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0 妖星現世

    庶女有毒

    110 妖星現世


      殿內地上鋪著厚厚的嵌金絲的地毯,梁上掛滿了精巧的彩繪宮燈,結著絢爛的綢子,大殿四周有八對高高的銅柱子,柱旁皆擺設一人高的雕花盤絲銀燭臺,上面早早點起了蠟燭,燭中摻著香料,整個大殿中彌漫著一種溫暖和煦的醉人氣息。大殿的正中心設著皇帝的龍椅,皇帝的身邊坐著皇后,下首是武賢妃、張德妃、梅貴妃、柔妃等地位較高的妃子,再下首,則坐著頗為受寵的幾位貴嬪。大殿下方,左邊是男賓席,依次是皇子、宗室,隨后便是按照官員的品級排列,右側則是女眷,按著男賓同樣的排列方式。雖然此次皇后設的不過是尋常宴會,但各家女眷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皆得按各自的品級正式出席。所以這一次,李未央的位置竟然遠遠排在李長樂之前,這不由得讓李長樂恨地咬碎了一口銀牙,原本她以為自己有了這張臉,就可以奪回眾人對她的關注,可是那些人竟然不過注目了她一瞬,便都移開了目光,這是她始料未及的。
     
      事實上,若非李長樂過于美貌,誰都不會正眼瞧她一下的,因為關于她的光輝事跡,已經到處傳遍了,人人都知道她先是得罪了皇帝,后來又鬧得五皇子因為她而受到皇帝斥責,聽說在她母親的喪禮上居然還身著華服……娶妻娶賢,宜室宜家,可這樣的女人誰敢娶回去?正妻又不是花瓶,隨隨便便放著就可以,那是要管理家宅的,一個娶不好,整整禍害九代。
     
      李長樂越想越是憤恨,更隱隱覺得自己身上散發出的腐爛氣味壓過香粉透了出來,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一絲恐懼。,生怕被人發現。
     
      李未央則是連看都沒有看李長樂一眼,因為她的位置距離九公主很近,所以被九公主拉著問長問短。
     
      時隔這么久,拓跋真不由自主將目光落在李未央的身上,雖然她給他的僅僅是一個側面——她額上的藍色寶石,顯得素凈而清新,遠遠看去,她的半張面孔在微光下閃出淡淡的光彩,寶石和烏黑的云鬢配在一起,就像是迷離春夜中那讓人遙想的月亮。她膚色本白,根本不需要搽粉,今日略搽了一些,顯得膚色更為白凈。上面還淺淺地抹了一層胭脂,稱上雪白的膚色,就像早晨初升的云霞,嬌嫩美艷,讓人懷疑它一吹就會破,身上穿著的是一等緞子做成的大袖衣和束腰的長裙,乍一看去是紫色,實際上卻是一層薄薄的紫紗輕輕籠罩在衣裙外面,勾勒出了一幅美好的曲線。他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竟然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她比以前更美麗了,從前她不過十三歲而已,身段和臉蛋都未長成,一晃兩年多過去,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少女,昔日嬌嫩的花蕾已經怒放開來,許是因為他日日被野心和*壓迫著的緣故,她這般美麗的容顏,在他的眼睛里也更加令人迷醉。拓跋真注意地看著,心中想到的是,要毀掉這樣一個漂亮的少女,真是太可惜了。
     
      就在這時候,李未央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幽深的眸子投向了他——在這一瞬間拓跋真甚至出現了幻覺,覺得眼前這說得上是個上佳美人的臉上,蒙上了一曾模糊的云霧。但很快這份云霧便飄散開來,李未央有了表情,卻是他看不懂的表情。她纖長的娥眉微微蹙起,眼中是冷冷的厭惡和輕視,最后這些感情忽然間都融化了,凝成一份嘲諷。拓跋真感到自己的腦中忽然空白一片,連心跳都似乎消失了,隨后便是無比的惱怒。
     
      就在這時候,一個笑盈盈的美人走到了皇帝的身邊,皇帝竟然破格在旁邊加了一個座位,甚至比皇后都還要靠近龍椅,眾人不由得好奇地向這個美人望去。這不看猶可,一看人群中便爆發出一陣嘖嘖的贊嘆,簡直像冷水潑進了油鍋。
     
      “這就是蓮妃吧!”
     
