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在找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嗎?庶女有毒番外完結!看庶女有毒,我選www.agyym.tw~還不快加入收藏夾!

  • 盛世嫡妃 美人為餡 錦繡未央小說
  • 當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8 腐爛到底

    庶女有毒

    108 腐爛到底


      第二天,就是李長樂臉上拆紗的日子了。之前蔣五一直用紗布替她裹著臉,但是在拆下紗布之后,一切就都沒辦法隱瞞了。
     
      整個晚上,蔣五都驚懼的沒辦法睡覺,十分恐懼第二天的到來。于清晨半夢半醒之中突然被人叫醒,那丫頭滿面驚惶:“盧公,小姐……小姐……”
     
      蔣五已經被夢里面李長樂的臉所魘住了,他夢游一般直直地坐了起來,被這丫頭一叫,整個人頭痛欲裂,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隨后松了口氣,還好,易容還在,不知道為什么,他特別擔心被李未央發現他的身份,他對這個少女有一點恐懼,總覺得自己若是被對方發現了身份,一定不會有什么好下場——匆匆梳洗完畢,他硬著頭皮,走出了院子。因為他是男眷,不方便住在內院,所以特地在東廂安排了客房,此刻他必須穿過重重院門,才能進入內院。
     
      昨夜下過一場雨,院子里芭蕉碧綠的葉子一低頭,一顆露水如珠地滑落下來,清脆一聲砸在蔣五的頭上,裂為數瓣。他心中更加郁卒,恨不得立刻就掉頭回去,可眼看著已經到了門口,怎么也躲不過去了。
     
      李長樂已經早早起來,盛服而坐,身上的桃花衫子上鉆鈿華美,粉底玉蘭的長裙絢麗地讓人轉不開目光,厚厚的紗巾依然裹著她的臉,劉媽媽站在一旁面色如常,丫頭們卻都粉面如土,一直低著頭。
     
      一想剛才的夢魘,蔣五只覺得一陣暈眩,那種馬上要赴死一般的恐懼如冰刀般直入胸膛,冷氣直嗖嗖往上串,走過門檻的時候,他幾乎一腳踩空,趕緊用手扶著門才沒有滑跌下去。
     
      “你們都下去吧。”李長樂端坐著,一個字一個字地吐了出來,聲音極好聽,若她還是當年的模樣,蔣五恐怕很高興,但此刻,他實在有點笑不出來。丫頭們一個接一個如蒙大赦地退了下去,李長樂的目光隔著面紗仿佛有穿透力,讓他幾乎想要跟著那些人一起出去。他勉強坐到雕背靠椅上,幾上的茶已經涼了,桌子上有蜜餞瓜子芙蓉餅梅子燕窩酥幾色茶點,偏偏誰也沒心思去動,屋子里安靜得有些怕人。
     
      蔣五不得已,終于走過去,小心道:“我幫你拆了紗布。”
     
      李長樂早已迫不及待地取下了面紗:“快一點!”
     
      蔣五沒說話,手持剪子,咔嚓一聲,剪開開了她臉側的紗布。帶著無數血絲的白紗布一圈一圈落在地上,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蔣天卻不敢看她的臉,只是低著頭,看著她寬大的衫袖上的繡花。李長樂迫不及待地站起來,走到鏡子面前,可是卻沒想到,她看到的依舊是一張滿目瘡痍的臉,她驚叫一聲,猛地抬起繡凳,砸向了銅鏡,銅鏡的面被生生鑿出一個坑,嚇得檀香整張臉都發青了,連聲道:“小姐……小姐……”
     
      李長樂卻猛地回過頭來,發狂一般地將屋子里所有的東西都砸了,很快,一間漂亮的房間就被她砸的滿目瘡痍。劉媽媽和檀香都是面面相覷,誰也不敢上去勸說,李長樂盛怒之下,極有可能下令將她們都拖出去痛打一頓,這兩日,屋子里已經有三個丫頭莫名其妙的被打的皮開肉綻了。
     
      李長樂砸完了所有的東西,突然陰測測地盯著蔣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足足有半刻的時間都沒有說話。蔣五心中有點害怕,道:“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
     
      李長樂慢慢地道:“我記得,你小時候不是長這個樣子?你能讓我看看你的臉嗎?”
     
      蔣五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劉媽媽,對方也是一臉茫然,不知道李長樂為什么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李長樂卻走近了一步,逼道:“我要看,你摘下面具給我看!”
     
