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1 晴空霹靂

    庶女有毒

    111 晴空霹靂


      就在此時,天空中飄下一張黃紙,飛落于地面。太監連忙上去撿了,道:“陛下,您看!”
     
      尹天照在臺上大聲道:“此人雖美貌聰慧,但天生有克君之相。此人活著,恐怕對皇詐不利!”
     
      此刻天空的鉛云更加厚實,旋轉速度加快,上面電蛇纏繞,似乎隨時都將脫離而出,良久,鉛云能量似乎集聚到了界限,一道雷電轟出,突然從天而降,劃破了半片天際,竟然正中尹天照的頭頂,他正說的眉飛色舞,卻突然慘叫一聲,身體如同死豬一般,從足足四米高的臺上滾下來,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一下子濺起無數血漿,骨頭都摔碎了,引來站在臺下的一名宮女的驚聲尖叫,那尖銳的叫聲一下子打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于連皇帝都來不及仔細看那紙上的人,就被自己敬重的仙道人被雷劈死的事實震在當場。
     
      正在雍德殿前寬闊的屋檐下站著的人們同樣目瞪口呆地看到了這一幕,剛才還在臺上呼風喚雨的道人尹天照如同破布一般被由天上陡然降落的電蛇擊中,所有官員呆若木雞,皇帝大聲叫道:“快!快去看看道長如何了!”
     
      立刻有太監不顧從頭降落的暴雨飛奔而去,然而他回來的時候,卻是一副如喪考皮的模樣:“陛下,道長的身體被閃電燒焦,面目全非了。”
     
      皇帝捏緊了手里的紙,無比震驚,幾乎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一幕,看在拓跋真和武賢妃的眼睛里,也是無比的震撼,拓跋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為了讓蔣家親眼看著李未央扶誅,他和武賢妃親自安排了這一出戲,為了讓這出戲真實可信,尹天照認真測算了天時,依據他所懂得的一些天文知識,算到今夜會有狂風大作、傾盆大雨,這樣的異象,最適合用來宣布箴言,因為皇帝篤信道教,所以宮中大小事宜全都要經過測算,尹天照說今日最適合,那宴會自然于今日舉辦,可拓跋真萬萬想不到,原本裝了避雷針的高臺上,怎么會引來了天雷!真是太糟糕了,尹天照是他精心尋找才送進了宮,原本能派上更大的用場,竟然這樣輕易就折在了這里!
     
      這時候,人群中一個道人沖了出來,大笑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皇帝一看,竟然是周天壽,不由勃然大怒道:“你師傅遭此不幸,有何之喜!”被雷劈死的人,那都是犯了罪過的人,可是皇帝實在想不通,尹天照這樣的道人為何惹怒了天地!
     
      周天壽滿臉喜色道:“陛下,我道門有無數的修者,大部分會死于修煉途中,只有極少數能修到渡劫期,我師傅的修行便到了此步,只缺了一道天劫就能飛升,可是這天劫實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很多人等不到天劫就這樣死了,而我師傅卻是得道高人,剛才他意外碰到了天劫,若是安然度過,也就直接成就金仙之位啊!”
     
      “可是……成為金仙,自當白日飛升,又怎么會就此被劈得焦黑呢?”皇后實在忍不住道。
     
      周天壽嘆了一口氣,道:“娘娘有所不知,這身軀焦黑,說明師傅是沒能度過,將來只能做個散仙了!”
     
      聽說尹天照沒能成功渡劫,反而不得不拋棄肉身變成了散仙,皇帝吃了一驚,不由道:“尹道長是得道高人,他為何過不了天劫呢?”
     
      周天壽臉上的喜色稍微收斂了,又露出一絲神秘之色:“陛下,天劫乃是萬中無一、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師傅憑著自身的修行,本可以安然度過,可惜剛才他泄露了天機啊!”
     