      “聽說她是上天派下來輔佐陛下的呢!”
     
      “的確啊,這也是天佑我大歷啊!”
     
      眾人睜眼說著瞎話,雖然誰都知道所謂的天人之說純屬胡扯,但只要皇帝相信,他們就得相信,而現在皇帝對冷悠蓮可不是一般的寵愛,所以現在大家都異口同聲,相信她是老天爺派來服侍陛下的。李未央聽著眾人的贊嘆,不由覺得可笑,所謂的天仙化人,不過是一場戲罷了,如戲的人是皇帝,而看戲的觀眾們現在也都很捧場。李未央這樣想著,目光不由落在了冷悠蓮的身上,說起來,她之前只是聽敏德提起,并沒有真正和蓮妃見過面。仔細一看,這位妃子果真美得不同凡響,端莊秀麗,國色天香,往那一站宛如芍藥籠煙,花樹堆雪,將原本今天所有盛裝打扮的宮妃都顯得毫無光彩,甚至讓滿殿的燈火都黯淡下去。說真的,這還是李未央第一次見到,能夠在容貌上和李長樂一決高下的女子。
     
      李未央之所以能用一種平常心看著蓮妃,是因為她自己并不是靠容貌吃飯的,所以對于別的女人比自己美麗這種事情不是特別在意,而另外一邊的李長樂卻已經連平常心都保持不了了。她偷偷地用目光剝著蓮妃的臉,一寸一寸,一毫一毫,審視著,分析著,仔仔細細地和她相比,越比越是心驚。這位皇帝的寵妃果真是舉世罕見的美人兒。不僅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輸于她,氣質更是高貴得宛如夜空中的皎月,李長樂不由握緊了拳頭,她唯一憑借的就是美貌,如果連美貌都輸給了別人,她還有什么好依仗的!
     
      “妹妹的首飾倒是別致,衣服樣式也新鮮,我看不是我朝工匠所制吧?”武賢妃看著蓮妃,一臉親切地問道。
     
      蓮妃的身上帶著一條海霞般泛著幽幽紅的寶石項鏈和同色的耳環,顯然極是昂貴,蓮妃容貌出眾、膚色如玉,更兼體形婀娜、纖纖如月,這樣一對燦爛的紅色寶石果然與她最是相襯,細膩肌膚上映出淡淡紅色,仿佛那纖細的脖子是透明的一般。
     
      “姐姐不知道嗎?這首飾可是外國使節送來的禮物呢!從去年以來,陛下寶貝的很,一直在倉庫里放著,我幾次三番討要,都不曾舍得給呢!”生下九公主和八皇子的柔妃微笑著,似真還假嗔道。
     
      那一串紅似瑪瑙、光澤動人的寶石眩人耳目,尤其鏈子中間垂著顆碩大的紅寶石極為耀目,張德妃看著,便淡淡笑了一聲,道:“柔妃妹妹,你怎么能和蓮妃相比,她可是陛下的心尖兒呢!”
     
      皇后居高臨下地看著所有妃子:“蓮妃這么光彩照人,連我都要移不開眼了。還記得各位進宮的時候,個個都是花骨朵兒似的,一轉眼就這么多年了,如今再看到年輕美貌的蓮妃,真真實在是不得不服氣,不得不感嘆,這時光還真是轉瞬即逝啊。”
     
      皇后就是皇后,幾句話一說,便讓武賢妃、張德妃和柔妃同時都變了臉色,皇后這是提醒她們,她們已經老了,早已不復寵愛,也是提醒蓮妃,再美麗的容貌也沒有驕傲的資本,這宮里女人最害怕的是歲月,只有皇后的地位永遠不變,其他人,什么也不是。
     
      蓮妃微微笑著,面色半點不變,仿佛根本沒聽見在座眾人的冷嘲熱諷。她的目光,卻是往臺階下望去,最后落在了蔣家人的身上,目中神情微微波動,又很快轉開,仿佛從未發生過一樣。
     