      蔣五被她奇怪的語氣說的頭皮發麻,不由道:“好!不過你不要再發脾氣就是!”說著,他吩咐檀香去準備水和布巾,檀香手腳利索地送來了,他走進內室,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才出來,他從簾帳中走出來的一瞬間,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來,蔣天本人的眉眼十分俊俏,偏帶嫵媚多情。跟他四哥比起來,少了點英武,卻多了點風流,雖然生的不是鳳眼,卻流轉顧盼間清俊秀美,但凡個正常人,見了他,是沒有不驚艷的。檀香第一個看得呆住了,劉媽媽也大為驚奇,雖然她早已知道這是蔣家五少爺,但五少爺是很少在蔣家露面的,所以她這也是第一次這么近地看到他的臉,不由也是一陣怔住。但回過頭來,立刻擔心李長樂受到更大的刺激,要知道她現在這張臉毀成這樣,看見個漂亮的丫頭都要找茬教訓,更何況蔣天這樣出色的容貌呢。
     
      李長樂卻站在原地,一直沒有動,劉媽媽越發緊張起來。就在這時候,李長樂突然撲了過去,一把抓住蔣天的袖子:“蔣天,你有法子的是不是,你既然可以戴面具,我也可以的對不對?!你是見過我之前的容貌的,你覺得我有辦法忍受這樣的臉嗎?!我不能!我不能啊!這種日子生不如死!蔣天,不,五弟,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求求你……”她哭了起來,把臉埋在他的胸前,雙手緊緊地抓著他的衣襟,握得那么緊,緊到她的身子都微微地發起抖來。
     
      若是平日里,蔣天一定很高興有女人投懷送抱,可他這幾日親眼看到李長樂的殘忍。頭發都掉光了,她便強迫院子里的丫頭都剪下長發給她,做成漂亮的發套戴在頭上;因為一個丫頭有漂亮的眼睛,她便悄悄找了借口將人挖了眼珠子趕出去,甚至賣到了下等窯子里,而這僅僅是因為她自己毀了容,所以不能忍受美麗的丫頭在她面前走來走去。曾經的李長樂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被勾出內心黑暗的瘋子。
     
      李長樂抬起頭,那樣深的兩汪潭水似的眼睛,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倒影在她的眼睛里,有一種清絕的滟滟的波影,可是那眼睛周圍,卻是可怕的、幾乎可以說得上腐肉的東西,僅僅是靠近,都有一股難以容忍的惡臭,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僅僅是保住她的性命,可是卻沒辦法徹底祛除這毒素,而她的皮膚,也注定不可能恢復如初了……
     
      她的一只手緊緊握住他的手臂,像鐵鉗一樣緊,他痛呼出聲,她卻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領襟:“五弟,幫我,幫幫我!李未央那個賤人,我不能讓她得逞!”
     
      她身上淡淡的腐肉的味道讓他幾乎嘔吐,想要抽離,可是她抓住他的胸襟,眼睛里淌下大滴的淚水落在他的手背上,他剎那間心軟了,松了手,輕輕地撫去她臉上的淚水,嘆了口氣,溫柔地說:“你要我怎么辦?”
     
      “你的那張臉……你一定可以做出一張跟原來一模一樣的臉!不,更漂亮的!我要更美的!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不是!”
     
      蔣天卻低聲道:“表姐,你冷靜一點,我早已想過這個法子!”
     
      李長樂的眼睛里一下子涌現出無數的希望,蔣天慢慢說下去:“我的這張臉,耗費數巨暫且不說,最重要的是,它沒有毛孔,所以不能跟真臉一樣,所以只是緊緊貼在皮膚上的,我原先的臉沒有問題,所以可以覆蓋于上,但是你的臉……如果戴上假面具,你可以想象,原本結痂的疤痕會全部脫落、腐爛,而原本沒有結痂的地方也會變得更加可怕……”
     
      蔣天一邊說著一邊感傷:“而且這張假面具,每天最多戴幾個時辰,其余的時間你如果戴著,必定是不行的,難道你希望你自己的臉全部腐爛嗎?就算你可以忍受那種疼痛和折磨好了,你的疤痕沒辦法呼吸,只會不斷的潰爛,你必須不斷的消炎、吃藥,總有一天你會死的……你明白嗎?”
     
      檀香的眼睛越睜越大,幾乎變得極為驚恐,她可以想象,如果大小姐戴了那種東西,以后她自己的臉會變成什么樣子,這無疑是飲鴆止渴……所以她連忙道:“大小姐,使不得啊!如果你弄了那種東西在臉上,以后自己的臉爛了怎么辦?而且蔣少爺說了,還會送命的啊!”
     