      泄露天機?這么說尹道長沒有能夠成功渡劫是因為被說了真話被老天給懲罰了?眾人的腦中不由自主都這樣想到,不能怪他們迷信,平日里尹天照說要下雨便有大雨,說求雪就會下大雪,比欽天監都要靈得多,更何況剛才尹天照在臺上揮舞了片刻,便是電閃雷鳴、狂風大作,實實在在的天有異象,再加上眼前這周天壽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實在是由不得人不信。
     
      李未央微微笑了起來,九公主卻一直捂著眼睛,道:“那尸體抬走了沒有!”李未央淡淡道:“公主,那不是尸體,那是尹道長的仙殼呢。”說完,她看了一眼已經隱沒在人群中的李敏德,他正好也向她看過來,眼睛里含著笑意。
     
      李未央終于明白,李敏德說多加了點東西,是什么了。他想必是在那臺上的避雷上動了手腳,不,或許是在那老道士的身上動了手腳也不一定,李未央很想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看著那尹道士經過閃電,轟隆,倒地,翻白眼,最后外焦里嫩,這一幕,實在是太驚心動魄了!尹天照擅長算卦、天象,不知他可算到,今夜是他的死期呢?原以為他是算出了天命所歸才投靠拓跋真,害的李未央緊張了很久,但現在看來,不過是個憑借著對天象的了解招搖撞騙的道士而已……
     
      周天壽再度行禮道:“陛下,師傅豁出性命也要泄露天機,請陛下好好看看這紙上的人,一定要除掉這個禍害啊!”
     
      皇帝聞言,真的展開紙,認認真真地端詳片刻,隨后,如同他也被雷劈中了一樣,面色變得異常難看。
     
      皇后吃驚地看著他,也去看他手中那張紙,結果看完了之后臉色也極為古怪。
     
      紙上是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很漂亮的女人,而且這個漂亮的女人皇帝很熟悉,這個女人有足足二十年的時間都睡在皇帝的臥榻之側!皇帝勃然大怒,啪地給了正站在一旁得意洋洋等著李未央倒大霉的武賢妃一個耳光!武賢妃毫無防備,一下子被打地整個身子都歪了過去,啪的一聲竟然從高高的臺階上滾了下去,釵環滾落了一地不說,更是摔得滿身泥水。
     
      紙上除了一張酷似武賢妃的臉,還有一行字,武氏者,亂天下。
     
      這張紙被捏地死緊,皇帝的手指著武賢妃,面上無限憤怒:“你這個賤人!竟然是你!竟然是你啊!”
     
      尹天照說有人克了皇帝,害得他經常生病,這個人的命數還很硬,能克大歷的天命,顛覆皇帝的江山!
     
      九公主恐懼地抓住了李未央的手臂:“好可怕,武賢妃娘娘怎么會是妖星啊!”
     
      李未央在這一瞬間,看到了蔣南投來的不可置信的眼神,然后,她看到拓跋真飛奔了出去,從臺階下攙扶起武賢妃,大聲道:“父皇,您這是怎么了?!”當著永平侯一家人的面,他的臉上無比的關切,事實上他的確是關心,生怕武賢妃有個三長兩短,他的皇帝夢就此完結。
     
      可是這時候,他還沒想到皇帝的暴怒,已經不是他能夠阻止的了,而且,這怒火還是他們自己挑起來的!
     
      皇帝幾乎是暴跳如雷:“你的母妃,居然就是妖星!朕這么多年對她多么寵愛,她竟然要禍害朕的天下!”這時候,他聯想起了南方的水災,西邊的兵禍,北邊的干旱……這樣一想,這種事情每年都會發生,武賢妃果真是個天生的災星啊,她帶來這么多的禍患,老天爺不是早已有了先兆嗎,他竟然沒有發現!
     
      傾盆的大雨落下來,砸在武賢妃和拓跋真的身上,拓跋真倒是還好,武賢妃的妝容已經全都花了,白白的粉末變成了水從臉上滑下來,重重的胭脂花成了一團,原本精致的妝容變成了無比可笑的臉,她放聲大哭:“陛下,陛下,臣妾沒有,臣妾冤枉啊!”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明明那紙上的人應該是李未央,怎么會變成自己呢!
     