      “太子到!”正說著話,門口的太監一聲長宣,太子走了進來,身旁還帶著兩位盛裝美人,一位自然是太子妃,另外一位則是那位得寵的庶妃蔣蘭。太子妃賀氏出身閔國公府,身量偏高,鴨蛋臉兒、短短的眉毛、不大不小的眼睛,鼻子稍肥了些,嘴巴看起來也是有點微微下垂,說得上是個美人,但與旁邊的庶妃蔣蘭相比,容貌就大為遜色了。蔣蘭繼承了蔣家人高高的額頭,又生著一雙明亮雙眸,尖俏的臉蛋兒,與相貌上難掩驕矜之色的大夫人、魏國夫人等比起來,要顯得溫柔可親而且秀氣的多,她此刻謙遜地站在太子妃一肩之后,半點也沒有因為蔣家人在場而表現出特別的親近,甚至沒有向蔣旭他們的座位上看一眼。
     
      李未央心道,這位太子庶妃,倒也是個人物。在她的記憶里,太子十分鐘愛這位庶妃,多數時候與她雙宿雙棲,甚至為此冷落了太子妃,太子妃多次向皇后哭訴,但皇后為了拉攏蔣家,對蔣蘭十分偏愛,太子妃因此抑郁不已,過不了兩年就得病死了,要說如果太子順利登基,那蔣蘭就會有皇后之分,但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蔣家人對這個庶妃都是淡淡的,并沒有幫她一把或者力挺太子的意思,甚至于當太子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時候,蔣家竟然也沒有伸出援手,而蔣蘭,更是第一時間拋棄丈夫回到了蔣家……這在李未央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她從前以為,從太子與蔣蘭恩愛的程度看來,至少他們的婚姻十分美滿,但從結果看,蔣家根本從來沒有扶持太子的意思,就連蔣蘭,都不過是個幌子,他們這一家人,是徹徹底底地孤立于皇位之外的,只效忠于下一任皇帝,至于誰做皇帝,全憑各自的本事。
     
      皇后笑道:“真是該打,宴會就要開始了,居然敢讓你父皇等你!”說是這樣說,語氣里卻沒有責怪的意思。
     
      太子回頭,冷冷地瞪了太子妃一眼,本來他該早早到了,偏偏這個太子妃又在府中鬧起來,弄得他一個頭兩個大,現在當眾遲到,實在是太失禮了!太子妃則冷眼瞧他,眸子里充滿了嘲諷,你讓一個庶妃的各種待遇都遠超過我這個太子妃,甚至接待異國使臣都帶著蔣蘭,既然你已經讓我沒臉了,我又何必給你留面子呢!
     
      太子妃這邊和太子暗潮洶涌,李未央遠遠瞧見了,卻只是搖了搖頭。內宅不寧,是太子的一個很大的短板,在后來的爭斗之中,拓跋真可是大大利用了這一點,這兩個人只顧著烏眼雞一樣地互相瞪著,沒看到皇帝已經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了嗎?不管怎樣,皇后命小太監布置桌椅,又是一陣忙亂,這才在皇帝下首添了一張桌子。
     
      “太子哥哥一向喜歡那個蔣蘭,太子妃嫂嫂很生氣呢!本來大婚那日兩人是一起進門的,結果太子晚上居然歇息在蔣蘭那兒,這仇可大了!”九公主悄悄向李未央咬耳朵,“偏偏母后總是幫著蔣蘭,可把太子妃氣壞了,聽說太子府里面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呢!太子妃連蔣蘭臥室的床都打爛了!”
     
      李未央吃驚地看了一眼太子妃,那嬌小的個子……還挺驕橫。不過,任是誰要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都不會很開心吧,更何況還是個獨霸丈夫寵愛的嬌柔女子,看看蔣蘭那樣弱柳扶風、我見猶憐的樣子,李未央實在很難把她和蔣家人強橫的血緣聯系在一起,更是跟大夫人、魏國夫人沒有半點相似,可是轉念一想,蔣蘭在家中是庶出的女兒,蔣家對她的態度當然和另外兩人大相徑庭,這一切似乎又都找到了一點原因。
     
      皇后看見蔣蘭,眼中閃過贊嘆的光芒,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贊道:“蘭兒今天的打扮倒是別致。”
     
      “謝娘娘夸獎。”蔣蘭柔順地道。
     
      皇后和蔣蘭聊了起來,太子妃被摞在一邊完全插不上嘴,又是一陣氣悶。
     
      不久,蔣蘭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定之后,神色不變地朝旁邊掃了一眼,目光經過李未央這一桌,微微一頓,隨即若無其事的轉了開去。
     