      李長樂的聲音卻越來越冷,越來越厲:“我不管!我絕對不要再頂著這張臉!五弟,你幫我做!現在就幫我做!”
     
      蔣天震驚地看著她,他實在無法理解,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怎么還能往死路上去走,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在他看來,美貌固然重要,但沒了性命也要保住美貌,這是他根本做不到的!尤其,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皮膚腐爛也非要掛著那張假皮,這簡直已經執著可怕到了極點了!作為一個男人,他當然不能明白李長樂的想法,要知道,對于一個美女來說,她情愿少活十年二十年,也要保持自己的美麗和青春。
     
      蔣天搖了搖頭:“不!我不可以這么做,這是害了你!祖母也不會同意的!”
     
      李長樂冷冷盯著他:“你不肯?”
     
      蔣天反復地搖頭,然而李長樂突然松開了他,走到了桌子邊上,猛地撿起一塊已經砸碎的花瓶碎片,橫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我死了,你對外祖母沒辦法交代吧!她是不會原諒你的!”
     
      外孫女是骨肉中的骨肉,國公夫人最疼愛的就是李長樂,甚至遠遠超過了對其他的孫子……這點蔣天當然是知道的,他還知道國公夫人聽說她毀了容,當時就暈倒了,而且一病不起……若非如此,她早已跑到這里來興師問罪了,可是李長樂現在卻半點沒想到這個,她只關心自己的臉,甚至連國公夫人是否恢復健康都沒有問一句……這太令人心寒了。蔣天望著她,面色一點點沉寂下去:“好,我答應你。”
     
      既然是你自己要戴上面具,那一切的后果都要由你自己承擔,你以為只是肌肉腐爛嗎?一張原本就靠著藥物才能阻止潰爛的臉現在非要蒙上一層不能呼吸的死皮,可以想象最終這腐爛會逐漸蔓延到頭顱、頸項,最后到全身……李長樂真是瘋了,但他不準備再阻止她了,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這可是她自己選擇的!說實話,他已經受夠了這個外表美麗,骨子里殘忍的大小姐,讓她保留著美貌到死吧,這張假臉最多不過維持個一年,等這張臉開始破裂的時候,她的性命也就差不多該結束了……
     
      蔣天進入自己的藥房,在里面足足呆了七時辰,直到半夜才從藥房里面出來,李長樂從來沒耐心等這么久,可這一次,她一直等著,直到蔣天捧著錦盒出來,她親手揭開,里面是一張薄如蟬翼的假皮。
     
      “這世上動物的皮中,最薄的是人皮,但是最輕的卻是鮫皮,只不過這不能透氣,而且過個一段時間就會開始裂縫,每天晚上都要摘下來放進香料盒子里面保存才能保持不壞……因為它畢竟不是真人的皮膚……你要想清楚才是。”
     
      李長樂的目光落在盒子里,癡癡的再也移不開眼去,根本聽不見蔣天在說什么。她一把搶過盒子,瞳中灼灼是火,笑的像著了魔似的,“我能恢復容貌了,李未央,你一定沒有想到,我能恢復容貌了,哈哈……”
     
      “但愿如此吧。”蔣天深深地嘆息著。
     
      李長樂沒有將那張臉藏多久,很快,眾人在花園里見到了她。
     
      陽光很好,可是正在喝茶的老夫人卻覺得在中午的日光下徹底地暈眩起來,她輕喘起來,用手支著額,“這是怎么了?!”
     
      李長樂走過來,面上帶著微笑,雖然她的表情還有些不自然,但那張臉的的確確和從前一模一樣,上面沒有絲毫的破損:“老夫人你是怎么了?”
     
      老夫人仔細端詳著她的臉,轉頭輕聲問道:“未央,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李未央看到李長樂的容貌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震驚,隨后是詭異,一個人的臉受傷了,有可能在短短的一個月中就恢復原樣嗎?雖然她對盧公的醫術沒有質疑,可是,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她相信奇跡,可她不相信神跡。一道傷口尚且需要很久才能復原,更何況那天她分明看見,李長樂的臉已經面目全非。
     
      劉媽媽滿臉喜色地道:“老夫人,這要多虧了盧公啊,他的醫術真是天下無雙,小姐拆了紗,臉上竟然已經恢復如初了!”
     
      二夫人揉了揉眼睛,幾乎說不出話來,旁邊的李常茹也是驚訝的完全沒了聲音。
     
      “這……竟然真有這樣的奇跡!盧公的醫術當真神了!”老夫人雖然無比的驚訝,可是見到李長樂的臉恢復了,臉上還是露出高興的神情,當然這高興中少了點真心,多了些厭惡,看到檀香戰戰兢兢地站在李長樂的身后,就斥責她道:“大小姐剛剛康復,誰叫你把小姐扶出來走這么遠的?”
     