      李長樂看著,不由自主捏緊了手帕,真是該死!這就是蔣天所說的計劃嗎?這幫蠢貨,全都搞砸了啊!拓跋真是自己將來要嫁的男人,他的母妃弄成這樣,他還能討得好嗎?
     
      拓跋真現在真是氣得頭都要炸開,他現在已經徹底明白,自己陷害李未央的舉動已經變成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明知道救不了武賢妃了,可他還是得救她!因為她名義上可是他的養母,若是她現在要死要活自己卻不聞不問、明哲保身,那么全天下的人都會對他寒心,更不用說那些朝臣了,所以明知道求情只會引來雷霆之怒,他還是得求到底!
     
      “父皇,母妃是無辜的!她靜心伺候您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是知道的啊!”拓跋真嘶聲喊道。
     
      皇帝身邊的蓮妃滿是同情地道:“陛下,賢妃姐姐怎么看都不像是妖星啊……”
     
      武賢妃死死地咬著下唇,唇上幾乎都沁出了血,顫抖著喉嚨道:“陛下!陛下!您要相信臣妾啊!”
     
      此時,永寧侯府的人,也都已經跪了一地:“陛下,陛下,娘娘冤枉啊!”
     
      一直與武賢妃交情不錯的皇后想到太子還需要拓跋真這個幫手,幽沉烏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疑忌的光,徐徐道:“陛下,此事還是斟酌一下,莫要冤枉了賢妃妹妹才好。”
     
      太子也連忙站出來道:“父皇,賢妃縱然有什么不對的,您看在三弟的面上,饒了她吧!”
     
      永寧侯府的人們,也充滿期待地看著皇帝。
     
      皇帝看著跪了一地的人,包括太子、拓跋真、武賢妃……又掃過皇后的臉,一時之間,竟然猶豫了。
     
      蓮妃輕輕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陛下,這件事情弄成這樣,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看尹道長,真是可憐……”
     
      想到那尹天照,皇帝的眼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可怕的光芒,李未央忍不住低下頭,掩住了眼睛里的笑意,蓮妃啊,這出戲,還要多虧你的精彩演出。有些話,還是要合適的人去提醒一下的。
     
      敏德能夠找出這么一個女子,想必是費盡了心思的……
     
      皇帝的眼睛越來越冷,看著武賢妃的眼睛已經沒有了一絲往日的溫情和寵愛,現在他的眼中,武賢妃已經不是一個他寵愛多年的女人,而是一個妄圖謀害他江山的女人!這樣的女人,縱然錯殺,也絕對不可以放過一個!他揮了揮手,道:“將武賢妃拖下去,立刻處死!”
     
      此時的皇帝,極為無情,冷酷,簡直和往日里判若兩人,就連皇后都暗暗心驚,一旁的諸位妃子們原本想要求情的都不敢再開口,原本幸災樂禍的也覺得帝王翻臉無情……唯獨李未央嘆了一口氣,皇帝迷信道教,經常吞下丹藥,那種東西會造成他性情暴躁易怒,更加多疑……在這種情況下,他是寧肯錯殺一千,也絕對不會放過一個了吧!所以武賢妃縱然有永寧侯府做靠山,縱然無數人為她求情,皇帝在盛怒之下也絕不肯原諒她,沒有人可以禍害他的江山,沒有人!
     
      武賢妃被嚇得花容失色,往日里的高貴、端莊,全都已經不見了,她拼命地叩頭道:“陛下,一日夫妻百日恩,您不念在臣妾服侍您這么多年,多少念在三皇子的份上啊!陛下,不要相信那道士的話啊!”
     
      皇帝冷聲道:“拖下去!”
     