      “未央姐姐你不知道,這蔣蘭很厲害呢,她長得也沒多好看,卻把太子哥哥迷的神魂顛倒的……”九公主正趴在李未央耳邊說的高興,完全都沒了公主的儀態。一邊說著,一邊轉頭向蔣蘭看去,可是蔣蘭倒是已經轉開了眼,反倒是另外一邊的武威將軍蔣南一眼瞥過來,兩人的目光一觸,九公主霎那之間打了個寒顫,只覺得自己好像被從里到外看了個通透。
     
      “有什么了不起的……”九公主小聲嘀咕了一句,沒有再說了。
     
      當然了不起了,皇帝如今最看重的文臣是李家,最依仗的武將是蔣氏,雖然大歷的朝堂之上,文官高于武將,但這在蔣家卻是個例外,他們的功勛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武將,位列公侯之列了。李未央的目光,不由越過蔣蘭、蔣南等人,向案首的蔣旭望去。他和她記憶里的一樣,容貌看起來很英挺,身姿極為挺拔,笑容看起來卻很和煦,若是不知道的人只會以為他是個文官,根本不會想到他是沙場上赫赫有名的一品征西將軍。只是不知道在今天的筵席上,他的出現會增加什么樣的變數!聯想到蔣南故意來挑釁的那一幕,李未央已經很清楚,今天的這場宴會只怕會有變故,而且,是針對自己而來!
     
      李未央微微一笑,應該怎么做才會給自己帶來最大的利益呢?
     
      蔣旭、蔣南、太子、蔣蘭、拓跋真、武賢妃、皇后……這一連串的人和他們的臉在李未央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她低下頭,他們都不過是將她當做一顆礙眼的石頭,可有的時候這么一顆石頭,卻極有可能影響大局。
     
      蔣家男子素來都鎮守邊境,極少在京都露面,突然來了兩個年輕公子,這已經足夠讓夫人小姐們興奮的了。大公子蔣海容貌酷似蔣旭,英俊挺拔,沉穩剛毅,充滿男子氣概,不過他已經娶妻,所以夫人小姐們感興趣的,卻是他的三個弟弟。之所以是三個而非四個,那是因為二公子蔣洋已經被賜婚,未婚妻就是襄陽伯府的嫡出小姐高婉兒,所以蔣家還剩下三公子蔣華、四公子蔣南,以及那個五公子蔣天還沒有婚配了。蔣家這樣的功勛世家,兒子們又是如此高貴挺拔,夫人小姐們早已坐不住了,紛紛互相打聽,女眷中的蔣大夫人早已煩不勝煩,卻又始終面帶微笑,藏著眼底的驕傲。是啊,蔣大夫人是有理由驕傲的,因為蔣家的兒子的確是人中之龍,比起皇子們也是毫不遜色的。
     
      蔣海看了一眼對面的女眷席位,隨后低聲對弟弟說:“那個臉孔白白的、眼睛幽深的姑娘就是李未央?”他一直在外面,這還是第一次真的看見李未央。
     
      蔣南微微一笑,道:“還能有第二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坐在二品縣主的位置上嗎?”
     
      蔣海點點頭,點評道:“長得不錯,可惜比起長樂,還是差得很遠。”不管多了不起的男人,都總是從女子的相貌來作為第一印象點評的,他的語氣,仿佛在說,有這么一張臉,李未央還能看,但也就是勉強罷了,當然,蔣海的眼光是很高的,不消說他的妻子韓氏就是個出眾的大美人,就說那些各路人馬塞進他房里的美貌女子,就已經養刁了他的胃口,所以他能給出李未央這樣的評價,實在是說得過去了,當然,李未央本人若是知道,是不會感激他的。
     
      一旁的人向蔣海舉了舉杯子,他含笑回敬,隨后低聲道:“父親說了,讓你別老去找麻煩。”
     
      蔣南不以為然地盯著對面的李未央,挑了挑眉頭道:“大哥,你也太謹慎小心了,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絕不會跟蔣家扯上關系的!”
     
      蔣海卻皺起眉頭,道:“我再說一次,別惹事。”
     
      蔣南放肆地笑了笑,道:“她把祖母都氣的病倒了,你還叫我別惹事?”
     