      李長樂搶話答道:“天氣這么好,我想出來走走,怎么,老夫人不想看見我?還是三妹不高興看見我的臉好了?”
     
      “當然不是……”李未央慢慢地說:“大姐能夠康復,我自然是滿心歡喜,看來,咱們真要重重酬謝盧公了……”她越說越慢,一雙眼睛直直地瞅著她,最后微笑地,一字一頓地說:“大姐,你的臉比從前更加的光彩照人了,不知盧公用了什么靈丹妙藥?”
     
      李長樂冷笑一聲,道:“三妹要是想知道,大可以在自己臉上劃一刀,到時候讓盧公也幫你治病,不就好了嗎?”她的臉,根本沒辦法透氣,仿佛有一種濕漉漉的感覺,她甚至能夠聽到疤痕裂開的聲音,那種皮開肉綻的痛苦,她正一點一點地品嘗著,可她拼命地忍著,因為她哪怕是死,也要給李未央看一看她的臉,她要讓對方知道,她李長樂,永遠是天下第一美人!
     
      老夫人望著她,蹙眉:“長樂!你在說些什么呢?”
     
      老夫人偏幫李未央,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李長樂并沒有繼續回答她的問話,只是低下頭來自顧自地微笑,忽然,她猛地抬起頭來,那眼睛里充滿著壓抑的,難以隱藏的恨意,直直地面向李未央的方向,道:“三妹,大姐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咱們姐妹之間,又有什么不能說的呢?你說是不是?”言畢便凜然扭過頭去道:“檀香,我走不動了,扶著我回去。”
     
      她突然地出現,立刻又要走,這是怎么了?李未央輕輕皺起眉頭,卻見她突然回過頭來,對著老夫人道:“老夫人,皇后娘娘的宴會,我可以參加吧?”
     
      老夫人吃驚地看著她,脖子僵硬地點了點頭。
     
      李長樂點頭,仿佛她突然出現就是為了這場宴會一樣,隨后她扶著檀香的手,飛奔一樣地走了,李未央奇怪地看著她的背影,隨后垂下眼睛,陷入了沉思。一旁的二夫人握緊了帕子:“這怎么可能!她的臉明明毀成那樣!怎么會恢復如初!難道盧公的醫術真有那樣神奇!”
     
      老夫人沉思片刻,道:“上次敏之的病,也是他想的法子,難怪人家都說他是神醫,看來的確如此!生肌活骨,這真的是非同一般啊!”
     
      李未央卻并不相信,因為盧公當著眾人的面說過,對方的臉根本沒辦法康復了,怎么會眨眼之間就全好了?而且,李長樂的臉如果真的完全恢復了,她何必這樣著急走呢?簡直就像是再待下去就會暈倒一樣。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能說的原因。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讓一個面貌全毀的人恢復原先的美貌呢?李未央此刻,并沒有想到李長樂在這種美貌之下所忍受的那種可怕的折磨,而這種折磨,絕對比頂著一張丑陋的臉更為恐怖。
     
      直到李未央回去,都還是若有所思的,連白芷跟她說話,她都沒有聽見。
     
      李敏德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李未央坐在躺椅上,清冷的目光卻是落在院子里的梧桐樹上,神情十分的奇怪。白芷見他進來,正要通報,李敏德卻揮了揮手,道:“罷了。”
     
      他輕輕地走近,低聲道:“怎么了?”
     
      李未央回過神來,有些神情恍惚的看著他的臉……還有他手里提著的大包小包,她微微笑道:“怎么有空跑到這里來了?”最近可是都不見人影。
     
      李敏德目光深深看著她,突然說:“攤開手。”
     
      于是李未央攤開了右手。李敏德微笑,將油紙包拆開一角,然后取出一塊糕點放到她手心:“剛出爐的,吃吧。”
     
      “哦……”李未央下意識地將那香氣四溢的桂花糖糕放進了嘴巴里,香香軟軟的,叫人心醉。
     
      李敏德又看了她一會,然后吩咐白芷取來一個蓮花碗,然后將每一只裝滿糕點的油紙包拆開一角,倒出些吃食。紅棗糕、如意酥、桂圓糕、吉祥酥……一下子便將小碗塞滿,紅紅綠綠的煞是好看。
     
      “吃吧。”他將盛滿糕點的蓮花碗遞到她的面前,看起來靜如止水的臉上,似乎一直在笑。
     
      李未央還有點蒙,下意識地就聽話地一連吃了好幾塊糕點,等吃完了,才突然想起道:“你……是不是把我當小孩子了。”
     
      到底還是蒙混不過去……李敏德嘆了口氣,道:“你是在為李長樂的事情心煩?”
     