      武賢妃拼命地大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是冤枉的啊!陛下,臣妾還有話要說!”只要說出尹天照的話是假的,只要拆穿他的身份,只要說明他們曾經串通尹天照做的事情,她就還有一線生機,誣陷縣主跟禍害江山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武賢妃立刻要站起來——
     
      拓跋真緊張地盯著武賢妃,他突然意識到,不能讓她繼續往下說了,若是她繼續說下去,那皇帝就會知道他們讓尹天照陷害李未央以討好蔣家的事情,更會知道他的目的和野心在于皇位,因為不管是武賢妃還是三皇子,根本沒理由跟李未央過不去,而皇帝只要略加盤查,就會知道他們安排尹天照進宮和拉攏蔣家,本來就是別有所圖!到時候不要說皇帝,就連太子和皇后,也會徹底跟他翻臉的!他失去一個母妃,永寧侯府可能還會支持他,因為他還是武賢妃的養子,但他絕對不能讓武賢妃說出什么不該說的來,那樣,一切都全完了!所以他飛快地扶住武賢妃,似乎想要支撐她一般,然而武賢妃卻突然身體痙攣起來,猛地回過頭看了一眼拓跋真,一雙眼睛瞪得老大老大,死死盯著他,幾乎要沁出血來,可是口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沒有任何人發現異樣,所有人都以為武賢妃是因為驚痛過度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好,可李未央卻突然上前走了幾步,從外人的角度只會以為拓跋真扶著武賢妃,可李未央卻不這么想,就在剛才,她的腦海中突然浮現起一個念頭,拓跋真的戒指是帶著機關的,而且這機關可以殺人……
     
      這時候,皇帝的命令已下,哪里理會武賢妃的不對勁,徑直拖了就走,拓跋真拼命地拉著,卻被皇帝安排的侍衛強行拖開:“母妃!”拓跋真大聲地喊著,仿佛傷心到了極點,武賢妃卻只是喘著粗氣,十指用力抓著地面,想要抓住什么可以救命的依靠,然而她早已失盡了力氣,只在地上抓出幾條深深的暗紅血痕,觸目驚心,就被太監們拖走了。
     
      永寧侯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卻不敢沖上去救下女兒,只是老淚縱橫地去攙扶起拓跋真,道:“殿下!殿下節哀!”他抬起頭看向皇帝,眼底隱藏著的是恨意,只不過這恨意只是一閃而逝,根本沒有人看見,眾人只見到他老淚縱橫道,“陛下,老臣替女兒謝恩了,只是三殿下無辜,請陛下不要牽連他啊。”
     
      皇帝冷冷地瞪著他們,卻沒有開口說一句話,大雨已經打濕了拓跋真和永寧侯的衣服,讓他們看起來無比狼狽,皇帝終于慢慢道:“算了吧,朕不會怪你們的,只會處罰那妖星一人,看在她撫養真兒的份上,就賜她鴆酒一杯吧。”
     
      顯然,他早已走火入魔了,相信武賢妃就是那妖星,可見若是當初武賢妃的計劃成真,李未央如今會有多慘,皇帝對枕邊人尚且如此狠心,對李未央還會有絲毫留情嗎?李敏德冷笑一聲,武賢妃真是咎由自取,至于拓跋真,失去了武賢妃,永寧侯還會那樣一如既往支持他嗎?現在看來這兩人還是緊密團結的,可是以后呢?武賢妃才是聯系武家與拓跋真的紐帶,現在等于斷了他一條臂膀,而且是一條極為重要的臂膀!
     
      拓跋玉一直在旁邊看著,他隱隱覺得這件事情和李未央有關系,可是他又說不出有什么關系,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問一問周天壽,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很快,太監過來回稟道:“賢妃娘娘已經升天了。”
     
      皇帝松了一口氣,轉頭對皇后道:“今日是皇后辦的宴會,原不該在這個時候提這件事。只是這關系到大歷江山,不得不徹查此事。”
     
      皇后一直用著武賢妃,上次雖然因為九尾鳳簪的事情生出些許嫌隙,但到底有點傷感:“臣妾實在想不到,賢妃妹妹竟然就是那妖星,唉,這也是她的命。”
     
      蓮妃的面上,仿佛也是悲憫的神情,只是同時,她的目光卻含了一絲得意。
     
      九公主瑟瑟發抖,拉著李未央的胳膊道:“未央姐姐,今日的宴會也要散了。咱們回去吧。”
     