      蔣海面上在笑,外人看來他仿佛在與蔣南談笑風生的樣子,實際上,他卻不贊同道:“不過是個小角色,父親的意思是不要為了她攪合了大局。”
     
      蔣南失笑,隨手端起酒杯,道:“大哥,你以為祖母會讓我親自動手嗎?太可笑了。”國公夫人雖然想要替李長樂報仇,卻絕不會讓蔣南動手的,不論如何,蔣家人要對付李未央,也不會臟了他們自己的手,既然他們想要她消失,自然會有人代勞的,他們只需要看著就好,這也是剛才蔣南為什么準備給李未央最后一點羞辱的原因,因為他知道以后他不會有機會看見這張臉了,這不是很可惜嗎?哈哈,蔣南一邊笑容滿面,一邊打量著那邊的李未央。
     
      李未央當然注意到了對方不友善的眼神,可她的臉上卻沒有看出半點異樣,沉穩的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的少女。
     
      而不遠處的拓跋玉,同樣是若有所思地看著蔣家人,他終于明白李未央為何討厭這群人了,他們的確是一群很優秀的男人,但優秀是他家的事,仗著這份驕傲將別人視如塵土隨意踐踏,可就不好玩了,他想到李未央三天前派趙楠送來的消息,不由微微笑了。他知道她要行動,可是不知道她究竟會做什么,但他可以想象,必定是大手筆……
     
      這里各種勾心斗角、刀劍橫飛,那邊各種珍饈美味流水般端了上來,各桌旁的宮女伶俐的為各位貴人溫酒布菜。
     
      李未央環視一圈,卻只在皇帝身后不遠處看到了垂手而立的周天壽,而另一位更受皇帝信賴的天師級人物尹天照,卻至今不見人影,她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李敏德,李敏德卻像是知道她在找什么一樣,對她做了個稍安勿躁的表情。
     
      “今日難得眾位愛卿齊聚一堂,看你們都能過的愉快舒心,也算皇后沒有白費心思啊!”皇帝笑道,回頭對皇后道,“辛苦皇后了。”
     
      皇后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身體已經比上次好了很多,脾氣便也恢復了往日里的和煦,笑道:“陛下,為您分憂是臣妾該做的事情,舉辦這個宴會,也是為了讓大家都能盡興啊!”說完,她看了一眼眾人,笑道,“您看,連蔣家的大公子和四公子也都來了,臣妾記得,第一次見到四公子,還是在他四歲的時候呢,那時候他跟著大夫人到皇宮里來,鬧著要摘御花園里的桃子,不肯離去呢,可是一轉眼就成了這樣英武的少年將軍了!”
     
      皇帝看看蔣南,笑容滿面道:“是啊,皇后這一說,朕就想起來了。可惜啊,小九年紀還小,不然將她嫁給武威將軍,也是一樁美談啊!”
     
      九公主當然知道是玩笑話,卻還是冷了臉,哼了一聲。
     
      皇后微笑,上上下下打量著蔣南,道:“本宮娘家倒是有一個侄女云云,生得倒是溫柔可人,端莊賢淑,正好與武威將軍匹配啊!”
     
      皇帝的笑容變得玩味起來,一旁的梅貴妃笑道:“皇后娘娘,您忘了,劉閣老家小孫女還未婚配,與四公子年紀合適,品貌相當,陛下還答應幫她保媒呢!”
     
      皇后的侄女,梅貴妃的兒子五皇子拓跋睿的鐵桿支持者劉閣老的孫女,這兩個人,哪里是在推薦婚事,分明是在拉攏蔣家。皇帝看了自己的皇后和梅貴妃一眼,隨后向著蔣南道:“武威將軍,朕想問問你自己的意思!”
     
      蔣南起身,大殿里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眾人神色各異。他看了一眼嬌羞的蘇云云,又看看大膽嬌媚正一臉期盼看著他的劉小姐,不知怎的,卻又瞥了正看好戲的李未央一眼,笑道:“陛下好意,臣子怎敢推卻呢?只是我打仗在行,選妻卻是不行,要不陛下看吧,您覺得哪位小姐好就把哪位小姐賜給我做妻子好了!”
     