      李未央愣了愣,隨后點頭。
     
      李敏德笑了笑,道:“捅了馬蜂窩?過后才來擔心嗎?”
     
      李未央不由道:“李長樂?馬蜂窩?嗯,這形容倒是很貼切,不過為了敏之,再來一次,這個馬蜂窩我還是會捅的。”
     
      李敏德修長的食指彎起,抵住唇畔,笑得不可自已,李未央奇怪地看著他。
     
      僅僅只是半年,她這個三姐,只到他的眉心,需要略抬頭看這個曾經的小男孩了。
     
      不同于往日的素凈,今日李敏德穿的甚是華貴,用純金線織成的綢衫,襯著里面的月白中衣,顯得格外的神采煥然,黑發束成一束,長長的垂帶甩過肩頭,俊俏面龐瀟灑帥氣,一雙烏眸清亮有神,其中洋溢著熱情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下,是兩片含著笑意的溫潤雙唇,紅潤得像涂了一層薄薄的胭脂,身形看上去是那樣的英挺,腰帶上,掛著金柄短劍和玉佩。
     
      “你今天怎么這副打扮?”李長樂不再糾結李長樂怎么突然恢復的問題,轉而好奇道。
     
      李敏德笑完了,正色道:“陪你赴宴啊。”
     
      “陪我赴宴?”李未央一愣,隨后看向一旁的白芷,白芷扶額道:“小姐,奴婢已經說了三回了,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宴會,請了很多人呢!你再不梳洗打扮,今天一定會遲到的。”
     
      李未央“哦”了一聲,隨即揶揄地看著李敏德:“穿的這么漂亮,去見九公主?”
     
      這兩年,九公主追李敏德追的更緊,若非她出宮不容易,恐怕三不五時就要在李家見到她了,可惜,李敏德卻好像對她完全沒意思,總是冷冰冰地對待人家,完全都不可愛。果然,李敏德聽她提起九公主,卻只是淡淡笑道:“快去換衣服,再晚就真的要遲到了。”
     
      李未央聽話地站起身,走到半路又回過頭,奇怪地看了一眼李敏德,白芷道:“小姐,怎么了?”
     
      李未央搖了搖頭,怪道:“以前都是我指揮他,現在這小子動不動就指揮起我來了。”
     
      趙月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意識到被李未央橫了一眼,立刻轉過臉去。
     
      宮中舉行宴會,李未央很少參加。可這次是皇后娘娘下的帖子,各家都要派人參加,李未央還是得去的,只是她到底不喜歡太過華麗的妝容,只是用了一條碧色寶石的瓔珞,交錯挽在頭發中,隱隱的光芒若隱若現在烏發中,宛如將夜晚的星光會聚在了發中,最大的一顆碧色寶石,拇指般大小,恰好垂在額頭間。因為是正式場合,她也不得不換上老夫人特意準備的衣裙,在綢緞面料上覆了一層薄如蟬翼的紫紗,精美的刺繡隱在紗下,行走間靈動而美麗。
     
      李敏德看到她的一瞬,眼睛一亮,笑贊道:“誰說李長樂才是天下第一美人,那是因為他們都沒有看到你打扮過的樣子。”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這世上大概只有他敢在她面前說美人兩個字了。有了從前的遭遇,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聽別人說美麗兩個字。美麗,不過一張皮囊,丟了也就沒有了,是她最不在意也是最厭煩的東西。如果她有李長樂那樣的美貌,她的過去也許不會過得那么辛苦了。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雖然知道這是不符實的溢美之詞,被人夸贊的感覺,還是很好。
     
      “雖然已是春天,可宴會是在晚上,所以風會很大。”李敏德柔聲道。
     
      “不會,宴會在室內,只會熱呢!”李未央隨口回答。
     
      “白芷,回去替你們小姐取一件披風。”李敏德回頭。
     
      李未央皺眉,道:“都說了不必麻煩。”
     
      “去吧。”李敏德揮了揮手,白芷竟然應聲而去。然而等她轉過身,自己卻也奇怪,從前只聽小姐的吩咐,可是剛才那一瞬間,三少爺的身上竟然有一種奇怪的壓迫感,讓她不自覺地就聽從了他的命令。
     
      不只是白芷,李未央都有點驚訝。她略略遲疑,轉頭看著他,道:“什么時候連我這里的丫頭都收買了?”
     