      李未央站在原地沒有動,她似乎在等待著什么,目光閃閃發亮。九公主十分奇怪地看著她,卻不知她究竟在等什么,不過這時候大殿里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動,眾人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更不知道在皇帝下命令之前,是該回去繼續飲宴還是就此散了,所以李未央的行為并不突兀,反而顯得十分正常。
     
      “宴會繼續。”皇帝看了一眼永寧侯難看的臉色,慢慢地道。
     
      李未央垂下了眼睛,皇帝的個性她很清楚,屬于那種打死你還要你感恩戴德的類型,今天他突然震怒處死了武賢妃,卻絕不容許永寧侯有絲毫的不滿,不過,對于永寧侯來說,失去一個女兒固然痛心,但皇帝一定會給予補償的。果然,等眾人回到座位上,皇帝已經和顏悅色地道:“永寧侯,你最小的孫女,今年也有十七了吧。”
     
      永寧侯面色還是抑制不住地顫抖,臉上的肌肉很難才能控制住不抖動,沉聲道:“回稟陛下,微臣的孫女樂陵的確已經十七了。”
     
      皇帝點點頭,道:“朕記得,她還尚未婚配吧。這樣,睿兒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兩個孩子正合適啊!今日就給他們賜婚吧。”
     
      眾人面面相覷,剛才還是暴風驟雨,現在皇帝的笑容卻變得無比和煦,半點看不出剛才的震怒,這帝王之心,實在是太難以捉摸了。
     
      梅貴妃訕訕地笑道:“陛下,睿兒年紀還小,何必這樣心急?更何況,三皇子真還沒有納妃,睿兒怎么能搶先呢?”開什么玩笑,武家那丫頭可是出了名的潑辣!
     
      皇帝微笑道:“這是兩回事,真兒的婚事么,朕會放在心里的。至于武樂陵么,就賜給睿兒做正妃吧。”
     
      李未央不禁微笑,拓跋真原本跟永寧侯算是一家子,但唯一聯系他們的紐帶就是武賢妃,一旦這根紐帶斷了,拓跋真就玩不轉了,皇帝這么做,一是要警告拓跋真,防止他因為養母被殺一事心生怨恨,二是要讓永寧侯知道,皇恩浩蕩,可以讓你死,也可以捧你上天,五皇子的正妃之位,可是無數人想都想不來的好事。
     
      永寧侯再無他想,和五皇子拓跋睿一起謝主隆恩。拓跋睿站起身的時候,還向李長樂投來感情復雜的一眼,若非她和拓跋真的事情……拓跋睿是豁出性命也要娶了她做正妃的。
     
      李未央恰好看到那含冤的眼神,不由忍笑低下了頭。拓跋睿啊拓跋睿,還真是個難得的情種,只是不知道他若是看到李長樂上次被毀掉的容貌,是否會當場失色。
     
      有了剛才那一節,眾人的神情都有點尷尬,笑容也變得敷衍,就連皇后和妃子們都是心不在焉的,皇帝淡淡道:“不是安排了歌舞嗎?”
     
      皇后連忙道:“還不快讓歌舞上來助興。”話是對太監們說的,可是聲音卻有一絲干澀,明顯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舞蹈是歌舞司精心準備,蓮妃為皇帝親自編排的,跳舞的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身姿如柳、面容如花,遠觀之仙樂陣陣、舞姿優美,這樣的舞蹈換做平日一定會有人好好欣賞,可現在,所有人都是心不在焉,腦海中浮現的都是剛才武賢妃原本還高高在上,一會兒之后就被處死的那一幕。
     
      帝王之怒,實在令人膽寒!
     
      九公主到底是少女,心思沒有那么多,很快便安靜下來,認真地觀看歌舞,可是一旁的李未央,卻仍舊在等待,甚至有了一點莫名的焦慮。她準備了很久,就等今天,如果一切順利,將蔣家就此扳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他們先是找到一個合適的女子進宮,再安排周天壽得寵,隨后靜伏不動,讓蔣家以為她毫無行動,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等這么一個時機!一個有力的時機!找到一個可以顛覆蔣家的時機!
     