      蔣旭低聲斥責道:“怎么說話呢!”立刻站起身行禮道,“陛下,犬子無禮,請您恕罪。”
     
      皇帝哈哈大笑,道:“無妨,朕就是喜歡他這種爽直的性子。”這樣的武將才更好操縱,比起老謀深算的蔣國公和蔣旭,蔣南在皇帝跟前顯得嫩了很多,這讓皇帝的心情很好。他笑道,“這樣吧,還是等武威將軍定心要娶媳婦兒的時候再說,否則他這么粗魯,唐突了佳人可怎么好啊!”一邊說,一邊笑,大家見狀,都心照不宣地跟著笑起來,李未央明白,皇帝眼見皇子們一個個都已成年,心中充滿忌憚,自然不會隨隨便便讓他們任何一個人拉攏蔣家,而蔣南,看似糊涂無禮的話,實際上藏著很深的玄機,他選蘇云云就得罪了五皇子,選劉小姐就得罪了皇后和太子,怎么看都不劃算,但這個球踢到皇帝那兒,結果就大不一樣了,皇帝不想讓他蔣家站到任何一邊去,他們就要保持中立的態度,誰也不沾,若是換了一般的臣子,只怕就要被皇子們當成集體眼中釘除掉,但蔣家手握兵權、樹大根深,當然是沒法拔掉的,這樣一來,皇子們更要想方設法拉攏他們了,蔣家的地位也就越是穩固。
     
      蔣南笑道:“陛下,微臣魯莽無知,承蒙陛下不棄,此次從邊境回來,偶然尋得一對海東青,特地帶回來獻給陛下,請陛下笑納。”
     
      皇帝笑道:“真的?快送上來與朕瞧瞧。”
     
      其實皇帝此時并沒有多稀奇,海東青都是野生野長,由人捕來馴化后再以供助獵之用,只是這種鳥的捕捉和馴服很不容易,故而民間常有九死一生,難得一名鷹說法。正是由于海東青不易捕捉到和馴化,在先皇時期甚至有這樣的規定:凡觸犯刑律而被放逐的罪犯,誰能捕捉到海東青呈獻上來,即可贖罪,傳驛而釋。因此很多人為得名雕不惜重金購買。但現在的皇帝手中已經有了不少的海東青,早已沒有那樣稀奇了,甚至于,他還賜給了心愛的臣子、公主,比如永寧公主府就有一只,當初李敏德還曾經為了贏得射箭比賽將那只海東青放走了。可是當太監把那海東青送上來的時候,皇帝吃了一驚。
     
      不要說皇帝,就連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不敢置信地看著籠子里的海東青。
     
      海東青者,鷹品之最貴重者也,純黑為極品,純白為上品,白而雜他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皇帝這一輩子看過最好的海東青都是白毛帶了雜質的,可是眼前竟然一下子出現了純黑色的極品海東青,竟然還是兩只,這真是世所罕見啊!
     
      “難得,竟然是這樣的極品海東青啊!”皇帝看出了這一對海東青的不同尋常,笑得更加開心。
     
      “陛下,海東青是神鳥,性情剛毅而激猛,其力之大,如千鈞擊石,其翔速之快,如閃電雷鳴,我朝一百多年來,第一次有極品海東青現世,這正是大吉之兆啊!”
     
      一旁的官員們見狀,連忙起身附和,好像這次看到了極品海東青,就預兆著四海富饒、天下太平了一樣,李未央嘲諷地看著這些人牽強附會,不管是哪一朝的皇帝,都喜歡別人說吉兆來了,就像是先皇,別人向他進獻了一塊上面有紅色印跡的石頭,說什么是紅心石,表現天下民心所向、百姓歸心,立刻就被封為禮部尚書,這種荒唐的事情,哪朝哪代都不會少。李未央看著連自己的父親李蕭然都起身向皇帝恭賀,不由微妙地勾起了唇。
     
      皇后笑道:“果然是吉兆啊,天佑我大歷。”
     
      太子的臉上也是無限開懷之色:“這等海東青要找到可是不容易,蔣南,你是陛下的功臣啊!”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純黑色的極品海東青呢!”拓跋真也舉杯,向蔣南遙遙敬了一杯。
     
      蔣南微微一笑,面上露出無比謙虛的神情,道:“哪里,太子殿下和三殿下,二位過獎了!”
     
      “哎,不必過謙!”太子擺擺手,道,“不如詳細說說捉到這海東青的過程!”
     