      “這是她們懂得從善如流。”李敏德笑道。白芷動作麻利,片刻就將披風送上,趙月要替李未央穿上,李敏德卻揚手接過,“今天的宴會,李長樂也會去,不只是她,蔣家的人,都會去。”
     
      李未央揚起眉頭:“你怕了嗎?”
     
      李敏德失笑,道:“你覺得呢?若是我怕,何必陪你一起去,怕的該是他們。”語畢,她見他清俊面上隱隱蕩著無盡的歡愉,明明她也該跟著感到高興,但此時鼻間發澀,心里略略疼痛起來。
     
      這個少年,在她的身邊,是不是也被迫成長起來了呢?如果沒有她,說不定他能在一個正常的環境里,做一個正常的人,讀書習武,娶妻生子,這時候,李未央已經忘記了李敏德非同尋常的身份,她希望,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不必和她在一起面對這些本不該他承受的東西。李長樂、蔣家、拓跋真、武賢妃……這些人,其實跟李敏德都沒有什么關系,可因為她李未央,害的敏德必須時時提防、處處小心。那些人既然能拿敏之下手,那么這幾年來,敏德是否也在她看不見的時候,承擔了很多很多……可是他卻從來沒有提到過。低下頭,看見的是他修長的手指,他的皮膚極白,可是指腹卻有著薄薄的繭,那是用劍的痕跡,李未央覺得有點心疼,有點內疚,也許,她只顧著自己,都沒有問過他將來想做什么,而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事情都計劃好了,習武、讀書,他都是獨立完成的,她曾經許諾三夫人的事情,并沒有完成,甚至于,不要說他真實的身世,連他平日里和什么樣的朋友結交,都不知曉。
     
      李未央目不轉睛直看著他。他笑著,面上含著醉人的笑,手指靈巧地幫她層層系結,李未央看著他,慢慢覺得有了一絲怪異,這樣簡單的動作,他的神色間卻隱著細微滿足。她的心底原本清澈明凈如鏡,可是此刻卻產生了些微的漣漪。不知什么時候,眼前的孩子已經長成了少年,他們之間,距離是不是太過近了,近的她甚至能聽到他有力的心跳。
     
      不自覺地,她輕聲道:“敏德,你有朋友嗎?”
     
      他輕輕抬起頭,夜風掃面,他的發絲抹上月華,如星空靜靜奔流的夜河,然而面上只是微笑道:“我不需要朋友。”
     
      那語氣,非常的篤定,李未央不由自主皺起眉頭。
     
      “我有你就夠了。”李敏德理所當然地說道。
     
      不知為什么,這原本可以理解為兩人相依為命的一句話,卻讓李未央下意識的,微微后退了一步。
     
      “出去的時候,披上連帽披風。好了,走吧。”李敏德仿佛沒有察覺,只是微笑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白芷她們,卻發現她們都是低著頭,一副沒有看見的樣子,她不禁沉思,不知何時,自己身邊的這些丫頭看見李敏德來,竟然連通報一聲都免了……
     
      老夫人今日不去,其他人已經出發,李未央出來的最晚,新上任的管家行禮道:“縣主,您的馬車已經準備好了。”
     
      這就是其他人不肯與她同行的原因,李未央有屬于自己品級的華麗馬車,而這一點,恰恰是這李家其他人根本沒辦法忍受的,她倒也不在意,只是問道:“大姐和母親呢,都出發了嗎?”
     
      管家笑道:“回稟縣主,大小姐和夫人已經出發了,夫人吩咐下來,她們會在宮門前頭等著縣主一起進去。”
     
      各家的女眷都是一道兒的,她們不愿意等也不行,李未央笑了笑,起身上了馬車。
     
      “今天有四十八家要進宮,只怕官道會堵上一兩個時辰。”馬車夫恭恭敬敬地請示,“是否從其他路上繞道?”
     
      李未央想說,堵就堵吧,總好過去走不安全的路,誰知李敏德卻道:“不能遲到,繞路。”
     
      那么簡單利落,直接下了決定,李未央有一瞬間,完全啞然。
     
      李敏德看見她在盯著他,不由眨了眨眼睛,委屈道:“怪我多事?”
     