      歌舞很快便欣賞完了,皇帝笑道:“那領舞的少女跳得不錯,讓她過來,朕要給她獎賞。”
     
      太監立刻宣召了那少女上來,剛才隔得遠看不出來,可是現在離得近了,眾人才看到她生得花容月貌,我見猶憐,雖然比不上蓮妃的美貌,卻也是一等一的美人了。那少女盈盈裊裊地走上殿來,皇帝一看之下,龍心大悅,當眾賞賜了一塊玉如意,心中想著晚上便讓那少女侍寢,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揮了揮手,示意她退下。
     
      忽然,那個少女高聲奏道:“啟稟皇上,奴婢有事稟奏。”
     
      皇帝一怔,皇后和其他人也是一愣。
     
      “什么事?”皇帝條件反射地回答。
     
      少女抬起頭來,原本柔美的眼神如同一柄利劍拔出了鞘,寒氣四溢,竟讓所有人的目光無法從她身上移開。她的手一揚,原本托在手上的玉如意立刻被扔了出去,帶起一陣尖銳呼嘯的聲音。原本她掩飾在袖中的右手立刻露了出來,那手中握著一把寒光閃爍的短劍。玉如意一下子砸中皇帝身后的太監,此刻少女手中的短劍已經快如閃電、勢如驚雷般向皇帝刺去。
     
      電光火石的瞬間,皇帝身側的禁衛首領已經反應過來,大叫一聲,快步迎上少女,短劍硬生生被他架住,少女忽然發出一聲長嘯,不知按了什么機關,短劍竟變成一柄長劍,隨即飛快地變招,劍勢平蕩,與禁衛首領何嘯錯身而過,接著順勢一削,劍光的來勢銳不可當,直往皇帝而去!皇帝匆忙之間一把抓住右側的宮女,那劍光劃過一道圓弧,竟然來不及完全閃避開,霎那之間利刃從那宮女的腰腹之間劃過,原本好端端的宮女立刻血濺當場,命喪黃泉。
     
      這一交手的功夫不過剎那之間,很多殿內的人都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看到宮女慘死當場,殿中的諸位才反應過來,竟然是有人行刺!當即,也不知道是誰尖叫了一聲。
     
      “救駕!”
     
      尖銳刺耳、聲嘶力竭。
     
      整個大殿亂成了一鍋粥。
     
      “昏君納命來吧!”
     
      就在少女行動的同時,原本在一旁垂手肅立等著領賞的十余名歌舞伎向殿內沖去,支援少女,剩下的人則緊張地望著殿門,準備阻擋進殿救援的禁衛,為同伴爭取時間。
     
      七皇子拓跋玉飛身上去,兩個刺客擋在了他的面前,拓跋真落后一拍,竟然被一個舞姬纏住,而此刻那少女劍勢一轉,立刻又向皇帝刺去,這一劍的威勢比上一劍更盛、更快,眼看著已經快要到了皇帝的眼前。
     
      “叮當……”一聲脆響,隨著著宛如金石交錯的一聲揚起,少女急如迅雷般的劍勢竟然生生被彈地一偏,緊擦著皇帝的脖子劃了過去。皇帝驚慌望去,卻是在這個緊張瞬間,原本瑟瑟躲在皇位之旁的蓮妃拼著一死砸了小幾過來,硬生生地砸歪了少女手中的長劍。至于蓮妃自己,也突然撲了上來,死死抓住刺客的腿,凄切喊道:“陛下快走!”
     
      皇帝大為震撼地看著蓮妃。
     
      少女卻連看都不看蓮妃一眼,一腳將她踢開,拔劍又刺過來:“昏君,我慕容氏已經向你臣服,你卻出爾反爾,撕毀降書,破壞協定,屠我城亡我國,納命來吧!”
     
