尸體檢查。這件事被鄰居知道后,就到姚長青處告發她破壞丈夫的尸體。雖然這件事情情有可原,但姚長青還是把張氏抓了起來,另外,又因周成的兒子周進不阻止母親損毀父親尸體的行為,連他也被一起抓了起來。
     
      大歷的律法只是規定:傷害死尸的,要處以四年苦役;妻子傷害丈夫,應判處五年苦役;兒子不孝順父母的,處以死刑。這三條法律都不能直接適用于這個案件,姚長青在這件事情上,和當時擔任刑部尚書的史大人產生了分歧,他認為張氏是忍痛遵從丈夫的遺言,周進作為兒子也沒有阻止的道理。考慮到這件事情的動機,并不是殘忍傷害丈夫遺體,應該可以寬大處理。
     
      可是史大人卻覺得,周進犯了不孝的罪名,而張氏則應作為妻子傷害丈夫的案例來處理。他們彼此爭鋒相對的結果是由皇帝來判斷,皇帝并沒有考慮太多,很快就批示按照刑部尚書的意見判決此案:兩人都是死罪——現在,居然又碰到這種事情,他下意識地看了如今擔任刑部尚書的張輝,對方可是當初那位史大人的得意高徒——
     
      果然,下一刻張輝勃然大怒道:“安平縣主,你難道不知道驗尸是對死者的羞辱嗎?!還是你不清楚我的恩師曾經判過這樣的案件!當時陛下的旨意你不知道嗎?!看在你年紀小不懂事,本官不與你計較,不要再滿口胡言亂語了!”
     
      這個案子十分離奇,當初是很轟動的,便連黃口小兒也知道。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敢問大人一句,陛下當初判那位張氏有罪,是為了什么?”
     
      張輝立刻道:“當然是因為她開棺驗尸——”
     
      李未央笑道:“不,是因為她私自解剖尸體!所謂損毀丈夫的尸體,便是其罪!若是她通過官府的仵作,公開進行解剖,那便不是罪過,而是為其夫君申冤了!更何況本朝的法典中雖然沒有說死者一定要驗尸,可卻沒有說一定不可以驗尸!陛下的圣旨也只是說女子不可私下里輕易損毀丈夫的尸體,并沒有不可以要求官府來驗尸不是嗎?!”
     
      張輝一愣,仔細一想頓時啞然,他重重咳嗽了兩聲道:“就算如此,也要死者家屬同意才是!蔣大人,你可同意?!”
     
      蔣旭的臉色鐵青道:“戮尸棄骨,古之極刑!這當然不可以!”不要說是將遺體解剖,就是將親人的遺體暴露在眾人面前由人翻檢,也會被視為奇恥大辱,是對親人遺體的褻瀆。
     
      李未央冷冷地望著他們道:“你不是想要找出外祖母的死因嗎?不是要還她一個清白嗎?現在百般阻撓又是什么意思?我知道,雖然我大歷的法典沒有規定一定要驗尸后下葬,但是你們情愿看著殺害外祖母的兇手逍遙法外也不肯驗尸,又是什么道理?!難道你們情愿包庇兇手?!”
     
      蔣海氣急敗壞道:“李未央!你太過分了!祖母生前橫死、本已不幸,你自道是與我祖母伸冤,卻分明是要害她身后還要被削骨蒸肌,再受荼毒,你的心腸果然是惡毒之極,你怎么忍心!”
     
      李長樂泣不成聲道:“是啊三妹,你的心腸,怎么這么狠啊!”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极速快三app 体彩nba竞猜怎么玩 竞彩足球预测推荐 中国对韩国排球比分 石家庄中双色球一等奖 pk直播网站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开奖结果 北京pk皇家彩 拉人玩时时彩判几年 2018足球赛事时间表 快乐12开奖开奖结果 时时彩黑客破解公式 mg送彩金 香港一个特马 mg电子线路4355检测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