      蔣南面上仿佛無限光榮,道:“回稟殿下,這海東青不是我捉來的,而是知道我要回到京都,跟著我們的隊伍一路飛行了上百里,偶然被我發現后,竟然一前一后主動落在了我大歷的軍旗之上,實在是沒想到啊!”
     
      皇帝被他所描繪的奇景所震懾,姑且不論真假,這的確是個大大的吉兆,所以皇帝更加開懷,居然主動端起酒杯,道:“蔣旭,你養了個好兒子啊,還替朕引來了吉兆!”
     
      蔣旭連忙道:“能為陛下盡忠,這是他的本分,也是我蔣家的福氣啊!”蔣旭的神情無比謙卑,半點看不出是威風凜凜的將軍,態度之崇敬比之皇帝身邊的太監有過之而無不及,皇帝十分滿意,特意吩咐賜給蔣南不少的金銀珠寶。
     
      李未央看著看著,卻突然笑了起來。
     
      九公主悄聲道:“未央姐姐,你笑什么?”
     
      李未央壓低了聲音,道:“我么,自然是笑這吉兆來的巧妙了。”
     
      九公主完全聽不明白,可是瞅著李未央根本沒有為她解答的意思,不由更加納悶起來。
     
      有了這一茬,宮宴的氣氛更加熱烈了,大家看出蔣家圣眷正隆,便紛紛恭維逢迎,把蔣家人捧上了天。李未央仔細觀察蔣家人的神情,卻并沒有見到一絲的驕傲之色,尤其是蔣旭,連眉梢眼角都沒有動一下,若非真的不在意這種贊譽,就是心機深沉到半點都沒有表現出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武賢妃突然驚呼了一聲,道:“陛下,您看?!”
     
      皇帝看了一眼,隨即從皇座上站了起來,那一對神駿的、剛剛還被稱為極品神鳥的海東青,竟然翻了白眼,死在了籠子里。
     
      守著籠子的太監跪了一地,瑟瑟發抖,夏太監連忙上去看了,回稟道:“陛下……海東青……海東青死了……”
     
      眾皆嘩然,蔣旭面色一變,怒聲道:“南兒,你這是怎么照料的!”
     
      蔣南的眼睛里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口中卻道:“父親,我……我……我也不知道啊!自從進京以來,這一對海東青都是好好的,怎么會突然——”他立刻跪倒在地,請罪道,“陛下,微臣有罪!”
     
      皇帝的臉色很難看,本來這海東青不過是鳥,鳥死了就死了吧,最多就是有點掃興,可是剛才眾人都說它是吉兆,它就死了,豈不是大大的糟糕!吉兆能死嗎?!肯定不能啊!吉兆若是死了,就一定有什么災禍發生!
     
      看見皇帝臉上陰云密布,剛才那些說海東青是吉兆的人,一個個都像是啞了口,全都面面相覷地看著,整個大殿里鴉雀無聲,就連女眷們都是屏住了呼吸。
     
      就在這時候,外面大踏步走進來一位仙風道骨的老道士,聲如洪鐘道:“陛下!此事大大的不吉!乃是有妖星在殿中啊!”
     
      全部的人都無比驚訝地看著這個老道士,立刻有人認出了他,尹天師!竟然是從宴會開始后就一直不見蹤影的尹天師!
     
      一片安靜中,李未央和李敏德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片笑意,果然來了!
     
      尹天照頭戴香葉冠,身穿八卦袍,正神情肅然地看著皇帝:“陛下,還記得貧道上次的占卜嗎?當時貧道花費了無數心血,都無法占出這個危害大歷運勢的妖星究竟是何人,如今已經找到了法子,一定能叫此人現出原形來!”
     
      皇帝立刻瞪大了眼睛,道:“果真?!”
     
      武賢妃掃視了一眼眾人,目光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雖然只是一掃而過,卻帶了一絲冷笑,李未央,你不要怪我,原本你我無冤無仇,我是不會多事來害你的,可是蔣國公夫人給了許諾,若是能除掉你,就會勸說蔣旭投奔拓跋真!國公夫人在蔣家的影響力毫不遜色于蔣國公,武賢妃和拓跋真立刻就準備押上這個賭注了!想到這里,她微笑道:“陛下,尹天師從來沒有算錯過,他既然說了這殿中有妖星,必定是真的,否則,無緣無故又怎么會克死了陛下的吉兆呢?!”
     