      從舞女中撲出的幾個刺客還沒有到皇帝的座前,眾妃已經是一片混亂,殿門又被刺客把住,殿中到處是四散奔逃的人,刺客根本不看是誰,到處亂殺,殿內更是慘叫連連,混亂不堪。也分不清是主子是奴才,一個個連滾帶爬,哭聲震天。緊急關頭,李敏德已經到了李未央的跟前,只是他身上沒有武器,便護著李未央和九公主向大殿的西側避身過去,一路沒有遇見刺客,倒是九公主被自己慌亂的宮女們踩得差點跌倒,李未央連忙扶住她,三人望著殿內緊張的局勢,面色各異……
     
      李未央和李敏德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驚訝的神情,計劃變了!原先她的交代不是這樣的!該死!為什么這少女會拔出劍,為什么她會喊出這樣的話!李未央下意識地看了蓮妃一眼,卻和她抱歉愧疚的眼神撞了個正著!李未央現在終于明白了一切,是她,臨時改變了計劃!
     
      拓跋玉和拓跋真等人此刻都被刺客纏住,沒辦法再向皇帝靠近一步,眼見劍光瞬間即至眼前,皇帝嚇得連滾帶爬,就在此刻,一柄長劍洞穿了少女的腹部,她的劍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之中,遲遲沒有落到皇帝的頭上,隨后,她倒了下去,就倒在御座之側,與皇帝僅僅半步之遙。皇帝吃驚地望著眼前救駕的人,卻是滿臉殺氣的蔣南。
     
      李未央看著這一幕,一顆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蓮妃咬著嘴唇,面色變幻不定,她甚至不敢去看李未央的眼神,她畢竟違背了他們的預定,臨時改變了計劃!可是現在,她還有機會——蔣南救駕了又怎樣,根本沒有辦法抹殺蔣家的罪過!
     
      李未央卻深深地、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李敏德就在這時候,拍了拍她的手,像是能體會到她內心的失望一樣,李敏德輕聲道:“先看看再說吧。”
     
      李未央點了點頭,轉身去看驚恐失措的九公主,柔聲地安慰著她。
     
      隨即,前來支援的禁衛們越過混亂的大殿趕到了,按照宮里的規矩,內廷的飲宴這些禁衛應該回避,因此都安排在門口守衛,宮內殺聲一起,眾人立刻知道,連忙想沖進殿內解救,可是殿門偏偏畢竟狹小,禁衛們空有人多的優勢,卻在殿門口被慌亂涌出來的太監宮女們堵住,后來禁衛不得已,誰往外跑就一起殺掉,根本顧不上殺的到底是什么人了!局勢很快被控制住,最后只余下一片狼藉的大殿,十余名刺客倒臥在地上,每個人身上都有著無數的傷痕,原本緊身的舞衣破碎襤褸,尸首血跡斑斑。殿中原本整齊華麗的桌幾都散亂一片,精致的銀燭臺被推倒在地上,滿地的碎片和血跡,叫人看了觸目心驚。皇后和張德妃等人戰戰兢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都是劫后余生的恐懼,宮女們趕緊上去攙扶她們,柔妃卻哇地一口,先行嘔吐了起來,顯然是被這可怕的場景嚇得失去了心神。
     
      大臣和女眷們也從各自躲藏的地方爬出來,臉上都是無比的驚慌。蔣旭剛才赤手空拳,卻一連殺了數個刺客,蔣南那把救駕的長劍,也是他們從刺客手中奪下的。
     
      皇帝隨即而來的震怒可以理解,從他登基以來,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天子還從來沒有被人用劍指著鼻子,面臨被殺的窘迫境地!
     