      李未央無語,這時候她能說什么呢?既然他已經說了繞路,難不成還能讓馬車掉頭嗎?算了,她揮了揮手,托腮倚著小桌閉目。
     
      白芷就著燭光,小心地取出繡花繃子,繼續繡沒做完的活兒,趙月則低著頭,認認真真坐在角落里擦軟劍。
     
      李未央閉著眼睛,卻感覺到一陣輕暖暖的視線落在她面上,讓她覺得心里很別扭。
     
      這樣,她怎么睡得著呢?
     
      “到皇宮還早著,休息半個時辰吧。”
     
      她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卻的確因為過于疲勞,眼皮越來越沉重。有什么溫暖的東西握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識地緊緊握住。
     
      春寒料峭,尤其是晚上,風真是大啊,早知道,還是不該那么早就撤掉暖盆,她模模糊糊地想著,有人靠近真是溫暖。逐漸進入夢中的李未央微微苦笑,夢境和現實開始交疊,為什么從前,沒有人肯給她一點溫暖呢?若是在她被打入冷宮的時候,李家的人愿意向她伸出援手,這該有多好呢,她不用他們救命,哪怕只是一句關懷的話語,那畢竟也是親人的感覺,可是,什么都沒有。如今的老夫人,看似很疼愛她,實際上,連她自己都不相信這份疼愛了……原來,她已經誰都不信了,但還是為了想活下去而假裝信了。虛假的溫暖啊……她不由地,將那只手握的更緊。
     
      “小姐……”白芷張口欲言,這樣不妥,真的不妥,實在是太不妥了。她跟著小姐這幾年,看多了人家姐弟之間的相處,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李敏德對李未央好的太過分了,那眼睛里的光彩,連她這個丫頭都沒辦法忽略……可,這怎么行呢?他們是堂姐弟啊,縱然三少爺身上沒有李家的血脈,可是有一日他冠上李姓,他現在作為就是……*。這兩個字在白芷的腦海中閃過的那一剎那,她渾身都僵硬起來了。白芷下意識地,就想要開口提醒李未央,可是李敏德在這時候,突然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眼神輕變。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眼神,白芷卻覺得渾身顫抖起來。她的眼睛里,有一絲的驚恐。
     
      趙月卻一直認真擦著自己的劍,仿佛那上面能開出花來,她的確是認了李未央為自己的主子,這些日子以來,她也是真心的佩服她、尊敬她,甚至隱隱帶了一絲崇拜,但不管她怎么敬重李未央,她真正的主子都是李敏德,所以她明明也看出了李敏德那過于炙熱的眼神,她也只能當做什么都看不明白。只不過,她偶爾會想,若是有一天主子和小姐發生矛盾呢?她該怎么辦?
     
      李敏德只是向著燭火的方向輕輕揮了揮手,白芷立刻明白過來,連忙熄掉了一盞燭火,卻也同時松了一口氣。
     
      馬車里的光線,一下子暗了下來。
     
      李未央不知道,李敏德看著她的神色隱隱帶著滿足,他的右手就這么被緊緊攥在她的手心里,他有一種沖動,想要撫平她心底每一道傷痕的渴望……
     
      哐的一聲,馬車劇烈的晃動一下。
     
      李未央突然睜開了眼睛。
     
      “這道有點顛簸啊。”李敏德微笑,眸子熠熠發光,“等到了宴會,看到討厭的人,只怕吃不下什么東西,剛才那些點心你也沒有吃幾塊,剩下的我都帶來了,要不要先用些點心。”
     
      李未央的目光有點模糊,慢慢移到他俊秀得出奇的面容上。僅僅是容貌而言,她見過太多俊美的男人,英俊挺拔如拓跋真,清冷如月的拓跋玉,甚至連那個囂張的蔣四,都算是個皮相出眾的美男子,可這些人和李敏德比起來,毫無疑問都要略遜一籌,難怪九公主總是說,他比她的哥哥們都要俊俏,李未央這一瞬間想的不是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而是到底什么樣的人家,才能生出這樣濃墨重彩的少年。
     
      還沒等她完全清醒,馬車又是撞擊一聲,她倒進他懷里。他下意識雙手護著她的頭,待到車子穩住,他才扶著她坐好,朝她笑道:“沒事么?”
     
      李未央皺眉,外面真的發生了事情?!
     
      有人在外面叫著:“李未央!”
     