      她特意強調了克死兩個字,不知怎的聽在李蕭然的耳中就特別的刺耳,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尹天照淡淡道:“要登上乩臺,然后我會讓那妖星自動現行!”
     
      拓跋玉冷冷瞧著,越看越是覺得有什么不對,到底什么原因海東青會死他是不清楚,但這個老道士突然出現——事有反常必為妖,看來要小心應對才是!
     
      皇帝當然應允,不但如此,更親自帶著文武百官們走出大殿,站在寬闊的臺階上,目送尹天師登上了乩臺。這座乩臺,足足有四米高,是專門建造用來給他祈雨之用。尹天師披著發,在乩臺上神鬼亂舞。
     
      此刻,就連女眷們都好奇地走到外面,看著乩臺上的尹天照,議論紛紛起來。
     
      李未央微笑地看著,一語不發,直到李敏德走到她跟前,悄聲道:“待會兒一定會有很有趣的事情發生。”
     
      李未央歪頭道:“都安排好了嗎?”
     
      李敏德笑道:“我一時手癢……做了一點小小的改動,不過,包君滿意就是。”他俊美的臉孔在眼前熠熠閃光,李未央奇怪起來,可是看他兩只眼睛放光地看著自己,不由輕輕咳嗽一聲,轉過了頭去。
     
      這個小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居然露出這么狡黠的表情來。
     
      人群中的周天壽不住地向李敏德使眼色,請他示下。只見李敏德微微一笑,左手慢慢垂下,中指搭在食指之上。這個暗號周天壽瞧得明白,意思是計劃不變,叫他照舊行事勿疑,周天壽心中不由一笑,隨后悄悄退后幾步,隱入人群中。
     
      青銅禮鐘連響了九聲后儀式開始,有一隊太監手持燈帽將周圍的燭火油燈全數熄滅,臺上光線暗淡,使整個儀式都蒙上了幾分神秘色彩。乩臺上的尹天照大聲地道:“陛下精誠敬天,不敢稍有懈怠,為何天不肯賜大歷江山風調雨順,賜陛下之臣民和泰安寧?”這時候,天上卻是陰云密布,悶雷陣陣,像是很快便要下大雨的征兆,而尹天照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篩糠似的擺個不停,再配上飛沙走石、天氣驟變,這仙風道骨的老道士,好像真的與天地相通了一般。
     
      眾人見到這種奇景,便瞪大了眼睛,大氣都不敢喘,直勾勾的盯著尹天照。
     
      拓跋真冷冷笑了一聲,李未央身為二品的縣主,又是李蕭然的女兒,要想一下子將她擊倒,必須在眾人面前親自表現這一幕,待會兒只要引天說出禍害是李未央,那么她這條命,就算是到頭了!這樣的美人,這么聰明的女子,若是從了自己該有多好,偏偏,她是這樣的不識抬舉!拓跋真心頭無比的惋惜,還有一絲隱隱的心痛,這是他人生中除了皇位之外最想要得到的東西,現在卻要拿來向蔣家獻媚……可惜,太可惜了……他這樣想著,便最后望了李未央一眼。
     
      再見了,倔強聰明的少女。既然你不肯助我奪得江山,那就為我的江山作一塊墊腳石吧!
     
      而另外一邊,蔣南勾起了唇畔,臉上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
     
      此時,天空有數道閃電驚過,外面的風也驟然間大了起來,挾著尖厲的呼嘯聲刮進殿去,不但把殿外的人們刮得東倒西歪,更像是瘋了一般把窗戶吹得吱嘎亂響,殿里的紗幔也亂飄起來,大風一下掃倒了一個幾,將一個珍貴的瓷瓶摔在了地上,當場粉碎……臺上,尹天師在一片風云變色之中,猖狂大叫一聲:“何等禍害,竟能妨我大歷江山?”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欢乐炸金花2017版下载 pt电子老虎机网址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玩时时彩有赢的可能吗 LEBO网赌骗局 吉林时时计划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北京pk10全天计划 玩龙虎 上海时时开奖纪录 重庆时时最长开过多少次单双大小 乐透啦老司机彩票 重庆时时彩开奖 11选五胆拖投注价格表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河北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