      整個大殿都被封鎖了起來,所有參加殿內宴會的人,誰都沒辦法離開,盡管他們之中有人需要救治,有人搖搖欲墜,但皇帝下令,封鎖宮門,徹查此事。所有的刺客都已經死了,即便她們之中有活下來的,也都是提前服毒,沒等禁衛軍抓住她們便已經斷氣,沒有留下半點的活口。可是,要進入宮殿必須經過仔細的盤查,更不用說這些舞女都是從民間搜羅而來,總有蛛絲馬跡,所以皇帝震怒地命令京兆尹和刑部官員立刻去查,這邊,蓮妃匆忙跪下,泣不成聲:“這舞蹈是臣妾編排的,臣妾沒有察覺到她們包藏禍心,臣妾有罪啊!”她的模樣梨花帶雨,看著就是無比的如若,任誰也不會懷疑她和刺客有什么關系。
     
      皇帝想到剛才那么混亂的場面,她一個女流之輩卻敢于沖上來抱著刺客的腿,這已經是對自己無比忠心了,他心念一動,卻是將她攙扶了起來,道:“若是沒有愛妃,寡人已經尸首一具,你何罪之有啊!”編排舞蹈也未必就是參與行刺,剛才皇后和張德妃等人都嚇得呆住了,縮在一旁,瑟瑟發抖。她們畢竟養尊處優,高高在上,哪里見過眼前這種刀兵相加、血花四濺的場面。只知道心驚膽顫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平時的什么為皇帝盡忠全部拋到了九霄云外,甚至于上去救駕都忘了,相比之下,更顯得蓮妃的不同尋常。現在皇后她們說什么都沒有用,誰讓她們在危險發生的時候丟下了皇帝,只顧著自己逃命了呢,這本來就會很大的罪過,皇帝沒有問罪,已經是法外開恩了!
     
      皇后的臉上便露出了極端難堪的神情,妃子們都垂下了頭,誰也不敢吱聲,剛才她們之中,四個得寵的貴嬪死了兩個,高位的妃子們倒是沒有事,可看現在的情形,皇帝怪她們沒有去做肉盾,所以,很不高興。就連太子和五皇子,都默不作聲,剛才他們也被刺客纏住,根本無暇脫身,更不用說去救皇帝了。作為兒子,他們明顯也是失職的,只不過,誰會想到殿內會發生這種事情呢,這么多年來都是風平浪靜,突然冒出這么多的刺客,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陛下,剛才那刺客所言,似乎是跟慕容氏有關。”一旁,拓跋玉皺眉道。他剛才聽到了那刺客喊出的一句話,而且這句話很明顯,就是皇帝此次被刺殺的真正原因。
     
      慕容氏……皇帝的眉頭皺得死緊。慕容氏是大歷西邊的一個邊陲小國,他下令攻伐,蔣家為統帥,因為慕容氏寧死不降,故而國破家亡,皇室成員一個都沒有活下來。他們回來向自己報仇,倒是有可能的……但是,為什么剛才那女子會說,慕容氏投降后被殺呢?皇帝的臉色,慢慢地沉了下來。莫非當年慕容氏的覆滅另有原因?還是有人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腳?想到自己被人蒙在鼓里,皇帝覺得有一種受人愚弄的感覺。
     
      李未央看了蓮妃一眼,卻在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喜色,不由在心底嘆了一口氣。她與蓮妃,有共同要對付的目標,蔣家,只要他們能夠精誠合作,報仇指日可待。然而,蓮妃太心急報仇了,竟然改變了一早說好的計劃。從那少女突然拔出長劍,大殿內涌現刺客,李未央就知道,這個計劃被硬生生的改變了。她面上無限的惶恐,仿佛受到了驚嚇的模樣,可是心中卻升起了一種焦慮,蓮妃啊蓮妃,你按照我的計劃進行就可以讓蔣家受到致命一擊,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心急!
     
      現在,就連李未央,都不能預測此事的走向了。如果成,蔣家敗,如果不成,就極有可能連自己都要牽連進去……李未央的頭腦,此刻快速轉動了起來,突然冒出了慕容氏的事情,她是否還能按照原先的法子,將蔣家置諸死地呢!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北京时时视频直播 老快3历史开奖记录 一肖中特一免费大公开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 河北快三网上销售 英国伯明翰快3查询开奖 福彩3d可以网上购买吗 单机象棋 一分快三走势图技巧 重庆时时彩有漏洞赚钱骗局 饥饿鲨真正破解版下载 nba2k历年能力值 云南时时历史 时时彩后一压单双稳盈 网络捕鱼技术 广东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