      那是蔣四的聲音?李未央的神智已經完全清醒了,很多人都會選擇繞道,在這里碰到蔣四,只怕是要找麻煩,她下意識地要掀開車簾子出去,卻不小心碰翻了手邊的點心盤,一下子點心滾落了一地,李未央怔住。
     
      李敏德卻小心捧起她的雙手,替她擦干手上的臟污。
     
      外面的喧嘩越來越大,她要掀開車窗,李敏德卻突然伸出手遮住她的雙眼,波瀾不驚道:“別看,只是一條瘋狗亂吠。”
     
      原來,早在李未央和敏德說話之時,趙楠卻騎在馬上,微瞇眼,看打頭的一名男子騎馬沖撞而來,似乎并未看見他們這列車隊一般,分明是故意找茬!他冷笑,躍馬而出,迎上那男子,兩方人馬只聽見空氣金石撞擊的脆響,再回神時,趙楠竟然被蔣南生生打落,渾身塵土。
     
      “手下敗將,竟敢在我面前顯擺!叫你主子出來!”蔣南冷冷地,高高在上。平心而論,趙楠武功很高,可若是論起在戰場上的實戰經驗,他要遠勝于對方!
     
      李家護衛全都面露驚詫,他們從未受過這等恥辱,見到蔣南的隊伍如此張揚,都已經怒在心頭,再加上趙楠是他們中武功最高的人,今日對上,卻被人狠狠奚落至此,如何能按捺住心中怒氣,竟同時舉起了手中兵戈!
     
      “武威將軍!馬車里是安平縣主!”趙楠從地上恨恨爬起,一揮衣袖,擦掉了手腕上一塊血跡,狼一樣兇狠的眼神投注在蔣南身上。
     
      蔣南哈哈大笑道:“叫她滾出來!”他當然知道她在馬車里,他就是為了羞辱她而已。
     
      趙楠面上現出無限的怒意,他冷冷笑了一聲,兩手成環,輕在口中發出一聲長哨,黑夜之中,竟然神出鬼沒地出現了一批黑衣人,蔣南不由皺眉道:“膽小鬼,叫了幫手來么?”
     
      趙楠冷笑一聲,道:“你盡可以試試!”蔣南不過是仗著一點戰場上的經驗壓人,只不過兩軍對敵跟如今的局面可是兩回事,若論起一對一,他或許不是對手,但若是主子的暗衛出動,蔣南就要橫著回去了!
     
      蔣四帶了不少人,李未央在馬車里聽到有雜亂的馬蹄聲,不由想到蔣四身邊有一批出色的護衛,這些人都是跟著他在戰場上多年拼殺的,手上染滿了鮮血,今天他若是鐵了心要鬧事,自然不會輕易離去,李家的護衛能擋得住嗎?
     
      “我的人在外面,不要緊。”李敏德輕聲笑了笑,卻并不將那些人放在眼里。
     
      “你不明白,他們不是普通的護衛,蔣四若是執意要見到我,我出去就是!他還敢殺我不曾?!”李未央冷冷地道,她原以為今日的宴會蔣家會發難,可現在蔣四又是想要做什么!
     
      李敏德卻按住她的手,道:“他不配。”
     
      李未央有一瞬間的愣住,外面明滅的光影透過簾子,將李敏德的臉照映出一絲的冷漠,他的聲音,有著前所未有的嘲諷:“應該讓他知道,橫著走的是螃蟹,而螃蟹,總有一日是要任人魚肉的。”
     
      ------題外話------
     
      編輯:你準備拿李長樂怎樣
     
      小秦:腐爛到底
     
      編輯:男主呢?
     
      小秦:路人到底
     
      編輯:女主呢?
     
      小秦:冷酷到底
     
      編輯:如果僅僅把白豆腐當成暗戀著,你不覺得,十二三歲的少年不能談戀愛嗎
     
      小秦:我有沒有和大家說過,敏德比未央小呢?從來沒說過==具體的原因,明天會說的。
    上一章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http://www.agyym.tw
    上一章 下一章
    溫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簡創作的一部網絡小說,首發于瀟湘書院。為了給大家一個庶女有毒全文免費閱讀的平臺,本站因此誕生!

    2、為了能讓大家閱讀到庶女有毒番外,請大家把我們加入收藏夾!

    3、小說《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秦簡]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廣大用戶提供閱讀平臺。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說,為了讓作者[秦簡]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說作品,請您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對作者的一種支持與鼓勵!

    ? 全民欢乐捕鱼2期 重庆幸运农场专家预测 吉林快三近八十期的走势图 十三水作弊器免费软件 云南时时视频直播 瑞典两分彩开奖结果网站 冠通棋牌积分哪里便宜 快三第一门户app 极速飞艇开奖 那个斗地主有百人牛牛 北京赛pk10全民 时时彩免费推荐号码 街机足球世界杯下载 体育在线投注 幸运水果农场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 任选9场奖金计算方式